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金剑的博客  
金剑斩妖魔  
网络日志正文
日治台七大罪之二、赤裸裸的经济掠夺 2021-01-21 07:29:35

上一篇《日治台七大罪之一、血淋淋的滥杀无辜

https://blog.creaders.net/u/13614/202101/393776.html

 

日治台七大罪之二、赤裸裸的经济掠夺

且看看台湾版的“大东亚共荣圈”。

日本自從1868(明治元)年明治維新以後,就對台灣抱有極大的領土野心,但暫時無法得手。直到1894年日本挑起甲午戰爭打败清朝而如愿。

18956月,日本殖民者在台湾设立总督府,在“工业日本,农业台湾”政策主导下,对台湾人民进行了长达51年敲骨吸髓式的经济掠夺,以增强日本的经济实力,为其继续侵略作准备。

由於日本殖民的需要因時不同,台灣扮演的殖民地角色也因時而異。從早期的米、糖生產,提供內地(日本)的需要﹔進入1930年代工業時期,台灣成為日本工業發展垂直分工的一員,成為工業原料或初級品的供應地;到了統治後期,台灣的角色又變為對外擴張勢力的南進基地,不沈的航空母艦,成為軍事防衛上的重要據點。而日本殖民需要的不同,對台灣土地的需求也不同,在不合理的條件下,台灣人土地利權的喪失則相同。

处处体现了老一辈的台湾人说:日本统治下的台湾,一等国民是内地人(日本人),二等国民是球人,台湾人是三等国民。

一如戰後台灣人民切身之說法,日本在台的一切行政都是站在日本的觀點,為日本人打算,衹要有利於日本,無不為所欲為,置台灣人的死活於不顧。把台湾稻米输往日本,或充当军粮,盛产稻米的台湾本地人却没有米吃,只好以地瓜为主要粮食。

据不完全统计,日本殖民台湾50年,掠夺了总产量50%以上的稻米,总产量90%以上的蔗糖,超过千万立方米的珍贵木材,价值超过亿元的黄金,30304名台湾青年的宝贵生命,还有其它资源。

ty091阿里山神木残桩11.jpg

(阿里山神木残桩)

 

日本人对于它在台湾的统治,却极其所能进行美化与歌功颂德。梁启超亲眼看见了日本殖民统治的斑斑劣迹,进一步认清了日本政府虚假宣传的实质。

1911年,梁启超曾在林献堂、林幼春、甘得中、汤觉顿等人陪同下,在台湾考察一个多月,先后考察了台中、台南等地的政治、经济情况。台湾的现状完全不是日本人所美化宣传的那样。

梁启超深深哀叹,吾兹行乃大失望吾旬日来刿心怵目,无泪可挥。虽然台湾同胞皆我族类,性质习俗,同我内地,但在殖民主义统治下,却入冬北风起,饿殍阗路歧旧田已卖空,新田取难袭。苦难的台湾同胞为了谋生,不得不鬻身与官家,救死倘犹及,悠悠彼何人,哀哀此束湿梁启超在《拆屋行》这首诗里,记叙了一位新寡的病妇,携带8个孩子,身无完裙居无屋悬丝十命但恃粥出门十步九回首,月黑风凄何处路?只愁又作流民者,明朝捉收官里去。

游台期间,梁启超深刻感受到了台湾同胞对祖国大陆的深深眷恋之情。于是,他改编了一组台湾民歌,形成了十首《台湾竹枝词》,借一对恩爱夫妻难舍难分的情景以及女子与郎君的分离后相思的苦痛,表达了台湾人民盼望与祖国大陆团圆的真挚感情。其中有这样几句:郎自薄情出手易,柴枝离树何时还?”“今生够受相思苦,乞取他生无折磨。

台湾同胞的悲惨遭遇,使梁启超重伤累感,岂笔札所能传者,深表同情;同时,他又鼓励台湾同胞,振奋精神,勿以亡国二字为口头禅,勿谓为大国顺民,可以耕食凿饮,采取适当的斗争方式,改善生存环境,改善生活条件。字字血,声声泪(注77

梁启超游台期间,受到了各地诗社成员的热烈欢迎,大家纷纷聚会、咏诗。梁启超更是百感交集,以诗寄情、以诗言志,留下了诗89首,词12首。由于日本特务的暗中监视,大家不能直抒胸臆,只有在诗词中隐晦地表示对日本殖民统治的极度不满,体现台湾同胞的哀怨之情,也表达了台湾同胞思念祖国的心情。梁启超在他的诗词中写道:且莫秋风怨迟暮,夕阳正在海西头。

梁启超游台一月,怅触很多,耳所闻目所见,莫不失望,以致无限懊恼,无限愤抑归舟所满载者哀愤也

梁启超就考察所得,整理出了50万字左右的《台湾游记》,并与商务印书馆商议出版,以醒国民。但因游记记叙了台湾的真实状况和梁启超的真情实感,对日本统治者的愚民政策不利,被日本政府扣押了。后来该游记未公开发表,原稿也不知去向。

梁启超的后人应该向日本政府追讨《台湾游记》,这属于梁家的财产。《台湾游记》具有巨大的文学价值史学价值,日本人不可能销毁,110年后的今天,已经远超出保密时间,也没什么秘密可保,更不应该保密,这是考验日本政府改正错误的诚意,死爱面子的日本人未必大方,一定主动追讨。

如果《台湾游记》出版,一定是震天动地的,也让人看清楚,什么是东亚共荣圈。

ty091阿里山神木残桩13.jpg

(阿里山神木最后照片)

 

