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kunanyurongyao  
苦难与荣耀的思想之旅  
        http://blog.creaders.net/u/13546/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想方案(下) 2020-06-29 17:52:00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想方案(上)




所以,一个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想方案,将以民主国家为主体和主导;同时,它也应该包含、辅以一般的非民主国家;要使人类命运共同体高度稳定、高度可持续,它还应当包含一个特色国家。

特色国家是理想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不可或缺的构件。特色国家的不可替代性,不仅在于,特色国家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输血池和核心稳定器,还在于,特色国家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心实验场。

人类文明发展离不开科学研究,科学研究离不开科学实验。但是,并非所有科学研究、实验都有利人类文明,有利于人类安全,有些科学研究、实验违背人类道德、伦理,有些科学研究、实验可能对人类安全产生重大危胁,甚至可能毁灭人类文明。

所以,民主国家以相对严格的立法来控制、管理或直接禁止某些科学研究与实验,如病毒的功能获得性研究(gain-of-function,人为制造病毒的新功能)。在民主国家进行这样的实验风险很大,一旦被披露,实验者将面临牢狱之灾,如果有官员涉案,该官员将面临相同的法律制裁,甚至身败名裂。

但是,在非民主国家进行这样的实验,风险就大大降低了;在特色国家进行这样的实验,不仅风险更低,而且还会得到鼓励和支持。特色国家极度需要“创造”、“创新”成果来证明制度的先进,道路的优越,它国没做过或不敢做的研究、实验,都可以成为特色国家脸上的金纸,和国民自信、自豪的源泉;特色国家还会在正当旗号掩饰下主动进行某些秘密研究、实验,让自己手握堪比核弹的致命武器。

由于核心创造、创新能力贫乏,因此,特色国家实施相关实验的能力,多方面依赖民主国家的支持与帮助。这些支持与帮助包括但不限于:
1。提供基因工程相关的核心理论、技术、核心设备(如BSL-4病毒学实验室);
2。提供其它必要的工具、材料、技术,如病毒改造或疫苗研究所需的生化工具,实验工具(如病毒载体等)、材料,关联技术(如纳米技术)等等;
3。为特色国家培养、培训基因工程领域的高级技术人才,提供必要的技术指导;
4。为特色国家的相关研究提供技术资金;
5。与特色国家合作研究,在特色国家的实验室进行民主国家不被允许的实验。

没有上述支持和帮助,特色国家的相关研究本来根本无法起步,事实是,他们获得了这种能力。

民主国家对特色国家这种极度危险的研究予以了实质的支持和配合。原因包括:
a)民主国家政府认为,自己从特色国家得到了物超所值的回报;
b)民主国家的科学界,军工界,不少人都有进行类似实验的强烈欲望,这种愿望混合了好奇心,成就欲,奇迹制造欲,和模仿上帝与神造物,扮演造物主的欲望。特色国家给了他们一个释放压抑已久的欲望,以不同程度感知、指导、参与这一实验的机会。
c)支持、帮助特色国家进行相关研究的民主国家科学家,所获得的报酬极为丰厚,这不仅是物质价值,还可能挽救了他们的事业与工作,涉事的部分研究机构,本来已经负债累累,难以为继了。

无可辩驳的事实是,民主国家与特色国家在基因工程领域的合作广泛而深入,特色国家现今在这一领域拥有的突出能力正是建立在这些合作之上。这些合作,对特色国家与民主国家而言,是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在特色国家进行过的特殊实验还包括基因改造动物的实验,基因编辑婴儿(胚胎细胞)的实验,转基因食品儿童食用实验等等,后二起实验,都是民主国家与特色国家的科学家合作进行的。民主国家严禁基因编辑精子、卵子和胚胎细胞,特色国家没有相应的法律规定;民主国家严禁进行转基因的人体实验,但在特色国家,用儿童做转基因食品实验不会受到法律制裁。

民主国家与特色国家之间,既相互提防,又互惠互利。因为种种原因,民主国家不便与特色国家走得太近;但在民主国家一些政客的内心深处,并不愿意特色国家变色,真正演变为民主国家。民主国家与特色国家之间既合作又保持距离的关系,有利于双方各自的稳定,也有利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总体稳定和可持续性发展。

特色国家与一般非民主国家价值观接近,特色国家强烈需要与非民主国家抱团取暖;同时,非民主国家无须象民主国家那样顾虑脸面和国民感受,它们可以更爽快、更无顾忌、负担地为特色国家站台、发声、投票。他们当然会获得巨大的利益回报,这些回报是特色国家输血、撒币方案的一部分。特色国家与非民主国家间这种互相依赖,互惠互利的关系当然有利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稳定和可持续发展。

因此,由民主国家、一般非民主国家、特色国家构成的三体结构是最具稳定性和可持续性的理想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架构。特色国家是这个架构的基础和底座,特色国家的人民,无论权利、自由、还是尊严,都位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最底层,他们用羸弱的躯体和不知疲倦的劳作支撑着这个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想架构。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稳定不仅取决于三体结构部件间的稳定,还取决于各结构体自身的稳定。一个社会结构,只有获得社会成员即本国国民的高度认可,才能说向心力强,才能称得上稳定、可持续。

