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流岛的博客  
当一个以二进制为基础的世界遇见一个七进制的宇宙  
        https://blog.creaders.net/u/1531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回不去的2019,看不到头的2020 2020-12-11 11:26:57

昨天晚上做梦,梦中我化身为三军主帅,带领大军风驰电掣直捣敌人最后的城堡。皑皑白雪下战士们漫天遍野地朝敌人冲去,我一马当先,所向披靡。不料我冲得太前,掉进了敌人的埋伏圈里。我左冲右突,身边的战士慢慢地减少,四周的敌人却黑压压地看不到头。敌人的主帅在城头戴着金色头冠,得意地笑着。我内心无比镇定,打开行囊里面珍藏的三个大BUFF,座下的白马瞬间化成一只巨大的白鹰,载着我腾空而起,朝城上的主帅直扑而去。我挥手打出一个12级的魔法直取敌人主帅的首级,白鹰俯冲而下,我伸手抓住了敌帅头上的金冠。咦?没想到这金冠居然那么沉,我提了两次都没提起来!在运气拿劲准备提第三次的时候,我醒了。脑子里一片混沌,花了5分钟时间来回答我是谁我在哪里。然后想起来了,我在家,我还在2020年。

 

2020.jpg


上周末在家里装圣诞树,这事情让我有一种时空穿越的感觉。我总觉得这圣诞树是俩礼拜前我才拆下来收车库里的,怎么就这俩礼拜的功夫又得重新拿出来装上了?爱因斯坦的时空相对论应该加上一条:在一个闭锁空间内,时间的流逝会加快。

 

回头看一下,感觉这一年啥都没做,就光见证历史了。上半年看的是一场全球灾难片,每天看着死亡人数嗖嗖地往上涨,疫情像泼墨山水画一样把每个地区先染成浅红,然后慢慢变成深红,再变成黑红色。下半年看的是真人版纸牌屋,一个黑名贵倒下去,千百间房屋烧起来。选举人丑闻曝光安之若素,总统染病死里逃生。本以为113号晚上熬个通宵怎么也能看到大结局,没想到现在的导演都皮了,硬是在结局的时间给你打上几个大字 To be continued......” 活生生的把一场电影演成了电视连续剧,还是好几季的那种。

 

2020 Pandemic.jpg


在年初的时候就有人开始念叨,2020赶紧过去吧。眼瞅着现在2020只剩下20多天了,我却丝毫没有觉得2020快要过完的样子。人们都开始出门了,但满街戴着口罩。以前去逛街买菜时不时地能碰到熟人,现在基本没有,因为光凭看眼睛就能辨认出来的熟人还是很少,口罩上面又没写名字。学校都陆续开门让学生上课了。有人说这是一个源自科学的决定,有研究表明年幼的儿童不容易受新冠病毒感染。我更倾向于认为这是一个家长们衡量利弊之后的决定,毕竟送去学校娃只有不到千分之一的机会受感染,继续呆在家里可是全家百分之一百的机会被娃带入精神狂暴状态。最近疫苗被研发出来了,跟着出来的是各种小道消息说打了疫苗可能比不打更危险。每当听到这种消息的时候我就脑补出一个情景剧,你坐的泰塔尼克号快要沉了好不容易盼来了一艘救生小艇,你拼命逃生坐上小艇的瞬间却发现小艇底下有个大洞,咕噜噜地正往船里冒水。唯一好的事情是再也不用担心早起和塞车,每天睡到755起床然后8点准时打开电脑让自己显示在线。之前有人说过打工人对抗资本主义的唯一武器就是带薪上厕所。2020年大家都把这一技能飞速进化,我就发展出了带薪吃饭,带薪午睡,带薪追剧等各种新技能,包括现在写着公号文也是带薪的。

 

2020年时间上快要过去了,但自从2020年初以来的这种颠簸感,这种不确定性,却仍然一眼望不到头。有人说这是因为在进入2020年的时候,我们进入到了一个不稳定的平行宇宙里面,所以这一年里有那么多的惊奇和动荡。那么也许在某个稳定的平行宇宙里,我们仍然能够快乐地不戴口罩地每天逛吃逛吃,114日就知道了下一届总统是谁,和朋友讨论完选举也不用互相拉黑。也许在那个平行宇宙里,科比还好好地活着,马拉多纳被医院抢救过来后终于下定决心成功减肥,而每个家庭都像以前那样欢聚一堂地过每个节日:中秋节,感恩节,圣诞节,春节......