1、土地确权 劫夺土地

日本人占领台湾,有能力的汉人,抛这弃业,西渡回大陆,其他普通人就成了待宰羔羊,任由日本人屠宰。

连雅堂曾经讲过:“身为炎黄华胄,而为他族之贱奴,这个是泣血锥心啊。”他以一已之力,费尽尽力,旦夕握笔,以十年时间为台湾书写一部历史——《台湾通史》。

日本看好的地方就占用,台南府偌大的馬兵營住了不少人,日本人用一块钱就征收了,人民只好四处流散。

在日本統治的五十年間,台灣總督府實施殖民統治,以擁護殖民母國的一切利權為衡量土地處置之標準。在殖民利益的考量下,為滿足日本母國的利益,總督府在土地政策上配合殖民需要,展開對台灣人土地的侵占。台灣人對於統治者利用權勢進行不合理的買收或強占雖有反抗,但在高壓的官憲勢力下,不得不屈服,於是在總督府刻意的作為下,統治者擁有龐大的土地,對台灣日後的土地政策留下深刻的影響(注60)。

日本占領有台灣後,初期雖面臨台灣人的反抗,忙於鎮壓各地武力抗日;但另一方面,為將台灣土地納入日本控制,重新丈量土地,一開始即明確地將土地資源收為國有。18951031日即占領台不到半年,日本殖民統治者未給台灣人任何寬限期間,就利用法制之權力,以合法的手段,奪取台灣人的土地資源。又在1896年宣布「無主地」國有,將一切缺乏契據文件的土地收為國有。

18987月,殖民当局再公布了《台湾地籍令》、《台湾土地调查令》,同年9月设立“台湾临时土地调查局”,对全台土地重新测量、造册,作为开征地税的依据。从1898年至1903年结束,日本人清出大量“隐田”,使得纳税土地增加,是1885年清朝台灣巡撫劉銘傳时的1.71倍,稅收也因1904年稅則的修改,從92萬圓增加到290萬圓,剧增3.47倍。充分体现了日本人对台湾人进行了敲骨吸髓式的掠夺。

日本殖民者展开土地、林地的调查工作,实行所谓“丈地归官”及“土地所有权申报”。凡是无主土地及手续证明不完备的全部收归官有,并对私人土地课以重税。这样一来,收成不好的土地则入不敷出,所有者也就不敢申请所有权。全台土地面积370.7万甲(1甲=0.9699公顷),归日本政府及日本人所有的就达2643万甲,占土地总面积的685%。台湾的林地向来缺乏明确的主人,日本殖民者便无耻地宣布收归官有,这样,96.02%的林地就变成了日本殖民者的私有财产,台湾人只有3.98%。殖民当局从调查中夺取台湾人民的土(耕)地,到1942年,占台湾人口5%的30万日本人,拥有全台湾72%的土地所有权,而600万台湾本地人只能保住28%。也就是说,在台日本人人均拥有林地与土(耕)地分别是台湾本地人的483倍与51倍,日本人还是新来乍到的民族,可见日本人的掠夺是多么疯狂。

日本统治者发布一大堆法令,想方设法抢夺台湾人的土地及物产,转移日本人手中,设法以奖励土地方式招揽日本移民及企业,甚至把台湾人祖先就开始种植的優良美竹竹林,直接撥付給三菱製紙株式會社作為製紙原料預定地,致引起長達數十年的抗爭。日本统治者在占领台湾的第二年,也就是早在土地調查、林野調查時期之前就开始这样做了。

梁启超曾在林献堂等人陪同下,先后考察了台中、台南等地的政治、经济情况。在日本殖民者残酷的剥削和压迫下,老百姓过着民不聊生的悲惨生活。例如,当时的日本资本家正在各地兴建新式糖厂,总督府往往动用警察力量强迫征购农民的土地种植甘蔗,而收购农民土地价格远低于市价,致使大批农民丧失土地而无以生计。台湾的现状完全不是日本人所美化宣传的那样。

ty0901-砍伐神木003.PNG

(砍下的神木)

2、日用品专卖 日商刮暴利

上面只是在农业方面,在工业与商业方面的掠夺更是无法无天、无耻之极,充分体现了一等皇民是日本人,台湾人是三等皇民的日本皇国观念。

为垄断高额的商业利润,日本殖民者在台湾实行专卖制度,不仅食盐、烟、酒、火柴等生活必需品实行专卖,樟脑、鸦片也专卖,无耻剥削台湾人。

1896年起,将人民必需的食盐列为政府专卖,利用行政权力让日商独霸台湾盐业。1914年全台湾盐业集中在10家日商手上,他们通过买卖专利攫取了达经营成本10多倍的暴利。

台湾盛产樟脑,全世界所需樟脑的45出自台湾。从1907年起,殖民当局将它交给“三井物产会社”专利销售,一年牟取358万余元暴利。仅仅依靠对鸦片和樟脑的专卖,他们就攫取了巨额利润。而因专卖增加的负担则分摊到台湾人民的身上。

烟草专卖让日本刮走不少暴利,1905年为149万余元,到1930年增至1570万元,1941年再增至4100万元。1921年起实行酒类专卖,此前每年征酒税100多万元,到1936年暴增至2400万元。此外,稻米、茶、香蕉、砂糖等台湾的特产,殖民当局也一一通过专卖方式最后转移到日本人手里。

由於擔任專賣物品的批發商和售商的潤豐厚,爭取者眾,诱惑台湾人贡献利益甚至出卖良心。臺灣總督府專賣局的煙草、酒、食鹽、鴉片等的販賣,是仰賴特許權獲的事業,所以在民間視為一種高報酬權。希望以此發財的人,少得要花錢打通關節,甚至以甘效犬馬收買官。為爭取此權,違背心做事的少,賤賣操守者多。而專賣局則把權的分配視為一香餌,既可用來利誘意志薄弱的一般民眾,又能作為一種恩惠,絡歌功頌德的御用者。正由於專賣品的販賣每至少有千圓的收,所以,每到三的特許新期間,少富商巨往往惜代價顧吃相,如蟻附羶地向當局攀夤巴結,一心只為取得特許權。

