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Pascal的博客  
“朝廷不是让我隐蔽吗?”“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了?!”  
网络日志正文
什么疆棉HM服装都是为转移病毒来源焦点 2021-03-27 16:04:20

 现在什么棉花、服装、耐克鞋 ......

 

image.png


Image

image.png

Image


https://twitter.com/lzn9yuNmUDT

LhBA/status/1375848069439324162


image.png


image.png


              Saturday,  March  27,  2021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国务院工作组负责调查COVID-19起源的前领导人不仅认为该病毒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逃脱的,而且还认为这是生物武器研究的结果。 

“武汉病毒学研究所不是国立卫生研究院,”戴维·阿舍尔 David Asher)。“它正在运行一个秘密的机密程序。在我看来,我只是一个人,我认为那是一个生物武器计划。” 

鉴于冠状病毒导致数百万人死亡,更不用说由于封锁而造成的数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这是一个爆炸性的指控。 

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阿舍尔可能会遇到一些麻烦。以下是一些关键点: 

  • 中国确实有一项生物武器计划:北京于1984年加入了《生物武器公约》,但后来(就像它签署的几乎所有其他国际条约一样)开始违反该条约。

    自2007年以来,中国政府研究人员一直在
    公开发表有关利用有争议的“功能获得”研究来开发生物武器以使病毒更具致死性的文章。

    实际上,中国国防大学前任校长在他的2017年《战争的新高地》一书中
    写道,生物技术将使“针对特定种族的基因工程病原体”的发展成为可能。

    正如Asher指出的那样,在同一年中国国家最高电视台评论员透露,在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政策下,利用病毒进行生物战是一项新的优先事项。 

  • 武汉实验室从事了这种生物武器的研究:麦克·庞培(Mike Pompeo)领导下的美国国务院得出结论,自从2000年以来,武汉病毒研究所(中国最先进的实验室)一直代表中国军方进行分类研究,包括实验室动物实验。至少是2017年。” 

    Asher
    报告说,第一个“案件群”发生在2019年秋天的实验室人员中。中国人民解放军生物武器研究计划负责人陈伟少将本人赶赴武汉进行处理。为什么?认为它可能是陈氏从实验室逃脱的病原体之一,这并非没有道理。 

  • 新型冠状病毒不是自然产生的:在过去的一年中,北京陆续讲述了一个关于冠状病毒起源的故事。我们听说过蝙蝠和穿山甲,洞穴和潮湿市场的故事。中国当局甚至谴责美国军方将该病毒带入武汉。最初,许多西方科学家都接受了与中国同行有着密切专业联系的中国同事的解释。 


所有这些旋转的目的都是为了掩盖明显的事实:中国病毒本质上没有类似物。 

Chinese whistleblower Dr. Yan Limeng, who fled China last April, was the first to point out that the virus’ closest cousin is a bat coronavirus originally isolated by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but tinkered with to make it much more infectious.

去年四月逃离中国的中国举报人闫丽梦博士是

第一个指出该病毒最亲近的表亲是蝙蝠冠状病毒,

最初由中国人民解分离的,

但经过修改后使其具有更大的感染力。

起源于实验室的理论得到了其他科学家的支持,包括史丹芬·奎伊(Steven Quay)博士,他曾在斯坦福医学院任教,并得出“合理的怀疑”,即该病毒不是自然产生的,而是“实验室衍生的”。 

如何?事实证明,冠状病毒使用一种称为“弗林蛋白酶切割位点”的特殊工具进入人类细胞。 

一份新的科学报告显示,在1000到1000中!—自然界中最类似于引起COVID-19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冠状病毒,没有一个具有类似的“弗林蛋白酶切割位点”。 

这表明该特殊工具不是自然进化的产物,而是被插入的。 

在武汉实验室。 

甚至连前疾病控制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星期五都说,他相信冠状病毒已经从实验室泄漏出去,他说这种疾病的快速传播没有“生物学意义”。 

武汉医务人员承认他们知道COVID-19致命,被告知撒谎播放视频

为什么现在才出现冠状病毒的实验室起源?在过去的15个月中,中国进行了大规模的掩盖行动,而且并不孤单。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一直低估了它来自实验室的可能性。 

