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Pascal的博客  
“朝廷不是让我隐蔽吗?”“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了?!”  
网络日志正文
保全肉身远遁海外从周孝正移民看大趋势 2019-01-12 00:05:17

从周孝正移民看今天中国大趋势  2018-08-23 02:59

            http://blog./post-1050001.html

Image result for 周å-æ-£最近照片在美国

                 ( 1947年7月 - )

 近日,人民大学教授周孝正在网上很火,刷爆了朋友圈,这次不是

因为他的大胆直言,而是因为他卖掉了北京的房子,举办了一个简单

的告别会,离开了伟大的祖国,去了美国定居。


    近两年,去北美的话题格外引人注目,远的说有司马南、殷秀梅、

倪萍、姚明生女、董卿生子,近的说有贾会计、孙宏斌、乔木。对于

投机分子来说,反美是工作,去美国是生活;对于诈骗分子来说,在

中国收割够了韭菜,到北美去逍遥享受是不二选择;而对于一些正直、

直言的知识分子来说,在风暴来临时,去国离乡,远赴重洋,也许是

躲避风雨、明哲保身的不二选择,周孝正和乔木应该是属于这一类。


    读书可以明志,当前的时刻,让我想起了上世纪40年代末知识分子

的生死决策,胡适、傅斯年等一批人远见卓识、目光如炬,他们不相信

未来,选择去了海外孤岛,结果是得以善终;而老舍、傅雷、田汉、

丰子恺、熊十力等则被眼前幻象迷惑,选择了相信,最终结果是不得

善终,据说这样国宝级的大师有155人之多;那些能活下来的知识分子,

也大多如郭沫若一般,丧失了知识分子的风骨和尊严,苟全性命而已。


    所以冷眼一直认为,看一个人是不是大师,不是看其是否著作等身、

蜚声海外,看其是否独领学界风骚,一骑绝尘,而是看在决定自身生死

的关头,是否有识人之明,是否能洞若观火,是否有足够的洞察力和

决断力保全自身安危,在这方面,百年来独佩服胡适一人。


    就周孝正离开去美国这事,网上的舆论大体分为四类:


    一类是周教授的死敌,广大的五猫、小粉红,这些人平时在网上

集体围攻抹黑周教授,对于他的离去,自然是拍手称快;

    二类是和周教授一样,信奉“危邦不入、乱邦不居”的知识分子,

他们彻底放弃了对有限自由的幻想,准备清点资产,卖房走人。

    去年年底公众号出问题后,熊培云先生很关心,和我通了个电话,

我们畅谈很久,在聊到移民话题时,他不无感慨:目前身边知识分子

朋友很多都已经移民了,远走他乡,不管是在财富还是知识技术上,

他们都代表了这个国家的未来和希望,这些知识和财富精英走后,愚昧

和迷信笼罩着这片土地,国家怎么办?民族的未来在哪里?


    对于类似的天问,我有共鸣,但无言以对。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

趋势,就像大海的洋流一样,一颗水滴,只能本能跟随着洋流的方向

流动,没有力量去抗拒和阻止。如果你不愿随波逐流,就只能选择独善

其身,离开这里,兼济天下太宏大,已经超出了个人的能力范围。


    前几天,老熊在朋友圈写出了他一夜做的四个梦,我给他的建议是:

保全肉身,远遁海外 ……


    第三类是“贫贱不能移”类型的人。在周孝正告别后,刚刚天佑兄

写了一篇文章——《呼兰胖子:风暴即来,我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无法

逃避》,对风暴来临前,周教授给自己留一条退路表示相当认同。文中

对当前处境的忧虑,算是真情流露。出国后资产有限,坐吃山空的担忧,

语言、文化的陌生,远离亲人朋友的孤寂,确实都是非常现实的问题,

也是很多朋友迟迟下不了决心离开的重要原因。


    对于这一类朋友,冷眼的建议是,如果你年纪超过40岁,有条件的

话还是争取拿一张美帝的绿卡,或者其他哪国的通行证。至于赚哪国的

钱,以哪国为家,语言文化是否习惯暂且不表,至少当暴风雨来临时,

有一条安全的退路,不至于坐以待毙,这应该是明智的选择,希望天佑

兄能看到。


    第四类就是心存侥幸的人,或者说殉道者。

    今天在博客中国上读到刘尔目兄的一篇文章——《我永远不会

“去国”》,文字至情至性,很受感动。


    他同样认为风暴一定会如期而至,我赞同;但他认为受伤最大的

肯定不是小民,冷眼持保留态度。任何风暴来临,受到最大冲击的就是

无根无底的小民,从来没有例外,任何抱有侥幸的心理,都会受到现实

的惩罚,这种惩罚是血淋淋的。


    尔目兄说:我从来不掩饰我对自己生活这片土地的热爱,生命是

一个过程,我的过程印刷在这片土地之上。我对离开这片土地有种恐惧,

就像天佑兄说的,不知道出去了之后做什么,怎么生活。我热爱这片

土地,我依恋这里的所有社会关系,舍不得这里的记忆,所以我不会

选择离开。我过去说过,和这片土地共患难,是我们的机缘。我们生活

在最差的时代,但是同时又是最好的机遇,我们会见证一场伟大的变

革……

    对于这一段文字,冷眼只能说作者是至情至性,有些戊戌的殉道

精神,至于变革是否会来,是否还有荣耀的未来和自豪感,每个人的

判断和感受都不一样,不做过多评论。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中国数千年的乡土社会和宗族血缘

