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紫色王家思絮絮-*-  
我思无邪、我行无悔  
网络日志正文
童趣之七:小南瓜的投资理论 2017-02-17 08:48:18

瞅个空当,继续灌水~~接受那谁的“抗议”,自此将小衰哥改称小南瓜。

0) 号外:起码教授恶斗逸草教授和mingcheng99教授
最近万维关于投资和退休金的争论可谓是五彩缤纷。正方是以 mingcheng99 教授和逸草教授为首的估算派,反方是以起码教授为首的嫉妒派。若论单打独斗,虽然 mingcheng99 教授和逸草教授不是起码教授的对手(毕竟起码教授贴图水平和语法水平很高),但两人联手,起码教授就处于下风。三人都是高学历的海黄教授,所以争论很理性,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 mingcheng99 教授多次极力反对起码教授引用他的估算数据。mingcheng99 教授说只能引用那个 20 万的数据,不能引用那个 23 万的数据,但起码教授我行我素,依然引用 23 万,是故 mingcheng99 教授很是生气。mingcheng99 教授每看到起码教授的文章被万维首页推荐就火冒三丈,气不打一处来,指责管理员偏心,不将一草教授谈金论股的文章首页推荐。万维管理员打压他和一草教授的文章不说,万维几乎每天都有批判他 mingcheng99 教授的文章,而且这些文章一旦出现就会首页推荐,实在是过分了。

记得以前我在一草教授的帖子下写了个评论,综合估算派两位教授的结论,取了个平均值 (23+16)/2 = 20 万,被机警的逸草教授骂了个狗血喷头,大意是我不能搞平均,否则就是胡搅蛮缠。逸草教授又说,她的 16 万数据结论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去验证,这个例子就是某位高学历的海黄工程师,起薪 4 万,多年后 (20 年后?)涨到了 8 万,又指责我紫荆棘鸟这么喜欢搞平均,这么抠字眼,活该只配低薪工作,不提。

mingcheng99 教授估算结果截屏如下。

mc-2.jpg

我没理解 mingcheng99 教授为什么坚持要求大家只能引用那个去掉零头的“保守估算”,而不能引用那个最大似然的 23 万。幸亏起码教授是工科教授,心眼实。如果换成个文科教授,鬼点子多的那种,引用 mingcheng99 教授的数据时就会引用个夸张点的数据,例如 23×23/20 = 26.5 万,mingcheng99 教授不也没辙。你想啊,大家都是平等的,你为啥坚持要求大家只能引用保守一点的数据,不能引用夸张一点的数据,是吧?

三位教授斗得不亦乐乎、神出鬼没,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投资和退休金理论很复杂,对吗?这说明投资和退休金理论的普及要从娃娃抓起,对吗?

1)小南瓜的投资理论
话说今年(oops,去年)我们带小南瓜去看樱花,樱花园无需多言,那是 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小南瓜上学前班了,独立意识增强了很多,因此时不时地希望挣脱我们的“管束”,去独自行动。正巧前面有座假山模样的障碍物,我们趁小南瓜没注意,闪到假山后面躲了起来,观察小南瓜找不到我们时会有什么反应。

很快,小南瓜发现“失联”了,拉长脖子东张西望,急得几乎要哭了,但他哪里找得着?不一会儿他就往回走了一段,待在那里不动(我们以前吩咐过他的,万一在外面跟父母跟丢了,要尽量回到最后那个和父母在一起的地方)。自然,几分钟后我们在那里“找到了”小南瓜,大家都显得有点儿悲喜交加。随后我发表一番感慨,说今天好险那!小南瓜不听父母的话,自个儿独自行动,结果差点儿弄丢了。然后又问小南瓜找不到我们时,心里是不是非常着急。谁知小南瓜吃了定心丸后嘴就硬了起来,说他根本不急,说最着急的是你们 parents。

我有点儿诧异,问小南瓜为什么他不急,急的反而是 parents。小南瓜说,so far i am your biggest investment。if you cannot find me,you will lose all your money……

停了一会儿,小南瓜又教训我们道,Ms Battle already said,raising a kid is not easy。

2)比赛写数字
小南瓜上 kindergarten 了。前不久有段时间我发现他放学回来就鬼鬼祟祟地溜到自己的房间(每周我大约可以在家呆两天,不用去 office),锁上门,不知在干什么,反正敲门他也不开。不久后我就留意到小南瓜去房间前总是拿把小剪刀或者从打印机那里拿些打印纸之类。难道这臭小子在剪什么东西?照说剪些打印纸之类也不算干坏事呀,为啥得锁着门?问他,他却不肯说实话。终于有天早上,天还没怎么亮,大约是六点多,小南瓜房间就传来西西索索的声音,而且门缝里还透着灯光。这次房门没锁,我推门而入,小南瓜被我逮个正着。只见小南瓜的床上都铺满了打印纸,每张纸上都写满了数字,小南瓜正聚精会神地用 tape 将这些写满数字的纸首尾粘贴起来,然后再将它们卷成一个滚筒。原来小南瓜正和班上的某位小孩打赌比赛,看谁在截止日前写的数字最大最多。他们约定,每张打印纸上写 100 个数字。那天小南瓜已经写了好几十张了,已经写到了好几千。

我有些奇怪,因为我教过小南瓜的最大数也就是几百,从来没上过千。小南瓜虽然知道 thousand,million,billion 等词汇(其实是他自己从 ipad 里学的),但他也就是知道这些词汇而已,他是怎么知道数数数到几千几百几十几的?小南瓜道,i just know it。很明显,那位幼儿园孩子也知道数到一万之类,否则他也不能和小南瓜比赛。

我又问,你写这么多数字,也不算干坏事呀,为什么非得锁着门?
小南瓜嗫嚅道,i know this is silly, but i simply do not want you to say i am silly……

3)洗照片
这里也晒晒我自己的糗事一桩……
话说某天(周末)日程比较紧,我催促小南瓜赶快穿好衣服,系上鞋带,我们得赶去 costco 洗几张照片(注:我用的是中文)……
“洗照片?you mean wash?”小南瓜问道。
“是的,”我不加思索地回答道,“hurry up,pls……”
“how can you wash a photo?that's very silly!”小南瓜有点儿惊奇地叫道。

浏览(673) (12)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