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罗网中的独白  
生活在罗网之外的人想象不出罗网里能发出声音。现在就请你听“举步即罗网”的国度里万马齐喑中的独白。  
        http://blog.creaders.net/u/6305/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转发朋友的文章:国内传疯了,被删三次! “在这苦难时刻,我不流一滴眼泪” 2020-02-24 21:22:50

 我当年在北大的学生、现在美国著名商学院的终身教授H昨天和我通电话,期间几次叹息武汉人太惨了、武汉人真惨呀,说每次看武汉消息都要流一阵眼泪。之前,我的北大师兄、北京语言大学教授和博士导师L在一个共同的群里写道:“每天都在扎心中度过。”zui.jpg

 听着、看着他们的语言和文字,我一直保持着沉默。我理解、体会他们的沉痛和悲伤,但却偏偏难以唤起感同身受——所以只能沉默。

 灾难、不幸这样的特殊时刻,能最真实最清楚地考验和显露人性;这句老掉牙的话此刻同样准确。面对着人间地狱和惨无人道,我不由不直视和拷问自己:在我一向自认为脆弱、敏感、同情和悲天悯人的心灵深处,是不是暗藏着残忍无情的海下冰山?

 我相信我变了,不知不觉随着时间变了;我从没有刻意,但一天天变得心如铁石。我女儿小扬眉五个月时候,不论见到谁都永远是一副憨厚灿烂的笑容;后来一本育儿书告诉我,这个月龄被称为天使阶段:这是人类几万年进化成的本能,因为此时脆弱如悬丝一样的婴儿必须讨得成人的钟爱和呵护才有可能存续。与此类比,在这个乱世里、在这个躯体和灵魂被煎灼绞割的炼狱中,一个人不无声无息地演变成或表或里的残忍,就根本无法生存。卢梭说:“政府的性格就是人民的性格”;我是政府治下的臣民,就像被狼养大的人类,除了豺性一无所有。我时而大头症起来,会恍惚以为自己是先知、圣哲,但症状一退立即清楚自己只是个诸事不能免俗的凡夫。所以,我既不会像美国人一样动不动就为旁人的苦难流泪、像日本和香港人一样动不动就为别人的患难捐资,也不会因为自己的冷漠而自责——即使有人斥难,我也会像彼拉多指着耶路撒冷的犹太人一样说:“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承担吧!”

IMG_1934.jpg

 李敖翻译英国玄学诗人约翰.邓恩的布道诗:“没有人是孤岛,没有人能自全,每人都是大陆的一片”;虽然人前我如上般振振有词,但在中庭落花、别梦依依的静夜,我依然有一种顾炎武“亡天下”式的刻骨悲哀:始终以“一片冰心在玉壶”自诩的我,到头来还是被毒化和腐蚀。也正是基于邓恩,像“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鲁迅一样,我无法全心全意地同情那些受难者,正像我受难时绝不要别人同情自己一样。“雪崩来临,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罪孽是每个人造成和纵容的,谁也不能逃脱责任——除了那些作恶者,也包括讴歌者,包括沉默者,包括旁观者,包括受难者,也包括文章作者。在中国千年的吃人史中,所有人都在吃人、被吃,每个人在被吃的同时也在吃着他人。从狂人发问“没有吃过人的孩子,或许还有?救救孩子……”迄今已经整整一百年,这期间那个邪恶的Gespenst吞下了多少模糊血肉、吐出了多少森森白骨!最新的2445个惨死的鲜活生命和永远无法确知数目的冤魂,这不过是它盛宴间隙的一个茶歇罢了。2016年那次著名事件时,在一个北大群里我写了如下的话“因为‘物伤其类、兔死狐悲’,因为‘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因为‘别人的丧钟,也为你敲响’,因为‘如果你一再沉默,当你成为刀俎下的鱼肉时,已经没有人能为你发声了’”后,在无数人喝彩的同时,也有小杂碎们的冷嘲热讽、幸灾乐祸,让我顿生牧首般的快感和垂怜以及革命家的愤怒和决绝。

 多少年来,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知我者谓我情商不够——因为我反复自伤自虐。但像“吕端大事不糊涂“的叶帅一样,虽然在恋爱上我一地鸡毛,在大是大非前我却早已不惑:我坚信”冤有头、债有主”,我绝不会因为别人的罪行去惩罚自己。八十年代邓小平评价伤痕文学时说:“哭哭啼啼,没出息”,排除他“好了伤疤忘了疼”的负面人性之外,此话也有可取部分:“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流泪无法弥补和告慰死者,反倒让宰割者一如既往地洋洋自得、睥睨天下、轻蔑世人、俯视苍生,导致万千张凄风苦雨中挣扎的芸芸众生最终重新辉耀救世主的荣光。

