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香港这事儿……(4) 2019-11-27 02:20:29

香港这事儿……(4)

 

  香港这事儿咱不懂。不懂你跟这儿侃?这儿那么多人侃侃而谈,雄辩滔滔,他们就真的对香港的事情门儿清?算了,不抬杠吧。反正这里是“茶馆儿”,大家畅所欲言的地方,彼此尊重就是了。

  此次四年一届的香港区议会选举揭晓,所谓亲中的建制派惨败,当选议员由原来的绝大多数成为现在的百分之十几。“452个席位中的一半以上由亲北京派翻转至亲民主派”,反映了香港选民对香港持续至今的“反送中”运动的支持;而且投票率达到自1999年香港开始举行区议会选举以来最高值,达71%。

  这么说,2115年以前,港人大部分投票选民是支持中国现政府的了?话不能这么讲吧?至少我是不了解香港以往选举民众的心态。既然选举能表达民意,“反送中”运动中的“勇武派暴徒”们何必死硬坚持呢?或许有人会说“就是他们顽强的坚持斗争,才有的现在香港民众公开的支持;这次选举就是例证”。那是“哀兵必胜”了?这…我还是别自以为是。此时,我只能这样看:港人利用中共“一国两制”“恩赐”给香港老百姓的权利,公开地表达了自己的政治意愿。

  对这次选举的有关国外媒体称“尽管这些民选官员的大部分职责仅限于他们所在的地区,但亲民主派候选人的胜利可能使他们在未来

浏览(386) (6) 评论(0)
发表评论
朱元璋时代是人间炼狱 2019-11-26 01:24:01

朱元璋时代是人间炼狱

言九林

 

  前两天,有人留言教育我说:“朱元璋是底层民众出身,怎么可能残害底层民众?”我的建议是去读《大诰》,那是朱元璋的自供状,收录了许多他残害民众的血腥案例。写完建议之后,我又有些后悔。因为,朱元璋很擅长粉饰血腥,《大诰》里那些极致之恶,总是被善的外衣层层包裹着。比如,朱元璋搞了残酷的“知丁法”,勒令天下民众,只能从事士、农、工、商四种职业。凡不在四业范围内谋生者,统统属于要被铲除的“逸民”。

  为了消灭“逸民”,朱元璋要求民众必须“互相知丁”,必须知晓邻居从事何种职业,家中有几口人,何时出门何时归来,有些什么样的社会关系……之所以如此要求,是为了逼迫民众互相举报:“市村绝不许有逸夫,……若一里之间,百户之内,见诰仍有逸夫,里甲坐视,邻里亲戚不拿,其逸夫者,或于公门中,或在市闾里,有犯非为,捕获到官,逸民处死,里甲四邻,化外之迁,的不虚示。”大意是:如果邻居、亲戚和里甲,发现“逸夫”不抓,等到这个“逸夫”犯了事,被官府拿住,“逸夫”本人要处死,邻居、亲戚和里甲连坐,要被流放到不毛之地。

  朱元璋还说,“的不虚示”,别以为我是说着玩的。他确实不是说着玩的。《大诰续编》里,他

浏览(288) (3) 评论(3)
发表评论
流沙河走了 2019-11-25 01:08:05

流沙河走了

 

  诗人流沙河老先生在2019年11月23日走了,享年88岁。我不懂诗歌,但流沙河还是知道的。他在1957年写了诗歌《草木篇》,居然“惊动”了毛泽东,说有“政治思想问题”。这下流沙河在劫难逃,成为“右派”。

  流沙河原名余勋坦;他有过两段婚姻。1966年“文革”初始,比流沙河小10岁的川剧演员何洁嫁给了他。看来这是真心相爱,可是1991年他俩在结婚25年后竟然离婚了。此后流沙河在1992年与小自己17岁的吴茂华女士结婚;这段婚姻一直到流沙河去世。

  有关流沙河的第一段婚姻我在网上找到篇短文,附在后面。关于流沙河的第二次婚姻,网上没有找到介绍。

  流沙河第一段婚姻和何洁有两子女。儿子余鲲,女儿余蝉。何洁离婚后出家于青城山普照寺,法号圆果居士。

  下面是《草木篇》创作于1957年上半年。

 

草木篇

 

白杨

 

  她,一柄绿光闪闪的长剑,孤伶伶地立在平原,高指蓝天。也许,一场暴风会把她连根拔去。但,纵然死了吧,她的腰也不肯向谁弯一弯!

