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五千万中国人患抑郁症(外一篇) 2019-10-14 22:36:23

五千万中国人患抑郁症(外一篇)

原标题“五千万中国人难逃这种病魔侵蚀?”

吴静娴

 

  “我们孤单地活着,终将孤单地死去,人生不过是一场虚无”。不讳言,这句话在某种程度上消解了生命存在的价值与意义,潜藏着消极的属性;也有人借此来描述抑郁症患者的心理状态。当抑郁被治愈,因为外力的刺激,也可能会再次陷入复发,再次陷入崩溃,严重者,或失去正常的行动力。

  随着社会压力的加大,抑郁症患者也在不断增多。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目前抑郁症已是全球第四大疾病负担,也是导致患者功能残疾的主要原因之一,大约有1/7的人会在人生的某个阶段遭受抑郁症困扰。具体到中国,由于工作压力大、竞争激烈、社会矛盾增多等原因,导致目前精神类疾病的患者数量呈明显上升趋势。发病率约为6%,正在引起越来越多的重视。

  从中学生到成年人,抑郁症越来越高发。甚至有声音认为,在中国,抑郁症已经成为一种流行病,是在社会转型期对未来不确定感的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压力。

  这种从前只属于少数精英与文艺天才的病症,开始变得“平民化”。在寻求科学诊断的同时,抑郁症也在无可奈何地对抗着社会污名。基于此,理解抑郁症与时代的关系,或者就是理解我们内心与社会的互动。

  大陆媒体《新京报》在其“书评周刊”栏目讨论抑郁症问题的相关文章中指出,在今天的自由社会之中,人们陷入了新的精神规训——追求功绩的人同自我抗争,他必须不断地超越自己,从而陷入到一种毁灭性的压力之中。这是一种自我剥削,它伪装成自由的形式,更隐蔽也更有效率,因为它来自于内在驱动,而非外在强制。剥削者同时也是被剥削者,“比起他人的剥削,自我剥削更加严重地导致了自我崩溃”,“这种剥削最终以死亡为终结。”

  处于社会这个有机体中的人类,用自我成全自我剥削的方式导致自我的崩溃。在追求“自我实现”和功绩的社会规则下,大家试图用科学“治愈”生存、维护健康,却可能遗忘了生命本身的内涵。

  现代社会的抑郁症与以往存在着不同的生成机制,但公众对抑郁症的科学认识似乎并没有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困守在原地,对抑郁症患者尚存在着偏见,或者是偏狭的理解,以至于把他们“逼”向一个相对而言更窄的生存空间。

  《走出抑郁》的作者Richard O'Connor指出,多数真正经历过抑郁症的人,都相信自己的身体里发生了一些生物化学性质的变化。那种情绪的改变,以及对自我、对世界认知的改变,是如此深刻且不可抗拒,让人感觉自我像是被异物入侵了。“我们感觉不像自己了,一种非常强大的外来之物侵入并改变了我们。”

  从这个意义而言,抑郁,某种程度上是被“创造”的;创造的主体,是抑郁症患者,而生存的环境,则是这个更加趋向急功近利的社会。故而,它不应被置于道德审判的境地,忍受着社会的污名,比如类似“草莓族”的指控,这项指控本身就暗含了对抗压能力的嘲笑。

  他们以个体的意志,对“控制”以及社会的规训进行反抗,用某种削弱自我的方式对既定的现实原则进行反抗。也许以世俗的眼光来看,抑郁症患者,处在社会道德的彼岸,与发展着的社会格格不入;但另一方面,他们的对抗性难道不是对强调急功近利价值观与信息网络环境的一种对抗吗?

 

…………………………………………………………

为什么在20世纪80年代更容易瘦

奥尔加

 

  最近发表在《肥胖研究与临床实践》(Obesity Research & Clinical Practice)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发现,如今的成年人更难保持与20至30年前相同的体重,即使在相同的食物摄入量和锻炼水平上也是如此。

  研究人员分析了1971年至2008年间36400名美国人的饮食数据,以及1988年至2006年间14419人的体育活动数据。他们将这些数据按照食物量、运动量、年龄和体重指数进行分组。

  他们找到了一个非常令人惊讶的相关性:一个相同条件下的人,在2006年,吃同样数量的热量,以在相同数量的营养素如蛋白质和脂肪,和锻炼相同数量的人相同的年龄在1988年将有一个体重指数高出2.3分。换句话说,即使人们遵循完全相同的饮食和锻炼计划,今天的人还是比上世纪80年代的人重10%左右。

