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战斗在温哥华的岁月的博客  
闲庭信步  
        http://blog.creaders.net/u/577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康生字画,江青才气,邓小平?? 2018-09-22 10:18:51

访问录:康生字画,江青才气,邓小平??


一,

在问及她对康生看法时,她说康生是货真价实的老革命,早年在党的地下工作中出生入死,是立了大功的。老纪在他领导下工作,知他很有水平,康生的才华出众,书法顶尖。但地下工作一点错误不出这可能吗?潘汉年比康生的错误大也平反了,像延安整风,清理阶级队伍,肃反工作不冤枉一个好人很难很难,因此得罪人也很多,搞错了的人自然把怨恨都集中在康生身上。你敢说现在就没有搞错的吗?康生拥护文革,在文革中表现积极,这是执行毛主席党中央的决定,因此而全面否定康生不公道,要否定也只能否定文革这一段。康生一生没有反党,是认真为党工作的,其实他的一生周总理是最清楚的,像现在这样的评价总理是不会同意的,主席也不会同意。

我说听说康生拿走了许多字画文物据为己有,她说康生是借过一些字画文物,但都有借条,都登记在册的。有的生前就还回去了,也有一部分是在他去世后归还的,康生的秘书、工作人员还在,字画文物的保管单位还在,字画文物也都在,现在社会上的一些传言是不负责任的,也是经不起查证的。这些年文物流失到海外的有多少?有几个查证追究了?


二,

在问及她对江青看法时,她笑了,说我尽提敏感问题。她沉思一会说,江青她们是清正廉洁的,比如姚文元就老是向我们家借钱花,理由是他经常用私款请上海来京的朋友吃饭,上海人爱面子好请客,他工资只有七十多元,老婆工资也不高,又不能用公款,所以月月亏空,当时的风气你是知道的,和现在的官员根本不能比。

江青人很漂亮,有才气,生话朴素,衣着讲究大方美观,她是演员出身,还能自己动手裁剪衣服,能把很普通的衣服变出花样来,不像王光美、邓大姐乱穿衣。江青是代毛主席受过,有些文革的大事不能怪她。不过审判时,我感觉她并不因为代毛主席受过而感觉冤枉,反而认为自己做得对,这从另一方面证明她的立场是坚定的,对主席的感情也是坚定的。但是江青性格反复无常,招人怕,我们背后都叫她老佛爷。她说话直来直去,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也不顾场合,不会搞团结,得罪人太多了。当年纪登奎代表中央处理浙江造反派,江青严厉责问老纪谁派你去镇压的?纪说是中央,江青逼问哪个中央?纪说是邓副主席指示去的。江青大怒,说你的中央原来如此,拂袖而去,从此,纪与江青交恶和老邓走的近了。


三,

在问及邓小平与纪登奎关系时,王纯很激动,说老纪寿命就是因此大减。当年江青对老纪不满,说纪是投降派,投靠了邓,而邓对纪也不够意思。起因是主席一九七五年想考察邓小平,让邓小平写个对文革肯定的文献,邓内心不想写,又想蒙混过关,所以与老纪商量,说他不了解文革全过程,提出让纪代写,署上邓的名,纪当时没多想就随口答应了。老纪回家跟我说起此事,我认为不妥,这不是欺骗主席吗?主席知道后不好办。刚巧纪忙了一段事,没来及和老邓说,老邓却要稿子,纪对老邓说由他代写稿不合适,主席知道后对我们都不好。邓听后勃然大怒,说纪滑头,气冲冲的走了,后来主席向邓要文献,邓只好借口拒绝了,主席至此知道了邓对文革的态度,很不高兴。邓小平这个人心胸狭窄,从此忌恨老纪,在工作上也不再和老纪配合了,后来干脆逼纪辞职。


四,

在问及她华国锋的看法时,王纯直摇头,说老华敢抓江青,一开始我们看好他,结果不是那么回事,他骨头太软,不敢担责任,没有政治家的风范,纪挨批的许多事是华让纪做的,华却不表态。她扳着手指头说,当时老纪、东兴、吴德、锡联、永贵、桂贤挨整时,他如果坚决顶住,联合起来对邓下手,历史就会改写,因为当时政治局多数人如汪东兴、纪登奎、吴德、陈锡联、陈永贵、吴桂贤等都是支持华国锋的,叶剑英也能算半个。(笔者注:邓先稳住华把支持华的人搞下去,把他的人扶持上来,然后聚集力量把华搞了下去。)华上了邓清君侧的当,最后下台是必然的,政治家没有铁腕不行。