去年1月,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个科学家代表团终于被允许访问武汉,但他们也可能留在了家里。正如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智囊团“大西洋理事会”的杰米·梅茨尔(Jamie Metzl)随后指出:“这不仅不是一项真正的调查,更像是一次为期两周的陪伴下的考察团,向他们提供了精心策划的信息。” 

太平洋沿岸那些武汉实验室提供资金的人,例如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也渴望取消实验室起源理论。(奇怪的是,达萨克是世卫组织调查小组中唯一的美国人。) 

换句话说,很多人的行为好像在藏些东西。 

在法律上,这称为“内of感”。这就像当警察出现在您的前门时,用完房子的后门。或者,以中国为例,封锁实验室,破坏证据,并指责无辜的蝙蝠。 

这种行为应该引起大家的怀疑。 

当然,以上所有内容都不构成绝对的,铁定的,无可辩驳的证据,证明冠状病毒是武汉实验室正在开发的生物武器。 

但这一切似乎都指向这个方向,不是吗? 

史蒂芬·莫舍(Steven W. Mosher)是《亚洲霸王:为什么中国的“梦想”是对世界秩序的新威胁》的作者。


https://nypost.com/2021/03/27/chinas-deception-

over-covid-origins-more-outrageous-every-day/


image.png

image.png


https://justthenews.com/politics-

policy/coronavirus/former-cdc-

director-believes-coronavirus-came-

chinese-lab


          美军退役上校 Lawrence Sellin :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2分11 秒视频:  


https://twitter.com/G_Translators6/

 status/1375922286981652481


image.png

image.png


https://www.linkresearcher.com/theses/cbd2775

c-7357-4024-98b5-2aded1976dad


Image


Image


الصورة

الصورة

الصورة


الصورة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被华春莹点名的美国病毒基地德特里克堡冲上热搜第一!

中国外交部18日点名美国德特里克堡基地,强调称,如果美方真的尊重事实,就请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并就美海外200多个生物实验室等问题公开更多事实,请世卫组织专家去美国开展溯源调查,回应国际社会关切,用实际行动给国际社会一个交代。

  中国外交部至少四次呼吁美方说出德特里克堡基地真相

  此前,中国外交部也曾多次点名美国德特里克堡基地:、

 ① 2020年5月8日,华春莹在主持例行记者会时称:我们注意到,包括美国国内,还有国际上有很多质疑声音,要求美政府公布关闭德特里克堡基地的真实原因,要求查清德特里克堡基地关闭与“电子烟疾病”、大流感和新冠肺炎之间关系的呼声也越来越高。美方可不可以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以及美国国内和分布在世界各地,包括在乌克兰、哈萨克斯坦等地的生物实验室接受国际独立调查?美方可不可以邀请世卫组织或国际专家组赴美调查新冠肺炎疫情起源及美方应对情况?

  ② 2020年7月22日,汪文斌在主持例行记者会时称:我们希望美方能够就德特里克堡基地等问题说明真相,给美国人民和国际社会一个交代。

  ③ 2020年8月11日,赵立坚在主持例行记者会时称:我们希望美方能向媒体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就美海外200多个生物实验室等问题公开更多事实,请世卫组织专家去美国开展溯源调查,让美方也有机会说明真相,给美国人民和国际社会一个交代。

  德特里克堡究竟是何地?

  据CGTN微博消息,位于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是美军最重要的生物防御技术研究机构,储存有埃博拉病毒、炭疽杆菌、布鲁氏菌等致命“特定生物制剂与毒素”。

  2019年7月,美国疾控中心要求该研究所暂停对高致病性病原体的研究工作,疾控中心在该机构发现6处违反联邦安全规范,包括废水净化系统故障造成泄露等,但美国疾控中心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公布更多细节。据报道,该所曾多次出现安全事故,包括生炭疽等致命菌株、毒株丢失事件。

  德特里克堡基地,究竟有何“猫腻”?