 

2020 Pic 1.jpg


我们只是不凑巧地进入到了这个错误的平行宇宙当中。根据宇宙中的熵变原理,熵值越高则越不稳定,而最终所有的高熵都会向低熵转换。所以我们最终会重新和那个稳定的平行宇宙汇合在一起,重新进入到稳定的状态。只是不知道那一天离我们还有多久,是三五七天,还是三五七年?


欢迎扫码关注我的公众号:大白菜奶糖

二维码.jpg


浏览(859)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南辕北辙,买椟还珠的两百斤 2020-09-14 18:38:50

现在的局势,就算是瞎子也能看出墙国周围的国际氛围已经彻底的变了。感觉两百斤还有那帮智囊团们,还在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为啥突然间就四面为敌,成为过街老鼠了。其实墙国在过去二十年间的发展环境,可以说是得天独厚,独一无二,因此也乘着东风取得了经济上巨大的成功。

 

为啥墙国现在会突然四面楚歌,这里可以说个食人族的故事。一个食人族一直生活在亚马逊热带雨林里,因为食物匮乏,以人为食,甚至奉为族规。现代人后来发现了这个食人族,为了帮助食人族逐步接受现代文明,现代人决定划出一块特殊的区域,规定在这个区域里面不准食人,与此同时,给食人族提供枪支弹药,教他们饲养肉畜,种植庄稼,来确保食人族不再缺乏食物。文明人的希望是,通过特区的设立,让食人族了解到现代文明的生活方法,让食人族意识到食人是一种陋习,最终拥抱现代文明抛弃食人风俗。但是没想到,食人族头领两百斤认为,把特区建立起来本身就是对外部入侵者的退让。退让的原因是对方有枪支弹药。现在自己有枪支弹药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呢?两百斤于是大手一挥,把自己从敌人那里学到的那一套全都用上,从宣传到立法,全面收回特区,并且继续秉承自己族群一贯的食人传统。这时候,两百斤突然发现,虽然他说的做的和外部文明的那一套表面上一模一样,但是外部文明却再也不待见他了。

 

这里的原因,就是因为两百斤南辕北辙,他彻底地理解错了邓公“香港五十年不变“,”一国两制“的意思。两百斤认为邓公的五十年不变,不过是一个过渡期,最终香港五十年后会过渡成为和内地一样的体制。既然如此,那么23年和50年也没啥区别,早点过渡有利于安定团结的大局。两百斤的学识和见识都没有想过另一种可能: 邓公的五十年不变,并不是五十年后要香港向大陆看齐,而是五十年后大陆向香港看齐。两百斤从来没想过,特区的设立,在西方各国看来,是一个样板,是一个让大陆学习的窗口。两百斤喊着“改革”,“立法”,“国安法“这套来自西方的玩意,以为就能塞住西方国家的嘴。但两百斤突然发现,西方所有的国家都开始反对他。两百斤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明白,为什么西方各国会对香港这个弹丸之地的国安法大加鞭挞。两百斤不懂的是,他收回的不是一个区区小岛,他是关上了一扇仅有的通往文明世界的窗户。

 

