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Pascal的博客  
“朝廷不是让我隐蔽吗?”“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了?!”  
网络日志正文
闫丽梦报告在武汉社区有意投放病毒检测生武效果 2021-03-31 16:26:57

The Wuhan Laboratory Origin of SARS-

CoV-2 and the Validity of the Yan 

Reports Are Further Proved by the 

Failure of Two Uninvited "Peer Reviews"


Yan, Li-Meng; Kang, Shu; Guan, Jie;  Hu, Shanchang


 点击链接,研读68页英文版第三份报告全文:  


https://zenodo.org/record/

4650821#.YGSMqq9KhPY 


image.png

image.png

英文原文报告PDF】【中文全文翻译PDF
西班牙语全文翻译PDF日语全文翻译PDF
韩语全文翻译PDF

https://gnews.org/zh-hans/411364/


image.png

image.png

英文原文报告】【中文全文翻译


https://gnews.org/zh-hans/359379/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SARS-Co-2的来源是一个引起全世界关注的问题。有人把它描绘成一个巨大的谜团,尽管这种病毒的实验室性质对受过训练的人来说是显而易见的。造成目前这种局面的根本原因是大规模、多领域、蓄意的科学误导。

为了消除这种科学上的误导信息,揭露SARS-CoV-2的真实性质,我们发表了两份科学报告。我们的第一份报告用大量的证据和逻辑分析表明,为什么SARS-CoV-2一定是实验室产品,以及如何按照众所周知的概念和现有的技术方便地制造它。 我们的第二份报告揭露了这是一个大规模的、有组织的科学骗局,通过这个骗局,SARS-CoV-2作为一种不受限制的生物武器的性质被暴露无遗。

我们的努力立即遭到了巨大的阻力。在第一份报告发表后十天内,就有两个自称是 “同行评审”的人出来专门批评我们的报告。第一篇评论是由吉吉-格隆瓦尔博士( Dr. Gigi Gronvall)

领导的约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的四位科学家发表的。第二篇评论发表在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由罗伯特-加洛博士(Dr. Robert Gallo)领导的四位科学家编写。

虽然我们欢迎对我们的报告进行批评性审查,但这种审查必须是诚实的、合乎逻辑的、以证据为基础的,并由合格的科学家提出。然而,这两份审查不符合任何标准。不幸的是,这些差劲的评论还是被媒体用来诽谤我们的报告。把实验室起源的理论说成是 “阴谋论”,并进一步压制SARS-CoV-2起源的真相。

在这些媒体报道的基础上,中共政权又更加放大了自己的声音,宣传SARS-CoV-2一定来自自然界的伪证理论。为了继续打击和战胜科学误导,我们在此对这些评论进行点对点的回应。文件的第一部分是我们对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评论的回应。第二部分是我们对约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发表的评论的回应。我们还在开头加了一个简要陈述,总结了 “不受限制的科学误导 “的主要事件,包括与中共政权关系密切的人实施的各种掩饰,以及闫博士为揭露COVID-19的真相所做的持续努力。

我们真诚地希望这份文件能够帮助世界认识到目前正在进行的误导信息风潮,认识到SARS-CoV-2病毒是中共政权研制的一种超限生物武器。我们认为,认识到这一点对于战胜COVID-19大流行病和保护全球社会免受未来生物武器攻击至关重要。

Combined_responses_1.pdf


Image

Image


image.png


https://twitter.com/RT2064


       谁是唐平?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闫丽梦博士的最新报告进一步证实了这种经常被忽视的“实验室理论”,并进一步宣称该病毒是“不受限制的生物武器”。

3月31日的报告可以在下面完整阅读。

闫博士等人声称:

中共政府开展了一场大规模的虚假信息运动,以掩盖SARS-CoV-2的真实起源,其中涉及销毁数据和样本,在顶级科学期刊上发布虚假病毒,通过贿赂的顶级科学家控制起源辩论的叙述和组织,通过媒体控制扩大了虚假的自然起源理论,将所有其他起源理论标记为“阴谋论”,并诽谤揭露SARS-CoV-2真相的个人。由于中共在这里的努力,SARS-CoV-2的真正武器化性质被掩盖了,大多数公众并不知道。

该报告指出,闫博士和她的团队对先前两项研究的“诽谤”是同一“虚假信息”运动的一部分。实际上,《国家脉搏》揭示了试图反驳严博士的主张的“虚假”记者与中共投资工具之间的深厚财务联系。

闫丽梦曾是“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世界卫生组织H5参考实验室和中国新兴传染病国家重点实验室的核心成员”,对武汉发生的COVID-19暴发进行了两次调查(2019年12月31日和2020年1月16日),使用个人研究和医院联系(包括CDC)收集有关COVID-19严重程度和政府掩盖的信息。

她的主管Leo LM Poon警告说,如果她走得更远,她将“失踪”,但她仍然在2020年1月19日在YouTube频道LUDE Media上播出,导致中国共产党(CCP)和国际科学界采取协调一致的掩盖和诽谤措施来应对。

https://thenationalpulse.com/break

ing/dr-yan-report-blasts-detractors/

 

