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他们不让我们知道真相 2019-01-29 21:33:59

他们不让我们知道真相(摘编)

作者 :罗马主义

 

  有种足以撼动整个人类现代社会政治基础的研究,却被美国政府深深的掩盖,并且禁止做进一步的研究。

  某人参加了一次内分泌的体检,发现一些指标不正常。他有点紧张,又做了几次复检,确实内分泌不正常。然而几个医生看了这个报告,一个正常两个字,就把他打发走了。可有关指标确实不正常啊。于是他就挂了一个专家门诊。

  专家听了他的担心以后,笑了,他说:“你应该感谢老天爷,如果不是你内分泌这些偏差的话,你就不会过得比一般人略好一些。如果你真的要治,你就会变得平庸,你很可能就会丧失这点优势。”

  这真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专家让他回家去查阅有关文献资料,结果,无意之中此君发现了前所未闻的,被美国政府和知识界掩盖了多年的秘密。

  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的时候,美国有一个教育学家富尔顿发现一些小孩,不论用什么办法,就是教不好。

  传统上,会把这些归罪于家庭或者教师没有尽到责任。但是富尔顿发现,这些家庭和教师都非常的尽力。所做的完全符合教育理论,但是依然没有任何改观,而且在每一个学校里头,都有相当数量的一些这样的青少年。

  于是富尔顿就想,会不会和他们自身有什么关系呢?于是他就找到了美国哈佛大学的内分泌专家柯西,让他来看看这些孩子和普通孩子之间,有什么不同。柯西对这些孩子的内分泌水平进行检测,结果一不留神之间,捅出了个惊天秘密。

  柯西发现,那些调皮捣蛋的孩子,通常基础代谢水平高于同龄人,而且睾酮素的分泌量也远远高于同龄人。因此这些孩子过分的喜欢表现自己,如果高到一定水平以后,这些孩子自己的大脑便无法控制自己。研究还进一步发现,只要这些孩子的这两个方面的内分泌一直明显的高于一个阀值的话。实际上用任何教育方法,都无法改变这些孩子的行为,因为他们的大脑在替他们做主。柯西还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其中有一些孩子也会逐渐变得听话,但实际上并不是老师或者家长的功劳,而是这些孩子的内分泌水平,回到了正常。

  柯西在随后的研究中发现,内分泌的模式,会决定一个人的社会地位,不同种族的人,内分泌的模式是不同的,因此导致他们适应现代社会的能力也是不同的,这下就捅了马蜂窝。并非耸人听闻。

  柯西发现,学校中的孩子,他们学习成绩的好坏,实际上和家长老师的努力没什么太大关系。柯西做了一个实验,让一群小孩分别读一些他们都没有读过的书,并思考其中的问题。然后用红外测温仪,来测小孩的体温。柯西发现,有些小孩,最多半个小时以后,脑部的温度就急剧上升,然后这些小孩就开始表现得疲惫,分心,因而显得不耐烦。而另外一些小孩,即使阅读了几个小时,脑部的温度也没有明显的变化,因此他们可以专心致志的边看边思考。这让柯西突然明白,原来有些人大脑的工作模式,就是不能够进行长时间的思考,并不是这些小孩不听话或者学习不努力。这是一种客观原因,而不是主观原因。

  进一步,柯西发现这种能力和种族有关,大部分的黑人小孩,持续思考时间,不能超过1个小时,否则其大脑就会急速升温。而白人和东亚人种,一般都可以进行三个小时以上的思考,大脑才会升温,出现不适。

  在白人和东亚人种中,约有20%的人,能够进行长达7到8个小时的思考,大脑的温度没有任何变化。而黑人中能够达到这个程度的,只有千分之几的比率。柯西还发现,在白人中的那些成功者,都是大脑能够进行长时间思考,而不会明显升温的人。

  柯西调查了将近8000多个对象,发现没有例外,他发现凡是最多只能进行一个小时以下思考,大脑就会明显升温的白人,基本都处于贫困线以下,在3到5个小时左右的,基本都属于中产阶级,超过7个小时的,基本上都是富裕阶级,而且这种特性,是可以遗传的。

  柯西还发现,这些实际上在青少年的时候,就都可以通过检查基础代谢和内分泌水平,进行明确的判断,看这个人将来会是一个什么样阶级的人,事业成功还是失败,柯西发现,这个方法的准确率高达92%以上。

  柯西对不同人种表现差异这么大的现象,给出了生物进化学上的解释,他认为早期人类都来自于非洲,大家的基础代谢水平总体比较高,但是随着人类走出非洲,逐步走向欧洲和亚洲迁移的过程,以及他们随后的农耕定居生活中,环境远比非洲恶劣,必然经历了多次的饥荒和灾祸。这导致欧洲的白人族群和东亚人种,经历了成千上万次的淘汰,其中基础代谢水平较高的人,不能长时间思考,智力较低的人,大部分都在一次次的饥荒中被淘汰掉了!

