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金剑的博客  
金剑斩妖魔  
网络日志正文
美籍华裔老妇讲述家族五代沉浮史泣不成声 2021-10-12 05:34:57

美籍华裔老妇讲述家族五代沉浮史 泣不成声

id13295053-shutterstock_81971695-600x400[1].jpg


二战时期的战场和空袭(Shutterstock)

费城中国城一位华人老移民李太,上世纪60年代末移民来美,李太早年结婚后随夫姓李。据李太讲,自己出生于上世纪珍珠港打仗时期,现已是八旬老人了。李太家族在美国已经发展到第5代了。家族里出了8个博士学位的子弟。李太的一位堂兄弟,还曾在美国国防部工作。

李太家族老一辈经历了贯穿整个20世纪发生在中国的重要历史事件。或许很多早期的记忆在老人的脑海里已不是十分清晰,但当她讲到自己家族在中共建政后的大陆,所遭遇的悲惨经历时几度泣不成声。记忆深处刻骨铭心的痛及恐惧,至今仍令她不寒而栗,她希望我们隐去她的名字。

李太希望,或许自己的故事可以让华人朋友反思和警醒,从而能在现今这个纷乱的时代中,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让自己家族的泣血教训重演。

 

家族几代人的美国缘

据李太回忆,自己上世纪60年代末随夫移民美国。其实李太家族中几代人都与美国有很深的缘分,李太的曾祖父上个世纪初就留学美国了,应是中国最早的留美学生之一。

1909年,美国开始将所摊庚子赔款的浮溢部分本利退回,充作留美学习基金。自1909年起,中国每年向美国派遣100名留学生。李太的曾祖父就是通过庚子赔款留美学习基金来到美国留学。

李太的曾祖父在美国学成毕业后,决定返回到中国。回到中国后,在自己家里开起了私塾,传道授业。当然那时还没有李太。李太听家族长辈说,曾祖父办私塾不收学费,来上学的学生们往往会带一些肉类,蔬菜等等作为拜师的一点心意。生活虽不富裕,但也过着岁月静好的日子。

李太的祖父也在自己父亲的私塾里读书,成年后,在政府机关谋得一官职,用李太的话说,就是“在衙门里当官”。

李太不知自己的这位祖父是因太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还是因为时间一长,对自己在衙门里的工作感觉着无聊,或是爱冒险。总之他和几位一起为官的同僚凑钱买了一艘木船,他们要驾着这艘船横渡太平洋,去往美国。这些“冒险家们”在海上漂泊数月后,居然真的成功抵达美国旧金山,在花了数月时间完成了一系列检疫和其它手续后才得以登岸。

随后,李太的祖父就开始了美国的打工生活,在攒了一些钱后,李太的祖父置办了一辆食品销售车,在运动场里做上了卖热狗的生意,后来运动场翻新扩建,李太的祖父的热狗生意也越来越红火,赚的钱也多了起来。像早年漂洋过海的勤劳华人一样,李太的祖父将赚了的钱储蓄起来,不断地托水客带回中国家里,在中国的家人用这些钱买田置地,过上了富裕的生活。

李太父亲的时代,家族的田产,生意都颇具规模了。李太记得父母说过,家里在台山那边买了很多田租给别人。一年两季,李太的父亲去乡下收租。收上来的谷子,需用二十多条船运回来。然后把谷子做成米,一部分拿去卖换钱生活,另一部分回家里吃。

炮火,炸弹,天上撒下来的美国饼干

上世纪30年代末,日军全面侵华,1938年攻陷广东,李太父母带全家躲去香港。1941年日军突袭珍珠港,数小时后袭击了当时英属的香港。李太父母带着刚刚出生不久的李太和全家人,从香港又躲回中国大陆乡下。李太是家里的老幺(最小的一个),加上她,家里共有10个孩子。

