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安雅云的博客
  安雅云
网络日志正文
洪振快:南泥湾有没有种罂粟卖鸦片? 2017-05-26 08:09:25

南泥湾有没有种罂粟卖鸦片? 

2017-05-25 洪振快 梅花档案

根据现有资料,359旅在南泥湾既卖过鸦片,也种过罂粟。直接证据就是中共中央西北局的《南泥湾调查》。


1943年,西北局对南泥湾进行了调查,其中有一段涉及了“特产”和“收烟”的问题。


据此调查,南泥湾是1940年被发现的。同年末,中央财经处开始计划开发。1941年初,仅有中秘、中财、中组、中青四个农场,7月增至14个。5月,八团到金盆湾;7月,炮兵团到南盘龙川,11月警卫营开到。1942年,成立农场管理处,以军委农场李世俊为主任。3月,特务团开来驻马坊;6月,九团开来驻九龙川;8月,四支队来驻南泥湾,“皆曾种地,但中心在种特产”。


本年农场增至30余个。该年全区种地面积共约计15000亩;其中川地9000亩,内民种6000亩,机关部队3000亩;山地6000亩,内军民各半。


调查中说,部队开到南泥湾后,“种特产向老百姓调剂了几千亩川地”。


1942年各单位的种地情况,有一个调查表,如下:

资料来源:《中共中央西北局文件汇集》一九四三年(一),中央档案馆、陕西省档案馆1994年出版,第272页。

 

表后还有说明:“估计八团有一部分不在南泥湾境内,但各团种地至少五○○○亩以上,据许多同志谈,去年吃亏处在把农业生产中心放在特产上,而种特产的缺点,第一,贪多;第二,缺乏经验,未好好的采访老百姓的意见,如炮兵团下种时,老百姓说太早,种了不出来,我们不听,结果六○○亩只出八○亩。其他施肥割烟皆不熟悉;第三,种子不好也有关系,老百姓存的多是一九三五年以前的种子。”


这个调查表和后面的说明透露了很多信息。从表中看,土地分成了三种用途:粮地、特产地、菜地。粮地是种粮食,菜地是种菜,特产地是种什么特产呢?其中八团一栏,特产地下有用地1000亩,收烟数300两,每亩产量“3.3两,即烟地”的说明。特产是“烟”,而每亩产量仅仅3.3两。从中看出,调查表中所谓的“烟”,不是普通的烟草,而是特殊的罂粟。其中缺点的第三条,即种子多是1935年前的种子,也是一个旁证,因为1935年国民政府开始严禁鸦片,种植罂粟变为地下活动,老百姓留下的多是该年以前的旧种子。


调查材料还说明几点:一,种特产(罂粟)的地是向老百姓调剂过来的几千亩川地,不是军队自己开垦的。二,“吃亏处在把农业生产中心放在特产上”,“贪多”,可见“特产”成了生产中心(调查报告前面已明确说“中心在种特产”),种粮倒在其次了。三,没有经验,又不听有经验的农民劝告,种罂粟不得法,以致炮兵团下种600亩,只有80亩发芽,收成总共只有几十两,亩产可能连一两都不到。四,3000亩川地,只收获不到1300两的特产,成效很差,但若以194212月的延安市价来看,这些特产大致值1400石小米,比起种粮所得为多。五,参与种罂粟的有八团、特务团、警卫营、炮兵团,其中除炮兵团外,其余都属359旅。六,信息来源可靠。八团即718团,其团长为陈宗尧,与材料来源中所说“陈团长谈”相符。特务团、警卫营的材料来源则是李世俊,李世俊是农业专家,也是农场管理处主任。显然,陈宗尧和李世俊都是开发南泥湾的权威人士,其信息是可靠和可信的。七,炮兵团是八路军总部炮兵团,这意味着其他部队也在南泥湾种了罂粟。


359旅曾经种罂粟,还有一个佐证,即前文西北财经办事处的报告中提到:“一九四二年春季边区各县特产……八月后新货收起”,“一九四二年边区自产特产”,说明1942年边区各县曾“自产特产”,春季下种,8月收成,359旅种植罂粟“自产特产”与之相符。