墙国过去二十年的经济发展,离不开科技的进步。过去二十年内墙国的科学技术水平可以说扶摇直上,直追欧美。现在突然之间,欧美开始了全面地对墙国科技的堵截。许多国内媒体把这种堵截归因为欧美害怕了,害怕墙国的科技能够最终追上反超,所以现在开始堵截。这种说法貌似有道理,但是却没法解释为啥美国没有对日本,韩国,德国等国家进行这种科技上的堵截。其实现代社会,科技一日千里,各种全新的技术和产品,几乎每天都在产生。世界上各国经济和科技的嵌合也越来越紧密。可以说历史上面从没有一个时代,科技能够如此的飞速发展。在现在几乎每天,都会有新的发现,新的产品面世,而且有些产品能够彻底颠覆人们的生活习惯。过去十年里,智能手机的发展就是一个绝佳的展示例子。比如说,虽然苹果手机是美国的产品,但是任何人都可以到苹果商店里面发布自己的游戏。而只要你的游戏做得够好,就能够赚大钱,甚至成为一家全球知名的企业。2009年,一家名不见经传的芬兰小公司Rovio在苹果商店里面发布了一款简单的游戏“愤怒的小鸟”,随着这款游戏的热卖,这家公司在10年后已经成为了一家市值10亿美金的公司。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完全没有必要对其他国家进行科技堵截,因为现在的新科技太多。就好像一个猎人走到了一个密布麋鹿的森林里,猎人随便往任意一个方向开一枪,都能打到34只麋鹿。在这种情况下,领头的猎人根本没有必要去限制别的猎人进入森林。只需要建立好一定的规则,比如:打猎时候注意安全,不要误伤;打到猎物之后要互相承认, 不要随意拿别人的猎物;进入森林打猎的人都交一定的管理费用,等等。只要这几条原则做到了,来森林里打猎的人是越多越好。因为猎人越多,打到的猎物越多,大家分到的食物也越多。这就是过去几十年,美国开放科技,倾囊相授,不断帮别国培养科技人才的原因。这里说别国,是因为很多人以为只有墙国从美国学科技。这是片面的。美国在过去几十年,帮日本,印度,台湾,韩国和墙国都培养了无数高科技人才。

 

但为什么现在会风向变了?我们不妨回到原来那个猎人的故事。带头的美国猎人,欢迎其他所有猎人来一起狩猎,甚至手把手地教对方怎么打猎,提供猎枪和子弹给对方。但是渐渐地,有个别猎人觉得,打猎不如捡别人的猎物来得快。比方说,原来有十个猎人,每人每天平均打5只鹿。后来来了一个特别聪明的墙国猎人,他发现打猎不容易,但是其实不去打猎,而是偷偷捡别人打死的鹿,猎物来得更快。因为都是在森林里,究竟是谁先打死的鹿,有时候会说不清楚。墙国猎人就专门打这种擦边球,看谁打到猎物了,就上去对着快死的猎物补上一枪,然后开始扯皮这究竟是谁的猎物。扯皮的结果如果是对半分,那么墙国猎人每天只需要在别人屁股后面往死去的猎物补枪,每天补上20枪,就能够轻松从每个真正打猎的人手里拿到一头整鹿,平均每天拿走10只鹿,比那些真正打鹿的人拿得多多了。这个聪明的办法一开始很有效,但时间久了,大家都开始心里有数:大家领回家的猎物都有自己打死的,有人多有人少,极个别情况是要和别人分享的。唯有聪明的墙国猎人,每次拿回家的猎物都是和别人“分享”得来的。这时候,领头的美国猎人终于醒悟过来,于是开始逐渐禁止墙国猎人进入森林打猎。

 