 

 

  他纠缠着丁香,往上爬,爬,爬……终于把花挂上树梢。丁香被缠死了,砍作柴烧了。他倒在地上,喘着气,窥视着另一株树……

 

仙人掌

 

  它不想用鲜

浏览(450) (8) 评论(2)
发表评论
有关人类寿命 2019-11-22 00:37:57

有关人类寿命

 

  在各国预期平均寿命排名中,日本凭借高质量的医疗服务和社会福利蝉联第一。

  2018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WHO)在日内瓦发布最新报告《世界卫生统计2018》(World Health Statisitcs 2018)。每年世卫组织都要发布《世界卫生统计》,此次统计来自于183个主权国家。

  在此份报告中,最受人关注的是平均预期寿命指标(life expectancy at birth)。根据数据显示,全球总体人口平均预期寿命达到72岁,其中女性寿命预期仍高于男性,前者为74.2岁,后者为69.8岁。(注:平均预期寿命是在一定的年龄别死亡率水平下,活到确切年龄X岁以后,平均还能继续生存的年数,它是衡量一个国家、民族和地区居民健康水平的一个指标。它以当前分年龄死亡率为基础计算,但实际上,死亡率是不断变化的,因此,平均预期寿命是一个假定的指标。)

  从区域来看,欧洲地区和太平洋西岸的人口预期寿命最高,总体分别为77.5岁和76.9岁;亚洲地区达到69.5岁;人口平均寿命低的是非洲地区,为61.2岁。

 

平均预期寿命前十名

01.jpg


 

  在各国预期平均寿命排名中,日本达到84.2岁,其中女性寿命预期为87.1岁,男性为81.1岁。除日本外,位列前十的国家依次是:瑞士、西班


浏览(665) (4) 评论(3)
发表评论
美国的移民问题 2019-11-21 01:43:35

美国的移民问题

原名“没有国界就没有美国,也就没有选民和民主”

琥珀风筝

 

  一直以来,人群从经济次发达往更发达的国家和地区流动迁移,是一种常见现象。当下世界的现实是,发展中国家人口增加速度惊人,发达国家本土人早就进入人口负增长。希望移民的人数在膨胀,而现代社会让跨洲迁移的成本和风险大幅下降,这带来庞大的有移民意愿的人群。

  美国并不是没有经历过大的移民潮。历史上1880年开始,大量移民涌入美国。20世纪的头10年中,美国接受了800万移民。每9个人里面就有一个移民。相比,美国现在接受移民的比例并不那么惊人。在波峰的1990-2000年之间,2.49亿美国人吸收了近1600万的移民,相当于每16个人中有一个是移民。

  两次移民大潮,相距了100年,差别在于,1890年,美国本土人的生育力强过移民;而今,移民比本土美国人生育率高出很多。按照目前的各人群生育率计算,在未来的20到50年之后,美国都将成为一个没有绝对人口大族裔的国家。《华盛顿邮报》有模型计算过,一年引进100万移民与50万移民的差异,只是让那一天早还是晚1-5年到来的区别而已。

  引入大量移民的出发点是为了推动社会发展和进步,但同时要克服面临的挑战。譬如:民主政治

浏览(406) (5) 评论(3)
发表评论
束缚思想是人类的死敌 2019-11-20 03:13:32

束缚思想是人类的死敌

原名“给思想套上枷锁,是人类最大的敌人”

 

  1933年的一天,德国纳粹当局查抄了爱因斯坦在柏林的寓所,并悬赏十万马克索取他的人头。当时,爱因斯坦正避居在美国新泽西州的普林斯顿。

  普林斯顿有一所高等研究院刚成立不久,它的创办者叫亚伯拉罕·弗莱克斯纳(Abraham Flexner,1866-1959),是美国著名的医学家。而作为医学家,弗莱克斯纳一生最大的功业,却是创建了这所跨学科的高等研究机构的典范——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y in Princeton)。