文化,让中国人天生有种对故乡的依恋,但凡有口饭吃,有个过得去的

生活环境,很多人是老死都不会离开故土的。


    其实抱有这种想法的知识分子也不在少数,就像上个世纪40年代末

很多知识分子所憧憬的一样!这一次,历史会不会例外,知识分子最后

单纯、美丽的幻想,会不会被暴风雨击得粉碎,只有留待时间证明。


作者: 信释                   留言时间:2019-01-12 07:30:59


屁民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国家失去凝聚力,老百姓只好尽自己的想象,采取各自的趋利避害之择。

什么叫选择?如何选择呢?

对比去台湾和留大陆的精英,“国家”会“爱才”吗?

对比去台湾和“返回祖国”的志愿军战俘,

“祖国”会对你“一视同仁”吗?

在一个“政治运动”多于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危机”的社会主义地盘,

运动员不好受,整人之人就有好日子吗?

古人说“危邦莫居”,我们要说“违邦莫居”,违背人性,侵犯人权的

地方:人,只好避之若恶。

见过“厉害国”的“厉害”处,惹不起的人们,用脚投他一票,也未尝

可。


Pascal:    信释博主点评,深入浅出,鞭辟入里,有理有据,

          横向剖析,纵向对比,文留青史,永放光芒。


        风暴即来,我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无处逃避

             2017-10-11 05:51    作者: 作家天佑

越来越多的人出国了,先是北外的乔木,现在又是人大的周孝正。当然,

周孝正跟乔木不同,他算是定居,毕竟他现在的处境还比很多人好,

这种定居可以看做是他给自己留了条后路,万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真的

不回来了。对于一个个文人的离去,我非常理解:风暴即来,寻找到

避风处是必须的。这就像是地震之前,动物们是会有感知的,会选择

出逃,这是本能所致。


抗日战争时期,当梁从诫问母亲林徽因若是日军攻入四川大家都没有

退路怎么办时,林徽因从容地答道:‌‌“我们中国的念书人总还有一条

后路嘛,我们家门口不就是扬子江么~‌‌”可是,那毕竟是民国时期,

文人还能有自己的选择。可是,到了文革时期,文人想保持名节那是

非常不容易的。不是所有人都可能做傅雷,有时候,因为你有家庭,

有孩子,所以,很多的时候,你不得不选择忍受屈辱,卑微地苟延残喘。


有朋友来问我怎么个打算,我只能无奈地说:‌‌“贫贱不能移啊。‌‌”的确,

对于我这样的人,真的没法走。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钱的问题,没钱,

哪儿也去不了。尽管周小平说我是深圳房哥,但是,实际我的经济情况

只有我自己才清楚,目前这点对于有钱人来说可以忽略不计的财产,

去了国外,能做什么?坐吃山空也坚持不了多久,以后怎么办?申请

社会救助?能申请得到吗?


最重要的是,我当年高考时学的那点单词,差不多已经交还给老师了,

目前的外语水平差不多可以说是零,我去了国外,怎么与他人沟通?

无法与周围沟通,人的情绪乃至心理都会出问题。而且,买点东西,

或者是去餐馆恐怕都有很大的问题。再说,小孩在上学,还小,离开

会怎么样?所以,目前的唯一选择,只能是在国内挺着。


可是,怎么挺着是个问题。继续写?不说目前的出版环境问题,我想

写的东西无处出版。就是继续写时评,今天封个号,明天删个贴,早晚

得惹祸。对于天佑来说,目前面对的不仅仅是五毛们的举报,还有各种

关照。说不定明天,我就有可能再一次去龙岗区黄阁坑五星级大酒店

住上一阵子。这是我自己无法控制的,也是很难避免的,因为我的性格

太倔了。万一发生意外,老婆孩子吃什么喝什么?房贷怎么办?信用卡

怎么办?所以,现在需要有个准备。


打工的可能不大了,这么大年纪,也不会有什么公司会请我。做个小

买卖?没啥做的,看着街边那些餐饮店今天开张明天倒闭的,想想

也怕;开小加工厂肯定不行,先不说税的问题,光是环保安监这些部门

的检查也受不了啊?开个淘宝店?可是,卖什么呢?这的确是个问题。

卖吃的,我这种人估计一直有人盯着,没几天就会被查,罚个倾家荡产;