我说如果当时联合起来反对邓,会不会血雨腥风啊?她沉思了片刻说,改写历史往往是要付出代价的,只有付出才有回报。

在问及她抓江青等人时,抓江青我们是高兴的。主席走后政治要突变我是有感觉的,每天提心吊胆,抓江青等人后半夜被开会,王纯还讲了抓四人的过程,大意是华国锋、汪东兴首谋,吴德、李先念、叶剑英、吴忠、陈锡联、纪登奎先后入围,忠实执行者还有张耀祠。当我问及为何采取宫廷政变解决而不开会解决时,她说开会不行,支持江青人多,江青倒是想开全会光明正大解决,没想到老华、老叶来阴的。还是主席看得准,她不懂政治。


五,

在问及她最敬佩谁看法时,她毫不犹豫地讲是毛主席、周总理。她说我不讲他们的功德无量,大家已经讲得太多了,我就讲两件终生难忘的生活小事。

一件是我们几个女同志听说主席营养不良导致浮肿,一方面不信,另一方面也关心,就拉上江青结伴去看主席,发现是真的,乘和主席聊天之机,我还亲手摁了主席的腿,手指印很清晰,主席的确患营养不良浮肿病。我们还专门问了张玉凤,得到了肯定。

当时我们都哭了,说这么大的国家,就差主席这一口肉吗?供主席一天吃一头猪也供得起,为什么不吃肉?而且别的干部也并没有不吃肉嘛,当时群众也有肉票按月供应。

主席语重心长地回答说,吃肉我还吃得起,我的工资够买肉吃了,我是想到全国人民吃不上肉,我有责任,我应该与人民同甘苦。我们听后哭的更厉害了。

另一件是我亲眼看见周总理喝玉米煳,吃光了不顾形象用舌头舔饭碗,干净的不用刷碗了!总理和邓大姐都是高级干部,收入都不低,也没有子女,可总理每天就沏一次茶,就是一杯茶反复冲水喝一天。主席是到最后连茶叶一起吃下去。


主席、总理去世,百姓如丧父母不是偶然的,毛主席、周总理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连一些被打倒过的老干部,如习仲勋、黄克诚、罗瑞卿、杨尚昆等这样的人出来之后都替主席说好话,都坚决反对否定毛主席,不是无缘无故的。邓上台后一度传言说是陕北红军救了毛主席,习仲勋站出来说,不是陕北红军救了毛主席,是毛主席救了陕北红军!没有毛主席的紧急手令,我们这些人,包括刘志丹、高岗都被枪毙或活埋了!她又说,手令当年是王首道紧急送去的,也得到了王首道的证实。(笔者注:“刀下留人,停止捕人!”)

当然,反对、痛恨毛主席周总理的人也有,很正常,什么阶级说什么话。


六,

在问及她不满谁的看法时,王纯说到邓,邓开创了腐败的先河!

她说中央领导在机关食堂吃饭原本是交钱交粮票的,是邓开了不交钱及粮票的先河,他是想用这个小恩小惠笼络中南海(专题)的干部,但上梁不正下梁歪,中央有一点不正之风,下面就会纷纷都效仿,影响很不好,公款吃喝就是从这来的。邓的生活作风和毛周根本不能比,比如李讷小时候主席带她去过北戴河,李讷的费用是主席自己出钱的,而邓带着女儿外孙女出去到处转,费用全部都是公家出。即使邓被下放去江西工厂劳动时,他也天天喝茅台。这是什么生活水准?邓重新出来工作后,花国家重金为自己盖房子,还拆迁了一所幼儿园和不少居民房。当时有个著名的军旅作家还专门为此事发表了一篇长诗《将军,你不能这样做》,不点名的批评了邓,这位解放战争时期投笔从戎的军旅作家因此被批判了,赶出了军队,从此消失了。(笔者注:转业到地方后换了笔名。)

中国腐败根子在上边。现在百姓恨腐败,中央也反腐败,但不得要领。

说到邓就不能不提毛主席的高瞻远瞩,不能不佩服主席的目光敏锐。记得总理病重期间有一位外国领导人来访,老纪以总理的名义接待陪同,在会见毛主席时,外国领导人问到邓被打倒了怎么又出来主持国务院的工作了?主席伸出两个手指头指着他们两人说,邓能力很强,水平很高,人才难得,你们两个加起来也不如他,但他要是上台了就会卫星上天,红旗落地,我是知道的。我在还好办,我不在了谁拿他也没有办法。这位领导人问那怎么办呢?主席说,是平稳交班还是血雨腥风,只有天知道了。老纪说,他当时心里咯噔了一下。


