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kunanyurongyao  
苦难与荣耀的思想之旅  
网络日志正文
全面解读众议院共和党新冠起源调查报告(IV) 2021-08-26 23:45:38


IV

这里是著名的中国人、华人聚集的社区。

有些人,他们脸上写满了正义凛然四个字,他们口吐莲花,巧舌如簧,他们从头到脚打扮得花枝招展、容光四射、炫目迷人;

就是这些人,为实现本派系的夺权目标,巴不得武汉病毒研究所为新冠大灾难背锅,巴不得中国人背负新冠病毒中国制造的不白之冤、奇耻大辱、千古骂名,他们以让中国人蒙冤、背污、负辱为快事、为得意,为成功,为自豪。

他们是中国人、华人?还是一群盛妆美艳的魑魅魍魎、衣冠禽兽、画皮魔鬼?

接续:全面解读众议院共和党新冠起源调查报告(下)

众议院共和党新冠病毒起源调查报告中文版PDF地址:
https://docs.voanews.eu/zh-CN/2021/08/07/72135fef-0add-4ab0-adcc-f71b9ddabe24.pdf

您可下载该报告,与本文对照阅读。

解读十二、

Ralph S. Baric的谎言、伪证。

调查报告一再使用伪证,之前我们已经指出过两项伪证。

伪证1。报告中说:
委员会少数党幕僚还从一位前美国高级官员那里得到证词,陈薇将军实际上是在2019年末,而不是像公开报道的2020年1月,接管了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报告第23页)

对该伪证的辨伪、打假见首篇文章解读五:
全面解读众议院共和党新冠起源调查报告(上)


伪证2。报告中说:
据美国国务院2021年1月15日发布的事实清单,在疫情爆发前的几年里,武汉病毒所的研究人员代表解放军从事了包括动物实验在内的机密研究。(报告第24页)


对该项“事实清单”伪证的辨伪、打假见中篇文章解读六:
全面解读众议院共和党新冠起源调查报告(中)

本解读将聚焦一组Ralph S. Baric的谎言、伪证。Ralph S. Baric(拉尔夫.巴里克),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教授,快速合成病毒的反向遗传平台的发明者,无痕迹病毒改造技术的发明者,国际顶级病毒学权威,国际顶级功能增益研究权威,功能增益研究的狂热痴迷、力行者。

报告中说:
巴里克在2020年9月的一次采访中证实了这种解释(注:指可以不留痕迹地改造病毒)。他说:“你可以不留任何痕迹地改造一个病毒。但是你们寻找的答案只能从武汉实验室的档案中找到。”他在提到2015年与武汉病毒所研究员一起创造的嵌合病毒时说,他的团队会故意留下标志性的突变,以显示病毒是经过基因改造的。“否则就没有办法区分天然病毒和实验室制造的病毒了。 ”(报告第42页)

这段话存在两处谎言、伪证。

先看第一处谎言、伪证。

“。。。2015年与武汉病毒所研究员一起创造的嵌合病毒。。。”,这一陈述是一个栽赃谎言。2015年的高危嵌合病毒SHC014-MA15是Ralph S. Baric团队自己创造的,不是Ralph S. Baric团队与武汉病毒所研究人员一起创造的。

预设一道小学问答题:
A生产钢材,B制造枪械,B从A那里得到了一批钢材,B用这批钢材制造了一批枪械。请问:枪械是B和A一起制造的,还是B自己制造的?

上述谎言、伪证涉及以下论文。

2015年11月9日,Ralph S. Baric团队在Nature Medicine(自然医学)期刊发表了一篇论文: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一个类SARS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了产生人类流行疫情的潜力)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

这篇论文用蝙蝠冠状病毒SHC014(也称rsSHC014)的刺突蛋白+SARS-CoV-MA15的骨架,嵌合制造了一种高危病毒SHC014-MA15,该嵌合病毒可使人、小鼠发病,可使实验小鼠致死。论文还实验证实,SARS单克隆抗体和SARS疫苗都不能有效治疗SHC014-MA15造成的感染。嵌合材料之一,SARS-CoV-MA15是Ralph S. Baric团队通过实验室环境反复传代人工培育出的,可感染小鼠并能使其发病、致死的SARS病毒(SARS-CoV)小鼠适应性变异体。