首先,民主国家的国民已经离不开民主制度了。民主制度让他们生活得自由、自主,轻松、舒适,富有保障。即使工作马马虎虎,不投入、不专注,他们也不会有大的生活压力,他们中情况最糟糕的人,政府会及时救助他们,解决他们的生活困难,没有一个民主政府敢对他们置之不理。民主国家的公民,就算长年不工作,也衣食无忧,许多人还能潇潇洒洒行走、漫游天下。

民主国家的公民生活得有尊严,政府无论何时何地,都不敢把本国公民不当回事;他们不仅不受政府欺负,如果不高兴了,他们还可以反过来欺负欺负政府,就算不能立即让政府下台,他们也有可能在下次选举时把当政者选下去。民主国家的公民不只在本国有尊严,在非民主国家和特色国家,他们还可以享受超国民待遇。

非民主国家的国民在本国没有完整的尊严,但是,他们可以在特色国家补回尊严。民主国家的公民,非民主国家的国民,都可以在特色国家享受超国民待遇。他们就读有免试录取,享受特色国家本国学生难以企及的奖学金、助学金和各项补贴,特色国家还体贴入微地为他们安排异性伴读;如果他们丢失了物品,那么,官员、公安、媒体、摄像头都会被调动起来,最迅速地为他们找回失物。

在这个理想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中,什么人最高贵,什么人最低贱,一目了然。

民主国家的国民高度认同民主制度,完全不等于,特色国家的国民也认同民主制度。恰恰相反,特色国家的国民高度否定民主制度,高度肯定特色制度。在特色国家,倡议人权、自由、公民社会、普世价值的启蒙者,公共知识分子,民主运动者,他们的形像连贪官、娼妓、毒奶粉、毒疫苗制造者都不如,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特色国家的国民相信民主制度和宣扬民主制度者一样臭不可闻,他们此生能适应、接受的,唯有特色制度的芳香;他们须臾也离不开特色制度了,非要他们离开,简直就是要他们去死。

最离不开特色制度的是赵家核心权贵。
他们象吸毒上瘾者那样,离不开吸食国民的血,离不开特权、特供、特别待遇、特殊服务;
他们绝不甘主动放弃对庞大“公有”资源的垄断、占有、享用;
他们离不开特权给他们的人上人滋味;
他们离不开挥金如土、一掷千金的极度畅快;
他们离不开随意占有、玩弄美色的极致享受;
他们离不开在国内占有广厦千百间,同时又满世界购置豪宅、土地的满足感、充盈感,和四海皆有落脚之地的的天马行空、洒脱写意;
他们离不开不受约束、制衡、监督,任意摆布、把玩国政的随心所欲;
他们离不开将国民玩弄于股掌之上,摆布、决定国民生活、命运的控制欲、支配欲、主宰欲。

特色国家的大小鹰犬,御用学者、文人,各种等级的看家狗们也离不开特色制度。为赵家出谋划策,摇旗鼓噪,或赤膊上阵,动用利爪獠牙,可使他们在特色制度下分到或大或小的一块蛋糕,让他们有机会或多或少地分沾人上人的特权和特殊利益,这等于不劳而获,或少劳多获。这比以辛劳、智慧、坚持打工、创业省事多了,便利多了,这种活法,比无赵家编制,不得不疲于奔命,劳碌苦逼的屁民生活强太多太多了。一旦没有了特色制度,那么,这些让人眼红、艳羡的好处不就全部化为云烟了吗?所以,尽管只是吃赵家残渣剩饭的狗,但他们自视为赵家的一员,情愿与赵家权贵捆绑在一起,同呼吸,共命运,做特色制度的铁杆拥护者。
    
特色国的其它国民也认为这个国家不能没有特色制度,这些人包括:生活得最劳碌最苦逼的屁民,被收割得最勤最狠的韭菜,死后没有名字,合并成一个统计数字的天灾、人祸遇难者、牺牲品,死后连数字都欠奉的炮灰。他们真诚地认为,特色国绝对不能失去特色,特色国绝对不能搞民主;都特色了70年了,这不发展得挺好的吗?干嘛另起炉灶?大家多不适应多不习惯啊!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已经再三告诫我们了,扔掉特色搞民主,特色国就要天下大乱,就会国将不国,就将生灵涂炭!