臺灣總督府掩飾地將販賣特許權給予一些能配合政的「御用仕紳」。總督府可以透過遍佈全臺的專賣經銷店,用這群「御用仕紳」協助作政的推和宣傳,使經銷店作為推的輔助組織,和收集情报组织。這樣,總督府就可以免去語言隔閡、種族猜疑,以及政人手足的煩惱。比如國語(日語)運動、獻(捐款)運動、節米運動等,總督府的確曾透過專賣經銷商此一通網絡的協助

隨著日本統治臺灣歲月的增長,日人在臺退休官員獲得特許者也越多,臺灣人自然多被擯斥。昔日被用的臺灣人逐漸被日本人所取代,臺灣人只能格充當售商,大部分的乃轉為日本人所斷,「御用仕紳」也被抛弃。如果时间再长,最后「御用仕紳」也会像中共所利用过的民主派人士一样,斩尽杀绝。

總之,總督府積極將內地人(日本人)引進臺灣,且盤據要津以鞏固其統治基石,而專賣事業僅提供一個可以讓內地人至殖民地發展的大好機會,還可藉以絡收買短視的臺灣人為其政權效命。再者,專賣局官的作威作,尤其足以顯現出日本人欺臺灣人的真相。

專賣事業歷年來均佔歲入31%之譜,居財政收入的榜首。惟專賣收入實際上也是一種消費稅,其中屬於企業潤的部份額大。倘將專賣收入併入消費稅中,則整個消費稅將佔歲入的大半,專賣所佔比如此之高,已超過一般財政之常軌,顯示專賣局為增加財政收入,加重本島人(臺灣人)的經濟負擔,罔顧臺灣人民的基本權。凡此,反映出,在日本殖民統治下,身為臺灣人的無和悲哀(注63)

臺灣文學界耆宿石濤對於這塊母土家園悲慘的過往,就曾語重心長地過:「賴和常,臺灣的資產階級和知份子是日本帝國的奴,而一般民眾特別是農民,則是『奴的奴』。」(注63)。

日占台湾51年,將鴉片官賣四十七年。既获得暴利,又毒害台湾人民、消除反抗,鸦片成了日本人的生化武器,成了毒化民族、灭绝民族的工具。后来,經台灣人向國際禁煙組織告狀,無恥日本迫於國際壓力才禁止台灣人吸食鴉片(注62)。

日本人在台湾搞的专卖制度,成了剥削台湾、分化台湾、奴化台湾和毒化台湾的手段,特别是鸦片官卖这种群体灭绝手段。日本人就是这么统治台湾的。

由于日本殖民当局拒绝中国大陆货物进入台湾,台湾所有的日用商品差不多都来自日本,且商品价格远高于日本本土,台湾同胞饱受日本殖民主义者的经济侵略,生活悲惨凄苦,这引起了梁启超的深深忧虑。梁启超游台一月,怅触很多,耳所闻目所见,莫不失望,以致无限懊恼,无限愤抑

日本人侵略中国东北后,日本人喜欢吃大米,于是东北人吃大米的权利就被日本人剥夺。日本人在东北设置了经济警察,一旦发现中国人吃大米,就以经济罪犯的罪名处罚。我想,在台湾只会比东北更加严厉甚至恐怖。

 

3、压制台湾民资民企 扶持日本垄断资本

为了培植日本的垄断资本在台湾的投资,日本殖民者为他们制定了各种各样的优惠政策,包括奖励土地、奖励林业,前面讲过:把台湾人祖先就开始种植的優良美竹竹林,直接撥付給三菱製紙株式會社作為製紙原料預定地。

同时,加紧了对台湾民间资本的压制,使它们无法与日本资本竞争。比如,日本殖民者于1899年成立的台湾银行,借其发行纸币的特权和代理“国库”的有利地位,控制了全岛的金融,吸收了大量的存款和游资,以低息贷给日本的财阀,而台湾的民间资本想获得贷款比登天还难。为了更有效地控制台湾的民间资本,台湾总督府有时还用行政的手段进行干预。

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为加强战争供应,日本殖民者在台湾实施“战时经济体制”,并加大了对台湾的资源垄断,以满足他们发动更大侵略战争的需要。至1945年,日本殖民垄断资本控制了台湾地区银行存款总额的60%,电力工业的96%,制糖工业的94%,完全控制了台湾的经济命脉。

20萬日圓以上的企業全數被日本人壟斷。

光復後日產處理委員會進行日本公私有產業接收總共接收了860個單位的日產企業,其中由日本人所支配的,也就是日籍資本佔總資本一半以上的有775個,而臺灣人支配僅的有85個。90%的大企业都由日本人垄断,而日本人在台湾人口不及台湾人的5%

 

4、苛捐杂税 横征暴敛

为了搜刮台湾人民,台湾总督府巧立名目,横征暴敛,向台湾人民征收80种以上的苛捐杂税。19351940年的统计数字表明,捐税收入占总督府收入的一半以上。1937年官方估计全台国民生产总值为8.9亿元,而同年仅总督府的收入,就高达203亿元。照此算来,国民生产总值每4元中,就有将近1元为殖民政府所攫取,其剥削程度之高为世界殖民史上罕见。

按照“农业台湾,工业日本”的殖民统治经济模式,日本大量掠夺台湾的稻米,将其源源不断地运往日本。而从日本进口的东西却很少,这样就形成巨额的名义出超。据统计,1935年台湾对日出超9600万元,1939年则一跃上升为1.84亿元,几乎是1935年的一倍。而这些出超的余额,全部作为一种无偿贡赋留在了日本国内,这些都是台湾人民血汗的积累。

1909年开始,台湾总督府的岁入开始有剩余,在近40年间增长20倍,因此,大量上交给日本国库,而留给台湾的教育经费只占38%,社会民生福利事业经费只占1%而已。

日本人在台湾的不正常财富是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得的。1952428日,中华民国政府与日本签订了《中华民国与日本国和平条约》,将日本侵略者在台澎之财产扣下,这是正义之举。

 