两位石正丽团队成员在论文中列名。石正丽列名第14作者,是该论文最次要的作者,她的贡献是提供了另一个嵌合材料,蝙蝠冠状病毒SHC014的刺突蛋白序列和质粒;

葛行义列名第9作者,它的贡献是提供了一个假病毒实验,该实验证明,蝙蝠冠状病毒WIV1(rs3367)的刺突蛋白能够结合人类ACE2,介导病毒进入人体细胞。注意,2015年论文的病毒主角是SHC014(rsSHC014),不是WIV1(rs3367),葛行义的实验只是2015年论文一个次要的参照实验,引用这一实验的目的,是以WIV1对照SHC014,说明SHC014和WIV1有着相同的特性,它们都是能以刺突蛋白结合人类ACE2的,具有人体细胞进入能力的特殊蝙蝠冠状病毒。这一实验不是专门为2015年论文而做的,它是2013年10月30日石正丽团队、达萨克团队联合发表的Nature Science论文:Isol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a bat SARS-like coronavirus that uses the ACE2 receptor(使用ACE2受体的蝙蝠类SARS样冠状病毒的分离和特征)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ature12711
中的核心实验。这篇论文发现了首个(其实是同时发现了一对)可结合ACE2,具有人体细胞进入能力的蝙蝠冠状病毒:WIV1和rs3367。
注:rs3367和WIV1这两个病毒几乎完全相同,它们的全基因组序列同一性(相似度)为99.92%,它们S1蛋白的氨基酸序列完全相同,他们在研究中可以相互替代。为描述简便,我把它们视作同一个病毒。

这篇2013年论文的核心内容,就是测试、确定WIV1(rs3367)刺突蛋白的ACE2结合能力,也就是测试、确定WIV1(rs3367)的人体细胞进入能力。葛行义是该论文的第一作者。葛行义根本不需要为2015年论文重做2013年论文的核心实验,这么做毫无必要,毫无意义,他应该是将当年实验的详细资料提供给了Ralph S. Baric团队,因而被列名为2015年论文的第9作者。

2013年论文不是一篇功能增益研究论文,论文中的实验没有对病毒进行任何功能增益性改造,没有制造出任何对人类有致病力的病毒。

石正丽为2015年论文提供了刺突蛋白的基因序列、质粒,葛行义为2015年论文提供了一个对照实验,他们为论文提供了一些帮助,但他们都没有参加该论文相关的功能增益研究和功能增益实验。他们在论文中列名是礼节性的。

回顾前面预设的小学问答题:
A制造钢材,B制造枪械,B从A那里得到了一批钢材,B用这批钢材制造了一批枪械。请问,枪械是B和A一起制造的,还是B自己制造的?

答案不言自明。同样, 我们也不难明白,“。。。2015年与武汉病毒所研究员一起创造的嵌合病毒。。。”这一陈述,看似没问题,看似不经意,其实是一个阴险的谎言、诡论、构陷。

关于石正丽、葛行义与Ralph S. Baric团队2015年11月9日Nature Medicine论文的关系,在下面文章中有更详细的分析(可在文中以“第9作者葛行义”为关键字搜索):
科学疯子设计的病毒集大成者(一)

再看第二处谎言和伪证。

Ralph S. Baric在采访谈话中称“你可以不留任何痕迹地改造一个病毒。但是你们寻找的答案只能从武汉实验室的档案中找到。”

这是在含沙射影地构陷、栽赃武汉病毒研究所。只有武汉病毒研究所能不留痕迹地改造病毒吗?当然不是,掌握这一技术的研究机构多了去了。那Ralph S. Baric何以断定,“答案只能从武汉实验室的档案中找到”呢?不留痕迹地改造病毒的技术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发明的吗?不是,这一技术的发明者不是别人,恰恰是Ralph S. Baric,他在2003年就具备了不留痕迹改造病毒的能力,而武汉病毒研究所直到13年后的2016年才掌握了同样的技术。请诸位告诉我,“答案”应该在武汉实验室的档案中寻找,还是在Ralph S. Baric团队实验室的档案中寻找?

