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蒋闻铭的博客  
开这个博客,有感而发,聊中国美国的事,讲现代文明的故事。  
https://blog.creaders.net/u/3330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第四章 科学的兴起和神权的衰落 2024-03-24 16:08:35

 

第四章 科学的兴起和神权的衰落


这一章开始,我们讲现代文明。现代文明,徳先生赛先生,徳先生是民主,赛先生是科学,源头是赛先生。所以讲现代文明,要从赛先生开始,讲科学的兴起和宗教神权在欧洲的衰落。

旧文明劳心劳力的社会分工,使劳心者阶级拥有了相对舒适的生活环境。于是就有人开始琢磨和吃饭穿衣生孩子不相干的事,对自然现象做理性的解读。慢慢地,就有了数学天文历法,有了自然科学的萌芽。不过旧文明的世界,社会的总体安定,必须用单一的思想来维护。所以在中国,是焚书坑儒;在欧洲,是宗教裁判所送异教徒上火刑架。结果古今中外,科学和自由思想,有种子有萌芽,就是没有自由成长的土壤。

中世纪的欧洲,思想文化归天主教会管。宗教改革运动,新教跟天主教会打架,思想文化这一块,教会就管不住了。国王世俗政权,不但不管,反而和教会争权争影响,一多半赞助支持新思想新发明。结果现代科学兴起,人类获得了不断变革生存物资的社会生产的能力。不过科学社会生产力想要持续不断地进步发展,就必须变制度改土壤。所以接下来,资产阶级革命,先英国后法国美国,分权制衡的现代民主制度,横空出世。

这一章分四节。第一节讲宗教信仰的由来;第二节讲轮子绕轮子的地心说日心说和伽利略的天文望远镜;第三节讲开普勒三定律和牛顿的万有引力,讲现代科学的兴起;第四节讲天主教和神的权威在欧洲的衰落。   

 

4.1 从与神攀亲到借神立规矩

人虽然倚仗着在思维语言的叠加中产生的智慧文明,爬上了生物链的顶端,成了万物之灵长,世界的主人,但是人类在与自然环境的互动中,明显地被动弱势。面对雷打火烧,地震洪水,各种人类既无法预测,也无法掌控,又无力应对的自然灾害,人本能的反应,是惧怕;直接的解读,是在这些强大无比的自然力量背后,有有形的掌控。人类思维,自我为中心,所以掌控这些自然现象的主体,也是人。不过他们是能力超强的人,是神。于是乎天上有了三头六臂的天神,海里有了拿着鱼叉的海神,被雷打了,是雷神发怒。地震洪水干旱,是老天爷降灾。甚至于门有门神,灶有灶神,千里姻缘一线牵,还有了做媒拉纤的月下老人。

人跟人说话,没有谁该听谁的;但是神说话,人就不能不听不敢不听。渐渐地,就有了占卜打卦代神传话的先知。求神拜佛,成了人类社会的头等大事,先知和政府公权力,顺理成章,成了相辅相成的一对。古代社会,从东方到西方,宏大奇伟瑰丽的建筑,大多是神庙神坛。十诫是神刻在石碑上送给摩西的;古兰经是神让穆罕默德传的话。穆罕默德说自己是最后一名代神传话的先知,是神的关门徒弟。神对人的教导,到他那儿说完了,都在古兰经里。人把最想要但怎么也得不到的永生不死,也给了神。

人能代神说话,神就能睡女人生孩子。比方说古希腊,宙斯普赛冬 (Poseidon) 阿波罗 (Apollo),就跟不少女人生过孩子。于是乎古希腊各个城邦的王,都有了神的血统。不止是古希腊,埃及巴比伦印度中国,包括美洲的原住民,首领国王们,一般和神都沾亲带故。 古代的中国人,大概觉得神睡女人,既不雅编起来也麻烦,干脆就让神直接转世为人。宋仁宗是赤脚大仙下凡,李元霸岳飞是佛祖的护法金翅大鹏鸟转世。到后来连水泊梁山里的土匪强盗,都应着天罡地煞。

