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牛爷的博客  
散文, 杂文,纪实,小说, 诗歌,科普,园艺,投资,股票交易,人物时事述评等。  
        http://blog.creaders.net/u/1513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侵略战争带来什么文明? 2019-04-20 09:09:15


侵略战争带来什么文明?


巴黎圣母院被火烧了,有些人幸灾乐祸,有些人义愤填膺,我自己觉得很遗憾,很可惜。

奇怪的是把这次大火和圆明园被焚联系在一起。

相同的是这些被毁的都是人类的宝贵文化遗产,本质上不同的是, 巴黎圣母院是火灾,是事故: 火烧圆明园是纵火,是犯罪。

更奇怪的是有人借机为西方列强的犯罪洗脱, 理由是圆明园是清朝政府的, 与老百姓无关。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混账逻辑? 清朝政府的圆明园火烧了就不是犯罪?圆明园如果没有被烧,今天她不是中国人民的?

清朝政府是腐败无能, 闭关自守,顽冥不化,对内欺压各族人民,对外软弱无能而没有章法,可八国联军进北京, 杀的是中国士兵和老百姓, 毁掉的是不光是圆明园。掠夺的文物和其他财产不计其数, 带来的痛苦还得由老百姓来承担,百姓得缴额外赔偿税银。

中国的近代史就是一部血泪史, 西方列强, 东洋魔鬼蹂躏中华民族一百多年, 几次大的侵华战争多少国人死于非命, 多少财富被掠夺毁坏?

「一些汉奸混账理论:

1.圆明园是皇家私家花园, 所以洋人烧得。

2.林则徐烧了鸦片,圆明园就烧得

3. 外国有人在中国被杀, 所以圆明园烧得, 侵略中国就要得。


   这他妈是论理吗?这理由就是在西方国家能成立吗?」


  我真不知道是什么人在犯贱? 反正就是他们认为洋人杀中国人, 烧中国皇家花园就是有理, 中国人在中国土地上杀洋人,烧鸦片就是犯贱。 这他妈的是什么理?


     通过鸦片战争,
英强行输入中国 大量鸦片, 害的多少国人家破人亡, 妻离子散? 中国人又赔了多少银子?日本鬼子在中国做了多少孽,这些是 文字都无法描述的。

无耻汉-奸-们竟然以外夷入侵带来文明为借口, 赤裸裸地为侵略开罪。 其狼子野心可诛。

在外夷侵入过程中, 是带近输入了一些先进的文化, 技术等, 但这决不是侵略者的初衷。

文明是可以输入的, 但绝不是强加, 强奸, 杀人放火的理由和借口。 

现代汉-奸们常常以反共为借口, 而进行其反中华民族之实。 她们共同的特点就是, 凡中国取得任何成就, 他们就如丧考妣, 凡中国人有任何灾难和困难, 他们就欢呼雀跃, 弹冠相庆。

真不知这些人还记得有祖宗么? 国内还有自己的亲戚,朋友 和同僚么? 也许没有, 但也不至于这么仇视中国人啊。 挑拨 中美关系, 鼓动美国干涉中国, 甚至鼓吹 美军进军南海。 听见美国航母出动台湾海峡 就跟打了鸡血似的。 恨不得立马带领妻女上台湾岛欢迎, 慰劳美军。

有人,如汪精卫, 幻想东亚共荣, 中日一体, 历史已经证明是不可能的, 民族战争总是以一方彻底胜利而结束, 就像印第安人那样基本被灭 

历史上的中国是有多次外族入侵, 甚至占领的的过程, 可最终必将被中华民族的文明所淹没为其一份子,蒙古,满清就是例子,3/4的蒙古人, 几乎所有的满族人被汉文化所同化。北方很多地区有大量游牧民族的血统,河南某地曾有以色列人的后代部落, 可最终都成了中华子民。

如果没有大规模移民的话, 外族很难维持长远的统治,但侵略战争对民主的危害实在是太大了, 宋朝大部国土沦陷,生灵涂炭, 人口急剧减少。

现代汉-奸更是赤裸裸的, 说是带路党恰如其分,他们总幻想有一天外奕再次攻进北京城, 杀尽他们仇恨的共党, 然后与洋大人们举杯欢乐,同餐共枕,繁衍同化, 也许这样他们,或及后代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成为地道的洋人了。 即便如此, 也未必称心。当然, 一些人不愿意看到中国人 过的更好些, 这也是有利益冲突的,或有个人恩怨, 说明他们骨子里已经站在对立面。

    反共分子无视一个基本事实就是, 经过70年的奋斗,共产党将贫穷落后的中国转变为一个现代化强国, 中华民族5千年从来没有今天这样扬眉吐气过,其历史功绩将永载史册.








