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kunanyurongyao  
苦难与荣耀的思想之旅  
        https://blog.creaders.net/u/13546/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苏联与1925年中国反奉战争(中) 2021-04-19 14:33:48



苏联与1925年中国反奉战争(上)


1925年10月13日,伏龙芝向俄共(布)中央政治局提交《关于中国军事政治形势的报告(绝密)》,内容摘录如下。

中国军事政治集团的现状、国民革命军和冯玉祥军队的逐步加强、张作霖势力在日本人帮助下的不断巩固和吴佩孚政治积极性的高涨,必然导致武装冲突。

我们估计,发生冲突的时间大约在1926年春,也可能由于出乎意料的内部麻烦或帝国主义的影响,这个时间会更临近。。。上个月,国民二军(部分将领)打算占领山西省,差一点导致总冲突。。。

冯玉祥军队的目前状况不能保证他同张作霖发生冲突时能够取胜。我们在国民二军、三军中影响的扩大和他们同冯玉祥的联合行动,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向他们提供的援助。。。广州力量的进一步加强,也有助于巩固广州政府对南方(其它)一些省份的影响,(进而)保证一旦发生(反奉)冲突时南方各省(至少)保持中立。

中国委员会1925年9月30日向政治局提出的对国民军的第131334/C号物质支援计划,我来后已看过,这个计划正是根据对形势的这种估计和实际需要提出的,满足这些实际需要将加大国民军在行将到来的冲突中取胜的可能性。

我同意中国委员会的这些建议,完全支持这些建议,请政治局尽快对这个问题作出决定。

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 伏龙芝
(摘录结束)

10月14日,冯玉祥的访苏代表团团长熊斌(1933年《塘沽协定》的签订者,时任西北边防督署参谋长兼国民一军参谋长)与加拉罕在莫斯科会面,加拉罕表示,苏联不会卷入(对张作霖的)战争,以免日、英等国也加入战争,但苏联将在战争期间,‘尽一切手段予张作霖困难’。加拉罕还承诺再向冯提供200万大洋的借款。

注:列夫·米哈伊洛維奇·加拉罕,1917年十月革命时任革命委员会委员,1918年至1920年,及1927年至1930年任副外交人民委员,1919年3月协助列宁成立共产国际(第三国际),1919年7月、1920年9月、1923年12月三次发表对华《加拉罕宣言》,1923年-1926年任苏联驻华全权代表,1926年9月被张作霖驱逐,返回苏联,1937年在肃反大清洗中被处决。

10月15日,孙传芳在杭州以“浙闽苏赣皖联军总司令”名义,起兵讨奉: 以浙江第一师师长陈仪为第一军司令,第四师师长谢鸿勋为第二军司令,自兼第三军司令,第二师师长卢香亭为第四军司令,第三师师长周凤岐为第五军司令,第一、二两军自湖州取上海,第三、四军出长兴攻宜兴。另以第十二师(师长周荫人)、第三十混成旅(旅长苏埏)、第四旅(旅长张庆昶)为后备队。浙奉战争爆发,拉开了1925年秋冬中国反奉战争(运动)的序幕。

10月16日,孙传芳与浙江省长夏超、福建军务督办周荫人联名发出讨伐张作霖的通电,称:“。。。数月以来,喋血贩烟,腾笑中外,杀人越货,苦我人民,秽德彰闻,众目共见。。。乃人民日增饮泣之声,彼凶益肆猖狂之技,视江南为私有,窃政柄以自恣。。。时至今日,传芳纵可忍,而士兵不能忍,士兵可忍,而人民不能忍。用敢宣言,告我同志,(上海)永不驻兵之议,自我言之,当自我行之,所以顺民意者在此,所以服从中央者亦在此。是用率我六师,缴其枪械,放归田里。。。今与同志连师,当世贤豪,戮力同心,唯彼祸首张作霖一人之是讨,此外皆所不问。。。”

同一天(一说为17日),江苏八位本省将领也联名通电讨伐张作霖和奉系,电文中称:“。。。张作霖乘变兴戎,图扰大局。冯焕帅(注:冯玉祥,字焕章)悯民涂炭,中止战争。。。奉方。。。背义灭信,误国殃民。。。如此悖谬,岂独祸苏(江苏),直欲亡国。。。已电恳吴玉帅(吴佩孚,字子玉)、孙馨帅(孙传芳,字馨远)主持大计。全苏将士愿听指挥,并请同志诸帅分途进剿,直捣胡巢,大寇不除,国难未已,全国志士,盍共图之。。。”

