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高胜寒博客  
气势磅礴,壮吞河山的独立知识分子!夹豪霸之笔,写绝世文章!欢迎讨论、指教!  
        https://blog.creaders.net/u/4026/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白宫默许谣言与世纪诽谤索赔 2021-02-24 18:02:25



《 美国智能化公司 诉 福克斯公司案 》



2021年2月13日下午3点49分,参议院以四十八票同意,四十三票反对的票数,宣告第二次弹劾川普失败。

这是一个毫无悬念的结果。稍微了解国会生态的人,都可在事前清楚而轻易地预见,在民主共和两党的议员均等情况下,民主党是几乎是不可能,得到弹劾成功最低要求的六十七票,期待发生弹劾尼克松时代的全党反水历史重演,不切实际。

民主党一意孤行的发挥仇恨,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弹劾川普,固然达到了抹黑川普之目的,但也赔上了中期选举的底气。

2020年的漆黑大选,浮现出两大后遗症,一是党争羞耻的二度弹劾川普案,二是精彩绝伦的诽谤索赔诉讼案。

在川普善于造谣,精于撒谎的一贯传统下,川普团队不停地以谣传谣,以谎造谎,终成大祸。

党争羞耻的二度弹劾川普案,已经落幕,精彩绝伦的诽谤索赔诉讼案,方兴未艾。

2021年2月4日,美国智能化公司(Smartmatic USA Corporation),连同其两家母公司,入状纽约州纽约郡最高法院,依法向七名被告们,发出两百八十五页的控告状,并要求在三十天之内回应,否则将依法要求法院,以事实默认论处,颁发裁决书。

是为万众瞩目的《美国智能化公司 诉 福克斯公司案》。

七名被告是即将到来多轮诉讼的第一波:福克斯公司、福克斯新闻网有限责任公司、多布斯(Lou Dobbs)、巴蒂洛莫(Maria Bartiromo)、皮罗(Jeanine Pirro)、朱利亚尼(Rudolph Giuliani)、鲍威尔(Sidney Powell)。

前两位是新闻公司,前三位人物,是福克斯的大牌新闻主播,后两位是川普总统的私人律师兼喇叭手。

在《美国智能化公司 诉 福克斯公司案》立案次日,多明尼安投票系统(Dominion Voting System)的律师克莱尔(Tom Clare),告诉新闻记者说,第二轮的严厉诉讼即将到来,他已经发了警告信给脸书、推特、油管和帕勒,要求他们“保留来自右翼人物的帖子,这些人物散布了对该公司投票机的虚假指控。”

克莱尔所指的右翼人物,包括林德尔(Mike Lindell)、《最新新闻Newsmax》、《美国一新闻One America News》、《福克斯新闻》、《大纪元时报》,并且再三强调不排除将川普列为被告之一。

林德尔是靠卖枕头起家的商人,这位曾经依赖基督精神,自我戒掉酗酒和毒瘾富豪的推特号,在2021年1月26日被永久封号。

林德尔财大气粗,丝毫不在乎,多明尼安投票系统发言人斯蒂尔(Michael Steel),告诉新闻媒体说:“林德尔哀求我们赶快去告他,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或许能够尽好自己的义务的!”

无论在情在理在法,在全球瞩目的诽谤大案如火如荼之际,这种夜行人吹口哨式的挑衅,并非明智之举,也没有任何意义。

《美国智能化公司 诉 福克斯公司案》在纽约的诽谤诉讼,并不是偶发事件。早在2021年2月25日,多明尼安投票系统,就入状首都华盛顿联邦法院,控告川普的私人律师朱利亚尼和鲍威尔等人,两件诉讼案件的索赔总金额,高达五十七亿美元。

这个索赔金额和未来的超高辩护律师费用,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住。川普是富豪,用不着担心律师费。朱利亚尼不穷,但这笔律师费用,肯定成为沉重的经济负担,不被压垮就是万幸。鲍威尔并不富有,不足百万的住家,早就转移了,虽然还未到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地步,但破罐子破摔,应是合理结局。

如果想让翻脸如翻书的川普,给予财务支持的话,可能有点不现实,开口前,最好是多祷告。

鲍威尔的算盘打的很好,聘请了林伍德(Lincoln Wood)为律师,抗告二十七亿美元诽谤索赔官司。但是问题来了,就像朱利亚尼面临着纽约州律师协会,要吊销他律师执照危机一样,林伍德自己,也正面临着乔治亚州律师协会,要吊销他律师执照的威胁。

