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金剑的博客  
金剑斩妖魔  
网络日志正文
日治台七大罪之一、血淋淋的滥杀无辜 2021-01-06 07:33:51

日本统治台湾的七宗大罪

——台湾版的“东亚共荣圈”

前言:

谈到两岸统一,本来没有日本什么事,不应该谈论日本的什么问题,只是因为媚日者太爱日本了,他们的台独是徨民化台独,他们的目的是通过台湾独立,最后走到日本那边去,台日合国。

现在,日本也是步步紧逼,已经废除了和平宪法,准航母已经有几艘,还高调喊出保卫台湾民主。

日本人真的要保卫台湾民主吗?要知道,威胁台湾的是中共,而不是两岸民主后的中国,就是说,只有中共才是敌人,反共才是保卫台湾的唯一途径。日本人反共了没有?没有。

善恶之间,没有中间线,正邪永远不可两立,中共就是祸害世界的根源,不选择推翻中共,就是助纣为虐,必将祸及子孙、祸及世界,不解决中共,就将被中共解决。

日本有一个灭共的最好办法,公开二战时与中共交往的所有资料,公开日军与曾庆红父亲曾山所签的秘密合约、公开潘汉年杨帆交给日军的资料、公开黄桥决战时粟裕为什么敢在日军眼皮底下进攻国军并且不留后备队?撤离时为什么把黄桥给日军?公开彭雪枫为什么配合日军的一号作战计划背后进攻国军?公开日军为什么只大轰炸遥远的重庆而不轰炸日军运城大机场附近的延安?公开日军为什么不进攻离日军地盘只有70多公里的延安?公开日军与中共的鸦片交易?公开毛泽东为什么第一个接见的日本人是差点炸死蒋介石及国军高级将领的远藤三郎……,

日本只要不公开二战时与中共的交往史料,就是在保护中共,就不可能是保卫台湾及其民主。而是以这个为借口,谋图新一轮的军事崛起,谋图军事霸权,谋图八紘一宇。我们不能被它虚假的口号所迷惑。

所以,谈论两岸统一问题,不得不谈历史,不得不谈一谈日本,不得不谈一谈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台湾版的“东亚共荣圈”,不得不谈日本文化。看清楚日本所谓的文化自信,看清楚日本将给世界带来什么?媚日者那么爱日本,就让他们看看,他们所媚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

人类最黑暗的制度莫过于殖民制度,而最黑暗的十六世纪白种人的殖民,都没有二十世纪日本人的殖民黑暗。看看日本鬼子在东北搞的并村运动、三光政策、七三一部队研究灭绝人类的细菌武器……对待琉球的屠杀,在美军登上琉球前日军共屠杀琉球民众27万余人,屠杀规模之大,仅次于南京大屠杀。世界上找不到一个类似日本如此嗜杀的民族,真的是人面兽心。

媚日者只看到日本人带来表面上的干净与秩序,看到日本人点头哈腰的礼貌,否认了血迹斑斑的罪恶,可悲!

台湾很长时间里,从1988至2024年共36年中有28年,由台独派人士当行政首长,李登辉、陈水扁、蔡英文,虽然他们很赞颂日本人对台湾的统治,却都不敢拍一部日本统治台湾的历史片,如果真的拍出来,那一定是曝光日本人的罪恶的。日本放送協會(NHK)拍一个想美化日本统治的片子,却只能以《歧视与同化——日本治台50年》为片名(注64),里面只曝光了一点点歧视的事实,媚日者们就受不了啦,非得向日本法院状告NHK,在日本法院的包庇下获得赔偿。媚日者为什么不向台湾的法院状告?不敢,那会曝光日本人更多的罪恶。

其实,日本人在台湾的所作所为,就是“东来共荣圈”的范本。人类应该睁大眼睛看看,日本人所建立的是什么样的“共荣圈”。

日本治台50年,说白了,就干了几件事:

血淋淋的滥杀无辜、赤裸裸的经济掠夺、阴森森的警察统治、邪乎乎的种族歧视、奴性化的皇民运动、彻底底的文化灭绝、鸦片留岛不留人……

日本人在台湾无恶不作,罄竹难书。

日本人其实是两脚兽。

 

日治台七大罪之一、血淋淋的滥杀无辜

日本统治台湾,提起都是血泪、都是中华民族的耻辱、也是台湾人的血泪。

且看看台湾版的“大东亚共荣圈”,也就是日本人一直给世人吹嘘的“神圣帝国”。

日本野心由来已久。1578年,丰田秀吉用7个字道出了日本人的野心:“图朝鲜,窥视中华”。明治维新,崛起后的日本,把“对外扩展征服亚洲”当作国策,宣称“日本乃万事之本”,要“开拓万里波涛”,而“征服中国压制其海上为第一步”。1887年,日军参谋本部第二局局长小川又次,制定了《清国征讨方略》,准备以主力攻占北京,并分兵占领长江流域各战略要地,日本一旦占领后,便将中国的山东半岛、辽东半岛、舟山群岛、台湾、澎湖列岛及长江两岸10里之地,都划归日本版图,中国的其余地方,则分割成若干小国,分别受日本监护,日本准备于1892年完成对华作战准备,抓住时机,发动战争(注87)。

ty0901-清国征讨方略01.PNG

(日本人1892年制定的《清国征讨方略》)


此后,大家都知道了,1895年,日本发动突然袭击,在甲午战争中失败的大清国,被迫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日本以刀架在清廷脖子上的方式,逼迫大清赔款2亿两白银,并强行攫取了觊觎已久的台湾。

消息传出,全国舆论大哗,全台哭号,誓死抵抗。

台湾人民悲愤交加,守岛清军与岛内民众奋起反抗,最初5个月间台湾死伤人数就超过10万人,而统治最初20年间,被杀害的台湾抗日人士累计高达40万人,约占1915年全台人口的11.5%。1895年到1920年之间,日本殖民政权在台湾发动138次剿番战役,杀戮了12分之1的台湾原住民。日军数十次清乡杀了数十万的汉族同胞。

ty0901-台湾民主国01.PNG

(台湾人为了不落入日寇之口成立了台湾民主国)