一月十五日,我写了一篇关于伊朗击落乌克兰客机的文章,先知先觉地标题为:“生错了地方就是一种罪行”。那时,武汉尚是华东形胜、盛世芳华、海清河晏、千骑高牙、“参差十万人家”,人人“醉听萧鼓、吟赏烟霞”、如颠似狂、企盼新春,却不知毒魔已临、死之将至,瞬间一切就要化为尘埃。那时,我正在北京和一个朋友朝夕相处。这个朋友出身国内少有的望族名门,家资殷富。她长居加拿大,其时正暂回北京。一次比较中国和美加,她说:生活在北京没有感觉和加拿大质量不同,甚至更加舒适、方便和体面;别墅区里有会所、游泳馆、健身房,咫尺之遥是国际学校、欧式商业小镇、进口食品超市;学校有全封闭纯净空气操场、家长都是外交官和国际大企业驻华主管;“就说看病、住院吧,都说在国内难,但这对我们这种人不存在”,她未卜先知似地说。对她的话我没做反驳,因为那个时候我同样不知道大祸即将临头——而人不临患难,会始终活在幻觉中,没有切肤之痛。如今仅仅一个月,她和亿万中国人一样应该梦醒:覆巢之下、玉石俱焚,船沉之际、片瓦无存;天灾也好、人祸也好,在这九百六十万公里土地上没有人能够幸免和逃脱,不会因为你的居所、你的财富、你的地位、你的人脉有任何异同。我对一个北京人说,我们该感激的只是病魔放过了北京,如果它一旦光顾,我们和武汉人毫无二致:留下遗书“噩梦降临,大年初一,老爷子发烧咳嗽,呼吸困难,送至多家医院就治,均告无床位接收,多方求助,也还是一床难求。失望之及,回家自救,辗转诸家医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轻,床位难觅,直至病入膏肓,错失医治良机,奄奄气息之中”后全家灭门的导演常凯,陪伴老父亲在医院排队八个小时、实在无力蹲在地上看着摇摇欲坠的父亲“从未像今天这样感到自己如此卑微和下贱”的年轻女子,因为抵抗隔离被从汽车上拖下扭断脖子死去的无名女性, 父母被隔离后遗弃在家里无人问津活活饿毕的唐氏儿……每每看到上面这些场面、情景的文字、图片和视频,我丝毫没有对自己置身其外的庆幸,而是相信他们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我们同样都是毫无尊严、命悬一线、风雨飘摇的蝼蚁草芥,又有什么资格与底气去同情和怜悯武汉人呢?

 我的好朋友、北大著名博文作家N大前年和我有过一次争论,彼时我相信历史进步有其水到渠成的规律,现在国人并没有做好准备,“干吗那么急呢?”我说;他回答道:“我当然急了,至少我不想让孩子还生活在这个环境中!”痛定思痛、抚今追昔,检讨自己当时的误区,我想我的好整以暇,是不是因为孩子是美国公民,不需要在她人之初就不得不日复一日听那些谰言和谎言呢?不管怎么样,现在我知道自己错了,我懂得如果这样继续下去,不知道哪一天,我们就会像海.伍德一样,被王立军“驾鹤西去,化作青烟”。这种猛醒、这种觉悟,应该胜于哭泣和流泪对死难者的追悼吧?


浏览(11448) (132) 评论(1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blinders 回复 相食 留言时间:2020-03-04 12:54:32

她说:生活在北京没有感觉和加拿大质量不同,甚至更加舒适、方便和体面”。

-----------------------------------

这是实话!也让在美加的流浪儿感到不爽!回去吧,孩子!

回复 | 0
作者:blinders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20-03-04 12:51:59

要说镇反100万,源头就在蒋光头的412!

回复 | 0
作者:pinky 留言时间:2020-02-28 01:04:09

现在你们知道在海外的香港人过去半年每天为香港的孩子们流泪的心情了吧!

回复 | 7
作者:今日雨果 留言时间:2020-02-26 20:05:15

也许,“超级急吼吼”的中国人,应该改变1下生活方式了!

