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战斗在温哥华的岁月的博客  
闲庭信步  
        http://blog.creaders.net/u/577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华为打官司----稳赢不赔 2019-03-11 20:57:03

华为打官司----稳赢不赔


有人说,华为和美国打官司,华为无胜算。那么,甚么是胜算?法官罚美国政府的款是胜算?还是华为名声大振被更多国家接受是胜算?

其实,很大程度在官司上不会有许多结果,很有可能不会有那种法律上直接胜诉的情况。但是,这未见得就不是胜算。因为,还有一个实际效应。

我就不拿华为做例子,我假想一个中国的食品公司为例子。假设这个食品公司的食品受到全世界的欢迎,结果受到美国政府的禁止,认为这种食品有毒。当然这是一种无赖行为。

那么,一种策略就是,这个公司领导想,反正也干不过美国政府,于是忍气吞声,沉默。那么,全世界的消费者会怎么想?哦看来这种食品就是有毒,至少有许多消费者会这么想吧。你忍气吞声,不就证明了你心中有鬼,食品里有毒吗?

如果,这个公司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行,我要起诉美国政府,我要告它的状,而且向全世界反复宣布这一点。那么,全世界的消费者会怎么想?通常是注意法庭上的辩论,美国政府能够出示什么样的证据,是不是有证据,化验结果,确实这种食物有毒?如果没有这种证据,在法庭上胡搅蛮缠,那全世界消费者也会看在眼里的,会得出结论:美国政府确实是无赖。那么,这个打官司的行为就是一种正面宣传,向全世界宣传。而且,这世界上反美的人士可多得很,都有人恨到要搞飞机撞大楼。那么,这种人就有可能专门买中国的这种食品吃。

所以,官司胜不胜无关胜算,重要的还是实际效应,让全世界能够看出美国政府的嘴脸,而且长期让他们在法庭上辩护的官员感觉活受罪,那么就长期地消遣消遣他们。这叫----是非自有公论。这也就构成了长期的形象宣传。

其实,美国地界就算是不用华为的产品,那全世界还有许多地界呢,还有许多反美武装呢。还有恨美国的许多政府呢。例如上世纪未,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做出决议开除美国出人权委员会,那些国家的人可没有受到中国政府的洗脑。现在反美的国家有的是。他们注意到华为是和美国对着干的,他们要购买交换机,一想,美国的交换机里可能有中情局特务做的手脚吧?我国的总统的打电话会被美国中情局窃听吧?而华为和美国政府对着干,一定不会把情报泄露给美国中情局吧?

这么一来和美国有过节的所有组织,政府的和非政府的,统统都要买反美公司的产品,华为这方面的市场就算是占牢了。

这也让我想起了我读过的一篇列宁的文章,那篇文章中,列宁认为非法斗争与合法斗争要相结合。

例如,当年沙皇也搞议会,叫杜马,极左人士就反对无产阶级政府去参加,但是列宁就说一定要参加,当然,对于资产阶级假民主可以不相信,但是共产党在杜马中反复宣传揭露黑暗,这种宣传导致了布尔什维克的声望大大增加,这也是后来十月革命的基础。

嘿嘿,看来华为碰巧了一个天时地利,打个把式就人合了。这个把式,就是官司嘛。


by Lang
























浏览(788) (12) 评论(42)
发表评论
真跪着的人,因为觉得美 2019-03-07 23:39:34

真跪着的人,因为觉得美 


前几天,中国发生了一件大事——属于中国自己的宇宙空间站即将开始建造了。空间站预计建造时间为3年,建成后将在轨运营十年以上。中国也将成为世界上第三个拥有宇宙空间站的国家,前两个分别是美国和俄罗斯。

新闻一出,各大外媒纷纷报道,称中国的“空间站”时代正式来临。甚至还透露,此空间站也许还将是世界上首个太阳能空间站。从上世纪90年代起,人类建成了第一座国际空间站。当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禁止中国参与国际空间站建设,也禁止中国宇航员登上国际空间站。

但和国外媒体相比,国内却是迟迟没有动静。这个新闻在微博热搜的十几名徘徊了一晚上,等到天一亮就被冲得无影无踪了。

有网友评论说:有什么可牛的,美国人30年前就造出来了,现在才搞出来还有脸出来说?

是不是有点眼熟?