注,江苏通电八将领是:江苏第一师师长白宝山、第三师师长马玉仁、第四师师长陈调元、第十师师长郑俊彦、江宁镇守使朱熙、通海镇守使七十六旅旅长张仁奎、第一旅旅长杨赓和、第二旅旅长李启佑。

孙传芳10日以秋操名义开始军队调动后,奉系皖督姜登选致电孙传芳,希望不动干戈,消解兵争(孙传芳、姜登选、杨宇霆三人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同学);孙传芳发出讨张通电后,奉系苏督杨宇霆致电民国执政段祺瑞及各省各界各方,对孙氏通电中抨击的“奉系违约在上海驻军”一事予以解释,并表示,自己将“含容隐忍,无论如何逼迫,惟有退让,恤此群黎。。。惟严饬所部,不准轻开战祸,重扰闾阎,毋我负人,宁人负我,是非所在,听之公评。赏罚大公,凭诸政府。”

注:1925年1月,争夺苏南、上海控制权的奉系张宗昌与直系孙传芳、齐燮元经段祺瑞调停,达成和解协议。1月中旬,孙传芳、齐燮元宣布撤退上海驻军,迁徙兵工厂,同时,由中华民国执政段祺瑞颁布命令:裁撤淞沪护军使;将上海兵工厂改为商业工厂,由上海商会接收;嗣后上海永不驻军及设置军事机关。是以有“上海永不驻兵”之约。邢士廉第二十师戒严部队是“五卅惨案”发生后开入上海的;
另一种相近说法是:在段祺瑞斡旋下,1925年2月3日,孙传芳与张宗昌在上海签订“江浙(二次)和约”,约定:浙军撤到松江,奉军撤到昆山,孙传芳交出上海兵工厂,上海永不驻军。

在孙传芳起兵和通电前的10月14日,杨宇霆和江苏省长郑谦已会衔电令奉军二十师师长兼上海戒严司令邢士廉,限其一天一夜内将二十师全部由上海撤出,退守苏州和常熟,并取消戒严司令部。邢士廉15日遵令撤退后,孙军当晚进占龙华。

10月15日,杨宇霆、姜登选在南京召开军事会议,决定不在苏省作战,奉军力求全师而退。作出这一决定的原因,一是奉系在国内树敌已多,不欲再与孙传芳为敌,二是奉系在南方的部队兵力极为单薄。奉系时在江苏的部队除了邢士廉第二十师外,还有驻南京的丁春喜第八师、驻镇江的朱栋臣第三十一混成旅,仅二师一混成旅;姜登选南下就任皖督时所带的奉军兵力不详,估计不多于一个师,甚至可能不足一混成旅。相比之下,不计赣皖两省的南方军,仅16日已通电反奉的江、浙、闽三省军队,就已不少于八师9旅。

16日孙传芳通电当天,孙军第一路陈仪、第二路谢鸿勋主力循沪杭路抵沪,而后沿沪宁路西进苏州、无锡,邢士廉又退往常州;同一天,卢香亭的第四路军由长兴进占宜兴。

(约在)18日,孙军第一路、第二路、第四路军会师常州,邢士廉退到丹阳、镇江之间。18日晚,卢香亭部占领丹阳,邢士廉与朱栋臣率部自镇江北渡,撤至江北,部分部队撤离不及被缴械;亦在当晚,在宁江苏第四师(师长陈调元)、第十师(师长郑俊彦)将丁春喜第八师包围缴械,丁喜春与江苏督办公署参谋长臧式毅等被俘,杨宇霆、郑谦及少数奉军渡江撤至浦口。

19日晨,孙军(浙军)进据镇江;20日,卢香亭、谢鸿勋部抵南京下关,孙军一部入南京,一部渡江往浦口。21日(一说20日),起兵反奉仅一周,孙传芳便以胜利者的姿态踏进了南京城。

最先通电反奉的孙传芳等浙江、江苏将领都属直系,希望借讨“奉张”联合起来的各地直系将领们,想起了此前为他们所冷落的,第二次直奉战争败北后避居岳阳的直系“精神领袖”,大帅吴佩孚。