她说:“珍珠港打仗时,我出生。我出生的时候,国民政府跟日本打仗,中国炮火连天,人们逃命求生。我父母抱着我逃生,在战火中,炸弹轰炸中,慌慌张张地走。那时我几个月大,我的哥哥姊姊们,和爸爸妈妈你背我背、轮流背着我。”

终于,抗日战争胜利了,李太父母带着一家人结束了东躲西藏的日子,来到广州定居。国军浴血奋战赶走了东边来的入侵者,那里料到西来的共产幽灵却成功入侵了一些激进国人的思想,并趁战乱造成的国力虚弱,长成了气候。和平的日子还没开始,中国内战爆发了,再后来,中华民国政府撤退到台湾。

李太幼年时期印象深刻的就是,炮火,炸弹,还有天上撒下来的美国饼干。

李太记得国军撤退到台湾时,自己大概五六岁,还不到上学的年龄。那时市面上工厂、餐馆什么的都没开市,人们有钱也买不到食物,生活陷入困境。万幸的是,美国飞机来了。

李太说:“我记得那时怎么天上那么多飞机,也不丢炸弹,也不开炮,飞机轰隆隆地飞过,撒下很多很多食物来。人们拥到马路上,满街捡食物,认识英文的人说:哇!这是美国派的救助食物。我那时小不懂事,但是吃着美国饼干好开心,哥哥姊姊爸爸妈妈,左右邻居,整个城市的人都在捡救援食物,有糖、饼干,鱼肝油,等等营养品,什么都有,大家都很开心。”

李太记得飞机撒食物大概一个月后,开始起谣言,一天李太的哥哥姐姐们从学校回来后对父母说:爸妈你们千万别吃这些食物,这些是美国佬,是美帝国主义给的,是想害死我们中国人的。

李太记得的爸妈说:没道理的,人家用飞机运这么多食物来,你看天天都有飞机,几十架,几百架,遮到天空都黑了,丢食物下来,怎么我们吃了这么久都不死啊,你们别听坏人说的,那是诋毁美国。

李太说:“哥姐们还是不敢吃,但肚子饿,顶不住,尤其看到爸爸妈妈吃了也没事儿,就偷偷摸摸试一试,拿饼干吃,吃了也没死,就开始告诉左邻右舍:那些食物是没毒的!”

李太记得,美国飞机撒食品大约持续了有半年的时间,帮人们度过艰难时期,李太说:“人们都很感谢美国,觉得是美国救苦救难救了大家”。

谎言越美丽,真相就越恐怖

时间到了1949年,中共在北京宣布成立中共国,据李太讲,当时在广州街头,很多人拿着枪,枪上插着刺刀。她说:“那时尽管我很小,也知道很怕,人人都怕,人们都回家关上门,街上完全没人走,天上也没有美国的飞机了。”

李太记得后来就听有人说:他们是解放军,是保护老百姓的,是中国共产党。李太说:“那时候他们说很好听的话,说我们爱人民,保护人民,照顾人民,人人有屋住,人人有饭吃,人人平等,人人自由。人们听了就没那么怕了,家家户户都敢走出来,整个城市都开始欢庆:‘人人有屋住,人人有饭吃啦’。”

人们亢奋了大概刚刚5个月、6个月的时间,就有人开始满街发传单,李太说:“传单上面写着打倒有钱佬,有钱佬压迫穷人。还有宣讲的人演说:‘你看有钱佬买田买屋,又吃猪排牛排。我们这些穷人什么都没得吃。就是有钱佬害我们穷人。’”

接下来就有人煽动所有穷人都出来揭发有钱人,有人就揭发或隔壁或楼上的邻居。李太说:“有钱人都开始遭殃。派出所逐家逐户登记,哪一家有钱,就调查他们,如果有商铺,就没收商铺,如果有房子,就没收房子。他们还说:‘买了田地,自己不去耕,租给别人耕,去收别人租,就是地主恶霸。’”

