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Pascal的博客  
“朝廷不是让我隐蔽吗?”“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了?!”  
网络日志正文
习有一份拟逐一灭口70位病毒学家的名单 2020-09-26 13:34:33

image.png


“ 我们已经目睹了今年5月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

病原微生物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大校曹务春同志

的部下 微生物学家周育森的猝死 却拖至7月才披露;

9月17日病原生物学家赵振东去世 又是心脏病突发

......  ......


习现在有一份70人的绝密名单 

这单子上的70个核心人物都是重点参与了人工合成

生物武器级病毒开发研究制造的学者专家博导  

据说都要一个个卸磨灭口 

就以心脏病骤发猝死 蒸发了人世间的你


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个性质相当于把叶简明 吴小晖都给抓起来一样 

就是 一开始用你 当你把事儿完成了以后 嘿嘿 ”


       始自 49:38


image.png

image.png

  

据说 川普总统已然御览过


image.png


美东时间9月26号上午,爆料革命路德社解密了江曾孟家族递交给美国政府的第三个“核弹硬盘”, 包括中共13579号文件生化武器在内的一系列文件及影像证据资料。

路德透露第三个“核弹硬盘”中包括了习近平内部讲话视频及相关文件证据,视频中习近平在内部会议中提到的新的军民融合计划,以基因编辑、生物攻防、疫苗开发作为优先计划企图摧毁美国国家体系。“核弹硬盘”包括了习对“八大战役”进度督查情况明细,“八大战役”包括对美作战、全球渗透、媒体战争、黑客攻击、信息战争、生物战争等一系列超限战役。

路德指出第三个“核弹硬盘”中包括了世卫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玛丽亚等人的证据材料, WHO在疫情期间配合中共宣布病毒不会人传人、无症状不会传染人、病毒不会造成国际大传播等错误信息,造成全球重大伤亡。

“核弹硬盘”递交给美国政府及司法部后,中共国驻纽约总领馆总领事黄屏紧急发表演讲,其基本意思为中国(中共)无意挑战或取代美国,无意与美国搞全面对抗。

编辑观点中共不仅把中国人当猪狗,更是把美国政府当成可任意驱使的奴隶了,中共试图通过超限战称霸全球的野心终将以失败告终,独裁者也将面临全世界正义力量的审判和严惩。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 位于北京昌平的解放军陆军防化学院 

  因为闫丽梦博士的胜利出逃 不断接受采访爆料

  内部提出了一个 “ 十一不准条例 ”  ”



image.png

《路德时评》2020年9月22日晚间节目再次重磅爆料一对中共国病毒研究领域专家——周育森和杜兰英,他们也参与中共病毒生化武器研究。周育森作为病毒研究领域重要专家已于2020年5月份去世,其妻子杜兰英看似异常冷静,这些表现极为反常。

现将周育森基本资讯介绍如下:

image.png

前排右二 周育森教授  与夫人 港大P3实验室 杜兰英博士

image.png

image.png

周育森,男 1966年生,安徽淮北人。博士、研究员、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病原分子生物学研究室主任、病原微生物生物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病原生物学专业实验室负责人[1]

郑州大学公卫生学院兼职教授,安徽医科大学兼职教授,美国匹兹堡大学(The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客座教授等。1998年毕业于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获医学博士学位,其博士毕业论文获2000年度全国百名优秀博士论文奖。2000至2003年在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院进行博士后研究。

专业擅长:主要从事肝炎病毒和新发传染病病原学和免疫学方面的研究。

主要成就:1996年和1997年在国内率先报导了HGV和TTV病毒的发现和测定了国内病毒株的全基因序列,并进行了系统的致病性研究。先后获得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和省部级二等奖和三等奖等。建立的分子病原生物学研究室目前与美国The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大学、Paris Universty XI大学、NeW York Blood Center和香港大学等联合进行研究生和博士后的培养和科研合作。

周育森妻子名为杜兰英,她是美国纽约血液中心的副研究员,路德社爆料杜兰英于07/08年在香港大学师从Malik和袁国勇教授进行博士后病毒研究工作。

黨軍、中共病毒兩者關係? - Gnews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大校曹务春同志

周育森为军事科学院研究室主任,曹务春(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所长)是他的直接领导,长年从事微生物病毒研究致病性研究,周本人、杜兰英以及李放多次共同参与病毒相关课题研究并发表论文。

路德时评爆料周育森5月份因不明原因死亡,其死亡时间点和原因十分蹊跷,周死亡前并无身体异样征兆。2020年7月31日媒体首次提及周育森“已故”,该文章是他与几位研究人员共同在《Science》杂志上发表的研究成果[2]。同时,据路德时评爆料周育森妻子杜兰英对其丈夫死亡表现得异常平静,始终保持沉默。

上周,比尔格茨提及中共国军方病毒重要人士逃亡欧洲后已与华盛顿建立联系,并向美方提供重要情报。据说该军方人士掌握中共国军方研究病毒生化武器重要证据资料,并于4月份逃离中共国前往欧洲,随即其身边多位研究人员被捕受到监控,周育森作为军事科学院病毒研究重要人员在5月出现异常死亡和此事必有莫大联系。

除周育森外,路德社透露中共国还有一位病毒研究专家因心脏病死亡,详细资讯将会在未来节目中揭晓,敬请期待!