浏览(305) (4) 评论(16)
发表评论
张扣扣的辩护律师太不专业了 2019-04-18 18:04:12


   现在网上流传张扣扣辩护律师的辩护词, 并且获得广泛喝彩,我读了一遍总感觉什么不对味。

   张扣扣辩护律师的辩护词如果是一篇读物,可以说很精彩。但从专业角度说是不合格的,通篇基本上是煽情,叙述仇杀的合理性,但法庭判决是依靠证据,煽情无济于事。因为现代法律是不认可复仇行凶的。

   作为辩护律师,就要以推翻判决为被辩护人减轻罪责为目的,为达到目标而寻找法律漏洞和证据。

   他的辩护词主要从两方面着手,一是张扣扣认为其母亲被打死的案子判决不公,从而复仇有其合理性。这从法律上说不是证据,要提出前案判决不公的法律证据才有说服力,比如应该详细调查判决的漏洞,比如老三是否真正的主犯,是否因为年纪轻用来顶罪,这个很关键,如果属实,就有可能翻案,还有,当时司法程序也有漏洞,至少大庭广众之下解刨尸体是否违反,至少是不规范操作,这对儿子,本案犯扣扣造成严重心理伤害,这就可以成为轻判的有力依据。还有是否存在徇私枉法的可能?

   其二,律师以其母亲的死亡造成心理障碍,从而有长久的复仇心理。这个辩护也很不专业,律师提到申请精神病鉴定被法庭驳回已经处于不利位置,而律师要做的是寻找有关精神病和精神障碍的医学和法律依据,我的感觉,此人虽然意识清楚思维理智,但有明显的复仇偏执心理,其母亲的死亡确实造成他这种精神障碍,至少是心理疾患,找医疗,心理专家应该有所帮助。所以说,本案律师如果专业水平高的话,轻判免死并不是不可能。

  如果我为张扣扣辩护, 我会只抓住一条, 由于政府执法部门不规范操作, 当众解剖张扣扣母亲尸体, 造成当事人严重的心理伤害, 导致当事人长期抑郁, 痛苦不能自拔, 偏执,复仇心理的困扰是本案仇杀的主要原因, 要求法庭进行偏执型精神病鉴定, 并予以量刑时考虑。

  这是个基本事实, 法庭不能否认。

  另外律师说张扣扣认为其母亲的案子判决不公,也没有经济补偿,这个陈诉实际上不利于辩护。会让人产生有为钱杀人的误导。


转贴附录:


《张扣扣案一审辩护词 (全文):

2019-01-09 

本文作者:邓学平(张扣扣委托辩护律师)

本文来源:公众号《邓学平律师》

张扣扣被控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案

一审律师辩护词

汉中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的各位成员:

张扣扣被控故意杀人罪、故意毁坏财物罪一案,今天迎来了正式开庭。在我开始阐述辩护观点之前,请先允许我对逝去的三条生命致以最诚挚的哀悼,对被害人家属表示最深切的同情和慰问。今天我的辩护意见,不能在任何角度或任何意义上被解读为对逝者的不敬或挑衅,也不能在任何角度或者任何意义上被理解为对暴力的推崇或讴歌。

英国早在十四世纪就确立了正当程序原则。其中内容之一便是:任何人在遭受不利对待之前,都有权要求听取自己的陈述和申辩。正是基于这一古老而朴素的正义理念,今天,我才出庭坐在了辩护席上;也正是基于这一古老而朴素的正义理念,今天,我们大家才得以坐在这里。

我深信,不管是什么案件,不管是什么人,都应当依法保障他本人以及他委托的律师的辩护权利。这种保障,不仅仅是准许他说话,不应该只是一种形式上的保障。这种保障,应该是一种实质上的保障,即:充分听取辩护意见,并认真采纳其中合理的部分。