当时台湾经过刘铭传的建设,已经远远超过大陆,也获得台湾人民的喜爱。第一批日本兵踏上台湾土地的时候,他们在日记里写道:“哇,台湾比日本本土还要先进”(注87)。

日本夺取了台湾,日本人非常高兴,也非常用心统治台湾,用他们的思维方式统治台湾,他们的思维方式就是杀戮,这是日本文化中的凶性毒素所致。只要一点点反抗就杀戮,一人反抗,杀害全家、杀害全村。日本人非常血醒的从1895年肃清了整个台湾的武装抗日,绝不客气,那是全部屠村抄家灭族,反正让敢直接拿起武器反抗的,统统不能存在。

由于日本是异族,而且人种矮小,文化低劣(请看《日本文化的九大毒素》)、与中国文化有许多相背之处,中国人一直称他们为倭寇或者倭奴,也一贯看不起日本,更不愿被这种异族所统治,台湾人反抗日本的统治是必然的自然反应。翻开史册,台湾在遭受日本殖民统治长达半个世纪,台湾同胞不屈不挠、可歌可泣的抗日斗争从未停止,日本这个文化低劣的民族最大回应就是——杀戮,即使不反抗,有时也杀戮。

据不完全统计,日本殖民统治台湾的50年间,毫无人性的日本侵略者残忍杀害了约65万台湾民众,平均每6个台湾人中就有一人死于国难。日本殖民者在台湾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对台湾人民欠下的血债无法清偿。

能查到的资料显示日本在台湾千人以上的屠杀就有:基隆大屠杀、桃园新竹地区大屠杀、嵙崁(大溪)大烧杀、台中彰化地区「军事大扫荡」、云林大屠杀、嘉义大屠杀(大莆林大屠村)、台南县的「军事大扫荡」、台南大屠杀(萧垄大屠杀)、高雄大屠杀(阿公店(冈山)大讨伐)、屏东大屠杀(六堆-长治乡长兴村大屠村)、林少猫事件(全族被灭)等等。

尽管如此,台湾人民的反抗从未停止。仅从1907年至1915年,全台湾就发生了12次著名的反殖民武装暴动。日本殖民者为了镇压抗日斗争,对台湾抗日志士进行疯狂屠杀。1915年的“西来庵起义”就是20世纪初叶台湾人民抗日武装暴动中规模最大、也是最为惨烈的事件。西来庵抗日斗争失败后,日本殖民者以集中训话为名,将善良的台湾民众诱骗到野外,令其自掘壕沟,然后对他们进行集体屠杀、就沟掩埋,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噍吧年惨案”。

1902年台湾人民抗日游击队被镇压之后,日本侵略者着手“理藩”,即镇压高山族等原住民。于1910年制定《五年讨伐计划》以精锐的武装和兵力对付只有原始武器和猎枪的高山族同胞,共进行了28次大规模武装“讨伐”,彻底镇压了高山族的抗日斗争。

李登辉所崇拜的后藤新平,就任总督府民政长官至1902年短短的5年间,利用其制定的《匪徒刑罚令》,用法律手段处死的台湾民众就有33000多人,超过当时台湾总人口的百分之一,其残忍程度令人发指。现在,中共也在香港施恶,香港总人口752万,按照后藤的行恶标准,就得有接近8万人被中共用法律手段杀戮,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后藤还鼓吹对台湾实行“动物原则”治理,并且是实施鸦片官卖的民族灭绝政策的罪恶操手,他残害台湾最恶毒的刽子手,李登辉崇拜这样一个刽子手,思维扭曲到何种地步?他如果不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又是什么?

但即使在所谓《匪徒刑罚令》制定之后,台湾人民仍以各种形式零星地抵抗日本的占领。其中较大规模的武装起义包括:1897年的陈发、黄茂松起义;1900年的詹阿瑞传檄起义;1907年的北埔起义;1912年的林屺埔和土库起义;1915年的西来庵起义;1930年的雾社起义和1934年的众友会起义等等。直到太平洋战争后期的1945年,有瑞芳事件、高雄州特高事件等一系列事件,都是台湾人准武装抗日的事件。

无论是汉族人,还是原住民,所有的台湾族群都与日本人发生了惨烈的战争,反抗日本人的统治。日本人怎么不想一想,台湾人为什么不反抗清朝?不反抗郑成功?不反荷兰?偏对日本人那么剧烈反抗?

日本人在二战中,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敢杀戮无辜,在海岛中、在世界无法知道的情况下,更加肆无忌惮地滥杀无辜。

日本人的杀戮往往是为了立威,要立他们的国威,正如日皇明治诏曰:“朕……终欲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置天下于富岳(指富士山)之安。”反抗即杀害,即使不反抗也可能杀戮,这是胜利者的狂傲,与是非无关,只与日本民族文化有关。在世界范围内,找不到另外一个像日本这样嗜血的民族。

下面是其中几则大屠杀,让人类记住这罪恶的一页:

 

三鶯走廊大屠殺

日本人原本以為很輕易地就可以占領台灣,沒想到1895年5月28日下午二時在三貂灣登陸後,在占領附近的制高點──三貂嶺和鹽寮山時遇到激烈抵抗,才發覺情勢不妙。

6月7日進台北城再順著鐵路南下,在中壢東南安平鎮(今平鎮市)和胡嘉猷、黃娘盛統率的義民發生激戰,從6月8日打到7月1日,動用砲兵猛轟之後、再由工兵爆破,才攻進胡家堡壘。此役使得日人覺得「賊徒之實力不可輕侮」(《台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中卷),以下簡稱《沿革誌》),乃極力請求緊急增兵,「斷然中止南部作戰」,全軍集中台北、新竹一帶鎮壓、掃蕩。

日軍認為安平鎮之役,義民都是居住在丘陵區的客家人。7月20日,從旅順兼程趕到台灣的山根信成少將負責大嵙崁溪流域的掃蕩。樺山總督訓令,對於「頑迷桀猾」的「土民」要「痛加懲罰」。山根信成率部由桃園攻到三角湧,沿途燒夷所有的村落「煙火蔽天」;內藤政明大佐率兵掃蕩大嵙崁溪左岸從新莊到鶯歌一帶,「屠殺敵人三、四百,傷者無算,燒毀家屋一千以上」;松原暖三郎少佐領兵掃蕩大嵙崁溪右岸土城到三峽一帶,「屠殺賊民數百,燒毀家屋數千,三角湧附近方圓數里不見人影。」(頁90~92)此處之「屠殺」是《警察沿革誌》的原文:「賊を屠ること數百、家を燒夷すこと數千」,並不是筆者杜撰的名詞。其屠殺人數當在兩千人以上