相关链接:

[1]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91%A8%E8%82%B2%E6%A3%AE/3564287?fr=aladdin 

[2] https://www.medsci.cn/article/show_article.do?id=e1e419845858 

image.png


內病毒專題作者:文文

image.png

路德社在9月8日節目中點名了另外一名中共病毒專家「李放」,李放何許人也?李放在網上的履歷如下:

1996年北京大學理學學士

2002年獲得耶魯大學博士

2003-2006年哈佛醫學院兒童醫院博士後

2007-2017年明尼蘇達大學藥理學系助教

2017-2020年明尼蘇達大學獸醫與生物醫學副教授、教授

李放為CCP病毒洗白動物起源起到關鍵作用,他3月30日在《Nature》發文「Structural basis of receptor recognition by SARS-CoV-2」揭示新冠病毒結合人體細胞的機制,闡明瞭新冠病毒如何結合人類受體, 如何從動物起源,以及對抗該病毒的策略。這篇文章引用了石正麗的RaTG13作為SARS-CoV-2的近端起源,為RaTG13站台,在科學界壯大了RaTG13的聲勢,掩蓋舟山蝙蝠病毒與SARS-CoV-2的近源關係。

事實上,曹務春以及李放,為CCP研究SARS(2003年爆發),進一步掌握其感染人的機理,並進行病毒改造,立下了汗馬功勞。

2005年李放在《Science》上發文,其制備出SARS病毒刺突蛋白和ACE2受體結合在一起的晶體,並用X射線晶體衍射法分析其結構,SARS病毒刺突蛋白略呈凹形,能與凸形的ACE2受體緊密契合。人類SARS病毒的S蛋白上兩個氨基酸的突變為其結合ACE2起到了重要作用,這兩個氨基酸的突變是病毒引發SARS疫情的關鍵。李放認為,這一研究成果不僅揭示了SARS病毒和人體細胞的相互作用機制,也可以根據刺突蛋白氨基酸序列的變化來預測未來的病毒變異。這應該就為CCP冠狀病毒改造建立了理論基礎。

2015年,李放發現了中東呼吸綜合徵(MERS)病毒能夠從蝙蝠傳播至人類的兩個關鍵突變,這兩個突變是將MERS樣蝙蝠病毒從不能感染人類細胞轉變為能夠有效感染人類細胞的充分條件。MERS病毒要感染宿主細胞,首先就需要將一種受體附著到宿主細胞表面,隨後被宿主蛋白酶所激活,觸動病毒和宿主細胞的融合。MERS病毒中的兩個突變使得這一病毒能夠被人類蛋白酶激活,因此在MERS病毒從蝙蝠向人類傳播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無論是對SARS還是MERS病毒感染人機制的揭示,都為進一步的功能增強實驗奠定了堅實的理論基礎。通過對曹務春和李放信息的檢索,我們就可以發現他們與SARS的關鍵聯繫,都是病毒研究和改造的關鍵人物。路德社能夠點出這兩個人,足以說明路德、爆料革命、以及背後的力量早已獲得非常深入的內部情報,對病毒的整個研發、製造過程已經非常清楚。路德「摟住」不能說的已經坐實,美國的行動應很快就會發生。

參考新聞鏈接:

http://www.ebiotrade.com/newsf/2015-6/201561291126247.htm

http://www.zysj.com.cn/zhongyixinwen/zonghexinwen/7207.html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作者:美东香草山农场弹指灭共组  文荷

素材搜集:坐看云起时 玫瑰园

校对:玫瑰园

摘要:这场全人类的抗疫大战,看上去是和病毒的战争,实际上是正义与邪恶两个阵营的殊死较量。在勇士身后暗放冷箭,以科学的名义抹掉真相的中共和它的帮凶们,一定逃不过正义的审判。

人类与新冠病毒的战争,已经持续了9个月。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3000万人感染,接近100万人死亡,全球经济受到重创,更多次生灾害无法估量。然而,这场战争还远未结束。

自新冠病毒在武汉爆发以来,中共政府刻意隐瞒,拖延疫情,导致病毒全球扩散的恶果,已经在许多国家掀起了巨大的问责声浪。而中共政府始终拒绝开放P4实验室,给各国专家进入调查,并向全世界甩锅新冠病毒的来源,令外界质疑中共政府背后的动机。其间有科学家发文怀疑病毒有非自然的特征,却疑似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压力,没有继续深究。唯有爆料革命始终如一,对病毒来源的真相进行深度挖掘。9月14日,闫丽梦博士团队发布了全球第一篇完整阐述“病毒不是来自自然”的专业论文,刊登在ZENODO网站上。该论文用大量充分的论据和严密的推理,一一击破了中共放出的烟雾弹,做实了病毒来自中国实验室的传闻。该文对世界的震撼不亚于一枚核弹。很多人尽管支持闫博士的论文,却无法理解中共放毒的动机。为了帮助Naive的各国人民理解中共放毒的动机,和他们对爆料者的冷酷凶残,让我们从以下三个方面,梳理中共在这场祸害世界的生化战争中,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一份让人不安的“猝死者”名单