法律是一整套国家装置。它不能只有形式逻辑的躯壳,它还需要填充更多的血肉和内涵。今天,我们不是为了拆散躯壳;今天,我们只是为了填补灵魂。我的辩护共分为五个部分:

01 这是一个血亲复仇的故事

那些发生于童年时期的疾病是最严重、也是最难治愈的。

——(奥地利)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时间必须回到 1996 年。这一年,张扣扣年仅 13 岁。汪秀萍,张扣扣的母亲,被王正军用木棒打死。母亲被打后,倒在了张扣扣的怀里。张扣扣眼睁睁的看着母亲在自己的怀里断气、死去。

在会见张扣扣的时候,张扣扣告诉我,有三个场景深深印刻在他的脑海,令他终身难忘、时常浮现:一是王正军打他妈妈的那一棒;二是妈妈在他怀里断气的时候,鼻子、口里都是血,鲜血在喉咙里面 “咕咕咕咕” 地作响;三是妈妈的尸体在马路上被公开解剖,现场几百人围观。张扣扣亲眼看到妈妈的头皮被人割开,头骨被人锯开。

这样惨绝人寰的血腥场面,对于一个年仅十三岁的儿童来说,简直是毁灭性的,也是常人无法想象的。童年时期经受过这样巨大创伤的人,长大后是几乎不可能成为一个健全的正常人的。

弗洛伊德说过:“人的创伤经历,特别是童年的创伤经历会对人的一生产生重要的影响。悲惨的童年经历,长大后再怎么成功、美满,心里都会有个洞,充斥着怀疑、不满足、没有安全感…… 不论治疗身体还是心理上的疾病,都应考虑患者童年发生的事。那些发生于童年时期的疾病是最严重、也是最难治愈的。”

心理学上有一种严重的心理疾病,叫创伤后应激障碍。它的典型定义是:“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 创伤后应激障碍有许多症状,其中一个最主要的症状是 “记忆侵扰”,即受创时刻的伤痛记忆萦绕不去。主要表现为患者的思维、记忆或梦中反复、不自主地涌现与创伤有关的情境或内容,可出现严重的触景生情反应,甚至感觉创伤性事件好像再次发生一样。张扣扣本人曾供述 “眼睛一闭,当年的场景就浮现了上来…… 经常梦见母亲去世的样子”。我们高度怀疑张扣扣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

这样的心理创伤和精神痛苦所激发的仇恨能量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张扣扣在口供中详细描述了他的心理经过:“王三娃用木棒将我母亲一棒打死,我也在现场,当时我年龄还小,只有 13 岁,我就想拿着刀将王三娃弄死,最后被我爸爸拉住了,当时我看到我妈鼻子口里都是血,心里非常痛苦,我就发誓一定要给我妈报仇,我还大声说:‘我不报仇,我就是狗日的。’从那之后一直到现在,我心里一直憋着这股仇恨。”

张扣扣被仇恨的欲望所裹挟,被复仇的情绪所支配。而这仇恨的种子,却是别人播下的。张扣扣本人也是受害者,也是牺牲品。庭前会议上,我们曾申请对张扣扣进行精神鉴定,遗憾没有获得法庭许可。精神正常不正常,靠一些邻居同学的口供是无法证明的。我个人高度确信,张扣扣的心理创伤对其后续行为有着决定性影响。在意志自由这个层面,张扣扣是不同于正常人的,是受到限制的。现在以一种正常人的标准、用一种局外人的理性去要求张扣扣,去审判张扣扣,是在当年悲剧的基础上对张扣扣的又一次不公。

02 张扣扣没有更好的仇恨排遣通道

如果这些年王自新一家愿意给我们赔礼道歉,我也不会发生今天杀人的悲剧。

—— 张扣扣

心理学的研究表明,激烈的侵犯会导致复仇的欲望,而复仇的欲望只有得到排解,才能放弃复仇的行动。国内学者黄永锋总结了排遣复仇欲望的可能途径,包括:(1)借助诉诸神秘力量的报应思想;(2)通过得到所在群体的支持;(3)诉诸暴力反击;(4)寻求公权力救济;(5)通过忏悔和宽恕;(6)容忍并由时间抚慰。因此,为了实现社会控制,国家应当尽可能地向行为人提供代价更小的仇恨排遣途径。