上述伪证、构陷,折射出Ralph S. Baric极为卑劣的人格;而这份调查报告,也清楚地展示了,在道貌岸然的外表下,美国政客们的操守、品格是如何的败坏、沦丧。

Ralph S. Baric是快速合成病毒的反向遗传平台的发明者,是无痕迹病毒改造技术的发明者,是功能增益研究的狂热力行者,这样一个人,本应是制造新冠病毒的重大嫌疑人,但调查报告不仅未对其表示丝毫的质疑,反而信任有加地以之为人证来指证武汉病毒研究所。这样的做法,令人目瞪口呆,这样的调查报告,滑天下之大稽!

设计、制造出新冠病毒的,不是别人,正是贼喊捉贼,积极嫁祸他人的Ralph S. Baric(或其团队成员)。这不是愤激之语,这是通过冷静、细致、审慎的分析得出的判断,部分已完成的相关证明参见:
科学疯子设计的病毒集大成者(一)
科学疯子设计的病毒集大成者(二)

设计、制造新冠病毒的,是武汉病毒研究所,还是伪证者Ralph S. Baric(或其团队成员)?这一问题,还可以从两个其它的角度来分析、解答。

首先,我们可以从二者技术水平及能力的对比角度来作分析、解答。

早在2003年,Ralph S. Baric团队就与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U.S. Army 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 of Infectious Diseases,USAMRIID)、美国范德堡大学医学中心(Vanderbilt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合作研发成功了可快速、精准地合成病毒的反向遗传平台;

而武汉病毒研究所直到2016年才开发出自己的反向遗传系统,比Ralph S. Baric团队整整晚了13年!


根据中篇文章解读八,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反向遗传系统是在以下论文的相关研究中开发完成的:2016年6月24日的Journal of Virology论文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4936131/

注,上述对比信息可参见中篇文章解读七、解读八、解读九中的相关内容(可以“反向遗传”为关键字在相关解读中搜索):
全面解读众议院共和党新冠起源调查报告(中)

反向遗传平台可以依据已有病毒的基因序列,或新设计病毒的基因序列精准地合成、收获与基因序列一致的已有病毒的克隆毒株或新设计病毒的毒株,反向遗传平台实际上提供了一种无痕迹改造病毒的技术。因此,2003年开发出反向遗传平台后,Ralph S. Baric团队实际上已经具备了无痕迹改造病毒的能力。

相比之下,武汉病毒研究所则是在2016年首次推出反向遗传系统后,才具备了无痕迹改造病毒的能力。

报告称,2017年,石正丽的博士生曾磊平向中国科学院大学提交了一篇题为《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的反向遗传学系统的建立及ORFX功能研究》的博士论文,这个反向遗传学系统可以不留痕迹地替代、改造刺突蛋白基因(报告第43页)。

报告列举上述论文是想说明,武汉病毒研究所2017年已经掌握了无痕迹病毒改造技术,有能力制造新冠病毒。这其实表明:武汉病毒研究所2016年才开发出反向遗传系统,2017年才首次使用该系统尝试了无痕迹病毒改造技术。

现在,您能够回答以下问题了:
2016年才开发出反向遗传系统的石正丽团队,与2003年就已开发出反向遗传系统的Ralph S. Baric团队,
2017年才首次尝试无痕迹病毒改造技术的武汉病毒研究所,与2003年就已掌握无痕迹病毒改造技术的Ralph S. Baric团队,
谁更有能力、更有条件、更有经验、更有充裕的时间反复研究、设计、实验并制造出功能极为强大、丰富、完善的新冠病毒?


关于新冠病毒的多项人为设计特征,强大的感染能力,完善的免疫逃避、免疫干扰、免疫破坏能力,及其它特性、功能,可参见:
科学疯子设计的病毒集大成者(一)
科学疯子设计的病毒集大成者(二)

接下来,我们再从经验对比的角度来分析、解答同样的问题:设计、制造新冠病毒的,是武汉病毒研究所,还是伪证者Ralph S. Baric(或其团队成员)?