现有资料也显示,延安时期种罂粟的不止359旅,而是相当普遍的现象。前述刘向三1944年的调查报告,提到其他部队机关种罂粟的有:保安纵队、二团,地点都在关中分区。


而种鸦片的地区,在中共历史上也不止于陕甘宁边区,时间也不限于延安时期,比如解放战争时期曾在东北大量种植罂粟。王锡富,1947年在东北行政委员会辽东办事处工作,该年5月,他被分配到政委会开办的元兴商店工作。“到总店报到后,才知道这个商店不是做买卖,而是经营大烟的,凡调去的同志都不愿干,争着调出,经店领导开会动员,再三说明生产大烟对支持解放战争的重大作用,大家的认识才慢慢提高。”


后来,他被分配作复查员工作,任务是“确定每亩烟的生产产量,收割后再复查是否达到予定的数量”。“确定亩产烟量时,要根据烟的品种、土质的肥沃程度,烟苗的疏密,长势情况及烟桃能割浆的刀数等条件来核定,同时,要考虑到割烟的技术水平,如将烟桃割漏了就会不出会少出浆液。一经核定测量后,烟户如交不上来,则由驻在所(分店在中心村镇设的机构)人员向烟户催要。更有的个别户隐瞒留用,欲私卖钱,只交部分烟土。这样就达不到定量要求,驻在人员只得动员说服,必要时有的个别驻在人员(都是出院的伤病员)就用皮带逼迫这些烟户上交烟土。……我记得有一位妇女被逼上吊致死。”


王锡富在文中说,“在东北解放战争中著名的‘三下江南、四保临江’战役胜利后,在解放前实行土地改革,组织大生产。为支援前线,一九四七年,东北行政委员会在临江、长白、扶松、蒙江(今为靖宇)等四县大量播种罂粟。直接由元兴商店经营管理,由总店负责组织领导,总店下设四个分店,每县设一分店。当时总店经理由辽宁省公安局秘书长孙敬之兼任”。


文中还说,1947年播种后的大烟长势良好。文中也点明,“种大烟的多为个体烟户,也有机关和部队参加生产”。他点出了一个他熟悉的人,“我认识一个名叫宋嘉仁(后任伊春市财政局局长)的就是在大烟地里复查烟产量时熟悉的,当时他是通化林木公司(即辽东林营局)西大川事务所所长,他身背一支七九式步枪,也跟在烟地里劳动。”


宋嘉仁算是机关的,部队也有,紧跟着的后文说:“在复查部队生产的烟量时,有位营长(关里来的老干部)单独告诉炊事员给我做了两碗面条,可以说是很好的保健饭了”。部队殷勤招待了这位复查员,显然他对评估“部队生产的烟量”有一定的权力。(《伊春文史资料》第八辑,19938月出版(内部发行),第216219页)


359旅不仅在1942年“自产特产”,其后数年中也应该一直在贩卖鸦片。前述刘向三的调查报告,对1944359旅在 县的走私情形,一共举了六个例子,但“仅举典型报告,如有需要容后补充”。除此之外,359旅所属大光商店因贩卖鸦片还与子长县政府发生纠纷,把边区军队、政府最高领导都牵扯进去了。


1942612日,山西人高光富等人携带鸦片,由358715团运输队保送(每两鸦片保送费法币8元),到达子长县,由359718团开的大光商店出售,被该县瓦市公安局查获,高光富等被抓。公安局要求大光商店交出鸦片,但大光商店开始不承认,后承认买了200多两,但拒绝交出鸦片。由于没有赃物不能判刑,而高光富等又是外省人士,不能长期羁押,子长县陷入了为难处境。


事情拖了将近半年不能解决,125日子长县县长黄聚俊、裁判员李桂荣向边区高等法院院长呈文汇报,要求“速示办法,以便遵照宣判”。19日,边区政府审判委员会向联防司令部贺龙发去公函,认为犯人已经在押,则作为赃物的鸦片,“亦当随案移转,不应仍存大光商店为合法”,为了“不致使以后工作发生困难”,询问“究应如何处理?尚希查明并裁酌示复”。


