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kunanyurongyao  
苦难与荣耀的思想之旅  
网络日志正文
邱香果夫妇与新冠病毒的跨洋之旅(下) 2021-11-07 22:36:47

(下)

真相是锥子,只要我们细致地检视、分析,它就会刺破谎言、假象的重重包裹,显露而出。

接续:邱香果、成克定与新冠病毒的跨洋之旅(中)

主要资料三

本系列上篇列出了报道A-F,中篇列出了报道G-I,除上述资料外,本文还将引用、依据以下6篇报道J-O。为提高阅读效率,您对其标题、报道单位先有个简单印象即可,不必一一打开细读;当引用到具体报道时,如有需要,您可随时打开报道页面进行比对、核实。

报道J: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的报道三

要求公开关于邱香果被辞退的文件:保守党领袖奥图尔申请参与相关诉讼 _ Radio-Canada.ca
https://ici.radio-canada.ca/rci/zh-hans/%E6%96%B0%E9%97%BB/1816602/%E8%A6%81%E6%B1%82%E5%85%AC%E5%BC%80%E5%85%B3%E4%BA%8E%E9%82%B1%E9%A6%99%E6%9E%9C%E8%A2%AB%E8%BE%9E%E9%80%80%E7%9A%84%E6%96%87%E4%BB%B6-%E4%BF%9D%E5%AE%88%E5%85%9A%E9%A2%86%E8%A2%96%E5%A5%A5%E5%9B%BE%E5%B0%94%E7%94%B3%E8%AF%B7%E5%8F%82%E4%B8%8E%E7%9B%B8%E5%85%B3%E8%AF%89%E8%AE%BC


报道K:多维的报道二

华裔病毒学家被加拿大情报部门带走 加媒披露更多内幕|多维新闻|全球
https://www./%E5%85%A8%E7%90%83/60141332/%E5%8D%8E%E8%A3%94%E7%97%85%E6%AF%92%E5%AD%A6%E5%AE%B6%E8%A2%AB%E5%8A%A0%E6%8B%BF%E5%A4%A7%E6%83%85%E6%8A%A5%E9%83%A8%E9%97%A8%E5%B8%A6%E8%B5%B0%E5%8A%A0%E5%AA%92%E6%8A%AB%E9%9C%B2%E6%9B%B4%E5%A4%9A%E5%86%85%E5%B9%95

报道L: 加国无忧的一篇报道

保守党领袖要求中加对立,矛头对准中国 - 无忧资讯
https://info.51.ca/news/canada/2021-06/1001633.html

报道M: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的报道二

Canadian scientist sent deadly viruses to Wuhan lab months before RCMP asked to investigate _ CBC News
https://www.cbc.ca/news/canada/manitoba/canadian-scientist-sent-deadly-viruses-to-wuhan-lab-months-before-rcmp-asked-to-investigate-1.5609582

报道N:新浪网转载的一篇报道

遭驱逐华裔科学家邱香果前同事:加拿大病毒实验室研究落后于中国 没啥好“偷”的_加拿大_中国_知识产权_新浪新闻
https://news.sina.com.cn/c/2021-07-09/doc-ikqcfnca5925853.shtml

报道O:传奇文化(thelegendsmedia)的一篇新闻报道

加拿大国家实验室曾运送病毒到武汉研究所!但与新冠无关! _ 传奇文化
http://www.thelegendsmedia.com/jia-na-da-guo-jia-shi-yan-shi-ceng-yun-song-bing-du-dao-wu-han-yan-jiu-suo-dan-yu-xin-guan-wu-guan/


邱香果事件加拿大政府撒了多少谎?


谎言一 谎称病毒是寄给武汉病毒研究所的

病毒包裹是经2019年3月31日多伦多-北京的加航航班寄往北京,不是寄往武汉病毒研究所;收件人第二天(4月1日)就发出email,称已收到了包裹并致谢;这批病毒之后并未转运、送达武汉病毒研究所。

“邱香果(夫妇安排)向武汉病毒研究所寄送病毒”,是加拿大政府有意散布的谎言。关于这一谎言的详细分析,您可参阅中篇文章“病毒寄往何处?”、“病毒在谁手里?”两个小节。