没错,今年1月份,当中国成为第一个登上月球背面的国家时,国内却异常冷清。

有些人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心情没有任何波动,认为外国人肯定做过,没什么可炫耀的。

前一阵子还有一个新闻,上海一民办国际私立小学对中国学生和外国学生收费双重标准。国内孩子学费21万一年,入学标准相当高,不仅成绩要好,还要有特长,会乐器,有出国经历。而相比之下,外国学生不仅学费只要2万,而且学业方面基本上没什么要求,只要过了及格线就行。基本上就是求着外国学生来上学。

在学校的走廊里,摆着各种学校活动的照片,站C位的永远是外国孩子。校方目的也众人皆知,就是让家长知道学校里有外国人,可以吸引到更多生源。

记得有一次坐飞机时,遇到旁边一个中国女子带了两个孩子,一路上两个孩子一直非常乖,静静地自己玩。到下飞机时,我称赞了一句:您家宝宝教养真好。而这时母亲却说:这不是教养问题,是血统问题,他们的爸爸是美国人。

有一次在转机,乘客很多,位子所剩无几。一对中国夫妇很疲倦,哈欠连天,但是仍站着。妻子说坐地上休息一会吧,但丈夫担心影响不好,迟迟不敢坐。后来二人实在太累就坐下了,几个中国年轻人斜着眼睛看他们,一个年轻小姑娘怪声怪气的挤出了一个字,土。但紧接着,过来了几个白人。他们一边大声聊天,一边把包一扔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他们聊得很开心,开怀大笑,但就是没有注意到当时已经凌晨2点了,周围许多人都在睡觉。而那几个中国年轻人却不停地往外国人那里抛去搭讪的目光。过了一会,两个姑娘就凑上去,和这群白人结结巴巴的说:“你的眼睛好漂亮啊”。

有些时候不是外国人有多高贵,而是自己觉得低贱。

Sandu是一名来自罗马尼亚的交换生。他经常能收到各种商家的邀请,请他扮演“模特”,出现在各种展会的现场。Sandu明白,他的职业与走秀毫不相干,邀请方需要的,只是“蓝眼睛、白皮肤、高鼻梁”的白人脸孔。凭着“外国人”的身份,Sandu参加过地产、商铺开业、医美活动的走秀,短短3,4个小时就可以挣到3000-4000元。

前一阵子,有人比较了浙江杭州一所私立学校的中国外国教师待遇差距。一名学校的骨干顶尖教师,拼死累活,年薪20万。但学校随便找一个外教,年薪40万起步,还给配单独住宿,洗衣机、冰箱等电器一应俱全。国内教师一个月兢兢业业,起早贪黑累到吐血,外教一个月才上12节课,没有任何教学压力,上课不备课,课堂组织混乱,内容就想到哪讲到哪,校长还满脸堆笑地颁发优秀教师奖章。

为什么能这样呢?就是因为外国人有一副好皮囊?

一位网友曾讲起,一个平时不冷不热的微信群里,突然有个人拉进来一个美国人。拉人的那个人介绍这位美国人刚来中国,很希望能结交朋友,学习中文。那个美国人随后用中文打了个招呼:“大家好。”结果群里就像突然被炸了一样,潜水的装死的平时不说话的全都出来了,群瞬间被英文淹没了。那位网友用中文发了一句话,有些人竟然说,能不能别发中文,照顾一下外国友人。

那外国人真的值得我们这么做吗?其实真不值得。记得几年前在香港发生的“兰桂坊老外事件”。

一对外国屌丝,David和Alex,俩人从未坐过飞机,到亚洲之后,以屌丝无业之身,在亚洲旅行把妹,拍成了纪录片,整整十六个月,阅女无数。两人在香港,当街抢走中国人的女朋友,然后当场和那女人舌吻。最后女子完全无视其男友的存在,和老外开房去了。

他们还把自己的这段经历上传到Youtube,在视频中说教教人怎么泡妞,讲各国女人讲了一堆,然后讲到亚洲女性的时候,他是这么说的:对亚洲女人,你不需要什么技巧,她们愿意主动和你上床。

就是这样两个欧美底层人士,到了亚洲却依凭白种人的面相与驱壳,受到亚洲女性的极度欢迎。而像Alex和David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他们在国外过着底层的生活,找不到工作,然后凭借外国人的身份,在中国轻松挣钱、玩乐、泡妞。

一位中国出租车司机告诉我,有一次在一条著名的酒吧街接到一个白人,双手各搂一个中国女孩。

他开始以为肯定是做特殊职业的,没有在意。直到后来她们让他把车开到一所著名高校的女研究生宿舍前,这才大吃一惊。

北京某医院发现一名艾滋病人,是一位美国人,他承认,在北京短短几周里,他与六位中国女性发生关系,甚至不乏高级知识分子。

一位美国女汉学家怀着对中国历史、中国文化的无比热爱,携带丈夫来到中国,可是没过多久她就决定提前回国。因为“几乎每天都有很多中国女人围着我丈夫转,有些人甚至当着我的面毫不掩饰,为了保护我的婚姻,我觉得回美国是最好的选择。”