  弗莱克斯纳得知爱因斯坦逃到美国后,立即邀请他去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工作。爱因斯坦欣然接受,但提出了两条要求:第一,我要带着助手一起去;第二,年薪3000美元(按股市升值估算,大约相当于2018年的60万美元;按购买力计算估算,大约相当于2015年的6万元)。

  弗莱克斯纳说:第一条,没问题;第二条,不行!爱因斯坦说:要是普林斯顿一年的生活费花不了这么多,我也可以少要点。“不,先生”,弗莱克斯纳正色回答道:“我不同意的原因,不是你要得太多,而是太少了。如果一年只给你3000美元的薪水,那么全世界的人们都会认为我在虐待爱因斯坦!”结果,爱

浏览(338) (12) 评论(3)
发表评论
请接受现实 2019-11-19 02:53:26

请接受现实

 

  如何看待美国总统川普白人至上的倾向?我看到华人中的“川粉”有这样的意思:“白人至上”总比“黑人至上”强,比大量非法移民在美国强占美国公民正当福利强。所谓“黑人至上”搞糟了国家经济最明显的例子当属南非、津巴布韦等非洲消除种族隔离后的国家。津巴布韦在前总统穆加贝的统治下,经济完全破产,国家发生恶性通货膨胀。原本是非洲粮仓的津巴布韦现在民不聊生。这确实是事实。而消除了种族隔离制度的南非社会治安恶化,经济搞糟了却有不同观点。好吧,如果是因为消除种族隔离制度后,南非在政治和经济上确实差了,这是否意味着南非不该消除种族隔离制度?

  时至今日,种族隔离制度已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其实呢,就是当下,在美国相当一部分白人中,甚至在美国的一些华人的内心深处,对此是不以为然的。这就是为什么川普总统的白人至上主义倾向得到他的“铁粉”们的坚决支持。当然,这是意会不能言传的,心照不宣的。我想,就是川普本人对此心里也很明白。那他到底是不是白人至上主义者?在我看来这无法确定,因为他内心深处怎么想我怎么知道?不过他在总统任上的言谈举止能让我有个客观印象。他是否是个白人至上主义者,或他在利用白人至上主义思

浏览(550) (5) 评论(7)
发表评论
川普该被弹劾下台吗? 2019-11-18 01:44:12

川普该被弹劾下台吗?

 

  所谓川普被弹劾下台,就是说众院半数以上通过弹劾川普议案,参院议员三分之二以上通过弹劾议案。这意味着川普总统因被确定的罪行定罪;那他总统自然甭想干了。在弹劾过程中,众院和参院的议员们相当于超大陪审团,最终通过投票决定是否通过弹劾给总统定罪。真会有这样的结局?一般评论,众院因民主党议员占多数,在众院极有可能会通过弹劾议案;但在参院想达到三分之二议员统一通过弹劾议案几乎不可能,因为参院毕竟是共和党参议员占多数。就算共和党参议员在参院是少数,大概也不会有几个会同意弹劾川普。可以这么说,如果参院民主党议员不构成三分之二多数,弹劾很难通过。

  呵呵,参院民主党议员占三分之二多数?这种可能性也太小了吧。这么说就是以党划线了?现在看来就是如此。那如果川普真的犯有滥用权力的罪行呢?问题是民主党和共和党的议员们对川普是否滥用职权有不同的看法,两党议员看法大相径庭。不是重在证据吗?问题是现在弹劾调查所能收集的证据还没有白纸黑字的,基本上都是些当时各个涉案人的谈话。咱不懂法律,只能从感觉上觉的不那么“证据确凿”。

  当年民主党籍的克林顿总统和实习生莱温斯基有不正当的关系,因

浏览(405) (5) 评论(5)
发表评论
失落的阶级 2019-11-15 00:01:15

失落的阶级

赵涵漠

 