何况林伍德的到处得瑟,比之鲍威尔,只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已是十足的泥菩萨过海。更重要的是,林伍德本身也是同案被告之一,在利益冲突下,他不可能既是鲍威尔的律师,又是同案的被告。


每人索赔十三亿的诉讼


多明尼安投票系统于2021年1月8日,入状起诉鲍威尔,于2021年1月25日,又入状起诉朱利亚尼,向每人索赔十三亿美元。

美国联邦法律中,没有保护新闻媒体与记者的《新闻与记者庇护法(Shield Laws)》,但包括首都华盛顿特区在内的五十个州,全立有州级的《新闻与记者庇护法》。

另加《美国宪法第一条修正案》的言论自由保障,多明尼安投票系统的确是来势汹汹,但很难在法庭上取得优势。

法理极其简单:在美国人民拥有不可剥夺知的权利下,负责任的新闻记者,必须就影响大众的事件,做出广泛而深入的传播,让人民自己做出明智的选择。

在传播事件中,无可避免地论及与某些当事人利益冲突的言谈,新闻记者不需负起任何的司法责任。

美国联邦没有成文的诽谤罪名定义,美国国会超过十次意图透过立法,规范诽谤罪名范畴,全以彻底失败告终。

在强而有力的法理基础下,还有最高法院在五十七年前的《纽约时报 诉 萨利文案》判例。

美国宪法学者韦克斯勒(Herbert Wechsler),与勒布(Louis Loeb),在美国最高法院,以权威性的法理,与无懈可击的案例,赢得了九比零的辉煌成绩。

阿拉巴马州三K党政客和警长萨利文,为了打击民权运动,和消灭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假借所谓的漏税,将金博士投进监狱,再利用民权领袖在《纽约时报》刊登的广告是诽谤,展开司法陷害。

案件一直缠诉到最高法院。1964年3月9日,为诽谤诉讼裁定两大鉴定原则:第一,政府官员与公众人物,不得要求新闻媒体诽谤,而要求金钱赔偿第二,必须证明其言行是实际的恶意(actual malice)。

基于两大诽谤原则,新闻媒体或报纸杂志,即使是做出了虚假的诋毁,也不得进行索偿。当福克斯新闻的律师,回应诽谤指控时的法理,就是指出美国智能化公司是公众人物,要求法庭撤案,这个动议,得到了不少法学家的掌声。


改变美利坚国魂的首宗诽谤官司


在美国历史上,利用法律为整肃政敌武器的事件,层出不穷,也毫无使人惊讶之处。

早在两百八十七年前,距离美国独立革命建国前四十二年的殖民地时代,就发生过一件典型的利用法律为整肃政敌武器事件:1734年的《皇家 诉 曾格案(Crown V John Peter Zenger)》,这是一件震惊十三个殖民地的超级诽谤大案。

1732年1月13日,英皇乔治二世委任科斯比(William Cosby), 出任纽约与新泽西总督。此公贪污腐败,残暴不仁,经常被曾格在自己发行的报纸上,揭发抨击。

科斯比假借安插在最高法院院长的马仔德兰西 (James De Lancey),检控曾格触犯了诽谤刑事重罪,保外候审押金,是现在市价的六百万,比叛国罪还要严重。

誉满十三个殖民地的资深大律师哈密尔顿(Andrew Hamilton) ,挺身而出,为关押在监狱里候审的曾格辩护。在陪审团面前,哈密尔顿进行了一场改变美国历史的演讲,他说出了一句从来没有人听过,或从来没有人知道的法理:“事实是对诽谤最佳的辩护!”

哈密尔顿再指出言论自由,是人民天赋权利的真理,更高声宣布说:“这个法庭,这个陪审团,只可以用社会公义与人间正义,而不是暴政和私利来审判曾格先生!”

哈密尔顿在1735年8月4日的结案陈词中的雄辩,不仅使陪审团裁决对曾格所有的指控罪名不成立,还启蒙了生活在暴政下十三个殖民地人民的权利意识,坚定地走向独立建国道路!

哈密尔顿的思想,为五十六年后,美国国会通过的权利法案,奠定了法理基础。


从打黑美国英雄到声名狼藉政客


在2020年大选阴谋论丑剧中,曾是美国打黑英雄的朱利亚尼,扮演了一个极不光彩的角色,川普拿着造谣,为扳回败局的灵药仙丹,朱利亚尼则将灵药仙丹,升华为唯一的真理。

为了政治目的而毫无底线的朱利亚尼,除了在法庭上之外,没有不敢说的谎,没有不敢造的谣,既然吹乎手握那么多的铁锤实证,为什么不敢在法庭上公布呢?