5、建设资金一毛不拔 滥发钞票榨取血汗

日本人对台湾的建设,实际效果是,台湾人出钱出力,最大受惠者是日本人。

为了更顺利地掠夺台湾的财富,榨取台人的血汗,更为了把台湾建成进攻东南亚和中国大陆的桥头堡,也是为了更有效率地实施统治与掠夺,如方便镇压反抗的兵力输送、情报信息的传递、原料商品的外运等,殖民当局也搞了一些基本建设,留下些微边际利润,这些小恩小惠竟成为媚日派歌功颂德的依据。

所有这些建设,日本人只是出图纸,最终出钱出力流汗的都是台湾人。而且,殖民当局乘机通过发行公债,滥发钞票,榨取更多台民血汗。

这些铁路、公路及机场的建设资金,日本政府一毛不拔,完全靠在台湾发行公债筹集。从18991904年,台湾总督府发行第一期公债3145万元,平均每位台人负担10元以上。1908年发行第二期公债3899万元,平均每位台人增加9.13元负担。

台湾总督府的财政收入和建设费用,全部课自台湾人民。1909年开始,台湾总督府的岁入开始有剩余,在40年间增长20倍,因此,大量上交给日本国库,而留给台湾的教育经费只占38%,社会民生福利事业经费只占1%而已。

这些基本建设,表面上看让人民得到不少方便,但是,得益最多的是殖民当局及日本商人。利用这些交通工具托运货物的以日商为最多,乘搭这些交通工具的也多是日本人;在邮局发送信件,日本人比台湾人多29倍,包裹多69倍,电报多82倍,电话多40倍……而日本人在台湾人口不及台湾人的5%,也就是说,在台日本人的人均电报量是台湾人的1558倍。

日據時代末期供水人口八十八萬九千餘人,扣除在臺38萬日本人,實際只有約50萬臺灣人有自來水可用。

日本政府強迫三萬多戶臺灣人以現鈔換馬克認購債卷,隨著戰敗之後,積欠臺灣人摺合新台幣約六千四百億元無從追討。

日本戰敗前夕,銀行放款利率曾高達年息180%,戰時日本因為發放薪資不便,故在亞洲各地廣設野戰郵便局,寄存軍人薪資。

戰敗的日本因通貨膨脹及資金籌備困難,停止儲金歸還的申請,原本日本政府在臺灣發行的軍用手票、保險、郵便儲金等數十種債券,一夕間形同廢紙,無從追討。臺灣更因此組織「臺灣人民對日債權協會」。

有些建设是根本不必要的、甚至是罪恶的。

二战时,台湾为日本的侵略起到重要的桥头堡作用,日本人在台湾修了60多个机场,当然是军用机场,为日本的罪恶侵略所用,与台湾民众的生活没有关系,这些多余建设不但对台湾没有好处,还浪费资源,更可悲的是反而引来美军的轰炸,连累台湾百姓。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d/d9/Tunnel114.jpg

为砍伐阿里山神木而建造的罪恶铁路

大家知道著名的阿里山铁路,不是为了旅游,更不是为了猴子们的玩耍,而是为了运走阿里山那30万株神木,这是一条罪恶之路,我们宁可不要这种铁路,我们只要我们的神木。

这都是日本人的建设重要部分,不知媚日者如何做得到为机场建设和阿里山铁路而歌颂日寇?

 

6、劫夺台湾资源 充盈日本战备

台湾基隆炭矿株式会社,位于基隆四角亭九十坑和猴石同选炭场。19183月开采,1926年拥有矿工1207人,年产16万吨。(出自1927年《石炭时报》第2卷第6号。)台湾现在还有大型煤矿吗?没有,因为台湾煤炭资源,已经被日本人在日占时代采空了。

日本人大肆砍伐各类木材作为储备资源运回日本国内,今天我们在阿里山深处看到的“树王”残骸,就是在无声地控诉日本掠夺台湾的罪恶。这种几十人合抱的大树,几乎在日占时代砍伐一空。阿里山神木,是台湾人的骄傲,但是在日本人眼里,能运回日本的木材,才是好木材。

日本人早就觊觎阿里山神木,1895年就迫不及待地派人调查。

 

https://ss2.meipian.me/users/66838811/f9b28f8d1ee0d53e0bdc142c1701dc8d.jpeg-mobile

阿里山深处的“树王”残骸

阿里山的神木,是台湾特有的珍贵树种,为世界所罕有,不仅是有名的长寿树,而且树形高大雄伟,材质细致、坚韧、耐用。日本人一直是对红桧树垂涎三尺,从1895年日本占据台湾至1945年投降,侵略者50年间在阿里山砍伐的木材约9000多公顷,整个阿里山的红桧几乎被砍尽伐绝。原先阿里山有神木30多万株,现在树龄600至3000年的神木,仅有30多棵逃脱了侵略者的魔爪。

http://s14.sinaimg.cn/orignal/001obaLdzy6Ja51mwDXed

(且看看“大东亚共荣圈”中的阿里山深处的“树王”残骸)

 

神木被源源不断地运往日本本土,用于建造皇宫、温泉酒店、神社等大型建筑,包括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甚至扩軍备战,大规模制造軍舰,将桧木用作軍舰甲板的主要材料。二次大战时日本海軍的航空母舰赤城号,战列舰大和号等等軍舰,都是铺设这种红桧大树为原材料加工的甲板木,用于侵略战争。

30多万株千年红桧大树,目前只剩下30余株(万分之一)。其余的桧木就只能以树桩的形式展现在我们面前。行走的木栈道上,每当看到巨大树桩出现时,都会在心中涌起悸动和揪心。树桩和残根多数是四向张舞的状态,给人以痛苦和挣扎,从山顶淅沥流下的雨水分明是阿里山的百年泪水。

阿里山之行真是一次悲壮之旅,脚力所至,目力所及,无不是红桧树的残骸,神木以生命为代价,向苍天哭诉侵略者的罪状。

应该经常组织台湾学生到阿里山旅游,让他们铭记历史,也经常把媚日者拉到阿里山教育,治疗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媚日病。

ty0902-运送神木01.png

(阿里山火车运送神木)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从1931年到1945年,日本侵略者侵占东北三省的14年间,掠夺大、小兴安岭及长白山林区的优质木材就达一亿多立方米,破坏原始森林面积600万公顷。

野兽与森林和睦相处,日本人是什么东西,竟然连野兽都不如?