世间万物,都是神围绕着人创造设计的。东西方造人的神,总和蛇有些关联。希腊神话有一段,说整个世界,是神蛇交配的结果。创世的女神,和蛇交配完成,变成鸽子下了蛋,让蛇坐在鸽蛋上孵化,生出来了世间万物。山海经里造人补天的女娲,是人面蛇身的女神。雅典城邦起头的两位王,凯克罗伯斯 (Cecrops) 和埃里克托尼乌 (Erichthonius),也是人面蛇身。亚当夏娃吃苹果,是受了蛇的挑唆。龙是有爪能飞的蛇。

永生不死,是人的执念。人成不了神。怎么办?一劈两半,一半身体一半灵魂。身体没了,魂还在,又去或做人,或做牛做马。不想下辈子做牛做马,这辈子就要安本分守规矩。不过要是弄得好的话,魂也能成神。火神祝融是炎帝的老婆,财神是骑虎下山的赵公明,穷神是姜子牙的前妻,秦琼尉迟恭忠勇有力鬼都怕,就成了看家护院的门神。

神是万事万物的主宰,得罪不得。 不过神可以发怒降灾,也可以帮你。他要是帮到你,你可就无事不成了。所以聪明人要讨好神,让他喜欢你帮你。但是要得到神的眷顾,不容易,要做牺牲。牺牲这个词,英文对应是sacrifice,用命讨好神的意思。干将莫邪要炼成举世无双的宝剑利刃,必须拿自己做牺牲,投炉自焚。上帝拯救人类,也要用自己的儿子作牺牲,用耶稣的血,帮人类洗罪。

一件事,要成系统,经得住过千年间所有人的思辨拷问,无比艰难。以天主教为例。神全知全能,是最高的善,为什么人世间却充满了灾难苦痛?答案是因为亚当夏娃,在蛇的诱惑下,吃了伊甸园的苹果,背叛了神。亚当夏娃吃苹果,不但把自己弄坏了,而且把子子孙孙,人类全体,都弄成了坏人。坏人是要下地狱万劫不复的,所以神就为难了。大爱无疆,他决定用自己儿子的血,帮全人类洗罪,于是耶稣就被钉在了十字架上。神这样做,是拿自己做榜样,试图用大爱感招人改造人。从那以后,一个人只要承认自己是罪人,信主求神原谅,改过自新,也可以不下地狱。

接下来的问题,是耶稣基督是不是神? 摩西十诫的头一诫,是神只有一位,严禁偶像崇拜。主耶稣是神的儿子,他是不是神?是吧,那不就两个神了?如果不是,教堂正中的耶稣十字架,就成了偶像崇拜。还有圣灵,是在耶稣受洗后附到他身上的。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有人说他们三位其实是一位,有人坚持说这三位是三位。天主教会最后的裁决,是单说他们是三位不对,单说他们是一位也不对。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是三位也是一位。

再后面的问题,是信了主以后,你的日子还是过不好,贫穷困顿,被别人压榨欺凌。这个怎么讲?答案是主耶稣哪里,谁好谁坏记着帐。他老人家最后会回来,赏善惩恶跟大家算总账。到时候你去天堂,永远和主在一起,那些欺凌压榨你的坏人,下地狱万劫不复受苦受罚。中国人也有账,举头三尺有神明。算账也快,死后的第一件, 是阎王爷找你算账。

天主教的早期教父,把圣经和古希腊的思辨哲学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建立了一种包罗万象的宗教理论,并以这一理论为基础,由下至上建立了完整统一,独立于政府公权力的天主教会。接下来,就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实在跟你讲不通,你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不信神的罪,比杀人重,众目睽睽之下,活活烧死你。中世纪的欧洲社会,所有人,包括拥有政府公权力的君主们,都对基督教义和天主教会代表神的权威,深信不疑。天主教会依靠神和理性的力量,从精神上征服了欧洲世界逾千年。