卖红酒?品牌太多,也不知道去哪儿寻找货源?卖衣服?卖这些东西的

商家太多,很难赚到钱。赚不到钱就养活不了自己,唉,想想就有点

发懵。


学学刘尔目去农村包点地种桔子?但是,这个也是需要有关系的,在

农村,如果没有点关系,得让人家欺负死。唯一的两个地方可去就是

东北和潮州。去东北肯定不行,先不说那里有朝核威胁,就是东北农民

自己都赚不到钱,我这种二五子,根本不懂种地,估计种啥啥不行;

去老婆老家潮州更是不行,那里根本没有地。因此,这条路也行不通。


想想未来,真是有点恐怖。可是,总得活下去啊?所以,现在我每天

考虑的就是未来要做什么。到了我这个年级,真的是危机很大,压力

很大,关键是看看周围,自己完全不知道能做什么?这还是自己没有

任何疾病的状态,现在年纪也大了,身体也开始走下坡路了,万一哪天

有什么意外,那可是立马会面临窘境。


所以,目前我这种人完全处于两难的境地,走不了,呆不成。明知道

风暴会随时来临,但是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躲避危险。此时,茫然、

无助的感觉特别强烈,就像美国电影《天地大冲撞》中的那个女记者

一样,只能跟自己的父亲紧紧拥抱,等待巨浪将自己吞没。

Related image

但是,有一点我是可以肯定的,我不会做犬儒,不会成为大粪堆上的

一朵鲜花。无沦在什么地方,总需要一种力量,即便是不能对抗风暴,

但是,在被风暴吞噬之前,也要尽量保持站立的姿态。

Related image


       最高领导的认知障碍和中国的大革命风险 

              2018-03-17 12:54    明鏡網 http://mingjingnews.com

Image result for 蔡霞教授

Image result for 蔡霞教授

                作者: 蔡霞


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外国,

越来越多的人对习近平的言行感到困惑。

许多人都在问同一个问题,

他究竟想干什么?

他要把中国和世界带到哪里去?

Image result for å‚»å‘μå‘μçš„ä1 è¿‘å13照片

我的看法是,

习近平最大的问题不是他想要做什么,

而是他存在非常严重的认知障碍。

由于习近平掌握了巨大的权力,

由于中国存在着全面的、严重的政治、经济、社会危机,

再加上中国政治文化和政治体制本身的严重缺陷,

习的认知障碍,

正在急剧地增加中国发生类似法国大革命那样的大革命风险。

正在急剧地增加中国发生类似法国大革命那样的大革命风险。


法国大革命: 1789年5月5日 —— 1799年11月9日

          持续: 10年6个月零4天

Under this system, at least 40,000 people were killed. 

As many as 300,000 Frenchmen and women (1 in 50 

Frenchmen and women) were arrested during a ten 

month period between September 1793 and July 1794. 

Included in these numbers were, of course, the deaths 

of Louis XVI and Marie Antoinette. Although all social 

classes and professions were targeted, the death toll 

was especially high for both clergy and aristocrats. 

The numbers of those killed and taken into custody

 were probably even higher as the documented 

numbers don’t include people killed by vigilantes 

and other self-proclaimed representatives of the 

Republic.




Related image

Related image

Related image

Related image

Related image

Related image


浏览(703) (7)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Pascal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9-01-12 21:07:07

俞先生的两句话十分中肯。只是前两篇转载文章说的都是一个主题:

( 习主席“难以想象的”)风暴就要来临,怎样实践古人云“危邦不入、乱邦不居”?是否清点资产、卖房走人?还是坚守阵地、波澜不惊、岁月静好、见证 ...... 历史。

说是马云同志都在准备开唱“空城计”。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9-01-12 18:28:13

就人口比例而言,中国知识分子出国定居的还是少数。出国定居有得也有失。就看个人怎么看了。

回复 | 0
作者:Pascal 回复 信释 留言时间:2019-01-12 11:12:16

信释博主点评,深入浅出,鞭辟入里,有理有据,

横向剖析,纵向对比,文留青史,永放光芒。

回复 | 0
作者:信释 留言时间:2019-01-12 07:30:59

屁民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国家失去凝聚力,老百姓只好尽自己的想象,采取各自的趋利避害之择。

什么叫选择?如何选择呢?

对比去台湾和留大陆的精英,“国家”会“爱才”吗?

对比去台湾和“返回祖国”的志愿军战俘,“祖国”会对你“一视同仁”吗?

在一个“政治运动”多于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危机”的社会主义地盘,运动员不好受,整人之人就有好日子吗?

古人说“危邦莫居”

我们要说“违邦莫居”,违背人性,侵犯人权的地方:人,只好避之若恶。

见过“厉害国”的“厉害”处,惹不起的人们,用脚投他一票,也未尝不可。

回复 | 3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