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幼河
 
注册日期: 2010-01-13
访问总量: 10,272,90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德国人为何拥戴了希特勒
· 沙拉的故事
· 纽约街头流浪者
· 他手中的照相机
· 郭永怀的女儿
· 香港这事儿……(4)
· 朱元璋时代是人间炼狱
友好链接
· Rondo:Rondo的博客
· SCAPE:SCAPE 美国华人执业医生协
分类目录
【小说】
 · 面子
 · 哭的孩子有奶吃
 · 自尊
 · 感情
 · 嘿嘿,“法治 ”
 · 身不由己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六)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五)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四)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三)
【随感杂谈】
 · 纽约街头流浪者
 · 香港这事儿……(4)
 · 请接受现实
 · 川普该被弹劾下台吗?
 · 推销员
 · 下届美国总统大选
 · 北京的穷人小吃
 · “反送中”让中共得益
 · 川普和习近平的目标
 · 川普这个“完人”
【摘编文章】
 · 德国人为何拥戴了希特勒
 · 沙拉的故事
 · 他手中的照相机
 · 郭永怀的女儿
 · 朱元璋时代是人间炼狱
 · 流沙河走了
 · 有关人类寿命
 · 美国的移民问题
 · 束缚思想是人类的死敌
 · 失落的阶级
【旅游】
 · 糟糕天气的旅游
 · 马蹄湾
 · 犹他州南部的三个国家公园
 · 象海豹
 · 加州的红杉树
 · 太浩湖和优胜美地
 · 从陡峭点到大苏尔
 · 彩色海滩
 · 墨西哥城逛街
 · 观赏帝王蝶
【纪实】
 · 进了急诊室
 · 欺诈之都(下)
 · 欺诈之都(上)
 · 是诸葛亮也没用
 · Liz是个小狮子狗
 · 罗将军
 · 农场轶事
 ·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变迁
 · 母亲在“文革”之初
 · 针对华人的盗贼
【散文】
 · “两害相权取其轻”
 · 最后的告别
 · 渐渐远去
 · 多想相聚在梦中
 · 我不懂养狗之道
 · 我是个普通人
 · 老北京有特色的景儿
 · 自斟自酌
 · 回忆像陈年老酒
 · 出国得失
【转贴文章】
 · ZT: 在反右的日子里
 · ZT: 为什么共产党统治能在中国成功
 · ZT: 对话唐德刚
 · ZT: 有关弹劾调查:在Lev Parnas和
 · ZT:川普与中国的空洞协议
 · ZT: 与朱利安尼有联系的两名男子因
 · ZT:麦康奈尔重申,他“别无选择”
 · ZT: 聂元梓印象
 · ZT:张爱玲之死
 · ZT:如果我死(外一篇)
【随手一拍】
 · 下羚羊谷
 · 等待
 · 向着太阳唱起歌
 · 小海湾里的鲱鱼群
 · “丑小鸭”
 · 珊瑚虫和海葵
 · 海湾边的白鹭
 · 野果子
 · 梦幻
 · 山茱萸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存档目录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哭的孩子有奶吃
   

哭的孩子有奶吃(小说)

 

  “对!就是这事儿。已经过去两个月了,两个多月了!我们已经给你们打了许多次电话啦!”我拿着电话急切地说着,音调不由自主地提高。十二岁的女儿听到声音,立刻从她的房间里蹿出来,“我写的那封信起作用啦?啊哈!跟他们嚷!”跟着嘴里凶狠地嚷嚷开了英文,“叫他们赔!必须赔!爸爸,你英文说不利落,让我给他们来两句!”说着她就要抢电话。

  我赶紧用手捂着电话筒,“去去去!我给你布置的数学题都做了吗?中文作业怎么还没完成?赶紧回到你房间里做去!别一听见电话就支起耳朵听。”