李太家族都有田产。李太记得很快就有家族的人被抓,被污蔑压迫农民,强迫农民劳动。同时,中共又满街撒传单,满街用喇叭说的:一人做事一人当,老爸老妈有钱,子女是不会抓。

李太的大哥大嫂,那时刚刚20出头,很单纯,他们不知道,中共的谎言越美丽,真相就越恐怖。李太说:“大哥大嫂听信了中共宣传的‘一人做事一人当,耕者有其田,人人平等,如果你有田有地,你自己去耕种,就是属于你的,我们政府不拿’的谎言’,就跟母亲说:‘我们回去台山乡下,住家里的房子,种自己田,因为如果自己种,共产党就不拿你的田。’”

当大哥大嫂带着2个幼子,刚回到乡下,就被抓起来,村里搭起搭棚,他们被天天抓去斗。李太说:“我哥就像只狗一样。整个村人都看。(哽咽)有的人一脚踢倒我哥。让我哥头贴在地上,像狗一样爬。政府派了土改的人,拿着刀枪,站在那逼我哥爬上去‘斗霸台’,号召人们上去打,任由人打,任由人踢。还掉飞机,烧热的土烤等等酷刑。”就这样,大约不到3年的样子,李太的大哥大嫂双双被迫害致死,留下一对嗷嗷待哺的儿女。

李太哽咽地说:“孩子多惨啊,那么小,父母死了,我们做叔叔阿姨的只能偷偷地带去别的地方,隐姓埋名养大。”

让李太欣慰的是哥嫂的孩子长大后终于得以远离中共,转辗去了澳洲安家,过上了安稳的日子。李太说:“我哥哥的儿子也有了儿子,在澳洲做律师。”

李太表示,今天讲出这些,就是想告诉华人朋友:千万不能相信共产党的话!

父母匆忙逃往香港

就在李太大哥大嫂在乡下被批斗的同时,乡下的中共干部还派出“侦探”,查到了李太一家住在广州的住址。随后从乡下派土改干部专程来广州,企图抓李太的父母回去斗。

好在中共干部对李太父母不太熟悉,才让他们侥幸地惊险逃脱。

李太的父母在16、17岁就结婚了,结婚一年后就离开了乡下,去了广州做生意。所以乡干部对李太父母的资料不是很清楚,也不认识他们。

土改干部来到李太家敲开门对李太母亲说:我们是土改干部,要抓人回去。李太母亲一听不对劲,要抓的人的名字正是自己和丈夫,她让自己冷静下来,机智地说要抓的人不住这里,但自己认识他们,她请干部进来,端茶倒水,并请他们休息一下并稍等,自己去帮他们找。

李太的母亲一出门,就立刻通知自己的丈夫,夫妇俩找到邻居请他们暂时关照正在上学的幼子(李太和李太的姐姐),立刻买了去香港的火车票,逃亡去了香港。李太说:“留下了我和姐姐(哭),为什么不见了妈妈啊,妈妈在哪里啊?等了一天不见妈妈爸爸回来。我和姐姐每天去上学。学校的先生就问我,你的妈妈爸爸在哪里啊,你的哥哥在哪里啊。但之前父母曾教我们,社会很复杂,如果有任何人问你,关于哥哥姐姐,爸爸妈妈的事,你就说我不知道。”

李太记得自此之后,自己在从一年级,读到初中,学校的党委书记,有空就会来“关照”她,“你爸妈去了哪里?”