谎言二 谎称病毒是武汉病毒研究所要求寄送的

病毒不是武汉病毒研究所要求寄送的,索要病毒者另有其人。加拿大政府手中握有寄送文件(单据)和收件人致谢邮件两大证据,知道收件人、索要人的姓名、单位(或地址)、身份。加政府不仅诡异地一直隐匿这些重要信息,至今不予公开,还对外散布假消息,谎称:病毒是武汉病毒研究所要求寄送的。关于这一谎言的详细分析,您可参阅中篇文章“谁要求寄送病毒?”小节。

谎言三 诬称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功能增益实验

报道A(VOA)说:
调查记者山姆·库珀(Sam Cooper)刚刚出版了关于“加拿大无处不在的中国影响力”的专著《视而不见》(Wilful Blindness)。

在访问中,他直接批评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把全世界最致命的病毒之一、以及它的多种变异体寄给了中国的实验室 - 这可以令中国研究人员最大限度地在基因多样性方面进行实验。

他说:“中国在(病毒)攻击能力研究方面是没有限制的,比如,武汉实验室从事危险的基因功能获得(gain of function)实验,引发人们的担忧。”

报道E(RCI)说:
在渥太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和流行病学家阿塔兰(Amir Attaran)眼里,邮寄病毒事件是“可疑的,令人担忧的,可能危及生命的”。

他在接受CBC采访时说,现在的情况是,加拿大皇家骑警从全国安全级别最高的实验室中逐出一名研究人员,原因是什么政府不肯说,要保密。我们知道的是,她在皇家骑警出现之前,把全世界最致命的病毒之一寄往中国,寄给一个从事危险的基因功能获得实验的、与中国军方有联系的实验室,而且被寄出的病毒株有多种基因差异,可供对方进行不同的实验。
(报道引用结束)

美国之音和加拿大政府借记者、流行病学家之口诬蔑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功能增益研究、实验;然而,实际情况截然相反:武汉病毒研究所从未开展过功能增益研究、实验。这个问题我已经澄清过无数次,现再次简要说明如下:
1、论文记录表明,武汉病毒研究所从未发表过任何一篇功能增益研究、实验论文;
2、论文、资料记录表明,武汉病毒研究所从未改造出过任何一种有人类致病能力的病毒;
3、拜登启动的白宫新冠溯源调查根本提供不出任何一项武汉病毒研究所开展功能增益研究、实验的证据;
4、美国等各种势力为构陷武汉病毒研究所从事功能增益研究,“掘地三尺”、穷极手段地搜罗材料,却根本找不出一条货真价实的证据;
5、因为找不出武汉病毒研究所开展、从事过功能增益研究的任何证据,构陷者们竟把生态健康联盟2018年提交给五角大楼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的研究资金申请计划书,张冠李戴、指鹿为马为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计划书,以此诬称武汉病毒研究所计划开展功能增益研究。

谎言四 谎称大多数(西方)国家都不会进行功能增益实验

报道D(腾讯)说:
不过,渥太华大学流行病和公共卫生教授阿特兰(Amir Attaran)认为,事件令人震惊,有可能危及生命。。。他称,包括加拿大等大多数国家都不会进行类似实验,因为太危险,"武汉实验室却进行有关实验,现在我们向它们提供伊波拉和尼帕(Nipah)等病毒。不用想也知道,有关决定实属不智。我非常不愿看到,加拿大政府分享这些基因资料。"

报道E(RCI)说:
功能获得试验把新基因直接导入一个细胞或个体以观察其变异。这类实验在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大部分国家被视为过于危险。阿塔兰对加拿大政府相关部门竟然批准实验室和中方分享这些病毒感到”极度不满“。他说:“武汉病毒研究所做这些实验,而我们向他们提供埃博拉和亨尼巴病毒。稍微有点脑子就能明白,这是一个不智的决定。”

报道O(thelegendsmedia)说:
渥太华大学法学教授兼流行病学家阿塔兰(Amir Attaran)说:「这令人怀疑,令人震惊。它有可能危及生命。我们有一位研究员被加拿大皇家骑警从加拿大最高安全级别的实验室中带离,但政府却不愿意透露原因。」

阿塔兰说,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大多数国家都没有进行功能性实验实验,因为它们被认为太危险了。他说:「我们已经向他们提供了埃博拉病毒和希尼帕病毒,武汉实验室对它们进行了处理。我非常不愿意看到的是,加拿大政府分享了遗传物质。」

报道A(VOA)说:
他(调查记者山姆·库珀Sam Cooper)说:“中国在(病毒)攻击能力研究方面是没有限制的,比如,武汉实验室从事危险的基因功能获得(gain of function)实验,引发人们的担忧。”