一项涉外婚姻调查发现,中国女人和外国新郎的结婚年龄,平均相差10.5岁,其中有13%的夫妻是两代人,整整差了20岁。当然,老夫少妻。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我记得有人这样一段话:我们受欺负的历史,在中国人心中刻下了一个“低等”的思想钢印,当人们遇到一个外国人的时候,那张白种人的脸,已经在灵魂深处被默认是高价值的象征,这张脸代表着“强者”。在中国惨痛的近代史中,我们不断的自我否定,对西方的绝对崇拜,演化至今,俨然变成了一种肤色崇拜。

就像是国际学校中始终让外国学生站在C位一样,我们默认了白人就是要比中国人更好。而带来的后果,就是国内的孩子从小在潜移默化中被教育“外国人就是比中国人要好”。

我们默认了白皮肤等于高价值,而对自我的自卑则深入骨髓。

中国人找白人就会被人觉得很厉害,不管这个白人是不是个loser;中国电影就是烂,不管好莱坞电影的是不是用了相似的套路;中国科技就是落后,不管我们是否已经在某些领域已经创造了历史;中国人就是没素质,不管现在很多国人的素质已经远超欧美人。

这种自卑感影响着我们,觉得外国什么都比中国好。

外国人都在用facebook,中国人整天就知道玩微信微博。

在澳洲还春意盎然的时候,中国的大部分的树的叶子都已经掉光了,这说明了中国的空气质量有多么糟糕。

中国火箭每次发射都会有残骸坠落,再看看人家,基本都成功消失了,我们还很落后啊。

在我国,向的兔子静脉中注入10毫升空气,兔子居然死亡!我们空气有毒。

外国研究人员做了一项实验,在持续接受中国的手机辐射52万小时后,竟然有高达90%的实验对象死亡。

英国人的坦克,稳定性极好,英国人坐在车里喝咖啡,咖啡都不会撒出来来,反观我国坦克,人都要被颠吐了,这样的军队战斗力肯定差。

我国平均每天死亡两万人,一年就接近千万,超过了很多国家的总人口!我们这是怎么了?



一些中国人,用血和生命甩掉了东亚病夫的帽子。而另一些中国人又跪在地上捡起来,戴上。而且认为姿势很美。

那些还在跪着的人,快起来吧。

对待外国人,像对待一个普通朋友那样,仅此足矣。


by  北美留学生日报微信公众号(删节文)  2019-03-07























































































浏览(167) (10) 评论(11)
发表评论
给新美国人普及点儿常识 2019-03-04 19:01:19

给新美国人普及点儿常识


----美国在大城市生化实验 百万人被感染却一无所知

美国在1950到1960年代,做过多次“模拟生化武器袭击”实验,而他们实验的场所并不是在实验室,这一系列“生化武器”实验发生的地方,正是包括纽约、旧金山在内的美国大城市;而被实验的对象,正是生活在这些城市里、千千万万对这个生化细菌实验一无所知的普通美国民众...

国际社会对生化武器的担忧,从一百多年前就开始了。

从生化武器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开始出现后,人们就对生化武器的残忍和恐怖十分震撼。

1907年的海牙公约中,就规定了在战争中使用危险的化学武器是非法的。

尽管如此,在一战时期,还是出现了大规模的化学战。

从催泪瓦斯、到氯气、到氰化氢...各种各样的生化武器在战争期间被参战国们开发、使用、造成了大规模的人员死亡、残疾,甚至没有参战的平民也深受连累。

所以在一战结束后,世界各大国坐下来谈判时,对生化武器的控制就成为了大家的一个共识:这种东西犹如潘多拉魔盒,彻底打开了就关不上了。

我们彼此之间如果对此毫无约束,今后兵戎相见之时还大范围使用生化武器,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后果难以预计。

不如趁现在,我们就约好,严格限制这些一旦用了就可能收不住的危险武器。

于是,在1925年,法国政府带头组织各大国签署了《日内瓦议定书》,致力于防止包含毒气、细菌在内的生化武器的扩散,美国也是这个议定书最初的签署国、支持者。

可是,议定书的出发点是美好的,现实却太残酷。

之后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证明,即便是签署了《议定书》的各大国,表面上要求别国不要囤积化学武器,自己却又悄悄地在开发和生产。

美国政府也没有太把《日内瓦议定书》放在眼里,直到珍珠港袭击事件发生:在珍珠港袭击之前,美国政府从来没有在军事上遭受过如此突然的挫折,面对世界军事局势,美国是姿态昂扬的、自信的;珍珠港袭击之后,美国平民也好,政府和军队也好,都对美国的坚强产生了怀疑:一个念头在无数美国平民、军人心中升起:或许,我们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坚不可摧!美国比我们想象的更加脆弱!