 现在的习近平当局,

 他们这种倒行逆施,

 有多么地不得人心。


 —— 王瑞琴 青海省原政协委员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s://twitter.com/wLKTZ6UgTpLD

dAQ/status/1377335649116753922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叫王瑞琴在网络可以找到一大片。


所以,很大可能性是编造的假消息。


  ————  花蜜蜂 2020年05月23日 05:34


image.png

https://news.creaders.net/china/

2020/05/23/2227752.html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image.png 

image.png



https://news.creaders.net/china/

2021/03/31/2337569.html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www.xilu.com/20210322/1000010001167967.html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s://mp.weixin.qq.com/s/

sdCd5ZQjKEIdCjotbvnTwA


https://blog.creaders.net/u/8994/

202102/397855.html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s://blog.creaders.net/u/8994/

202103/399201.html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  achedanv2  2021年02月16日08:03

image.png

image.png

https://news.creaders.net/us/

2021/02/15/2322104.html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s://news.creaders.net/china/

2021/03/04/2328290.html


image.png


https://blog.creaders.net/u/5780/202103/399696.html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s://www.fmprc.gov.cn/web/

fyrbt_673021/t1739521.shtml


Studio Incendo - 有病應該去睇醫生🙈 2月3日: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自1月3日起,中方共30次向美方通報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Studio Incendo - 有病應該去睇醫生🙈 2月3日: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自1月3日起,中方共30次向美方通報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s://www.rev.com/blog/transcripts/donald-trump-speech-

2020-un-general-assembly-transcript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cpc.people.com.cn/n1/2020/

0923/c64036-31871327.html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 result for 美国女军官Maatja Benassi!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image.pngimage.png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s://blog.creaders.net/u/

12779/202003/369294.html#

 image.pnghttps://blog.creaders.net/u/

12779/202003/369294.html#

image.png

https://blog.creaders.net/u/

12779/202003/369757.html


https://blog.creaders.net/u/

12779/202003/369003.html

image.png


image.png

鱼的记忆有七秒,互联网的记忆有七个小时,人的记忆有七天,

很多事情如果我们不去重新提及,很多人就会忘却,所以我们

今天总结一下COVID19病毒的传播发展历程。俗话说读史以明志,

我们今天就是读病毒的发展史,来看清未来人类抗击病毒的路。

   ......   ......   ......

image.png

点击链接 御览全文:

http://zhurengong.net/index.php?

m=content&c=index&a=show&catid

=3&id=7395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image.png


image.png

https://www.baidu.com/sf/vsearch?pd=realtime&word=%E5%86%A0%E7%8A%B6%E7%97%85%E6%AF%92%20%E7%BE%8E%E5%9B%BD%E6%8A%95%E6%AF%92&tn=vsearch&sa=vs_tab&lid=6381608820759151711&ms=1&from=844b&atn=index


image.png


image.png

https://www.hotbak.net/key/%E6%AD%A6%E6%B1%89%E8%BF%99%E5%9C%BA%E7%98%9F%E7%96%AB%E5%BF%85%E9%A1%BB%E9%9D%A0%E8%A7%A3%E6%94%BE%E5%86%9B.html


Microbiology director leaves post at Winnipeg lab | CBC News

Fort Detrick Asks Judge to Dismiss Contamination Lawsuit ...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https://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Y4NjUz


ImageImageImage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指或是美軍將新冠肺炎帶到武漢外交部發言人:美國欠中國一個解釋| 頭條日報


輿論角力陸民相信美輸入病毒- 翻爆- 翻報


image.png

image.png


向美国甩了一口锅- Matters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文 | 诸葛兵

只做优质军事内容,让你获得军事知识,充实军迷每一天,一万期的长征路。

一篇硬核辟谣。

最近这几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借着抗击疫情这个大热点大肆造谣传谣。其中最硬核的一则谣言是“此次疫情是美国人的基因武器”。

主要论点是:此次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美国人研制的基因武器,并且人为投放在武汉的。

多篇阴谋论文章发布后,迅速引起大量关注和转发,一时刷爆社交网络。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相信,此次疫情是美国一手发起的基因战争。

谣言止于智者,真相究竟是什么?

不自矜的对所有读者说一句:关于美国发动基因战的一切谣言及辟谣,皆可以此文为准。

1.“证据”:此次冠状病毒并非自然形成,而是人工编译的

这条“证据”,出自印度理工学院的一篇论文。

这些天,国内所有鼓吹阴谋论的文章,最主要的灵感都来源于此。

1月29日,印度理工学院德里分校研究团队在bioRxiv网站上发布了一篇论文(题目很学术拗口,就不引用翻译了),这篇论文的核心观点是:冠状病毒基因中有四个基因片段与HIV病毒基因片段高度重合,这使得病毒具有了HIV的感染性而毒性仍然是冠状病毒所决定。

武汉疫情究竟是不是美国的基因战?证据全在这里

▲ 该论文的首发平台为bioRxiv,和正规学术期刊不同,bioRxiv是一个开放式的“资料库”,在上面发布论文,是不需要经过同行评审的。

然后,这篇论文提出了大胆的猜想:这种病毒的出现更像是人类干预的效果而非自然形成。

这篇耸人听闻的论文一公布,迅速引起所有人的关注,国内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更是如获甘霖般,将其作为阴谋论的直接依据生产出大量谣言。