其实主席对邓很器重的,文革初期主席就讲邓和刘少奇是有区别的,明确表态要保邓。把他秘密送到江西一个小县里,也是为了让他远离林彪、江青等人,安静的学学马列。邓藏在什么地方中央只有主席和汪东兴知道,别人谁都不知道。1976年邓挑起天安门事件,江青等人坚决要求开除邓的党籍,毛主席又一次保护了他,撤销职务,保留党籍以观后效。主席真是对他是做到仁至义尽了,不过是想让他走社会主义道路,不要搞资本主义。没成想邓辜负了主席的厚望,上了台就想否定毛主席,只是遭到了陈云、王震、叶剑英等一大批老同志的坚决反对,没能得逞。王大炮在会上就拍着桌子放炮,毛主席不能批,批毛主席中国人民不会同意,批毛主席中国要出大乱子,你们要捅大漏子!谁批毛主席谁就将是中华民族的历史罪人,要写进历史的!其实否定毛主席国际上也通不过,有一位非洲国家元首来访,会见时第一句话就说,听说你们要否定毛主席,我们不同意!非洲人民的独立和解放就是靠的毛主席,靠的毛泽东思想,没有毛主席就没有非洲各国的民族独立!

我前面说过邓小平心胸狭窄还有一个例证,当初江青只不过是想开除邓的党籍,而邓是想置江青于死地。审判江青时邓等人就提出要枪毙江青,陈云坚决不同意,陈说四人帮的问题说到底是党内斗争,党内斗争不能杀人,我们不能犯历史上肃反的错误,有人说党内斗争也可以枪毙,我们不能开这个杀戒,不能起这个头,你们如果执意要枪毙那就写上,陈云同志不同意,让历史来评判吧。华也不同意,最后还是判了个死缓。


七,

在问及她对未来的看法时,王纯既担心又抱希望,她说我担心问题多了会积重难返,有亡国危险,但我又相信中共是久经风浪的,只要认真反思,问题再多也能解决,我不相信谁愿成亡国之君。


访谈结束后,笔者久久不能平静,对王纯老人肃然起敬。此文不加评论,除文字有别,内容照实录之,相信读者会有自己的是非判断。

   by Iq558



















































































浏览(68) (1) 评论(3)
发表评论
真巧,自私的人都恨毛主席 2018-09-20 22:37:27

真巧,自私的人都恨毛主席  


我偶然发现,我认识毛主席,是从14年前开始的。当时我发过一篇文章,如下:

 
    --------

    我是一个非党派人士.对于党派纷争从来不参与.但是我关心国家的命运.民族的前途.从小方面来说.我希望能帮助到我身边需要帮助的人.虽然我的能力极其有限.甚至还是需要别人帮助的人.但是.我依然希望我能做一个好人!因此.我自觉的关注一些受到周围老百姓称赞的好人.注意他们的思想.经过长期的关注.我发现了一个现象.凡是被老百姓称赞有加的.(注意.不包括媒体报道的.因为这样会难免会被人说他们已经涂上政治色彩).乐于助人的.他们都很信奉毛泽东!反之.也有个有趣的现象.凡一些被老百姓所厌恶的.都极端的反对毛泽东!

  举个实例给大家评判一下

  我在下岗前有个工友.那时我们一起上班.倒也相安.下岗后.我这位工友通过家族关系贷款和家里人一起办了一个工厂.前几天.我另外的一些下岗的工友来我家里.说话间大骂那个开工厂的工友.原来.他开了工厂后.一些下岗的工友就去他那里打工.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但是从来没有加班费.这还是小事.其中一个工友在上班(车床)过程中.不甚发生了工伤.那个工友为了不耽误工作.在休病假这段时间.让他的老婆去干他所干的工作.当时他老婆已经有了身孕.依然去干他丈夫的工作.当时我就说.你是工伤李某不知道吗?(这李某就是那个当厂长的工友).这位工友说."怎么不知道.我出了工伤.他就来了.没说了几句话.就问我能不能干了.不能干他就找别人.完了就解雇我.他说工厂生产不能耽误.当时是我说的.我老婆可以帮我顶.我这活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是熟练工种.我老婆以前的时候我教过她.她也会的.就这样.那李某算是勉强同意了我老婆给我顶一段时间.但是我老婆当时怀孕都3个月了.开始的时候.还能跟别人干一样多.后来就干不过别人了.到后来点都干不出来了!(注.这个点.就是工厂给工人规定的上班时间必须达到的产量即加工的件数.是工资基数的标准).李某知道后.就找借口给辞退了.当时给我气坏了.原来还是工友.他刚开厂子的时候雇不到成手的工人来找我.结果现在工厂大了.买卖好了.就这样对我......”

