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特有理
  有感而发
网络日志正文
选票政治的弊端(2)智力利己侵蚀社会道义 2020-04-23 13:43:48

选票政治的弊端(2智力利己侵蚀社会道义

特有理

2020-4-23


社会政治是一个复杂的体系。但是自然的分布又决定了社会中的大多数人不具备分析复杂问题的能力。随着科技的发展,以及经济规模的快速膨胀,社会体系的复杂程度和运行速度都在以超乎想象的状态在提升。这就使大多数人的选票上,相对愚昧的比重越来越大。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越是讨好愚昧、煽动愚昧、操弄愚昧的政客越能有基本的支持面。台湾的韩国瑜现象就是最鲜明的例证。一句“共同发大财”的竞选口号,就能让无数草根阶层的民众成为他的死忠支持者。

选票形式的简单多数胜利法则,决定了社会对政治利益的判断能力,必然处于人类智力分布范围的相对低位。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自然规律。那么,出于人类自私的本性,在政治选举的竞争中,越是能够煽动贪婪的政治宣传,越是具有欺诈性质的政治承诺,相对于涉及责任和义务、付出和代价的诚实理念,越具有诱惑力和亲和力。当这种趋势沿时间轴发展,具有高智商的利己政权角逐者们就会成为社会政治权力的主导力量,美国的Deep State就是已经显现的典型。且这种政治力量会利用一切智力手段去保持甚至刻意加大社会智力分布的差异性,从而使他们能够长期有效地对政治权力进行掌控。其中,一切可用的科学化手段,以及信息传播的心理操控,就是政权竞争的智力攻防阵地。比如在电子化的今天,赌盘都可以成为影响选票走向的一个有效工具。

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自然概念就是:人类的任何个体都无法绝对与他人共享所有资源。只有整体意义上的人类,才能对应所有获得的资源。也就是说,“共同分享”的社会定义域只能是在整体的层次;任何个体想要获得多于他人的资源,都必然会在社会中产生矛盾。何系统都有解决自身矛盾的时间跨度极限。社会的发展也必定服从于自然运行的法则。也就是在限定的时间范围内,社会所能承受的矛盾量化值是有限的。就比如当酒精进入到人体内,人体分解酒精的能力在固定的时间范围内一定会有一个极限值。低于这个极限值,人可以享受酒精所带来的兴奋感;但超过极限值人就会酒精中毒甚至丧命。

在选票赋权的政权模式下,政客们为了赢得选票,其竞选策略都是以取悦选民、讨好选民、诱导选民、甚至是蒙蔽选民为核心。几乎所有的政客都在刻意回避甚至隐瞒自己所推销的政策中,会给社会带来什么负面的影响,以及社会所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在大众具有社会发展方向的推动力量时,大众的智力水平就对社会的发展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这并不是说,大众可以有效地影响社会的走向;正相反,做为现代社会政治的最大悖论,民众的选票反而会最终成为出卖自身利益的卖身契约。其原因就是大众的智力分布决定了大多数人必然会被少数具有高智商的利益团伙进行政治魔术的欺诈。在润物细无声的智力诱骗圈套中,大众的思维就被政治利益团伙所导向并掌控。甚至到了最后,社会的上层精英都失去了对政治性逐利所需付出代价的分析能力。用数学语言描述选票政治的最简单模型,就是矢量函数。民众的力量是矢量的模,社会的智力分布形式决定了矢量的方向。当民众越愚昧,政治利益的矢量方向就必然更加倾向于高智商的政权逐利群体。当人们本能地感受到“不能让孩子从小输在起跑线上”时,实际上就是对选票政治的一种智能反应。因为越是知识丰富的人,越能感受到智力对自身利益的影响。说得更准确些,就是能够感到别人的智力对自身利益的威胁。而这,正是社会政治模式所造成的。