公函由边区主席林伯渠、副主席李鼎铭转呈,29日贺龙、徐向前、肖劲光复信,答复:“第七号公函接悉!内转呈子长县为烟土案与七一八团大光商店纠纷事,业经去函查讯,并着转饬该店将存货如数交出,给予惩处,特复。”194318日,林伯渠和李鼎铭签署给子长县县长的批答,告知贺龙等复函内容,并表态:“现在你们就照联防司令部贺司令的这封来信办理好了。”


按理,有了贺龙批示,事情就好办了。但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131日,子长县县长、裁判员再次向林伯渠、李鼎铭呈文,告知情况:“奉令之后,即将该商店尹主任转案讯究,追要所买烟土,尹主任声称:‘我买烟土,是拿棉花和布匹换的,货物已由高光富的团伙董姓驮去,况烟土已交给团部了,不能交出等语’”。后面,他们分析说,高光富和大光商店鸦片交易还没完成即被逮捕,“连打条登账的时间”都没有,哪有时间给棉花布匹?他们说好是两个月后给布,又哪里是马上给?“该店买烟,不肯交烟,而该犯高光富等又不能长期管押不判,所以我们的意见,将该烟犯高光富等解送钧府处判较为便利,是否可以?请批示示遵!”


看起来,尽管有贺龙、徐向前、肖劲光等边区军队最高领导层的批示和边区政府最高层的批示,大光商店仍然不愿遵守边区法令,而子长县也奈何不了,所以只好将难题往上推给林伯渠、李鼎铭。此案最后如何了结无从知晓。(《禁烟史料》第243247页)然而,此事比之一年多之后发生的一件事,仍属较小。


1943320日,边区政府禁烟督察处在绥德的督察队接到密报,说359旅合作社张主任经常在东关零销鸦片,当晚又将卖鸦片50,“该处即派督察队长及缉私员等四名前往缉私”,意外的情况发生了,“当晚东关发现枪声,该四同志失踪”。


第二天晚上,又查获张主任出售了鸦片毛重107钱(上晚因买主未到交易未成,次日继续交易),于是张被扣,但“因张主任赖死不肯走,该处为着避免武装冲突,故未勉强将该犯拘捕到案”。第三天,四名失踪人员仍未发现,兼任西北财经办事处主任的贺龙,接到禁烟督察处报告后,给359旅旅长兼延属警备司令部司令王震去函,转去禁烟督察处的要求——“请转告延属警备司令部,将该张主任解案讯办等情”,希望王震“查照办理为荷”。同时,贺龙也给兼任禁烟督察处主任的叶季壮去函,告知已将来函转给延属警备司令部,让王震“查明办理”。显然,359旅的人,没有王震点头处理不了。


至于此事最终如何,王震如何“查明”,如何“办理”,因未查到相关史料而无从知晓。但324日贺龙再次给王震去函,是绥德市民张作有告状,说21日晚张主任交货他是协助交易者而被抓,但因未从中获利而被放了,“不料九旅反将民之老母拘捕至今不知生命如何,并闻将封闭民家捕捉民等”;贺龙的意见是,“查私犯鸦片即属破坏统销,拘捕人民立系违犯法令,如所述属实,请查明办理为盼”。(《禁烟史料》第264267页)


贺龙说“私犯(贩)鸦片即属破坏统销”,而没有说私贩鸦片是违反禁烟法令,显然是对内说的,因为鸦片统一由叶季壮任局长的物资局统一销售是内部政策,而对老百姓来说私贩鸦片是犯法的。

 

东关枪声案发生后,贺龙给叶季壮的函(陕西省档案馆藏)。

 

 本文节选自《延安时期的特产贸易》


浏览(3071) (28) 评论(3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Haoqi 留言时间:2017-05-28 10:06:52

【例如[新天狱]给温家宝硬按上一位生于1877年的"亲伯父"--大汉奸温世珍. 而温家宝的祖父爷爷温瀛士1895年才出生! 仅此一事就足以说明[新天狱]说话有多不靠谱, 人品有多低劣.】

好奇可以,造谣不好。本博只是借用中国著名法学家、宪政学者,原群众出版社社长、总编辑于浩成的结论。你不会是骂于浩成人品低劣吧?哈哈哈哈

-----------------------------

[新天狱], 废话少说. 先讲清楚温世珍是不是温家宝的"亲伯父"?