如果新冠病毒是中共对世界释放的生物武器,那么参与或知情这项生物武器计划的,绝对是掌握最高机密的一群人。闫丽梦博士因为工作的原因,无意中发现了中共的秘密,并决定出来爆料,是需要巨大勇气的。因为她知道中共对“爆料者”手段残忍,通常的做法是令其“被消失”。闫丽梦博士曾向媒体透露,她丈夫在得知她向海外爆料后,曾试图让她服下能让人心跳过速的造成猝死假象的类似毒药,不过幸运的是她没有服用太多而捡回一条命。但下面的这些参与或知情中共阴谋的科学家却并没有这么幸运。

image.png

 右一  Frank Plummer

第一位被人怀疑因掌握中共病毒重要线索而“被消失”的病毒学家,是加拿大唯一 的P4实验室的主任,67岁的弗兰克•普朗莫(Frank Plummer )博士。普朗莫博士2020年2月,在非洲肯尼亚内罗毕参加一场学术会议时突然死亡。

普朗莫博士曾于2013年从沙特阿拉伯带回了冠状病毒的样本 ,他也是国际调查武汉新冠病毒疫情的关键人士之一。根据2020年6月公布的一份法庭文件,普朗莫带领的实验室,曾与武汉P4实验室共享大量病毒样本。该文件的内容与2019年该实验室的华裔病毒科学家邱香果,违规从该实验室带出病毒样本,交给武汉P4实验室的案件有关。从这份法庭文件可知,该实验室认可与武汉P4实验室的病毒共享,尽管这份文件公布的共享病毒目录中没有冠状病毒,但可以看出普朗莫生前和武汉P4实验室有密切关系。这样一位和中共实验室有深度合作又即将被任命为新冠病毒调查组成员的科学家突然死亡,难免让人产生许多联想。

另一位死因蹊跷的病毒科学家叫周育森。2020年5月,54岁的他突然去世,死因也是猝死。在周的众多职务中,最引人关注的,是“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病原微生物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该院隶属中国人民解放军,被认为是军方秘密研究生化武器的主要单位。在此次病毒爆发后,被中央派往武汉P4病毒实验室进行全面接管,并作为中共新冠疫苗开发领军人物的中国病毒专家陈薇,也在该校担任重要职务。另一个引人关注的,是周的研究方向与冠状病毒的关系。他的研究组曾经对冠状病毒MERS-CoV进行结构研究,周去世前还与团队基于该严谨完成了培育新冠模型小鼠的论文。

image.png

根据路德爆料,周育森与美国媒体爆出的,已逃到欧洲的另一位来自军方的中共研究生化武器的知情人,有密切关联,该军方人士于近期提供了中共生化武器情报给美国政府。中共此前抓捕了与之有关联的所有人士,周很有可能踩到了中共的某条红线而“被猝死”。

9月17日,又传来中国著名病原生物学家赵振东教授,于凌晨因突发心脏病去世的消息。赵振东教授是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病原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主要从事与感染免疫相关的分子和细胞生物学研究,曾担任多项“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传染病防治”科技重大专项。网上资料显示,赵振东教授作为项目负责人承担了北京市科委的抗 SARS-CoV-2 药物测试项目,其中需要用到新冠模型小鼠,这一点与周育森团队的研究有交集。

image.png


这场战争为何如此艰难?有一股力量在屏蔽真相

如果我们面对的敌人只是新冠病毒,如果中共一发现疫情就及时汇报,如果全球协作不互相掣肘找出病毒来源和中间宿主,如果在没有可用疫苗和特效药的情况下果断推广羟氯喹,这场战争也许不会这么惨烈,也许开发出疫苗的速度和成功率会大大提高。可惜没有如果。是谁阻止了对0号病人的调查?是谁让那些有良知的科学家噤声?要找到问题的答案,我们先看看那些试图传递真相的声音如何被抹去。

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和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张永振教授带领的团队,1月11日在virologic.org网站上发布了世界上第一个新的冠状病毒基因序列,但当局在翌日以“整改”为理由关闭了该实验室。张永振团队还最早在《自然》(Nature)杂志上发文,明确提出新冠病毒与舟山蝙蝠病毒的2种样本(编号CoVZC45和CoVZXC21)亲缘关系最密切,这两个样本属于中共军方专有。这篇论文奠定了闫博士论文的重要基础,也给全世界研究新冠病毒带来了宝贵的时间窗口,可惜提供如此重要信息的科学家遭到了中共的封杀。