李太记还记得自己大概读到五六年级的时候,广州市要建东山湖,所以学校停课去挖湖。挖湖没工具,学生就用手去挖泥。李太说:“挖到我的手皮都破了(哭),血流了出来了,爸爸妈妈都不在,什么人都不在,我就那么天天挖,每天哭。”初中的时候,又去挖越秀山,她说:“那时候越秀山都是广州的小学生、初中生挖,没有锄头,用手挖,没有鞋袜,赤着脚去做的。”

李太记得就在自己将要上高中的时候,中国大陆开始划“成分”。李太说:“家里有钱,有商铺,就不准去读书。他们说我家,是什么地主,恶霸,5类都齐了,就不准我去读高中。”

不料李太父母的成功逃港,似乎给李太的命运带来转机。当中共查到李太的父母在香港,马上变了一副嘴脸,李太一夜之间变成了华侨子弟,成了统战对象。不但获准上高中,还可以上大学。李太似乎可以转运了。

 

你没有拒绝“恩惠”的自由

党的统战手段似乎奏效了,李太似乎看到了些许希望,她珍惜这难得的“恩惠”,暗下决心要考北京外交学院,她说:“我为什么想做外交呢,因为我看到当时中国政府这样害人,我想用我的能力去把中国变成像美国那么民主自由。我想如果我成为外交家,我有机会来美国,学习民主自由。”

当她报考北京外交学院志愿投递后,立刻被校党支部“关照”,书记说:“你不能够报这间学校。需重新报志愿。”李太再次报志愿还是填这所学校,结果学校的党支部书记叫她去办公室训话。李太说:“书记严厉地说:‘你不准再写这间学校、这个科目,就凭你爷爷奶奶在美国,你爸爸妈妈在香港,你的家庭成分是地主恶霸、资本家、反革命。’”

李太敢怒不敢言,于是决定放弃报考大学。然而事情不会是这么简单,李太在高中成绩优异,是有望成为党所用的工具的,党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学校党委派人来到李太的宿舍,告诉她必须参加大学考试。李太说:“当时他们对我说,要向科学进军,每个人都要去考,不准不去考。我去到考场,我没办法考试,我拿着笔和考卷一直在哭,眼泪都把试卷弄湿了。学校的党委的人说:‘你不能这样,一定要考。’我就一边哭、一边考,交了卷。”

李太说:“到大学放榜时,党委有人找我,说有人带我去搭火车。我就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搭火车呢?原来他们强迫我去湖南的湘雅医学院。我从来没报过那间学校,我不愿意读医生。我的心愿就是读外交。”

就这样,李太来到湖南。李太记得,每天早上起床,就去乡村挂黑板,写大字报,李太说:“就是同学与同学之间,朋友之间去攻击。有父母是在香港的,就是资产阶级。有同学会讲英文,就是美国思想。有穿高跟鞋的,那就是资产阶级。在大学1年、2年,完全没读书。”

期间李太父母托人带给她衣服鞋袜,那时学校只允许穿蓝布衫,她穿着这些香港衣服去学校,就又被批斗。

让李太彻底绝望的还是后来发生的这件事,当年李太还未满18岁。李太说:“按照中国的华侨政策,我还不属于成年人,我家在香港,放暑假是应该放我回香港的。但他们不让我回去。我去申请,拿通行证,他们不给我通行证。我就警惕了。那时我就决心要走了。”申请通行证被拒绝,让李太明白,自己永远只是一个监控对象,只有逃离中共国,自己才会有未来。

 

艰难的逃亡路

当李太打算逃亡时,才意识到,离开几乎是不可能的,她说:“那时没人能买到车票的,需有公文拿去火车站,才卖票给你的。”

或许是天助李太。一天,一位同情李太的同学,是中共学生党组织内部的人,需去衡阳开会,拿到一张证明,可以买2张火车票,便问李太要不要一起去玩。李太知道,机会来了。当他们抵达衡阳后,同学离去去开会。在火车站等同学的李太,决定离开,她跟着人流涌上了去广州的火车。

回到广州,没有户口,没有配给,无法买到粮食等生活用品,也没地方可以落脚。李太想起来,读培道中学时,她同桌的要好的同学,李太找到同学家。同学的母亲将李太藏在家里,期间李太写信给香港的父母,父母每个月寄钱到同学家,但李太成了黑户。

