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hapoi的博客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的网络日志
回复骆驼,关于评沈从文的《边城》 2021-02-14 18:48:08

沈从文这篇小说的意义在于准确地描述了哪个年代湘西人的生活画卷,他们当时的性格特点,处事方式,对沈从文的评价也是在于描绘与记录了一个地域宝贵的人文状态,在历史的长河中存在过。后来的西方评论家以此祝贺湘西人的幸运。其实在70年代这种人文特色的痕迹都还存在,现在全国各地大家的基本上生活逻辑都趋同了。注意,沈从文与巴金郁达夫等等的区别在于,其他大作家明显模仿当年西方作品的故事与手法,不知这样解释你是否接受。

只要有点生活阅历的文化人一眼就看到了沈从文的真,人的感情又复杂也纯朴,但以怎样的文笔为关键,有教育与宣导正确价值观的角度,或反抗世俗价值观念的角度,但纯粹从记录与描述的角度又文笔清秀准确,这是可贵的。

《边城》绝对不是肤浅而是真实动人。我仅仅是在湘西住了三个月,我却从他的小说中读出那里的泥土溪流的气息,更何况人物性格的细致说明,特别是《边城》中还特别引入他人对翠翠的道理讲解,这是需要作者足够真诚与细致的。每个人的感觉不同的。另外,有些时候,我觉得真实流水账的记录都是非常有价值的,但凭空想象的故事,再吸引人,过段时间再看,就可能价值低于真实的流水帐。

我是个理科生,对文学的知识非常有限,甚至看过的小说屈指可数。 我无法判断什么伟大的小说与一般的小说,但沈从文的小说是非常少见的能够让我读完并印象深刻。与英美文学不同的是乡土体念的震撼。因为这些前提状态,我才读到他的故事,读到黄永玉的回忆表叔的文章我竟然流泪。有读到谁都欺负他,大文学家郁达夫,大画家范真,他的夫人与孩子,让我泪流满面。后来我支持的汉服运动,新一代竟然以他的古代服饰通稿复兴汉服,我觉得他可能是时代文学最顶尖的巨人。你介绍说三秦乡土文学家都推崇他,我万分感动。因我对沈从文的喜爱,竟然成为湘西人的天然朋友,这真的太奇妙了。你有你批评的着眼点,我有我喜爱的共鸣处,喜爱是件奇妙的事情,推动我对真实性的无比偏好。

我体念过湘西乡民纯朴温良善意亲近,这都是真实的,甚至我自己都非常犹豫是否再去看看70年代住过三个月的村寨,我也害怕三十年的市场化破灭了我1986年还依稀见到的美好。

我记得在西南联大时代,有个教授对沈从文意见很大,说他是绝对对不起教授的工资。他的公开言论之大胆无非是遇到了一个老实人。这个世界上,特别是中国荒谬绝伦而无人敢说,比如邓小平的猫论多么肤浅,张维迎的“钱是个好东西”多么幼稚,还那么多人追捧,面对一个那么多人喜欢的老实人,还是应该有所尊重,我们都不是傻子,我更是对权贵没有什么奴性的,在文学领域我没有什么发言权,但我也不怕讲出我自己的偏好,怎么评价作品并没有什么一成不变的标准。比如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我就不喜欢,一个可以把强制独生子女的残酷故事挪到1965年的家伙,一顿饭可以吃18个馒头的饭桶谈什么饥荒?