但实际上这篇文章在主流学界的口诛笔伐之下,其论点根本站不住脚。

首先是实验结果错误,该文章说在新型冠状病毒上和HIV中找到了四个相同基因片段。可事实却是,根据跑出的比对结果显示,只有前两个基因片段能比对上HIV病毒,后两个片段只能说是相似。

其次是实验结论有误,其他团队也比对了这四组基因片段,结果发现了自然界内含有这四组片段的病毒种类及其之多,还包括细菌、原生动物、真菌甚至果蝇等等。

武汉疫情究竟是不是美国的基因战?证据全在这里

▲ 在美国生物技术信息中心的基因测序数据库中,被认为是人为插入蛋白质的第一条基因就有如此之多的完全重合片段,HIV只是其中的一种病毒而已。

为何印度理工的团队单单只联系到HIV,难道是因为HIV名气大就碰瓷吗?那为何要说冠状病毒会从中获得HIV的感染性?这根本就是毫无根据的臆断。

最后是完全不靠谱的“脑洞大开”。原文称“病毒不太可能短时间内偶然获得这种奇特的插入片段”。

美国生物信息学博士、任职某大型制药公司首席科学家ARI ALLYN-FEUER 直接发文表示:实际上,所谓的相同基因片段,只是一段非常短的重合,而且发生在病毒的高可变区内,这样的重合片段是非常常见的。

武汉疫情究竟是不是美国的基因战?证据全在这里

▲ ARI ALLYN-FEUER发文驳斥《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片段根本不是从HIV中人工编辑的》

哈佛大学生物学家、基因研究学者刘如谦直接发推特表示:这种不负责任又缺乏根据的猜想,是不负责任的。

武汉疫情究竟是不是美国的基因战?证据全在这里

▲ 

武汉疫情究竟是不是美国的基因战?证据全在这里

▲ 那篇深度爆文的结论

美国人为何此次军运会表现不佳,真的是“事出反常必有妖”吗?

实际上,美国人军运会上的拉胯表现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第六届军运会上,美国队拿到两枚金牌,第五届军运会上,美国队没有获得金牌。

武汉疫情究竟是不是美国的基因战?证据全在这里

 第六届军运会奖牌榜,压根美国队就没上榜

由此可见,美国大兵在军运会上的一贯表现就是不行,可以理解为美国根本不

重视,也可以理解为美国大兵中就是缺乏体育好手,但这和他们带着“散播病

毒”的任务来华,这根本就是两码事。

再有,从操作层面上来说,在世界级体育比赛的检疫标准之下,美国人能带着

致命病毒通过安检?

在武汉市的市中心,几百个大兵完成投毒而没有留下任何证据与痕迹,我们的

警力、军方,还有武汉的上百万摄像头都是摆设吗?

如果美国人有这个本事的话,完全可以去珠三角、去长三角、去京津冀,去中

国更重要的地方造成更大的杀伤,何必要在武汉下手?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原标题:病毒是美军带到武汉的?先看看俄罗斯爆出的猛料

  俄罗斯杜马议员纳塔利娅·波克洛恩斯卡娅、俄罗斯自民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公开发表评论认为,新冠病毒是来自美国的破坏行动。

  “美国零号病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有多少人被感染?医院的名字是什么?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

  3月13日,中国现任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兼发言人赵立坚通过推特发出的这段话,尤其是那几个诘问,在美国媒体和社交网站上犹如刺破巨大气球的一根针,迅速引起了美国舆论场中爆炸式的反应。

  有人认为,赵立坚的那句“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是没有根据的猜测;有人认为,美国现在确实有必要找出零号病人,以及美国境内出现新冠病毒的源头,因为现在美国疫情信息太混乱了,很多民众的惶恐就是因为有很多未知没有解开。

  当然,更多人认为,病毒起源的问题还是应该交给科学家来探求和考证。

  但是,关于病毒的背后,俄罗斯媒体和专家对美国生物武器研发爆出的猛料,我们也可以了解一下。

  1

  其实,事情的引发还是从美国众议院的一场质询开始。

  当地时间11日,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在众议院接受监督委员会质询时承认,一些似乎死于流感的美国人,在死后的诊断中被检测出新型冠状病毒呈阳性。”

  这是美国CDC主任首次做出这种承认,之前在日本媒体做出“美国大规模流感中可能包含新冠病毒感染者”的报道时,美国CDC并未承认。

  赵立坚在推特上传了一段现场视频,就是关于这段质询的。

  视频显示,众议员鲁达(Harley Rouda)在听证会上问雷德菲尔德说,“所以我们可能有一些人看似死于流感,而实际上可能是冠状病毒?”雷德菲尔德回答说:“在今天,美国有些病例确实是这样确诊的。”

  在这次听证会上,民主党人批评行政当局在新冠病毒检测方面不得力。鲁达众议员是在这一背景下质询雷德菲尔德的。

  这段视频为赵立坚提供了证据,于是发问:“美国疾控中心主任被抓了个现行。零号病人是什么时候在美国出现的?有多少人被感染?医院的名字是什么?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美国要透明!要公开数据!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