李太在同学家一藏就是一年,直到一天晚上七八点,同学母亲打开李太藏身的柜子,叫她赶快穿好衣服,别出声,悄悄跟她走。李太说:“她带我去门口,雇了一辆车,叫我快点上车,车载我去搭火车,那时候不能直接去香港的,需拿到通行证才行。所以我先去了澳门。”

到了澳门,李太再次投靠另一个同学的父母家,同学的父母收留了她,李太记得同学父母跟自己说:“你父母都在香港,你不能逗留在中国大陆,始终都要给杀头的,你要去香港啊。”李太沮丧地说:“我怎么去香港,没有通行证。”同学父母让她待在家,他们会想办法。李太在这位同学父母家又住了一两个月。

李太说:“我不清楚他们用了什么办法,应该是花钱请蛇头带我去偷渡,将我从澳门运去香港。坐那个很小的邓家船(方言:渔船),在海洋里,船被(海浪)推到六七层楼那么高,然后轰一下摔下来,一路上我以为要没命了。”万幸的是渔船终于到了香港。

李太说:“我穿上给我准备的衣服,扮成‘邓家婆(渔民)’,蛇头就带我去我家,终于见到我妈。一见到我妈,我就抱着她哭,哭了一个多钟头。”与父母分离多年后,她终于逃出中共魔爪。

李太的父母在香港并不富裕,每天需拚命打工。李太说:“我爸妈也没钱,田也给共产党拿了,生意也给共产党拿了,屋也给共产党拿了,我爸爸光身走到香港,又老又不会英文。”

李太自己也开始找工,希望赚钱补贴家用。她一路克服了简体字、英文(在中国大陆当时学俄文)的困境,在教会的帮助下,找到教书的工作,同时再次进入大学,读土木工程系。并在大学里结识了自己的先生。

李太记得大概是到1968年左右,李太和先生来到美国,见到自己的公婆及夫家的一大家人。

据李太回忆,自己丈夫的祖爷爷,非常爱美国,在美国经营餐馆业,是艾森豪威尔总统的好朋友。家里有很多祖爷爷同艾森豪威尔总统的照片。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凡是去欧洲打仗的美国军人来祖爷爷的餐厅吃饭,祖爷爷全部免费。祖爷爷的餐厅颇具规模,可以一次可坐得下四百多人。

李太无法忘记在美国过的第一个国庆节,她说:“我来美国之后,第一个7月4日,过美国国庆节,我家里亲戚带我去看放烟花。我在看烟花那里,就一直哭一直哭。为什么哭呢?因为(这让我想起高中毕业),读高中的时候,学校要求每个学生都要写毕业歌,要歌功颂德,学校选了我的毕业歌,毕业的时候播放的就是我创作的毕业歌。”“我唱那个歌,现在都要哭的。”

半个世纪过去了,李太依然清楚地记得自己写的那首歌词,她流着泪说:“违背良心啊。我居然创作这首歌出来,共产党用刀剑顶着我,我却写我生活在自由阳光下,生活如同过节。”

李太的家族现今在美国已经发展到第5代了。她说:“我是第4代,我的子女是第5代。我的子女在美国出生,在美国长大,从幼儿园到大学硕士,是被美国培养成才。我很感谢美国政府的关照和帮助,给我的子女有这么良好的教育。如果我当年留在中国大陆,我自己可能早就没命了。”

责任编辑:张燕#

http://cn.epochtimes.com/gb/21/10/10/n13295049.htm

 

 

五毛们应该好好看看,让他们感受被害者的痛苦。

  这一篇可以取名为《地主遗孽》拍成电影。

还有好几篇:《美帝孤儿》、《我们村地主大美人刘大妮子的故事》、《右派爱情悲剧》

篇篇都是血泪。

 

 


浏览(1111) (8) 评论(1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金剑 回复 老毛花 留言时间:2021-10-13 06:00:58

