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s://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幼河
 
注册日期: 2010-01-13
访问总量: 10,824,23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ZT:丘吉尔轶事
· ZT:说说李敦白
· 女知青和农民丈夫
· 美墨边境墙
· ZT:背你看世界
· 生死之痕
· ZT:郭文贵、特朗普和对事实的战
友好链接
· Rondo:Rondo的博客
· SCAPE:SCAPE 美国华人执业医生
分类目录
【小说】
 · 聊斋新编
 · 爱的传递
 · 面子
 · 哭的孩子有奶吃
 · 自尊
 · 感情
 · 嘿嘿,“法治 ”
 · 身不由己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六)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五)
【随感杂谈】
 · 美墨边境墙
 · 反光
 · 请根据常识判断……
 · 川普被“翻篇”之前
 · 川普的竞选策略
 · 麦凯恩的风度
 · 洋“芝麻酱”
 · 新冠肺炎疫情简述
 · 侃“正人君子”
 · 乔治.弗洛伊德是人
【摘编文章】
 · 女知青和农民丈夫
 · 生死之痕
 · 撒谎成性的川普
 · 你怎么想?
 · 川普心理分析
 · “华川粉”白描
 · 美国华人的根本利益是什么?(外一
 · 德国被扣押的选举服务器事实核查
 · 一位反川者的感慨
 · 川普的支持者为何狂热
【旅游】
 · 糟糕天气的旅游
 · 马蹄湾
 · 犹他州南部的三个国家公园
 · 象海豹
 · 加州的红杉树
 · 太浩湖和优胜美地
 · 从陡峭点到大苏尔
 · 彩色海滩
 · 墨西哥城逛街
 · 观赏帝王蝶
【纪实】
 · 进了急诊室
 · 欺诈之都(下)
 · 欺诈之都(上)
 · 是诸葛亮也没用
 · Liz是个小狮子狗
 · 罗将军
 · 农场轶事
 ·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变迁
 · 母亲在“文革”之初
 · 针对华人的盗贼
【散文】
 · “两害相权取其轻”
 · 最后的告别
 · 渐渐远去
 · 多想相聚在梦中
 · 我不懂养狗之道
 · 我是个普通人
 · 老北京有特色的景儿
 · 自斟自酌
 · 回忆像陈年老酒
 · 出国得失
【转贴文章】
 · ZT:丘吉尔轶事
 · ZT:说说李敦白
 · ZT:背你看世界
 · ZT:郭文贵、特朗普和对事实的战争
 · ZT:川普阵营的表演
 · ZT: 对“川粉”行骗真容易
 · ZT:谁在支持川普
 · ZT:川普的阴影
 · ZT:川普1月6日“拯救美国”演讲文
 · ZT: 我的黑人爸爸
【随手一拍】
 · 反光
 · 下羚羊谷
 · 等待
 · 向着太阳唱起歌
 · 小海湾里的鲱鱼群
 · “丑小鸭”
 · 珊瑚虫和海葵
 · 海湾边的白鹭
 · 野果子
 · 梦幻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存档目录
04/01/2021 - 04/30/2021
03/01/2021 - 03/31/2021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ZT:这次美国总统大选有没有大规模舞弊? 2020-11-29 04:31:53

这次美国总统大选有没有大规模舞弊?

胡平

 

(一)这次美国总统大选有没有大规模舞弊?

 

这次美国总统大选有没有大规模舞弊?不少人以为有。他们依据的主要事实是:

1、在关键州的竞选造势活动现场,特朗普人气很旺,拜登的寥寥无几,反差极大。

2、在投票日当晚开票,直到午夜,特朗普在几个关键州都明显领先,连很多支持拜登的人都以为特朗普赢定了,殊不知一觉醒来变了颜色,垂直上升的拜登曲线更是前所未见,不可思议。

3、这次大选,参议院目前是共和党得50席,民主党48席,众议院共和党较先前赢得了更多的席次,这就是说,不少人把参议员众议员的票都投给了共和党,但把总统的票投给了民主党。特朗普顾问委员会成员、歌手卡娅.琼斯(Kaya Jones)认为应该是特朗普赢得总统,因为没有人会去投全部共和党的国会议员票,却把总统票投给民主党的拜登。

对以上3点,可有如下解释:

1、竞选造势活动,拜登说因为疫情,不鼓励其支持者到现场。另外,有不少选民对特朗普很反感,他们是为了选下特朗普才投拜登的票,他们对拜登本人并没有什么兴趣,所以他们也不会参加拜登的竞选活动。这就使得要投拜登票的选民人数大大超过出席拜登竞选活动现场的人数。

2、拜登得票戏剧性反超,主要是邮寄投票造成的。特朗普呼吁亲自投票,拜登呼吁邮寄投票,各州开票的情况不一样,有些州(包括一些关键州)规定先开亲自投票的票,后开邮寄投票的票。既然投特朗普票的人大多亲自投票,而投拜登票的人很多邮寄投票,这就造成了在开票前期,特朗普的票多,在开票后期,拜登的得票迅速上升,甚至形成奇特的拜登曲线。

3、还在投票日前,就有一些知名的共和党人士,如小布什、麦凯恩的遗孀和女儿、罗姆尼等公开表态他们会投拜登的票。可见在这次大选中,确实有一批选民会把参议员众议员的票投给共和党,而把总统的票投给民主党。在以往的选举中,曾出现过某党赢得国会而输掉总统的情况。

以上解说,是基于常情常理的一种推论,但因为只是一种推论,所以说服力有限。还是会有不少人认为这次大选有大规模舞弊的嫌疑。

 

(二)这次美国大选有没有大规模舞弊的可能性呢?

 

1、传统方式的大规模舞弊不可能。因为传统方式的舞弊不但风险高,而且效率低。要做到大规模舞弊,必须要有很多人直接参与,势必会有很多人知悉或间接知悉,因此很容易被发现被查获,根本没有成功的机会。毕竟,我们对美国的民主制度,对美国的两大党,应该有基本的信心。要说有一小撮人背着大家干违法舞弊的事情,那是可能的;要说有很多很多人和这一小撮坏人一起干违法舞弊的事情,那就不可能了。美国的两大党不同于共产党,很松散,没有共产党铁的纪律,他们可能做傻事做笨事,但不可能做他们自己都清楚的违法舞弊的事。

2、这次大选之所以招致大规模舞弊的指控,原因之一是这次选举大量的采用了邮寄投票这种方式。对邮寄投票这种方式,我们有必要多谈几句。

不错,美国过去也采用过邮寄投票的方式,但一来是规模比较小,二来是程序很严格。这次不一样。由于疫情,这次邮寄投票的规模史无前例的大,程序也不严格。

邮寄投票分两种,一种是“全面邮寄投票”(Uiversal Mail-in Voting),另一种是和“不在籍投票”(Absentee Voting)。两者的区别在于,“全面邮寄投票”是自动将选票邮寄给所有注册选民,让选民自行选择采用何种方式投票(既可以邮寄也可以去投票站投票)。 “不在籍投票”需要选民向选举机构提前申请。“不在籍投票”又可分为两种:一些州需要选民提供充足的缺席理由(Excuse required absentee voting);有些州则无需提供任何理由,即申即得(No-excuse required absentee voting)。

在美国联邦制下,选举管理体制是高度地方化的,每个州都有权决定自己的选举组织方式和投票方法,这就导致了各个州在邮寄投票规则方面的差异。

其中,长期采用 “全面邮寄投票”的有5个州,即科罗拉多、犹他、夏威夷、俄勒冈、华盛顿;这次由于疫情原因,加州、内华达、佛蒙特、新泽西和哥伦比亚特区也宣布采用“全面邮寄投票”。另外41个州采用的是“不在籍投票”,其中7个州要求选民提供某种形式的理由,包括纽约州、印第安纳、德克萨斯等;其余34个州的选民则无需任何理由申报不在籍投票,包括摇摆州中的密歇根、俄亥俄、宾夕法尼亚等。

(不过以我的了解,采用全面邮寄投票的州要比上面提到的为多。按照上面的说法,纽约州采用的是不在籍投票,选民须事先申请并提供某种理由才可以得到邮寄选票。我家住纽约市,并没有申请过邮寄投票,但却收到了邮寄选票,包括一份给我儿子的,而他早已迁居外州。)

其实,对邮寄投票这种方式,早就有争议。2005年,联邦选举制度改革委员会主持撰写了一份关于选举制度改革的报告。该报告有专门一节(第46-48页)指称,不在籍投票仍然是潜在选民舞弊的最大来源。