日軍從台北打到台南,沿途都執行燒光、殺光的策略,多半的地區,像三鶯走廊一樣,實施多次報復屠殺(膺懲掃蕩),到底殘殺多少無辜百姓,因為沒有軍服可資辨識,老百姓又恐懼日軍再度報復,死者就地掩埋滅跡,若其死亡數是軍隊的3倍,其數即達2萬4000人以上(注55)。

Japan-War-Kill-屠殺報導[1].jpg

(以屠殺為樂的日本軍人)

 

嘉義大屠杀

1895830日,日軍進入雲林地方,92日到達大莆林,即現今嘉義縣大林鎮。

此地的領袖人物簡精華,深知裝備戰力皆非日軍敵手,不忍生靈塗炭而決定放棄抵抗,命令居民清掃道路,提供食物歡迎日軍。

不料日軍竟要求簡獻出200名婦女。

簡不答應,日軍竟以此奸殺簡氏一族婦女120多名。更甚著,多名婦女生殖器遭削尖的竹片貫穿,連腸子都拉出體外。

簡氏憤怒,招集雲林民眾,從93日開始以弓箭、棍棒、陷阱、土槍,襲擊日軍。後來簡精華受辜顯榮的引誘,忍痛接受招撫,但不到三天,違反約定的日軍立即突襲,半夜三點,日軍進行大規模屠村暴行,村內4500人不论男女老少幾乎全遭滅口,日軍將參與偷襲行動的壯丁以鐵釘固定脊椎,活活剝取人皮。簡精華不願被擒受辱,即刻自刺左手血管,失血而死於自宅。幸存鄉人感動其忠義,而以“簡忠義”追思。

 

萧垄街大惨杀

18951010日,日军混成第四旅团登陆布袋嘴(嘉义地方),随后往台南县北门等地推进,沿途焚烧民宅,当地义军领袖林昆冈,以敢死队之势捍卫乡里。然而武器窳劣不敌,退据萧垄街(今台南县佳里镇)。于是日军大事搜索,近万名村民躲到溪边杂树林的天然沟壑中,因婴儿哭声而被发现后,日兵分别截住长坑的头尾两端,然后乱枪齐放,对着坑内猛烈射击了近2小时。一时凄厉惨叫,呼喊哀号如人间地狱,躲到坑里避难的台湾人无一幸免,婴儿、妇女也无一人得活,田舍人畜全被夷平,日军并捕捉村人活活截割耳、鼻、舌、眼装饰配刀边充当战利品。

此役杀戮台湾人两万七千人,地名因而改名“消人”又称乙未抗日事件

ty0901-日军抓到抗日的台湾人01.PNG

(日军抓到抗日的台湾民众)

 

慘絕人寰的雲林大屠殺

最殘酷的就是1896年6月震驚世界的雲林大屠殺。

1896年春,平民逐漸安堵,台灣總督宣布4月1日起結束軍政進入民政時期。4月12日,島田少佐進剿義民簡義於雲林橫路莊,簡義逃逸,島田「收兵,集合於北方曠地,斬殺俘虜」。

殺俘事件,使得義民大為憤慨,乃以內山大坪頂(今南投鹿谷)為根據地,襲擊各地日人。6月14日,雲林守備中村道明中尉率兵20餘人進窺大坪頂。今村以兵員短少又不諳地形「惟恐後悔莫及」為由勸阻,中村不從,輕率前往,遇伏,陣亡過半。

18966月,日军以台中一联队(一个团)进攻云林之鲤鱼头、打猫东二堡一带,报复蹂躏云林地区,滥杀无辜平民,云林支厅长松村雄之进称:“云林辖下无良民”把村庄指为匪窖全部加以焚毁,在连续所谓的“扫荡”七天之中,到处施展毫无人性的屠杀,在山区中遇人杀人,见屋烧屋,妇女幼儿也在残杀之列,日军更将婴儿尸体串挂刺枪上示威炫燿武力,村民尸骸残肢四散任由野狗啃食。

此为后人所称的“云林大屠杀”。日本事后自己统计报告计焚毁村庄五十六处,纵火民房四千九百二十五户,无辜百姓逾三万名无端被杀,受害范围广及五十余村庄。斗六街及石龟溪庄遭受最为惨重。

进攻铁国山之儿玉中队,自林杞埔(今南投县竹山镇)撤回云林时,沿途纵火,九芎林、石榴班、海豊仑各庄尽成焦土,无辜百姓无端被杀。

關於雲林大屠殺,當時擔任雲林支廳主記的今村平藏無疑是當事人和最初目擊者,他手記的《蠻煙瘴雨日記》無疑也是最原始的報導。

“凡兵煙之下,無不盡成肉山血河,既不分良匪,復未辦薰蕕,幾千房屋竟付諸一炬,無數生靈,頃刻間盡成斬首台上之冤魂。”

掃蕩林圯埔回程,路過九芎林莊東端,今村又記:”井口警部迎接我隊,提交一信予兒玉市藏中隊長,此乃討伐之嚴令也。倏忽間九芎林莊成為焦土,村民血肉飛散,變成慘絕人寰之地獄;旋行石榴班、海豐崙,殺戮燒毀,腥風捲菸,陽光淒然。同時全部討伐隊,橫掃雲林平原。”

今村又記:「調查管內之被焚房屋,實56村4947戶之驚人數目,可見當時慘殺焚屋,何等殘酷。」(注55)(注56)。

雲林大屠殺發生後,台灣的洋人、傳教士陸續投書香港、日本、英國各大報,7月4日於《中國通訊報》(China Mail)和《香港日報》(Hong Kong Daily Press)刊登。7月14日報導:「日本人正採取殲滅所有台灣人的策略……台灣人的收穫破壞、家園燒毀,祖先墳墓挖掘、婦女遭凌辱,憤怒到極點……」。

