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野狼巴克的博客  
山林旷野中自由奔跑的野狼  
我的网络日志
欢欢喜喜过大年(六)爆竹声中一岁除 2018-02-16 14:14:00

     

EF9C65F9-9A1A-4F10-864C-9E11890A4F37.jpeg

年夜饭后撤下炕桌,姨妈们沏上新茶,捧来几捧花生瓜子往炕上一洒,老爷们们开始抽烟喝茶聊天,很多时候五姨夫又开讲了,可能是习惯了,姥爷、四姨夫、表舅和表哥也没什么异议,有一撘无一搭地听着,跟听说平书的差不多,还免费。我这时要下炕提上灯笼出去玩儿了。

年夜饭后小伙伴们又会聚在一起,各自提着自己的灯笼开始走东家串西家了。这灯笼都是自家的父辈们做的,其实很简单,一块木板做底,钉上个钉子可以插蜡烛,四面再做个玻璃罩,上面开着口,用铁丝吊在一根木棍上就成了,只是玻璃罩有点技术含量,可做成四方形的也可做成六边形的,还有些少见的形态,这要看大人的本事了。五姨夫是八级钳工,做个灯笼自然是小菜一碟儿。玻璃罩上还要涂上颜色或画上画,无外乎画些简单的花草鱼虫什么的。所以谁的灯最漂亮,便会惹来一片赞叹之声,那家的大人也最出彩。

记得有一年开始流行彩色的纸灯笼,就是那种可以压缩成一片,使用时拉起来,中心底部插根小蜡烛的那种。开始孩子们都很兴奋,有了新鲜玩意儿。谁想纸灯笼并不适用在室外行走时使用,北风一吹,灯笼便自燃起来,孩子们先是吓得不知所措,接着便哭着回家了。大人赶紧拿出自制的玻璃灯点燃交到孩子手里才算了事。我的纸灯笼也烧掉了,只不过没有哭,就是半天没回过神来。

我们提着灯开始走街串户,每到一家就大声喊着:拜年了!拜年了!于是人家的大人就抓把糖块放进我们的左口袋,抓把花生放进右口袋,有点西方万圣节要糖的味道。当然我们去的一定是左邻右舍认识的人家,大多是一群小伙伴中的某一家。就这样我们各家串一遍,也就到了各自回家的时候了。想来那个年代甚是安全,孩子们出去玩,并不需要家长跟随与今日社会不可同日而语啊!

那时候过年一定要守夜,家家屋里屋外灯火通明,讲究不能有黑暗之处。院子里长长的凉衣服的钢丝上也挂上一几盏自制的玻璃灯笼。无论大人孩子一夜不能睡,玩到午夜12点,姥爷姨夫表哥便带我们出来放鞕炮,爆竹声中一岁除。说起放鞭炮我可是有点楞,看到姨父和表哥把小钢鞕拿在手里放,我也非要试试,人家是在鞕炮快炸时随手扔出去了,我却儍儍地捏在手里,就在手上爆炸,幸亏那年月的鞕炮用的火药量小,爆炸力也不强,要是现如今的爆竹一定连手指一起炸飞掉。当时结果就是我的手指被熏得黑黑的好半天都没知觉了,既便如此也不哭也不吭,只是回到屋里后不时的悄悄地捏捏手指,心里担忧手指会不会一直麻木下去?

放过鞕炮回到屋里,开始给长辈拜年,新时代了不用下跪磕头,只需要深深的鞠一个躬就行了。先是姥爷姥姥,后是姨夫姨妈们。长辈们便递上压岁钱,通常就是三、五毛钱,一块钱就是大红包了,那个年代一个月的工资才几十块钱。尽管是几毛钱的压岁钱,也足以让我们雀跃不已。那像今天,一个红包动则几百上千,对孩子的宠惯已是登峰造极了。

拜过年后,热气腾腾的饺子就端上了桌,吃过饺子继续守夜,一家老小在热炕上吃着喝着说着笑着熬着…有的已经东倒西歪的睡着了。中间通常姨妈会端进一盆冻秋梨让大家吃了醒神,棕黑色的冻犁浸在凉水里,四周渗出的冰渣结成了薄薄一层冰壳。一口咬下去冰得牙齿生疼,全身一个激凌便睡意全无了。我既便不吃冻犁也总能保证一夜不合眼,一直处于亢奋状态,姨妈和表姐们总是感叹地说:这孩子怎么这么能折腾?跟打了鸡血似的!五姨父则总是夸赞我:还是我闺女有精气神儿,谁也比不了!到了大年初一早上,六点钟柜子上的座钟一敲响,我又跟打了鸡血一般,第一个冲到院子里放鞭炮迎财神去了。小时候过年真爽啊!