  有人认为,“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这句其实更大程度是一种反应式的情绪释放,重点是在后面,要求美国“透明,公开数据”。

  在此之前,一些中国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质疑是美军在去年10月到武汉参加世界军运会时把新型冠状病毒传到武汉。从中国国内的公开报道看,媒体曾就“美国运动员染病”一事采访过当时收治这些美国运动员的武汉金银潭医院。

  2月23日20点,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在电话里明确回复南方周末记者:“武汉军运会期间,我们接收的五名外籍运动员,患的都是疟疾。”疟疾是一种蚊虫叮咬或患者输入带有疟原虫血液引起的传染性疾病,主要症状为发热畏寒,食欲不振,与新冠肺炎无关。

  所以,从多个角度看,这更像是赵立坚以自己个人的发声平台,发表的一些看法。是对近来美国一些官员无端指责中国的一种反击。

  比如,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11日宣称,中国在新冠疫情爆发初期并没有采取最佳做法,而是掩盖了疫情,这导致国际社会花了两个月时间才作出反应。

  12日,同为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的耿爽在新闻发布会上批评美国官员,“诋毁中国政府和人民的抗疫努力”,称这种做法“既不道德、也不负责任”。

  耿爽说,这种言论对美国本国的疫情防控工作丝毫没有帮助。中国为减缓疫情蔓延所做的努力为世界各国赢得了应对疫情的时间。

  有专家告诉刀哥,在与美国政府目前这波官员进行“口水战”时,对方像蓬佩奥这种已经公开承认说谎是令美国强大的一种能力之一,所以经常毫无根据地向我们泼脏水、死缠烂打,把水搅浑。而我们的外交人员回应,都是要有理有据,所以从场面上看,我们处于被动接招的状态。

  这位专家说,赵立坚这次用猜测性话语反击美国,其实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也搅和一下美国的舆论场。但是这种招式,可能我们国内很多人,我们的对手都不太习惯。

  在美国媒体和社交网站上,也有不少声音认为,美国批评中国的抗疫是为了“甩锅”。美国政府在1月底宣布将限制来自中国的乘客入境。但批评人士说,总统特朗普在公众场合淡化了这种病毒的严重性,联邦政府在检测方面行动迟缓。

  关于这场全球大流行的疫情究竟从何而起,至今仍迷雾重重。

  国际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1月24日发表的一篇由收治新冠肺炎重症病患的武汉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等人撰写的论文,将首名病患的发病时间前推至12月1日。该论文由近30名中国医疗机构的研究者所撰写,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工作在救治新冠病患的一线。


  而香港《南华早报》在13日刊登文章透露,根据武汉市相关部门在去年底发出的内部文件,把首次发现疑似新冠患者的时间,向前推到11月17日。

  2

  针对赵立坚在推特上的发文,13日耿爽回应称,“我们也注意到最近一段时间,有一些关于新冠病毒源头的讨论,美国政府个别高官和国会议员借此发表种种不实和不负责任的言论,抹黑攻击中国,我们对此坚决反对。”

  耿爽说,“事实上,国际社会包括美国国内对病毒的源头问题都有不同的看法。中国这几天一直在说的,中方始终认为这是一个科学的问题,需要听取科学和专业的意见”。

  的确,在关于病毒源头的问题上,还是要看科学证据。

  但是,关于病毒与美国的生化武器,一些传言早已有之。不久前,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司令萨拉米就表示,新冠病毒是美国研制的生化武器的一种。

  持这种看法的人,并非个例。

  据俄媒体报道,前联合国生物武器委员会成员、前苏联生物武器专家、俄罗斯微生物专家伊戈尔·尼库林认为,新冠病毒完全可能来自中国之外。

  俄罗斯杜马议员纳塔利娅·波克洛恩斯卡娅、俄罗斯自民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也都公开发表评论认为,新冠病毒是来自美国的破坏行动。

  俄罗斯质疑新冠病毒出自美国的黑手,有其依据。俄方认为,美国从未停止过对生物武器的研究。特别是2001年小布什就任美国总统后,宣布退出1972年签署的联合国《禁止生化武器公约》,从此摆脱束缚,开始更加肆无忌惮地发展生化武器。

  3

  近年来,俄罗斯媒体对美国在其周边国家建立军事生物实验室的活动情况进行了大量的披露:在苏联解体后,美国打着帮助独联体国家防止生物威胁的旗号,在俄罗斯周边地区建立生物实验室网络,对俄罗斯形成了半弧形包围的态势。

  这些实验室网络分布在格鲁吉亚、乌克兰、摩尔多瓦、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对此深感威胁和担忧。

  苏联解体后,由美国国防部降低威胁局(DTRA)和美国参议员塞缪尔·纳恩(Samuel Nunn)和理查德·卢格(Richard Lugar)共同参与制定了一项旨在销毁俄罗斯和独联体国家核武器、化学武器及其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运输、储存、退役和维护计划,即 “减少生物威胁—合作参与生物计划” (Cooperative Biological Engagement Program – CWEP), 也称“纳恩-卢格(Nunn-Lugar)计划”。