就在这样的担忧情绪的推动下,二战结束后,美国政府启动了一个非常计划:在真正的敌人袭击到来之前,我们自己先测试一下化学武器的威胁性!

为了达到最逼真的实验效果,实验的场地和对象,就是真实的美国城市里、万千普通的美国民众!

【游轮带着细菌驶向旧金山,一天之内全城居民全部感染!】

所谓的“模拟生化武器袭击”实验,就是选取一种化学物质当做是“生化武器”,用它来“袭击”一个真实的美国城市。

在袭击之后,研究者们会观察这种“生化武器”的扩散性,以便了解真正的生化武器袭击可能带来的后果。

当然,在军方计划中,这种化学物质不能真的有生化武器的杀伤力,不能真的对人群造成伤害,不然实验就成了反人类罪了。

另外,这种实验必须最好暗中进行,因为真正的生化武器袭击是不可能让被袭击对象提前知道和预防的。

要满足这两个要求,就必须要找到一种传播性强却没有危害的细菌,并做好实验的保密工作。

1950年,美国军方选取了两种细菌,球芽孢杆菌(bacillus globigii)和粘质沙雷氏菌(Serratia marcescens)的混合物,用来当做“生化武器”模拟生化袭击。

选取这两种细菌,主要是有几方面的考虑。首先,这两种细菌在当时的科学家们研究中,是对人体无害、绝对安全的。所以即便是在人群中传播开了,也(应该)不会造成任何安全隐患。其次,粘质沙雷氏菌常存活于土壤和水之中,附着在食物表明时,会产生鲜红色素,让被感染的食物外观非常明亮。所以在后续的感染研究中,非常方便观察。最后,这两种细菌存在的地方很有局限性,很多美国城市,如加州地区,是完全没有观测到这种细菌的存在的。不会对实验结果造成干扰。 所以选取这种细菌投放在新的地点后,后续所有收集到的被感染数据,应该都可以计入是“生化武器”造成的后果,统计上对比也很清晰。

细菌选好后,用来做实验的城市也被定下来了:旧金山。

选取旧金山的原因也很充分:首先这是美国著名的港口城市,人口密集,经济发达。其次从海上吹向城市的风能够在短时间内让细菌扩散开。

这两点就足以让旧金山成为真实战争中,敌人生化袭击的重点目标之一。

同年9月20日,实验开始了。

一艘美国海军扫雷船,装载着几百万加仑的含有两种细菌菌株的水,驶入了旧金山的港口。

船只就位后30分钟,船上的这些带菌液体通过特殊的喷嘴喷出,洒向天空。

形成的长达两公里的水雾,带着这些细菌,随着海风吹向整个旧金山市。

之后的一周里,美军重复这样的喷洒,实验团队在此期间在旧金山市区里收集数据:从喷洒的时长、温度、风向、风速、空气湿度,以及感染这种细菌的土壤、水体、甚至人群...

一周后,喷洒结束,是时候检验城市感染这种细菌的程度了。

根据美军在43个地点采样得到的数据,5月27日实验结束之时,几乎整个旧金山都受到了感染。

每公升空气、水体中平均可以检测到500个细菌。

这也就是说,几乎整个旧金山市的80万居民,都在细菌残留的几个小时内,每分钟吸入了5000个以上的带菌粒子。

而且,受到感染的不仅是旧金山市,周围的郊区也被“侵袭”了。

从主导这次实验的科学家美军方面来说,这次实验成功了:它证明了旧金山以及与其规模、地形相似的城市,在细菌战的威胁面前极其脆弱。 如果这投放的是致命的细菌,那这个城市的人民几乎已经完蛋了。 这次实验在揭示美国的面对生化战争的“脆弱性”方面有重大的意义。

军方需要针对这种威胁,加强防御方面的准备。

但是,实验是“圆满成功”了,麻烦却在实验结束后几天出现了...

【说好无害的病毒最后导致人死亡:只有极端情况下极端脆弱的人群才会被感染致死哦!】就在实验结束后一周,斯坦佛大学医院却接到了一名特殊的病人:他的名字叫做Edward Nevin,是一名75岁的男性患者。

在入院前一个月,他接受了前列腺手术,手术非常成功,他恢复得也很好。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9月末时他却突然出现了严重的尿路感染,尿液还呈现出非常罕见的红色。

面对这种奇怪的病情,医生们想尽办法找出他的病因。

经过好几轮实验研究,终于确认,他感染的是粘质沙雷氏菌.