对于 23 年前的那场审判和判决,虽然陕西高院已经驳回了张扣扣父亲张福如的申诉,但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是:张扣扣一家三口都认为这个判决太轻了。法院垄断了法律裁判权,但法院垄断不了正义评价的标准。正义有张普罗透斯的面孔,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美国伟大法学家罗尔斯终其一生研究正义问题,最后给出的答案竟然是正义离不开直觉。

23 年前的那场审判,无法给予张扣扣足够的正义感受。张扣扣自己供述说:“王三娃被判处有期徒刑 7 年,表面上是受到制裁判决了,但实际上是轻判了。” 实际上,王正军虽然被判处七年有期徒刑,但仅仅服刑四年就被释放。在此次事发前七八天,张扣扣还对他父亲说:“王自新家将我妈杀了,既没有偿命,又没有偿钱,我要收拾他们。”

王正军虽然受到了一定的法律制裁,但案结事未了,张扣扣的心灵创伤并没有被抚平,张扣扣的复仇欲望也没有被排遣。更重要的是,王家从未向张扣扣家道歉、认过错,寻求过谅解。张扣扣在公安机关供述说:“在过去的 22 年中,王自新一家人始终没有给我们家道歉沟通过,也没有经济赔偿,这 22 年的仇恨在我的心里越来越严重,我就想把王自新他们一家人杀死给妈报仇,为了报仇我连媳妇和娃都没有要,我心里想的就是为了报仇,如果这些年王自新一家愿意给我们赔礼道歉,我也不会发生今天杀人的悲剧。” 可以说,是王家自己首先存在重大过错,自己亲手埋下了复仇的种子。

张扣扣自幼家境贫寒,初中毕业即踏入社会。学历不高,加上幼年遭此打击,后面的工作和生活并不如意。辗转广东和浙江,但从事的多是保安、车间工人等底层职业。工作辛苦但收入微薄,经济长期拮据,期间还多次被人骗入传销组织。可以说,张扣扣社会融入过程极其不顺利,社会支持系统长期缺位,加剧了他内心的痛苦脆弱和孤立无援。

家庭也没有给予他足够的关爱。母亲离世,姐姐远嫁,张扣扣的大部分岁月都缺乏女性的关爱。父亲张福如小学文化,从小对张扣扣管教严格,只要是张扣扣跟别人发生冲突,不管谁对谁错,都要遭受父亲的责怪。父爱严苛有余,温情不足。以至于张扣扣的朋友曾秋英说他有很强的恋母情节。

在张扣扣诉诸暴力反击以前,我们的社会对其复仇欲望根本未予关注,更不用说帮其疏导。张扣扣在母亲死去的当天,曾经仰天长啸,发誓为母报仇,但这样的声音没有被人重视。有利于社会的仇恨排遣通道统统阻塞了,只留下了一条暴力反击的通道。

惨案发生后,我们去苛责张扣扣的残忍和暴力,却全然忘记了在之前整个社会对他的弃之不顾。没有心理疏导,没有帮扶关爱,任由一颗复仇的种子生根发芽。鲁迅先生说过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张扣扣长大成人后,要么做一个畏畏缩缩、逆来顺受的木偶,要么就注定会走向另外一个极端。

03 复仇有着深刻的人性和社会基础

义应复仇,故擅杀之罪轻。

——(清)沈之奇

古今中外,在人类的各个历史时期、各个社会类型,复仇都是永恒的话题。从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到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再到中国的《赵氏孤儿》,以复仇为题材的文学作品,至今仍是人类跨文化、跨地域的共同精神食粮。文学是人性和社会的反映,复仇在文学作品中的重要地位是其人性和社会基础的最好证明。

中国传统司法实践对复仇案例大多给予了从轻发落。孔子有 “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的著名论述,儒家经典《礼记・曲礼》甚至有 “父之仇,弗与共戴天” 的说法。宋朝是中国文化最鼎盛的时期之一,对复仇案件格外重视。《宋刑统》规定,地方官员遇到复仇案件,需要奏请皇帝敕裁,以期实现人伦天理和王朝法制在个案中的统一。《明律》明文规定:“祖父母、父母为人所杀,而子孙擅杀行凶人者,杖六十。其即时杀死者勿论。其余亲属人等被人杀而擅杀之者,杖一百。” 明朝律法对复仇杀人较之普通杀人,明确给予了减轻处罚。清律继承了明律的相关规定。清朝律法学者沈之奇曾经对此有过生动的注释:“义应复仇,故擅杀之罪轻。若目击其亲被杀,痛忿激切,即时手刃其仇,情义之正也,何罪之有?” 