理查德·卢格理查德·卢格

  根据上述计划,美国五角大楼以防止生物威胁为幌子猎取前苏联生物武器专家、技术并在前苏联遗留在独联体各国的生物设施基础上,进行升级改造建立高级别防护的生物实验室,同时还获取了前苏联在生物武器领域的许多研究成果。

  美国五角大楼为此预算拨款21亿美元。从此,美国在秘密生物武器研究方面方兴未艾。

  俄专家认为,美国在独联体国家的生物实验室是围绕俄罗斯进行生物战的一个组成部分。

  格鲁吉亚:2011年,由美国五角大楼降低威胁机构出资1.5亿美元,在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建立的具有三级防护功能的中央生物参考实验室启用。时任美国参议院国际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卢格、原美国国防部长助理安德鲁·韦伯出席了揭幕仪式。该实验室从此以美国参议员理查德·卢格的名字命名为“卢格”实验室。

  根据美格协议,该实验室由美国防部直接控制,格鲁吉亚政府无权对其监督。在该中心工作的美军生物学研究者和其他非军事研究人员都在格鲁吉亚享有外交豁免权,并可使用外交渠道运输生物材料。

  在美军方的文献中,它被列为“美在国外运行的研究单位”。参加格鲁吉亚“卢格”实验室工作的除美军方的生物学研制单位外还吸收 “西图公司”、“巴特尔”、“迈塔”等私人大公司参与。这三家私人承包商还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其它各类政府机构提供生物研究服务。

  “巴特尔”公司还与美国国土安全局签订两份合同。一份是2006-2016年的3.444亿美元联邦合同,另一份是2015-2026年的1730万美元合同。根据这两份合同,“巴特尔”公司还掌控着坐落在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 Maryland)的最高秘密等级的生物实验室,“全美生物防御分析和反制措施研究中心”(NBACC)。

  美国的秘密生物实验室优先研究课题,是可用于生物武器的潜在病毒株,包括可传播土拉热杆菌(兔热病)、炭疽、布鲁氏菌病、登革热、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非洲猪瘟、西卡病毒、SARS病毒以及蝙蝠和传播传染病的多种吸血昆虫、蚊蝇,评估气溶胶毒素的危险影响;评估类鼻疽病毒对灵长类动物气溶胶的毒性效力,和其作为恐怖生物武器的潜力。

梅契尼科夫梅契尼科夫

  乌克兰:美国在乌克兰策划第一次颜色革命成功后,美军方对在乌克兰开展生物研究发生了特别兴趣,与乌方签署了一揽子重新装备乌境内生物设施的协议。美国五角大楼威胁降低机构出资1.7亿美元,于2010年6月15日在敖德萨市的梅契尼科夫抗鼠疫研究所的基础上,建成了第一个生物实验室,随后又于2013年在基辅、文尼察、捷尔诺波尔、乌日哥罗德、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辛菲罗波尔、赫尔松、利沃夫、哈里科夫等地建立了15个生物实验室。

  阿塞拜疆:五角大楼在阿塞拜疆投资约1.7亿美元,升级了阿塞拜疆生物实验室的网络,于2013年在巴库建造了中央生物参考实验室,并在阿塞拜疆不同地区建立和升级、改造了大约10个生物监测站。

  乌兹别克斯坦:美国军方在乌兹别克斯坦投入1.3亿美元,于2007年至2016年先后在塔什干、安集延、费尔干纳、乌尔根奇、布哈拉、苏尔汉达里亚、卡拉卡尔帕克斯坦以及撒马尔罕地区建成了生物实验室网络。

  亚美尼亚:由美国国防部威胁降低机构提供资金,于2016年在亚美尼亚的埃里温、久姆里、伊杰万三地建立了生物实验室。美国五角大楼仅对埃里温一个参考生物实验室的建设大约投入金额为1800万美元。

  亚美尼亚是前苏联微生物科学的主要研发基地之一。美国不仅对亚美尼亚在微生物科学的研究成果和人力资源感兴趣,更对亚美尼亚微生物培养存贮库中的约14000株具有特别重要意义的菌株(鼠疫,兔热病,炭疽,脑炎,口蹄疫,非洲猪瘟等)抱有极大兴趣。

  哈萨克斯坦:美国五角大楼减少威胁机构共投资1.7亿美元,在哈萨克斯坦人口最密集的城市阿拉木图原鼠疫研究所的基础上,建立的中央参考生物实验室于2016年9月落成启用。美国还在该实验室建设了一个中亚疾病预警系统。

  原阿拉木图鼠疫研究所储存有大量的鼠疫,霍乱,兔热病,炭疽和布鲁氏菌病等病毒菌株。俄罗斯特别对美国在自己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内亚美尼亚、哈萨克斯坦建立生物实验室挖墙脚的做法十分恼火。

  4

  美国“大药房”把美国利益集团紧密捆绑在一起。

  俄罗斯专家披露,美国的秘密生物战计划还与生物制药紧密结合,吸收许多美国的大公司参与,形成了所谓的美国“大药房”联盟。这一“大药房”把美国国会议员、军事集团、制药和军工企业的利益密切融合。

  俄罗斯军事专家指出:生物武器可以有选择性地迅速消灭敌人的人力,胜利者只是在被征服的国家的领土上“清除垃圾”。美国还用人体进行生物进行实验,对当地居民进行秘密生物攻击。


