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五瓣丁香的博客  
自娱自乐,与你同乐!  
        https://blog.creaders.net/u/3008/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误会和失误 2011-10-23 13:09:25
                他对她的情愫开始于她的误会,终结在他的失误。

                四年大学生活快结束了。分手在即,最陌生遥远的同学之间,都有了聚头闲聊的理由。那天,他的内蒙老乡,把来自江南水乡的她带进了他们的宿舍。老乡的男朋友,就在他的隔壁,在男生楼里见她,是常事。但这样郑重其事的探访他,是稀事,特别是还带来了"江南",这个稀客。

                她站在门口,他说了三句"请进",她才进去,他感觉头顶的日光灯跳了一下,分外明亮。四年了,他只在男生宿舍里,见过她一次。那一次她说的一句话,全班的男生都记得。那是新生入学的第一年。全班只有十二个女生,分成两个宿舍。奇怪的是,好看的全分在一起。他的老乡,虽然来自呼市,但长得白净,细致,小巧玲珑。可能因为好看,这六个女生入学时,都把初恋留在了家乡。每天,飞向她们宿舍的信件,象雪片一样。特别是江南,同样笔迹的信,一天经常收到两封。渐渐地,分管发信的隔壁女生,就把她们"名花有主"的消息散布了出去。惹得他们宿舍的"北京高干"和"沿海暴发户"很不服气。为了粉碎这个消息,他们俩策划了一次让全班男生得益的行动。"北京高干"在全班搞了宿舍联谊的活动。组建"兄妹"宿舍,大家离家千里,应该互帮互助,相互友爱!这样第一次联谊时,"沿海暴发户"就把小卖部的所有零食都搬进了宿舍,象游戏场里,保护小孩的小彩球一样,摊在了桌上。等全体妹妹们就坐,吃饱喝足后,"北京高干"站了起来,霸气地问了全体男生都想知道的问题:"我们听说,你们几个女生,在高中时都有男朋友了,是真的吗?"顿时,屋子里女孩子弄出来的瓜子声,笑声,全没了,象被吸尘机处理了一样。这时候的女生,无论来自北方还是南方,都一个个象小家壁玉的小姐,娇羞地低下了头,就连那个男朋友来过学校的本地女孩,也不承认。一阵静默之后,只有"江南"抬起了头,清晰地答:"是的,我在家乡已经有了男朋友。"。话音刚落,"沿海暴发户""嗖"地一声,站了起来,脸色铁青地走了出去。他记得自己当时费了好大的劲,才没笑出声来。感觉那是他开学以来,最快乐的一刻。不过晚上 "沿海暴发户"回来,就寝前,又和 "北京高干"高谈阔论,一致认为联谊活动收获巨大,他们每个人都还有机会,除了"李江南是个好女孩"之外.

                他是从内蒙的乡下来的,不光贫寒,而且低微。十二岁时,没了父亲,母亲把他们一对双胞胎兄弟养大,养到他们考上了大学时,却再也养不动了,在县城里找了个摆摊的老头,苟且地住到了一起。他很想跟母亲大声地嚷:如果是因为他们俩的学费,他可以不上大学。但是这话在他怒火冲天的时候,也不敢向母亲说出来。取而代之的是他在心底跟世界呐喊:凭什么他就是"高干",凭什么他就是"暴发户",他们可以挖空心思追女孩,而我连放假,都不能回去看母亲!

                日光灯下的"江南",分外好看。他突然想起 "沿海暴发户"的就寝阔论:"南方水气重,水分子充入体内,所以,女孩子无论高矮胖瘦,都是圆圆的,软软的."可是,江南好象不光是圆圆软软,她的大眼睛特别明亮,象两汪清流,让人清凉安静.

                "这是谁写的?" "江南"的提问,赶走了他的想入非非.这才看见,她手上拿着他的小圆镜子,那上面有他前两天写的一句话: "李江南是个好女孩!".那是因为毕业前夕,大家都在写留言.那天,对着一堆留言簿,他咬文嚼字,感觉又难又无聊,随手就把这句全宿舍男生公认的话,写在了小圆镜上,而且写完就忘了,因为宿舍里谁看到,都不会大惊小怪.