8月25日《泰晤士報》:「日本士兵暴戾侮慢之程度令人咋舌……肆無忌憚地殺人放火……老幼婦女皆不能免……野蠻且苛酷之東方新強國。」。8月22日之《蘇格蘭人報》:「日本之政略,似乎在於將全島居民都趕出去。」

 

雲林歸順大誘殺

兒玉與後藤對付臺灣中南部的抗日勢力,除了以軍警大規模「討伐」之外,又使用招降的誘殺策略。這就是所謂「土匪招降策」,其策畫者就是兒玉總督,而參與立案者為後藤民政長官、總督府事務官為阿川光祐、策士為白井新太郎,其中以雲林的騙殺抗日軍最駭人聽聞。於是1902年,斗六廳長荒賀直順與警務課長岩元知密謀招降殺戮的計畫。

即對於表示投降的抗日各領袖,表面上善用甘言,允許他們歸順,密議在525日舉行歸順典禮騙殺。約張大猷以下265「歸順匪徒」,於6個地方的歸順典禮上同時全部殺戮。這種誘降,欺騙殺戮的事跡,日人製造口實,僅說明為:在歸順式場妄動,所以一齊殺戮。而遮掩騙殺的事實(注56)。

不只是雲林,处处都是如此。在各种归顺儀式會場上「臨機處置」或其他方式「斷然處置」的臺灣人,據後藤新平在所著的《日本殖民政策一斑》中自承,屠殺的「叛徒多達一萬一千九百五十人」(非战斗杀戮)(注56)。

ty0901-云林归顺屠杀01.PNG

(云林归顺大诱杀)

 

阿公店(冈山)大屠杀

有人歌颂第四任台湾总督儿玉源太郎与民政长官后藤新平是“台湾现代化”的催生者,他们是对台施行“怀柔政策”的“能吏”,但是忽略了他们有日本武士道杀人如麻的本性,以大屠杀镇压台民,确立其统治台湾的基础。

儿玉于1898年就任台湾总督,决定自1112日展开对台湾中南部的大规模攻击,日本人称为“大讨伐”。此次“大讨伐”,依台南县知事提出给台湾总督的报告,杀害人数达11,053人,伤者不计其数。民宅烧毁数,全烧毁3,783户,半烧毁4,030户。家屋的全烧、半烧,家财的烧毁等的损害,依当时币值达38,000余日圆。尤其是受害最殘酷的阿公店地方,有居住安平、打狗(高雄)的外國人,對日軍的殘暴議論紛紛,英國長老教會牧師福格森(Duncan Ferguson)等,即向『香港日報』(Daily News)投書,提出日軍喪失人性大屠殺的人道問題,鬧成國際輿論的交相指責。

 

噍吧哖大屠殺

西來庵古称噍吧哖,1915年余清芳、罗俊、江定等人以台南的西來庵「食菜堂」為中心推展抗日運動。日寇已经统治台湾20年了,台湾的农民还自发起来反抗日寇,喊出了重归中华的心愿。日寇极为恐惧,想不到20年来的血醒镇压和残酷统治,还不能去除台湾人的中国向往,台湾人对侵略者的仇恨与反抗丝毫未减。在日军与警察的进攻下,起义被镇压下去。日軍警又以誘殺詭計,將台南噍吧哖附近的後厝,竹圍、番仔厝、新化、內庄、左鎮、茶寮等二十多村落居民3200餘人,不分老幼,依次殺戮。

日人對於這種慘絕人寰的大凶殺,極盡隱密的能事,例如秋澤次郎著『臺灣匪誌』,除了喋喋不休的敘述「匪徒的暴動」和「聖恩洪大無邊」以外,就沒有把前述的騙殺事實提起,但是從其文中,亦可以窺視騙殺的蛛絲馬跡。例如書中說:「如此,殘匪誘出終了以後,總督府認為他們之中罪狀最重,不能溯及大正411月的大赦恩典者,縱使投降,如全免刑責則有枉國法,有傷國家威信,所以對他們必須嚴肅的處刑。大家看看,日本人考虑的是“國家威信”而杀人。

后来,余清芳等领导人相继被捕,日本殖民者在台南开启了临时法院,审判余清芳等1466人,判死刑者竟然有903人。在日后的几年里,日寇疯狂屠杀民众超过10000人。

 

日本人屠殺「土匪」的伎倆

日軍於1895年10月22日攻進台南城之後,進入「治匪」時代。

《警察沿革誌》在〈武力平台〉一章之後即為〈治匪始末〉一章。第二節第一目即「所謂『土匪』是什麼?」文中明言「所謂土匪意味土著匪賊,並不是台灣習慣用語,而是日本入台之後新創的名詞」。包含了三種人,其一是殘留在台灣的清國舊兵,在舊檔中未視之為「土匪」;其二,乃本意之土匪,即「草寇」,有巢穴、在特定地區肆虐;其三,當初掃蕩的時候,當局不易甄別良莠,往往玉石混淆而誤殺。「良民目睹父兄親戚被屠殺,心懷怨恨。也有受到台灣人充日本密偵者的誣陷,恐懼殺身毀家之禍而加入匪群,在兵馬倥傯之際,這是無可避免的事。」(頁267)

把屠殺無辜的台灣百姓,「玉石俱焚」視為無可避免的事,正是牡丹社事件以來,日軍一貫的戰術、戰略和戰爭邏輯。而濫殺無辜的結果,必然造成更多的「土匪」。

1896年7月,宜蘭警察署長即曾建議,既然屠殺無辜台灣人導致「土匪」滋生,不如寬恕渠輩,放還清國,可以省卻麻煩。當時的台北縣知事上報總督桂太郎,桂總督有意執行,11月初,乃木希典繼任,遍發告示,勸誘「土匪」歸順(《沿革誌》頁285)。由於憲兵和警察爭功\諉過,向某甲歸順者,某乙殺之;向乙之密偵連絡者,甲捕之,歸順政策弊害百出,12月底就停辦了。(頁285)

1898年3月兒玉源太郎出任總督,後藤新平擔任民政長官,他們認為誘降歸順不失為釜底抽薪的辦法,再加上以《保甲法》嚴密地方組織,頒布《匪徒刑罰令》嚴懲土匪,軟硬兼施,以期解決「土匪」問題。當時駐在台灣的文武官吏中,有許多人反對這項「招降撫綏政策」(頁289);於是發展出「臨機處置」以及在歸順儀式場中全部屠殺等兩種更為狠毒的手段。