基督的根本教导,是爱你的邻居,是扬善抑恶。他同时也要求人类在与神的关系上摆正自己的位置。神全知全能。在神面前,人不要自作聪明自以为是,要保持卑微的心态,把一切交给神。生老病死,高低贵贱,存在的都是合理的,都是神的安排。 听从神的教导,服从神的安排,逆来顺受,是做人做事最轻松省力的法门。最后这一条,也是对政府公权力最有利的说教。

 

4.2 哥白尼的日心说和伽利略的望远镜

当然也有不少人,对自然现象本身,比对人和神的关系更感兴趣。开始是用数比大小多少。有了数,加减好懂,乘除,就不是一般的绕脑,再进一步,想到有理数,勾股定理,就是不可思议的天才了。慢慢地,就有了数学,有了毕达哥拉斯学派。毕达哥拉斯 (Pythagoras) 是数学家,哲学家,也是相信轮回的邪教领袖。日月升降是一天,月盈月亏是一月,冬去春来又一年。问题来了。一月有几天,一年有几月?这些问题有关农时,于是就有了历法。抬头看满天的星,一颗颗镶在天穹上,但是有五颗,没镶好,到处乱走。有人就说,这五颗是真的乱走吗?让我一天天把他们的位置记下来再看,这就又有了天文学。天圆地平,听起来没问题,但就有聪明人,告诉你地也是圆的。渐渐的其他人照他说的去看去想,最后大家同意,地是圆的。

古希腊文化的集大成者亚里士多德 (Aristotle),是千年一出的天才。他写了不少书,将五花八门的学问,哲学天文学逻辑学物理学,分门别类系统化。 但他又不是全知的神,写的这些东西,也就是一半知道一半猜。比如他说整个世界,以月亮为界。万事万物,在月亮下面的,都有生有死;在月亮上面的,都永生不死。地上的物件,不推不动,天上的星星,都在做匀速圆周运动。等等等等。 他说地是圆的,很对。接下来,说天转地不转就不对头。

天主教代表神说话,就拿亚里士多德的书来回答问题。不过代神说的话,就不容置疑不能改了。所以接下来,什么事都必须以亚里士多德的书为准。比如天文学家,每天把行星的位置记下来,看它们的运动,是否有轨迹可循,这个没问题。但是,不管你怎么看,地球必须被固定在世界的中心,所有天体,不但要围着地球转,而且还要做匀速圆周运动,这就是托勒密(Claudius Ptolemaeus)的地心体系。

下面就来说说这个地心体系。星星是神在天上的标识,所以星星的运动,应该是完美的。世上最完美的是圆,最完美的运动是匀速圆周运动。所以星星在天上,自然都该做匀速圆周运动。这样的信念,理所当然,从亚里士多德到哥白尼,大家想都不想全盘接受,算是最古老的迷信。不过以地球为中心划圆,让一颗星在圆上做匀速运动,无论如何,都不会是行星月亮太阳在天上的走法。所以这个信念,与金木水火土月亮太阳在天上的轨迹,对不上。

有了一种执念,遇到对不上的事,人的思维本能,不是放弃,而是想办法调和执念和现实之间的矛盾。于是就有人建议,说行星还是做匀速圆周运动,不过比我们以前想的,要复杂一些。对行星在空间的运行轨道,正确的描述,应该是先以地球为中心画一个圆,然后以这个圆上的一点为中心,再画一个圆。行星在第二个圆上,做匀速圆周运动;同时第二个圆的圆心,在第一个圆上做匀速圆周运动。 

托勒密对行星运动的这个描述,用现在的话讲起来,就是拿两个轮子,做一个数学模型。 既然是数学模型,要定性更要定量。这个模型里有一堆参数:第一个轮子的直径是多大?第二个轮子的直径又是多大?第二个圆的中心,在第一个圆上走多快?行星在第二个圆上,又走多快?空间是三维的,这两个轮子,被放在了什么方向上?对具体的天体,比如说火星,你需要用火星在天穹上的位置变化,来反推这些参数。这个事情,就成了一道既难又烦的数学题。这道题难做,但不是不能做,做出来一看,理论和观测,大体上能对上。