  而淘汰剩下的人,大部分是基础代谢水平较低,身体可以在低功耗的情况下,进行长时间工作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度过严寒和饥荒。相反,留在非洲的黑人,就没有经过这样的自然选择。

  柯西把他这些发现,写成了一篇论文,寄给了自然杂志,但是自然杂志的编辑看到这篇文章以后,大惊失色。他决定不发表这篇文章,而且出于高度的政治敏感,他打电话给柯西所在的大学校长,要求他阻止柯西的这项研究。并且要求他以他个人的威望,阻止任何在美国国内进行的这类研究。

  而柯西所在的哈佛大学的校长,在看了柯西的文章以后,也是大惊失色,他觉得虽然他能阻止柯西在哈佛大学的研究,但不能完全阻挡其他人,在其他大学或者科研机构,继续这类的研究,于是他找到了参议员约翰逊,建议他起草一个法案,阻止此类的研究。后来,在参议员约翰逊的牵头下,美国的各个大学,各种科学基金会,学术期刊,达成了一个默契,不向这类研究提供任何资助,也不发表这类研究的文章。自然杂志的编辑说:“不管柯西报告是不是真的符合科学,但是他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为种族主义者,法西斯主义者提供了弹药。”

  参议员约翰逊说:“假如柯西报告是真的,美国宪法的基础,就不再坚实,因为在这份报告中,隐含着一个人人并不是生而平等的可能,这足以摧毁我们相信的一切。”

  哈佛大学校长说:“我们决定不发表柯西报告,并阻止这类研究,并不是因为我们害怕科学真相,我们只是害怕在没有得出最正确的结论以前,被那些科学圈子以外的人,用这类研究,做为他们邪恶行为的理论依据。”

  今天我们已经看不到这份柯西报告了,无论你用任何搜索引擎,也找不到它的蛛丝马迹,关于这个柯西报告的信息,现在我们能得到的资料来源,都是柯西当年的助手,后来移居加拿大的内分泌专家艾伦教授,在一些学术文献中侧面提到的,那么柯西到底研究出了什么,让大家感到这么的害怕呢?

  那个检查出内分泌不太正常的人找到了艾伦教授的论文,再次去找了那个权威专家,告诉了他的疑惑,专家拿过了他的检测报告,用柯西的方式,说出了他过去的人生起伏,准确的就好像他们认识多年一样。专家指出,此君的睾酮素现在还略高于同龄人,说明他的青年时代,是个十恶不赦的混球。

  此君是一个晚熟的人,上了大学才开始了青春期,然后突然感觉到了浑身有挥霍不完的精力,随时都跃跃欲试,想表现自己。结果,他的大学生活,除了没有读书,其他什么坏事都做过,打架,处分,干坏事,处分,直到最后一次,他居然用刀捅了人而被大学开除。

  专家指着他的彩超报告说:“你的甲状腺上有一个旧伤,看起来已经很久了。你的人生应该从那个时候开始转变”。

  “这次受伤导致你当时的甲状腺素分泌降低,进而导致你的肾上腺素水平下降,前者导致你的基础代谢水平降低,你开始变胖了,但是思考能力获得了极大的提高,后者,让你的脾气变得很好,而你的睾酮素水平并没有下降的,这样你的好奇心依然很足,但是不再暴力,而且变得很喜欢学习了,这是柯西报告中,提到的优势内分泌组合中,一个中上组合,这让你开始能超出普通人了。”

  是的,从那次甲状腺受伤以后,此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可以在寒冬腊月里,顶着凛冽的北风,一天十几个小时了,在电线杆上贴他的小广告,推销他的产品。他也可以在炎炎夏日里,冒着酷暑,一天拜访几十家单位,寻找生意机会。他可以连续几个月,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查询资料,构思产品设计,他获得了几十项国际专利发明。当然,随着他性格的改变,他的生活也就从此开始彻底改变了。

  说到这里,读者应该明白了,在柯西看来,改变你的并不是你自己,而是你的内分泌。我们人有两个大脑,一个是意识的大脑,一个是本能的大脑,实际上,在我们身体健全的情况下,意识的大脑是服从本能的大脑控制,而本能的大脑,总是想方设法让我们自己感到快活,尽量减少付出。所以作为一个正常人,我们总是好逸恶劳,遇事总是今天推明天,能偷懒就偷懒,遇到好吃好喝好玩的,我们总是不能克制自己,喜欢沉迷其中。