《警察沿革誌》第四章第一節〈治匪通略〉第四目「招降政策及其效果」第六小節「臨機處分與匪徒刑罰令之發布」起始就說:

捕獲匪徒之際,以曾經抵抗或其他理由處斬;或以監禁之匪徒意圖脫逃為由加以處置,稱為臨機處置。固然有其正當性,但兵馬倥傯之際往往濫用,容易成為台灣人挑剔的把柄,本不應放任為之……具有戰鬥行為之殺伐性自不待言,雖不應予以推崇,但無疑對於台灣之討匪工作曾經作出重要貢獻,殆無疑義。(頁281~82)

《警察沿革誌》的作者鷲巢敦哉1917~1932年在台灣各地擔任15年警察,1933年起專責編纂《警察沿革誌》,他和一位助理,翻遍了總督府的各類檔案、出版品、地方志甚至履歷表,當然也包括參謀本部的《日清戰史》和博文館的《日清戰爭實記》等書,自稱唯一的目的是「闡明事實的真相」,也相信其他的編纂者也很難找到其他更精確的資料(《沿革誌》凡例)。

近年本書在日本和台灣各地再三出現複刻本,足證所言不虛。值得我們注意的是:《沿革誌》第二編《領台以後之治安狀況(中卷)台灣社會運動史》在凡例四中規定,「僅供內部參考嚴禁在外流布」;而《領治以後之治安狀況(上卷)》則在卷首特別標示:「本書對外保密。」

《中卷》紀錄了當時台灣人的社會運動史和抗日進行式,不宜洩漏,以免台灣人恐惶、防範,製造新的社會問題,其保密措施可以理解;《上卷》何以也如此秘密呢?《上卷》紀錄了日本人侵台初期台灣人反抗日本人以及日本人屠殺無辜台灣人的歷史,恐怕激起台灣人的抗日意識應無疑義。敘述日本人屠殺台灣人的細節,要重檢鷲巢利用過的檔案資料或新發現的資料需要相當的時間和精力,若敘述日本人屠殺台灣人的概略,統計出一個概數,檢閱\《沿革誌》便能得其梗概。

前文引述《沿革誌》說明關於「土匪」的內涵,以及關於「誘殺於歸順式場」和「臨機處分」的內涵,都可以看出日本人在統治台灣40年之後,仍然極力隱瞞所謂土匪其實是「國事犯」(頁545)以及藉口討伐土匪實務上卻濫殺無辜以鎮壓、恐赫台灣人的事實。(注55、72)

 

台湾人的反抗主要是日军的滥杀所致

在1895年的乙未征台过程中,日军动用了二个半师团近五万兵力,超过当时日本国兵力的三分之一,另有二万六千多随军役夫,共七万多人,花了近五个月时间,才占领了台湾。侵台军最高将领北白川宫能久中将死亡,近卫师团山根信田少将死亡,被打死病死四千六百多人,染病负伤者二万七千多人。伤亡数量远超中日甲午战争。

1895年11月18日,殖民总督向日本国内报告,全岛悉予平定。他认为已经征服了台湾,没想到,更大的民间反抗才开始。

在日军征台过程中滥杀无辜,埋下更大的仇恨,一场更大规模的武装抗日运动在总督报告“平定”后立即开始。

1896年元旦,胡阿锦等十几路义军进攻台北,简大狮队伍是主力。简大狮队伍一度发展到5000人,后来再度进攻台北城,与日军周旋作战五年之久。1900年被捕,受尽日军折磨后处死。简大狮被捕后说出了他的抗日动机:“日人无理,屡次去我家寻衅,且被奸淫妻女,我妻死之、我妹死之、我母与嫂死之,一家十余口仅存侄子数人,又被杀死。”简大狮因此发誓:“与日本人不共戴天”。这只是他个人的经历,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跟随他,其他人或者也有同样的经历,或者目睹而出于义愤。

滥杀无辜是日本人被台湾人强烈排斥的根本原因,日本文化中的凶性、黑性、奴性、淫性和无是非性导致了日本人暴力和势利倾向,自然会用暴力滥杀迫使台湾人屈服,从而导致了更大的仇恨、更大的反抗。

最后,武装反抗都在日本人的暴力镇压下失败,是日本人的武器精良与职业军队的高效杀戮能力所起的作用。

日本人怎么不想一想,荷兰人进攻台湾,台湾民间反抗了吗?郑成功进攻台湾,台湾民间反抗了吗?清朝进攻台湾,台湾民间反抗了吗?清朝进攻台湾这么大的动作,只是郑成功的队伍打了一下子,台湾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动静,市面照样营业,好像跟台湾民间没有关系似的。清朝治理台湾还算比较仁性,民间对清朝比较感恩和留恋,台湾人为了从国际获得援助而打出“台湾民主国”的国号,年号却用“永清”,表示永远向往大清。

为什么偏偏日本人获得了如此巨大的民间反抗?是暴力导致了仇恨。

日本人的杀戮往往是为了立威,要立他们的国威,正如日皇明治诏曰:“朕……终欲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置天下于富岳(指富士山)之安。”反抗即杀害,即使不反抗也可能杀戮,这是胜利者的狂傲,与是非无关,只与日本民族文化有关。在世界范围内,找不到另外一个像日本这样嗜血的民族。

 

伟大的赛德克.巴莱——真正的人

日本占据台湾初期,汉人在反抗,原住民的反抗更加剧烈和持久,1896年日本占据至1920年间,台湾原住民死士先后发动150余次武装抗日行动。他们的武器更加低劣,又在外人不知道的情况下,以致反抗的结果更加惨烈。

日本人对付原住民有几个手段:围剿、教化、分化、奴役。

 

围剿——武力杀戮:

用强大的武力围剿,到了1915年,慢慢地镇压住原住民大规模武力反抗。1895年到1920年之间,日本殖民政权在台湾发动138次剿番战役,杀戮了12分之1的台湾原住民。日军数十次清乡杀了数十万的汉族同胞。