虽然能对上,还是有不小的误差,怎么办?再加一个轮子。第一个圆绕地球,第二个圆的圆心,在第一个圆上转,第三个圆的圆心,在第二个圆上转,行星在第三个圆上,做匀速圆周运动。这个模型,参数多了不少,反推起来可就要了命。但是难不倒烦不死,算出来一看,真行,理论和观测高度吻合。不过呢,时间一长,观测精度也有改进,三个轮子的模型,理论和观测又有了误差,怎么办?再加一个轮子。过一段时间加一个。到哥白尼的时候,加到了十几个。

说到这里,有两件事必须要强调一下。第一件,是地心说这个数学模型,有三个要点,1)大家都绕地球转;2)大家都做匀速圆周运动;3)算行星轨道的方法,是轮子绕轮子。第二件,是这个数学模型,只要你不怕难不怕烦, 算行星运动的轨道,真能得到准确的结果。

这两件事,第一件的三点,前两点是迷信执念,第三点是几何算法,都好理解。第二件就透着大古怪。一个建立在迷信执念的基础上,错得不能再错的数学模型,怎么就能真的被用来计算预测行星的位置,而且计算和观测的结果,还能高度一致。这是什么道理?

这个问题,文科生答不出正常,对理科生,其实不难答。现代数学之所以了不得,从根子上是因为它在科学技术上的广泛应用。数学既然是工具,那最好的数学,就必定是应用最广泛的工具。现代科学现代技术,什么具体的数学工具,被应用得最广泛? 答案是傅里叶分析。从医学到工程,从CT成像,到探油采矿,哪儿哪儿,都是傅里叶分析。理科生到了大学三年级,必须学傅里叶分析,从傅里叶级数开始。傅里叶级数,一句话来描述,简单直接,就是用三角函数的序列,去逼近周期函数。

匀速圆周运动,写下来,是三角函数,本轮法,本质上就是用不同频率的三角函数,逼近行星的轨道函数。所以地心说这个数学模型,用匀速圆周运动和本轮法算行星的轨道,是古人在做傅里叶分析。古人当然不知道什么是傅里叶分析,不过他们做的事,虽然原始粗糙,但本质上就是傅里叶分析。这种做法,不管你拿地球做中心,还是拿太阳做中心,只要不怕烦定下心来算,都能出好结果。如果你发神经,拿木星或者月亮做宇宙的中心也可以。只是想得到同样精确度的逼近,你可能需要多用些不同频率的三角函数。这个就是说,你需要多加些轮子。

下面就到了哥白尼和日心说了。哥白尼是波兰的一个神父,虔诚的天主教徒。看行星算轨道,是他的业余爱好。算了好多年,有一天突发奇想,问自己如果第一个轮子,不以地球,而是以太阳为圆心画, 算行星轨道,是不是可以少用几个轮子。他一试,还真能少用不少。这就是他的日心说,不过他也知道,说地球绕太阳转,教会肯定不能同意,是要命的麻烦,所以他的《天体运行论》,临死前才敢发表。日心说和地心说比较,在哥白尼那里,不同的是第一条,把地球换成了太阳;第二第三条,匀速圆周运动加轮子绕轮子,外甥打灯笼,照旧。

不过让原本不动的地球转起来,不管是自转还是公转,不单天主教会不能同意,讲科学实际的人,也不同意。这些人不同意地球绕太阳转,最主要的一条理由,是如果地球绕太阳,从这边转到那边,人看星星的角度,就会有一个偏差。但是这个偏差,怎么测也测不出来。这个自然是因为恒星离地球太过遥远,要测出这个视角差,当年的观测手段能力,远远不够。 离得最近的恒星,到地球的距离大约是4.5光年。光从太阳走到地球,要八分钟,走到最近的恒星,要四年半。

这么遥远的距离,当时的人做梦都想不到。所以测不出视角差,结论只能是日心说不对。错了怎么办?就又搞折衷主义,让行星绕太阳,让太阳绕地球。这样既能少用不少轮子,又没有视角差的问题。这就是第谷 (Tycho)的折中体系。从数学模型看,这个体系比地心说更离谱。不过第谷不但有当时最好最全的观测数据,而且用他的模型算,理论和观测,吻合度最高。当年洋教士汤若望帮崇祯皇帝修订中国的历法,用的就是第谷的折中体系。