  在建有美国生物实验室的独联体国家,各种传染病疫情频发,格鲁吉亚、乌克兰等国政府每年不得不花费巨资从美国进口药物和疫苗。

  2018年,格鲁吉亚国家前安全部长伊戈里·格奥尔加泽对媒体揭露美国在格鲁吉亚的“卢格”生物实验室用人体进行秘密试验,导致许多实验对象死亡。格奥尔加泽还向媒体展示了相关文件并要求特朗普政府对此进行调查。这引起了轰动。

  2018年9月13日,俄罗斯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要求美国官方对其在格鲁吉亚秘密生物实验室的活动做出解释。

  俄罗斯专家指出:众所周知五角大楼是战争机器,而不是造福世界人民的医院。质疑美国在独联体国家的实验室网络具有双重目的。生物武器本身是目前世界上最危险的武器。它不用开一枪就可造成比原子弹更大的危害。发生在世界任何角落的泄露都会威胁到整个世界。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早在2016年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发言时就指出:“美国长期不遵守40多年前签署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并千方百计阻止关于建立执行《公约》的核查机制。我们知道,美国人有一系列生物研究项目,包括在我们的邻国,这些研究并不是为了和平的目的”。

  2018年,拉夫罗夫还在阿拉木图举行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外长会议上说“我国安全部门和专家对这些生物实验室的出现感到特别紧张,不排除这是用来对付我们的”。

  感谢周凡先生为本文撰写了重要内容

  来源:补壹刀/胡一刀

回复 | 0作者:Pascal留言时间:2020-08-10 00:25:05


谁是郭德银!?谁制造了新冠病毒!?CCP刊文把病毒制造者的矛头指向 ...谁是郭德银!?谁制造了新冠病毒!?CCP刊文把病毒制造者的矛头指向 ...

http://www.xilu.com/sstj/20200326/1000010001125754.html

https://newcastle.chinesetoday.cn/content-102011548082071

http://www.nbyoho.com/news/1673520323281031693.html

http://www.nbyoho.com/news/1673447868022637665.html

回复 | 0作者:Pascal留言时间:2020-08-09 15:11:56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www.xilu.com/20200805/1000010001139996_8.html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www.xilu.com/20200805/1000010001140053_14.html





http://www.xilu.com/20200908/1000010001144896_3.html

Accuse the other side of that which you are guilty. - ImgflipAccuse the other side of that which you are guilty. - Imgflip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False Quotes Attributed to National Socialists - Imgur


香港恶警百分百是大陆特警老公安尹队说- 万维读者网博客r/hanren - 【文档】戈培尔宣传政策对我国新闻宣传工作的启示

r/hanren - 【文档】戈培尔宣传政策对我国新闻宣传工作的启示

r/hanren - 【文档】戈培尔宣传政策对我国新闻宣传工作的启示


r/hanren - 【文档】戈培尔宣传政策对我国新闻宣传工作的启示

 

     始自 27:07


浏览(2236) (2) 评论(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21-03-31 23:28:35

美国《国家脉动》杂志于 03 月 31 日及时跟进了闫丽梦博士的第三篇重磅报告,该报告的题目是《接连两次不请自来的同行评议之败北,再三验证 SARS-CoV-2 的武汉实验室起源说和闫氏报告之正确有效》([1]中有此报告原文)。

闫博士第三篇重磅报告发表之前,WHO 与中共合谋妄图以 “科学权威” 的名义将此次中共病毒界定为“源自自然假说”,彻底否定“实验室起源假说”。 就在几天前,WHO 以“源自自然假说”为最终追求目标,七拼八揍地发表武汉之行调查结论终稿,确定病毒是通过中间宿主从蝙蝠传播给人类,否定了“实验室起源假说”。WHO 的这份报告不出所料地掩盖病毒来源真相。

打蛇打七寸,闫博士一直耐心等待 WHO 这份报告出炉,选择在此最佳时刻驳斥和揭露 WHO 的谎言。

第三份科学报告通过有力回击,证实了“实验室起源假说”,并无可辩驳地证实 SARS-CoV-2 是“超限生物武器”。

中共政府为了掩盖 SARS-CoV-2 的真实来源,进行了大规模的虚假宣传。其中包括销毁病毒研究的数据和样本,在顶级科学期刊上发表捏造的病毒学术论文,收买顶级科学家和组织掩盖病毒来源真相,并由操控媒体刻意放大伪造“自然来源假说”。同时,将所有其他“病毒来源假说理论”贴上 “阴谋论” 的标签,对揭露 SARS-CoV-2 真相的个人进行攻击和诽谤。由于中共在此方面的种种努力,使得 SARS-CoV-2 的真实性、武器性被掩盖,不为大多数公众所知。

《国家脉动》指出,针对闫博士及其团队此前进行的两项研究的 “诽谤”,是同一场 “ 造谣 ”运动的一部分。事实上,《国家脉动》曾揭露了试图驳斥闫博士论文的 “造谣 ”记者与中共投资机构之间的千丝万缕的经济利益联系。