台湾人稍有反抗,往往全村被日本人屠杀。对汉人如此,对人口少、与外界接触少且居住地偏僻的原住民,更加肆无忌惮地屠杀。原住民许多人都与日本人有杀父之仇,这是暴发雾社事件的根本原因——仇恨。

 

教化——恐吓与同化:

与围剿同时的是教化,安排原住民头领到日本参观,参观生活方式、参观设施、参观军队、参观军工厂,让你看到日本实力的强大不敢反抗从而屈服日本人,安心地当奴隶。的确有许多头人反抗日本的雄心壮志被吓掉了。

用语言驯化原住民。原住民没有文字,人口又少,文化落后,比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的汉人更容易同化。原住民小孩从小入日语学校。到1930年雾社前,雾社地区诸社95%原住民能以简单的日语与日本警察、教师沟通,相较之下,同期平地汉人的日语普及率仅达25%。就是满口说着流利日语的原住民,永远也无法得到日本人的公平对待,因为日本是个讲阶级不讲平等的民族,怎么可能公平对待他人?

 

分化——骨肉相残:

最惨烈的是日本人诱导的骨肉相残悲剧,对原住民极尽分化,使其自相残杀。

日本人的以蕃治蕃政策最邪恶,日本人把部落之间原本就存在的矛盾煽动起来,以达到分化、操作、奴化原住民的目的,发给一些族群武器、重金悬赏,胁迫利诱他们去进攻那些反抗日本的部落,让原住民兄弟去打自己的兄弟,加深原住民之间的仇恨,增加他们团结抗日的难度,以达到操控原住民、有效统治台湾的目的。

雾社事件中,日本政府利用赛德克族群间因为争夺猎场等产生的敌对,以夷制夷,鼓励味方蕃出草,定出奖金以奖励亲日部落去杀害抗日起义部落:杀掉头目可得二百元;杀壮丁得一百元;杀妇女得三十元;幼儿二十元(当时一位山地巡察月薪约三十五元上下);莫那·鲁道之首级更被悬赏为特别奖。连杀妇女儿童都有奖金。

诱导别人骨肉相残,日本人真邪恶,这是人类发展史上的邪恶。阶级斗争也是兄弟相残。

日本统治台湾的历史,就是一部汉人的耻辱史,也是原住民的耻辱史,更是日本人的罪恶史。

 

奴役——掠夺与驯化:

日本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奴役,掠夺台湾资源,并把原住民变成廉价劳工——会说话的牲口。原住民所住地资源丰富,被日本人看好,于是就成了原住民的灾难之源。

原住民说:日本政府来了,管制我们不能种小米,不能打猎,不能织布,每天义务劳动,背木板背木头,没有一点工钱给我们。

失去传统生计方式的原住民只能转而充当入山日人的劳工佣人,常受到部分日人歧视与苛待。日本人所为,均置原住民于社会、经济、文化等诸层面中的弱势地位。

原住民男人上山给日本人背木头,女人跪着给日本人帮佣与陪酒。

阿里山上30万颗台湾人引以为骄傲的神木,也是在日本人奴役下,原住民砍伐的,神木运回日本,原住民获得的只是极少的工钱。

ty091-原住民高山上背木头01.PNG

(日本人拿枪看管着原住民在三千米高山上背木,与押犯人相似)


背木头的男人出事没回来,日本人也不会给这个家庭慰问。而在清朝,地震出现死人时,朝廷都给抚恤金。

由于日本人的自豪感、性观念开放及男人至上主义,强奸陪酒的原住民女孩,那是常有的事。雾社事件很大原因也与日本人的奸淫引发仇恨有关,事件后刚几天,又发生日军强奸原住民(注85)。新城事件也是由于日军轮奸原住民少妇、导致少妇夫妻双双自杀所致,日军到哪里就把杀戮与奸淫带到哪里。

 

  雾社事件:

台湾总督府台湾原住民之政策,初期以军事镇抚为主;但在1910年代后期,出于有效动员原住民人力资源进行山区资源开发,以及展现日本已是能进行科学化殖民管理的先进国家的国威宣传目的,开始侧重对山地蕃区的开发与教育,雾社被视为重点发展区域。此一政策在大量资源的投入下颇有成效,事发当时(1930年)雾社建有媲美日本本土城镇的公共建设与机能的市街,雾社地区诸社95%原住民能以简单的日语与日本警察、教师沟通,相较之下,同期平地汉人的日语普及率仅达25%。根据台湾总督府的统计,到1944年,台湾人的日语普及率达到了71%,原住民是标准的皇民。

那只是表面的,实际上由于原住民贫穷、落后、人数少、文化低且住地偏僻,日本人对原住民实行比汉人更加残酷的奴役、欺凌与奸淫。

19301027日,这个被日本人立为模范部落的原住民赛德克族6个部落,终因无法忍受日本长期来的奴役、欺凌与奸淫,新仇旧恨暴发,在日本人统治台湾35年后,这群几乎全是日据时期出生或者成长的模范部落的人,在族群的中心地雾社举起刀杀向日本人,当场砍死了雾社里所能找到的134个日本人,包括妇女儿童,报了一些部落当年全村被日本人屠杀的仇。虽然12个部落中是只有6个参加抗日,其他部落不是不想反抗,而是被日本的实力吓住了。

赛德克族在了解日本的实力和残酷之后,明知日本人会报复导致灭族,还是义无反顾地武装反抗,一群男人和一群女人一起求死,他们宁作死鬼不作奴隶,这是何等的伟大,这是一种自杀式的反抗,这需要何等的勇气,和对日本的极度怨恨和失望。

当天雾社境内有数百名汉人居民,起义者决定仅以日本人为敌,除二名穿和服被误杀者外全部汉人于下午即被护送下山。日本人统治台湾不过才30多年,竟招来那么大仇恨,汉族统治台湾几百年却没有招人恨,连日本人的妇女儿童都杀的原住民,却不杀汉人,相信当时的原住民非常怀念汉族统治的日子,我们这个与人为善的民族值得爱戴。