谁造谣了? 别贼喊捉贼! 于浩成说过"温世珍是温家宝的'亲伯父'"吗? 既然你造了这个谣, 就好汉做事好汉当, 不要躲闪, 转移话题.

回复 | 3
作者:安雅云 留言时间:2017-05-28 06:43:19

有人能证实这段话属实吗?

回复 | 2
作者:安雅云 回复 安雅云 留言时间:2017-05-28 06:26:40

看如今,现在有送锦旗的

回复 | 1
作者:安雅云 留言时间:2017-05-28 06:20:27

也比较比较:

1939年秋,甘孜县章县长被老百姓送“万民伞”。这一幕恰好被路过的孙明经教授看到,问在场的藏汉民众,为何给县长如此高的赞誉?回答是:自章县长执政以来,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街头没有乞讨者露宿街头,藏汉民众从未有过分歧瓜葛,各族人等安居乐业,怡然自乐,皆是县长之功劳也……

于是,孙教授让大家随意站好,定格这一历史镜头,并永载史册!(注:前排右三为章县长)

12年以后,章县长被“人民政府”判处死刑。

回复 | 4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7-05-27 20:17:06

1935年时,绝对禁烟省份已有豫、鄂、皖、赣、苏、浙、闽、冀、鲁、晋宣布完全禁种,到1938年,17个绝种省份基本实现禁种。

回复 | 2
作者:安雅云 回复 安雅云 留言时间:2017-05-27 19:48:36

当然,执行监督管理的如何又是另一个话题。

臂如:就没管好延安。

回复 | 3
作者:安雅云 留言时间:2017-05-27 19:46:28
编辑监视本页其他语言禁煙委員會 (國民政府)

禁煙委員會為中華民國國民政府於1928年8月20日至1949年12月31日設立,為禁絕毒品所設立的合議制委員會。事實上,當時統治中國全境的國民政府藉由此委員會,大幅剷除中國人民吸食鴉片的風潮。

簡介编辑

1927年4月18日,國民政府將首都定於南京,並於同時於財政部下設禁煙處,頒行《禁煙暫行章程》,言明三年內禁絕鴉片。1928年7月,國民政府陸續公布《全國禁煙會議組織條例》、《禁煙委員會組織條例》、《禁煙法》、《禁煙法施行條例》。

1928年8月10日,經由上述法源,國民政府成立禁煙委員會,直接隸屬國民政府。1928年10月20日-1935年6月5日,禁煙委員會隸屬行政院。1935年-1938年,因為戰時政局所需,禁煙委員會特地設置於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轄下。1938年,因吸食鴉片人口減少,加上陝甘寧政權公開種植與販賣鴉片事實無法解決,該委員會由位階較高的直屬機關改隸內政部。而此委員會一直設立到中國國民黨於國共內戰喪失大陸統治權,才予以廢止解散。就評價上,禁煙委員會雖於禁止中國人民吸食鴉片煙毒有其重要性功勞與效能,但並沒有達到當初所設「全面禁絕」的標準。

1935年4月4日,《禁煙實施辦法》

禁煙程序除依行營頒布之《派員查禁種煙辦法》、《厲行戒煙取締吸戶章程》、《嚴禁腹地省份種煙取締採辦邊省產土章程》、《厲行查禁麻醉毒品取締土膏行店章程》及其他禁煙條規辦理外,悉依本辦法行之。豫鄂皖贛湘蘇浙閩等八省均為絕對禁種省份,定本年四月份起實行總檢舉,遴派人員或指定人員分赴各省……如有聚眾抗剷者,即行指調軍隊嚴拿,為首之人立予槍決。倘有不肖軍警團隊包庇栽種,縣長力難制止時,得逕行密報拿辦。如縣長對於境內煙苗不報不剷私收捐費者,一經查實,立予槍決,以示懲儆。……陝甘兩省已經核准分期禁種,並據該兩省呈明按照原定計劃分三期禁絕……各省市應依《厲行戒煙取締吸戶章程》,負責舉辦煙民補行登記,限期六個月徹底辦理完竣……黨政軍服務人員及學校員生,一律絕對禁止吸食鴉片……