哥白尼的书,是技术性很强的专业书。算行星轨道的人,本来就少,所以开始的时候,在意这个事的人不多。但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就有一个知道怎么磨镜片的人,把眼镜片磨成了天文望远镜。往天上一看,行星也有卫星,也跟月亮似的,有盈有亏。这人是伽利略 (Galileo Galilei) 。会算轨道的人不多,但是能磨望远镜的,就不少。有了望远镜,往天上看大家都会,这件事可就闹大了。教会一看不对头,宗教裁判所请伽利略喝茶,让他认错。伽利略不想上火刑架,只得老老实实认错,可是已经晚了。会做天文望远镜,看过行星卫星盈亏的人,多了去了。

说地心说是错的,是说一件亚里士多德说的,圣经上也有,大家过去都深信不疑的事,是错的。还是伽利略,说除了天文学,亚里士多德在物理学上也说过不少错话。比如他说东西从高处往下掉,重的快轻的慢,就不对。你跟他不同意,他也不和你辩,直接拿两个轻重不同的球,爬到比萨斜塔上往下扔,看哪个球先落地。这样一来,大家都好奇,说再看看,亚里士多德还有哪些事说得不对。好奇心一起,就不可收拾了。

人类有智慧有力气。不管是人跟动物斗,还是人跟人斗,力气斗不过智慧,这个大家都明白。但是神不一样。希腊神话,圣经里的故事,人聪明还是神聪明,不好说。人和神斗心眼斗智慧,神真不占上风。比方说神跟人分吃的,就上了普罗米修斯的当,结果是神吃肥油内脏人吃肉。特洛伊战争,希腊联军最具智慧的人物,是奥德修斯 (Odysseus)。 奥德修斯他爸叫西西弗斯 (Sisyphus),更是了不得,遇人骗人,遇神骗神。冥王抓他去地狱,他居然骗冥王把自己铐起来,做了他的囚犯。

可是人用智慧跟神斗,总没有好结果。普罗米修斯帮人类与神斗,结局是天天受酷刑。西西弗斯后来被罚,天长日久做推石上坡的无用功。人和神斗没有好结果,究其根本,不是因为神聪明,而是因为神要多大力气,有多大力气。神跟人斗,不靠聪明智慧靠蛮力。人在神面前耍聪明,他一发火,就发洪水毁灭世界。所以人对神,要么是服了,要么是不服。服了,就承认神是世界的主宰。不服呢?还是用聪明智慧去与神争。 怎么争呢?第一件要弄明白,神的力气是从哪里来的。神就是大自然,问神力从哪里来,是问自然之力,有没有规律可循。有没有呢?还真有。不但有,人居然也弄得懂。就这样,从哥白尼开始,伽利略开普勒牛顿莱布尼茨,微积分,牛顿力学,万有引力定律,科学兴起,人开始有了神力。

 

4.3 开普勒牛顿和科学的兴起

哥白尼的日心说,算是他灵机一动。一大帮专业业余的天文学家,那么多人,那么多烦复枯燥的观测运算,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才弄出来这么个灵感。他的地球绕太阳转的说法,算行星轨道的人,有的同意,有的不同意。第谷搞折衷主义,让行星绕太阳,太阳绕地球。不过他的观测数据,全世界最全最好,这些数据,他死后传到了开普勒 (Kepler)手上。

说起开普勒,也是奇葩。罗素在《西方哲学史》里,对开普勒的评价很有趣。他说一个人,没什么聪明才智,凭着勤奋努力一根筋,再加上好运气,能有什么样的成就,可以拿开普勒做参考。从古到今,大家想都不想,都认定了天体做匀速圆周运动。开普勒不知道为什么,不爱足球偏爱橄榄球,异想天开,拿着从第谷那儿得来的数据,用椭圆去描行星的轨道。不成想还真被他蒙对了,这一描,描出了行星运动的三大定律。第一大定律,是行星绕太阳转,轨道不是圆,是椭圆,太阳在椭圆的一个焦点上;第二大定律,是行星和太阳的连线,单位时间内,扫过的面积,是常数;第三大定律,是不同的行星绕太阳一周的周期,与它的椭圆轨道的长轴的二分之三次方成正比。