另一位新冠病毒研究的关键人物石正丽,与张永振同一天在《自然》发布了另一篇论文,公布她发现了一个云南矿洞的蝙蝠病毒,基因序列比舟山病毒更接近新冠病毒,相似度达96%。但这篇论文在闫丽梦博士的论文中被驳斥存在重大有违逻辑常识的缺陷。在2020年4月美国媒体NBC记者采访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问到该病毒是否有病毒样本时,王的回答是没有。显然,“蝙蝠夫人”论文中的蝙蝠样本是否真实存在人们都要打个大大的问号。该论文是在舆论开始将病毒来源指向舟山病毒后紧急上传的,这样的时间节点大有转移视线的嫌疑。

1 月 31 日,印度理工学院德里分校的研究人员在生物预印本 BioRxiv 发表论文称新冠病毒特有基因插入片段跟HIV很像,不太像自然进化而来。这一说法也在闫博士的论文中得到了呼应。但该文章后来在压力下撤稿。

2020年4月,法国著名病毒学专家,因发现艾滋病毒(HIV-1)而获得 2008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吕克·蒙塔尼耶(Luc Montagnier) 教授,在接受法国的一个医学专业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用数学模式对病毒基因研究得出的结果,确认了之前印度学者提出的新冠病毒带有艾滋病基因的发现。并猜测新冠病毒应是武汉实验室“研制艾滋病疫苗的意外产物”。第二天,中国著名生物学家饶毅教授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撰文指出:以蒙塔尼耶是诺奖得主的身份,不仅是病毒学专家而且是病毒学顶尖学者,声称新冠病毒的来源和新冠病毒含艾滋病毒的核酸序列,有很强的欺骗性。随后第一时间跟进饶毅的有法国总统府官员,及美国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福奇,他们都否定这一假设,并支持病毒自然起源论。

不仅如此,中共还多方阻挠,拖延世界专家到中国提供调查和研究合作。据《华盛顿时报》报道,美国病毒学和流行病学的官员和专家告诉记者, 研究人员需要了解病毒的起源, 用其找到治疗方法和疫苗, 来做更好的准备, 以防止全球瘟疫的进一步蔓延。但中共政府以“政治倾向”为由,拒绝分享病毒样本。更不要说中共和WHO一起隐瞒疫情,散布“不会人传人、不会大流行、不用封航的”的虚假言论,训诫李文亮医生等吹哨人,在世界调查团到来前把声称为病毒来源地的华南海鲜市场进行清洗封闭,派军队第一时间入驻最受质疑的病毒实验室这些天下皆知的掩盖行为。

批判闫丽梦和坚持自然论的洋权威们,你们真的是因为科学吗?

网上水军指鹿为马批判闫丽梦最常见的论调是,如果中国专家帮中国说话可能有被威胁收买,难道全世界那么多权威期刊,权威专家,都被中共收买了?阴谋论!持这样观点的人,请拿出这么长时间以来证明自然起源的一篇像样的有理由、有论据的论文,不够28页有个18页也行,你写不出就找你崇拜的权威们的也行,而不是扣个大帽子“小样,你有什么资格和大牛们辩论?”,用权威压制科学应有的争论,这本身就是反科学的行为。

当然,光是怼一句回去,哪能让五毛水军洋粉红们死心呢?那我们就来找找证据!到底中共的封口令和蓝金黄的力量有多强大,强大到世界每个角落无处不在?来看看这几个例子。

9月24日路德披露,中共江泽民家族、曾庆红家族和孟建柱家族将拜登访问中国时发生的,他儿子亨特·拜登在中国的黄色故事以及和王岐山签订涉及40亿美元秘密交易的情景都进行了秘密录像,现在这些存到三个硬盘的录像经过美国司法部已经被交到了白宫。路德社作为爆料革命情报的前哨,比世界所有媒体更都早地爆出过新冠病毒人传人、全球大流行,此次重磅爆料显然有相当可靠的情报来源。此事若做实,中共蓝金黄的小粉红们还需要质疑吗?

另外作为美国病毒学家标杆人物的福奇,在疫情中的一系列言论,早已和他原来作为科学家的初衷相去甚远,在诚实、智商和政治正确的蒙代尔三角之间,最多只能成立二项,福奇在政治正确的路上已走得太远,所以以他的聪明圆滑,注定只能撒谎。近年来美国科学界大量爆出参与中共千人计划的间谍案件,更令外界担心。

还有一些野心勃勃的科学家,与没有人权意识和公共安全意识的中共沆瀣一气,共同逃避美国卫生监管来做病毒功能性增强实验,从而获得了巨大的科学和商业利益。比如和石正丽团队合作,进行冠状病毒基因重组研究的病毒学家Ralph Baric博士,就是其中一个代表。Baric博士通过申请NIH的项目资助,投入与石正丽团队的合作中,拿到大量病毒样本后,又通过DNA合成厂商构建出了新冠病毒(SARS-CoV-2)的全长基因序列(cDNA),用以加速开发针对新冠病毒的药物。与他合作的药物厂商就包括生产这次新冠病毒疫情(COVID-19)中为人熟知的特效药物瑞得西韦的药厂吉利德公司。这样巨大的利益链条将牵扯到多少医药界人士,他们为中共和P4实验室说话是再自然不过的了。