报告谈到不在籍投票的种种弊端。例如,空白选票寄到错误的地址,或者是寄到居民大楼被人截取。再有,选民在家里、疗养院、工作地点、教会等处填写选票,显然要比在投票处投票更容易受到公开的压力或隐蔽的压力,乃至受到威胁。用邮寄投票,买票更容易发生,并更难被发现查处,等等。另外,邮寄投票还容易出现选民注册舞弊,例如非公民、外国公民注册,以死人的名义注册,以卡通片人物的名字注册,等等,报告均举出实例。

顺便说明:这个联邦选举制度改革委员会是跨党派的,它的两个主席分别是民主党人、前总统卡特和共和党人、老布什总统的国务卿贝克。

把邮寄投票和亲自投票相比较,邮寄投票的弊病是很明显的。

邮寄投票——尤其是全面邮寄投票——有很多漏洞。例如,有些选民,由于搬迁外州而改变了地址,但由于各州系统不联通,有关部门对搬迁信息不够了解,于是给新地址旧地址都寄去了选票,这就出现了一个人收到两张或两张以上的邮寄选票的怪事。还有的选民已经过世了,但却依然收到邮寄选票,等等。这就给假冒投票或多次投票提供了机会。在规定邮寄投票必须事先申请并经过核查的地方基本上不会出现上述差错。但是这次有很多地方采取了全面邮寄投票即不申请也不核查就寄来选票的办法,出现上述差错的概率就大大增加。

亲自投票,选民把自己填好的选票投进票箱,他的票立刻就输入计票系统。这个过程是直接的,其间不经过任何别人的手。邮寄投票则不然。邮寄投票要输入计票系统必须转几道手。你把邮寄选票投入邮筒,邮递员把它取出来交到邮局,邮局的工作人员把它交到选务处,选务处的工作人员再把它投进票箱输入计票系统。如果你不是亲自把选票投入邮筒,而是委托别人投入邮筒,那就又多了一道转手。每一道转手的经手人都可以对你的票做手脚,或者是篡改,或者是有意或无意地丢弃或销毁。篡改除非当场目睹,丢弃除非当场目睹或事后发现,否则就无法查证。或者,你能查出舞弊,但是差不出舞弊的人。

亲自投票的投票间是严密遮蔽的,选民到投票处亲自投票,其私密性受到高度保护。老公老婆一同去投票,但是老公老婆彼此都不知道对方到底投了谁的票。邮寄选票无疑会削弱投票的私密性。用邮寄方式投票,老公和老婆就不难知道对方投了谁的票,这就会对各自的投票产生影响。尤其是那些本来对政治就比较冷漠,或是对投谁不投谁缺少强烈主见的选民,当他们觉得自己投票是在或可能是在别人的眼光之下,于是就免不了会看别人的眼色行事,按别人的意思投票。和亲自投票相比,邮寄投票增加了某些人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的机会。

投票处有种种禁令,禁止拉票禁止政治性讲演和张贴文宣等政治运作,违者要坐牢要罚款。网上找到一份旧金山选务处发布的《选举日准许及禁止的行为》,规定的十分细密,并鼓励任何人目击或怀疑有违规舞弊向有关部门举报。其目的是“竭诚确保所有选民均享有安全、可靠,及保密的投票经验”,“保障选民能够在独立及保密不受干扰环境下投票”。有言道,魔鬼藏在细节里,细节决定成败。一旦采用邮寄投票,这些煞费苦心的设计和规定等一系列“细节”就都荡然无存了,谁能说它不会影响选举结果呢?

对于你我,对于广大读者,也许不管亲自投票还是邮寄投票,都不会有区别。毕竟,那些肯读我们这类文章的人基本上都是比较关心政治、比较有主见的人。但是在任何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里都有一小半选民不是这样的,他们的投票就是会受到投票方式以及投票现场气氛的影响的。

不久前,《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专谈收割选票(ballot harvesting)问题。文章说,采用邮寄投票,就会有人出来游走社区,热心地收集代寄选票。对于这类行为,要证明是选举欺诈的难度很高,几乎不可能。有多少人的选票是在被施压、被哄骗、甚至被付钱、或是在不知情的状态下被填写或者被丢弃?