而这种细菌别说在斯坦福大学医院的中从来没有过,在整个旧金山地区都没有前例。

眼看Nevin身体每况愈下,病情越来越重,医生们却对这种感染束手无策。

最后到了10月中旬时,因为病菌已经感染到了Nevin的心脏,各种医疗手段都无效,Nevin不幸死亡。

Nevin的死对斯坦福大学的医生来说实在是太意外了,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Nevin会感染这样罕见的细菌并导致死亡。

就在Nevin死后的6个月里,斯坦福大学医院又接诊了另外10名和Nevin具有相似病症沙雷氏菌感染患者。

虽然另外10名病人的病情并不严重,之后都顺利出院,但接连不断的粘质沙雷氏菌的感染病症还是引起了人们的恐慌。

这种从来没有在当地出现过的细菌,为什么突然集中出现? 感染源在哪里? 为什么在短时间内突然爆发了?  之后会不会迅速扩散?  医生们不知道这种细菌从何而来,也不知道到底会造成什么影响。

不过,好在六个月后,这种细菌的感染病人,就如同他们的突然出现一样突然地消失了:神秘地开始、神秘地结束,让人心有余悸...

消息很快传到了密切关注城市感染情况的美国军方那边,旧金山的公众对这种细菌感染原因一头雾水,军方实验人员却对其来龙去脉清清楚楚,并感到十分担忧:不是说这种细菌是不致病、对人体基本无害的吗?

现在已经有人因为这种细菌感染患病,甚至还有人因此死亡!

这事情非同小可,这次实验的安全性需要重新估量。

在多年后披露的军方文件中可以看到,在斯坦福大学医院的病人消息传来后不久,美国军方组织了研究人员团队,重新评估这种沙雷氏菌的安全性。

毕竟这次军方实验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保护美国民众不受生化武器的危害,而不是直接让他们生病甚至丧命。

最后,由军方领导William Creasy总结的评估报告指出,粘质沙雷氏菌并不是最理想的“模拟生化武器细菌”,有时候可能是致命的。

但是,另一个政府调查机构得出的结论是,“只有在极端情况下,粘质沙雷氏菌对抵抗力非常低下的个体,比如老弱病残人群,才可能会有致命危害性”。

所以,使用粘质沙雷氏菌模拟生化武器还是合理的,可以继续。

或许,正是因为这些调查机构的评估显示这些“模拟生化武器”并不可怕,实验的“利大于弊”所以在接下来的25年里,美国军方选择继续:继续实验,继续测试生化武器的扩散方式、效率、范围、类型!

继续在不对当地卫生局、大众进行任何警告的情况下,拿真实的城市、真实的大众当实验对象,测试美国在面对生化武器时会有多脆弱....

【在车站、地铁、机场继续实验:连致癌物都被看成了无害的?】在1977年参议院的生化武器实验听证会上,军方公布了过去这些年的实验记录。

从1949到1969年间,军方总共进行了239次露天的生物制剂实验。

在其中的80次实验中,军方使用了一些当时的研究人员认为无害的活细菌。

在其余的实验中,军方使用了惰性化学物质来模拟细菌。

细细看这些实验记录,让人不得不感到十分后怕。

1950年代,军方实验人员继续用之前已经出现致病案的粘质沙雷氏菌模拟生化武器,在巴拿马城和佛罗里达的基韦斯特做了实验。

军方记录显示这两个城市的实验是成功的,且没有任何致病报告。

1957-1958年,军方还在明尼苏达州等美国中西部地区,使用锌镉硫化物(硫化锌和硫化镉的混合物,具有荧光特性)模拟生化武器,以图了解这种化学物质在大气中的传播程度。

最终这些锌镉硫化物在1600多公里外的纽约州被发现,军方记录再次显示试验成功,并没有造成任何平民患病。

然而,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当时的硫化锌在科学家们眼里是安全的,但如今,锌镉硫化物已经被认定为一种致癌物质,并且会对水体产生长期性的不良影响。

当初的实验之所以会得出“无害”的结论,可能只是因为后果还没有机会完全显现出来....