特色国的居民没有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没有言论自由;对这个国家的事情,对他们身边的事情,包括与他们利益、利害、安危攸关的事,他们都无须知情。尽管如此,居民们仍普遍自我感觉良好,他们把没有公民权利、政治权利,没有言论自由,没有知情权,看成最正常不过,最合理不过的事。他们已经丧失了愤怒的能力。特色国居民对特色的忍受力、适应力,是民主国家公民,一般非民主国家国民,所无法想象的。

相当高比例的特色国居民不仅认为特色制度是最适合本国的制度,而且还认为特色制度是全球最先进最优越的制度。特色国居民对特色制度的的认同感,归属感,远远超过了民主国家公民对民主制度的认同感、归属感,更远远超过了一般非民主国家国民对本国制度的认同感。所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中最最稳定的构件就是特色国家,特色国家最适合做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塔基和底座,特色国家及其国民理所应当位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最底层。

离不开特色制度的不只特色国家本国的国民。民主国家的政客也离不开特色制度,与特色国家的交易,特色国家的输血能让他们更容易坐稳自己的任期,并有更大把握赢得第二个任期;

民主国家的科学家也离不开特色制度。特色国的实验场为他们开设了一条摆脱本国森严立法的通道,在与特色国的合作中,他们有机会满足自身的好奇心、成就欲、造物欲;他们不必为获得研究经费忍受纳税人代表的锱铢必较,百般审查,不必巧言令色说服谨慎小心的潜在赞助者;他们掌握的技术,他们的名气、头衔,他们的良知,都能在特色国卖出一个物超所值的好价钱。



特色国虽然制度无比先进、优越,但有一个老毛病:自做聪明,顾头不顾腚。特色国一厢情愿地以为,病毒的gain-of-function研究将使其拥有致命威慑武器兼特色制度的护身符。但他们有三点明显失策:
a)拥有这一武器不是因为特色国技术最先进,而是因为特色国最疯狂,最无敬畏,使用这一武器的结果必然是毁人同时自毁。由于特色国国民权利最无保障,最无言论自由,最耳目闭塞,因而,趋利避害能力最差,进而,一旦该武器使用或泄露,受害最深最重的将不是民主国家国民,而是特色国家国民,尽管这在当前还没有充分显现。同时,不仅特色国国民将蒙受重大伤亡,特色制度也终将因这次人为灾难而遭受灭顶之灾,特色制度的覆亡进程,将极大地提速。特色制度的护身符反而成了其催命符。

b)这一武器完全不可控,这不仅指对它的防治,还指它的持有和使用。制造此不祥之物,是一群极度自做聪明极度愚蠢之人所做极度愚蠢之事。特色国最高核心没想到,决定使用这武器的,竟不是他本人;他更没想到,他的政敌远比他丧心病狂、灭绝人性。他们制造这一百年不遇重大社会危机的目的,是使其成为众矢之的,并营造一种共识:麻烦都来自最高核心的倒行逆施,代价最小的平息方案就是最高核心下台,在赵家范围内更立代理人。

c)最高核心的政敌们能心想事成,得偿所愿吗?我相信在这一事件中输得最惨的,不是最高核心,而是他们!他们的罪孽不只是制造了这场世纪大灾难,他们以往所犯的罪孽,远比最高核心多得多!他们远比最高核心邪恶!他们已非人类!

民主国家会时不时谴责特色国家,以表明自己不与邪恶同伍;但出于自身利益的需要,民主国家并不真正希望特色制度崩溃、变色。民主国家不仅不采取行之有效的措施来加速特色制度的溃变,反而从经济和技术上扶持特色国,帮助其延续特色制度,使其继续担当民主国家的输血池、稳定器、试验场。对特色国制造的重大国际灾难,民主国家的政客、科学家不愿让全部真相大白于天下。因为民主国家与特色国家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互惠成员,让特色制度崩溃,意味着民主国家将失去输血池、稳定器、试验场(民主国家的政府只需为本国公民负责,不必为他国国民负责);还因为,民主国家与特色国家在生物基因工程领域有着多年密切的合作,特色国家制造的罪恶,准确地说,是特色国家与民主国家合作制造出来的,这一罪恶,民主国家的政客,科学家都有份!

当然,从善良的角度考虑,不(立即)公布真相的另一个原因,也许是避免特色国乃至整个国际社会因真相大白而陷入重大混乱和动荡。

太多人希望大事化小。如果真相彻底公开,全球的基因工程研究,无论民用还是军用,都将迎来更严厉的立法,都将面临彻底的检查、清算,许多生物实验室将关闭,众多生物科学家、科研人员将失业,更个基因工程产业将遭遇最冰冷的寒冬。众多内情还将涉及当届、往届的政府高官,他们将被人们的愤怒吞没。

彻底公开真相还将产生链锁反应,暴露以往更多的泄露事件。人们将追查其它生物灾难与实验室的关系。在此之前,他们每次都将动物推至审判台,自己则安然地隐身幕后。真正危险的是动物身上的病毒?还是假研究病毒、拯救人类之名,制造病毒、制造灾难,再以研究新病毒之名,制造更完美病毒,制造更惨重灾难的人?

掩盖真相,就是姑息罪恶;掩盖真相,必将延续罪恶、重复罪恶。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项艰巨而伟大的社会工程,宜分阶段实施,稳扎稳打,切不可拔苗助长,更不能妄图一蹴而就。我们不保证一定能实现最理想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但我们有信心,首先实现人类病毒共同体。

全文完

浏览(70)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