  一个晚上,财经吴晓波无意间在杭州一家电影院的海报上发现了这部以下岗工人为主角的电影。这部投资只有500多万元的小成本影片,夹在《建党伟业》和《变形金刚3》之间短暂的空当儿上映,显得很不起眼。放映厅里只坐着4个人,空荡荡的。

  《钢的琴》讲述了一个并不复杂的故事。男主角陈桂林是东北一家大型国有企业铸造分厂的工人,在国企转制的年代下了岗。妻子改嫁富裕商人,陈桂林独力抚养女儿。这个会拉手风琴的中年人和几个老工友一起组成了一支小乐队,专门做婚丧嫁娶的生意。

  生活本来就要这样凑合着过下去,可正在读小学又极其喜爱弹钢琴的女儿提出要求,父母谁能送给她一架钢琴,她就和谁生活。穷困潦倒的陈桂林拿不出这笔“巨款”,便忽悠了曾经是工友,如今分别是女歌手、全职混混、退役小偷、落魄大哥、退休工程师和猪肉贩子的几个人,硬生生地在已经废弃的车间,用钢造出了一架“钢的琴”。

  在吴晓波看来,《钢的琴》带给当今中国的意义或许并不仅仅停留在电影领域。“一地衰败的铁西区过去了,国有企业改革的难关过去了,2000万下岗工人的人生也都过去了。现在,只有很小很小的一点忧伤,留在一部叫做《钢的琴》的小成本

浏览(616) (8) 评论(3)
发表评论
弹劾川普对2020大选的影响 2019-11-13 23:05:46

弹劾川普对2020大选的影响

GTL

 

  今天,美国众议院将举行弹劾川普调查的公开听证会,全美的媒体和一般民众都将聚焦这一历史性的事件。出席听证会的三位证人分别是美国驻乌克兰首席外交官William Taylor,国务院助理国务卿George Kent和美国驻乌克兰前大使Marie Yovanovitch,这三人是整个弹劾调查里的核心人物。

  46年前,白宫律师John Dean在参议院水门事件调查委员会的作证改变了历史。史学家们普遍认为如果没有John Dean在国会听证会上揭露尼克松,尼克松或许不会下台。那么今天的三位川普政府高官在全美国人民面前的国会公开作证是否会改变川普的命运呢?弹劾对2020美国大选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可以从一周前美国2019的选举开始分析。11月5日举行的美国选举又称为Off-year Election(可以翻译为“小年选举”),一般指不在总统大选年也不在中期选举年举行的选举,大部分是联邦以外地方各个级别官员的选举,也会有几个州的州长选举。2019年有肯塔基,路易斯安那和密西西比三个州的州长选举。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肯塔基州的州长选举,因为肯塔基目前几乎是美国共和党势力最强大的一个州之一,可以说是共和党的铁票仓,2016总统大选

浏览(365) (3) 评论(0)
发表评论
推销员 2019-11-12 22:40:41

推销员

 

  我去纽约法拉盛中国城附近的一家中国食品超市买菜,在拥挤的停车场里停好车,刚要进超市,忽然一辆SUV停在身旁。车里有个操着很重口音的胖汉子向我问路。他说去JFK(肯尼迪国际机场)迷路了,问怎么走。他不等我答话就说自己刚到美国没几年的意大利人,并说自己在纽约在一家意大利服装店工作,并顺手递给我一张名片。

  我笑笑,告诉他边上就是纽约长岛之间的495高速公路,只要他开上朝西方向的495公路,很快就会看到高速公路去机场的标识牌。从这家超市到JFK机场也就十几英里。

  那“意大利人”并没有立即开车走的意思,跟着开始和我搭讪。他问我是从哪个国家来的。我说是从中国大陆。他马上满脸兴奋,说他的妻子也是从中国大陆来的,而且还是来自北京。他马上问我来自中国大陆哪个城市。当他知道我也是来自北京后便“喜出望外”;同时顺手从驾驶座便上拽出一个巨大的旅行包,说他正好有很多很好的衬衫,知道我是他“妻子”的同乡,那当然要很便宜地卖给我几件。“质量非常好的衬衫,真的,真的,我很便宜地卖给你。谁让你是我妻子的同乡呢?”