请看《统一后的国号之三、谁有资格统一(下)》

https://blog.creaders.net/u/13614/202101/394371.html

————————————————————————

在中国,最痛苦的是近代历史学家,目睹这些悲剧,真无法不痛苦。

回复 | 0
作者:金剑 回复 老毛花 留言时间:2021-10-13 05:58:01

中共之国,它既不是“中华”的,也不是“人民”的,还没有“共和”,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假的、是彻头彻尾的欺骗,是伪中国,它应该叫马列伪中国。

中共之国不能说中国或中华,它占据了中华民国的大陆沦陷区,只能叫大陆,中共国里没有“人民”也没有“共和”,不能叫“人民共和国”,它是原中共苏维埃国的承传者,也一直自称苏维埃政权,又是苏联共产苏维埃政权的翻版,只能叫苏维埃。它的制度是奴隶制,必须加上奴隶二字更能表明特征,所以中共之国,它的正确名称是“大陆苏维埃奴隶国”。


回复 | 0
作者:金剑 回复 老毛花 留言时间:2021-10-13 05:57:18

所谓黑五类,其实是中华民族的精英阶层,就这样被中共所屠杀、耻辱,一个个家庭被灭绝。这是中华五千年历史中唯一的一次。

所谓黑五类,其实是毛泽东治下的贱民,划分黑五类,就是划分贱民。这是中华五千年历史中唯一的一次贱民运动。中华民族是个追求平等与仁义、不崇尚阶级的民族,只有毛泽东搞过唯一的贱民运动。

马列主义的所谓阶级斗争,所谓剥削阶级,搞的就是“有钱即有罪”的法则。现在歧视三无人员,搞的是“无钱即有罪”的法则。马列主义者就是这么魔幻。其实,阶级斗争是非常虚假的东西。


回复 | 0
作者:金剑 回复 老毛花 留言时间:2021-10-13 05:56:23

红朝的黑五类连奴隶的权益都没有得到,连奴隶都不如,他们只是毛用来恐吓其它奴隶的待宰“人+牲”。毛的红朝是一个异常超级的、异常彻底的、异常残暴的奴隶社会,是中国五千年历史中唯一的奴隶社会。

回复 | 0
作者:金剑 回复 老毛花 留言时间:2021-10-13 05:55:53

在文革中,湖南道县,出现了被中共洗脑疯狂的民兵,对黑五类的大屠杀,九千多人被杀和被逼自杀,还有几千人被致残。

同样在文革中的广西,也现在了像道县一样的对黑五类的大屠杀,被杀者最大的80岁,最小的才38天,有22户人家被杀绝。

回复 | 0
作者:金剑 回复 老毛花 留言时间:2021-10-13 05:51:52

不敢看了

————————————————————————————————

这都不敢看了。

我曾经听到一个故事:在七十年代,一天夜里的批判会后,一对地主子女夫妇,掐死自己六七岁的独生儿子,放在长凳中间,夫妻两人站在长凳两头一起上吊。

这是独生儿子的同伴亲口告诉我的。

回复 | 0
作者:金剑 回复 老毛花 留言时间:2021-10-13 05:46:30

不敢看了

————————————————————————

这都不敢看了?这是比较幸运的。主人翁的哥姐可能没幸运,或者没活到毛贼死亡。

回复 | 0
作者:金剑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0-13 05:44:18

太多这样的故事了。但我党的宣传有大撒币有人海,把这些淹没了。

——————————————————————————

这是比较轻量级的,更多的悲剧无法曝光。

回复 | 0
作者:金剑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0-13 05:43:21

就是啊,中共作这么多坏事,怎么还?子孙怎么还?

真为红色家族担忧……

回复 | 0
作者:老毛花 留言时间:2021-10-12 19:46:09

不敢看了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0-12 15:38:25

太多这样的故事了。但我党的宣传有大撒币有人海,把这些淹没了。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