这次美国大选,投票率史无前例的高。依据现在公布的得票数,特朗普的得票就已经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位总统候选人,拜登就更高了。粗略的算,这次大选参加投票的人数比上次要多出2300万。这就是说,有2300万过去从来不投票的人这次投票了。这一来是大家都认为这次选举事关重大,所以一些过去从不关心的人也关心了也参与了,但更重要的原因应该是,邮寄投票把投票变得非常简便,并给活动人士收割选票大开方便之门。

美国传统基金会的选举专家斯巴科夫斯基(Hans von Spakovsky)说,邮寄投票是最糟糕的选举方式,因为这使得整个选举无法被选举官员监察。

有人说,邮寄投票确实有漏洞,但是这个漏洞双方都可以钻,两党利用这个漏洞的机会是均等的,从而造成的后果是可以互相抵消的。

理论上是如此,但实际上常常不是如此。在实际上,同一个漏洞,常常是一方利用的多,另一方利用的少。

在海外,我耳闻目睹,不少NGO组织闹分裂就是这么发生的。一派人利用章程里的漏洞大钻空子,赢得选举,另一派人认为不公平,拒绝承认,于是原组织就分裂了。其实,制度的改进也常常是这样发生的:一套制度有某个漏洞,起初大家没意识到;在初期运作时,也没什么人去利用,大家也想不到要改进。后来由于某种缘故,有一派人大量利用这个漏洞而赚到便宜,另一派人发现自己吃了亏,于是大声疾呼堵漏洞,于是推动了制度的改进。

国家不比组织,组织分裂问题不大,国家分裂问题就严重了。因此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接受选举结果,亡羊补牢,事后再去谋求规则制度的改进与完善。

如前所说,采用邮寄投票的最大弊病是,它会给亲自投票所极力防止的种种政治运作留下很大的空间,故而有可能影响选举结果;但是这种种政治运作并不违法;所以我们只能接受选举结果,再谋求制度的改善,而不是不承认选举结果,导致国家分裂。毕竟,民主制度的一大优越性就在于,它为人们在体制内谋求改革提供了足够的空间。民主国家的成熟和发展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早期的选举制度缺陷更多,如果当初的人们就因此而拒绝承认选举结果,就革起命来,就打起仗来,那多半不会更好而会更坏。

但一直有人坚称,邮寄投票没问题。邮寄投票在美国已经实行上百年,出问题的概率极低。有些州一直实行全面邮寄投票,也没见那里的选举出什么问题。可见邮寄投票没问题。这一点我绝难苟同。一种制度如果有漏洞,哪怕它过去没出多大问题,不等于现在不出大问题,不等于今后不出大问题。

要驳倒邮寄投票没问题这一点其实很容易,只要把邮寄投票和亲自投票相比较就可以了。如果你硬说邮寄投票和亲自投票的效果是一样的,那就等于说为亲自投票而精心设计的硬体设备和硬性法规都是多余的,都是毫无意义的,只是徒然的浪费人力财力,只是徒然的制造冤假错案而已。可以这样说吗?当然不可以。

当然,这次是因为百年不遇的新冠疫情大流行,美国大选才采取了空前规模的邮寄投票。如果没有疫情这只黑天鹅,我想大多数人也不会赞成如此大规模的邮寄投票,因此我们也不必担心以后还会这么做。但无论如何,指出邮寄投票的弊病总是正确的,以后的选举应尽量减少邮寄投票,并且在程序上做到更严格,总是正确的。

3、所以,在美国这样的老牌民主国家,最有可能大规模舞弊的是电脑舞弊,是高科技舞弊。因为这种舞弊,只需要一小撮人暗中运作,就可能造成大规模的效果。

这个问题在4年前的那次大选就提出来了。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不少知名人士和若干主流媒体都提出俄罗斯干扰、操纵美国大选。其一是说俄罗斯散布假消息,或者是散布有利于某候选人、不利于另一位候选人的信息。其二是说俄国人用电脑技术,用黑客手段篡改投票结果。有电脑专家警告说,美国大选投票的方式并不安全。黑客入侵后可以修改某地、一个州,甚至是全国的投票结果。《纽约时报》2016年12月13日文章“5个问题看懂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来龙去脉”里提到,有两个投票专家担心黑客操纵了投票,因而敦促民主党人推动重新点票。但也有专家对此提出异议,他在Medium网站撰文写道,他曾敦促重新计票,但是对黑客入侵表示怀疑。白宫方面和选举官员则说,选票没有遭到篡改的迹象,并且准确反映了民意。

2000年大选之后,美国各州纷纷淘汰了传统的纸张的投票方式,建立起建立新的电子选举系统。新的选举系统存在不少漏洞。普林斯顿大学的电脑专家安德鲁.艾佩尔教授(Andrew Appel)说, “现在,在选举的各个环节都有电脑参与完成,这都是可以被入侵的。”艾佩尔教授曾在国会作证,讲述电子投票机如何容易被黑客入侵以操纵选票。那篇报道有个很抢眼的标题:“入侵美国大选投票系统只需7分钟”。