他的爱情观要回到那个时代的价值取向来评论。一夫一妻,一人忠贞爱一人都是近几十年形成的,而沈从文年轻时,中国人在这个问题上都是在迎接基督文明价值观的全球推广过程中,不断探求摸索与误读来打破旧的中国传统婚姻爱情观。所以有丁玲的与两男的同居,毛泽东等革命家的多次婚姻,林徽因的对夫坦白爱上另一人这么奇葩的事情。但是,我们是否也可以理解为那个时代的观念过渡期的自由?另一个角度看是否又是这种基督文明的宗教性禁锢呢?当然,那个年代妇女地位较低也是问题。我们看看江青的遭遇就知道一个男权社会的可怕之处。

我认为那个年代湘西小少女还是害羞得很,而城市女学生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甚至性解放的新女性都不少见,而遥远的湘西,既是自然的山民且缺少严格的封建礼教束缚,又没有当年的现代女性先锋意识,这是他这篇小说的特别之处。不谈封建大家庭,也不谈地位很低并认知自己低人一等的佣人家丁等等,更不是新女性,而是自由的湘西山民。所以鲁迅批判他的守旧意识,是个反动派的定位,文明潮流中的逆流特殊代表。虽然当年对他的这种政治思想意识判别是对的,但多年后,在文化多元化潮流下,沈从文的小说的思想意识的与左翼文学的矛盾变得不重要了,反而变得更有文学价值了。

他根本就不是谈什么是爱情,而是给文明的大城市新市民给出田园牧歌与暧昧朦胧的两性相悦的描写,主要在于合理性才重要。如果乡下进城的女孩中觉得自己有些翠翠的影子,就好比当年的男人觉得自己有阿Q的影子,那么这个人物就是可信的。我觉得中国各省人的性格差异不小,时代的变化也很大。至少在70年代的湘西山村小女生还是有翠翠的影子的。其实从湘西人的身上和日本人韩国人这些稻耕民族的根性上还是有些共同的东西,似乎是一种静静的刚烈,韩国人有段时间热门湘西游,日本人也发现与他们昔日的状态有些怀旧的场景。所以沈从文的写作文笔还真的比较和日本人的文笔。台湾本土作家陈映真的文笔也有点象沈从文。

他思想意识上与左翼文学是对立的,但他是温吞水,所以左翼骂他,郭沫若批他。但是,从文学意义上说,宣传解放意识文明意识的左翼作家,政治上进步,但故事构建粗糙。正因为沈从文在围攻中求生,他的小说在多年后倒是显得更好。想想激情满怀的郭沫若,曹禺巴金写的那些完全没有人文根基的宣教小说,我根本看不下去。

至于20世纪最好中文小说,我们应该这么看,这是一些人评的,他们是这么认为的,其他人也可以搞个同样的评选,评出另外人的中意小说,这些事情又不是奥运会,你应该理解,中国在邓小平时代开始比较愚昧地在全社会推动这种比赛,各种各样,其实很愚蠢的。

矛盾,郭沫若,巴金等等解放后还写的作家都是左翼作家。而沈从文是个明显的非左翼作家,而中国80年代的过渡时期产生一个非常奇怪的思想意识,右翼是好的,左翼是荒唐的,在这种思路条件下,巴金都要把自己装扮成无政府主义者,作家都装成右派了。其实你谈的那些作家的社会责任等等都是左翼写作的立场,小说其实是个虚构的作品而已,不应该有那么多责任的。

我说的是解放前沈从文就不是左派作家,但又没有完全被共产党划入反动文人,仅仅是逍遥沉沦派,而郭沫若,茅盾,巴金等等解放前就是左翼作家。沈从文还是个人物,解放后搞考古研究了。他是在毛时代比较失意的旧文人,其实我80年代前根本不知道有这个人,但他还是有些逃出大陆的解放前的读者关注。而钱钟书,巴金,等等左翼人士就混得好得多,并因此卷入更多的纠纷。

个人人品上论是非常费力不好判别的事情。我有个朋友,他家族在西南联大时代做了很多知名教授的房东,他听长辈们讲起来这些人在他们看来很烂。人在很困难的环境下都难免非常狼狈,让他们不堪回首,特别是些喜欢装逼的大家伙。至于作品方面,老作家的老作品在当今的读者群中都没有什么看头,莎士比亚的作品也不行。但文学界的一些人试图把《边城》推为经典,让专业研究者一代代保持读经典的习惯,能否成功也是要文学界认同的过程。另外,中国是个奴性民族,官方可以推出总设计师,邓小平理论这么傻逼的东西,全社会都还不得不接受。所以推边城就实在算不得什么荒谬了。说得不好听的,鲁迅的小说也有很多人批评的。