愚民,本质上就是扩大智力差异,是选票政治的必经之路。但滑稽的是,愚民的最佳手段反而就是捧民。在选票政治环境中,大众被塑造成正义的化身,社会的多数被描绘成道义的代表。因此,大众、人民这些词汇便都成了不容质疑的政治图腾;代表民众的“意志”便成为政客们最闪亮的金字招牌。于是,政客们只要能抓住民众利己的贪婪之心,施以让人上瘾的物质利诱和精神迷幻,竞选便成为政客们的政治魔术表演秀。

这种政治诱骗的起点,就是非平衡地强调每一个人的个人利益,并弱化社会道义在人类发展中的重要作用。这种以个人利益为核心的政治宣传,加之疯狂逐利的资本经济在现实利益中的具体落实,使得逐利成为个人意识中天经地义,且无需付出任何代价的权力表征。正是这个【不讲代价的逐利权】,使得代表权贵利益集团的高智商政客具有了愚弄大众的有效政治杠杆。只要高喊发展经济、保护个人利益、降低社会税收、增加社会福利,就都能赢得选民的青睐。政客之间的竞争,都集中在让选民相信谁最有本事带着国民发大财。几百年的选票陶冶,使得大多数社会成员,无论是哪个阶层,只知如何通过各种手段攫取利益;却很少有人去思考与利益相平衡的必然代价。整个社会缺乏一个对代价风险进行有效调控的可运行机制。

在这种背景下,社会渐渐对逐利进入到了成瘾的状态。选票政治也最终变成了一种输送发财兴奋剂和逐利精神毒品的竞赛。大多数社会成员由于智力所限,往往只能看到经济发展所带了的相对物质收获;却根本没有能力和精神动力去面对不断积累的社会矛盾和加深的阶层鸿沟。而当社会进入到逐利的癫狂状态,社会的真正道义便毫无立足之地。反倒是那些廉价的政治正确口号、表面化的人文情怀、虚幻的理想天国,才能够引起大众的共鸣。于是,疯狂逐利所带出的社会代价和社会矛盾,就随着时间逐步积累,直至导致矛盾的全面爆发。

2020年到来之际,世界的矛盾终于进入到了总爆发的阶段。加在政治体系上的智力操控杠杆由于长久倾向于社会权贵的私利,成为导致社会人性发展大幅滞后于物质发展,激化人类利益争夺的根本原因。




浏览(341) (3) 评论(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AYA_ 回复 生命之轻 留言时间:2020-04-26 22:57:04

这种缺乏平等探讨意愿的语言令人想到文革人格攻击,这并不证明什么只能证明文革思维仍然存在!

回复 | 0
作者:AYA_ 回复 特有理 留言时间:2020-04-26 22:54:45

目前美国政治形势可以清楚看到资本和个人贪婪如何对公权侵害,手段和形式基本一目了然。限定这种侵害的基本方法从利益代理开始,限制其任期,如果选民可以制定不同代理人,这让资本寻租代价大大增加,如果任意性极大,代价几乎就是天价。以选取平均收入与代表挂钩,这是限制代表脱离本区选民意愿,而剥夺除个人外任何企业政治捐助使得企业无法合法直接影响代表投票意愿。当然这些知识几个基本必要条件,还需与其他适当措施保证充分实现可能性。

回复 | 0
作者:特有理 回复 生命之轻 留言时间:2020-04-24 10:36:06

前人讨论过并不新鲜,关键是讨论到本质没有?找没找到解决方案?

如果说切入点不对,什么才是正确的切入点?如果连一项具体的都说不出来,你的评论又有什么意义呢?这也没法说明你的水平比别人高啊。

回复 | 0
作者:生命之轻 留言时间:2020-04-24 10:18:20

读书太少,读史太少。both of you 。几千年几百年无数哲人先贤讨论过的问题,你们还要重新发明车轮,切入点都不一定对,后面的功夫当然全白费。黑格尔说,真理都是具体的,别空想。都没读过《人类简史》?《美国的故事》?如果没有,推荐读一读,带着烦扰你们的现实中的问题。这是从具体中发现真理的过程。

回复 | 0
作者:特有理 回复 AYA_ 留言时间:2020-04-24 00:42:33

非常感谢你这么深入的交流,也很欣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觉醒!