本系列上篇解读一、解读二,中篇解读七、解读八、解读九已经一再分析、指出:武汉病毒研究所根本未开展过功能增益研究,他们未发表过任何一篇功能增益研究论文,调查报告所列举的武汉病毒研究所论文,无一是功能增益研究论文,报告所谓的功能增益研究论文,都是鱼目混珠或张冠李戴的假货。以论文判断,武汉病毒研究所功能增益研究的经验是0。

那么Ralph S. Baric呢?功能增益研究的狂热痴迷力行者Ralph S. Baric已经有十几年的功能增益研究经验了。

Ralph S. Baric从事功能增益研究的历史至少可追溯至2007年。


2008年3月(Published online 2007 Dec 19),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与瑞士Bellinzona生物医学研究所在Journal of Virology(病毒学杂志)上联合发表了一篇论文:Mechanisms of Zoonotic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Host Range Expansion in Human Airway Epithelium(人畜共患SARS-CoV冠状病毒在人气道上皮中扩大宿主范围的机制)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2258931/

Ralph S. Baric是该论文的通讯作者。在这篇论文中,研究者先将果子狸冠状病毒SZ16的刺突蛋白嵌入SARS病毒(SAR-CoV)的骨架,合成了嵌合病毒icSZ16-S。
注:S代表Spike,即刺突蛋白。研究中病毒的合成、组装、收获毒株都是使用反向遗传平台完成的。

接着,研究者用SARS刺突蛋白的第479氨基酸(这个氨基酸是决定SARS病毒人类细胞感染能力的RBD5个关键氨基酸中的第三个)替换了icSZ16-S刺突蛋白的对应氨基酸(即人为制造了icSZ16-S的一个氨基酸突变),得到了第二个基因改造病毒icSZ16-S K479N。

20210828085731_39773.png

20210826234719_66607.png


K是icSZ16-S或SZ16刺突蛋白第479氨基酸--离胺酸的缩写,N是SARS-CoV刺突蛋白第479氨基酸--天门冬酰胺的缩写,K479N表示第479氨基酸由离胺酸K替换为天门冬酰胺N。上图中的Urbani和GD03是SARS病毒不同时期的两个流行病毒株。

然后,研究者将icSZ16-S K479N放到人气道上皮细胞样本和转基因小鼠DBT细胞(表达人类ACE2的小鼠延迟脑肿瘤细胞)中混合培养,经过8天或22天的混合环境适应性强化培养和连续传代后,icSZ16-S K479N变异产生了两种新病毒:icSZ16-S K479N D8和icSZ16-S K479N D22。

这两个病毒在混合环境中演化出了SZ16、icSZ16-S、icSZ16-S K479N都不具备的能力:二者能感染人体细胞和BALB/c小鼠(白变种实验室老鼠)的肺细胞;而且,它们在小鼠肺中的复制滴度(浓度)与SARS流行病毒株相当,这意味着,它们的扩散能力与SARS病毒相当。

也就说,通过两轮基因改造和混合环境强化培养,研究者用不能结合hACE2(human ACE2),不能感染人体细胞的果子狸冠状病毒SZ16改造出了可结合hACE2,可感染人体细胞的,能跨物种传播的两个实验室病毒,它们的扩散能力和SARS一样强大。

这项2017年12月完成的研究扩展了果子狸冠状病毒SZ16的感染、传播能力,扩大了其宿主范围,因而,它是一项功能增益研究(功能获得性研究),这篇2008年3月(Published online 2007 Dec 19)的Journal of Virology论文是一篇功能增益研究论文。

2008年,Ralph S. Baric还进行了另外一项功能增益研究。2008年12月16日,Ralph S. Baric等人在PNAS(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发表了一篇论文:Synthetic recombinant bat SARS-like coronavirus is infectious in cultured cells and in mice(合成的重组蝙蝠类SARS冠状病毒在(人类)培养细胞和小鼠中具有传染性)
https://www.pnas.org/content/105/50/19944

