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kunanyurongyao  
苦难与荣耀的思想之旅  
网络日志正文
全面解读众议院共和党新冠起源调查报告(V) 2021-09-01 23:25:49

V

接续: 全面解读众议院共和党新冠起源调查报告(IV)

众议院共和党新冠病毒起源调查报告中文版PDF地址:
https://docs.voanews.eu/zh-CN/2021/08/07/72135fef-0add-4ab0-adcc-f71b9ddabe24.pdf

您可下载该报告,与本文对照阅读。

解读十三、

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3名研究人员2019年11月曾(因感染新冠而)生病就医的谎言、伪证。

我们已经指出了调查报告中的三项(组)伪证。

伪证1。报告中说:
委员会少数党幕僚还从一位前美国高级官员那里得到证词,陈薇将军实际上是在2019年末,而不是像公开报道的2020年1月,接管了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报告第23页)


对该谎言、伪证的辨伪、打假,见首篇文章解读五:
全面解读众议院共和党新冠起源调查报告(上)

伪证2。报告中说:
据美国国务院2021年1月15日发布的事实清单,在疫情爆发前的几年里,武汉病毒所的研究人员代表解放军从事了包括动物实验在内的机密研究。(报告第24页)


对“事实清单”该项捏造、伪证的辨伪、打假,见中篇文章解读六:
全面解读众议院共和党新冠起源调查报告(中)

伪证3。报告中说:
巴里克在2020年9月的一次采访中证实了这种解释(注:指可以不留痕迹地改造病毒)。他说:“你可以不留任何痕迹地改造一个病毒。但是你们寻找的答案只能从武汉实验室的档案中找到。”他在提到2015年与武汉病毒所研究员一起创造的嵌合病毒时说,他的团队会故意留下标志性的突变,以显示病毒是经过基因改造的。“否则就没有办法区分天然病毒和实验室制造的病毒了。 ”(报告第42页)


对Ralph S. Baric上述谈话中两处谎言、伪证的辨伪、打假,参见:
全面解读众议院共和党新冠起源调查报告(IV)

本解读将聚焦、分析调查报告中的第四项伪证:武汉病毒研究所3名研究人员2019年11月曾(因感染新冠而)生病就医。

调查报告中说:
在同一次采访中,石(正丽)就武汉病毒所研究人员在2019年秋天生病的事情说了谎——“武汉病毒所没有发现上述情况。” 而美国国务院1月15日发布的事实清单并非如此,而且世卫组织调查小组的一名荷兰病毒学家也证实曾有几名研究人员生病。(报告第51页)

是石正丽说了谎?还是美国国务院恶习难改,再次无中生有,捏造谎言?(如前所述,中篇文章解读六已经辨伪、打假了美国国务院“事实清单”中“动物实验、机密研究”相关的捏造)

美国国务院2021年1月15日发布的所谓“事实清单”中说:
The U.S. government has reason to believe that several researchers inside the WIV became sick in autumn 2019, before the first identified case of the outbreak, with symptoms consistent with both COVID-19 and common seasonal illnesses. This raises questions about the credibility of WIV senior researcher Shi Zhengli’s public claim that there was “zero infection” among the WIV’s staff and students of SARS-CoV-2 or SARS-related viruses.
译文:
美国政府有理由相信,WIV(武汉病毒研究所)内部的几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秋季,也就是在第一例确诊的爆发病例之前生病了,症状与COVID-19和常见的季节性疾病一致。这引发了人们对WIV高级研究员石正丽公开声称WIV的教职工和学生对SARS-CoV-2或SARS相关病毒“零感染”的可信度的质疑。
https://2017-2021.state.gov/fact-sheet-activity-at-the-wuhan-institute-of-virology/index.html

事实清单声称:“美国政府有理由相信”。有理由?理由在哪呢?“事实清单”上能看到任何理由吗?nothing。“事实清单”上能看到任何依据吗?nothing。如中篇解读六所指出的:“事实清单”名副其实,它只列干瘪的“事实”,别无其它内容,它没有为任何一项所谓“事实”提供任何理由,任何依据。美国政府的理由、依据是不是在别的什么地方?nowhere,“事实清单”页面没有提供任何参考资料,没有给出任何引用链接。

美国政府确实无须公开手中的全部情报资料;但是,如下常识、道理是非常普通、非常基本的:美国政府至少应该提供支撑“事实”的最必要细节,以向世人表明,自己所列的“事实”,不是下作的凭空捏造,不是不负责任的信口雌黄,不是用心险恶的栽赃构陷、血口喷人。

美国国务院对此毫不在乎,它炮制“事实清单”的言下之意是:
美国政府所说的话天然就是事实,美国政府所列的东西天然就是真相;
美国政府不需要真凭实据即可认定某一说法是事实,美国政府没有义务为自己认定的事实提供任何证据、依据;
美国政府所列的事实不需要得到第三方的核实、确认,美国政府没有义务提供核实、确认“事实”真伪所必需的最起码的资料、细节。

这是一副什么嘴脸?