1939年7月10日,《肅清私存煙土辦法大綱》

為貫徹六年禁煙計劃肅清私存煙土加緊統制起見,於必要省份特設督辦肅清私存煙土公署主持辦理之。肅清私存煙土由督辦肅清私存煙土公署負責督飭各區行政督察專員、各縣縣長層飭區聯保甲長嚴厲執行,所收存土隨時交由禁煙督察處驗收保管,其定價付款辦法另定之。督辦肅清私存煙土公署,應負責指揮警察團隊查緝一切私咚绞凼乱恕CC清私存煙土定期五個月辦理完竣……自本辦法大綱施行之日起,絕對禁止私人採購煙土……五個月屆滿後,如發現存土概以私論,除將煙土沒收並按其情節依《禁煙治罪條例》〔第五條第一項:咻斬溬u鴉片者無期徒刑或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及第十九條〔沒收財產全部或一部〕懲辦,如有不肖縣長區長聯保主任保甲長等扶同隱匿,或其他文武貪官污吏土豪劣紳包庇縱容情事,依同條例第十三條懲辦。參考文獻编辑張朋園、沈懷玉合編,《國民政府職官年表》,1987年,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朱文原,國民政府禁煙史料,第二冊,組織法令(二),國史館,第135-219頁

回复 | 1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7-05-27 19:08:53

还不信的同志们,再回去研读江泽民同志的回忆录,看他当年在南京如何与延安鸦片斗争的。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回复 安雅云 留言时间:2017-05-27 19:01:12

更重要的是,新天狱同志抄来不过是土共陈旧宣传品。国民政府的禁毒决心与效果是土共现在都无发否认的了。

真有兴趣的,可以 google 南京国民政府的“寓禁于 征” 一文。

回复 | 3
作者:gmuoruo 回复 安雅云 留言时间:2017-05-27 18:50:49

呵,新天狱同志辱骂洪振快,你是在故意点他的软处么?

回复 | 0
作者:安雅云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5-27 18:47:01

大家都在学习中,只要语言友好,讨论是正常的。

倒没有觉得万维反那边,大家都有一个能讲话学习的平台满好的。

晚上!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安雅云 留言时间:2017-05-27 18:26:42

其实,国民党的鸦片之事我还是刚刚知道。。。呵呵呵呵

我只是觉得万维一面倒的拥蒋反共,加一点另一面的意见可以【兼听则明】。不是成心和博主过不去。

也祝长周末快乐。

回复 | 0
作者:安雅云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5-27 17:55:09

新博,还是这句话:

作者让我们看见了被中共隐瞒几十年的真相,国民党的鸦片之事巳经被共产党宣传批判太久太久。这不巳经深入您的脑子,忘不了吗?

而延安种鸦片之事估计现在国内的朋友还是知之甚少?

中国历史什么时候才能公平公正的公开于世?

只是作者今日的专题不是您要的,仍祝长周末愉快!

回复 | 5
作者:yangr 留言时间:2017-05-27 16:55:25

说中国饿死人,它就说美国也饿死人。说共产党种鸦片,它就说国民党也种鸦片。有完没有?