  有关科学工作者说:“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如果你是25岁,为了防止体重增加,你必须比那些25岁的人吃得更少,锻炼得更多。”“然而,这也表明,除了饮食和锻炼,可能还有其他一些具体的变化导致了肥胖的增加。”不过,其他变化可能是什么,现在仍是假设。研究人员提出了三个不同的因素,这些因素可能会让如今的成年人更难保持苗条身材。

  首先,人们接触到更多可能导致体重增加的化学物质。杀虫剂、阻燃剂和食品包装中的物质可能都在改变我们的荷尔蒙分泌过程,改变我们身体增重和保持体重的方式。

  其次,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处方药的使用量急剧上升。百忧解,第一个轰动的SSRI,于1988年问世。抗抑郁药现在是美国最常用的处方药之一其中很多都与体重增加有关。

  最后,研究人员认为,美国人的微生物群可能在20世纪80年代到现在之间发生了某种变化。众所周知,某些类型的肠道细菌使人更容易发胖和肥胖。美国人比几十年前吃更多的肉,许多动物产品都用激素和抗生素来促进生长。所有的肉类可能会以一种微妙的方式改变肠道细菌,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会累积起来。人造甜味剂的大量使用也可能起到一定作用。

  如今美国人的体重受到他们无法控制的因素的影响,这一事实表明,社会应该对所有体型的人都更友善。 研究人员说人们对“肥胖人群有很大的偏见”。“他们被认为是懒惰和任性的。事实并非如此。如果我们的研究是正确的,你需要吃得更少,运动得更多;这才能像你父母在你这个年龄时的体重一样”。


浏览(3453) (2) 评论(1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一冰 回复 幼河 留言时间:2019-10-16 12:42:51

这个政权的既得利益者会为之战斗

——————

并非如此!他们捞得海量钱财,现在只想跑路保住钱袋子子孙孙无穷尽也,绝不想去保护什么党,而且这个党把红二代家家整个够,幸免于难的很少,常年心惊胆战使他们中间的很多人患病,现在贪了天量的财宝,就获得补偿和安慰了。但是,现在被美国扼住,不知能撑多久。

我最厌烦的就是他们的党天下统领一切,代替一切,这是非常反科学反人性的,很多高官老太太离世前和您母亲一样,却没有精神救援,因为一切被禁止,不久前死去的李鹏,他女儿不还给他做法术超脱吗,人是需要宗教的。

回复 | 0
作者:kkllyy 留言时间:2019-10-16 08:52:48

国外医生诊断抑郁症时,总会问病人小时候是否受到父母的虐待,说明父母在孩子抑郁症的形成中非常关键,中国的父母总喜欢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孩子身上,而这段时间正是孩子的心理形成时期,也是抑郁症的高发阶段,孩子一般都无力抗拒父母的意志,久而久之就会得抑郁症,中国父母在这方面非常恶劣,而且毫不知悉,以为是在爱孩子。

回复 | 0
作者:幼河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19-10-16 06:40:02

就是中共这个政权对我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对中共政权,从感情上讲就两个字,痛恨。但我现在深深的懂得,用这种感情和这个专制集团对抗远远不够。这是因为,中共在70年的统治中已建立了完善的统治系统。这个政权的既得利益者会为之战斗。千万千万不要把他们想象的智商低,是傻瓜。

我真幸运,来到美国生活。如果一直在国内,或许就真的疯了。我那些和我同样想法,同样被中共迫害过的朋友们现在都很沮丧;因为“义和团”被煽动的满视野。

是什么原因让这一两年“民众凝聚在党中央的周围”?一是川普发动的美中贸易战,二是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中共利用这两件事让大量国内民众成为“义和团”。中共统治者心里明白,民心最重要。现在他们得到了!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

回复 | 0
作者:一冰 回复 幼河 留言时间:2019-10-16 06:21:13

发生在您身上的现象就是太压抑了,有什么人或事让您产生压力,或是很强,或是时间很久,但你无力无法反抗,身心却本能却排斥这个带给您压抑的人或事,因此就会出现您说的那种现象,那时您还在国内吗?您的反抗很强烈,说明这件事对您很不公,只要远离这个压力,就会慢慢消解,甚至不治而愈。

您夫人是医生,这点很好,有很多家属不懂这种无形的精神疾病,因而无法帮助到病人,反而加压。但她好像是物理医疗法医生,而非心理医疗法。您家里的情况成员之间互有感染,说明有些沉重,应该发泄和倾诉,在一个小环境里获得排解和安慰,当然大陆不幸的家庭史实在太多。