16日,靳云鹗(前14师师长)电复孙传芳,响应反奉,并告之“今日赴汉口会商,一面请吴玉帅出山,一面约同各将领按以前计划积极进行。。。”;16日(或17日),江苏八将领在反奉通电中称:“已电恳吴玉帅、孙馨帅主持大计”;一年前视吴为累赘,避之唯恐不及的湖北军务督办萧耀南,18日与鄂军将领联名通电响应孙传芳时,也开始呼吁吴佩孚“出山共定国难”;20日,孙传芳、萧耀南、岳维峻、孙岳(有说岳、孙二人并未同意具名)、靳云鹗、周荫人、方本仁、杨森、邓锡侯、刘存厚、袁祖铭、王天培等二十余人通电,推举吴佩孚为讨贼联军总司令,请吴出山,组织联军,共讨“奉张”。长江流域诸省掀起了反奉拥吴的声浪,历经十个月的蜇伏后,吴佩孚的复出已不可阻挡。

10月20日,吴佩孚由岳州赴武汉,21日,吴佩孚抵武昌。当天,吴佩孚渡江到至汉口查家墩,通电就任川、黔、桂、湘、浙、闽、苏、皖、赣、鄂、豫、晋、陕、甘十四省“讨贼联军总司令”。

1925年10月19日,俄共(布)中央政治局中国委员会会议决定:
减少1925年9月23日会议上拟定的给冯玉祥的武器弹药数量。步枪减至2.5万支,机枪减至140挺,火炮减至42门,子弹和炮弹数量与步枪、机枪和火炮数量相适应。军刀5000把、飞机6架。其余器材数量不变;原定给广州的由6架飞机组成的第一中队,改派给冯玉祥,责成空军总司令加紧发送;拨给冯玉祥一定金额的防毒面具等器材;
给岳维峻的武器弹药,将步枪数量减至3500支,子弹数量也相应减少,机枪数量仍为10挺;
为张之江的订货拨款70万卢布;
给广州的飞机数量减至12架,拒绝要求提供坦克和装甲车的请求;
保留价值为200万卢布的武器弹药作为储备;
鉴于中国事态发展,应立即起运拟定提供的武器;
责成梅利尼科夫、隆格瓦和别尔津组成的委员会研究关于扩大驻华领事团和加强情报工作的问题。

该次会议还对中国当前政治军事形势作出了如下分析:
1。孙传芳起兵攻击占据沪宁地区的张作霖军队,大大加剧了紧张局势,最近几周很可能引发直系军队、国民军同奉系的总冲突。
2。孙传芳的出动前是否同国民军达成协议和制定共同计划,我们不(十分)清楚,(但我们知道,孙起兵前)与国民一军(冯玉祥)和国民二军进行了谈判。。。冯玉祥不止一次地表示:一旦(与奉系)发生冲突,孙传芳将站在他这一边。。。
3。如果国民军和直系一起出动,力量对比会发生有利于反奉集团的急剧变化。虽然张作霖在武器和技术装备方面保持着一定的优势,但军队数量将基本相同,而在政治上,所有优势都在张的敌人方面。张的战略地位也大大恶化了。。。张陷入南方战役后,如果再遭到冯的打击,其关内部队与满州的交通线将可能被切断。
4。关于反奉运动的消极方面。。。例如,不排除孙传芳在一定条件下满足于占据江苏。。。在国民二军中正在进行一场争权的斗争,虽然是悄悄进行的,但一直持续不断。。。张作霖即使失去不可靠的部队和省份,他仍是一个需要认真对待的对手。
5。沪宁地区的冲突对张作霖是不利的。可以把奉系放弃上海看作是战略手腕,南京附近的战斗、江苏几个师投向孙传芳不是军事上的严重失败,而是政治上的严重失败。

会议就中国的政治军事问题做出以下决策(内容次序有所调整,此节编号为本人所加):
一、国民军的任务应当是:不急于参与冲突,但要加紧做好准备;
二、敦促直系(进一步)采取行动,以迫使张作霖将大量兵力投入到南方;
三、通过派遣代表同直系司令部建立联系,派自己的人到直系军队中做政治工作;
四、加强对张作霖军队的瓦解工作,想办法同张宗昌、李景林和其它将领(张学良?郭松龄?)建立联系,使他们离开张作霖;加强在张作霖后方及其交通线上的活动;
五、要加强和加快(对反奉军)提供援助,把注意力主要放在提供机枪、火炮和空中支援上;
六、我们的教官的工作应当是更强有力的,不过要渐渐转到建立黄埔类型的学校和部队上;
七、必须加强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的军事政治工作。