前有加拿大P4实验室的例子,法国政府在这次疫情中,为中共当吹鼓手也就能理解了。法国全程扶持参与了武汉病毒P4实验室的创立,2017年2月23日,法国总理贝尔纳·卡泽纳夫为武汉P4实验室开业剪彩,这个P4实验室就跟法国政府的关系可谓一目了然。

其他那些根本上不了台面的胡搅蛮缠、空洞无物的批判文,就不一一列举了,还是那句话,不要相信谁说的是对的,要去验证、比较谁说的更有道理。

这场战争的惨烈,让人不禁联想起国共合作、打日本军的时候,国军在正面战场上拼死抵抗、损兵折将,中共在敌后战场,说是游击战,其实就是修养生息。用一个敌人消灭另一个敌人,最后一举扭转颓势,捡了个政权。这场与病毒的战争又何尝不是,正面战场是对抗新冠病毒,敌后却要防着中共和它的帮凶射来的毒舌和冷箭。说到底,这是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病毒是中国打开的潘多拉盒子,中共才是这场战争中人类面临的真正危险的敌人。

质疑、争论本就是科学该有的样子。真正的科学不怕阴谋论,只是真相对说谎者而言太过残酷!

 来源链接:https://gnews.org/zh-hans/382572/

image.png


The PLA’s keen interest is reflected in strategic writings and research that argue that advances in biology are contributing to changing the form or character of conflict.

中共国的解放军对这一领域的浓厚兴趣也反映在其主导的一些战略著作和研究中,这些研究认为生物学的进步正在促进改变冲突的形式或特征。

For example:

这些战略著作和研究举例如下:

In 2010’s War for Biological Dominance , Guo Jiwei , a professor with the Third Military Medical University, emphasizes the impact of biology on future warfare.

中共第三军医大学教授郭继卫在其2010年撰写的《制生权战争》一书中强调了生物学对未来战争的影响。

In 2015, then-president of the Academy of Military Medical Sciences He Fuchu argued that biotechnology will become the new “strategic commanding heights” of national defense, from biomaterials to “brain control” weapons. Maj. Gen. He has since become the vice president of the Academy of Military Sciences, which leads China’s military science enterprise.

2015年,时任军事医学科学院院长的贺福初指出,从生物材料到“脑部控制”武器,生物技术将成为国防科技的新的“战略制高点”。从那以后,他就担任了引领中国军事科学事业的中国军事科学院的副院长。

Biology is among seven “new domains of warfare” discussed in a 2017 book by Zhang Shibo (张仕波), a retired general and former president of the National Defense University, who concludes: “Modern biotechnology development is gradually showing strong signs characteristic of an offensive capability,” including the possibility that “specific ethnic genetic attacks” could be employed.

退休前任中国国防大学校长的张仕波,在其2017年出版的一本书中写到:生物学是未来战争的七个“新战争领域”之一。他得出的结论是:“现代生物技术的发展正逐渐显示出拥有强烈的进攻性特征的迹象,包括采用“特定种族基因攻击”的可能性。

The 2017 edition of Science of Military Strategy , a textbook published by the PLA’s National Defense University that is considered to be relatively authoritative, debuted a section about biology as a domain of military struggle, similarly mentioning the potential for new kinds of biological warfare to include “specific ethnic genetic attacks.”

2017年版的《战略学》一书,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出版的一本教科书,被认为相对权威。该书首次介绍了生物学作为军事斗争领域的内容,同样提到了将“生物战”-包括“特定的种族基因攻击”做为新型军事手段的潜力。

These are just a few examples of an extensive and evolving literature by Chinese military scholars and scientists who are exploring new directions in military innovation.

以上提到的这些,只是从中国军事学家和科学家在探索军事创新方面的广泛而且不断深入的文章中挑出的几个例子。

Following these lines of thinking, the PLA is pursuing military applications for biology and looking into promising intersections with other disciplines, including brain science, supercomputing,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Since 2016, the Central Military Commission has funded projects on military brain science, advanced biomimetic systems, biological and biomimetic materials, human performance enhancement, and “new concept” biotechnology.

按照他们的这些思路,中共国的解放军正在寻求生物学的军事应用,并寻求与包括脑科学、超级计算和人工智能在内的其他学科的有效的交叉。自2016年以来,中共国的中央军事委员会资助了以下项目:脑科学在军事方面的应用,先进的仿生系统,生物和仿生材料,提高人类绩效以及“新概念”生物技术。

Gene Editing 基因编辑

Meanwhile, China has been leading the world in the number of trials of the CRISPR gene-editing technology in humans. Over a dozen clinical trials are known to have been undertaken, and some of these activities have provoked global controversy. It’s not clear whether Chinese scientist He Jiankui, may have received approval or even funding from the government for editing embryos that became the world’s first genetically modified humans. The news provoked serious concerns and backlash around the world and in China, where new legislation has been introduced to increase oversight over such research. However, there are reasons to be skeptical that China will overcome its history and track record of activities that are at best ethically questionable, or at worst cruel and unusual, in healthcare and medical sciences.