  我再次笑笑,摆手拒绝,迅速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又回头,“先生,赶紧赶去机场的路吧。这是我唯一能帮

浏览(328) (4) 评论(0)
发表评论
ZT: 在反右的日子里 2019-11-11 22:55:26

在反右的日子里

新凤霞

 

  我无故地被上右派帽子,心里确实十分难受,也感到冤屈。但不能扭转事实了,现在不能考虑自己了,要考虑祖光需要我的力量,要跟他一起冲锋陷阵改变现实,要做“韩世忠的梁红玉”、“杨宗保的穆桂英”,增强自信心。

  我被戴上右派帽子,回到东城王府井马家庙家,祖光可没少被批斗,各种颠倒黑白、编假造谣、莫须有的罪名一股脑儿地压在他的身上。我日夜担心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像那位副部长说的——把他送走。我倒是真愿意跟他一道走。只要有祖光在一起,再苦我也幸福。我每天都紧张得透不过气来,可祖光神态自然,安详镇定,看书读报,一切照常,还常抱着小女儿玩儿。

  这一年,他把家里的佣人辞退了,一位给我蹬三轮车、扫院子、烧煤火的男同志——老何和看儿子的女佣人淑娴。记得那天天阴沉沉好冷啊!祖光把他们叫到北屋,对老何、淑娴说:“我家现在的政治情况,你们也知道了,你们在我家做了这些年工,一向很好,合作得很知心,可是说不定哪天我就要离开家,去向也不会知道,凤霞的生活能力和负担,都会遇到很多困难。我还没有得到走的通知,先把家安排安排,你们姐弟就先离开我家,三轮车老何你就拉走,这里有两百块钱,就算作

浏览(543) (12) 评论(0)
发表评论
下届美国总统大选 2019-11-10 23:19:03

下届美国总统大选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越来越成为人们的话题。我在美国近30年了,感觉这次美国选民们比历届总统大选都更关注;人们的政治态度对立,也就是要么向现任总统川普欢呼,要么激烈反对,当然是共和党人支持川普,民主党人反对。

  自从川普当选后,媒体一直有着民调。这位商人出身的总统刚上台,对他不满意的人们就迅速超过了50%,而支持他的人一直在40%左右。这在历届美国总统中是最差的。川普对美国媒体是大为光火的;在我印象里他似乎就是成天和美国媒体斗嘴,说美国媒体针对他总是发布“假新闻”,有关令他难堪的民调他也不屑一顾,当然也是“假的”。

  美国媒体真的一起造假?我认为不太可能。川普的为人不是一般的令人讨厌。然而他的那占美国选民约40%的“铁粉”就是疯狂拥戴他;很多人客观分析后不得不说川普很有可能赢得连任。我前两天看了一位美国记者写的分析。他认为民调不会有问题的,但投票那天到底有多少人出来投票(特别是摇摆州)是关键。美国总统大选的投票率也就50%多一点。因此,总统候选人尽可能地争取支持者投票决定胜败。从目前民调看,支持川普的选民虽然在整个选民中不占多数,但如果他们投票的比例远高于不支持川普的选民,

浏览(742) (5) 评论(10)
发表评论
死去的是人…… 2019-11-07 21:55:48

死去的是人……

原名“死去的是人,请不要仇视他们”

子皮

 

  2019年10月23日深夜,警察在英国埃塞克斯郡一个集装箱冷藏车里发现39具尸体,31个男人,8个女人。尸体基本没有穿衣服,嘴角泛着血沫。车内壁上到处是血手印,显然他们在死之前拼命拍打车壁——他们在最后的时刻希望有人能听见。

  这部集装箱是从比利时港口城市泽布吕赫(Zeebrugge)渡海而来的。据说,这部集装箱在前一天已经渡过一次北海到了英国的多佛码头,但马上又返回比利时;然后改道去英国的另一个码头—— 珀弗利特码头(Purfleet)。