该论文用蝙蝠冠状病毒改造出了一种可感染人类,可跨物种传播的嵌合病毒Bat-SRBD,Ralph S. Baric是论文的第一通讯作者。解读九介绍过这篇论文,我们在此作一些重复介绍。论文有关要点如下:
1) 首先基于4种蝙蝠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设计了一个4种病毒的共有基因序列。4种蝙蝠病毒是:HKU3-1、HKU3-2、HKU3-3和RP3。
2) 基于共同序列合成了病毒Bat-SCoV,它以共有序列为自己的基因序列(只要知道了已有病毒的基因序列,或设计好了新病毒的基因序列,就可使用反向遗传平台合成、组装、收获基因序列对应的病毒毒株);
3) 将SARS-CoV刺突蛋白的RBD(Receptor Binding ,受体结合域)嵌入到Bat-SCoV的骨架中,替换掉Bat-SCoV的RBD,得到一个嵌合的基因序列,基于此嵌合序列,再次使用反向遗传平台,合成嵌合病毒Bat-SRBD;
4) 实验证明,Bat-SRBD能有效感染以下多种细胞:
人气道上皮纤毛细胞,
表达人类ACE2的转基因小鼠DBT细胞,
表达果子狸ACE2的转基因小鼠DBT细胞,
Vero E6细胞(非洲绿猴肾细胞系细胞),并在细胞内大量复制。

注:小鼠DBT细胞,指小鼠延迟脑肿瘤细胞,或称为小鼠星形细胞瘤迟发性脑瘤细胞。

论文对4种蝙蝠冠状病毒进行了两轮人工基因设计、改造,改造出了一种具有跨物种传播能力,能同时感染人类、非洲绿猴、果子狸、转基因小鼠的实验室病毒Bat-SRBD。这篇论文人为扩展了蝙蝠冠状病毒的感染能力、感染适应性,扩大了它们的宿主范围,把只能感染蝙蝠的蝙蝠冠状病毒改造成了可感染多个物种(包括人类)的可跨物种传播的病毒。这也是一篇功能增益研究论文。

由以上两篇论文可知,早在2007、2008年,Ralph S. Baric就连续进行了两项SARS相关的功能增益研究。

Ralph S. Baric在奥巴马政府颁布功能增益暂停令后仍继续进行SARS相关的功能增益研究。


鉴于功能增益研究可能带来的难以预知的生物安全和生物安保风险,2014年10月17日,奥巴马政府颁布了一项“功能增益研究暂停令”,暂停了对流感、SARS、MERS(中东呼吸综合症病毒)相关的功能增益研究的政府资金支持。暂停令全文参见:
http://www.phe.gov/s3/dualuse/Documents/gain-of-function.pdf

奥巴马政府“功能增益研究暂停令”也被称为奥巴马禁令。

暂停令颁布后,Ralph S. Baric深感不满,他致信NIH(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表示暂停令将严重影响冠状病毒研究,未来如果再爆发疫情,科学家将不能快速应变、控制疫情。Ralph S. Baric还提出,他的两项功能增益研究在暂停令颁布前已启动,要求NIH允许继续进行这两项研究。NIH经过所谓“审查”,根据暂停令中的有关条款,特别批准了Baric的要求。在NIH支持下,Ralph S. Baric团队完成了两项SARS相关的功能增益研究,先后发表了2015年11月9日的Nature Medicine论文和2016年3月14日的PNAS(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论文。

注,支持Ralph S. Baric,支持功能增益研究(Gain-of-Function,或称功能获得性研究,缩写为G-o-F或GoF)的美国高级卫生官员包括: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S. Collins),NIH下属的美国国立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十几年的所长,现任白宫首席医学顾问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

2015年Nature Medicine论文已在本系列文章中“无数次”提到,包括本解读前面的谎言、伪证分析部分。该论文用蝙蝠冠状病毒SHC014(rsSHC014)的刺突蛋白嵌入SARS-CoV-MA15的骨架,嵌合制造了可使人和小鼠发病、致死的高危病毒SHC014-MA15。论文还证实,SARS单克隆抗体和SARS疫苗都不能有效治疗嵌合病毒SHC014-MA15造成的感染。