    其实关于这个李某的刻薄.我已经有所听说.就是这个李某.以前在一起上班的时候,偶尔的谈论起毛泽东,对毛泽东大骂特骂.什么语言恶毒用什么语言...

  无独有偶.我女儿的老师.因为我没有对他意思意思.而把我那身高并不高的女儿调到最后一排.当我据理力争的时候.那枉为人师的家伙.还笑话我不懂事.说我迂腐!我知道他说的懂事是什么意思.但是.我还是不懂事的用手去亲吻了他的脸。据我所知.他也是一个坚定的反毛人士。

    --------


    大家看,那个李某从国企退出自己干之后,对工人的态度和毛泽东时代的电影和文学作品中描写的资本家和地主老财是多么的神似啊?也就是从那时起,我豁然觉醒,从此逐渐的走向了毛主席,也逐渐的走向了探索真知的路程!

  
  那时候我就在思考,如何能够在社会中找一个参照系来鉴别一般意义上的好人与坏人呢,结果我发现,在社会中我十分痛恨的两个人,恰恰他们的共性都是对毛主席仇恨。仅仅只是从一个善恶来识别,那就是热爱毛主席的人都是很善良的,而对毛主席不敬的都是那些冷血自私只想从别人身上捞取好处的人。

  再后来,直到现在,我思考着,为什么对其他的历史人物不敬的人从个人的人格上没有觉得有多么坏,而唯独对毛主席不敬的人在为人处世上那么差劲和自私呢?慢慢的我发现,越是自私的人,越是对毛主席不敬,因为毛主席教导人民要无私,自私的人当然视毛泽东思想为洪水猛兽了,他们因为自己的自私而捞取了各种好处,所以他们最害怕的就是人们以毛泽东思想作为标尺去衡量他们的人格,这种害怕所采取的方式,就是污蔑辱骂诋毁毛主席,越思考我越发现,阳奉阴违口蜜腹剑的人,都是自私自利唯利是图的,总之,越是人格 卑劣的越对毛主席不敬,反之,越是厚道善良的人,越是尊敬毛主席。

    经过我的留意和调查发现.那些在心里真正景仰毛主席的.多是一些心地善良的人.也许在现在的社会不是什么能人.不是什么成功人士.但是.从悖反论的观点来看.信奉毛泽东的相对来说.在目前的社会成功机会要小的多的多....注意.我这里说的是那些从心底信奉毛泽东的人,不是那些口头上信奉.实际行为却相反的虚伪人士。

  
    今天很多所谓的社会学者,说起中国人因为没有敬畏没有信仰导致了道德沦丧,但是我想告诉这些学者,作为今天的中国人,不敬畏毛主席那么他也不会敬畏任何善良和正义,恰恰对毛主席充满敬畏和热爱的人,都很有理想和抱负。至于说起信仰,我认为毛主席强调的人民要做自己的主人,最值得去信仰。

    以上.是我经过十几年的思考和观察得出来的看法.是认真和谨慎的。


by 坚强  

  



  









































浏览(180) (5) 评论(2)
发表评论
我的父亲是改造好的知识分子 2018-09-18 23:40:18

我的父亲是改造好的知识分子
 

  我的父亲一个月前因病去世,享年85岁。

  父亲退休时职称是高级工程师(其实他25岁时就成为一个县团级单位技术负责人,享受总工程师待遇,但之后因调职而未予落实),应该算是个知识分子。

  如果把新中国的知识分子分成两大类,一类是从思想上改造好的知识分子,一类是没有改造好或拒绝思想改造的知识分子,那我父亲就属于前者。

  回顾我父亲的一生,勤俭节约、安贫乐道、克己奉公、重奉献轻索取、重大局轻名利,对得起家庭,无愧于社会,可以说是那个时代“改造好的”知识分子的典型。

  为何说父亲是改造好的知识分子?因为他面对大是大非时,站在大多数人的立场上看问题,不因私废公,比较客观。也就是跳出了家庭出身的框框,站到了“人民立场”上。

  而我对于父亲的“人民立场”的认识,经历了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才最终明确并真正理解。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是很多“右派”纷纷获得平反的年月,而且伴随着平反的,还有恢复原职,以及补发工资。

  每一个时代都有属于其时代的骄子,那个时代的骄子显然是“右派”,是他们名利双丰收的辉煌日子。

  对比官方媒体的宣传,小说电影的描述,我心里把父亲也划入“右派之列”:出身不好、非党员也从未主动要求加入组织、对当局从不歌功颂德、关心政治但家里订阅的是《参考消息》而非《人民日报》、有独立思考习惯从不人云亦云、不追逐政治潮流、与官员关系疏离。

  这些特点不就是当时众多被平反的“右派分子”的标配吗?