  为什么呢?因为英国多佛码头对集装箱查得比较严,会用狗和技术设备探测集装箱内是否有活人。而珀弗利特码头没有类似的探测。

  开始英国警方认为死者们都是中国人。但随后的各种信息让人们相信,死者们是越南人, 虽然目前还没有DNA证据。人们相信死者是越南人,因为最近一些越南偷渡移民在同一时候与家人失联了。

  因为39名死者曾被认为是中国人,所以开始在中国——尤其在社交媒体上——这一事件引起了相当大反响。当确认这些人很可能是越南人后,反应热度降了不少。笔者所在的一个北大同学群里,一个人长舒一口气:“原来是越南猴子!”

  无论如何,

浏览(305) (8) 评论(2)
发表评论
布尔战争 2019-11-06 21:52:51

布尔战争

 

第一次布尔战争

 

  第一次布尔战争,1880年12月16日至1881年3月6日,是英国与南非布尔人之间的一次小规模战争。

  1652年,第一批荷兰移民抵达非洲南部的好望角定居。1795年和1806年,英国两次占领好望角殖民地。1814年至1815年的维也纳和会上,英国以600万英镑的价格从荷兰手中购买了好望角地区,开始对其加以统治。好望角地区又称作开普(Cape)。

  1836年,对英国统治不满的布尔人(早先殖民的荷兰人、法国人和德国人后裔)开始集体离开开普殖民地。民团司令官安德列斯·比勒陀利乌斯(Andries W. J. Pretorius,史称老比勒陀利乌斯)在北方内陆建立了莱登堡共和国、温堡共和国等殖民区。这些殖民区在1849年合并,建立了南非共和国(Zuid Afrikaansche Republik),又称德兰士瓦共和国。另一部分布尔人在其东部和南部先后建立了纳塔利亚共和国和奥兰治自由邦共和国(Republik Van Die Oranje Vrijstaat)。

  1876年,英属纳塔尔省总督谢普斯通(Sir Shepstone)于前往德兰士瓦共和国进行游说,劝其接受英国统治。由于财政困难,以及面临与东边祖鲁人王国的大规模冲突,德兰士瓦共和国接受了归并英国的要求。1877年4月,英国发表声明,

浏览(325) (3) 评论(0)
发表评论
村子已死 2019-11-05 22:00:22

村子已死

风子

 

  不知何时,村子渐渐空了,只剩下了老人和孩子。

  年轻人都出去当了农民工,有的甚至带去了孩子;而村里的学校再也没有了过去的热闹,有的村只剩下了十来名孩子上学,只好几个村的学校合并成一所学校。

  像父辈那样视土地为生命的老一辈农民已渐渐逝去。土地逐渐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城里的一个又一个土豪却租地当起了农民;而那些不想出去却没有继承和掌握传统农业技术的农民,沦落为“现代农业”指挥下的“产业工人”。

  城里人成了农民,农民成了工人。

  可笑吧。

  故乡还在,村子的魂已渐渐死去。

  许多人漂泊在异乡,或许成了老板,成了白领,甚至成了异乡人,或者成了文化人,一谈起故乡,就用无尽的想象,表达自己对故乡的无限思念和眷恋以及不可磨灭的故乡情怀。谁也不愿说故乡落后,说故乡愚昧,说故乡的贫穷,而愿意被乡愁美化着,把贫穷品德化,把落后浪漫化,认为丑化家乡就是对自己人格的侮辱,沉迷而且迷茫,家乡的糜败就渐渐模糊起来。

  回到老家,回到故乡,就被故乡的愚昧贫穷淹没,也随波逐流,或者无能为力,或者视而不见。

  你看每到春节,返乡潮在全国涌动,怎么也要赶在年三十回家,似乎童年

浏览(1008) (9) 评论(0)
发表评论
中共历史上的“反党集团” 2019-11-04 22:18:55

中共历史上的“反党集团”

郭德宏 

 