第一大定律的意思,应该谁看了都能明白。第二大定律,是角动量守恒定律, 说的是地球绕太阳转的角速度,与地球和太阳的距离的平方成反比。这就是说,地球绕太阳转有快有慢,离太阳越近,走得越快,越远,走得越慢,而且这个快慢,应用第二定律,可以准确无误地算出来。第一定律和第二定律,开普勒是用火星的数据得来的。第三大定律,要对不同的行星的运动做比较,所以比第一第二定律,晚出来十年。

开普勒的三大定律,和哥白尼的日心说,有本质的不同。对比地心说,作为数学模型,哥白尼不过是把圆心换了,其他方面,从理论到计算,都是依样画葫芦。开普勒的这三大定律,把从古至今,天体必须做匀速圆周运动这个铁律破掉了,把一个绕一个的轮子全扔了。结果就是在现代天文学那里,整个托勒密的地心说,从数学模型,到轨道计算,连影子都没有了。

前面讲了伽利略的两件事,有一件是从比萨斜塔上往下扔重量不同的球。他的结论,第一,地球对所有物体都有吸引力, 这个伽利略就知道,不用等苹果掉到牛顿头上;第二,地球对表面物体的吸引力产生的加速度,与物体的重量无关。有了这两条,能想到太阳对地球也有吸引力,用不着是天才。问题是这个吸引力有多大,这个再想想其实也容易,质量越大,引力越强,距离越远,吸引力就越小。 所以后来胡克 (Hook)说万有引力定律是牛顿从他那儿听去的,也不是没有可能。当年他是英国皇家科学院的院长,老资格,牛顿是他的后辈。

力和加速度成正比,又是从伽利略那儿来的。这时候已经有了微积分,加速度是二阶导数,牛顿就写了个方程式。 方程式写下来,解起来不难,但是解出来一看,了不得。地球的轨道,是椭圆,开普勒的三大定律,轻而易举都从这个方程式里溜了出来。一个人在纸上写了一行,倒来倒去,居然一点不差推出了行星运动的三大定律。关键是这几行,给学过微积分的大学生写出来,简简单单,大家都看得明白。

你要是说大学生都看得明白,没什么大不了,你就错了。一个人从幼儿园学数数开始,小学五年,加减乘除,分数小数;初中三年,几何代数,高中又是四年,直角坐标三角函数,才到微积分,一环扣一环,想想看是多大的一个工程。

科学的兴起,现代天文学是当仁不让的里程碑。虽然行星绕太阳转,地球降了格,不再是世界的中心。但是人非但没有感到失落,反而从新兴的科学理论中,找到了前所未有的自信。人在神面前不再卑微,在自然的力量面前感到的,不再是恐惧。人类能够应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去理解驾驭自然。培根 (Francis Bacon)说知识就是力量的时候,他表达的,是人类从科学的兴起中取得的强大无比的自信。 知识就是力量,是人类对大自然的宣战书。人和动物不同,是因为人有智识,有能力对自然现象做理性的解读。人类智识的最高成就,是微积分,经典力学,万有引力定律。

现代文明,德先生赛先生,源头是赛先生,没有现代科学的兴起,就不会有现代文明的社会。我们现在的这个物资精神无比丰富多彩的世界,都是从是微积分,经典力学,万有引力定律这三样那里来的。 

 

4.4 天主教权威的衰落

中世纪的欧洲,有共同的宗教信仰,有统一的天主教会的精神约束,基督的教导,是爱你的邻居,让人用宽恕仁爱,同情心同理心,去抑制人性中的自私贪婪残暴野蛮。神和天主教会的精神权威,是欧洲中世纪一千年社会整体安定的保障。