  这是干嘛呢?航空公司来电话,有关我们丢了的行李赔偿的问题。哎呀,还是让我从头说起吧。

  四月底的基督教复活节,公司休假一天,加上周末两天就有个长周末。我和妻子商量了一下,决定回母校一趟,看看朋友们。来美国时读书,我和妻子前后脚,一头扎进那个僻静的大学城,一呆就是五年多。现在我俩毕业后都找到了不错的工作,并买了房子,生活稳定下来。我们应该回去看望一下那些曾经帮助过我们的人们,特别是我们的美国邻居,他们一家人尽可能地帮助我们,当时女儿只有三岁,我俩读书,时间很紧张,都是他们无偿地照顾我们的孩子。

  说走就走。飞机票马上订下来,礼物精心地选购一番,摄像机当然得带着,还有女儿画的一幅画。从来没见她这样用心过,因为这是送给她经常想念的美国阿姨的。我们买了个很好的镜框把画装了进去,还挺像样。

  临走前的那天晚上,N机场忽然打来电话,说因为大雨,我们所乘的航班取消了!那怎么办?“你们可以退票,一分不会少你们的。”N机场的服务人员很痛快。不过我们不想取消这次计划已久的旅行,那样太让我们失望,太让我们在大学城的朋友们失望。就没有别的航班去我们的目的地了吗?有,机场方面说,在更远的一个L机场。我们立刻转了航班,不过这次航班在第二天清晨。去L机场的路远,又没走过,保险起见,我们要了出租车。车费加小费一百多美元。

  我们凌晨三点就爬了起来,大包、小包拎了六个,一路匆匆赶到L机场,结果又被告知,这次航班也因为大雨取消了!机场服务人员面对我们的错愕还是那句话,“真对不起。不过你们可以退票,一分不会少你们的。”

  可我们已经到L机场!我们花了一百多块钱坐出租车来的!为什么不提前通知我们?“对不起,航班临时取消,来不及通知了。不过你们坐出租车和我们没关系。”我们只有再花钱坐出租车回家?难道这次旅行就这么扫兴地还没开始就结束?我们只好又打电话询问,意外地发现,当天中午,在N机场还有一次航班飞往我们的目的地,不过飞机中途改换一下航班。也就是说,同一架飞机航程的两部份各有一个航班。这没关系,一家人又是匆匆忙忙叫个出租车前往N机场,当然再花车钱和小费。

  终于,我们在N机场上了飞机,时间已是中午,真有些人困马乏。不管怎么样,我们的旅行总算正式开始了。中途换航班的Y市是个大站,除了我们一家人,这架飞机的旅客都转乘其他飞机,另外一些旅客将搭乘这架飞机。因为是不同的航班,所以飞机上所有的人都下来,我们一家三口下来时并没有把随身带的大包、小包拿着。到时候就又上这架飞机,没必要拿,这会儿也没人上下飞机,行李放在飞机上很安全。然而问题就出在这上面!等我们再次上这架飞机时,六件行李不翼而飞啦!整个飞机客舱里都没有行李的踪影。

  哎呀!为什么不把行李托运?看,放在飞机上客舱里被人偷了吧!不会的。没人上下飞机谁来偷?我们原来坐飞机托运行李常被拖延时间,所以这回我们自己随身带这些行李,没想到今天一改戏马上就出了问题。人要倒霉呀,喝口凉水都塞牙,放屁都砸脚后跟。我就妻子立刻找到空姐询问,她们竟一问三不知。也难怪,她们这个航班的人刚刚上飞机。那原来那个航班的人呢?都下班了!“可我们的行李怎么办?!”跟着飞机开始起飞,空姐让我们立刻坐到座位上去,并把安全带系好。“请镇静些,行李以后再说,现在我们考虑的是你们的安全。请坐下,系好安全带。请!”