如果说有个别的联邦法官,或因对川普持有偏见,因而作出否定的裁决,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六十二场诉讼,六十二位包括川普自己提名在内的三款法官,全作出否定的裁决,难道可以黑着良心说,全都是些阴谋论的参与者吗?

美国最高法院三位川普自己亲自提名的大法官,也否定了川普的诉讼,难道也是阴谋诡计吗?

现年七十六岁的朱利安尼,有着辉煌的政绩与资历。纽约大学法学院毕业,成为紐約南區地方法院麥馬洪法官(Lloyd MacMahon)法律助理,他假借特殊需要的原因,躲开了必须服兵役的国民义务。

1970年,朱利安尼担任联邦检察官,1975年,调到华盛顿特区,出任副司法部长助理兼幕僚长,开始了他打黑英雄的事业。

全家皆是天主教信徒的朱利安尼,首先拿着纽约州第十三选区联邦众议员波戴爾(Bert Podell)开刀。波戴爾为了帮助一家小型航空公司,开辟由佛罗里达与巴哈马航线的执照,而收了贿赂黑金。

在法庭上交叉盘问时,言辞锋利的朱利安尼,把波戴爾逼问得满头大汗,脸色死灰,辩护律师不得不连忙呼叫暂时休庭。

法庭裁决波戴爾罪名成立,罚款五千元,坐牢二十四个星期,当然还赔上了政治前途和律师执照。

朱利安尼初试啼声,首战功成,一位美国未来政治明星,在全国的政治舞台上冉冉升起。

由1985年2月25日至1986年11月9日,史称黑手党委员会审判的世纪大审,再将朱利安尼推向了民族英雄的高峰:他同时起诉了十一位著名的黑手党头子。

在十一位著名的黑手党名单上,一锅端了纽约五大黑手党犯罪家族的首脑:

甘比諾(Gambina)犯罪家族的卡斯提爾(Paul Castellano)傑諾維塞(Genovese)犯罪家族的薩雷諾(Anthony Salerno);可倫坡(Colombo)犯罪家族的皮賽克(Carmine Persico);盧切斯(Lucchese)犯罪家族的科羅洛(Anthony Corallo);布南諾(Bonanno)犯罪家族的拉斯泰利(Philip Rastelli)。

还有另外的六位共犯,被检控的罪名包括谋杀、勒索、诈骗、贩毒、雇佣杀人等。1987年1月13日,法庭裁决所有被告罪名全部成立,刑期高达百年。

2007年,一份联邦调查局的备忘录指出,1986年底,五大家族开会,讨论要朱利安尼死亡的提议,但被三大家族否决,理由是杀朱利安尼容易,但一定会带来灾难性的覆亡后果。

1994年,朱利安尼出任纽约市长的第一年,意大利西西里岛黑手党,悬赏八十万美元,收买他的人头。

朱利安尼的毅力惊人。1995年,他悍然下令,将不请自来参加在林肯中心,庆祝联合国成立五十周年的巴解领袖阿拉法特,驱逐出场,“我們應該提醒大家,阿拉法特牽涉到謀殺大量美國平民,和外交人員的恐怖行動。”

适逢纽约市长任内,发生了911恐怖袭击事件,朱利安尼日以继夜、废寝忘食的处理危机,使他赢得了“美国人的市长”雅号。

2001年12月24日,《时代杂志》选他为风云人物,朱利安尼走到了人生事业的巅峰。


言论自由不是造谣权利的保护伞


2020年大选,美国主流媒体认定拜登为总统当选人后,川普指定朱利安尼为“大选舞弊”法律诉讼总负责人。

朱利安尼积极地迎合川普的口味,采用毫无证据的造谣手段,来掩饰竞选失败的事实,不仅断送了川普东山再起的可能,也把自己陷进难以自拔的司法和经济泥泞。

2021年1月6日,在副总统庞斯,依法前赴国会,以参议院议长身份,主持全国各州呈交的选举结果认证书时,川普在白宫召开“拯救美国”会议。

朱利安尼在会中,发表了有关大選中使用的投票機器,是一件“動了手腳”的阴谋,鼓吹大家要去“实战审判(Trial by combat)”,这种煽动,直接催发导致五人死亡的冲击国会暴力事件。

在任何研究美国法律的学者看来,朱利安尼的“实战审判”煽动,已经是赤裸裸的涉嫌触犯了“明确和存在的立即危险(Clear and present danger)”宪法定律(constitution doctrine)。

美国国会多次试图通过诽谤犯罪与责任的立法,但至今为止,全以失败告终,主要的困难,是在《美国宪法第一条修正案》保护言论自由权利下,无法用文字,清楚地界定言论自由与诽谤犯罪之间的分别在哪里。