发自我的 iPad








浏览(256)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欢欢喜喜过大年(五)姥姥家的年夜饭 2018-02-15 15:04:54

     

1D90CC00-0011-4BB8-98BA-F84285C03DAE.jpeg

现在来说姥姥家年夜饭的菜肴,那个年代物质生活并不丰富,普通百姓家更没有山珍海味。但姨妈们竭尽全力的精心筹划准备这桌年夜饭,现在想起来依旧好吃的让人流口水。通常下酒凉菜有:油炸花生米、凉拌白菜丝,凉拌海带丝,凉拌心里美萝卜丝,咸鸭蛋和松花蛋,加上五姨会做的极好吃的肉皮冻。那年月东北吃不上鲜虾,但会有一大盘炸虾片,这是孩子们当年的最爱。还有滷猪头肉猪肝猪心猪舌猪耳朵什么的。热菜是传统的东北菜:黃蘑炖小鸡、酸菜猪肉炖粉条、爆腰花、溜肉丸子、红烧猪蹄儿、红烧带鱼、木须肉……主菜就这几样。通常姨妈们负责制做凉菜,热菜一定要等四姨夫来掌勺。年三十这天四姨夫很早便来到姥姥家,指揮着几个姨妈洗菜切菜、剥葱拍蒜…一痛忙忽儿。一时间灶堂间人声鼎沸,烟雾蒸腾,剁肉声、炝锅声、拍蒜声响成一片,演绎出欢快喜悦的做饭协奏曲。

年的酒有两种:东北烧刀子和自家酿的果酒。白酒多半是商店里买的散装白酒,也有一两瓶表哥提来孝敬姥爷的瓶装,所幸当年无论是散装酒还是瓶装酒都无需担心假酒害人。果酒则是自家酿的,五姨夫种了一大架子葡萄,每年都结很多紫葡萄,虽然个儿不大但也还香甜,于是五姨每年都酿几罈子葡萄酒,留待过年喝。东北盛产大山楂,五姨和三姨也会买些回来酿山楂酒,自酿的酒度数低,喝着酸甜酸甜的,像现在的果汁饮料一样,容易喝多,喝多了还真有点上头。

傍晚六、七点钟,男人们围坐在炕上的圆桌一圈,等着上菜,姨妈们和表姐们屋里屋外穿梭奔走上菜,一定要等凉菜热菜都上齐了,掌勺的四姨夫也入了座,才能开席。第一杯酒一定是要敬给姥爷的,女婿们和外孙,加上我这个外孙女举杯共祝他老人家健康长寿!老爷子不苟言笑的受纳了,大家一饮而尽干了一杯。而后便开始了自由畅饮。

老爷们只喝白酒,对果酒不屑一顾。家里人的酒品很好,虽说都是文化不高的工人阶级,但既不劝酒斗酒,也不划拳助兴。一家人吃着喝着聊着,表哥是晚辈,负责给长辈们斟酒。我看着没人光顾的果酒,内心阵阵窃喜,心想这么好喝的东西,看来都属于我了,表姐们一定眼馋死了!我一杯接一杯的喝着,完全没人理会到。姥爷和五姨父还时不时的让我抿一抿他们的白酒,很快我便开始亢奋起来,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进而开始晕晕乎乎的了。但是自家纯水果酿的酒不会让人大醉,只是晕乎而已,没人注意一个醉眼迷离的小姑娘。我日后的酒量大概就是那时历练出来的吧!

一顿年夜饭吃很久,大家喝酒聊天,无拘无束,温暖和睦,很是畅快。直到九、十点钟,姥爷放下了酒杯,五姨夫和万堂舅舅燃起了卷烟,这顿饭算是吃的差不多了。姨妈们过来开始撤下剩菜,收拾碗筷,准备上茶,年夜饭便结束了。



发自我的 iPad







浏览(1027) (4) 评论(0)
发表评论
欢欢喜喜过大年(四)特殊待遇 2018-02-14 17:02:04

   

5B3BD61D-C656-4635-A8A1-2DA56D2808A1.jpeg

姥姥家的年夜饭是饭开两桌,东屋一桌是以姥爷为首的老爷们,有姥爷、四姨夫、五姨夫、二姨夫(只来过一、两次,不太招人待见)、万堂表舅(姥爷的親姪子)和长林大表哥(四姨的大儿子)。西屋一桌是以姥姥为首的女眷,有姥姥、二姨、三姨、四姨和五姨。万堂舅舅媳妇因和家人不睦,从不来吃年夜饭。再就是茹表姐、莹表姐、雅丽表姐和我。但我总是会被安排在东屋坐在姥爷身边吃年夜饭,什么原因至今不解,思来想去无外乎有可能是没有親生父母在身边,姥家人看我更疼惜。也可能因为我是最小的外孙女,还有我确实是所有孙男孙女中最受姥姥姥爷喜爱的一个。