之前讨论科技上的追赶,网上有流传之前美国是如何偷英国的自动纺织技术,然后大发其财的。以此延申逻辑,墙国现在偷窃别国技术,是为了墙国崛起而必须做的不道义的事情。所以不但不以为耻,反而引以为荣。我相信制定“墙国制造2025计划”还有“千人计划”的那帮砖家们,还有两百斤,也都是这么想的。这就是两百斤引导下的现代买椟还珠的故事。对于鼓吹美国当年偷盗英国技术的,我只想问一句:美国是靠着偷盗的技术赚了钱发了家,这点可能是对的。但美国是靠着这偷盗的技术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的吗?如果美国的每一个技术,或者大多数科技,都是从别国那里偷来的,美国还能够成为世界强国吗?这答案是不言而喻的。所以偷盗技术只能是权宜之计,发展自己的技术才是硬道理。如果墙国的目标,是要把自己建立成为世界上超越美国,或者和美国平起平坐的超级强国,那么一路靠偷技术,能成为这样的强国吗?墙国的砖家们貌似精明,其实却是蠢到了泥里面去。人类史上,从来没有,可能以后也再也不会有一段四十年的黄金时期,头号科技强国敞开胸怀,手把手地帮你培养人才。人家的希望是把你培养成为一个好猎人,大家一起打猎。看看日本,甚至看看台湾韩国就知道,虽然不能像头号猎人美国那样独占鳌头,但都能够在现代的高科技产业里面发展出自己独到的一套产业,成为全球科技里面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唯有墙国空喊发展科技几十年,至今科技上一个诺贝尔获奖者都没有。因为墙国猎人,把心思都放在如何抢别人打下的猎物来了。现在却因为和别人争抢猎物,被美国猎人逐渐赶出森林。浪费了过去四十年的时间,该学的打猎技术没学会,只学会了偷抢别人的猎物。我们见证的就是现代世界上最愚蠢的科技上“买椟还珠”的故事。

 

现在,“南辕北辙”,“买椟还珠”的两百斤带领着墙国百姓已经不仅仅是在“加速”,他是在带领着大家“穿越”。 准备花五年时间穿越回2000年,再花五年时间穿越回1980年!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浏览(1041) (93) 评论(4)
发表评论
谁会是最后一个走出疫情的国家 2020-05-16 22:56:48

新冠席卷全球,除了北朝鲜仍然宣称自己国家零感染之外,现在世界上已经找不到一块清净土地上面没有新冠病毒。如果说上半场的“战疫”目标是控制边境,防止境外输入病例,那么世界上所有的大国在上半场基本上都输了。随着各个大国的疫情曲线从突发向上,到现在渐趋平缓向下,各个国家已经开始进入到“战疫”的下半场。下半场比的是,谁先能够率先从疫情中走出来,恢复到正常的生活当中。

 

这里说的恢复到正常生活,又分为两步,第一步是国内民众的生活恢复到疫情前的样子,大家可以在本国内自由活动和聚集,餐馆电影院都恢复正常营业。第二步则是各个国家之间互相开放边境,恢复国际交流。现在看来,一些疫情控制得比较好的国家,已经在开始做第一步,比如说德国和瑞典,人们除了要保持社交距离之外,大部分的生活已经开始恢复正常。美国的部分州,在最近也纷纷开始重启。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大部分发达国家都会完成第一步。但是第一步只是在自己的国内进行,只有各个国家开始第二步的时候,国和国之间的贸易和交往才能正常,才能算是真正的走出了新冠疫情的影响。

 

那么谁会是第一批走出疫情影响的国家,谁又会是最后一批走出疫情的国家呢?我在这里斗胆预测一下,欧美工业七国(除日本),北欧四国,还有澳洲,新西兰,韩国,新加坡等,会是第一批走出疫情的国家。非洲,印度,俄罗斯还有墙国,将会是最后一批走出疫情的国家。墙国作为一个第一个应对疫情的国家,照道理来说应该会是第一批走出疫情的国家,但是我预测墙国会是最后一批,甚至最后一个走出疫情的国家。

 