同时,中共国在人类CRISPR基因编辑技术的试验数量上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已知的是:他们已经进行了十几项临床试验,其中一些甚至引起了全球的争议。目前尚不清楚中共国科学家贺建奎在成功编辑世界上第一个转基因人类的胚胎之前是否获得政府批准,甚至获得政府资助。这一消息在世界范围内以及在中共国内部都引起了严重关注和强烈反对。目前在中共国,为了加强对此类研究领域的监督,已经有了新的法规出台。 但是,我们有理由怀疑,中共国有可能会故意篡改这些相关医疗活动的历史和记录,而这些医疗活动往好的方面说在伦理上可能是有问题的,往最糟糕的方面说有可能是在极其残酷和不寻常的情况下完成的。

But it is striking how many of China’s CRISPR trials are taking place at the PLA General Hospital, including to fight cancer. Indeed, the PLA’s medical institutions have emerged as major centers for research in gene editing and other new frontiers of military medicine and biotechnology. The PLA’s Academy of Military Medical Sciences, or AMMS, which China touts as its “cradle of training for military medical talent,” was recently placed directly under the purview of the Academy of Military Science, which itself has been transformed to concentrate on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This change could indicate a closer integration of medical science with military research.

但令人震惊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正在进行多项CRISPR试验,这其中包括抗击癌症的试验。事实上,解放军的医疗机构已经成为基因编辑研究以及其他新前沿领域的军事医学和生物技术的主要研究中心。在中国被称为“军事医学人才培养的摇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或AMMS,最近被直接置于军事科学院的管理之下,而军事科学院本身已转变为专注于军事科学和技术的创新方面了。这一变化可能表明目前在中国,医学与军事研究正在的更加紧密的结合。

In 2016, an AMMS doctoral researcher published a dissertation, “Research on the Evaluation of Human Performance Enhancement Technology,” which characterized CRISPR-Cas as one of three primary technologies that might boost troops’ combat effectiveness. The supporting research looked at the effectiveness of the drug Modafinil, which has applications in cognitive enhancement; and at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a type of brain stimulation, while also contending that the “great potential” of CRISPR-Cas as a “military deterrence technology in which China should “grasp the initiative” in development.

2016年,AMMS的博士研究人员发表了一篇论文,题目是“人类绩效增强技术的评估研究”,该研究将CRISPR-Cas视为可能增强部队战斗力的三项主要技术之一。其支持性研究着眼于莫达非尼药物的有效性,该药物可用于认知增强。在经颅磁刺激下,一种对大脑的刺激,这篇论文同时还认为CRISPR-Cas在“军事威慑技术”方面具有巨大潜力,中国应在发展中“掌握主动权”。

AI + Biotech 人工智能+生物技术

The intersection of biotechnology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promises unique synergies. The vastness of the human genome — among the biggest of big data — all but requires AI and machine learning to point the way for CRISPR-related advances in therapeutics or enhancement.

生物技术和人工智能的融合有望带来独特的协同作用。人类基因组的庞大(其中包括大数据中的最大数据)几乎全部需要AI和机器学习来为CRISPR相关的治疗或增强效绩方面的进展指明道路。

In 2016, the potential strategic value of genetic information le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launch the National Genebank , which intends to become the world’s largest repository of such data. It aims to “develop and utilize China’s valuable genetic resources, safeguard national security in bioinformatics, and enhance China’s capability to seize the strategic commanding heights” in the domain of biotechnology.

2016年,由于遗传信息的潜在战略价值,中共国政府启动了国家基因库,该数据库打算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此类数据的存储库。它旨在“开发和利用中国宝贵的遗传资源,维护生物信息学中的国家安全,并增强中共国在生物技术领域中占据战略制高点的能力”。

The effort is administered by BGI, formerly known as Beijing Genomics Inc., which is Beijing’s de facto national champion in the field. BGI has established an edge in cheap gene sequencing, concentrating on amassing massive amounts of data from a diverse array of sources. The company has a global presence, including laboratories in California and Australia.

这项工作由华大基因公司管理,其前身是北京基因组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是北京在该领域事实上的佼佼者。华大基因已在廉价的基因测序领域确立了优势,专注于从各种来源收集大量数据。 该公司的业务遍及全球,包括在加利福尼亚和澳大利亚都有自己的实验室。

U.S. policymakers have been concerned, if not troubled, by the company’s access to the genetic information of Americans. BGIhas been pursuing a range of partnerships, including with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nd with the Children’s Hospital of Philadelphia on human genome sequencing. BGI’s research and partnerships in Xinjiang also raise questions about its linkage to human rights abuses, including the forced collectionof genetic information from Uighurs in Xinjiang.