  疫情以来,德特里克堡基地(Fort Detrick)这个冷门词汇频频被提及。

  该生物基地之所以频被关注,系因为美国媒体曝出在中国发生疫情前的几个月,德特里克堡基地附近暴发了一种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统致命性疾病。更重要的是,2019年7月,不明传染性疾病出现前,德特里克堡基地神秘关闭,而美国政府至今不愿解释清楚突然关闭的原因。

  美国国内质疑声音不断,要求查清德特里克堡基地关闭与“大流感”和新冠肺炎之间关系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2020年3月10日,名为“B.Z.”的网民在白宫请愿网站发起一条请愿贴,请愿者列出了德特里克堡基地与新冠病毒暴发有关的时间线,希望美国政府给出合理解释:

  2019年7月,位于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被关闭;

  2019年8月,一场大规模“流感”暴发,导致1万多人死亡;

  2019年10月,美国在中情局副局长的参与下组织了“事件201”-全球流行病演习;

  2019年11月,中国发现不明原因肺炎;

  2020年2月,世界暴发流行病;

  2020年3月,有关德特里克堡关闭的大量英语新闻报道被删除......


   点击链接,阅读全文:  


https://news.cctv.com/2021/01/21/AR

TImrfukSPX8vxCCIN7SUMB210121.shtml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s://www.japantimes.co.jp/news/2021/01/18/world/

politics-diplomacy-world/joe-biden-us-after-trump/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www.xilu.com/20210203/

1000010001162955_3.html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特朗普完了!

多行不义必自毙,苍天有眼不回避!天道有轮回,

上天放过谁?

惊爆!今天投毒凶手终于找到,果然是美国投放的!

真相让人毛骨悚然,新冠病毒是人为制造的,源自美国北卡罗来纳P3病毒实验室!

美国著名情报专家格雷格·鲁比尼,日前在接受美国第一新闻网电视频道采访时,正式道出了这天大的隐秘。据格雷格透露:新冠病毒是作为生物武器进行基因工程改造的,源自北卡罗来纳州BSL-3实验室,由拉尔夫·巴里克教授负责研制。他同时还表示:病毒是由“深暗政府”从北卡罗来纳州传播到中国、意大利以及全美国的。格雷格就曾经发推特质问特朗普:为什么不告知美国人民,病毒就是美国制造的?为什么不讲明新冠病毒本身就是生物武器?

无独有偶,因发现艾滋病毒而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吕克·蒙塔尼耶教授日前向法国记者透露:新冠病毒不是自然产生的,是生物分子学家精心研制出来的。

蒙塔尼耶还说:很显然,专业人员对这个来自于蝙蝠的病毒,又添加了艾滋病毒的序列。

这无疑是有史以来最大最恶劣的投毒案!

疫情爆发以来,关于“新冠病毒是由人工合成的生物武器”的传闻沸沸嚷嚷,各国的科学家们也一直努力做着病毒的溯源工作。早在2月份,印度科学家就在新冠病毒中发现了HIV病毒的插入物,由此证明了该病毒是人为设计合成的。3月中旬,科学家们从华盛顿州一名患者身上提取的新冠病毒中发现,其进化周期已经长达半年以上。随着研究的深入,世界很多国家都把怀疑的目光指向了美国。日本、意大利、澳大利亚等国都有源自于美国的早期确诊病例。随后,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承认:2019年9月美国所爆发的“大流感"死者当中,有很多是因为感染新冠病毒而致死的。对此,我国外交部发言人也在推特上对美国进行了质问。

经过美国弗吉尼亚州的一个记者团队艰苦卓绝的努力,终于追溯到了零号病人。

这个零号病人,果然就是去年10月参加武汉军运会的美国军人,她的名字叫Maatje Benassi。这位美国女军官的背景非常特殊,她跟美军德特里克堡P4生化实验室有着莫大的联系,其家族已有多人确诊,其中一位还是荷兰第一个确诊病例,确诊前去过意大利伦巴第大区,导致了该区的疫情大爆发。

至此,美国是新冠病毒发源地的证据链完整了,环环相扣。武汉军运会后专机接回的5个特殊士兵和美国被关闭的生化实验室,终于有了实质性的联系。

按照特朗普等人的逻辑,我们可以理所当然地将新冠病毒称之为北卡罗来纳病毒,或者称为美国病毒。

就在所有证据都指向美国的时候,美国高层却公开承认冠状病毒不属于瘟疫,而属于武器级别。其无耻程度让世界震惊,而这也进一步加大了美国投毒的嫌疑。案情至此已经真相大白,可是特朗普等人还在拼命甩锅。新冠病毒已对世界各国造成了无比巨大的伤害和损失,这个锅实在太大了,是绝对甩不出去的。还有一个疑点需要解释:格雷格在爆料中提到的负责北卡病毒研制的拉尔夫·巴里克是什么来头?