  在中共历史上,曾经有无数人被打成大大小小的“反党集团”。这些人既有非共产党人,但更多的是共产党人;既有一般的干部、党员甚至群众,也有中共中央和国家的高级领导人;既有入党不久的新党员,也有20世纪20年代就入党的老党员;既有文化、教育界的人士,也有党、政、军、公安、政法等领域的人员;既有已经被平反的,也有结论至今未变的。

 

  一、“反党集团”概况

 

  按历史时期划分,中共历史上的“反党集团”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个时期:

 

  (一)延安整风时期:“反党集团”开始出现

 

  在20世纪20至30年代,中共党内的斗争虽然很激烈,很多人被“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甚至被打成形形色色的所谓“集团”,例如“AB团”、“社会民主党”、“改组派”、“第三党”、“托派”等等,但一直没有使用“反党集团”的名称。从现有的材料看,最早打成“反党集团”的,应该是在延安整风运动中被打成的王实味、潘方、宗铮、陈传钢、王汝琪“五人反党集团”。中央政治研究室的成全(即陈传钢)与中央妇委的王里(即王汝琪)、中央研究院的潘方 (即潘蕙田)与宗铮(郭箴一)两对夫妇,与王实味之间本来只是同志或同学的关系

浏览(527) (2) 评论(2)
发表评论
中国人口的老龄化 2019-11-03 22:41:41

中国人口的老龄化

原名“中国老龄人口将超1/3,真相可能比想象更残忍”

徐大维

 

  最近中国新闻网公布了一个预测数据:在2050年前后,中国老年人占比将超过1/3。这个数据来自《奋进中的中国老龄事业》,是由“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和“中国老龄协会”联合编制。

  “中国老年人占比将超过1/3”,你猛一听可能不以为然,但让我这么说吧:正常情况下,没有工作能力的儿童、学生应该占1/3,老年人再占1/3的话,那么能挣钱的必定只占1/3……换句话说,1个能赚钱的人要养活2个不能赚钱的人,当然还要养活自己……可想而知,这一代年轻人要面临多么大的压力。

  2018年4月,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在《十年二十人》的财经节目中,采访了携程的CEO梁建章。当谈到未来的经济走势时,一向乐观的梁建章,突然表情凝重地说:“我认为中国经济最大的隐患,就是未来的人口政策。”

  梁建章除了是携程的CEO外,在学术界他还是“人口专家”。2007年,梁建章在美国斯坦福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研究领域就包括人口政策以及中国劳动力市场。回国后,2012年,梁建章联合三十多位经济学家和人口学家,共同发起一份签署建议书,呼吁尽快停止计划生育政策。梁建章发现,在计划生育的政策

浏览(824) (5) 评论(5)
发表评论
二战苏德对决 2019-10-31 22:12:30

二战苏德对决

金立扬

 

  1941年6月22日到1945年5月9日,整整1418个日日夜夜,德国和苏联惨烈厮杀。根据俄罗斯国防部公布的损失统计数字,二战期间,苏军阵亡、伤重死亡、病亡和被俘后死亡相加,共计866.48万人,再加上动员入伍途中死亡的50万人,总计军人死亡916.48万。苏军受伤人员为1520万人,总伤亡数达到2400多万。除了军人的伤亡,还有数量惊人的平民伤亡。俄罗斯统计,二战苏联居民死亡1740万人。两者相加,总计军民死亡约2660万人,相当于全国人口的七分之一。

  1941年,包括大战前新吞并的西乌克兰、摩尔多瓦、波罗的海三国等地区,苏联人口约一亿九千万。减去一半多点的女性,再减去男性中的未成年人和老年人,苏联的中青年男子大约在五、六千万左右,其中红军伤亡了2400多万,再加上男性平民的伤亡,可以说苏联全国成年男子的一半非死即伤。

  据统计,1923年出生的苏联男性。1941年,他们满18周岁,正赶上参军的年龄,四年打下来,他们80%没有活到胜利的那一天。1945年,苏联总人口从1941年的1.9亿下降到1.67亿,男性人口只剩43.2%,女性则为56.8%。

  在1941年7-9月的基辅防御作战中,红军阵亡失踪超过60万(大部被俘)。9月30日,德军发起

浏览(1450) (9)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