  然而,回到家里一问,才知道,父亲竟然不是右派?!而且从未受到过任何政治运动的冲击!就算冲着他的出身,怎么可能?!
  

  父亲1933年出生,小时候家境还算优裕,曾上过几年私塾,会背诵三字经、千字文,以及很多唐诗。即便到了晚年,出现痴呆症状的时候,偶尔甚至忘记我是谁,但唐诗都没有忘记。

  爷爷是地主,父亲大概7、8岁的时候,还曾被山匪绑架到山上过了十五天。

  到了解放后,家中生计出现困难。为了给家庭减轻负担,父亲选择报考免费供应食宿的地质学院。由于学院在距离家乡150多公里外的另一座城市,他是靠步行走了一天一夜才抵达。

  年轻的时候,他在云南与地质队同事翻山越岭找矿藏,母亲说那时的父亲工作起来很拼命,瘦的很,一度要入住疗养院。

  中年时,父亲回到家乡安徽,家里老的老,小的小。工作繁重,家务琐碎,可我记忆中的父亲总是和蔼的、微笑的,没有迁怒,也不会将单位的负面情绪带回家。

  因母亲是医生,无论白天黑夜,经常有街坊来敲门叫她去医院出急诊。父亲从未有怨言,常常是默默将家务承担下来,支持母亲的工作。

  他的时间从来不属于自己。不是为了工作,就是为了家庭,忙忙碌碌,永不停歇。为了家庭,父亲还放弃在省研究所的工作,回到基层陪伴母亲和子女。

  父亲最后病逝在深圳。他去世前在深圳住了十多年,为怕给子女添麻烦,从未提叶落归根之事,但从他糊涂之后常常提及家乡街区的名字,我猜想他内心深处是很思念家乡的。
  

  父亲出身地主家庭,爷爷被新政权拘押过,也有长辈亲戚甚至被新政权镇压枪毙。

  在我有了一定阅历之后,曾询问过父亲对于革命的真实看法,是否怨恨新社会新政权。

  父亲是这样回答我的:

  中国大多数人之所以能过上现在这样相对平等的好日子,得归功于那场革命。至于在这场革命与革命后的政权更迭中,亲人受到伤害,他认为这是家庭的悲剧,不是社会的悲剧。只能说是“革命”的连带伤害,因为革命不可能是和风细雨,很可惜,那时亲人在错误的时间和地点,担负着错误的社会角色。

  他进一步告诫我说,看问题不能只看自己和自己的家庭,要看到其社会性和历史性的作用。

  我至今还记得当时听到这番话的震惊和肃然起敬感。

  
  因为父母的忙碌,成长年代我们与父母基本上没有什么交流,更别说谈论政治了。实际上我的青年时代一直对政治颇为冷感。

  直到跨入媒体这一行之后,才渐渐发觉,政治是躲不掉的存在。也直到那时,才开始与父亲就政治问题进行交流。

  对于“右派”的看法,我曾问父亲,为何他不是“右派”。

  父亲觉得这个问题很可笑,他说,他不知道全国的情况,也许文人扎堆的地方,有“右派”是冤枉的,是遭到怀有私怨的人打击报复。

  但他自己的单位,被划为“右派”的人,的确是自身存在这样或那样的缺点与问题的。比如私德有污点的,比如平日里经常给人“穿小鞋”的,比如高高在上,群众关系不好的,等等。

  至于是否应该将这些人划为另类加以打压,是可以探讨的,但他们并非后来所说的那样品德高洁、受到的指责纯属冤枉。

  他进一步说,要相信群众。我想,这大概就是出身不好、工作起来会乱发脾气的父亲,竟然没有被人打成“右派”的原因吧。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我也曾问及父亲对文化革命的看法,以及他在其中扮演的角色。父亲说自己是逍遥派,但内心是反感保皇派,而倾向造反派的。