这里提及的“基因功能获得实验”指的是,将天然病原体带入实验室,使其发生变异,然后对它是否变得更加致命或是更具传染性进行评估。因为其危险性,加拿大的实验室并没有进行这类实验。

注:VOA将CBC报道中Amir Attaran的言论弃之不用,代之以Sam Cooper的言论,将“加拿大等大多数国家都不会进行类似实验”替换为“加拿大的实验室并没有进行这类实验”,是有意为之,是为了回避美国举国性质的功能增益研究问题。

Amir Attaran等人称“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功能增益实验”、“中国在(病毒)攻击能力研究方面是没有限制的”、“加拿大等大多数国家都不会进行类似实验”。这是卑鄙无耻的颠倒黑白、栽赃嫁祸,长期开展功能增益研究,进行危险而触目惊心的功能增益实验的,恰恰是西方国家,西方生物科技领先国家,早在20年多年前,就已开始对病毒、病原体进行功能增益研究、实验了。

2000年,荷兰科学家对小鼠冠状病毒的刺突蛋白进行了成功的功能增益性基因改造,改造后的小鼠冠状病毒感染、攻击对象不再是小鼠,而是猫。

同在2000年,一个澳大利亚科学团队对鼠痘病毒进行了功能增益性基因改造,原计划是让老鼠失去生殖能力,以控制鼠害,但改造出的病毒毒性过强,杀死了实验中所有的老鼠。

仍在2000年,美国病毒学家Ralph S. Baric等人发明了基于基因序列,人工合成冠状病毒的反向遗传技术(反向遗传平台),并使用该技术,合成了猪传染性胃肠炎病毒TGEV(Transmissible gastroenteritis virus),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人工合成冠状病毒。

反向遗传平台既可以基于已公开的基因序列合成已有冠状病毒的克隆,也可以基于经过人为编辑、人为设计的基因序列合成出前所未有的冠状病毒;

该平台不只是快捷、准确合成冠状病毒的工具,它也是快捷、无痕迹地改造冠状病毒的利器。反向遗传平台使冠状病毒的改造研究、冠状病毒的功能增益改造研究很大程度上简化为基因序列的设计、改造;

反向遗传平台还使病毒学家摆脱了对自然来源的蝙蝠冠状病毒或动物冠状病毒毒株、样本的依赖,只要某个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已公开或共享,就可以使用反向遗传平台,基于其基因序列合成、收获其毒株克隆。


鉴于功能增益研究难以预知、难以控制的安全风险,奥巴马政府在2014年10月17日颁布了SARS、MERS、流感相关的危险病原体功能增益研究的暂停令;2017年12月19日,川普政府撤销了这一暂停令,全面重启了美国的功能增益研究,宣布从事危险病原体功能增益研究的美国科学家可以重新为其研究申请联邦资金资助。川普政府全面重启功能增益研究两年后的2019年12月前后,新冠疫情爆发。

Amir Attaran及VOA声称:加拿大没有进行功能增益实验。这一说法非常可疑。

邱香果所在的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经常与美国相关机构合作开展病毒研究并共享病毒。邱香果及其同事盖瑞·库宾格(Gary Kobinger)因研发出治疗埃博拉病毒的药物ZMapp而多次获奖,这一药物的研发,是加拿大公共卫生署(PHAC)与美国国立卫生院(NIH)联合组织的。美国的病毒功能增益研究是举国性质的,以NML与美国科研合作的频繁、密切程度,它很难不介入美国的功能增益研究。

NML很可能与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Ralph S. Baric团队合作开展了冠状病毒的功能增益改造研究。新冠病毒中的O-Linked聚糖结构,很可能是埃博拉病毒研究的顶级专家--邱香果,参照埃博拉病毒中的类似结构设计、引入到新冠病毒中的。埃博拉病毒只有P4实验室才能培养、研究,而Ralph S. Baric团队的北卡实验室只是P3实验室,Baric需要与NML这样的P4实验室合作,以将埃博拉病毒相关的结构、功能引入到新冠病毒中。