在今年这次大选,对大规模或系统性舞弊指控最力的莫过于西妮.鲍威尔(Sidney Powell)律师。她对多米尼(Dominion)投票系统的指控尤其令人震惊。但是也正因为她的指控太骇人听闻,我反而难以置信。假如多米尼系统有这么严重的问题,而且被运用得那么广泛,而且已经使用了那么多年,那些电脑专家、那些关心选举公正的人士干什么去了?难道他们竟茫然无知?如果也知道,为什么不研究怎样发现怎样破解?

艾佩尔教授的研究方向就是软件验证、计算机安全、技术政策和选举机制。艾佩尔说,既然电脑作弊如此容易,我们又怎么能相信我们的选举呢?他提出了防止电脑作弊的两种办法:

1、绝不能把投票机连接到互联网,即使是间接的。因为把投票机连接到互联网上会使机器暴露在国外和国内的黑客攻击之下。

2、对于投票机来说,最安全的方式是将传统手段与新技术结合起来,也就是说,每一张选票,既有电子版,又有纸质版。有些地方是通过纸质形式投票然后通过电子扫描阅读,有些地方是通过电子系统投票然后留下纸质备份。因为像多米尼系统这样电脑舞弊能够改动的是输入电脑系统的信息,不能改动纸质选票的信息。如果我们想查清多米尼系统是否篡改了选举结果,我们可以用手工点票,也就是点纸质选票来核对。如果手工点票的结果和电脑系统发布的信息一致(差距可忽略不计),那就说明没有多米尼系统篡改选票。如果差距巨大,则说明有。

乔治亚州因为特朗普和拜登的得票相差不到0.5%,因此重新点票,也就是再用手工点一次票。11月19日,《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双周刊发表了该刊编辑里奇.洛瑞(Rich Lowry)的短文,文章说,乔治亚州手工重新点票的结果证明所谓多米尼系统舞弊的说法根本不成立。乔治亚州州务卿布拉德.拉芬斯伯格说,他们发现机器制表和纸质选票之间的差异在不同的县里只是个位数。专家说,并没有黑客改变任何选票。州务卿让网络安全专家对机器进行了随机抽样审计,他们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顺便介绍一下《国家评论》,该刊是美国最负盛名的保守派政论刊物,创刊于1955年。创刊人小威廉.F.巴克利(William Frank Buckley Jr.,1925-2008)被誉为美国保守主义之父。美国传统基金会主席埃德温.福伊尔纳在追悼巴克利的声明中说:“没有巴克利就没有《国家评论》,没有《国家评论》就没有保守主义运动、没有传统基金会、也没有里根总统,以及今天的美国。”

11月22日,多米尼系统发言人迈克尔·斯蒂尔(Michael Steel,是共和党人)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对西妮·鲍威尔律师指控多米尼系统严重影响大选结果一事作出回应。斯蒂尔说这根本不可能。斯蒂尔解释道:“这实际上是不可能发生的。当选民在多米尼机器上投票的时候,他们会在触摸屏上填写一张选票,然后他们会得到这张选票的纸质版,并把它交给当地选举官员保管。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发生任何电子设备的干扰,电子投票记录都会和纸质版选票不符。但在我们检查的每一个案例中(无论是在乔治亚州还是在全国各地),纸质版选票都与电子投票记录完美相符。”

乔治亚州重新点票(手工点票)证明该州不存在电脑舞弊。有怀疑其他州电子舞弊者可照此办理,可以要求别的州也重新点票(手工点票)。当然,要交一大笔定金。如果查出确有问题,翻了盘,退还定金,如果查不出问题,定金就要不回来了,还要额外再付一笔钱。

最新消息,鲍威尔律师于11月25日晚,向乔治亚州法院提交2020年选举舞弊诉状,其中有大量指控电脑舞弊的内容。依照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相信,理论上,这个问题已经有解。

也许有人会说,用人工点算纸质版选票去核对电子投票记录,可以证实是否存在电脑舞弊,但若是作弊者在纸质选票上就动手脚——尤其是在有大量邮寄投票的情况下,那又怎么办呢?

这就又回到传统方式作弊和邮寄投票的问题上了。前面已有论述,这里就不再重复了。

 

2020/11/26于纽约


浏览(1933) (15)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