  对这一回答,我同样意外。因为,在我成长的岁月,“造反派”被描绘为大反派,只会乱打乱杀搞破坏。

  父亲告诉我,那时的确有官员欺压群众,搞一言堂,造反派就是反抗这样的官员,勇敢指出他们的错误。而且他见到的造反派只是言辞激烈,以理服人,并没有打人、侮辱人之举。

  而保皇派多是拥护官员而反对群众的,是希望在人与人之间搞等级的。
  
  父亲去世后,我在收拾遗物时才发现,原来他年纪轻轻便在国家的地质事业中贡献良多,获得了诸多荣誉。

  21岁开始工作,24岁被评为云南省先进工作者(也就是后来的劳动模范),25岁就担任地质队技术负责人,享受总工程师待遇。

  他曾因发现了锰、镍、煤等矿藏,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40多岁时回到安徽,又继续钻研煤矿开采技术,突破了河床下试采的技术障碍。

  父亲23岁与同事在云南开远小龙潭进行地质调查时,还曾在煤层发现五枚古猿牙化石,并上交给国家。

  因为这五枚深埋在晚中新世地层中的古猿牙化石,代表的正是举世闻名的开远拉玛古猿,而开远拉玛古猿极有可能是人类的直系祖先,它们生存于距今1500万年前。这一化石的出土,为“人类起源于亚洲说”提供了重要佐证。

  可是父亲很少提及这些往事。晚年他经常对国家的发展方向感到担忧,尤其是对几千万人下岗一事耿耿于怀。

  退休前夕,小煤窑大兴,曾有人游说他去帮人找煤,他拒绝了,认为这是在挖国家墙角。任凭同行们赚得荷包满满,他依然安贫乐道。

  听母亲说,当年每到评选加工资的时候,父亲就会跟她说:虽然我们工资不高,但还有更多的家庭困难的人工资不如我们,能让就让吧。

  结果,父母在退休时都成了低薪一族,直到父亲去世时,他的退休工资也只有三千多元。

  刚开始流行发奖金的时候,父亲一开始拒绝收取,后来好心的同事曾提醒他,这样会被排斥到“核心层”之外的。果不其然,他后来距离核心层越来越远,越来越边缘化。

  我知道父亲不介意是否在“核心层”之内,但他介意的是不能继续担任“核心技术工作”,他一辈子就是热爱技术,钻研技术,希望能将技术应用于生产,造福社会。

  在他去世前不久,时而糊涂时而清醒的父亲还念念不忘他的专业。有一天母亲听见他在喃喃自语,说起云南小龙潭的某个奇异的煤层项目,不研究就太可惜了。

  写下此文,一是为纪念父亲,一是向无数像他一样的中国知识分子致敬!

by 聂焱 2018-07-20










































































































浏览(716) (9) 评论(6)
发表评论
易学家谈毛泽东 2018-09-18 00:21:10

易学家谈毛泽东


    “得人心者得天下”,老百姓这个“天”的运气规律是谁也改变不了的。替天行道,天使般的毛泽东就是如此!什么样的困难和险境都能化解。毛泽东的伟大,就在于委身于人民大众之 中,集天下之民心为己心,为民践诺,大信于民。毛泽东行,魑魅魍魉岂有不遁避之理!(摘自朱树松·《放心跟我走,老子不怕邪》)

    “《孙卿子》说过:‘国得百姓之力者富,得百姓之死者强,得百姓之誉者荣’,正是毛主席率领的人民军队有此‘三得’,才有了1949年10月1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正是毛主席 思想的‘人民万岁’,才有了中华人共和国屹立在世界的东方!《孙卿子》还说:‘君着,民之源也。源清则流清,源浊则流浊’,老区人民对‘知青’的关怀与信任,这都是因为毛主席以 身作则率先垂范‘为人民服务’的治吏‘清流’,牢牢地浸透在他们的血液里,是他们对毛主席的信赖、忠诚与尊崇所致。”(摘自朱树松·《磨刀声唤起的联想》)

    “毛主席的笑眼笑得眯成了两条长长的缝,深邃的无法揣测。这是一双可以洞察秋毫、高瞻远瞩的眼,是一双可以使世界上一切敌人胆战心惊的眼,是一双能使朋友和同志感到温暖可亲 的眼。”(摘自朱树松·《风雨十年知青路》)

    “毛泽东用人是‘五湖四海’,招贤纳士;眼光敏锐,识人透彻;据其德才,任用准确。这也正显示出毛泽东能容异议,聚人心,得天下的伟大人格与胸怀。”(摘自朱树松·《毛泽东 用人的一则故事》)