还有另外一个重大巧合。一方面,邱香果不仅是埃博拉病毒研究顶级专家,还是免疫学顶级专家;另一方面,新冠病毒具有其它任何病毒前所未有的惊人的极其完备的免疫对抗机制:它同时具有免疫破坏、免疫抑制、免疫干扰、免疫屏蔽、免疫逃避的能力。上述种种免疫对抗机制中的一部分,与Ralph S. Baric(团队)的论文内容存在关联;另外一部分则很可能是邱香果设计、引入的,比如,新冠S蛋白(Spike蛋白,刺突蛋白)furin酶切位点附近具有免疫屏蔽功能的O-Linked聚糖结构(借鉴自埃博拉病毒),以及N蛋白(核衣壳蛋白)中具有免疫干扰、免疫抑制功能的nsp3A编码。

Amir Attaran还称:武汉病毒研究所与中国军方有联系。我不能否认武汉所与军方有联系,武汉所与中国第二军医大学、302医院、军事医学科学院军事兽医研究所等军方医疗、科研单位确实有学术交流和人员交流;但是,相关交流是公开的,武汉所没有与这些单位开展违反国际公约的危险研究。

武汉病毒研究所与军方有联系,NML与军方有没有联系呢?我不知道NML与加拿大军方有何具体联系,但我知道,NML与美国军方存在直接或间接的合作研究关系,埃博拉药物ZMapp中包含三个人源化抗体,这些抗体并非邱香果、库宾格 、NML的原创,它们是十几年前美国军方资助项目的研究成果。

NML的潜在合作方Ralph S. Baric团队与美国军方的关系也非常密切,我曾在“ 新冠,科学疯子设计的病毒集大成者(一)”、“全面解读众议院共和党新冠起源调查报告(中)”等文章中介绍过Baric团队与美国军方的合作情况。

NML与美国军方,Baric团队与美国军方的关系,加拿大、美国两国的政府、媒体从未提及、从未报道过。

谎言五 有意将邱香果事件淡化、伪称为“政策违规”、"行政事务"

报道C(RCI)说:
CBC在2019年7月14日报道说,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和她的丈夫成克定以及她的几个华裔研究生被警方强行带离位于温尼伯市的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他们进入实验室的许可证被取消。同事被告知勿与他们联系。莫里塞特当时告诉记者,他们涉嫌违反相关规定和政策,此案属行政问题。
注:莫里塞特是加拿大卫生部和加拿大公共卫生局(PHAC)媒体关系主管、发言人。

报道I(dwnews)说:
加拿大皇家骑警2019年7月以“政策违规”为由,从NML带走协助发明抗埃博拉(Ebola virus)病毒疫苗、知名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及其丈夫成克定,以及多名中国学生。
。。。
加拿大国会众议院对华关系特别委员会(2021年)3月31日开会讨论事件,保守党议员盖纽伊斯(Garnett Genuis)表示,现时所知的只有邱香果与成定克违反行政政策,邮寄病毒合也符规定,始终不知解雇他们的真实原因。

报道K(dwnews)说:
综合媒体7月15日报道,加拿大情报部门于当地时间7月5日将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夫妇以及他们的学生带离了加拿大国家微生物(NML)实验室,原因据称是“违反相关条款”。

加拿大卫生机构负责媒体关系的负责人表示,加拿大公共卫生署将这个事件描述为政策违规和“行政事务”,并表示该部门正在采取措施“迅速解决此事”。
加拿大卫生部长泰勒(Ginette Taylor)的发言人表示,她知道NML实验室进行了内部“行政调查”,但不便对此发表评论。

由上述三篇报道可知,加拿大政府对外一直将邱香果事件定性为“政策违规”和“行政事务”。

这一定性是否名实相符、恰如其分?我们继续看报道。

报道D(腾讯)说:
该批CBC透过《资讯自由法》(Access to Information Act)取得的文件,首次确定有哪些病毒样本运往中国。名单包括两小瓶,每瓶约15毫升,瓶内载15种病毒(注,此处疑有翻译或描述错误,应为:共发送了15种病毒,每种病毒两小瓶,每瓶约15毫升)。PHAC称,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定期跟其他公共卫生实验室共享样本。但由于《资讯自由法》规定,凡涉及国际事务、国家安全等问题的部分信息必须删除,因此CBC News未能提供一些有关运送的书面文件。