抗日起义暴发后,日本人派了2500多人正规军和警察开进雾社,装备精良的日军还动用了飞机、山炮和当时国际公约所严禁使用的糜烂性毒气弹,日寇多次进攻还是不能得手,于是挑拨胁迫利诱其他族群组成味方蕃袭击队对起义军进行围剿,并毁坏起义部落所有的房屋与农作物,起义军在密林间与日本人血战了一个多月,在日军的镇压下毫无悬念地失败了,老人妇女全部上吊。日本人残酷报复,参与起义的各部落几遭灭族,日军采取对未参战平民与起义族人间无差别的屠杀,数百位族人在宁死不屈下集体自缢赛德克族勇士用整个部落的生命演绎了人类历史上最悲壮、最英勇的一页。

起义者最后弹尽粮绝,少部分人听从劝降放下武器或被俘,被集中在保护蕃收容所(集中营)里看管。

亲日的道泽群参与了日军组织围剿起义者的袭击队,总头目铁木瓦力斯战死。日本警察为了惩治起义者,挑拨道泽群。为了报复仇,道泽群在日警默许下,于第二年425日清晨攻击保护蕃收容所里的起义遗孤,被杀死及自杀者共216人,并割下部分首级提回道泽驻在所向日警缴功及合照,此保护蕃收容所袭击事件被称为第二次雾社事件

屠殺-台灣-原住民-霧社事件-人頭-1[1].jpg

https://www.taiwannext.com/wp-content/uploads/2016/05/%E5%B1%A0%E6%AE%BA-%E5%8F%B0%E7%81%A3-%E5%8E%9F%E4%BD%8F%E6%B0%91-%E9%9C%A7%E7%A4%BE%E4%BA%8B%E4%BB%B6-%E4%BA%BA%E9%A0%AD-1.jpg

日本人威逼利诱原住民杀戮原住民的第二次雾社事件——101颗人头

 

后来日本人又带走23名起义的遗族壮丁,此23人皆被刑求而死于狱中。约在同时,未参与起义且最早救援日人的巴兰社群也被以类似手法捕杀了16名曾参加事件的男子。

抗日六社遗族仅剩老弱妇孺200多名(约占原来的七分之一),被日本官方驱离家园强制迁移到川中岛,将六社合成一社改名为川中岛社,集中监视,不得回原籍。原抗日六社居住地的雾社地区,日方则无条件拨给于一、二次雾社事件中协助日方的味方蕃

几十年后,这群因生的尊严无法被满足,被迫高贵赴死的人们才得以安藏。

……

日本一直都是阶级社会,中国在秦始皇统一之后,就变成了没有阶级的平等社会,这是两国间最大的文化差异。日本人在台湾实施的统治法,与日本古代的法是一样的,只是日本人的奴性重才没有造反,而台湾人是中华文化,中华文化的平等意识与造反意识强大,所以,台湾人造反了。如果时间足够,台湾人全部被日本文化彻底浸蚀,就只有斯德哥尔摩,而没有造反了。我们看到,日治最后时期,斯德哥尔摩泛滥,就是日本文化的奴性发作的缘故。

台湾人几十年的武力反抗,直到1934年以后,武装抗日才告一个段落,而早就开始了议会抗日和文化抗日。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伟大史诗般的反抗,这是伟大史诗般的牺牲。

日本人与原住民的战争,多数是日本人的阶级文化与原住民的平等文化的冲突引起的,直接表现在日本人的民族压迫上。

新城事件、威里事件、大分事件、太鲁阁战争、七脚川事件、薩拉矛事件,很多很多的事件,全是日本人的不平等(阶级)文化搞出的民族压迫所致。原住民人数少且生产力落后,如果像汉人那样人数多且生产力发达,日本人根本压不住,原住民更具反抗精神。

1947228事件遭国军镇压之际,中共的谢雪红跑到原住民那里煽动,却没有人响应而失败。原住民只反日寇,不反中华民国。

许多原住民抗日的事迹,现在才开始研究,散失了许多,非常可悲。特别是太鲁阁战争,坚持武装抗日18年。

更加可悲的是,台湾的教科书从1997年至今,都在篡改历史,为罪恶的日本侵略者美化,把本应对罪恶侵略的仇恨转向了对中国人的仇恨,造就了新一代的哈日(媚日)一族。

 

日本人在台湾究竟杀了多少人

日本治台50年屠杀了65万人,是不少人认可的数字。

也有研究者认为,日據前期25年日本連續施以血腥手段恐怖屠殺,屠村抄家滅門近百萬台人。

屠台較知名事件(仍有不計其數的屠村未列表):桃園三角湧大嵙崁大燒殺→罹難人數約22260人。嘉義大莆林大屠村→罹難人數約4500上下。雲林大屠殺→罹難人數約30000餘人上下。蕭壟大屠殺→罹難人數約有27000人左右。後藤新平實施全台軍事大掃蕩→官方公佈處刑11千餘人。(不包括未經正式處決、就地處死的無辜民眾..)阿公店(岡山)大屠殺→罹難者約11053。台南西來庵(噍吧哖事件)大屠殺→罹難人數30000。大平頂事件屠殺30000人。後壁林慘案中屠殺3473人。太魯閣滅族慘案罹難4000人。

無法考據死亡人數的集體屠殺事件更是多如牛毛,如:

雙春、北桄榔、杜仔頭莊事件、竹篙山事件、鐵線橋事件、蚵寮事件、屏東六堆佳冬、長治鄉火燒村、高雄橋頭客家村大屠村、血洗八卦山、丁棚-二十八宿事件、劉乾事件、土庫事件、六甲事件、林老才事件..黃國鎮事件、(大甲、大湖事件)、(南投事件)、(關帝廟事件)、(東勢角事件)、林杞埔事件、.東勢角事件、基隆大屠殺、鹽水東門事件、塔科布蘭社群數萬人及無數原住民被日本消滅。

日本人几乎都是采取三光政策,所致之处对无辜民众也是烧光杀光,却说“在兵馬倥傯之際,這是無可避免的事。

日本人诱捕杀降。日本人編纂《警察沿革誌》第四章第一節〈治匪通略〉第四目「招降政策及其效果」第六小節「臨機處分與匪徒刑罰令之發布」起始就說:

捕獲匪徒之際,以曾經抵抗或其他理由處斬;或以監禁之匪徒意圖脫逃為由加以處置,稱為臨機處置。固然有其正當性,但兵馬倥傯之際往往濫用,容易成為台灣人挑剔的把柄,本不應放任為之……具有戰鬥行為之殺伐性自不待言,雖不應予以推崇,但無疑對於台灣之討匪工作曾經作出重要貢獻,殆無疑義。(頁28182

日本在台杀了多少人?