  航班上的机组人员一直说,他们正和地面联系,可问题一时无法查清。无可奈何,无可奈何,一直到飞机到达目的地。怎么办?怎么办?我们又在目的地机场和Y城机场联系。“我们的行李放在飞机上不见啦!不见啦!”对方详细地询问了事情经过后,回句话,“我们一定会着手调查,别着急。找到你们的行李立刻就送给你们。”

  前来接站的朋友见我们六神无主的样子,劝慰着说,在机场也等不出个什么结果,不如先到他家去。也只好如此。到了他家,我们又没完没了地打电话询问。这回机场方面提出了异议,“你们的行李不是托运的,随身携带的物品我们不能负责!”

  嗯,闷了,电话撂下了,谁让我们不拿随身携带的行李呢。“怎么啦?”妻子问,得知我被机场方面问住,顿时恼火,绰起电话再次打给Y城机场。“对,我们那是随身携带的行李,可并没有拿出飞机。我们问过空姐,她们说行李放在客舱里没关系,因为乘坐的是相同的一架飞机。现在我们的行李不见了,你们必须给我们找回来!”她气呼呼,对方反倒软了,说要立刻着手调查。

  从早上三点起床到现在已经是傍晚,我们除了一身衣服,两手空空,身上只有信用卡。看来行李一时半会儿找不回来,只好先到附近的超级市场里买些换洗衣服、毛巾、牙刷等洗涮用品。嘿嘿,里外三新,可心情坏透了。女儿用我们朋友家的计算机给自己的好朋友发E-mail。“……我们一家人象几个流浪汉。什么都没有啦!我精心画的画也没了,简直气得要发疯。疯啦!”

  当夜无话,第二天接着给Y城机场打电话。这回有了结果!原来是飞机换了。我们乘坐的飞机到了Y城后,驾驶员觉得飞机有些问题,马上换了另一架。我们的六件行李都随着原来那架飞机进了检修库。机场方面保证立刻就去检修库去找这六件行李,并立刻直接送给我们。哎哟,我的妈。总算松口气。

  行李终于在我们到达目的地的第二天晚上送到我们手中。天哪,惨不忍睹!女儿扑过去打开自己装画的包。一提起来就觉得不对,里面稀里哗啦,打开一看,镜框的玻璃全碎成粉末,她整个一个傻。妻子用的一个包敞着口,里面的东西当然不会完整无损。赶紧把摄像机拿出来,糟糕!不干活!好在我们有个遥控器,能通过遥控器操纵摄像机。多么的自动化呀!摄像机是给摔出了毛病。哎呀!怎么只有五个包?装礼品的那个最大的包不见了。立刻再给Y城机场打电话。但这次机场方面转变了态度,他们认为这个“案子”已经了结。无论我们怎样解释“我们是六件行李”,对方不是“听不懂”,就是一口咬定,“你们的行李已一并送给你们。”不过,我们买换洗衣服和洗涮用品的钱,航空公司方面答应赔。

  装礼品的包就这样不明不白地丢了?从母校回来后的这些日子里,我们一直在给航空公司打电话,每天一下班就打,但在长时间无结果的情况下真有些泄气,甚至沮丧。为什么对方都象是存在着“智障”?每次都需要我们重复许多遍事情的经过,然后是我们的一番喊叫:“你们得负责!既然能找回五件行李,剩下的那件一定也能找到。只要想找就会找到的。”那边听完便毫不激动地告诉我们,“这个事情我们登记下来了,会设法解决的。”多长时间能解决?没下文。

  这天我和妻子决定郑重其事地给航空公司写封信。信写好后,女儿也来凑热闹,她在信上加了很多时髦词,并用威胁的口吻说:“……你们必须去找。找不到就得赔偿我们的损失。这都是因为你们的过失!不然的话,我们就把这件事告诉朋友们。我们的朋友们将把这将事--对你们的经营是十分不利的--告诉朋友们的朋友们。想想吧!……”

  你看,信写出去没几天,航空公司就主动来了电话。他们决定按托运行李丢失的情况赔偿。那不成!我们买的礼品不但花了钱,还有着多少感情寄托。继续和他们争去。哭的孩子有奶吃。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