闫博士曾是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传染病研究中心的病毒和免疫学科学家,重点实验室的核心成员。她曾对武汉 中共病毒疫情进行了两次调查(2019 年 12 月 31 日、2020 年 1 月 16 日),利用个人研究和医院关系(包括在中共疾控中心),收集 中共病毒的真相和中共掩盖的信息。

她的导师马利克曾警告她,如果再深入调查病毒真相就会 “被消失”,但她仍于 2020 年 1 月 19 日通过油管频道路德社将真相向全世界和盘托出,引起中共和国际科学界的恐慌,并采取一切手段进行掩盖和诽谤。

《国家脉动》(The National Pulse)是一家领先的保守派新闻和调查网站,成立于 2015 年,并于 2020 年由作家兼编辑拉希姆·卡萨姆(Raheem Kassam)接管。他也是班农作战室的重要主持人和著名的保守派先锋。2020 年,该网站的访问量达到近 5000 万,12 月份的流量更是破纪录,在美国保守派中有重要影响力。

参考链接

[1] New Dr. Yan Report Blasts CCP-Aligned Scientists, Asserts ‘Bioweapon’ Hypothesis – The National Plus – 03/31

新冠肺炎·舆情】中国和世界,到底谁欠谁一个道歉|多维新闻|中国

请记住这一天,

真相终于大白天下了!

3月30号,联合国的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织对外释放了一枚重磅炸弹。

在经过对武汉疫情爆发地的多次调查之后,正式对外发布报告证明,武汉不是这次疫情的最初发源地!

报告指出,世界多地已经发现了早于武汉的疫情表明,这次疫情在世界其他国家已被漏诊,而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不是新冠疫情的最初来源。

这是一份迟到的声明,这是迟到的正义!虽然正义有时候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

美国等西方国家一直蛮横的把疫情来源国的帽子扣到中国头上,

许多国家更是来势汹汹,威胁要中国为之负责,美国多名议员并称要向中国索赔,并威胁要用中国购买的国债抵扣损失。

不但西方多国对中国蛮横施压,要求中国承认武汉就是疫情爆发来源地。

而国内的一些公知也纷纷上蹿下跳,把疫情发源国这个屎盆子扣在自己国家头上,

国内的一位网红医生也信誓旦旦的声称,因为新冠在其他国家没有大规模爆发,所以疫情源头有可能就是武汉。

原央视主持人阿丘甚至要求中国应该为之向整个世界道歉。

有句话叫老天有眼,

在西方国家的冷眼旁观,甚至是落井下石之下,中国历经艰辛,全国众志成城控制了疫情。

疫情却在看热闹的西方国家集体大爆发,美国更是成了疫情的暴风眼国家。

由于“民主的”西方国家不屑于采用中国封闭式抗疫的打法,致使疫情迅速向更多国家蔓延。

随着西方国家疫情的肆虐泛滥,更多真相开始浮出水面。

3月30日,世卫组织在日内瓦发布中国—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报告。

世卫报告的要点有五个:

首先,世卫报告确认武汉并非疫情源头,还需要继续研究确定病毒从何而来。

其次,世卫专家强烈怀疑东南亚蝙蝠是病毒宿主。

第三,世卫专家确认新冠疫情可能在2019年12月中旬之前的几个月开始爆发,预计是在9月底到12月初之间,但大多数评估认为是在11月中旬到12月初之间。

第四 ,世卫报告认为新冠病毒通过实验室引入人类“极不可能”。

第五,世卫专家研究小组综合不同国家发表的表明SARS-CoV-2早期传播的研究数据发现,一些疑似阳性的样本比武汉的第一个病例更早出现,表明在其他国家有可能漏诊。

笔者认为,世卫组织发布的报告,总体上比较客观,基本上没有刻意抹黑中国,同时也没有刻意替中国洗白。

不过,世卫报告对于新冠病毒的溯源描述,明显缺乏在美国或者欧洲国家开展相关溯源活动的意愿和勇气。

这个特点,是美国对国际组织的控制力的表现,也是美国世界霸权地位的附加利益。

世卫报告显然没有满足美国政府抹黑中国的阴暗心理!

回复 | 0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21-03-31 21:51:27

Image

我昨天也讲了,在实验室泄露问题上始终有个问号。这次专家组在武汉进行了深入考察,但我们也知道,早期有很多疫情在世界多地多点暴发的报道,除了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有国家在全球还有200多个生物基地。所以如果有需要的话,应该让科学家本着科学的精神和态度,对其他世界各地的相关实验室开展工作。我们希望,其他有关国家也能够像中方一样,本着科学、开放、透明和负责任的态度,同世卫组织专家开展密切合作,相信这是符合世界利益的。因为大家都希望找到答案,以便今后可以更好地应对类似公共卫生危机。

大家都知道,现在对武汉病毒研究所已经考察过了,那么美国德特里克堡这个存在很大问号的生物基地,什么时候允许国际专家去?你们美国媒体从疫情发生以来始终讳莫如深。前年6月份的时候美国媒体还有报道,但后来怎么就不见报道了呢?美国媒体不是一直有刨根问底、顺藤摸瓜做深入调查报告的“好传统”吗?为什么擅长这种调查报道的媒体现在都不吭气儿了呢?