日本在世界上算是森林覆盖率很高的国家,日本人为什么不砍自己国家的林木而砍伐他人的?流氓本性尽在其中。

日本割占台湾后,将它当作向中国华南地区以及东南亚进一步扩张的基地,从台湾赚到的钱、制造的商品、掠夺的原料、雇用的廉价劳工,所有从台湾掠夺到的资源除了供应日本外,直接用于对中国与东南亚的侵略。二战期间,不少台湾人成为日本侵略者的炮灰,葬身于海南、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缅甸等地战场。

根據日本厚生省的統計,有207183個臺灣人(臺籍日本兵)被日本人徵調到中國大陸或南太平洋參與戰爭,大約有30304人在戰場上陣亡。日本政府对在二战期间为日本战死的台籍日军,支付200万日元抚恤金,而同样情况的日籍日军至少可领4000万日元的抚恤金,比值超过20倍,差别甚为悬殊,不是因为没钱,而是要表现贵贱不同。三等蝗民哪能与一等皇民相比?

据中新社报道,史料显示,日军在二战期间,强迫约40万女性沦为慰安妇,其中包括约20万中国大陆女性和2000余位台湾妇女。日本政府在台湾,用强迫、欺诈、引诱等手段征调“慰安妇”,作日军的性奴隶。至今日本政府还没有道歉。

没有平等就没有友谊。在日本给战死的台籍日军赔偿与日籍日军相同之前,在日本政府给台湾的慰安妇赔偿与道歉之前,不与日本谈友谊,只谈公道与赔偿,因为他们内心根本没有友谊,他们也不配获得友谊。

ty0902-运送神木03.png

(阿里山火车运送神木)

可憐的是在媚日崇日運動的教育下,很多臺灣人都愛上日本,心甘情願當日本人的走狗。某些无知的台湾学生竟然说台湾慰安妇是自愿的,不知他们的祖母与母亲是否自愿当慰安妇?他们长大后是否自愿当慰安妇、慰安男?

台湾应该成立追讨神木协会,把所有未使用的神木全部追回。日本人如果耍赖,到时候连建在宙宇里面的神木也追,把宙拆了运回神木,并要求赔偿每棵神木。30万棵神只剩30棵,估计是不成材的才留下。日本是森林覆盖率很高的国家,不砍伐近在眼前的自己林木而砍别人的,无耻到什么地步?日本人如果还稍为有一点点良心,就应该主动归还,否则,就证明它是流氓,不必再客气。一旦追讨神木,日本人将在世界上丢尽颜面,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黄金煤矿等等殖民地的矿藏被开发不算大错,但是这么多的神木被砍伐是绝对不应该的,无论到哪里、到什么时候日本人都无法逃避罪责。

ty0902-渺小的火车与巨大的神木01.png

(渺小的火车与巨大的神木相比较)

 

7、国民政府与日本殖民政府建设相比

我们承认,日本在台湾有过建设,但是,没有媚日者说得那么神。媚日者总是把日本人的建设说事,我们就来晒一晒。

日本在甲午战争夺得台湾后实行“一体性规划”,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经济掠夺、文化奴役、政治压迫、军事侵略,而不是要为台湾做好事,其中的根本性区别不容混淆。

建设台湾,是为了加强统治和提高剥削的效率;直到日本统治的后期,1937年开始全面同化台湾人,则是出于此阶段的全面战争需要要让台湾完全成为日本的战争基地与永久领土。

自1931的「滿州事變」之後,日本經濟進入備戰態,臺灣的經濟與軍事地位形重要,為配合日本南進政策,實有促成臺灣工業化的必要,所以從1930代開始,就斷有人提出臺灣工業化的構想。日本政府真正對台發展現代工業,從1938~1945才短短七年,最後兩年還飽受戰火轟炸毀損大半設施。

無論農業、工業、水電、鐵路、公路、水庫、學校,都是國民政府時代才大規模發展。因為到現在還聽得到「臺灣的建設都是日本人做的」,這樣的偏見絕對不是事實!

同是殖民地,台湾的建设远没有新加坡、馬來亞、印度、香港好,人权方面更加无法相比,这些地方却很少有人歌颂殖民主义。媚日者只看到日本人带来表面上的干净与秩序,和一点建设就歌颂日本,只看到日本人点头哈腰的礼貌和谄笑的殷勤,看不到背后的凶狠,否认了曾经血迹斑斑的罪恶。可悲!

之前的台湾经过刘铭传的建设,已经远远超过大陆。第一批日本兵踏上台湾土地的时候,他(们)在日记里写道:“台湾比日本本土还要先进”(注88)。而日本对于台湾既掠夺更防备,这种极致复杂的心态,让它在对台湾的所谓建设中,仅止步于掠夺的基本需求。日本统治台湾50年,连飞机尾巴都不在台湾造过,摩托车也不在台湾制造,更不用说坦克什么的,稍为有一点点国防科技,或者技术含量的东西,都不会在台湾制造,即使从日本学电力技术回来的台湾人也不让接触技术,导致后来国民政府接收台湾时技术人才极度缺乏。台湾人为什么会反日,用生命反日,日本人的现代化是为了他们自己,成果日本自己享受,台湾人只是日本人制造这些成果的奴隶而已。

ty0902-运送神木04.PNG

(日本人掠夺台湾神木)

 

A、日本的目的是把臺灣當成侵略跳板

1938年推行生產力擴充五年計畫,著重於擴充電力、石油、煤炭、金銀銅鐵礦、工業鹽等等國防軍需品,往後幾年內,台灣經濟型態也跟著轉型了。

自從日本發動珍珠港事變之後,日本遭受歐美實施資源禁運制裁。日本為了自給自足,於是將台灣當作日本帝國進攻南洋和華南的跳板,同時也是供應軍需品的重要產地,日本才開始對台灣進行工業化。

逐漸從農業社會轉成工業社會,工業產值大幅超越農業。

大家一定經常聽到日本建設台灣這句話,但是在國民政府接收台灣不久,有一個重要的歷史片段是被隱蔽的,後人忽略掉這段歷史,因此形成不正確的歷史觀念!