在中国漫长的法制历史中,有许多经典的复仇案例。《宋史》中记载过一则 “甄婆儿复仇案”,与张扣扣案非常相似:

有京兆鄠县民甄婆儿,母刘与同里人董知政忿竞,知政击杀刘氏。婆儿始十岁,妹方襁褓,托邻人张氏乳养。婆儿避仇,徙居赦村,后数年稍长大,念母为知政所杀,又念其妹寄张氏,与兄课儿同诣张氏求见妹,张氏拒之,不得见。婆儿愤怒悲泣,谓兄曰:‘我母为人所杀,妹流寄他姓,大仇不报,何用生为!’时方寒食,具酒肴诣母坟恸哭,归取条桑斧置袖中,往见知政。知政方与小儿戏,婆儿出其后,以斧斫其脑杀之。有司以其事上请,太宗嘉其能复母仇,特贷焉。 

 法史学者李德嘉认为,“太宗通过此案宽赦了甄婆儿,做到了情法两尽”。

时至现代,复仇已经被正式的国家法彻底否定。但对于复仇现象和复仇案件,著名法学家朱苏力认为,不能简单的以一句 “依法治国” 给打发了。朱苏力认为,报复性反应是是任何生物在自然界生存竞争的基本需要和本能。任何物种不具有这种本能,都将被自然界淘汰。畏惧他人报复会减少对他人的侵犯,报复本能为人类创造了一种博奕论意义上的合作互不侵犯,从而使人类进入了 “文明”。

而复仇本质上就是报复。报复是即时的复仇,复仇是迟滞的报复。根据现代法律,如果当场反击、即时报复,有可能会构成正当防卫或者紧急避险,从而无需承担法律责任。而复仇之所以被现代法律禁止,理由之一是被侵犯者有时间寻求公权力救济,




浏览(374) (4) 评论(2)
发表评论
张扣扣是条汉子, 但必须伏法 2019-04-17 19:15:50


张扣扣是条汉子, 但必须伏法

 

4月11日,张扣扣案二审在汉中中院正式开庭审理。

22年前的一场斗殴中,陕西汉中的张扣扣母亲被同村的王正军伤害致死,后者因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2018年农历新年前一日,张扣扣将王家父子三人杀害。2019年1月8日,汉中市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故意毁损财物罪一审判处张扣扣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对于22年前,其母被伤害致死案件的判决,张扣扣坚持认为不公。被问及为何22年后实施此处杀人行为,张扣扣在法庭上说,母亲去世后,他对天发誓要报仇,但后来一直没见过被害人王正军,直到2018年春节前发现王正军回家了,“我看到他的瞬间就想起我妈被打死的场景。”

张扣扣称,22年来他一直在等(报仇)的时机。

一审判决认定,张扣扣因工作不顺而迁怒王家人,对此,张扣扣并不认可。他说,当时办案人员和他聊起生活,他曾拒绝回答,“但警察找我聊天,我就说了,我不知道他们要做笔录。”张扣扣表示,其近些年的工作生活情况系办案人员的诱供,“检察机关以我个人生活情况起诉我,说我报复社会,我又不是神经病,怎么会随便杀人。”

张扣扣案本质就是一个文化落后地区的愚民的仇杀械斗案件,张王两家从始到终没有人是无辜的。从小的邻里纠纷步步升级为恶斗杀人, 结果对两家人都是悲剧。但凡有一方有所忍让息事, 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

这个案件不论放在那个国家, 根据法律都会判为终身监禁或者死刑。在中国还没有废除死刑, 连杀三人, 判死刑决不过分,这个可以参考商鞅变法时期的刑法,酷刑可有效遏制这种恶性案件,虽然很多人钦佩张扣扣的勇气和孝道, 希望给他一条生路,但法律不能用情感说事。