报道A(VOA)说:
但政府部门始终拒绝提供未经遮盖的相关文件信息。他们给出的标准答案是,信息涉及隐私和敏感信息,披露当中细节会“影响加拿大的国家安全”,甚至“损害国际关系”。
。。。
从事件发生到现在,无论是主管实验室的联邦公共卫生署,还是加拿大卫生部,都对事件讳莫如深。
加拿大几个反对党不断要求自由党政府向议会提交未经遮盖的、共250页的相关记录以及文件。但政府始终拒绝。
两星期前,加拿大议会就此通过了指责政府“藐视议会”的动议。但这也未能令政府方面松口。他们给出的官方统一答复是,涉及个人隐私和国家安全。

上周三,自由党政府甚至史无前例地把下议院议长安东尼·罗塔(Anthony Rota)告上法庭,要求阻止他按议会程序要求查看这些文件和记录。
政府诉下议院议长的诉状中透露的一个新信息是,公开这些记录和文件,“不仅危及加拿大的国土安全,甚至会危及国际关系”。

报道N(sina)说:
2019年7月,“埃博拉”病毒治疗方法研发者之一、知名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及其丈夫和一些中国学生,被带离了她所在的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今年1月,邱香果夫妇被正式解聘。但是,加拿大公共卫生局(PHAC)拒绝透露原因,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也在调查此事,却并未提出任何指控。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当地时间7月8日报道,近几个月以来,加拿大国内反对党不断要求自由党政府就邱香果夫妇被解聘和部分中国学生被驱逐一事作出回答,事件是否与所谓“间谍活动”有关。

PHAC和政府官员则对解聘一事守口如瓶,反复追问下,他们一开始声称案件涉及“隐私问题”,近期又声称此案件涉及“国家安全问题”。

事实上,邱香果夫妇和学生被带离NML以及后来被解聘,事件发生已有一段时间。近段时间,事件再度在加拿大国内被热炒,原因在于反对党议员们要求政府公布有关解聘他们的原始文件资料。CBC形容,此事堪比一场“政治闹剧”。

对于反对党的要求,PHAC称已将这些文件移交给了联邦议会的国家安全和情报委员会,但这一拥有最高安全权限的机构却拒绝向议会公开这些资料。

加拿大自由党政府甚至要求联邦法院阻止这些资料的发布,声称这“可能危及国家安全,或与正进行的刑事调查以及加拿大人的隐私有关联。”

(资料引用结束)

由以上三篇报道可知,邱香果事件绝非如加拿大政府所说,仅仅是“政策违规”、“行政事件”;相关文件移交给了联邦议会的国家安全和情报委员会,公开这些资料会“危及国家安全”,“危及国际关系”,加拿大自由党政府、相关委员会使尽浑身解数拒绝公开文件,死心塌地地掩盖、隐瞒事件内幕,这些情况清晰无疑地表明:邱香果事件性质极为严重,涉及的秘密极为重大。

邱香果事件涉及的秘密肯定与病毒有关,什么样的病毒秘密居然严重到,公开它会危及加拿大的国家安全?什么样的病毒秘密是国际性质的,公开它会危及加拿大的国际关系?

谎言六 谎称邱香果夫妇被调查、被解雇与寄送病毒无关

报道A(VOA)说:
加拿大公共卫生署的官员此前曾表示,两人遭到解职与他们寄送病毒样本没有关联,也和新冠病毒没有关联。

报道B(CBC)说:
一个月后,CBC发现,NML的科学家曾将活体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巴病毒经由加航航班于3月31日送至北京。加拿大公共卫生署(PHAC)表示,该操作符合所有联邦政策的规定。PHAC没有确认3月31日航班的运送行为是否也在接受RCMP的调查。
但与推特上的传言不同,冠状病毒并不在那趟航班运送的物品之列,也无法确认是邱香果或程克定安排了此次运送。

报道C(RCI)说:
去年3月31日,有NML的研究人员曾把活体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巴病毒航空寄到北京中科院。。。
记者因此推测寄病毒之事与警方调查有关。但是加拿大公共卫生署拒绝证实,并表示两份病毒的邮寄完全符合有关规定,而与其他国家的合作者分享病毒样本也属于常规做法。

有匿名消息来源告诉记者,寄病毒的人可能设法绕过了实验室的有关规定,而且可能没有获得关于知识产权保护的文件。
报道并没有说邱香果是寄件人,也没有说被寄往中国的病毒中有冠状病毒。

报道D(腾讯)说:
加拿大官员强调,被付运的病毒均与新冠肺炎爆发或有关疫症大流行的研究无关。
PHAC发言人莫里塞特(Eric Morrissette)则称,有关事件跟邱香果被逐出实验室无关,"行政调查工作跟病毒样本运往中国一事无关。应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要求,对伊波拉和亨尼帕的病毒样品提出要求,PHAC于2019年送出用于科学研究的样本。"