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一直担心该公司窥探到美国人的遗传信息,虽然到目前还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华大基因公司一直在寻求和美国的一些学校和医院达成合作伙伴关系,这其中包括与加州大学和费城儿童医院在人类基因组测序方面的合作。最近,华大基因公司在新疆的研究和合作伙伴关系也引发了对其与侵犯人权行为相联系的质疑,其中包括强迫从新疆维吾尔族收集遗传信息。

There also appear to be links between BGI’s research and military research activities, particularly with the PLA’s National University of Defense Technology. BGI’s bioinformatics research has used Tianhe supercomputers to process genetic information for biomedical applications, while BGI and NUDT researchers have collaborated on several publications, including the design of tools for the use of CRISPR.

华大基因公司的研究与军事研究活动之间似乎也存在联系,特别是与解放军的国防科技大学。华大基因公司的生物信息学研究使用了天河超级计算机来处理生物医学应用中的遗传信息,而华大基因公司和国防科技大学的研究人员也已经合作发表了多个出版物,包括CRISPR使用工具的设计。

Biotech’s Expansive Frontier 生物技术的广阔前沿

It will be increasingly important to keep tabs on the Chinese military’s interest in biology as an emerging domain of warfare, guided by strategists who talk about potential “genetic weapons” and the possibility of a “bloodless victory.” Although the use of CRISPR to edit genes remains novel and nascent, these tools and techniques are rapidly advancing, and what is within the realm of the possible for military applications may continue to shift as well. In the process, the lack of transparency and uncertainty of ethical considerations in China’s research initiatives raise the risks of technological surprise.

密切关注中国军方对生物学作为新兴战争领域的兴趣对于我们来说应该越来越重要了。他们的这些战略家都在讨论潜在的“遗传武器”和“无血胜利”的可能性。尽管使用CRISPR编辑基因仍然是创新和初期的,但是这些工具和技术正在迅速的发展,在可能范围内的军事应用也在持续发生变化,而在此过程中,中国的研究计划由于缺乏透明度和道德考量上的不确定性,增加了技术意外的风险。

相关播客:

艾尔莎·卡尼亚(Elsa Kania)是乔治敦(Georgetown)安全和新兴技术中心的研究员,也是新美国安全中心的技术和国家安全计划的兼职高级研究员。 她的文章的观点是属于她自己的。

威尔逊·沃恩·迪克(威尔逊·沃恩·迪克)为杜可(Du

co)和雷恩(Rane)提供有关国家安全,新兴技术和中国的咨询。


image.png

图片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浏览(5493) (10) 评论(1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Pascal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0-10-03 11:41:44

Siubuding 目光如炬,看得透彻,早有预案,不是凡人呐。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0-10-03 01:19:10

这份名单虽然不是我具体制定的,而是在一月底我指导我党做的。当然我也有提示过几次那些专家好趁早溜了。现在太迟了,每个专家身边都有大内高手环伺。

回复 | 0
作者:克佟 留言时间:2020-09-28 12:19:04

从不断发生的事件,包括虚假宣传,和不断地被证实的问题来看,

ccp在美国和世界的布局和渗透极为深广,远超出了一般人的感觉

和想象。用金钱资本和利益各种形式的运作和输出,实现瓦解和控制一切,可以说是对付西方资本主义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基本利器,甚为奏效。以至于在真理和事实面前,众多政治,科学

媒体,和商界要人都视而不顾,甘愿为ccp服务和站台,失去了基本的人性。同时,ccp抓住了西方对舆论宣传自由性的特点,大行其道,愚惑世人,令很多善良的人,却做出非善良的举动,为邪恶开门。


幸而西方还有基本的信仰和价值观的守护,开始清醒到问题的严重和恐怖性,开始保卫和还击,没有让惨痛的教训成为结局。


这场 Onngoing War 引出的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是:如何限制利用资本对制度和信仰的影响和渗透和破坏,是民主国家目前必须面对和反省的关键问题,必须采取势在必行的动作,特别是法律层次上的修改。






回复 | 0
作者:天雅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0-09-27 01:31:48
就是。有腐败的话,当然要查。。。这钱都是美国纳税人的钱,被"援外"借口,送国外洗了。国内有法管着,操作不易。送国外去洗。。。估计亨特拜登在乌可兰经手的钱,也不完全进他的口袋,部份进了其他人或组织的口袋。O8八年,国债10 Trillions, 整天裁军,也没有庞大的军备开支,那么多美元都去了那里?
回复 | 0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0-09-27 00:47:13

土共的邪恶,看来还是被低估了,现在似乎进步末日疯狂阶段。

不过有些事还需要证实,可以怀疑,但确凿就需要过硬的证据。

回复 | 2
作者:一冰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20-09-27 00:45:49