如果患病,第一就要放下一切,我接触过好几个例子,都是刚有好转就惦记着名利,那其实对病人是很沉重的负担。

如果靠自己的话,最好与大自然和小动物为伴,出去旅游可以去那种保持原始民风的地方,看看另一种生存,可感知自己的生活。我有一个朋友,是去意大利的那波利治好抑郁症的。

回复 | 0
作者:幼河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19-10-16 05:33:28

我老伴儿就是神经内科大夫。她对抑郁症懂一些,但看抑郁症还得上精神科,或者找心理咨询专家。我仔细审视自己的状况,觉得听老伴儿的就行了。现在症状还轻。吃药要非常慎重。

我妹妹的抑郁症已经治理经年,现在基本控制住了(吃药折腾得七荤八素)。她现在主要靠正念训练,自我感觉对睡眠有效。她劝我也进行正念训练。我认为得有个氛围才成,这种靠意念的东西容易走火入魔。我希望能找到有中国人一起训练正念的团体。

一两年前我抑郁比现在厉害。现在自我感觉好多了。主要是一定要“走出去”,多接触社会。

我老伴儿说她明年退休。在公司这样干下去是能挣钱。但挣钱还是要花的。现在人越来越老了,我们得出去看世界。我已经退休了。

我老伴儿就认为我童年时代和青年时代的内心阴影太厉害了,影响了一生。

现在我已经还算正常了。过去,睡觉时时常凶狠的叫骂,或大声嚎叫。我老伴儿刚结婚的时候简直吓坏了。

她把我推醒问我梦见什么了。如果是遇到猛兽,拼死搏斗我有印象。但别的就没印象。

回复 | 0
作者:一冰 回复 幼河 留言时间:2019-10-16 03:42:50

您母亲这种情况,我听说得不少,中共很多高官夫人和高知到晚年都是这样,这和早年的生活痛苦和精神创伤有关,感觉您母亲有很多冤屈和悲愤似的,许多老太太都走得不安祥,我也听到朋友说她家人的遗憾。若是外国人会有牧师疏导和慰藉。

问题是中国至今不重视心理学,用党文化代替一切,又打压宗教,把共产邪教当宗教,因此人民就像精神孤儿一般没有救赎,没有安慰。

您妹妹的情况应该是找对一个心理医生,因为人无法疗救自己,需要借助外力;但是外国医生往往不懂中国人的经历和病情,港台也差矣,因为他们的生活环境相对正常。可中国那种环境出来的心理医生又缺乏另一套系统来比照和实行心理救援。人的心理痛苦都压抑到潜意识里了,甚至忘了,可是当人老弱时就会重新出现。

不知你们现在哪里,这种精神方面疾病的治疗一般都时间很久,有的国家还不报销,因而大部分人都得不到医治。你们现在至少应不工作了吧。

回复 | 0
作者:幼河 回复 牛仔 留言时间:2019-10-15 21:27:15

问题没那么简单。当然,如果每天有许多社交活动,接触面广泛,情况会相对好。然而,人要是抑郁,就回避社会活动。

回复 | 0
作者:牛仔 回复 幼河 留言时间:2019-10-15 19:56:16

试试多做些体力活或体力运动-体力筋疲力尽后应该容易睡。

回复 | 0
作者:幼河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19-10-15 12:51:54

不知道。看到网上有这样的文章,摘编了贴在这儿。

我大概有抑郁。母亲和妹妹都有,且比较严重。她们都长期吃药的。折腾得要命。我母亲可以说最后完全失控,她临终前精神上垮了,根本无法睡眠,极其痛苦。后来脑溢血去世。妹妹告诉我,能不吃药最好。但自己要有个“度”。我最大的问题是失眠,吃很多安眠药也有不了多少效果。我早先喝酒调节精神状态,现在心脏出了问题,且喝酒也不醉,无法促进睡眠。我知道,一吃抗抑郁的药就不能停。

现在我吃美国的某种中草药,据说有抗抑郁作用。似乎好些。我每天走路好几个钟头。多干事情,不胡思乱想。就这样。

当然,如果仍然一点点失控,我就得看精神科大夫去。靠意志总有个限度。

看看,我这就是抑郁的表现。一说到自己的问题就没完没了。不说了。

回复 | 1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19-10-15 12:34:11

这5000万是指正在进行时吗?

有的人一生得过抑郁症,但象别的病一样能好转。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