报道E(RCI)说:
但无论是实验室还是加拿大公共卫生署都拒绝透露具体是谁寄的,只强调寄病毒的事与邱成二人被调查无关。

现在,CBC根据加拿大信息公开法获得的资料显示,把病毒寄到中国去的人确实是邱香果,她也是促成此事的关键人物。但是加拿大公共卫生官员也再次声明,邮寄病毒事件与加拿大皇家骑警对邱香果和成克定的“行政调查”没有关联,与新冠疫情的发生和新冠病毒研究没有关联。另外,邮寄埃博拉和亨尼巴病毒样本是应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要求。

报道H(FX168)说:
FX168财经报社(北美)讯 由于加拿大公共卫生局(以下简称PHAC)拒绝公布未经审查的内部文件,一名加拿大保守党议员周一(5月10日)表示,他想知道加拿大与中国在“第四级病毒”方面的合作进展到什么程度,以及为什么今年1月温尼伯国家微生物实验室解雇了两名联邦科学家——华裔病毒专家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和她的丈夫成克定。

该委员会表示,他们想知道为什么邱香果和成克定在今年1月被解职。

“加拿大公众有权知道中加合作的程度是什么,为什么这两名科学家在那里被解雇,以及加拿大政府机构与武汉病毒学实验室之间的任何其他工作和活动究竟发生了什么,”庄文浩说。

尽管该委员会一再要求,但PHAC拒绝回答这些问题,也拒绝提供未经审查的内部文件,称根据联邦隐私法,它不能公布个人信息。

在周一的会议之前,PHAC确实向委员会提供了271页的文件,但其中大部分都经过了审查。

报道I(dwnews)说:
加拿大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夫妇此前因“政策违规”被当局带走,案件至今未有定论。加拿大国会众议院对华关系特别委员会3月31日要求加公共卫生局(PHAC),尽快交出邱香果夫妇邮寄病毒到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所有未经删改文件。
。。。
3月31日,加拿大国会众议院对华关系特别委员会要求加公共卫生局,于20天内交出两人在离职前,邮寄病毒到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所有未经删改文件。

加拿大国会众议院对华关系特别委员会3月31日开会讨论事件,保守党议员盖纽伊斯(Garnett Genuis)表示,现时所知的只有邱香果与成定克违反行政政策,邮寄病毒合也符规定,始终不知解雇他们的真实原因。

报道J(RCI,发布日期:2021年8月13日)说:
加拿大保守党领袖奥图尔(Erin O’Toole)向联邦法院提交申请,希望参加一起有关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和成克定被辞退事件的诉讼,以迫使自由党政府公开相关文件。

奥图尔此前还表示,如果当选为加拿大总理,他将在执政一百天内公开此案的资料和信息。
。。。
但是公共卫生署和实验室方面都否认皇家骑警的调查与寄病毒的事有关,一开始甚至拒绝透露病毒是谁寄的。此案虽轰动一时却扑朔迷离,被披露的细节很少。议会屡次要求公共卫生署向众议院加中关系委员会提供未经删节的相关资料,但都被拒绝。公共卫生署负责人斯图尔特(Iain Stewart)在为此受到众议院主席罗塔(Anthony Rota)的公开指责后,根据加拿大证据法给司法部长写了一份报告,称如果把此案文件交给加中关系委员会,一些机密信息和可能损害加拿大利益的信息将会被泄露。

报道K(dwnews)说:
虽然邱香果已被带走多日,但至于为何要对她和团队成员进行调查,加拿大有关部门一直闪烁其词,没有明言。
加拿大卫生机构负责媒体关系的负责人表示,加拿大公共卫生署将这个事件描述为政策违规和“行政事务”,并表示该部门正在采取措施“迅速解决此事”。

报道L(加国无忧,发布于2021年6月2日)说:
虽然 PHAC 已向下议院加中关系委员会发布了一些文件,但其中包含的大部分信息已被大量编辑。PHAC 主席 Iain Stewart 上个月为保密进行了辩护,称他“受法律约束对机密信息保密”。

报道M(CBC,发表于2020年6月14日)说:
PHAC said the shipment and Qiu's eviction from the lab are not connected.
(PHAC说病毒运送与邱被逐出实验室没有联系)