说天主教会精神权威的衰落,是因为哥白尼的日心说,有些以偏盖全。在过千年的时间跨度上,通过天天讲月月讲得来的深入人心的精神权威,不可能因为几句错话就垮了。天主教会的没落,主要是因为它自身的堕落腐败。中世纪一千年,教会是普通人与神交流的媒介。你有什么话要跟神讲,必须由神父转达。你做了亏心事,想求神原谅,要跟他们说。结果,你这辈子干过的大大小小的坏事亏心事,神知不知道不好说,村里的神父都知道。他让你做点什么,管你要点什么,你可就不能不做不能不给了。你不是信天堂地狱吗?教会跟你过不去,你死了就进不去天堂。当年国王听到教会判他死后下地狱,也会吓到昏过去。教会这么大的权威,不用来捞钱,可惜了。怎么捞?一个办法,就是卖赎罪符。人干了坏事,良心不安,害怕死后进不去天堂,教会说不要紧,有办法补救。钱能通神,到我们这儿交钱,买赎罪符就可以了。文艺复兴时期的罗马教会,内部的权力斗争,也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教皇最怕的,是别人给他下药。

欧洲以阿尔卑斯山脉分南北,接着意大利文艺复兴运动的,是北方的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运动。北方文艺复兴的代表人物,一个是伊拉斯谟 (Erasmus), 一个是摩尔 (More)。 伊拉斯谟的不朽之作,《为愚蠢唱赞歌》 (The Praise to Folly),对天主教会,极尽冷嘲热讽之能事。共产主义乌托邦 (Utopia), 是摩尔编的故事。 宗教改革运动的代表人物,是马丁路德 (Martin Luther) 和卡尔文 (Calvin)。 马丁路德和卡尔文对科学没兴趣,他们造反,是不能忍受罗马教会的腐败堕落。

这两位鼓吹宣扬的新教义,是人与神可以直接沟通。他们说你有什么事要求神告诉神,自己真诚用心祈祷,神能听见,用不着神父教会隔在中间。这样的招数,简单直接,釜底抽薪。新教 (Protestant) 一造反,基督教分裂,天主教会就失去了全面管制社会思想的力量,让科学和自由思想钻了空子。哥白尼伽利略,只是开了头,随之而来的科学进步,慢慢地让普通人和神的关系,起了质的变化。

科学毕竟是劳心者的发明。 开始的时候在普罗大众眼里,和魔术没什么大分别。 不信教会该信谁?不信神,信你们这些魔术师吗?再说,信神信了上千年,说不信就不信吗?所以大多数人,还是信教会。但是手握公权力的国王们,有一多半不信了。不信教会,当然也就不再怕教会判他下地狱。这就有了天主教和新教国王的对立。到后来,不是信神的和不信的打,而是不同信法的人群,打了起来。欧洲社会,陷入到了一场空前的危机之中。

后来越来越多的人,渐渐都明白了,科学不是骗人的魔术。这些科学家,是一帮绝顶聪明的人。他们鼓捣的科学,不少是日常做事帮你省力气的窍门工具,人人能学人人能用。你问他们有没有神?他们有的说有,有的说不知道,有的干脆就说没有。但是说有的,也会告诉你,不管是人是神,都必须服从自然规律。这就跟说没神差不多了。

这样一来麻烦更大。宗教道德伦理传统,随作教会权威的崩塌,丧失了控制人心的力量。接下来就左一个革命,右一个革命。 一句话, 就是过去一千年建立的规矩秩序,通通都可以不要了。这都是科学惹的祸。这话不是我说的,是法国思想启蒙运动的代表人物卢梭说的。卢梭出名,是因为赢了一场论文比赛。他得奖的论文,从方方面面论证了科学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人心不古的罪魁祸首。

幸好文明了几千年,一下子回不到无政府无规则的丛林世界里去。时势造英雄。打碎旧世界要英雄,建立新世界更要英雄。现代文明的英雄们,大体上分两拨,一拨是行动的巨人,一拨是思想的巨人。 行动的巨人,克伦威尔 (Cromwell),罗伯斯庇尔 (Robespierre),拿破仑(Napoleon ),华盛顿 (Washington),等等等等;思想的巨人,霍布斯 (Hobbes),洛克 (Locke),卢梭(Rousseau),伏尔泰 (Voltaire),等等等等。这两拨人都明白,人类千万不能退回到无规则的丛林世界里去。打破了旧的社会秩序,要建立新秩序。旧的道德伦理不行了,要构建新的社会道德伦理。 行动的巨人,跟着感觉走,什么行得通就干什么,搞错了就送命。思想的巨人,丢命的风险小一些,但是要重头来过,设计一种和现实政治相辅相成,包罗万象的新的社会体制,无比艰难。