鲁迅的东西太日本了,他受日本变革时期的各种文化论战的影响很深,但他在中国并没有那种同样的文化环境,他当然更有进步意义,接受西方文明方面,但从民族的文学的时代故事方面,并不比沈从文强。沈从文太本土,太地域,太细致的文字和故事风格了。

中国文化人的确都是一脑袋的浆糊的所谓大师居多,所以毛泽东50年代就看出这些文人的作品问题太多了,他后来让金岳霖在哲学逻辑上对报刊的重大文章上把关,作家普遍现代知识与逻辑很差,后来的文科生本来就是脑袋瓜子比我们理科生差太多了,文盲老干部在80年代都给他们洗脑成功,你看他们多笨。中国80年代的重大问题错得太离谱。我有时候也想和他们深入地争论一下,让他们遇到一些真正有力的挑战,象那个高划林,一草见我认真和他们理论,就封闭我的评论,太可笑了。他们这批人我是准备一锅端地批判一下。

我这里讲的是鲁迅的一些革命目标或者说民族性改造目标都是因明治维新的日本对他的影响,但他去讽刺手法刺激江南底层民众实在是没有效果的,日本有九州热血男儿,都是家境上好的知识者浪人武士奋起献身。其实中国留日学生也有如黄兴秋瑾那样的热血青年。

顺便说一下,中文世界中的“真理”是个要谨慎提出,是英文中的TRUTH还是古典哲学中的东西?中国是个虚假泛滥的国家,在中国truth也的确算有点神圣,但对我们这些受文明洗礼几十年的人来说,从来都以truth为谈论的基础。

豆腐乳吃多了,口味就重了,白菜就吃不出清新味道而是乏味难吃。《百年孤独》的魔幻现实主义被中国作家模仿三十多年的结果,就是让中国广大读者真的以为他们描写的中国当年的民众真的生活在魔幻荒唐的浩劫达十年之久。其实中国是个脱离了真实并包容虚假的奇妙的东方国家,再那么魔幻,就真的荒谬无边了。《边城》就是新鲜白菜,让中国人还记得真实自然的味道。

顺便说说,真理如果定义在Truth的意涵,就可以理解中国权贵精英津津乐道的真理标准讨论是多么愚昧。所以我对文盲老干部那个阶层以及他们的为老爹歌功颂德的子女后代,将毫不迟疑地嘲笑。

浏览(815) (16) 评论(8)
发表评论
回复新歌,关于文革话题 2021-01-26 15:15:43

认真讨论一下文革吧。每个人看到的都是局部,或局部听说,不以理性的高度,就无法深入讨论。首先,我也不骂别人弱智,被文盲老干部的80年代造谣洗脑,也不说知识分子所谓取得的文革知识也很大可能在于你读了更多的片面资料。其实我的看法就是颠覆邓小平时代的所谓定论。首先我们从定义说起。

1)文化大革命,其启动和目标就是文化上的革命,革命对象就是中国腐朽的传统文化。

2)起因的<武训传>就是讨钱办教育,如同希望工程一样,该政府掏钱干的事,他们不干,发动民间讨钱办教育,这样官僚阶层就可以贪污到最大的一笔政府开支。

3)邓小平1965年搞了民间比武大会,海登法师取得了第二名,毛泽东的军队也办了武器器具的全军大比武。

4)深知日本明治维新与美国新教伦理的毛泽东。他决定发动文革有学明治维新部分的反对虚伪的儒家文化,及美国的实践主义思想的反对中国传统的武打神功。

5)清除中共庞大的亲苏势力及苏联卧底。

6)完成新中国建立赖掉1900年八国联军占领北京后的军事基地与经济利益的全部条约后,重新与西方文明的主要国家建立平等的正常的关系。

既然是革命,国家的行政司法等部门在革命期间就可能部分失控,及混乱状态,1968年各省市革命委员会成立,社会秩序,行政功能基本恢复,1969年中共九大就宣布了文化大革命胜利结束,所以广义上文革只有三年,更准确的定义,文化大革命只有2年半。