  因为这是进化带来的结果,身体总是想让我们,用最小的付出,换得最大的快乐,而且本能的大脑,只知道眼下该怎么做,至于长远的规划,我们本能的大脑,并没有进化出这种功能。在内分泌正常的情况下,实际上我们意识的大脑,是斗不过本能的大脑的,但是在现代社会中,这恰恰会导致我们的平庸甚至失败。

  相反,那些内分泌不正常的人,而且恰恰获得了较好组合的人,他们本能的大脑,就没有那么强的控制力,所以他们的行为,更多的受他们意识的大脑去决定,所以他们具有很强的自制力,而且能勤于思考,刻苦肯干,这些行为都是不符合身体本能的,严格意义上说,这些人都是有病的。

  所以,在柯西看来,什么样的内分泌组合,就会决定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后天的习得,只是让你的内分泌组合,能够得到充分的发挥,但是你不能突破这个极限。

  可以想象,这个结论非常的不讨人喜欢。成功的人,更爱把他们的成功归功于他们的美德,而不是像柯西说的,因为他们有病。而普通人也不喜欢,因为他们是正常人,因此就被柯西盖一个必然平庸的章!而且这个研究,也会动摇现代社会的政治基础。对于民主社会来说,不同种族之间,综合能力相差这么大,那么一人一票的公平原则,显然就会受到质疑,因为让那些更有能力的少数人去管理国家,显然是更合理的选择。

  对于独裁社会来说,柯西的研究也不受人喜欢,因为独裁者喜欢让大家崇拜自己,是因为他独特的个人品质和个人魅力。但是在柯西看来,他们只不过是有病而已,这样就显得一点儿都不神秘。

  而且柯西的研究,让种族歧视看起来是一个合理的事情,同时贫富差距,少数人掌握绝大多数社会资源,似乎也变成了不再是一个政治问题,而只是一个生物学问题,这让很多的社会政治主张,都变成了一个笑话。

  所以自然杂志的编辑,在看到这篇文章以后,马上就意识到这里存在着严重的政治不正确,随后的大学校长,参议员们等等社会精英,一看完文章,立刻都警觉起来,所有的人对一篇学术文章高度的紧张,一致达成了相同看法,这在美国历史上,是很少见的事情。

  柯西的助手艾伦教授,在其死后的一篇纪念文章中提到:“柯西最让人不安的,是他的研究是严格依照科学的方法进行的,而且他收集的数据数量之大,让人难以反驳,更让人不寒而栗”。

  “我作为他的助手,直到今天,我也不愿意相信这份研究的成果是真实的,因为人类社会如果真是这样,那实在太让人绝望。”

  柯西的这种研究,颠覆了人类长久以来的认知,威胁到现有的政治秩序,估计在任何社会里,都不会被人支持,所以,很可能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真相。

 

………………………………………………………………

  我真的怀疑这篇文章是个“忽悠”。但我相信,柯西的结论是很有市场的。是啊,涉及的问题实在敏感。不过我认为,如果这个故事是真的,那实在应该让此研究进行下去;因为回避事实真相更可怕。

 


浏览(6012) (8)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kkllyy 留言时间:2019-02-03 21:58:34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信了!

回复 | 0
作者:打酱油的徒弟 留言时间:2019-02-03 06:46:33

“政治不正确”的好文。人分种族肤色性别,千差万别,没有一个人是一样的。有人天生就有优势,有人天生就低劣,这本来就是“常识”。这跟所有人的权利平等是两回事情。权利平等不代表生物特征一样。“上帝”就是把人弄的不一样。谁信了一律平等的大忽悠谁才傻。

回复 | 1
作者:无云夜空 留言时间:2019-01-31 12:02:31

不需要当传说来传播,雄性激素和行为的研究是很广泛的,公开言论,以及文章书籍都讨论到这些问题。只是一般避谈种族特征,但是也有少数研究人员涉及此类研究和讨论,引起轰动,这没什么奇怪的。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1-30 05:32:17

几乎可以肯定是忽悠。

作者煞有介事地杜撰出一系列“真人真事”,详细之极。但是:

1)这么多“细节”里,没有英文全名包括教育学家 富尔顿 哈佛大学 柯西和他的助手艾伦;

2)人是地球出现以来最复杂的生物,怎么可能“无一例外”?

3)这个“真相”被掩盖的如此彻底,“罗马主义”是怎么知道的?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