巴里克来自北卡罗来纳大学,他是2015年通过基因编辑手段改造出新型sars冠状病毒的首席病毒学家,也是该病毒研发的主导者。

更为惊奇的是,他居然也是神药“瑞得西韦”临床开发的负责人。这难道就是传说的那种,下毒之人都会提前备好解药?瑞得西韦在后来的临床中,因为有专家对其有效性和安全性提出质疑,使之很快就跌落神坛。随着病毒的蔓延,美国已成为疫情的“震中”。

在疫情早期,美国总统特朗普根本就没有将其放在眼里,只是当成了重一些的流行性感冒。直到他的好友、纽约房地产大亨斯坦利·切拉因感染新冠去世,从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视。

可是,已经晚了!……天不生华夏,万古如长夜。现在制毒和投毒的凶手已经暴露,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呢?我们拭目以待!新冠病毒在中国武汉暴发时,特朗普就说美国有特效药可救,但他们万万没想到病毒在美国传播时,病毒已变异,所谓事先研究好准备在全球大捞一笔的特效药成为废品,这真是苍天有眼,干尽坏事的美国,还是自食酿下的苦果吧!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566664992915473

https://www.meipian.cn/3cxzv9md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www.xilu.com/20200805/

1000010001139996_8.html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www.xilu.com/20200805/

1000010001140053_14.html




http://www.xilu.com/20200908/

1000010001144896_3.html


image.png

image.png



   隆重推荐来自江西九江

      农村小伙儿洋仔

    落魄苍凉至极 演唱

   《可可托海的牧羊人》


來自江西九江農村的洋仔,拉着價值約200元人民幣的流動音箱,

流連深圳的大牌檔主動拉客,提供付費點唱服務,至抵價,盛惠

10蚊一首!其貌不揚,打扮騎呢,常穿的竟然是價值約100蚊人

仔的深圳初中女生校服。論台型及外貌,百分百輸到入肉,但他

把多段在食肆或廣場等地演唱《可》曲的短片發布後,人生大逆

轉,秒吸逾500萬名粉絲,短片播放量更以億計。令網民熱議的,

是他唱到肉緊處,會來個肚痛式的彎腰動作外,其獨特過人的唱

功,浪子式的落泊蒼涼,觸動點唱客人的神經,有人默默垂淚,

有人更激動得當場痛哭離座,情緒大爆發,《可》的確是「神」

曲!


       忧伤,是歌曲的灵魂。


                —— 王蒙 《 淡灰色的眼珠 》1995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浏览(1663) (3) 评论(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21-03-28 01:41:20

Image

回复 | 0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21-03-28 00:51:51

Image

The Suez Canal (Arabic: قناة السويس‎ qanāt as-suwēs) is an artificial sea-level waterway in Egypt, connecting the Mediterranean Sea to the Red Sea through the Isthmus of Suez and dividing Africa and Asia. Constructed between 1859 and 1869 by the Suez Canal Company formed by Ferdinand de Lesseps in 1858, it officially opened on 17 November 1869. The canal offers watercraft a more direct route between the North Atlantic and northern Indian oceans via the Mediterranean Sea and the Red Sea, thus avoiding the South Atlantic and southern Indian oceans and reducing the journey distance from the Arabian Sea to London by approximately 8,900 kilometres (5,500 mi), or 8-10 days.[1] It extends from the northern terminus of Port Said to the southern terminus of Port Tewfik at the city of Suez. Its length is 193.30 km (120.11 mi) including its northern and southern access-channels. In 2020, over 18,500 vessels traversed the canal (an average of 51.5 per day).[2]

Image

ImageImage

Image

回复 | 0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21-03-27 17:27:42

http://shizheng.xilu.com/20210327/1000010001168628_4.html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