  对中方来说,我们的态度是一以贯之的。我们大大方方、坦坦荡荡、光明磊落,已经接待了世卫组织专家组来武汉考察。我们还邀请了美国媒体去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参访。如果有需要,我们希望美方也能像中方一样展现出这样坦诚合作的姿态。

关于第三个问题,我刚才也回答过。联合专家组已经指出,溯源工作应基于全球视野,未来溯源工作不会局限于某一领域,需要多国多地开展。本次专家组报告也提出多项未来在全球开展的溯源任务。

  我觉得,现在的溯源工作有点像破案,有很多扑朔迷离的线索。需要慧眼,排除各种“乱花渐欲迷人眼”的表面问题,从各种迹象中找出实质,既不能冤枉好人,也不能放过坏人。所有值得研究的线索都应该抓住。现在有些西方国家拼命干扰科学家工作。这种政治干扰,是非常不严肃、不负责任的。

https://www.fmprc.gov.cn/web/wjdt_674879/fyrbt_674889/t1865908.shtml

回复 | 0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21-03-31 21:13:18

« “Mon” Xinjiang : halte à la tyrannie des fake news ». Sous ce titre engageant, le site de la télévision d’Etat chinoise en français, CGTN, a publié dimanche 28 mars la tribune d’une « journaliste indépendante basée en France », Laurène Beaumond. Le texte, rangé dans les pages opinions du média d’Etat de Pékin, démonte, à la façon d’un témoignage vécu et personnel, les accusations de génocide et de persécution subis par la minorité musulmane des Ouïgours dans la province du Xinjiang.

En effet, « je suis française et j’ai vécu presque sept ans en Chine », indique là cette journaliste. Mieux : « Les hasards de la vie ont fait que j’ai de la famille vivant à Urumqi, la capitale du Xinjiang. J’ai eu l’occasion de visiter la région à maintes reprises entre 2014 et 2019, et je ne reconnais pas le Xinjiang que l’on me décrit dans celui que je connais. »

Inconnue à la Commission de la carte

Le problème est que Laurène Beaumond n’existe pas. Inconnue, officiellement, au bataillon. Le Monde a pu vérifier qu’aucune personne de ce nom ne figure dans le fichier de la Commission de la carte d’identité des journalistes professionnels français. Elle devrait car, assure CGTN, cette femme, « doublement diplômée d’histoire de l’art et d’archéologie de l’université Sorbonne-Paris IV et titulaire d’un master de journalisme, a travaillé dans différentes rédactions parisiennes avant de poser ses valises à Beijing ».

Sans surprise, le point de vue sur les Ouïgours reprend tous les éléments du langage officiel du régime de Pékin sur le sujet, en s’interrogeant sur les « nouveaux pasionarias [sic] de la cause ouïgoure, cette ethnie dont le sort ne préoccupait personne jusqu’ici », et en notant que « les grandes marques étrangères qui ont annoncé arrêter d’utiliser le coton récolté dans le Xinjiang pour fabriquer leurs vêtements sont la goutte qui a [sic] fait déborder le vase ».

“'我的'新疆:制止虚假新闻的暴政”。在这个引人入胜的标题下,中国国家电视台(CGTN)于3月28日星期日发表了“法国自由职业记者”劳伦·博蒙德(LaurèneBeaumond)的文章。该文本存储在北京官方媒体的舆论页面上,像是在世和亲身见证那样,消除了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少数群体遭受种族灭绝和迫害的指控。

的确,“我是法国人,我在中国生活了将近7年”,这名记者表示。更好:“生活的好运使我有一个家庭住在新疆的首府乌鲁木齐。在2014年至2019年期间,我有很多次访问该地区的机会,而且我不认识新疆,因为据我所知,新疆就是我所描述的。 ”

卡委员会未知

问题在于LaurèneBeaumond不存在。官方未知,该营。 Le Monde能够确认没有这个名字的人出现在法国专业新闻记者的身份证委员会文件中。她应该因为CGTN的保证,这位女士“从索邦大学-巴黎第四大学(Sorbonne-Paris IV University)的艺术和考古学双学位毕业,并获得了新闻学硕士学位,在巴黎摆放行李箱之前曾在巴黎的各种新闻编辑室工作”。

毫不奇怪,关于维吾尔族的观点占据了北京政权官方语言中有关该主题的所有要素,对“维吾尔族事业的新的pasionaria(原文如此)”感到好奇,这个民族的命运与任何人都不相关。到目前为止,“并指出”已经宣布将停止使用在新疆收获的棉花来制造衣服的外国大品牌,这是使骆驼断了的稻草。

虚假形象出现在2020年底

3月31日,星期三,中国官方媒体国际广播电台(CRI)让劳伦·博蒙德(LaurèneBeaumond)在法国议员预定赴台湾访问的第二栏上签字,这是巴黎和北京之间的又一紧张局势。这次,作为“热衷于文学和亚洲流行文化的中国专家”出席的“新闻工作者”抨击“针对中国的怪异批评”,并鼓励法台交流团体的参议员放弃他们的立场。项目。

https://www.lemonde.fr/international/article/2021/03/31/quand-la-television-chinoise-cgtn-invente-une-journaliste-francaise_6075155_3210.html

https://francais.cgtn.com/n/BfJEA-cA-HAA/DcCEIA/index.html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