唱1唱这支歌,深思。。。

〇 6.11.05 Culture:: Musique:: Chanson d'amour franaise “à Chloris”

★80后 90后必看 【巴黎硅谷】 〇 6.08 Culture:: Albert Camus 〇 6.08.04 加缪在《反叛的人》中就认为在苏联式(&中国式)的集体主义,与美国式的“存在主义”之间,可以有一种“地中海-欧洲文化态度”:回向希腊文明倡导的平衡,人不一定非要跨过生命的局限。反叛是需要的,但是浮士德式的无限追求,会让人失去节制。

http://bbs.creaders.net/military/bbsviewer.php?trd_id=1457729

回复 | 0
作者:相食 留言时间:2020-02-26 19:12:18

“生错了地方就是一种罪行”,这话非常经典。

“这个朋友出身国内少有的望族名门,家资殷富。她长居加拿大,其时正暂回北京。一次比较中国和美加,她说:生活在北京没有感觉和加拿大质量不同,甚至更加舒适、方便和体面”。

这种所谓“望族名门”就是贱逼。你既然觉得“生活在北京没有感觉和加拿大质量不同,甚至更加舒适、方便和体面”,为什么要“长居加拿大”呢?

所谓生活在北京更加体面,就是说加拿大没有北京那么多屁民贱民让她鄙视和颐指气使,在民主法治的加拿大,不太容易找到在兲朝那种人上人的感觉而已。

呸!

回复 | 15
作者:AYA_ 留言时间:2020-02-26 16:27:09

可怜之人自有可恨之处,逻辑报应因果是自然规律,超出人自己和想象,那是因为你还没认识自然规律,否则真就“人定胜天”了嘛!

回复 | 1
作者:良石 回复 peter98 留言时间:2020-02-26 14:45:04

作者并不真是冷漠。。。

回复 | 4
作者:良石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0-02-26 14:43:53

这么说吧,如果一个流氓政府能长期在异国存在,那么这个国家的人民也有问题。。。

回复 | 10
作者:peter98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20-02-25 20:58:28

需要揭露的就是这种虚伪。明明是真的冷漠,还装模作样地说自己良心未泯,能骗谁?根本不相信 fangbin 这类反共必反华的铁硬分子,也会相信眼泪?

回复 | 1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0-02-25 16:08:53

没被轰炸三百次啊?

那能算得上多悲剧?!

回复 | 3
作者:fangbin 回复 peter98 留言时间:2020-02-25 13:32:29

你真可怜!作者是在忏悔过去,而今实在是在说“欲哭无泪”,是指悲愤已极。真不知你的语文是怎么学的。

回复 | 10
作者:fuyuhai1 留言时间:2020-02-25 13:00:45

中国每年因流感死亡几百万人,中共从来就没在乎过。这回本来也没想管,所以才有了训诫的事,但后来一看,如果再掩盖疫情,就得死个几亿人,就没人给它卖命干活了,所以才承认有疫情发生。

回复 | 16
作者:wbob 留言时间:2020-02-25 11:58:53

自作多情,过于多愁善感了,每天中国都死几万人,这次疾病本来就是天灾,中国政府反应过度了,美国只当作流感病毒,每年死几万人,但是经济不受影响,其他几亿人的生活不会受影响。

曹操曾说过这种对局部小事过于关注流泪是:妇人之仁

回复 | 1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20-02-25 08:56:44

【政府的性格就是人民的性格】

一般来说是这样,但也并不是没有例外。

例如元蒙,满清和俄杂,这三个朝代就是例外,元蒙进入中原时,屠杀的中国人占当时总人口的一半,满清八旗进入中原,多尔衮屠杀的中国人上亿,俄杂建政,一个镇反,就屠杀了百万中国人,然后运动不断,杀人盈野,尸山血海,没有尽头。说这种政府的性格就是人民的性格,实难苟同。

上面是三个是建政成功的例子,还有一个洪秀全,他兴起的政教合一的神权统治势力,为祸长江流域,导致荒草无际,血流成河,死难的人民也接近一亿,杀人一亿还是未能成功,这个政权的性格,也跟被他屠杀的人民无关吧?

回复 | 7
作者: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2-25 07:18:33

政府的性格就是人民的性格,政府就是人民的镜子。一个坏的政府必然是从一个坏的人民当中产生。好在,在病毒面前,虽然不是百分之百但也基本上是人人平等,不过就是一个坏政府垮台了,如果坏人民还继续坏,那么不过是产生一个新的坏政府,比如俄国。

回复 | 22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0-02-25 03:37:59

这篇文章有些象暗夜里的一束幽光,似乎也是找到位的走向,却嘎然而止。

比较刺目的两个同样的故事:李医生和伯曼儿,在香港人抗议中支持港警暴力镇压,没想到很快就轮到他们自己被警察训诫和找上门了。

回复 | 30
作者:peter98 留言时间:2020-02-24 19:49:15
有一段以色列人在哭墙下面为中国人民(因疫情)而祈祷的视频,作者与传播者可找来看看。对别人的苦难冷漠那是你的品质使然,冷漠还要找理由,那就不仅仅是冷漠,而是无耻了。
回复 | 9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