1895年九月日本民政局長水野遵上報給伊藤博文的資料顯示,臺灣人不計入東部,西部就有三百萬人以上。

更早之前劉銘傳統計臺灣人口就已有320餘萬人,但經過日本帝國對臺灣的攘逐殺戮政策之後,1896年底的人口數據再經水野遵調查已經只剩257萬人了;也就是不計入劉銘傳時到1895年的人口增加率,臺灣人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裡,由於日本對臺的殺戮攘逐政策而被殺戮了六十萬至七十萬人。

小編補充:會有人數上的落差,是因為甲午戰爭後,清朝被迫割讓臺澎地區,有一段時間允許臺灣居民可遷移至大陸,但是對於許多平民百姓來說根本毫無能力可以舉家搬遷,对于一些大族来说更不可能迁徙。(注55)

此外,臺灣日本綜合研究所報告認為,在日本最初20年殖民下,臺灣曾有40萬人被殺害,遠遠超過臺灣史上(含光復後二二八事件的一千餘人,以及戒嚴時期的政治犧牲者)的族群衝突受難人數。如果不是日本人在投降时烧毁了一些档案,更多的被害人、更多的日本罪恶会被曝光,那么更加惊心动魄。

也就是说,日本人一开始的20年就杀了40万人,日本治台50年最少屠杀了40万台湾人,多则高达100万之众,65万是比较保守的数字。

日本这个如此嗜杀的民族,天地难容。

後代子孫面對祖先被殘酷殺害的歷史不但無知且無視,竟然還感謝日本殖民統治,這真是人生最大的背叛。

 

日本放送協會(NHK)播出關於日據時代「人間動物園」事件,把殖民地原住民當特殊物種展示。

臺灣-原住民-人間動物園[1].jpg

https://taiwannext.com///wp-content/uploads/2016/05/%E8%87%BA%E7%81%A3-%E5%8E%9F%E4%BD%8F%E6%B0%91-%E4%BA%BA%E9%96%93%E5%8B%95%E7%89%A9%E5%9C%92.jpg

 

所谓“大东亚共荣圈”,不过如此。

 

40不堪回首的日本殖民台湾50年

http://bbs.tianya.cn/post-333-910727-1.shtml
日本统治台湾50年时期的一些数据。给大家参考。

http://bbs.tianya.cn/post-333-723865-1.shtml
「真相」日据时期:台湾真的幸福吗?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593819787695593282&wfr=spider&for=pc

55:日機密檔案:日本佔領臺灣時期,屠殺40萬臺灣人!!被掩蓋的臺灣歷史!!

https://taiwannext.com/japan-war-massacre-taiwanese/

56:中华民国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宋國誠教授的文章-

https://cofacts.g0v.tw/article/2oy7h8nt81cc2

72日本人屠殺了多少無辜的臺灣人?【文/尹章義】

https://www.docin.com/p-760145500.html

http://blog.udn.com/kellygun20000/6566105

https://www.facebook.com/lslandnationyouth/posts/392297550953497/

 

金剑

202117日星期四

浏览(1674) (1) 评论(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金剑 回复 彼德 留言时间:2021-01-07 06:21:20

此外,臺灣日本綜合研究所報告認為,在日本最初20年殖民下,臺灣曾有40萬人被殺害,遠遠超過臺灣史上(含光復後二二八事件的一千餘人,以及戒嚴時期的政治犧牲者)的族群衝突受難人數。

====================

这里说的228才千余人,应该是包括大陆同胞与台湾同胞的死难人数。这是臺灣日本綜合研究所的報告,可信度很高。


回复 | 0
作者:金剑 回复 彼德 留言时间:2021-01-07 05:09:53

这一篇只是一个罪恶,还有五个,请继续关注。

回复 | 0
作者:金剑 回复 彼德 留言时间:2021-01-07 05:07:20

不過也不應該忘記,國民黨228事件,台灣人死亡也是以萬計,清朝攻打鄭成功政權,也是戰爭死人.....

======================

你不要信媚日者篡改的历史。228是一群斯德哥尔摩症患者,利用偶然事件对大陆在台民众杀戮的事件。我在后面会论述,请继续关注。


事件中,无辜的大陆在台民众更加可怜。暴徒穿着日军军装、拿着日军军刀,只要不会讲闽南话、客家话、日本话的,都杀,妇女儿童更惨。

228事件,不是台湾人可怜,而是大陆人可怜。

回复 | 0
作者:金剑 回复 彼德 留言时间:2021-01-07 05:03:43

不過也不應該忘記,國民黨228事件,台灣人死亡也是以萬計,清朝攻打鄭成功政權,也是戰爭死人.....

======================

你不要信媚日者篡改的历史。228是一群斯德哥尔摩症患者,利用偶然事件对大陆在台民众杀戮的事件。我在后面会论述,请继续关注。

回复 | 0
作者:金剑 回复 彼德 留言时间:2021-01-07 05:00:24

日本接收台灣過程,屠殺很多反抗者,聽說朝鮮更血腥

===============================

朝鲜更加血腥吗?不知道。没听韩国人说过

回复 | 0
作者:彼德 留言时间:2021-01-06 22:49:34

確實,歷史不應該遺忘

日本接收台灣過程,屠殺很多反抗者,聽說朝鮮更血腥

不過也不應該忘記,國民黨228事件,台灣人死亡也是以萬計,清朝攻打鄭成功政權,也是戰爭死人.....

台灣人會出現台獨,就是在一頁頁入侵者,殺死許端台灣人的悲情歷史下誕生的......

目前最新的想要入侵血洗台灣的,就是中共政權

這不是諷刺中共是下一個侵台殺人的政權嗎?

中共迫害新疆、西藏、蒙古、香港人,歷來運動害死中國人民千百萬人,這樣的爛政權也想統治台灣,只有戰場、血洗互相的人頭才有機會見高下.....

馬不知臉長,中共國

回复 | 5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