回复 | 4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5-27 15:25:17

为了还给雅云博几个评论,现将幼河的有关民国时期鸦片交易的博文链接附上。我和幼河博常常有不同的看法,也时常辩论,有时甚至言辞激烈。但是我们不互相扣大帽子,更不骂人。

幼河:民国时期有关鸦片的情况

http://bbs.creaders.net/life/bbsviewer.php?trd_id=1228949&blog_id=288280

回复 | 1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辛亥革命 留言时间:2017-05-27 15:20:33

鸦片大家种,不分国与共,振快图痛快,忘了蒋总裁。

回复 | 0
作者:辛亥革命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5-27 14:28:58

‘1943年3月20日,边区政府禁烟督察处在绥德的督察队接到密报,说359旅合作社张主任经常在东关零销鸦片,当晚又将卖鸦片50两。。。’文革余孽,我们在谈论博主谈的359旅种和卖鸦片时代,1943年前后不是抗战时期?谁与你说1930年?你讲的所谓故事是不是发生在1930代我不关心,你自己enjoy就行了。

回复 | 3
作者:安雅云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5-27 14:23:39

遵命。只是一下子少了好几点评论。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5-27 13:20:26

请雅云博删掉那些重复的评论,不小心click重了。谢谢。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辛亥革命 留言时间:2017-05-27 13:18:05

【即使蒋介石国民政府也是靠鸦片来支持军队的开支,那也是国军用来抗日】

一九三0年,蒋介石就抗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忘了吃药了吧。

回复 | 0
作者:辛亥革命 留言时间:2017-05-27 13:14:29

那个文革余孽,退一万步讲,即使蒋介石国民政府也是靠鸦片来支持军队的开支,那也是国军用来抗日。当时,国民政府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你一个当时的土匪‘政权‘,缩在延安又不抗日(延安当时有日军吗?呵呵),还大肆作乱,有什么理由种鸦片?顺便,问一下天下五毛主干五粉红猪们:延安当时有没有长期保持与南京日本司令部的苟且电报联系(苏联驻延安高官的回忆录)???确实有点像郭文贵所指:真正的彻头彻尾的卖国贼!

回复 | 4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5-27 13:13:11

【非要洪振快洪大侠把你衷心敬仰、崇拜无比、赞不绝口、逢人就夸的我亲爱的仰望星空遐想万里的人民好总理温家宝温总座曾经代表整整十年的神明中国共产党1940年代南泥湾湾359旅开荒大生产纺棉花的耀眼辉煌历史事实,说成 “别别别,不要不要” 的,你就周末快乐啦?!】

温家饱和南泥湾扯不上,和温世珍倒是有点关系。温家饱是80年代胡耀邦【萝卜快了不洗泥】时期,和胡震颤锦涛同志一起拉进中央的。也不是神马【人民好总理】,是【人民币好总经理】。。。所以温家饱了,人民财产少了。哈哈哈哈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Haoqi 留言时间:2017-05-27 13:04:51

【例如[新天狱]给温家宝硬按上一位生于1877年的"亲伯父"--大汉奸温世珍. 而温家宝的祖父爷爷温瀛士1895年才出生! 仅此一事就足以说明[新天狱]说话有多不靠谱, 人品有多低劣.】

好奇可以,造谣不好。本博只是借用中国著名法学家、宪政学者,原群众出版社社长、总编辑于浩成的结论。你不会是骂于浩成人品低劣吧?哈哈哈哈

【于浩成:1942年到解放区后,我就感觉到不自由,在共产党领导区域还不如日本人占领时自由呢,只要你不抗日,一般他不管你,特别是言论、报刊都不太管,你看什么书他不太管。1947年我就是准右派,1950年时镇压反革命运动时,我在天津市公安局,后来参加清理积案,也随囚车到过现场,亲眼看到犯人被枪杀,当时北平也好、天津也好,一天杀200个人,我感觉完全是杀人以立威,而且确实有草菅人命的。特别是我亲眼看到的,天津市长温世珍(温家宝的伯父)从监狱里提出来,那个时候是大敞门汽车,军人拿着枪围着,经过一个地方有一个小桌,在那向犯人宣布罪状然后执行死刑。还有驻日大使许世英,他知道自己可能要被处决,家里早去送了一双崭新的布鞋,准备在行刑前换上走出监狱。结果被判了以后,两个人架着他往车上走,有一只鞋掉了,他想回头看一看,那个军人不干,就把他押上车了,我看见这一幕,心里非常难过。当时我觉得这样做是不是合法、合理?北京还有一个人,我觉得是罪不至死,不二判是法治界的国际通例,判了刑怎么又来判呢?而且他当时很相信党的政策,说我好好劳动改造自己,但是一下子就没了。还有后来我没有参加,光听着报道的,燕京大学校长卢志伟怎么被斗,他女儿起来揭发他,这些做法都是不对的。】