                这句话,这时候被江南本人看到,倒把她搞得得面红耳赤起来.以后好象刚刚认识了他,和他的话主动的多了起来.

他猜她是误会了:以为自己不小心撞到了他的暗恋,否则不会把女孩子的名字写在镜子上。

                从那以后,李江南会主动地和他说话,不过说的都是借个笔记,抄个复习题的话。(全班他是最穷的学生,四年来,只好把精力用在学习上。)

                有一天,李江南跑到他的桌前问:"林士杰,你有白纸吗?",话音未落,只听"唰"地一声,他撕下了几张白纸递了过去,动静比她的话音大多了。搞得她低下了头,脸又红了。

                他其实是在心里嘲笑她的:还不是一样是个虚荣的女人!不过是想利用别人的暗恋而已,但他又情愿替她开脱:愿意和喜欢自己的人说话,这不是人之常情吗?何况她还经常会脸红!

                北京的秋天是金色的,特别是清晨的空气,象最薄的水晶片一样,吸进去就碎成了粉末,有点凉,又有点硬,在五脏六腑里按摩,爽极了!林士杰在这里度过了四个这样的秋天,对女孩子不是没有心动过,比如和李江南同室的老乡,他就动过很久。可惜人家一心想嫁到沿海发达地区去,未来根本和他没有关系。所以,他的心动,每一次都轻轻地发生在海底深处,表面上连一丝波纹都没有。这一次,他想试一下,哪怕是能起一条皱纹也好。

                他向"沿海暴发户"借了二十元钱,请老乡吃一顿,条件是必须把李江南一起约来。借钱的时候,"沿海暴发户"问:"是谁啊?"

                 "我的内蒙老乡."他尽量答得理直气壮。

                   "你有病啊,人家毕业就和男朋友去海南了。老兄,钱还是应该用在刀刃上。" "沿海暴发户"老气横秋地教训他。

                  "你以为人人都象你,吃一顿饭,都要有回报!"不知道为什么,四年来,只要能损到这个暴发户,他就特别开心。

                那顿饭,没吃多久,他就自作聪明地问:"李江南,你毕业当然是回家乡了,你男朋友在那里等你,对吗?"

                她的脸顿时变得苍白,尴尬地放下筷子,说是去趟洗手间。人刚走,老乡就对他开骂:"你怎么这么自以为是啊!是不是跟‘北京高干'学的,想什么,就问什么,别人就得答,对吗?难道你不怕问到坏事,让人伤心吗?"

                  老乡告诉她,李江南大三的时候,才失恋的。不象她们,还没到一年,带进大学的初恋就全结束了。"你还记得大三的时候,她请病假回家吗?那是因为她收到‘变心'信后,非得要回去当面问清楚的缘故。那一次,要不是我正好在她身边,她读那封信时,非得从楼梯上摔下去不可。"

                 "李江南从家乡回来后,就再也没提过她的初恋,没向任何人倾吐过,就连我这个当时被她抱住当枕头痛哭的人,也没问到过只言片语。只是她不再收到信,也不再写信了。"老乡把知道的全告诉了他,林士杰觉得这顿饭真是没有白请,对她充满感激。

                  从那以后,林士杰抄笔记时更加认真,因为李江南会来借。她要一点什么资料,他都会事先备好。特别是去图书馆自习,他总是出现在李江南也在的时间。终于有一晚,他和李江南在书架前面遇见。这回她大大方方地望定他,跟他笑笑。

                 "你怎么每天只看英文啊?你不是英文四级已过了吗?"她的笑让他有了重新发问的勇气。

                 "毕业后,我想出国。"她轻轻地答,目光还是平静地留在他脸上,比嘴唇答得更加响亮:"傻小子,不要再心动了,我就要远走高飞了,让你的暗恋烟消云散吧!"