"The administrative investigation is not related to the shipment of virus samples to China," Eric Morrissette, chief of media relations for Health Canada and the 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 wrote in an email.
(“行政调查与向中国运送病毒样本无关,”加拿大卫生部和加拿大公共卫生局媒体关系主管埃里克·莫里塞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

One of the scientists escorted from the National Microbiology Lab last year amidst an RCMP investigation was responsible for a shipment of Ebola and Henipah virus to the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four months earlier - although the 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 still maintains the two are not connected.
(去年加拿大皇家骑警调查期间,一名四个月前将埃博拉和Henipah病毒运送到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学家被押离国家微生物实验室 - 然而,加拿大公共卫生局仍坚称两者(调查与运送病毒)没有联系.)

由上述11篇报道可知以下基本事实:
1、加拿大政府一直否认调查、解雇邱香果夫妇与寄送病毒有关;
2、加拿大政府无法启齿,始终回避,一直未提供调查、解雇邱香果夫妇的原因。
3、加拿大政府百般回避、百般隐瞒、百般掩盖,“誓死”不提供未经过遮盖、删改的,包括寄送文件在内的多达200多页的相关文件、记录。
4、相关文件、记录对加拿大极为不利,公开这些证据会损害加拿大的重大利益,危及加拿大的国家安全。


调查、解雇邱香果夫妇真的与寄送病毒无关吗?邱香果夫妇可能是因为其它原因而被调查、被解职吗?

私自寄送多种致命病毒到它国,这不算大事?不值得、不应该调查吗?身为病毒学家,他们二人可能做出比寄送多种致命病毒更严重、更值得调查的事情吗?

如果寄送病毒一事不够严重,不值得调查,也没有内幕需要调查,加拿大政府又何必对寄送事件讳莫如深、百般遮掩、接二连三地撒谎,至今不公开未经遮盖的寄送文件,至今隐匿收件人的姓名、地址、单位、身份?

加拿大政府的说辞矛盾重重,无法自圆其说。

加拿大政府千方百计、竭尽全力地掩盖、隐瞒相关信息,恰恰证明,寄送病毒一事性质非常严重,藏有极为重大的秘密;即使调查与2019年3月31日的病毒寄送无关,也必定与其它时间对同一收件人的病毒寄送或其它方式病毒运送有关(收件人的致谢邮件表明,他与邱氏夫妇有着长期的“合作关系”),加拿大政府否认病毒寄送与调查的关系,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是欲盖弥彰。

加拿大政府称公开邱香果事件的完整文件、记录会“危及加拿大的国家安全”,“危及国际关系”,这两个危及隐含着哪些信息呢?

前一个危及意味着,寄送病毒与某一国际重大事件有关,寄送病毒直接或间接造成了严重的国际后果,如果公开内幕,加拿大政府将承担重大责任,因而危及加拿大的国家安全。

后一个危及意味着,寄送病毒事件不只涉及加拿大,它还涉及另一国家。这一国家不会是病毒的寄达国—中国,而是加拿大的某一盟国(加拿大在意维护的国际关系不是与中国的国际关系,否则它不会应美国的要求长期扣留孟晚舟;加拿大在意维护的是某一盟国的利益,与某一盟国的国际关系)。也就是说,邱香果事件的内幕是加拿大与某一盟国的共同秘密,如果秘密揭晓,这一盟国也将无法逃脱重大国际责任,从而危及加拿大与该盟国的国际关系。加拿大NML可能与盟国存在什么共同秘密?合作进行病毒功能增益改造研究,彼此共享改造出的秘密病毒。

本节结论如下:
邱香果事件藏有对加拿大政府极为不利的不可告人的重大秘密,这一秘密与某一病毒有关,该病毒已经造成了重大国际事件 ,事件的重大责任人,除了加拿大,还有加拿大的某一重要盟友。

谎言七 谎称只寄送了埃博拉和亨尼巴两种病毒

报道A(VOA)说:
加拿大媒体就邱香果夫妇被解职整理出的时间线是:2019年3月31日,邱香果把活体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巴病毒从温尼伯寄往中国的武汉病毒研究所。。。

报道B(CBC)说:
一个月后,CBC发现,NML的科学家曾将活体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巴病毒经由加航航班于3月31日送至北京。。。

报道C(RCI)说:
去年3月31日,有NML的研究人员曾把活体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巴病毒航空寄到北京中科院。。。