(摘自于浩诚《风雨宪政梦》)

我看你是反共反昏了头了。。。呵呵呵呵

回复 | 1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Pascal 留言时间:2017-05-27 12:52:18

我已经说过了历史的另外一面:即蒋介石国民政府也是靠鸦片来支持军队的开支。洪振快只图【快】,闭口不提当时【靠鸦片来支持军队的开支】是常态,当然是不顾史实。你不看我提供的材料,当然不知道为什么洪振快【完全不顾史实】,cherry picking他要的材料。

回复 | 0
作者:Haoqi 留言时间:2017-05-27 10:28:01

[新天狱]是一个只会胡拉乱扯的搅屎棍, 根本说不出什么有理有据的话来. 其最拿手的本事是不管什么八竿子打不着的事, 都能扯到温家宝身上, 完全不顾自己的老脸. 例如[新天狱]给温家宝硬按上一位生于1877年的"亲伯父"--大汉奸温世珍. 而温家宝的祖父爷爷温瀛士1895年才出生! 仅此一事就足以说明[新天狱]说话有多不靠谱, 人品有多低劣.

回复 | 3
作者:Pascal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5-27 10:06:25

你看看你,天博狱座,非要洪振快洪大侠把你衷心敬仰、崇拜无比、赞不绝口、逢人就夸的我亲爱的仰望星空遐想万里的人民好总理温家宝温总座曾经代表整整十年的神明中国共产党1940年代南泥湾湾359旅开荒大生产纺棉花的耀眼辉煌历史事实,说成 “别别别,不要不要” 的,你就周末快乐啦?!

回复 | 1
作者:Pascal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5-27 09:16:41

天狱博的长篇转述,以前没注意查阅,很好,看上去不能再客观了,认知平衡一下,很好很好,学习了。

然后的原创评论,有些不解:当头炮,把马跳,劈头就是一句“完全不顾历史事实”! 啥意思?

作者列举事件相关时间、地点、人物、口述、笔录、活人证、死人证,条理逻辑线条清晰无比,铁证、钢证、不锈钢证,历历在目,令反驳者无言以对,瞠目结舌!这都不是历史?!这都不是事实?!非得说成“别别别,没没没...没有,没有...” 才叫历史?!才叫事实?!

好好好,万维全体正襟危坐,洗耳恭听,听听天狱博座开讲痛说1940年代南泥湾湾的历史、事实。

雅云博座劳神费时转帖洪侠论述的共产党苹果,你就接着摆你拿得出手的苹果的历史、苹果的事实好了,扯什么国民党芒果呢?扯什么扯?!一码说一码,说苹果,除了当头放空炮,往下就是张口结舌,啥也哼哼唧唧、哼哼唧唧、哼哼唧唧不出来,只得转说芒果“就是...就是...就是... 也也也也也也”。

全是历史的陈述,哪来什么“今天标准,今天立场”?!!问的就是你! 无中生有,凭空捏造!瞎话张嘴就来。

回复 | 3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5-27 04:17:54

洪振快完全不顾历史事实、脱离历史环境、凭自己想象cherry picking史料。其实,国民政府也是靠鸦片支持战争和其他开支。国民党地方系军阀,也是同样。拿今天的标准、立场评论当时的事件,是史学研究的大忌。洪振快号称历史学者,不会不懂吧?