每当这种悲剧发生,国外反华势力就利用来攻击中国。法轮功的大纪元更是将张扣捧为反共勇士, 这个连张扣扣本人也不认可,她在法庭上坦诚,他不是仇恨报复社会, 并没有滥杀无辜, 他不是精神病。


 




下面是去年案件发生的背景:


转贴:【独家】知情人讲述:我所知道的张扣扣杀人案

 

2月15日,中国农历大年三十。中午12时20分许,陕西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三门村发生一起杀人案,震惊全国。71岁的村民王自新及其长子王校军、三子王正军被同村村民张扣扣杀死。其中,死者王校军47岁,王正军39岁,凶手张扣扣35岁。 

张扣扣逃走后,于两天后的2月17日上午投案自首。  凶杀案发生以后,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于1996年在一次冲突中被王正军“故意伤害致死”的往事在网络上再次被不断提起,张扣扣在网络上被认为是为母复仇杀人的英雄。 

新集镇位于汉中西北方20多公里处。这个乡镇在汉中非常出名,是著名的“面皮之乡”,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得风气之先,这个乡镇的农民便背起蒸笼,开始出外奔赴各大城市做面皮生意,成为整个汉中出去做这种生意人数最多以及时间最早的乡镇,这种局面以上个世纪90年代最盛。  一位当地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做面皮生意赚了钱,那个时候,几乎家家户户都推倒土房盖了好房子。其他乡镇的经济还不发达,新集镇的万元户在那个时代一抓一大把。” 

张扣扣只读过初中,之后到新疆当了几年兵,回乡后四处打工,他也短暂地帮人卖过面皮。嫁到周边一个村子里去的张扣扣的姐姐张丽波,现在仍旧与丈夫在外地卖面皮。  凶杀案的发生地三门村,在新集镇西北方向约5公里处,有一条乡间水泥路可以到达这个村庄。三门村有五六十户人家,二三百人口,村民主要分为张、王、郭三个姓氏。 

张扣扣家与死者王自新家就在公路边上。他们两家相邻。张扣扣家是一栋白色的二层小楼。王家则是一栋旧土房。王自新有三个儿子,平时都在外工作与生活,平时就他与老伴杨桂英生活在这栋老屋里。  界面新闻记者到达三门村的2月19日傍晚,凶杀案的阴影仍旧笼罩着这座村庄。凶杀现场斑驳的血迹犹存。村民聚拢在街头议论着凶案的种种情节。 

在村里的同龄人中,张扣扣与张小万(化名)的关系最好。张小万生于1981年,比张扣扣大一岁。他们是小学同学,初中时又是同校。后来他们都出门打工谋生,期间张扣扣还曾跟着张小万一同到河南省驻马店市学习挖掘机驾驶,结果一起“受骗”。  每年过春节回到村里,张小万都会与张扣扣见面聊聊天。今年回到村里,张小万还曾与张扣扣有过两次长谈。在村里,他几乎是张扣扣能够敞开心扉聊聊心事的唯一之人。  在张小万还是个孩童的时候,他就目睹了张扣扣母亲在22年前那场冲突中的死亡。这次回家过年,他又在村中见证了张扣扣的复仇杀人。

  以下是张小万关于这场凶杀案的口述实录。  

张母之死 

当年,我看到了扣扣他妈被如何打死。

这些事都是出在他妈身上。我经常会说,扣扣就是被他妈弄到这条路上来的,扣扣等于是被妈把他给害了。  他妈太爱骂人了,她与周边的邻居几乎都吵过架。她死的头一天,还跟他们家对过的一个小伙子吵过架。  扣扣他妈这个人,就是喜欢跟人耍个赖什么的。举个例子,扣扣他家的房子在外边,他叔叔们的房子在里边,扣扣他妈就可以在中间修道围墙,把人家关在里边,里边的人家只能把厨房或者猪圈那里的墙挖通,再买前边另一户人家的一点地,绕着走。  扣扣家与王自新家是邻居,扣扣他妈还跟王自新隔壁那一家打过架,之后她就赖到人家家里去,弄个被子往地上一铺,铺上点草,就睡在人家家门口。她说是被人家给打了,弄得这一家没办法在家里住。  那时候我还是小孩子,我记得扣扣他妈在这一家的廊檐下睡了很长一段时间,起码有个把月,屎都拉在这家的院子里,路上人来人往,她都不怕。张扣扣当的是炮兵,而非谣传的特种兵。(刘向南 摄)张扣扣当的是炮兵,而非谣传的特种兵。(刘向南 摄) 