文革中的民间主要对立派别在文革的早期主要是新中国培养的大学毕业生或在校大学生与文盲老干部们的斗争。其中也有干部子弟中的部分支持造反,部分保守,部分观望,但大部分还是造反的,主要是老干部们有些解放后离婚娶妻,与前妻孩子的矛盾,或孩子发现父母干的一些事情是反动的腐朽的,不惜跳出来揭发。那个年代,人们在犯罪红线面前的警觉与揭发的心态和西方民主社会的公民是相似的,而不是中国传统中或现在的家族犯罪共同体的状态。后来工人与市民加入后就复杂化了,普通市民阶层在文化上是少有现代文明概念,反而可能对文盲老干部有着对官员磕头的历史惯性。所以每个地方的局部表现的状态区别很大。相对而言上海产业工人倒是领会了毛泽东的反官僚集团的意志。

你们这批中共洗脑出来的怎么说你们。高考恢复与文革有什么必然关系?西方国家很多没有高考的。文革后恢复高校招生是1972年开始的,开始有考试,后来张铁生事件后改为推荐制,主要被文盲老干部子弟几乎垄断。1978年恢复高考,给平民子弟提供了机会,很得人心。

文革中,为了稳定社会局势,有军队支左,工宣队,又有对苏珍宝岛战后的对知识分子的大疏散,及武汉720事件后毛泽东对老百姓维护自身权益的意识非常失望,特别是林彪事件后,他又重新对文盲老干部缓和关系,让他们甄别复出。

毛泽东与党内的斗争也不是绝对优势,那么庞大的亲苏势力,他们又擅长秘密活动,防不胜防。他妥协性地在1971年唱国际歌,向周恩来这批共产国际派妥协。三要三不要的核心就是不要搞阴谋诡计,这是对共产国际派特务们的警告。

1971年-1976年不是文革期间,仅仅是毛泽东真正亲自掌权的时间段。社会状态稳定,主要问题就是文盲老干部们走后门搞特权的起步阶段。

毛泽东去世后的清算问题也值得较为仔细地调查研究。

浏览(739) (2) 评论(14)
发表评论
回复远方的孤独《去中国化-兼谈"一代人的痛“》 2020-04-27 23:32:59

首先强调一下,我自认为没有什么中国传统思维意识值得留念,少年时代懵懂的也是毛泽东的新学时代五四运动共产革命产生的复合的主体比较清晰的极左思想,后来又受西方自由主义思想,新教伦理,马克思主义哲学,日本左翼思想,福利主义,资本市场等等复杂的思想影响。一直是对中国式描述技法,比如八卦,易经等等表示充分理解,因为电脑中的全部秘密就是与非门,只要有两个定锚就足够表达现代文明的一切。虽然可以帮中国的传统派给出最根本的支撑,但我绝对是鄙视中国传统技法低效率的描述体系。我是个完完全全的现代文明派。

看了你的高论,我还是觉得你对问题或思考的表述有点复杂化。我对中国的真正批判主要是虚假这个基本起点,而在思考分析方面对中国的批判主要在于扭曲过于搅合不同类的东西。关于经和你讨论过了。而扭曲定义方面我似乎在其他博友的留言中多次说过,如果定义出了问题,整个中文世界的讨论都出问题,社会智力的浪费就是无底洞,比如民主,定义就是选举领导人或政治代理人,而中文基本把民主国家的制度,现象,经济,法律,自由都搅入民主的意涵中,整个定义扭曲,争论,探讨都变得无效状态。另外我觉得不应该把信仰,科学,社会,文明,习俗等等不同归类的东西搅合起来说,西方文明的分门别类,在最基础的设定中就有完整成立的逻辑基础,所以西方人不太挑战归类,除非就是要挑战某种归类的整体,比如信仰,对整个信仰体系的挑战,或不相信科学等等,这是你要警惕的,跨类是费神并不易被认可的,这个对西方精英不成问题,而华人倒是容易产生疑惑。