现在的地球已经是一个地球村,我们可以把每个国家看成是村里的一家人,国和国之间就是邻居。把疫情可以看成是村里发生的一场火灾,现在火势蔓延,每家每户的房子都着火了。 如果有一家人和邻居说,我家的火势控制住了,这个控制住意味着两点:第一是自己家里的火灭掉了,第二是,我家不会再窜出火苗把我邻居家的房子点着。现在国际社会对墙国的愤恨很大,而有些海外华人还觉得不理解,明明墙国做出了封城这么果敢的行动,现在疫情在国内控制得也不错,为啥国际社会会纷纷对墙国进行声讨?就是因为墙国这户邻居,对所有人都说我家的火势控制住了,但是墙国只控制了第一点,没有控制第二点。原本来说,第二点是隐含在第一点里面的。家里的火控制住了,自然也就不会有未熄灭的火苗能把邻居家的房子点着。但是在墙国这种奇葩的国度,就产生了这种国内控制,国外传播的神奇事件。我个人来说觉得背后的原因并不是中共故意让病毒传播到世界各地,因为这太邪恶而且也不符合中共的利益。我觉得事态之所以会发展成如此是中共为了维持自己的“面子”,为了显示自己控制得好,和世卫组织唱双簧,淡化疫情,反对别国控制来自墙国的国际旅行。被世卫误导的村民们家家户户都以为火已经被控制住了,完全没想到中共根本没法彻底控制火灾,火苗已经蔓延到自己家后院。

(注:如果您看得到这篇文章,证明您身处海外。如果您还觉得村里火灾(疫情)的起源不是墙国,相信什么武汉军运会投毒的,那么明显您和我处在两个不同的平行宇宙之中,没有继续看下去的必要。)

 

现在火已经烧到家家户户,大家都忙着灭火,也灭得差不多了,啥时候邻居家之间才能重新开始互相串门呢?这里就牵涉到一个方法问题。比如说,老王家用的是浇水灭火法,老李家用的是撒土灭火法,两家用的方法不一样,串门之前就要先掂量一下对方的灭火法是不是和自己的同样有效,串门会不会再次引起火灾。从这点上来说,我们可以看到,我上面列出来的国家,都在用同一种方法抗疫,就是:1.大规模检测,迅速出结果;2.患者自我隔离;3.普通人保持社交距离。而这些国家的最终目标,就是为了实现群体免疫。反观墙国,一直高调宣传群体免疫是别国政府草菅人命的表现,那么同时也就把自己绑上了一辆朝悬崖边冲去的战车。可以想象在不久的未来,英国和美国都同时实现了群体免疫之后,互相之间允许国民旅游和通商会是很顺其自然地下一步。那么西方这些实现了群体免疫的国家,啥时候才会重新打开国门,接纳对于群体免疫极尽嘲讽号称自己绝对不实施群体免疫的墙国呢?我猜一定不会放得很靠前。

 

其他国家对于墙国对病毒控制效果的怀疑,不但牵涉到方法问题,还牵涉到中共的诚信问题。一开始的时候墙国的致死率和感染人数大家都在看,也都在惊叹病毒的威力。等到现在各个国家都感染上了病毒,世界各国的数据都出来后,墙国的数据就成了一个笑话。无论是感染人数还是死亡人数,墙国的数据按照人口比例来算都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少了几倍以上。毫无疑问,中共公布的数字,都是经过美化和修改的。为什么?还是为了那一个“面子”。现在这种虚假的数据,在其他国家眼里,就转化成了另一个疑问:中共高声宣传疫情在墙国已经率先得到了彻底的控制,这是真的吗?这是一个滑稽的现代版“狼来了”的故事。中共在二月份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质疑别国对来自墙国的旅客进行“不必要”限制的声讨,现在都成了打在自己脸上的一个巴掌。回到村子里的例子,墙国刚刚在二月声称自己家里火已经彻底控制住了,然后紧接着三月火就偷偷地烧到了村里的每一个角落。现在眼看着,到六月份村里各家的火都控制得差不多了。问题是,如果墙国在接下来想让别的国家重新开放边境接受墙国旅客,别的国家需要多久才能重新相信墙国的话呢?毕竟古语都说过:愚我一次,其错在人。愚我二次,其错在我。

 