    “毛泽东,一位来自最平凡民间的伟人,他和百姓的天生情结,就像大海中的一滴水,在千千万万数不清的滴水融汇成的大海中,永不干涸!”(摘自朱树松·《毛泽东的群众情结》)

    “毛主席就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化身,是延续、传播、发扬、光大中华民族文化独步天下的人民领袖。他的思想就是中华民族文化核心的体现与光大(并神会化融马列),以善良平等与正 义革命指导着打翻不平等社会的革命活动。毛主席率领广大人民大众,建立了新中国,努力去创造一个和谐共享、平等安详的共产主义社会。……毛主席以其博大坦荡的胸襟、独具智慧的眼 光和无与伦比的胆略,导航着中国已经起航的方向……”(摘自朱树松·《磨刀声唤起的联想》)

    “毛泽东,一部学不尽、读不完、用不竭、说不止的宇宙全书;他就像一座——神秘,却永远爬不到巅峰的高山峻岭;让我,持恒的攀登;每一步,都感受到,大山的玄妙、神奇与浑雄 。”(摘自朱树松·《心中的毛泽东》)

    “毛主席的一生是自己主导自己运气的一生!他老人家在有生之年目不旁顾的做了自己想做的一切——为了他的国家和人民。他的任何行为都雷厉风行的导引着中国在不断的创造自己的 历史,并以这个‘创造’严重的影响着世界!”(摘自朱树松·《风雨十年知青路》)

    “毛泽东虽然走了,但毛泽东的精神永存!毛泽东注入在中国大地上的灵魂依然焕发着蓬勃的生命力……”(摘自朱树松·《毛泽东的精神》)

    “只有心里总是揣着人民的人,人民的心里才会永远有他——毛主席!”(摘自朱树松·《毛主席三拒头像上人民币的故事》)

    
    “毛泽东虽然早已故去,但由于他奇异的命局运律和特殊人生与功业,他的运气仍会随着元运的律动,为助中华民族的崛起,为中国的振兴而起着相当的砥柱作用。尤其是在以后的九运 中,毛泽东的人格魅力与民族气节,以及他那蔑视一切“纸老虎”的英雄气概和博大胸怀,他那富有强大生命力的‘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的召唤,定会激励和鼓舞中华民族为再度振兴发挥 巨大的威力,成为中华崛起不可须臾忽视的宏伟力量。而毛泽东的伟大精神,也必会随着历史的发展,在运律的大道上,与时俱进,自然而然,适时不断地进行着‘自我’调整,融贯在中华 民族迈向引领世界潮流的大运之中,去迎接世界历史崭新的时代!”(摘自朱树松·《毛泽东身后运气的趋势与影响》)

     “光辉灿烂的中华民族文化是永恒的!伟大神通的毛泽东思想是永恒的!”(摘自朱树松·《磨刀声唤起的联想》)


    人的运气规律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天使神差的伟人更是如此!鸿运的制高点在未达到之前,什么样的困难和险境都是能克服的。从客观上讲,此人必定是“得人心者得天下”的领袖人物。毛泽东就是如此!他的伟大,就在于委身于大众之中,集天下之民心为己心,为民践诺,大信于民。


    民心即天意,毛泽东顺天应民,从揭竿而起之时,就立志为天下苍生,中华民族而奋斗。“列嶂青且茜,愿言试长剑。东海有岛夷,北山尽仇怨。荡涤谁氏子,安得辞浮贱。”(毛泽东句),报国之志,慷慨激昂。“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毛泽东句)“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毛泽东句).

    “(因毛泽东)井冈山更是一种思想,井冈山已不再是一个地理的名词,它已化作了一种精神”(摘自任志刚《为什么是毛泽东》)。追求平等,是毛泽东精神的核心,而且贯穿在毛泽东的一生之中。毛泽东反对获得政权的目的是让自己占据高位,而不是去消除不平等。所以,毛泽东的一生,就是为人民谋取平等的一生。毛泽东是世界上至此唯一一位置身于老百姓之中、与被统治者融为一体的“帝王”(统治者),并带领被统治者去监督以他为首脑的统治集团的国家领袖。也正是这种精神的激励,在毛泽东时代“是高唱歌曲的同时,手里拿着锄头、锤子和钢枪劳动的时代,是无私奉献的时代”(摘自任志刚《为什么是毛泽东》)。