 最早的时候,扣扣家与王自新一家关系很好。扣扣他爸张福如曾经拜王自新他爸为干爹,这就等于扣扣的爸爸与王自新是干兄弟。在那段时间里,农忙的时候,收麦子,打稻子,这些农活他们两家都是一块儿干。这个时间应该很早了,扣扣应该还没有出生。  他们两家后来怎么闹的矛盾呢?据我所知,因由是这样的:王自新跟扣扣对面一家的一个男人一起收猪,也就是把活猪买回来,杀掉后卖肉,挣个辛苦钱,后来他们两个把扣扣他爸也带上,一起做这个生意。但是,后来他们两个又觉得扣扣他爸收猪不行,对他做这个买卖的能力不满意,就不带他了。就这样,两家就有了矛盾,互相不说话了。  这个矛盾发生在扣扣还小的时候。这个才是他们两家产生矛盾的原因,网上说是因为宅基地,跟宅基地没什么关系。  这个矛盾在扣扣他妈那里表现出来的就是指桑骂槐,平常会指着人家骂两句。

发生打死人的那一年,我记得是夏天,七八月份,那时我上初中快要报名了。一天傍晚,我在村边小渠里洗脚,就听说他们两家打架了,我就跑过去看。  后来我知道,那天傍晚,扣扣他妈也顺着家门口那条路到小渠这边来洗脚。王自新家门口路边的对过,我记得当时种着一排小竹子,王自新家老二王富军正跟他的一个表弟站在竹子那里玩儿,扣扣他妈去洗脚路过这里,看到王富军,就朝他吐了一口口水,但没有吐到王富军的身上。  王富军当时好像是在外地读农校,应该是放假在家,他被这么吐了一下口水,也没有说什么。 

 扣扣他妈洗了脚,往回走,又经过这儿,王富军他们还在,她就又朝王富军吐了一口口水,这次吐在了王富军的脸上。王富军当时已是一个年轻小伙子,就顺手给了她一巴掌,就这样,两个人在那条路上打了起来。后来,王自新与三儿子王正军也都出来了。扣扣他爸和扣扣他姐也过来帮忙。两家就这样打成了一团。 

 那次打架,王自新的大儿子王校军不在,那时他刚刚参加工作,是在红庙乡政府里做事。 

在扭打过程中,是扣扣他姐到家里拿出一个约一米长的钢条,交给了她妈,她妈就用这根钢条往老三王正军的头上打了两下,把王正军的头打破了。扣扣他妈打赢了,扣扣他爸就拉她往家走。  

王正军那年只有17岁。他就在路边柴禾堆里捡了一根胳膊粗的木棒,冲过去,一棒砸在扣扣他妈的太阳穴上。  当时扣扣妈并没有死。她刚躺在地上的时候,我们这帮小孩子还围过去看。她躺在地上嗯嗯地叫唤。我们还笑呢,说这回她又要装开了,因为之前她经常这样,谁要是惹她一下,她就会到人家家里赖着。我们正笑呢,一辆车从下面过来,车灯一照,扣扣他妈自己又站起来。她扶着一棵树干呕。往家里走时,她要走到大门口了,我记得她跪在那里,头耷拉着,就像是磕头一样的模样。我们还是围在那里笑。扣扣他爸过来把扣扣他妈搀住,往王自新家里送,王家不让她进门。  后来两家人各自去看伤。王家去给王正军看伤。扣扣他爸用一辆板车把扣扣他妈送到王坪乡医院,医生一检查,说扣扣他妈已经死了。  