谈到四川龙门阵。首先,我们把龙门阵的定义大概说一下。龙门阵是四川地方的聊天,原始定义指的是一种匪夷所思的故事,后来似乎指的是不着边际的闲聊。因为没有公认的准确定义,我就以事例来谈谈。多年前,我和一群四川同事聊天,他们的说法太离谱,与我产生争论,一对多,但很快我把大家逼到辩论失败状态,一位坐在办公桌前认真工作的老同志,走过来对我说,大家在摆龙门阵,你不能认真,哪怕大家说月亮明天落下,你也应该附和。我当时觉得他是好心告诫我为人处事的窍门,多年后我反思起来认为,如果龙门阵是如相声一样的调侃,或开心地乱弹琴,那么但是的问题在于他们摆龙门阵过于一本正经才造成我的争论性介入。

另一个故事是我们一群同事在四川大学培训,宿舍隔壁有一个数学系的四川人,是同事的老乡,他过来聊天,说得非常离谱,什么自己家是千万富翁(万元户的年代),北影著名女演员要和他谈朋友,他一个15左右,来自川东县城,其貌不扬,过于离谱,大家都不说话,他老乡稍微接话,我简直就有点气愤了。过后我想和他老乡交流一下看法,但他基本就是中性地避免评论,而上海人同事就说吹牛两字,不再多说。我当时疑惑于一个很不容易考上大学的时代的一个名牌大学的学生一本正经地吹牛,大家无动于衷。后来,四川同事把这归类在龙门阵里。

那么大跃进时站在麦堆上的邓小平杨尚昆他们是否在全国范围地推行产生于四川某地红星公社的亩产万斤粮食的龙门阵呢?你说到龙门阵的魅力,对我虽然不存在,但对中国人民是显而易见地着迷。比如只有郭沫若一个人认识甲骨文,比如邓小平人才难得”“绵里藏针,比如要吃粮找紫阳等等。甚至毛泽东那么长期被新学洗礼的讲究逻辑推理的人都有被迷惑,当然,毛泽东用了那么多具有四川龙门阵文化背景的人,很大程度是因为有一个完全没有一点龙门阵意识的四川人朱德。这影响了他的判断。


讲讲朱德,我研究发现朱德和彭德怀毛泽东比较亲密,和其他四川高官并不太亲密。我有一个朋友的父亲,多年前跟我讲了一件事情,1950年代,他父亲还是四川某县的县长,一天朱德视察四川,在这个县的火车站下车散步,他父亲准备了几天的报告,准备汇报工作,见到朱德后,朱德只问他这个车站周围有多少颗树。朋友以此和他父亲判断朱德是个无能之辈。在我看来,朱德在表现一个实事求是的事实考验,对西方人非常容易回答的问题,中国的下级官员会狼狈不堪,这也是多年以后他几乎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告诉他儿子。华国锋政变后朱德家也只是说朱德死前去人民大会堂后感冒这些事实,联想是他人的问题。一个这么实在的人,让毛泽东放松了对其他四川龙门阵人物的警惕。邓小平基本上也是谎言张口就来,幸亏他话不太多。话多的陈破空就麻烦了。美国之音都深受四川龙门阵的影响。

总结起来,四川龙门阵的特点就是生动活泼地造谣,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体制内的周小平与海外反动派的陈破空都是这个龙门阵手法。



浏览(1056) (5) 评论(16)
发表评论
总共有1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