当时台湾是日本南进基地和军需工业产生基地,有飞机制造厂和非常多的机场,威胁盟军的安全。

 

B、美军空襲重創全臺產業 国民党才是台湾建设者

台灣對日本帝國的重要性,盟軍當然也注意到了,接著盟軍對全台各地密集發動空襲,轰炸目標是所有工業設施、政府機關和陆路交通,台湾岛内及对外交通全面瘫痪,台湾已成海上孤岛,1300多个火车头及车箱被炸毁,200多家大工厂中的170多家被重度摧毁。日月潭水力发电厂大观电厂与明观电厂被炸,加上1945年台风的破坏,全岛供电量只有发电设备容量的十分之一,许多工厂因缺电而停工。

据美国空军1945年5月中旬战况评估显示,经过半年多的轰炸,台湾42座糖厂中,有34家被完全摧毁,酒精生产量降至战时高峰值的四分之一。

1945年12月,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派出十人专家组考查台湾,1946年2月提交了《台湾工矿事业考查报告》称,台湾工业经过战时轰炸,破坏匪浅,重要厂矿,摧毁惨重。

由于台湾缺乏人才、设备与资金,日本人撤回之前,说了一句话:“三个月以后,你台湾就是一片黑暗。”日本人还讲:“没有我们日本人,台湾糖业存活不了。”美国人讲:“没有三千多万美金的资金,没有十年,台湾糖业复兴不了。”

這一連串的空襲行動嚴重打擊了让台湾人吃了苦果!

1945年台湾的经济崩溃,美军的轰炸只是表面现象,更深层的原因是,日本把台湾当成原料掠夺的场所,当成粮仓与糖库,并且霸占台湾人的土地,台湾许多农民由此破产。在工业日本农业台湾的招牌下,几近疯狂式的掠夺,对台湾竭泽而渔,那30万棵神木就是例子,导致资源枯竭,经济发展严重畸形,日本人把台湾的资源拿到日本,再制造成商品卖给台湾人。当时大米输出日本台湾人自己却不够。二战末期,原本物产丰富的台湾,出现粮食严重短缺,大部分人只能以劣等米与野菜、番薯充饥。

战争的破坏,资源的掠夺,日本殖民者留下一个满目疮痍的台湾。日本戰敗前夕大量發行債卷,工廠倒閉,耕地面積縮水,米糖產量銳減。

工業

20萬日圓以上的企業全數被日本人壟斷,日據時代只能說建設一些基本工業雛型。受到戰事波及,臺灣的生產值在戰爭結束的1945年降到最低點。與1937年相比,農業產值只有1937年的49%:工業產值更不到33%。電力供應從戰前32萬千瓦,戰後僅能供應3萬千瓦,煤礦由20萬公噸降到1萬5千公噸,水泥、紡織、鹽、工廠設備多處故障,化學肥料工廠受創最深,1945年幾乎停止出口。

國民政府發展至民國77年,臺電公司裝置容量達1,935.5萬瓩,汽電共生容量達175.3萬瓩。民國70年代工廠已經成長到數10萬家,規模約日據時代的60倍。

電信

臺灣光復後,電信局接收日本遺留下來的電信事業,多數電信設備已被炸損毀而不堪使用。日據51年僅一萬九千零二十三門電話。

農業

日據時期栽培面積為50萬公頃,受到戰事波及,水利設施嚴重損壞。甘蔗耕地由16萬公頃減少到4萬公頃,水利設施遭受嚴重破壞,23萬9千公頃農地無法灌溉,糙米產量僅64萬公噸。

比農業生產量,日據時期栽培面積為五十萬公頃,糙米產量僅六十四萬公噸。此一紀錄於民國三十九年即已打破,該年稻米的栽培面積為七十七萬公頃,糙米產量達一百四十二萬公噸。

民國六十五年稻米產量再增加至二百七十一萬公噸。

糖產

戰後初期,政府所接收的42所製糖工場中,被炸者竟達34所之多,破壞慘重者6所,中等破壞者21所,稍受破壞者7所,完整者只有8所。

鐵路

由於二次大戰期間,日本人全力參戰,對臺灣鐵路維修保養無法兼顧,且同時遭受美機嚴重轟炸,以致各種設施嚴重毀損,車輛更是破損不堪。

臺灣鐵路於民國三十四年光復後,接收日本人留下的所有鐵路設施及車輛。臺灣鐵路管理局文獻所載,戰後運量低收入少材料缺,日籍人員整批遣返,人手不足,僅能勉強通車,日籍路員曾預測最多只能維持六個月,六個月後鐵路將癱瘓報廢。

港口

光復以前,日本人在臺灣興建的漁港有12處,船澳2處,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所有漁港幾乎被破壞殆盡,港口航道淤塞,各項公共設施、陸上設備也遭受重大損毀,幾乎不能使用。

臺灣原有造船廠13家,其中基隆、蘇澳、高雄、馬公各廠均遭炸毀,漁用物資損失約600萬元。基隆及高雄漁業無線電台,在戰爭中均被炸毀。

除了直接損毀之外,因受戰爭影響而停頓者更多,例如民國33年底,全臺所有遠洋及近海漁船幾乎停頓,1,500艘漁船損壞過半,20噸以上漁船僅餘100~200艘。原有總船噸約為3萬餘頓,損壞了1.7萬噸。

