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范学德2的博客  
范学德 基督徒,传道人,作家。美国,著有《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等十多部著作。  
https://blog.creaders.net/u/18937/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0440(图文) “这是一首男人的歌,父亲的歌......” 2021-10-13 13:37:35


   “这是一首男人的歌,父亲的歌......”



导读:一句话:多找演唱几个版本听听吧。




 

Thomas Hamoson:Bring Him Home(带他回家)

视频版请点击阅读原文欣赏




这首歌就是四大音乐剧之一《悲惨世界》中最著名的唱段——Bring Him Home(带他回家)。在白宫为小布什总统演唱前,世界著名歌唱家Thomas Hamoson说: “这是一首男人的歌,父亲的歌,领袖与将军的歌。

 

去年“声入人心”的演唱中,唱了那么多场,那么多首歌,居然没有一个男人唱这首歌,我虽然明白原因,但还是深感遗憾。

 

(雨果)


六七年前,芝加哥活水教会的一个团契邀请我去讲讲如何教育子女。一开讲我就说:“我们先听一遍‘带他回家’这首歌吧。”他们很快就在手机上找到它了,说有好多版本啊。我说:“就听Colm Wilkinson(康姆·威尔金森)那个版本,他在纪念《悲惨世界》演出十周年时演唱的。我认为是唱得最好的版本。”


《悲惨世界》十周年纪念音乐会-Bring Him Home(Colm Wilkinson)


深沉、雄浑的歌声在教堂里回荡,包含着大爱,但又略带忧伤。当威尔金森唱完了最后一句“带他回家”时,整个教堂都静了,隔了一会儿,大家纷纷赞叹说:“太棒了!”不自觉地鼓起掌来。



我跟大家一样激动,就像我在世纪之初第一次听到这首歌一样。当我看到威尔金森最后合起祈祷的双手时,我流泪了。心中激情激荡,是豪气,是壮气,还是深沉的爱意,我说不清楚。难道它是刘邦的感慨:“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或者是鲁迅的追问:“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子如何不丈夫!”似乎是,但又都不太像。


最后我想到了保罗的最后自述:“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提后4:7)是的,这就是父亲,男子汉,大丈夫,无所畏惧,竭尽全力去完成我的天命。


这天命就是爱——舍弃自己生命的无私之爱。

         

那年,思绪平静后,我上网找到这首歌的不同演唱版本,十几个著名的男高音歌唱家都演唱了这同一首歌。我一个人一个人地听,一遍又一遍地听,时而还跟着哼哼几句。

 

非常可惜的是,怎么找,我也没找到用中文演唱的“带他回家”。 

 


早在1995年,世界上就有17个著名的歌唱家在《悲惨世界》中扮演过冉阿让,唱过这首“带他回家”,继十周年祝演后,2010年3月,在伦敦又举办了庆祝《悲惨世界》演出25周年的演唱会,从威尔金森,到Simon Bowman、Alfie Boe 和John Owen-Jones,四代冉阿让的演唱者他们共聚一台,同唱一曲 “带他回家”,怎么形容听时的感受呢?那真是大气磅礴,扣人心弦,回肠荡气,结尾真有余音绕梁三日的奇绝。


▲《悲惨世界》2010年版:25周年纪念音乐会(中英字幕)


“在高天之上的上帝啊,请听我祈求,当我需要的时候,你一直在那里。”


“带他回家”一曲以祈祷开头,歌声缓慢、深沉但又柔和、纯净,这是一个父亲的渴求,这是人间的父亲向他在天上的父亲倾诉。这祈祷包含着深深的信赖,因为过去的经历让冉阿让确信,天父啊,你是听祷告的主,“当我需要的时候,你一直在那里。”



冉阿让是为巴黎起义的幸存者马吕斯向上帝祈求:“他还年轻,他恐惧,请让他在上天的赐福中,获得安宁。”当威尔金森唱到“young”(年轻)和“afraid”(害怕)这两个字时,一种悲凉的恻隐之心油然而起,它触及到了我——一个父亲心中最软的那个点,你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孩儿处在危险之中但却又无能为力。当此时,你只能祈求,主啊,求你怜悯我的孩子,他还是个孩子。


你无法不联想到奥古斯丁的名言:“天父啊,若不安息在你怀抱中,我的心就不得安宁。”慈爱的天父,我们都是你的孩子。




冉阿让终生无子,看到怀中的马吕斯,他想到 “如果上帝赐我一个儿子,就该如他这般摸样。”但是,转眼之间,他已经老了,就要离开人世。于是,他发出千古惊叹:“夏日消逝,年复一年;光阴如箭,去而不返。我老了,将要离去。”这段唱中,一个“die”(死)字,一个“fly ”(飞)字,威尔金森都唱得悠长且高昂;而“one by one” 与“on and on”,则短促且低沉,一长一短,一高一低,唱尽了对时光易逝的感怀。


眼下正是六月。六月流火。

 

“夏日消逝“,我心忧伤。



当威尔金森再唱到“赐他平安,赐他喜乐”时,真是柔情似水,又加上丝丝甜美。平安之所在,喜乐之所在,那才是家之所在,而上帝之爱,就是平安与喜乐的源头。这两句歌词写得真好,好极了。因为耶稣离开这个世界前,给上帝儿女留下的遗产正是平安与喜乐。他说:“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约14;27)又要 “让我的喜乐存在你们心里,并且使你们的喜乐满溢。”(约15:11 新译本)


这就是冉阿让祈祷的家,他一再求主把马吕斯带回这样的家,让上帝成为他的家。


冉阿让看到马吕斯正年轻,来日方长,于是他再一次恳求主:“你能收回,你也能给予。”第一次听到这句歌词时,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应该是“给予”在先啊!仔细再听,的确是“收回”在先。


再三玩味,不禁惊叹不已,写词者真是大手笔。他用的正是《约伯记》中的名言:“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回的也是耶和华。”(伯1:21)但他却把次序颠倒了。让“收回”在先,马吕斯危在旦夕,生命要被上主收回了。但冉阿让坚信,这一位掌管生命的慈爱的主,他能收回,也能给予。


主耶稣,你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是的,你说得对,这是真的,真的是这样。



威尔金森用最坚定的音调唱出了“如果要死,让我替他而死,让他活着。”这个祈求把整个祈祷推向了最高峰。为了爱,冉阿让他愿意舍弃自己的生命。


最初听到这首歌时,我体会到的是父子之情,为了救孩子一命,父亲愿意去死。后来我慢慢体会到了,这不正是耶稣基督的写照吗?他为了救世上失丧的人,愿意舍弃一切,正如保罗所说:“他是爱我,为我舍己”(加2:20)


当威尔金森最后唱出“带他回家”时,

真是无与伦比。


我真的感觉到了,

那就是家,天父赐下的家。

慈爱的天父啊,你是我们的家。 


初稿2017.11.22 完成于芝加哥郊区


2019.6.14修订


 





浏览(31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