回复 | 0
作者:辛亥革命 留言时间:2017-05-26 19:17:31

土匪种鸦片,这已经是善举中的善举了。它们除了烧杀抢掠,还能种鸦片搞创收,不容易啊,这也是它们能死皮赖脸活下来的原因。

回复 | 3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5-26 17:11:26

许多中国知识分子和西方观察家批评蒋介石利用鸦片支应政府费用。但是根据美国驻汉口领事的说法,“鉴于南京政府因为蒋介石极大的军费开销,过去几年已经累积巨额赤字,一般不相信蒋介石会只为了推动公共福祉,切断他在鸦片专卖这方面丰厚的收入来源。”

  有位权威专家说:“在华中各省,尤其是湖北和湖南,几乎每个政府组织都得靠鸦片收入来维持。”他引用某地每担(大约六十公斤,即中国一百斤)鸦片成本四百元为例说明。官员要在这个底价上加征三百二十元的一般税、三十二元的剿共捐、三元二角的中央政府规费、一元五角给地方商会、二元五角给特别货物(鸦片)协会、二元五角给地方女子学校、七元的保护费。在这个总数之上,专卖机关再加上九百二十元。于是乎,鸦片的成本要增加为四倍以上,达到每担一千六百八十八元七角。[115]

  让西方国家生气的是,南京政府继续怪罪列强政府害中国摆脱不了鸦片。伍德海德说:“我们很好奇同一天上午在报纸上读到一家中国通讯社的报道,它说,今年中国全部已有两百零四名鸦片毒贩被枪决;但另一则报道则说,目前中国仍有三百万名鸦片或其他毒品吸食成瘾者;(广西)百色的记者又报道说,有一车队载运一百八十万盎司鸦片抵达该地,暂存于缉烟局,等候缴纳税费。”《字林西报》有一则报道说,九江有一海关官员因走私鸦片罪名被捕;事实上,他真正的罪行是“过分热心查缉走私”。或者以《北华捷报》的说法:“丑闻已经太深,只好非办不可。”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5-26 17:09:57

 蒋介石保证不从鸦片税中拿到一分一毫的那一年,湖北、山西和广西征收到一千七百万元左右所谓的“禁烟所得”。一九三0年,十三万英镑的鸦片从波斯和印度进口到上海;同一时期,四川、云南也提供好几百吨鸦片,由蒋介石的部队押运保护,沿着中国的“鸦片公路”长江东进。蒋介石当家执政三年,中国生产的毒品已占全球的八分之七。那一年及次年,国民政府成立鸦片专卖以便逼退竞争者,但新闻媒体群起挞伐,使它放弃此一计划。宋子文以及当时担任行政院长的汪精卫,都支持蒋介石的做法。甚至英国极有影响力的记者伍德海德(H. G. W. Woodhead)也支持这个构想,认为这是克服中国经济问题唯一的方法。一九三一年四月二十七日的《时代周刊》报道:“财政部长宋子文上周愉快地宣布,中国即将有一套‘新而实际的鸦片政策’……依据宋部长的说法,‘实际的’鸦片政策不能只讲取缔、禁止……如果精明的宋部长能在他的财政部马车上驾驭住鸦片,他或许在未来可以找到方法平衡中国的预算。”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7-05-26 17:08:56

  一九二八年,蒋介石确立他在国民党内领导地位的那一年,设在北京的国际反鸦片协会(International Anti-Opium Association)秘书长抱怨说:“数以百万计的巨款,从鸦片之中挤出来供做军事作战和内部宣传之用。”由于蒋介石必须向西方求助,而西方又推动禁烟毒,使得他表面上必须打出禁用毒品的大旗。他在一九二八年八月成立全国查缉烟毒总局。他说:“中央政府绝不会从鸦片税中拿到一分一毫。如果各位发现中央把鸦片税当作它收入的主要来源,它就不值得大家信任。”

  蒋介石的保证根本是空话。从贩毒生意中赚钱是旧军阀的把戏。虽然冯玉祥疾呼反毒,禁止属下士兵吸毒,据说他一年即可从鸦片生意得到两千万元的收入。基督将军都如此了,蒋介石也不例外。索克思发现,全国查缉烟毒总局“实质上是发放执照的机关”。“也就是说,你付了钱,取得收据,而收据代表你可以携带这些货,因为你已经缴了罚金了嘛!这就是中国人的理论。查缉烟毒总局就这样收下钱,钱用去养部队。”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