至於製冰冷凍及其他陸上設備,均損失過半。

國府接收的港口、船隻只能用慘不忍賭來形容。

水庫

日據時期51年共蓋七座水庫,有效容量2.39億立方公尺。

政府於光復初期(1952至1965年間),興建之水庫23座,總容量合計約18億立方公尺,有效容量15.07億立方公尺,是日本人51年建设的6倍多。

自來水普及人口

日據時代末期供水人口八十八萬九千餘人,扣除在臺38萬日本人,實際只有約50萬臺灣人有自來水可用。

光復後至民國75年自來水供水人口達到一千一百八十一萬3,056 人。

教育

日據時代僅有1所大學,5所專科學校、1所高等學校、商業學校8所、工業學校9所、師範學校5所、以及46所中等學校。

從高等學歷比例來分析,從昭和時代直到戰敗臺灣人依舊受到嚴重歧視,中等學校以上都是在臺日本人的比例較高,日本殖民51年來,大學畢業的臺籍人士前前後後一共才726人(注55)。

日本人統治台灣五十一年台灣只有中、小學及職業學校。大學只有台北帝大一所。學生百分之九十五是日本人。本省人不准讀政治、法律。

國民黨統治台灣五十年,推行義務敎育并遍設大學,而且建立中研院及國科會等高級學術研究機構。

日本政府對台發展現代工業,從1938~1945才短短七年,最後兩年還飽受戰火轟炸毀損大半設施。

無論農業、工業、水電、鐵路、公路、水庫、學校,都是國民政府時代才大規模發展。因為到現在還聽得到「臺灣的建設都是日本人做的」,這樣的偏見絕對不是事實!

臺大經濟系吳聰敏老師的論文指出,日據時代臺灣人與日本人的所得相差8倍,邁入國民政府時代已將差距拉近為3倍。

日本人統治台灣五十一年,台灣國民所得不到一百塊美金。國民黨統治台灣五十年國民所得已經壹萬多美金。

 

C、国民党在台湾的十大建设 中共治大陆经济大倒退

真正支撑台湾现在经济腾飞的是国民党在台湾的十大建设,国民政府1974年至1979年间进行的,十大建设是巨型的建设,是台湾花尽了吃奶力才建成的。在这之前,小型的、基础的建设国民政府早已完成,那些最贴切台湾民众生活的建设早已完成。

十大建設在短期內抵抗經濟不景氣,,長期而言其創備現代化的交通設施提供充裕的電力,改善台灣的投資環境,鋼鐵、造船及石化重工業則提高原料的自給程度,降低對外依賴程度,成為工業轉型的基礎,並加速中下游產業發展,促進台灣經濟之策略性產業的發展及工業之全面升級。十大建设利在当代,功在千秋,十大建设后,还有其它大建设,为台湾现在与将来在世界上的经济地位铺垫了最坚实的基础,为台湾人民办了实实在在的福利事业。不像日本人那样,在台湾一下子建设了60多个机场的大浪费。

日本人的建设没有一项可以与十大建设相比,只有砍伐阿里山30多万株神木项目在规模上有一拼,不过那不是建设而是罪恶的破坏

其实,国民党被迫迁台后,主要精力是用在对抗中共大陆政权的威胁和反攻大陆上面,主要的资源大部分用于对经济发展没有帮助的国防建设,才拖累并且延缓了台湾的经济建设,否则,所谓十大建设、二十大建设早就实施,台湾经济早就腾飞。

两蒋为了对付中共而在台湾实行了持续38年的戒严,对台湾的经济发展有所耽误,台湾人均所得从1951年到1987年,足足长了100倍(注61)。当然,如果没有戒严,经济成长会更早更大。而中共“解放”了大陆,经济大步后退。大陆占世界GDP的比重,在毛上台的1949年是8%,在1976年毛死的时候是4%,相当于世界平均水平的1/6,当时大陆经济已经全面崩溃,所有商品都要票(东西不够卖)。本来大陆的优势比台湾大得多,理应发展得比台湾快得多,却相反,可见,公有制是多么的烂。

许多人认为:中国大陆的黄金十年(1927年-1936年),建设得很好,中国经济开始腾飞,如果不是日本的1937年侵略打断,再有五年,最多八年,中国就成为亚洲第一强国。中国人的强国梦早就实现。

其实中国人比日本人聪明,只要搞建设,一定是不会很差的,看看目前大陆的建设,也是不错的。绝不能因为中共对大陆有过建设,就可以忘记曾经的罪恶。中共的建设是在八十年代末才开始的,如果不是中共闹革命,中国的建设从1946年就开始了,已经被中共拖后了四十年,还不包括愚蠢的中共干部不科学不民主决策造成错误导致的浪费,中国本来应该腾飞到什么程度?如果不是中共(闹革命)破坏,中国大陆的黄金十年会更加辉煌,更加有利于抗日;如果不是中共的闹革命,甚至日本人都不敢打我们,牺牲几千万人、造成巨大倒退的抗日战争可能都不会发生。

说中国人比日本人聪明,可能有人嗤之以鼻。中文是世界上唯一还在使用的表意(拼意)文字,比儿童拼图更加有利于智力开发,是任何拼音(表音)文字无法相比的——学中文就聪明。日本人的语音非常简单和原始,在世界范围内也算是比较简单的,发音时所使用到的大脑区域很少;中国人的语音非常复杂,所使用到的大脑区域很多——讲中国话就聪明。就是说,即使是生活在日本的汉族人,如果他的第二第三代不用中文只用日文、不讲中文只讲日语,那就没有生活在大陆的人聪明,当然要有人群才能比较出明显的差别。日本人的语音过分简单,所以他们讲不好除日语外的其他语言。

國民黨統治台灣五十多年,推行義務敎育且遍設大學,并建立中研院及國科會等高級學術研究機構,台湾人在国际上留学很多。国民党在台湾的人才培养上其实是丰功伟绩,也为台湾独立成国积累了足够的人才。