另外,这些实验涉及的城市、人口之多,也让人们非常惊讶。

1965年,美军研究人员在华盛顿国家机场和巴士总站秘密释放了球芽孢杆菌。

在模拟生化袭击发生后的两周,有超过130名受感染乘客将这些细菌带到了超过7个州的39个城市,显示了这种生化武器的交通枢纽释放后的强扩散性。

1966年,美军研究人员在纽约曼哈顿的地铁上,投放了枯草芽孢杆菌的变异体,让这种当时被看做无害的细菌通过地铁系统传播。

最后在1968年1月的一份报告中,美军研究人员总结:“在交通高峰时期,类似的带有致病性物质的生化袭击,会使大量的人员受到感染,并导致疾病和死亡。”

虽然之后的这两次实验使用的细菌,到目前为止都没有被发现有明确的人体危害性。

但军方这种秘密拿千万平民当实验对象的做法,在披露之后仍然引起了轩然大波:军方这是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拿普通的大众真人来做实验。

是对公众的极端不负责,更是极度的不道德!

【实验已经永久地改变了当地微生物生态,军方:都是巧合,实验无害!】根据军方记录,实验一直进行到1969年,直到尼克松总统签署了一份禁止此类事件的法律文件后才停下来。但是一直到1977年的参议院听证会上,军方才公布了这些实验的资料。

这时候,当年因为粘质沙雷氏菌感染而死亡的Nevin的孙子,对这一事件非常震惊。并在1981年对美国联邦政府提起诉讼。

在Nevin的子孙们眼里,如果不是这次实验,Nevin不会那么突然地死亡。而他们的祖母为了支付Nevin治疗费用,最终破产。

难道因为“防止生化武器袭击”是对千百万人重要的国家大事,个人在其中的生命安危就完全不重要了吗?

Nevin子孙对政府的起诉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然而,联邦下级法院最终裁定政府不受Nevin子孙的诉讼影响。

Nevin的子孙继续向美国最高法院提起诉讼。但最高法院最终拒绝推翻下级法院的裁决,起诉无果。

对军方实验的抨击和指责,也不单单是来源于Nevin子孙的诉讼。

随着1977年的听证会结束,当年接收了一系列病人的斯坦福大学医院的医生们开始怀疑,因为20年前美国军方的那次实验,旧金山及周边地区的微生物生态环境已经被永久的改变了。

在1950年代之前,粘质沙雷氏菌并不是加州湾区的常见环境细菌。但在实验之后的多年里,一直持续有人因为感染这种病菌入院。沙雷氏菌的感染甚至还引起了肺炎爆发,导致了这些人的疾病。

而在实验前后,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实验地区的卫生机构有收到任何警告。这是极端危险和不理智的!

不过,或许是因为年代久远,医院的抨击也只是一种怀疑,军方依然认定当初的实验是无害的。包括镉锌硫化物的扩散,剂量都是微不足道的,并不会对公众产生危害性。所以,人们的怀疑也只能是怀疑,并未让主导实验的美国军方受到任何制裁。

但是,事情发展到这里还没有结束。

2001年,粘质沙雷氏菌再次成为了加州湾区另一场致命的公共卫生危机的罪魁祸首。

当时,很多患者出现了一种难以缓解和治愈的脑膜炎,疼痛难忍。

最终公共卫生专家对这种病症追根溯源,发现他们是由于在加州的一家诊所Doc’ Pharmacy中注射药物时感染的病毒。而这些药物在制药环节出了差错,导致药物被细菌感染。

直到药物注射进10多名腰疼患者的身体中时,这种感染才被发现。其中一名47岁的患者,在注射第二天后死亡,尸检发现他的身体已经被大量的沙雷氏菌感染,这才发现这种细菌的持续性危害。最终,在已经接受注射的38名患者中,有3人死亡,10人住院治疗。

在事态进一步严重之前,公共卫生专家的介入让这场危机被控制住。但人们对沙雷氏菌的担忧更深了:或许当年美军实验造成的后果,到现在都没有完全结束...


直到今天,实验已经结束了半个世纪,人们还在密切关注实验的后果。

不仅仅是为当年患病、丧生的不幸患者,更是为了广大的普通民众的安危。

由于这些实验涉及的规模、范围太大,它被认为是1946年防止禁止化学物体人体实验的《纽伦堡法典》形成以来,美国政府犯下的最大罪行之一。《纽伦堡法典》其中最重要的两个原则,就是保证所有参与实验的人:知情、自愿。且在有证据表明可能会发生死亡和致残伤害的时候,不进行任何实验。

这部法典公布四年后的1950年,美国政府就违反了这些重要原则,进行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人类实验。

他告诉我们美国人,还有那些投奔我们死忠我们的小兄弟们,公共健康和安全可以侵犯,公民知情权和自由也可以背叛。这些实验很“崇高”,我们必须接受。

by  英国那些事儿




















































































































































































































浏览(87) (2) 评论(0)
发表评论
华人的心声----致习进平 2019-03-01 12:03:09

华人的心声----致习进平



香港時間
03月02日(六)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按照孟子对大丈夫的定义,当今世上,北韩领袖金正恩当之无愧。第二次特金会在越南举行,金正恩与特朗普这边厢谈笑晏晏,相处融洽;那边厢一言不合,离席而去,高峰会草草收场,剩下特朗普一人在记者会上唱独脚戏,声称会谈“富有成效”,未来将举行多次高峰会云云,实际上就是空手而归。