关于广州(国民党方面)。广州(广东)的局势可以认为是稳定的。陈炯明对汕头的占领、熊克武的进犯和邓本殷在南方的行动,虽然构成了威胁,但广州政府在力量对比上占优。

广州(国民政府)不可能参与总的冲突(反奉战争)。对于广州来说,更大的威胁可能是政治上的孤立。。。就是在(北方的)国民军中,也在谈论“红色布尔什维克的威胁”。广州的近期任务是:做内部巩固工作,击溃陈炯明,改组军队。必须利用国民军与直系之间建立的联系,对福建省施加影响,争取使福建放弃对陈炯明的支持。
(10月19日中国委员会会议相关内容完)

10月20日,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发表反奉宣言,劝爱国民众站在反奉运动的主体地位,要求释放政治犯,解除奉系、安福系武装,保障人民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罢工自由。

10月22日,俄共(布)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
采纳中国委员会关于为中国拨款15441584卢布58戈比的建议;根据技术能力,按照中国委员会预先的考虑,在最短期限内向中国提供武器;批准拨款5.2万卢布用于增派工作人员;

拨给孙传芳德国型号子弹100万发,条件是在他管辖的地区工人运动合法化。运送子弹严格保守秘密,排除发生任何非难苏联政府事件的可能性。

1925年10月26日的俄共(布)中央政治局中国委员会会议听取、研究了“关于拨给孙传芳200万发步枪子弹的问题”,决定:“紧急向海参崴仓库调拨200万发德国子弹,转交时要执行政治局会议上提出的要求。”

注:10月底11月初间,苏联最终向孙传芳实际提供的德国造子弹数量,到底是200万发,还是300万发(100万+200万)?

在1925年10月29日的俄共(布)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斯大林作出如下指示:
建议加拉罕同志尽快去(返回)北京;
基本上采纳伏龙芝同志(在信中所提)的建议,作为政治指示下达给加拉罕同志;
鉴于需要加强中国的总的政治工作,责成组织局提出向中国派遣政工人员的候选人。

伏龙芝建议信摘录如下。
。。。中国的事态发展进程,越来越把吴佩孚和他所领导的直系集团推到首要地位。吴佩孚正在成为核心政治领导人物。。。国民军以及冯玉祥的作用和意义在渐渐消失。国民军、国民党、中国共产党等有必要同吴佩孚建立固定的关系,这是整个形势决定的。。。

中国国民革命运动的主要敌人依然是张作霖。现阶段国内战争的任务,应该是从军事上和政治上彻底打垮张作霖。吴佩孚的行动能造成有利的局面,必须加以利用。。。国民军的军事行动要安排在能够保证给予张作霖以决定性打击的时候,和能够保证冯玉祥及其它国民党军阀控制最重要地理位置的时候。这种地理位置,我认为首先是包括天津在内的直隶全省,然后是热河和北满(黑龙江省)。此外,将来取得成功的时候,要采取果断措施,让国民党追随者占领可以保证北方同广州(以及四川、贵州、广西等省)的联系的交通线。。。至少热河和黑龙江,为了巩固我们在中东铁路上的地位和加强同中国的经济政治联系,需要国民党追随者固守在这里。。。

综上所述,可以得出结论:有必要同吴佩孚联合。联合的结果应当是成立新的中国政府。在新政府的人员构成上,要有直系代表、北方国民军代表和华南(国民党广东政府)的代表。这种联合不可能有什么牢固性可言,在进行现阶段战争的时候,必须认识到,要建立真正统一的中国,未来需要继续进行战争,不过,那将是同吴佩孚及其追随者的战争。在这方面要特别注意上海,必须坚决把那里的工人武装起来,作为确保在上海建立革命人民政权的一种手段。。。这样才会有很大把握使上海变成中国真正的革命运动中心。

关于深入开展广州的工作,扩大国民党对整个中国的影响范围,扩大和深入开展在国民党军队中的政治工作等等的原有指示依然有效,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摘录结束)

(未完待续)


浏览(2830)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