“事实清单”说:武汉病毒研究所内部的几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秋季。。。生病了,症状与COVID-19和常见的季节性疾病一致。

几名研究人员的症状到底与新冠感染(COVID-19)一致,还是与常见的季节性疾病一致?两种情况可以混为一谈吗?难道新冠感染与常见季节性疾病的症状是雷同的,或非常相似,难分彼此的吗?到底是哪种情况,美国政府到底搞清楚了没有?如果已经搞清楚了,就不要含糊其辞、模棱两可,如果已经搞清楚了,就明确指出来,几名研究人员的症状到底是不是与新冠感染的症状一致或吻合;如果还没有搞清楚,那就先去搞清楚再来讲话。连最关键的事实都没有弄清楚,这样的东西,也能拿来当证据?也可以指证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人员感染了新冠病毒?这么粗制滥造的玩艺,美国政府也好意思堂而皇之地向全世界展示?

除了美国国务院的“事实清单”,调查报告还将The Wall Street Journal(华尔街日报)2021年5月23日的以下报道列为引用资料: Intelligence on Sick Staff at Wuhan Lab Fuels Debate on Covid-19 Origin(武汉实验室患病员工的情报引发了关于Covid-19起源的争论)
https://www.wsj.com/articles/intelligence-on-sick-staff-at-wuhan-lab-fuels-debate-on-covid-19-origin-11621796228

华尔街日报报道中说:
WASHINGTON—Three researchers from China’s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became sick enough in November 2019 that they sought hospital care, according to a previously undisclosed U.S. intelligence report that could add weight to growing calls for a fuller probe of whether the Covid-19 virus may have escaped from the laboratory.
译文:
华盛顿——根据一份先前未公开的美国情报报告,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三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11月病得很重,他们寻求医院护理,这可能会增加更全面调查Covid-19病毒是否自实验室逸出的日益高涨的呼声。

此外,“该报导称,这份(美国情报机构的)报告内容包含受影响的研究人员数量、他们患病的时间以及他们在医院就诊的细节,而报告细节可能会增加外界呼吁对新冠病毒是否可能从实验室被泄漏出来进行更广泛的调查。”
https://www.dw.com/zh/%E7%BE%8E%E5%AA%92%E6%AD%A6%E6%B1%89%E7%97%85%E6%AF%92%E7%A0%94%E7%A9%B6%E6%89%80%E4%BA%BA%E5%91%982019%E5%B9%B411%E6%9C%88%E6%9B%BE%E5%B0%B1%E5%8C%BB/a-57637792

如果报道所言确有其事,如果事件不是美国情报机构凭空捏造或捕风捉影出来的,那么美国情报机构一定不会对事件细节一无所知,他们一定掌握了事件的某些细节信息;如果如报道所言,美国情报机构真的已经掌握了武汉病毒研究所3名研究人员患病的时间以及他们在医院就诊的细节,那么他们一定能提供以下项目中至少部分项目的细节:
a) 3名研究人员的姓名,或者至少姓氏;
b) 3名研究人员所属的部门或团队;
c) 3人是一同就医,还是在不同的时间或不同的医院各自就医?
d) 3名研究人员就诊医院的名称;
e) 3名研究人员的就诊科室、就诊日期;
f) 接诊医生的姓名或姓氏;
g) 3名研究人员的具体症状(干咳?持续高烧?呼吸短促、不畅、困难?乏力?肺部CT有毛玻璃状模糊影或白斑?。。。)。
h) 陪同就医的家属、同事姓名或姓氏。
i) 有哪些同事、家属、医生、护士被这3名研究人员传染?

美国情报机构、媒体是否提供、披露过上述项目中任何一项的有关细节?never,nothing。为什么他们从未提供、披露过任何一项细节信息?因为,虚构、捏造含糊其辞、语焉不详,无从核实的谣言,这是他们能做到的,但是,编造出不会穿帮,经得起核实、确认的具体事件细节,这是他们做不到的。

2021年6月25日,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石正丽提出:「如果可能的话,你能提供这三人的名字以帮助我们调查吗?」
https://www.dw.com/zh/%E7%97%85%E6%AF%92%E8%B5%B7%E6%BA%90%E5%85%AB%E5%8D%A6%E6%BB%A1%E5%A4%A9%E9%A3%9E-%E7%9F%B3%E6%AD%A3%E4%B8%BD%E6%88%91%E6%B2%A1%E5%81%9A%E9%94%99/a-57893830

石正丽的要求石沉大海,始终未得到任何回应。

2017年12月19日,川普共和党政府撤销了奥巴马暂停令,全面重启了功能增益研究。两年后的2019年11月、12月,新冠病毒在武汉出现,一场全球性的大灾难爆发。
注:功能增益研究,也称功能获得性研究(Gain-of-Function,G-o-F),是一类人为增强病原体(主要指病毒)致病能力,或人为增强、扩展病原体感染、传播能力的微生物研究。

2020年9月,众议院共和党人公布了一份新冠病毒起源调查报告。

2021年1月15日,川普下台前5天,余茂春等人炮制了美国国务院的“事实清单”。

2021年8月2日,众议院共和党人公布了去年9月溯源报告的更新版,也就是本文的解读对象。

手段邪恶,即为邪恶;手段邪恶,即自证邪恶。

相关文章:
剖析拜登新冠溯源调查报告


(未完待续)




浏览(4376) (3)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21-09-05 19:49:27

我们已经指出了调查报告中的三项(组)伪证。

-----

我们?

本还以为是一个普通博客,原来是个土共五毛小组!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