说东屋之首的姥爷,那时有七十四、五岁的年纪,个子高挑瘦削,浓眉大眼高鼻梁,留着一撮山羊胡子,想必年青时一定是个英俊后生,用现代语言是高穷帅。想当年姥爷挑着担子,一头装着行李,一头装着刚满周岁的大姨,后面跟着扭着三寸金莲的姥姥,里迢迢,路闯关东来到东。姥姥一连生了六个女儿,最后终于生了个儿子。谁想我这唯一的小舅舅竟在十六七岁时生病夭折了,这让姥爷自信自己是没有儿子的命。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姥爷平日里少言寡语,一脸的严肃,在家里极有威严。几个姨妈在他面前永远是低声下气爹长爹短的伺候着,他每天晚上一壶小酒,不高兴了还骂人,没人敢吭声。只有姥姥忍不住大声说:再骂人明天没酒喝,姥爷就收声了。姥姥数落几个姨妈:都是让你们给惯出来的!

二姨夫比二姨大十七八岁,是个倔老头儿,说一口很难懂的方言,忘记是山西人还是山东人了。开着一个卖糖果酒水的小卖舖子,终日很阴沉的样子,有很长一段时间让我怀疑他会不会是潜伏的国民党特务,每次走进他的舖子里时总要竖着耳朵仔细听一听,看看是否能听到嘀嘀哒哒的发报声。

四姨夫很高大,是个八级木工,做一手好木匠活,少言寡语,脾气极温和,还会烧一手好菜,年夜饭一定要等他来掌勺,这在东北男人中不多见。东北人大男子主义很厉害,特别是养家糊口的老爷们是绝不下厨的,通常得象爷一样伺候着。

五姨夫是个八级钳工,中等偏高个儿,红脸膛,为人善良、耿直,脾气有点儿火爆,但心胸很宽,是个爷们。我视如己出,待之如掌上明珠,我一直叫他爸,从未叫过五姨父,令我永远心痛和愧疚的是我没能尽孝,他便离世了。五姨父酒量不大,喝一点儿就脸红,但不喝醉。喜欢抽自己卷的叶子烟,记得当兵后回去看他,给他带了两条过滤嘴的好烟,他说我:净瞎花钱,这烟那有我那烟叶有劲儿啊!五姨夫还个故事大王,他会讲很多故事,什么鲁智深倒拔垂杨柳、林冲雪夜上梁山、刘备曹操青梅煮酒论英雄;什么三顾茅庐、枪挑小梁王、秦琼卖马;什么小将罗成、呂布、南侠展昭、锦毛鼠白玉堂……无其不知无其不晓。我就是听着这些故事长大的,不知为什么就是反复听我也不烦,我是五姨夫最忠实的听众。而几位表姐一听到他开讲就赶紧躲开了。只有我坐在他面前瞪着两眼听他绘声绘色地讲,听完一段还要再来一段。有段关于朱元璋的故事记忆尤新:话说少年朱元璋给一位总兵老爷当马僮,一日伺候老爷洗脚,老爷得意地说:知道我为什么能官拜总兵吗?就是因为我这脚底长有三颗痣。朱元璋道:老爷这话我可不信,如果老爷说是因脚底的三颗痣当了总兵,那我脚底有七颗痣,还在这儿给老爷您洗脚呢!总兵不信,于是朱元璋脱下鞋来请总兵大人验看,总兵看后大惊失色,当夜朱元璋不辞而别,逃之夭夭。这故事给我极其深刻的印象,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我很留意谁的脚底有痣,只是至今也未发现一个认识的人脚底有痣的。

长林大表哥那时二十出头,瘦高个,五官清秀,是个文艺青年。在工厂里做共青团的宣传干事,还是吉林日报的特邀通讯员,偶有小文章在报上发表,很受大家的看重。他对几个表妹总是关爱有加,也常来看望姥姥姥爷,很受我们的爱戴。

万堂表舅是姥爷孪生兄弟的儿子,长得很象姥爷,也是个瘦高个。人很老实本分,46或47年就参加了解放軍,本来也是有大好前程的。谁想后来随部队进軍大西北时,受不了西北的荒芜困苦当了逃兵,丢了党藉軍藉不说,有好几年都没有工作,靠姥爷姥姥和几位表姐接济着。后来终于在建筑公司当了个建筑工人。每每被我妈责骂没出息、不争气云云。但姥爷姥姥和其他的几位姨妈一直很同情他并时常接济他。

年三十的年夜饭我便坐在他们中间,通常是在姥爷身边。姥爷对其他的外孙、外孙女总是板着脸,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唯有对我不同,有时从外面回来会带一包糖豆或花生沾给我,居然还有一次给我买了一盒积木玩具。这让几个表姐瞠目结舌了半天,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不过对年夜饭我得以坐在姥爷身边的这种特殊待遇,表姐们很不以为意,甚至都不屑一顾,因为两桌饭菜是一样的,在她们看来坐在一群老爷们中间,又是抽烟又是喝酒一定臭哄哄的,没什么好羡慕的。



发自我的 iPad







浏览(848) (5)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8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