2016年PNAS论文用蝙蝠冠状病毒WIV1(rs3367)的刺突蛋白嵌入SARS-CoV-MA15的骨架,嵌合制造了可使人和小鼠发病,可使转基因小鼠体重明显减轻并患上脑炎的危险病毒WIV1-MA15。论文还证实,SARS单克隆抗体可有效治疗WIV1-MA15造成的感染,但SARS疫苗对WIV1-MA15感染不仅没有什么疗效,还有明显的副作用。

这篇论文还预测,改造冠状病毒刺突蛋白RBD外的其它区域,可能增强刺突蛋白与宿主蛋白酶(如ACE2受体)作用的靶向性,增进刺突蛋白的切割(酶切)特性,增进刺突蛋白的扩展性,使病毒获得更健全的感染能力。难以置信的是,论文的三项预测,在3年半后出现的新冠病毒中全都实现了!它们分别对应:
1)新冠病毒刺突蛋白RBD结合ACE2受体的针对性、目的性,逃避抗体结合的隐蔽能力;

2)新冠病毒S1、S2蛋白交界处功能强大的furin酶切位点结构;
3)新冠刺突蛋白中可灵活伸缩、变向的关节式三铰链结构。


关于2016年PNAS论文中的三项预测及新冠病毒中的三项对应特性,可参见:
科学疯子设计的病毒集大成者(二)

你认为这只是偶然的巧合吗?

注,2016年3月14日的PNAS(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论文是:SARS-like WIV1-CoV poised for human emergence(类SARS冠状病毒WIV1-CoV有产生人类流行疫情的潜在危险)
https://www.pnas.org/content/113/11/3048

2017年12月19日,川普政府撤销了奥巴马暂停令,全面重启了功能增益研究,恢复了对功能增益研究的联邦资金支持。两年后,新冠病毒在武汉出现,疫情爆发。

现在,您能够回答以下问题了:
新冠病毒是功能增益研究经验为0的武汉病毒研究所设计、制造的,还是功能增益研究的狂热痴迷、力行者,有十几年功能增益研究经验的伪证者Ralph S. Baric(团队)设计、制造的?


Ralph S. Baric不只在2020年9月的采访中说谎、构陷。报告说:
委员会少数党幕僚在多次场合曾试图与达萨克联系并给出了一份与本报告有关的问题清单。他从未回复。与此形成对照的是,拉尔夫·巴里克对委员会少数党幕僚提出的问题清单作出了答复。我们感谢他的协助,并相信他的证词将是有益的。(报告第68页)

报告随后罗列了问题清单。清单第一个问题是:
在 2018 年和 2019 年,武汉病毒所对冠状病毒的基因操作及其针对人类免疫系统的测试到了什么程度?(报告第68页)
清单最后一个问题是:
他们是否相信SARS-CoV-2有可能是受过基因操作的病毒,并通过类似于他的“无痕”方式制造从而未留下任何操作证据?(报告第68页)

报告没有展示Ralph S. Baric对问题清单的答复,但可以想见,他肯定在答复中再次说谎,以伪证支持、支撑了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指控,否则,众议院共和党人不会“感谢他的协助,并相信他的证词(对指控武汉病毒研究所)将是有益的”。

报告中的伪证不只已指出的三组,后续解读还将指出、辨伪、打假第四组伪证。

调查报告为什么一再使用伪证?因为武汉病毒研究所根本没有制造新冠病毒,根本没有泄漏新冠病毒,众议院共和党人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指控与事实背道而驰,他们只能用伪证、谎言、捏造,鱼目混珠的假功能增益论文,张冠李戴的真功能增益论文充当指控的证据,来构筑他们栽赃、嫁祸性质的调查报告。

如果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制造、泄漏新冠病毒,那么,新冠病毒为什么偏偏出现在武汉,而不是别的什么地方?这是巧合吗?这不是巧合,武汉是人为挑选的投毒地。大疫情的元凶之所以选择武汉,就是为了制造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新冠病毒的假象,使自己隐身于世人视线之外,不被怀疑,不被觉察。

新冠病毒的人为投放分析,参见:
新冠病毒是人为故意投放的

如果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制造新冠病毒,没有泄漏新冠病毒,如果新冠病毒源自美国的实验室,那么,它是如何远涉重洋,从美国来到武汉的?这个问题,要留待以后回答了。

(未完待续)



浏览(3965) (5)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