俺那时就觉得不解,关键是亨特拜登是否有犯罪事实,而川普属于吃相难看而已,结果却放过问题本象,在旁枝末节上大做文章,严厉惩罚,因此我当时就认为那是党同伐异。

回复 | 0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20-09-27 00:34:45

http://www.xilu.com/20200927/1000010001147683_7.html

回复 | 0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20-09-26 20:57:13

image.png

Related imageRelated image

Related image

https://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g0NzQ4

作者:黃三封

这一场病毒改变了许多事,也让我们看清了许多人。

庚子年的疫情事件过后,人类的历史势必会被重新书写。而随着历史一起被记住的,此前绝无仅有的女英雄,就是我们的科学家闫丽梦博士。那个流着泪说:[留给人类的时间不多了]的女生,那个斩钉截铁地通过福克斯告诉世界[要解决这个病毒,必须先把邪恶的中共体制解体],这是人类的警世恒言,从一个女性的口中说出。人类最终会明白这个事实,其实只有[灭共]这一条路可以走了,而且是唯一的一条,就连这唯一的一条,也不是永远敞开在那里,再犹豫下去,等恶魔再使出什么灭绝人性的坏招,到那时再想解体它们恐怕也没有机会了。

闫丽梦博士柔弱的肩膀担起了全人类的未来!难以想象她是如何九死一生逃过了恶魔编织的重重罗网,奔向自由,冒着随时可能被灭口的危险向世界揭露病毒真相。为此,她失去了家庭,失去了朋友,年迈的双亲至今还在中共的威胁之下!她当然知道自己站出来反对的是什么,当然知道自己站出来对她及家人意味着什么,放弃优渥的生活、放弃自己曾为之奋斗的学术领域、放弃已经拥有的一切!甚至那个曾经为她披上嫁衣的人,亲手为她配制了欲置她于死地的早餐。这是什么样的创伤?至亲之人都能下此毒手,对闫博士的心理是多大的冲击?我们普通人,想想这样的场景都会怀疑人生吧?

当然,科学家在关键时刻舍生忘死地站出来拯救的人类,当然也包括了你们——正在猖狂攻击闫丽梦博士的伪类们!因为你们从生理上区分勉强也算是人类。而你们非但不感恩,还恩将仇报,好像你们不是人类一样,你们竟然恶意攻击抹黑英雄科学家。当然,科学层面的质疑不在此列,只要是有理有据的科学讨论,都是对人类社会的贡献,科学家就应该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可惜,你们连基本的常识都没有,拿什么进行科学讨论?闫博士的文章字字珠玑,句句实证,直接把恶魔钉死在科学的大门上。然而,你们呢?你们拿不出任何证据,只会无理取闹,只会恶毒地人身攻击,你们没有原则,只有立场,而你们的立场恰恰是人类的反面、你们的立场是有奶便是娘,谁给狗粮你们就替谁说话。你们罔顾事实,大放厥词,伤害我们的英雄!你们的良知呢?你们还是人吗?

从另一个角度上说,你们也太自不量力了!我们的闫博士是全天下所有知道真相的人都会拼力保护的人、是值得我们所有战友用生命呵护的人、是全知全能的上帝选中的人!经历这一番殊死拼杀,我们的英雄什么阵仗没见过?至亲至爱之人的出卖都经历过了,她的内心只会更强大!就凭你们一般斗筲之徒,潦倒到吃了上顿没下顿的Loser,也想伤害我们的英雄科学家,你们也配?!你们拼尽全力制造的谎言,最多只是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和笑料,仅此而已,你们活到今天,也只能是这荒谬时代的一个笑话,你们的一辈子,也只是一个笑料而已,悲催啊!

放心吧伪类们,网络时代,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都将成为未来你们受审判的铁证,你们混淆视听、释放假消息、公然造谣污蔑敢于站出来的英雄、阻止人民获得真相,阻碍正义力量对抗恶魔,你们的无耻已经超出人类的想象。

伪类们,你们成为邪恶体制帮凶的那一刻,便是亲手把自己送进了万劫不复遗臭万年的不归路,你们活在世上会被人唾弃,你们死了也会愧见先人。你们这帮不要脸的东西!从现在开始,从三块硬盘公诸于世开始,你们的主子就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你们还在垂死挣扎,压垮骆驼的那根稻草已经在骆驼的背上了,它不在水里,无法成为你们救命的那一根了。今天的所有丑行都会被记录在案,你们终将被审判,一个也逃不了!

https://gnews.org/zh-hans/385083/

回复 | 1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20-09-26 20:38:39

https://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g0OTAx

回复 | 0
作者:Pascal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20-09-26 15:32:04

雅博联想得精准!是去年底遭弹劾:

美国众议院的木槌敲下,将2019年12月18日载入美国史册。在这天,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被众议院弹劾。

特朗普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三位被众议院弹劾并通过的总统,随后弹劾案将移交参议院审核,以决定他是否能继续担任总统。

当天众议院投票表决的两项弹劾指控是:滥用权力与妨碍国会调查。

民主党反咬一口、贼喊捉贼的胜利。


回复 | 0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20-09-26 13:41:59
川普年初被弹劾,起因于他和乌克兰总统的通话,要求调查亨特拜登和乌克兰的腐败的关联。。。如果现在路德的爆料证实亨特拜登的腐败的话,这川普遭弹劾怨不冤啊。
回复 | 2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20-09-26 12:48:03
看来川普在联大讲话要追责中国病毒是有所指的,他掌握了确凿证据,这一切发生得都太"巧合"了吧。
回复 | 5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