金正恩不愧是条汉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出招,与世界霸主过招不落下风。特朗普本来威胁动武,出动航母及核潜艇围困北韩,但北韩不为所动,以氢弹试验及足以打击美国本土的火箭作回应,更扬言不惜同归于尽。美方眼看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为诱使北韩弃核,特朗普声称只要北韩走经济市场化道路,就可以成为经济强国,对金正恩更是一再美言相加,而选择越南作为今次峰会的地点,除了希望北韩向越南学习经济改革开放,更是别有用心。越南与中国曾是“同志加兄弟”,如今越南与美国友好,与中国则有嫌隙,美国自然期望离间中朝关系,将北韩收归己用,去掉中国一臂。

但对于金正恩来说,发展经济固然渴望,但安全保障始终放在第一位。看看伊拉克的萨达姆,再看看利比亚的卡达菲,本来都有发展核武自卫之心,奈何禁不住美国欧洲甜言蜜语半途而废,最终被背叛,落得死于非命的可悲下场,为天下笑。殷鉴在前,金正恩绝对不想重蹈覆辙,再说了,特朗普翻脸比翻书还容易,伊朗核协议由多个大国背书,美国尚且说撕就撕,美俄《中程导弹条约》签署多年,同样被特朗普否决,谁还能相信他的承诺呢?

所以,无论是美国的威胁还是利诱,金正恩都是不卑不亢,进退有度,关键时刻硬得起来,令人刮目相看。在这方面,作为老大哥的中国,应该向小弟北韩学习。

by  雪地鸿爪 - 香桐仁






















浏览(281) (2) 评论(6)
发表评论
贵族精神伴恶行,可怜北京圆明园 2019-02-28 21:07:29

贵族精神伴恶行,可怜北京圆明园

父亲拆毁希腊帕特农搞装修死   

儿子烧抢中国圆明园搞外交亡

子承父孽


  英国有个声名显赫的“埃尔金伯爵”贵族封号,从十七世纪以来,一直由苏格兰的贵族布鲁斯家族承袭,一共延续了11代,其中,第七代伯爵托马斯·布鲁斯和第八代伯爵詹姆斯·布鲁斯这父子俩,一出手,就摧毁了西方和东方的两大世界文明奇迹。

  一、父亲拆毁希腊神庙搞装修

  17世纪中叶之前的苏格兰是一个独立的王国。1633年6月,这个王国设立“埃尔金伯爵”贵族封号,并将其颁赏给声名显赫的布鲁斯家族。苏格兰于1654年并入英国之后,这一封号保留下来。三百多年来,布鲁斯家族承袭这一封号的共有11人,其中广为人知者,一是劫掠希腊帕特农神庙的第七代传人托马斯布鲁斯,二是火烧中国圆明园的第八代传人詹姆斯布鲁斯。

  托马斯布鲁斯生于1766年,5岁承继爵位,被尊称为埃尔金。长大后,埃尔金先是从军,官至上将,后转行搞外交,1799年被任命为英国驻奥斯曼帝国大使。他酷爱文物,结婚时曾向新娘许诺,为她在封地修建一座豪宅,用古希腊文物来装饰。因此,他把出使东方视为践行自己诺言的好机会。希腊当时处于奥斯曼帝国统治下,最好的文物大多集中在雅典卫城上的帕特农神庙。埃尔金一到帝国首都伊斯坦布尔就展开活动,最后买通刚上任的帝国首席大臣,得到一纸“接近”帕特农神庙的特许证。他于是雇用三百多名工匠,一年之内就将神庙近60%的雕塑都拆卸下来。1803年,他命下属将这些石雕装了满满200箱,利用英国皇家舰只运往伦敦。

  埃尔金三年后回到伦敦,在伊斯坦布尔的一场瘟疫中失去鼻子,脸颊也受损。不但年轻的妻子弃他而去,也断送了他的外交生涯和在贵族院的席位。他不得不放弃将石雕装饰私宅的打算,开始在金钱上打主意。1816年,他提出以74240英镑的价格将石雕出售给英国政府。英国议会成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经过审议,确认这些石雕是“古代艺术中真正一流的珍品”,出价3.5万英镑收购,交大英博物馆收藏。从此,希腊人民用辛劳和智慧创造的艺术品就成为大英博物馆“最值得骄傲的展品”,并以他的爵号命名为“埃尔金大理石雕塑”。