日本人統治台灣五十一年,台灣只有中學、小學及職業學校。大學只有台北帝大一所。台湾人不准讀政治、法律、历史。日本殖民50年,大學畢業的臺籍人士前前後後一共才726人(注55)。按日本人在台湾培养人才的构想和速度,想让台湾独立成国实在太难,台湾将缺乏方方面面的人才,起码在政治、法律、外交、军事科学、军事指挥、民生管理等等全面缺乏。政治、法律都不能读,可见台湾人地位之低。

对于日本人,绝对不能因为它在台湾做过一点建设,就可以抹杀曾经的罪恶。没有它,我们自己也能建设得很好,不用罪恶的侵略者来帮助我们建设。

其实,是日本人把台湾当成永久领土才实施一点建设,他们想的是留岛不留人,官卖鸦片就是一个留岛不留人的计划,是一种特殊的三光政策,他们没想到台湾会失去,否则,日本人会搞大破坏的,到时可能连岛都不会留,那30棵阿里山神木不会留下。

所谓“大东亚共荣圈”,不过如此。

 

D、漢人鷸蚌相爭 日本漁翁得利

之所以有人一再強調誇大日本政府的建設,完全無視盟軍空襲對臺灣的破壞,以及藉由巨額債卷詐欺臺灣人血汗錢是出自於政治利益。

日本實在是一個幸運的國家,引發太平洋戰爭浩劫,主謀日皇裕仁卻能全身而退免受審判,因為戰後,共產主義在國際擴散,美國為了防堵共產黨入侵日本,於是保住日本國民的精神支柱天皇的位置,不將他廢除,讓日本團結不分裂,好為反共陣營出力。

同樣的目的,國民政府蔣政權也需要拉攏日本來對抗中共,淡化了日本戰爭責任,在教科書上對昭和天皇裕仁的戰爭責任隻字未提。

數萬臺灣人死在美軍手裡,國民政府來臺接受美援,也基於親美政策,不挑起臺灣人仇美,淡化盟軍轟炸臺灣的歷史,這也間接讓日本建設已遭受美軍空襲摧毀的真相留白,許多媚日份子,對國民黨深惡痛絕,觉得日本對臺灣沒有威脅,進而美化日本建設,貶低國民政府的貢獻是媚日份子的外交策略。

他們選擇性遺忘壞的部份,扭曲歷史當作政治工具,將被殖民過的遺毒灌輸給後代子孫。

國民黨要拉攏日本對抗中共而親日,民進黨也拉攏日本對抗國共而親日,連毛澤東也拉攏日本打壓我國而親日(毛澤東曾感謝日本侵華給共產黨機會壯大)。

俗話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漢人鷸蚌相爭,日本漁翁得利。

漢人最大的共同劣根性,就是喜歡內鬥。

雖然今日,日本表面上已經不再威脅中華民國,戰略上仍然是我國抗共夥伴,但是歷史因素發展出極端的媚日情結,台灣人已經無法客觀的去檢視歷史真相了。

參考原文來源:日本建設台灣被神話的真相…結論:台灣人沒有欠日本任何恩情,不需要歌功頌德(注55)!

阶级敌人在民族内部,打击敌人就是打击自我民族。可见,共产主义者的阶级斗争是毁灭民族的利器,推行者是最大的汉奸。

台湾人被割让后,兴起了声势浩大的反抗运动,汉人与原住民都反抗,最后在日军的疯狂杀光、烧光、抢光下,台湾人的抵抗意志崩溃。

缺乏谦卑、不团结、窝里斗、只知有家不知有国,是汉人的最大弊端,也是中国近代罹患灾祸的最重要原因。

也许是命该如此,唯有在日本人血淋淋的屠刀下,台湾汉人才知道什么叫“以和为贵”。几十年后的今天,希望这帮子汉人,能真正站立起来,彻底抛弃不正常思维,认真审视被殖民历史,从虚幻的斯德哥尔摩中走出来。

 

55:日機密檔案:日本佔領臺灣時期,屠殺40萬臺灣人!!被掩蓋的臺灣歷史!!

https://taiwannext.com/japan-war-massacre-taiwanese/

60:政治大学:第一章日本对台湾土地的侵占

https://www.google.com/url?sa=t&rct=j&q=&esrc=s&source=web&cd=&cad=rja&uact=8&ved=2ahUKEwjJxreI0p3uAhWpGTQIHWywBS0QFjAAegQIAhAC&url=https%3A%2F%2Fnccur.lib.nccu.edu.tw%2Fbitstream%2F140.119%2F33561%2F4%2F15350204.pdf&usg=AOvVaw3RJejlzz2BFQy1p13RGmzH

61台湾历年GDP及人均收入数据1951-2019

https://wenku.baidu.com/view/09a376861837f111f18583d049649b6649d7095f.html

621898年日本在台湾实行鸦片专卖制度的意图及影响

http://www.lunwenstudy.com/tongshi/32391.html

https://blog.creaders.net/u/13614/202101/394749.html

63第二章日治時期臺灣的煙酒專賣事業

https://www.google.com/url?sa=t&rct=j&q=&esrc=s&source=web&cd=&cad=rja&uact=8&ved=2ahUKEwjZm9bWjqXuAhXaIDQIHVyFA7sQFjAAegQIARAC&url=https%3A%2F%2Fnccur.lib.nccu.edu.tw%2Fbitstream%2F140.119%2F34377%2F6%2F26150406.pdf&usg=AOvVaw0o_ob5gwJlmbM2TwdWMdLx

 

金剑2021年1月20日星期三

 

浏览(438) (0)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1-28 03:56:32

那天凌晨,他被叫出死牢,负镣戴铐走上刑场,被杀于四川灌县(今属都江堰市)岷江河畔。时间是1964年4月19日上午11时,时年三十三岁……

此后,我一听见岷江咆哮,,,,;

回复 | 0
作者:金剑 留言时间:2021-01-21 08:52:15

日本人好狠啊!

日本人好贪啊!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