不过有挑战,就会有人站出来,前赴后继地迎接挑战。欧美社会随后的这几百年,天才杰出的思想家政治家,科学家发明家,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自由资本主义的经济政治制度,横空出世,从欧洲向全世界扩散。人类社会,天翻地覆。

全书目录链接:《现代文明和近代中国》

浏览(1035) (3)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广东人. 留言时间:2024-03-25 15:57:15

“说地心说是错的,是说一件亚里士多德说的,圣经上也有,大家过去都深信不疑的事,是错的。”

圣经里没有地心说,圣经里亦找不到地球是宇宙中心的文字。当时天主教相信托勒密和亚里斯多德的地心说,是中古时代基督教神学家阿奎那,将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引进罗马天主教,形成当时天主教宇宙观的结果。

教会初期,哲学上偏向柏拉图,比如对神学有重大影响力的圣奥古斯丁,就深受希腊思想家柏拉图、新柏拉图主义及斯多亚主义的影响。十三世纪,阿奎纳引入亚里士多德之哲学,相信在信仰与理性之间不存在矛盾,任运用亚里士多德的哲学作为他构筑神学及哲学的蓝图,被当时天主教接受。

回复 | 1
我的名片
蒋闻铭
注册日期: 2023-10-10
访问总量: 485,73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11.3 现代文明凤凰涅槃般的重生
· 11.2 经济大萧条引发的世界大战
· 11.1 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政治危
· 11.0 现代文明的历史演变
· 第十章 希腊文化和现代文明
· 10.3 这民主不是那民主
· 10.2 被历史的演进湮没了的希腊
分类目录
【现代文明和近代中国(第三部分)】
· 11.3 现代文明凤凰涅槃般的重生
· 11.2 经济大萧条引发的世界大战
· 11.1 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政治危
· 11.0 现代文明的历史演变
· 10.3 这民主不是那民主
· 10.2 被历史的演进湮没了的希腊
· 10.1 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
· 10.0 希腊文化和现代文明
【现代文明和近代中国(第二部分)】
· 9.4 法制社会的个人自由
· 9.3 什么是博爱和平等
· 9.2 现代文明的思维逻辑价值判断
· 9.1 科学的思想方法
· 9.0 现代社会的意识形态
· 8.4 美国社会的钱权互动
· 8.3 现代经济的血液循环
· 8.2 美国社会的第四权
· 8.1 以钱为中心的运作
· 8.0 现代经济的宏观运作
【现代文明和近代中国(第一部分)】
· 3.3 以神为本的信仰和以人为本的
· 3.2 力大为王一层压一层
· 3.1 男尊女卑劳心劳力士农工商
· 3.0 旧文明的社会特征
· 2.3 不单要吓而且要骗
· 2.2 降魔镇恶的锁链
· 2.1 征服奴役力大为王
· 2.0 征服人奴役人的旧文明
· 1.3 人类智慧的由来
· 1.2 物种延续的保障
【现代文明和近代中国】
· 第十章 希腊文化和现代文明
· 第九章 现代社会的意识形态
· 第八章 现代经济的宏观运作
· 第七章 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
· 第六章 法治民主的美国
· 第五章 现代社会的诞生
· 第四章 科学的兴起和神权的衰落
· 第三章 旧文明的社会特征
· 第二章 征服人奴役人的旧文明
· 第一章 个体的行为法则
【个人文集】
存档目录
2024-06-02 - 2024-06-12
2024-05-01 - 2024-05-31
2024-04-01 - 2024-04-29
2024-03-01 - 2024-03-30
2024-02-13 - 2024-02-28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