墙国护照的免签国家非常少。以前墙国人以为是因为墙国还不够强大,经济不够发达。最近十年墙国经济已经一日千里。不说北上广深这种超级一线城市,连苏州杭州成都这种城市的经济发达程度和收入水平,都可以超越香港。但是为啥香港护照获得的免签国家要比墙国护照多那么多?难道是西方国家歧视墙国人吗?其实西方国家根本没有歧视墙国人的意思,背后的真正原因是“对等原则”。国和国之间的关系都是对等的。如果你希望自己的国民能够免签证去到某一个国家,那么前提是你也同样允许对方国家的国民能够免签证进入自己的国家。墙国护照现在能够免签的国家屈指可数,是因为墙国对西方所有发达国家的国民,都要求签证,所以相对应的,西方发达国家也就要求所有的墙国人需要签证才能进入。

 

现在疫情席卷全球,各个国家都基本上做了同一件事情:闭关锁国。之前的所有的签证,基本上都成了废纸一张。那么啥时候这些签证能够重开呢?这里面牵涉到的,就是上面同样的一个对等原则。这种重开必然不是单向性的,而一定是双向性的。墙国要是想外国重新开放对墙国签证,前提必然是墙国要开始发放签证给外国人。墙国在326日开始暂停允许持有有效签证的外国人入境。随后,墙国的媒体开始大力宣传境外输入病例,并且把回国的留学生称为“万里投毒”。这所有的宣传背后都是为了突出一点:要让墙国人民感觉到自己生活在墙国的“幸福感”,尤其是对比于其他国家人民的水深火热,这幸福感就更强烈了。为了让国内人的“幸福感”高潮持续得更久更强烈,墙国必然大力宣传欧美国家的群体免疫根本无效,疫情随时反扑。

 

为了证明墙国抗疫比其他国家有效,严防“境外输入”,墙国会坚决不发签证给外国人。对于西方各国来说,即使他们能够因为时间而淡化对墙国疫情处理方法和疫情数据的怀疑和警惕,鉴于对等原则,也无法单方面地放开签证给墙国国民。而西方不放开签证给墙国人民,又成了中共攻击西方“歧视”,“敌对”墙国人的理由。为了显示墙国志不可辱,虽远必诛,墙国必然坚持到底,绝不发签证。在中共眼中,谁先发签证会是谁先承认对方抗疫胜利的标志。所以这个面子一定要争,而且要争到底!到最后,这会是一个滑稽的逻辑死锁,一出荒唐的土共比拼面子的闹剧。但是身处在这个逻辑当中的土共,是绝对认真坚定并且丝毫没有退让余地的。

 

另外一点是,一尊一直在朝成为东朝鲜极权国家的道路上狂奔。但是过去改革开放二十年的惯性还在。在疫情发生之前,如果一尊要彻底的闭关锁国,这是不可想象也不会成功的。闭关锁国将会遭受全社会各方面的阻力。但是疫情之后,在打着“严防海外输入”的旗号下,一尊顿时拥有了能够随意控制国家边境的遥控器。可以预见到的是,如果墙国扼杀90%的民间国际交往,只保留官方的国际交往,对于整个墙国社会,会是一场灭顶之灾。但是对于一尊,这会是他牢牢把控权力,千秋万代的绝佳时机。所以这个边境因为疫情关上了,哪怕几年后全球的疫情已经彻底过去,出于控制的原因,一尊也不会再让国民那么自由地出入。

 

所以,外部的怀疑,再加上中共的死要面子,还有一尊想要的集权控制,造成了墙国即使能够成功的控制住国内的疫情,也必然成为最后一批,甚至是最后一个彻底走出疫情的国家。随之而来的,将会是墙国经济的超级大奔溃。想象一下,一个长期无法派人管理,派人视察的墙国外资公司;一个长期无法拜访无法现场讨论验货的墙国供应商,这种模式是不可能持续的。如果说川普的贸易战是把全球供应链迁出墙国的发动机,那么这场疫情后墙国即将面对的不信任,和墙国对西方的敌视,将会是把全球供应链猛烈推出墙国的拆迁推土机。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跨了。这一次,墙国的楼,怕是真的要垮了。


浏览(1634) (34) 评论(3)
发表评论
总共有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