打架死人的当晚,公安局来了人,把王自新以及王家老二、老三都带走了。  扣扣他妈死后,尸体就放在路边的板车上。第二天还是第三天,法医来验尸。验尸现场就在马路边上。围观者人山人海。  我远远地看,看到法医把扣扣他妈的头皮切开,头皮就耷拉在眼睛那里。她的头发又没有剃。我用手捂着眼睛,从手指头缝里看。看到的是一颗鲜红的头。法医用锯把她的头骨锯开。这太可怕了,大人都怕,别说小孩子了。我一个月都没能睡好觉。  验尸的时候,扣扣他们姐弟两个就站在法医边上看。中国人太不讲究这个了。扣扣就这么看着法医给他妈验尸,我判断正是有此经历,他才会经常说他妈死得有多惨。当时他姐姐也不大,只比我大一岁,属鸡。  验尸完了,扣扣的几个舅舅,还有扣扣他爸,就把扣扣他妈的尸体放在王自新家的堂屋里,放了一个礼拜,当时是夏天,尸体都发臭了,全村都能闻见。  这个时候,因为王自新他们都已经被带走,我记得是他的侄儿他们帮忙给扣扣他妈发的丧,把她埋在了村边的四坡山上。 

 张扣扣这些年 

发生打死人的冲突时,王家老三王正军刚刚从新集镇的焦山中学读完初中,听说高中的录取通知书刚刚下来,他正准备去读高中。打死人了,他被判了七年徒刑。出狱后,他很少回村里来,每次回来,也只是在晚上回来一下,天不亮就走。他也是怕被报复。大概12年前我在浙江打工的时候,还见过他,有一次打电话,他说他也在浙江。听说这几年他在西安。  王家老大王校军,早年在红庙乡政府工作,后来又在其他乡镇工作。他在政府部门熬了二三十年,出事前是南郑区红寺湖风景区管理处主任。他在县城里买了房子,平时就住在县城里。  王家老二也没有住在村里,他早年在林业局上班,是汉中一个林场的工人。听说他很早就买断了工龄。这几年听说他又被林场返聘回去,也许是跟这几年国家重视环保有关。  网上说王家是村里的恶霸。这都是乱说。平时,张扣扣也不是什么坏人,他没跟其他人吵过一次架。王家也不坏,除了20多年前跟张家打过那次架,也没听说过他家欺负过谁。王家也不是多有钱有势的人,发生冲突那一年,王家的大儿子才刚刚到乡政府上班,其他两个儿子还都在上学。  死了的王自新就这么三个儿子,没有女儿。他平时就和老伴一起住在老房子里。王自新就是个种田的普通农民。  扣扣妈妈死了以后,扣扣爸爸带着他们姐弟两个过日子。扣扣爸爸张福如是个木匠,就在本地做活,谁家需要他就去忙。 

 我与扣扣是小学同学,都是在本村的王坪小学读的书,二年级的时候我们还是同桌。读初中后,我们才分班,他是一五班,我是一三班。我们读的是新集的铁峪中学。  扣扣读书的时候,成绩也不怎么好。读完初中,大概是在2001年,他就去新疆当兵了,他后来告诉我,他当的是炮兵,不是网上说的特种兵。大概2003年,他就从部队回来了。回来后,他没什么手艺,像我们这些年轻人一样,也是四处打工。  每年从外地回来,我都会去他家坐一会,他也会来我家坐坐。我们这里的年轻人都是这样,也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见个面。他有啥事,都喜欢跟我说。有一次,他跟我见过,说他在当兵的时候,部队上的领导问他们为什么来当兵,别人说什么的都有,比如报效祖国之类的,他说他是为了给他母亲报仇才来当兵,说当兵可以锻炼身体,为了以后报仇。他说当时部队领导给他做了好几天的思想工作。  当时我听他说这样的话,也没往心里去,那时我还笑他,我说你说这个有球用,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我还以为是年轻人说大话呢,现在看他说的应该是真的。  这些年,他到处打工。我听说他在浙江进过几年苏泊尔厂。还听说他当过保安。还在济南帮别人卖过凉皮。他说他还被他的战友骗去搞过传销。  他家的二层新房大概是在2007年盖的,先建了一层,近四五年才又加盖了二层。我四年没有回家了,上次回来的时候,看他家正给刚盖好的二层房子贴地板砖。 

 2009年,扣扣还跟我一起到河南省驻马店市学挖掘机驾驶,我们都被骗了。当时








浏览(1303) (6) 评论(4)
发表评论
总共有7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5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