    “毛泽东虽然早已故去,但由于他奇异的命局运律和特殊人生与功业,他的运气仍会随着元运的律动,为助中华民族的崛起,为中国的振兴而起着相当的砥柱作用。尤其是在以后的九运中,毛泽东的人格魅力与民族气节,以及他那蔑视一切‘纸老虎’的英雄气概和博大胸怀,他那富有强大生命力的‘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的召唤,定会激励和鼓舞中华民族为再度振兴发挥巨大的威力,成为中华崛起不可须臾忽视的宏伟力量。”

by 朱树松







































浏览(205) (6) 评论(0)
发表评论
嘿嘿,毛泽东恐惧 2018-09-16 13:19:32

      
毛泽东恐惧


    四十多年前,当他在世的时候,毫无疑问,有些人都感到十分恐惧,因为这些人的欲望、野心,一不小心,就可能遭遇灭顶之灾,所以就只能战战兢兢地度日。在那个时候生活过的中国人都知道,那时的中国,尽管大家都十分贫穷,生活并不富裕,但流氓、坏分子,小偷等各种社会渣子无不抱头鼠窜如过街老鼠,也没有为富不仁者寻欢作乐任何一点的可能与空间,“黑社会”已成为历史陈迹,根本就用不着搞什么扫黄打黑、打击吸毒贩毒等。那时的中国,真的是太单纯、太清白了。

    如今中国富裕了,生活好了,总体而言大家都在快乐的阳光之下,但是,其中活得最欢快的,大概还是当年那些感到恐惧的人,当然也不乏后起之秀。这些人现如今已经活得十分欢快了,至于如何具体描绘他们的欢快,我还真有点词屈语穷。

    尽管如此,可是他们在内心深处仍怀有深深的恐惧,这一恐惧很大程度上并不源于现实,而缘起于毛泽东时代,也就是说,对这些人而言,四十多年前的恐惧仍然难以消弭,仍然在心头积淀,对此,我将其概括为“毛泽东恐惧”。

    在今天的中国,怀有这种恐惧的人其实很多,也表现得比较充分,他们经常性地对毛泽东表示轻蔑与不屑,这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其实质还是恐惧;也经常性地对毛泽东进行泼污咒骂,这是为了发泄愤恨,其实质也还是恐惧。

    这些人的“毛泽东恐惧”大致有以下三个方面:

    其一,思想的恐惧。毛泽东在建立新中国后的社会主义阶段,认定中国社会历史的两大危险是“私”与“修”,认定不解决这两个问题,就不能解决中国的历史定位和中国未来的方位取向。正是建立在这一判断的基础上,所以,就要“斗私批修”,并将其当做最高政治任务。众所周知的是,现如今在中国最得意的那些人,恰恰最为衷情“私”与“修”,如果这两个东西被怀疑、被动摇的话,那这些人的社会政治基础就不复存在,就要有朝不保夕之虞,这岂能不引发深深的恐惧?

    其二,办法的恐惧。毛泽东领导闹翻身、搞建设,办法千头万绪,但核心的只有一条,那就是“革命”,建国前闹革命,建国后继续革命。革命非常可怕,这些人有痛入骨髓的感悟,正是出于这样的感悟,所以,有人就要歌颂民国的军阀时代,因为军阀反对革命;也有人要歌颂民国的蒋总统时代,因为蒋总统镇压革命,甚至还有人要去歌颂腐朽没落的清王朝了,幻想中国还不如搞大英帝国那种君主立宪制了。对此,有人说,这是一股“历史虚无主义”浪潮,其实在我看来,这些人所虚无的只是革命的历史,其它历史并不虚无,所以这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历史虚无主义,只能算做是“毛泽东恐惧”而已。

    其三,影响的恐惧。毛泽东去世至今已接近半个世纪,半个世纪的中国风雨如晦,许多东西都已消磨残蚀了无痕迹了,但人们对毛泽东的怀念与继承却依然旺盛,这是一件很令人震惊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在一些人看来,简直如同洪水猛兽一样可怕,因为这意味着毛泽东仍然拥有巨大的历史的话语权,他虽然不再说话,但是,他仍然是当代中国最重要的政治裁判,也是中国最具权威的历史裁判。有这样的一个裁判摆在那里,无论如何都要让一些人寝食难安了。

    消除上述这种恐惧,一直以来都是一些人所日思夜想的难题。但遗憾的是,虽然费了九牛一虎的力,吃奶的力,但“毛泽东恐惧”却有增无减,导致一些人精神失常,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by 张志坤























浏览(211) (7)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1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