我基本赞同你在前半部分的分析,但对解决方案还是有不同的思考。从本人的分析看,真正的问题是权力的杠杆方向。其实权力是中性的,杠杆的方向是在奉献和贪婪之间调整的。人类目前对政权只做到了限制权力的大小,但并没有在长周期的积分角度限制贪婪对权力的掌控。因此权贵阶层就可以用海量微杠杆形成贪婪的总趋势,并使得任何人都无法在局部彻底击垮权贵设置的掠夺模块。而在整体方面,由于大众的愚昧,能够推翻现有制度的社会力量就非常微弱。

当然,这也与一直以来没有一个触及核本质且有效可行的方案有关。但现在是时候做这方面的探索了。有识之士都可以运用自己的智慧添砖加瓦。本人也正在努力,并希望能多与大家交流。

回复 | 0
作者:AYA_ 留言时间:2020-04-23 21:26:14

看来我对社会精英的新认识的确有所突破。过去我支持甚至觉得精英必须治国,其实正是由于多数公民有同样认知,至少受其沐浴影响太久,以至于失去常识判断基础能力,不得不过度依赖和甚至习惯性认为没有替代途径。这尤其表现在官府意识强大,中央集权影响深远的国民里,比如那些居住于欧洲大陆德国,法国等国家以及中国,日本的影响根深蒂固,这些国家的基本国家法律体系更属于大陆法系,即精英制定,精英决定案件,基本没你老百姓什么事,这种常规法律体系在思想上对精英治国理念进一步叠加强化。

这种影响也已严重波及信奉海洋(common law)法系的国家如英国,澳洲,新西兰,孟加拉,印度,南非,爱尔兰和美国大部分管辖地区。原因在于,无时不在个人贪婪本性以无处不有巨大物质利益驱使所故,这可以从一般政客比如桑德斯,伊利傻白,特别是南希终身从政,清水衙门竟然万贯缠身就可以看出,从政已经不是服务于民为目的,而是发家致富有一条之路!

我现在的认为应当平民治国,精英从事复杂专业工作,科学研究者,教授,工程师,律师,法官,会计审计等工作,而又志赋予选民与社区者应当鼓励从政。这在体制上就必须去除利益关联,真正把政府办成清水衙门,这里至少有三件基本事情可以基本扭转现状:

1. 民选官员任期限制,比如国会同样席位最多两任,比如众议院两任四年,参议员两任十年,州与市政同样设限,使得更多热心公共事业人士特别是年轻人有机会参与,这对社会有极大好处,及杜绝了利益输送,更增加政府机构活力。

2. 民选官员俸禄与所代表地区平均收入挂钩,对居住地按生活指数差异补助,比如州府或华府所在地生活指数高于所代表地区,应当有居住补贴。对于来自平均收入高于政府所在地的选官待遇可以保持更高收入标准不调降。这样有利于官员不脱离选民物质生活状况,为本地选民(而不是自己)谋取最大利益而不是背叛他们利益。

3. 禁止公司或法人代表政治捐款,实行政治募捐地区统筹,那些有募捐关系人不应当成为政治筹码重心,选民而不是(物质)利益集团操纵选举和政策制定。

如果这三条被实行,加上辅助的民选官员任期责任监督审核机制,可以吸引大量有理想,不谋私利,为公益服务人员参与政府管理,基本杜绝利益集团把控政治。当然要做到这一点必须经过选民的广泛关注和讨论,达到统一认识,强迫现任民选官员形成立法,相当有难度,也许不是一代人可以完成。这三条是考验一个政客是否真心为选民谋利益的试金石。桑德斯如果能提出这种理念,我个人认为,即便不当选也会名流千古,可惜他的乌托邦只会让政客有更多机会发大财,这就是我根本不会支持他理念的基本思考。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