  直到今天,希腊政府还在敦促英国归还这批珍贵的文物,但大英博物馆统统拒绝,其答复是:“如果每一个文物都要回到它原始的地理位置,世界上所有伟大的博物馆都会被淘空。”


  二、儿子烧抢北京圆明园搞外交

  1841年托马斯·布鲁斯去世,儿子詹姆斯·布鲁斯继承了爵位——他就是中国近代史上臭名昭著的“额尔金”。(额尔金为“埃尔金”的不同音译)

  詹姆斯・布鲁斯(1811~1863)对中国人来说,是一个罪行累累的窃贼和强盗。他毕业于牛津大学,先后担任过英属牙买加、北美、印度(专题)等地总督,1857年~1860年,两次出任英国驻中国的全权代表,善用“以战逼和”的招数。1857年12月,他指挥英法联军攻打并占领广州,次年5月,又率领英法联军北上,炮击大沽口,胁迫清政府签订《中英天津条约》,此后,他“荣归故里”,担任邮政大臣。

  英国为进一步制服清廷,于1860年2月派遣他以英国驻华公使身份重返中国。他统领英法联军于8月攻陷大沽口,占领天津城,攻入北京城,咸丰皇帝闻听英法联军已向京城逼近,顿感不妙,惊慌失措,急忙带着慈禧,慈安及皇子等,由圆明园出长春园大门后向东而行,如丧家之犬般仓皇地逃出京城。

  圆明园在北京西北郊,始建于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由圆明园、万春园和长春园三组宏大的建筑组成,所以也叫圆明三园。不仅汇集了江南若干名园胜景,还创造性地移植了西方园林建筑风格,又因清朝皇帝每到盛夏就来到这里避暑、听政、处理军政事务,故有“夏宫”之称。

  和他的父亲一样,额尔金对中国举世闻名的皇家园林“圆明园”早就垂涎三尺,在进入北京城前就骑马前去察看,额尔金攻入北京城后,以额尔金为首的四个英法联军侵华头目在圆明园正大光明殿开分赃会,随后,侵略军开始了疯狂的掠夺,几天之内,园内的黄金、白银、瓷器、刺绣、书画等就被洗劫一空,这些凝聚着中国人民智慧和血汗的珍宝,成为英法联军的“战利品”,有的被拍卖,有的进献给英法两国帝王,有的则辗转流落到欧洲各大博物馆。

  最初,英法联军只是对园中的金银财宝和名贵的艺术品掠夺,但很快额尔金觉得掠夺并不能彻底摧毁这座华丽的宫殿,于是借口英法被俘“侨民”受到大清朝廷的“戕害”,公然声称“只有焚毁圆明园一法,最为可行”,此举足以使中国及其皇帝产生极大的震动。1860年10月18日晨,额尔金正式下达火烧圆明园的指令,英军骑兵团一大队率先开赴圆明园放火,火焰升起后,天色显得分外暗淡,随后3500名联军冲入园中各处任意纵火,纵火焚烧圆明园,大火连烧三天,圆明园及附近的清漪园、静明园、静宜园、畅春园及海淀镇均被烧成一片废墟,最为悲惨的是圆明园安佑宫中,近300名太监、宫女、工匠葬身火海,成为世界文明史上罕见的暴行,有着100多年历史的皇家宫苑立即化为废墟。

  在圆明园陷入一片火海的时候,额尔金得意忘形地宣称:“此举将使中国与欧洲惕然震惊,其效远非万里之外之人所能想像。”


  对于抢掠世界文物,这对父子堪称史上最恶家族。老子骗到了帕特农神庙的石雕,儿子则把圆明园抢空后再全部烧掉,留下了世界文明史上最黑暗的灾难史。

  火烧圆明园后,大清朝廷被迫与列强签订了《北京条约》,不久,额尔金便南下香港(专题),依约划割九龙。1861年初他率英军“凯旋”归国,并得到维多利亚女王的嘉奖,随后他被委任为印度管辖区总督,就职只有短短的一年多,就暴死他乡。据英国出版的《詹姆斯・额尔金评传》称:在一个雷电交加之夜,他居住的房间突然被雷电击中起火,额尔金心脏病复发,来不及逃生,便葬身于火海之中,死时只有52岁。

  冥冥之中有天意,中国有谚云:“多行不义必自毙,玩火者必自焚”,火烧圆明园的首要凶手额尔金的下场,应验了这句老话。
















































浏览(120) (3) 评论(3)
发表评论
总共有24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