                 他低下了头,不想让她看见心底的痛。

                "这个给你。"她递给他一张二十元的纸币:"我不应该让你请我吃饭的。"说完,她慌忙低下了头,好象怕看见自己的冷酷,又好象怕看见他发火。

                他虽然心里非常惊讶,但嘴里却非常自然地答:"我们很快就毕业了,我虽然只能回乡下,但国家会分我一份工作,二十元钱,我相信还是还得起,你就不要担心了。"

               李江南真的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她笑了,笑得非常灿烂。那一晚,他们是一同走出图书馆的,分别时,他对她说:"毕业后,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会跟你联系,你别嫌麻烦。"

            "那怎么可能!"她答的时候,很诚心。但答完后,是真的忘了。

  红叶在北京的香山飘落,飞过海洋,化作尘埃,第二年又在加拿大的枫树上发红时,李江南在多伦多收到了林士杰的信。

            信是母亲从故乡转发的,看着一脸疲倦的信封,江南心里生出一丝歉意。毕业这么久了,才第一次有机会想起,这个曾经把自己名字偷偷写在小圆镜上的男生。个子不矮,但总是挺胸抬头,走路的时候,身体都有点后仰了。不用看他的五官,看他走路的样子,就有一股冷冷的倔强味道。拆信的时候,她以为他不过是把信封上的信息再说一遍,比如:我分配到了内蒙某市的链条厂,在财务科工作。这是我的地址和电话,欢迎联系,就象她给别人写的明信片一样。然而,从信封里掉出来的是一张照片,而且不是一般的照片,是一张结婚照。原来他写信来,是为了告诉她,他已经结婚了,娶的是厂里的仓管员。

            新娘子不漂亮,有点土。她很意外,不过真心替他高兴。这么快就娶上了老婆,说明过得挺不错。她回了几句祝福的话,还寄了一条项链,送给新娘子。国外的项链好看但不值钱,对她来说,真的是表表心意而已,然而,这个 "礼轻情义重"的举动,却造成了他的失误。

            信是厂长夫人给他送来的,新娘子也是厂长夫人介绍的。一年多的时间,他就成了厂长的心腹,他的人生,从来都没有如此的春风得意。新娘子把项链带在颈上,厂长夫人直夸漂亮,夸完了开口说:"士杰,我有一件烦心事,只有你能帮忙!"。原来厂长的儿子大学没考上,很想走出国留学的路。"你这位同学,一定象‘同桌的你',求她帮帮忙,绝对没问题,对吗!"

            这时候妻子也在胸前,摆弄着项链,士杰脑子一热,满口答应了下来,仿佛自己真有什么应承的本钱一样。但落笔写信时,还是迟疑了一下。如果说,他之前暗笑过她虚荣,因为别人的一份 "暗恋"而沾沾自喜,那他如今这样冒然的求助,又算是什么呢?一秒钟的犹豫之后,他还是写成了那封信。他问她能不能做厂长儿子出国留学的担保,或是找一些别的方法,把孩子办出国来。

            信是一封直接了当的信,心是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寄出去后,他的心,整天七上八下,真的不知道她是会拒绝还是帮忙。

            回信终于来了!很厚很沉。里面有学校的资料,移民公司的资料,移民局的资料,还有研究比较选择的指南。这些沉淀淀的纸,让他很快乐,当他把它们交给厂长夫人后,他觉得厂长都和言悦色起来。这件事,从一开始,他都只担心江南愿不愿意帮忙,根本没想过,厂长夫人对他的郑重拜托,不过是众多拜托之一而已。所以,当厂长夫人通知他,他们改变了主意,去加拿大留学的计划必须半途而废时,他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这件事,如果不是他那么热心,那么好表现,李江南在大洋彼岸也不会浪费那么多时间。他写信去说抱歉,她回信说"没关系。"

            厂长的儿子后来去了澳大利亚。士杰也还和江南通过几封信,依旧努力地描述着生活里发生的事,但她回信的口气越来越客气,最后,他也就没了继续写的热情。       

            人年轻的时候,总是美丽一些。哪怕是误会和失误时候。

浏览(81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