报道D(腾讯)说:
CBC News曾报道,有伊波拉(Ebola)和亨尼帕(Henipah)的病毒样本被偷运,而现已确认,该实验室其中一名科学家被带走,而皇家骑警去年7月调查发现,该科学家跟4个前有病原体输往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

报道E(RCI)说:
2019年3月31日,两个分别装有埃博拉和亨尼巴病毒株的小瓶从温尼伯寄出。。。

不列举更多报道了,绝大多数媒体的报道与以上5篇报道一致:所寄病毒仅为两种--活体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巴病毒。

邱香果夫妇安排寄送的病毒只有两种吗?可以查到为数不多的以下几篇报道。

报道D(腾讯)中还说:
该批CBC透过《资讯自由法》(Access to Information Act)取得的文件,首次确定有哪些病毒样本运往中国。名单包括两小瓶,每瓶约15毫升,瓶内载15种病毒(注,此处有翻译或表述错误,合理表述应为:共发送了15种病毒,每种病毒两小瓶,每瓶约15毫升)。PHAC称,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定期跟其他公共卫生实验室共享样本。但由于《资讯自由法》规定,凡涉及国际事务、国家安全等问题的部分信息必须删除,因此CBC News未能提供一些有关运送的书面文件。

报道L(加国无忧)说:
虽然 PHAC 已向下议院加中关系委员会发布了一些文件,但其中包含的大部分信息已被大量编辑。PHAC 主席 Iain Stewart 上个月为保密进行了辩护,称他“受法律约束对机密信息保密”。
。。。
在网上传播的众多质疑声与阴谋论之下,加拿大皇家骑警与加拿大公共卫生局的说法一样,表示没有证据表明这批病毒货物与冠状病毒的传播有关。埃博拉病毒是丝状病毒,而尼帕病毒是副粘菌病毒,加拿大没有向中国送过冠状病毒。

据CBC News获得的一份首次公开的文件显示,加拿大当时一共给武汉病毒研究所送去15种病毒,每一种有两小瓶,约为15毫升。

1636354666579486.png


报道M(CBC)说:
The ATIP documents identify for the first time exactly what was shipped to China.
The list includes two vials each of 15 strains of virus:  
Ebola Makona (three different varieties)
Mayinga.
Kikwit.
Ivory Coast.
Bundibugyo.
Sudan Boniface.
Sudan Gulu.
MA-Ebov.
GP-Ebov.
GP-Sudan.
Hendra.
Nipah Malaysia.
Nipah Bangladesh.

注:上述清单列出了13个病毒名称,但其中埃博拉病毒含3个变种,因此共15种病毒(之前我以为清单只列出了13种病毒的理解有误)。

由上述3篇报道可知,邱香果夫妇(2019年3月31日一次性)安排寄送的病毒并非只有两种,而是多达十几种(15种)!

请大家注意,加拿大政府提供给媒体的“ATIP documents”是做过大量遮盖、编辑的,其信息仍是不完整的,已显露的内容、数据仍可能是失真的。

“ATIP documents”披露前加拿大政府为什么对媒体谎称只寄送了两种病毒?隐匿病毒包裹中某个牵涉重大秘密、重大事件的病毒。

加拿大政府一直声称,没有向中国寄送或运送过冠状病毒,特别是引起大疫情的新冠病毒。说这句话的时候,加拿大政府是不是已经改过自新,不再撒谎,不再欲盖弥彰了?如果邱香果夫妇确实没有向中国寄送或运送过冠状病毒、新冠病毒,加拿大政府为什么至今隐瞒重要文件、记录、证据?为什么对外散布一个又一个谎言?有什么病毒相关的秘密如此不可告人,需要如此竭力隐瞒、掩盖、撒谎?


(未完待续)



浏览(3629) (5)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苦难与荣耀 回复 战斗在温哥华的岁月 留言时间:2021-11-09 10:02:47

感谢战博。


我以前认为民主国家的政客比专制国家的官员更有美德,更讲操守,通过这次疫情我才认识到,民主国家的政客无耻起来,专制国家的官员和它们没法比。

回复 | 0
作者:战斗在温哥华的岁月 留言时间:2021-11-08 08:41:18

分析详实。我深信,撒谎是西方政治的一种特质,也是一个常态。近日加国新任女防长开始“改变军队文化”,把性侵案从军事法庭转到普通法庭,就是想拆破军方谎言,难度前所未有。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