虽然美国国会无法通过问责诽谤犯罪的法律,但并没有妨碍在联邦法院进行诽谤诉讼:美国各州均立有完善的诽谤犯罪法律。

《美国法典第28章第1332款》规定,任何涉及超过七万五千元金额的案件,有权在当地管辖的联邦法院,依照联邦和州级法院判例,和当地州法进行索赔诉讼,是为《美国智能化公司 诉 福克斯公司案》,在纽约州和在华盛顿特区联邦法院立案的法理基础。

在二十世纪前,美国最高法院依照英国普通法中“不良倾向(bad tendency)”法理和惯例,倾向于事先限制(prior restraint)原则,如果法院认为活动是不妥当,即可颁布事先限制令。

在二十世纪后,发现颁布事先限制令的法理,混淆不清,问题严重,即废弃不用,改为在事后惩罚触犯法律者,但很快又觉得不妥,又需要大事修改。

1907年,美国最高法院在《帕特森 诉 科罗拉多州(Patterson v Colorado)》一案中,裁决报纸发行人,撰文抨击法官有偏袒当地公用事业公司,属于藐视法庭行为。

1919年,德高望重的霍姆斯大法官(Oliver Holmes),在《辛克 诉 美国案(Schenck V United States)》裁决书中说: 反战示威者,无权对征兵制度提出挑战,这种行为不受美国宪法言论自由权利的保护。

霍姆斯提出了鉴定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极限标准:“明确和存在的立即危险”, 不受宪法保护。

霍姆斯大法官对《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权利的解释,是清楚而正确的,他认为言论自由权利,是有局限性的,不是任意妄为的放肆。比如说,在漆黑的电影院里,阁下就没有突然大叫失火了玩笑的言论自由,或是任何会导致灾难性后果的言论自由。

“明确和存在的立即危险”标准,在美国最高法院运作到1940年,又被《桑希尔诉阿拉巴马州(Thornhill V Alabama)》推翻,这个裁决最为重要的是:任何煽动暴乱的行为,不在《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权利保护范畴之内。

1951年6月4日最高法院在《丹尼斯 诉 美国案(Dennis V United States)》中,以六比二票数,裁决美国宪法第一条修正案,并没有要求美国政府,必需等到煽动成为事实,才有权采取法律行动制止之。


明确和存在的立即危险


虽然“明确和存在的立即危险”标准,已经不是美国司法的唯一标准,但已经成为美国司法文化不可分割部分。

在美国司法史上,最著名的“明确和存在的立即危险”案例,就是《丹尼斯 诉 美国案》。

1951年6月4日,美国联邦法院裁决,以丹尼斯为首的美国共产党十一名领袖,入狱五年。案件缠诉到最高法院,以六比二的票数,维持罪名不变。

院长文森(Fred Vinson)亲自撰写裁决书,重申“明确和存在的立即危险”在该案中的合法性和适用性。

1969年,最高法院在《勃兰登堡 诉 俄亥俄州案(Brandenburg V Ohio) 》中,裁决如果只是用语言或文字,鼓吹推翻美国政府的话,受到《美国宪法第一条修正案》言论自由权利的保护,不属犯法,间接推翻了《丹尼斯 诉 美国案》的判例。

最近的新闻揭发,美国司法部,一直在调查朱利安尼涉嫌的多起刑事案件,为了是否需要申请法官的搜查令,去搜查其住家及办公室的问题,而在会议桌上,引发争辩,主要是出于对川普面子的考虑。

《多明尼安投票系统 诉 朱利安尼案》的诉状,长达一百零七页,仅是证据就有十一页之多。在开场白和结尾论中,就指出朱利安尼最大的弱点,就是在记者招待会,或者是宣传平台上,他总是一口咬定,多明尼安投票系统在作弊。但是到了法庭上,却只字不敢提。

因为身为律师的朱利安尼清楚的知道,在联邦法官面前造谣撒谎的结果是什么。

诉状说:“在一场宾夕法尼亚州,关于2020年挑战大选结果的庭审上,朱利安尼在诉状上承认说,川普竞选委员会,并没有指控多明尼安投票系统是在作弊,因为他知道那些指控全是虚假的。

朱利安尼和他的团伙捏造并传播这些‘巨大谎言’,可预见地希望大家去相信多明尼安投票系统,是因为删改了结果,而偷窃了他们的选举。

朱利安尼每天从那个撒谎大家伙那里,领取两万元的服务费。也在广播中捞得了金币、雪茄、保健品,和网络防盗费。

被欺骗蒙蔽下的暴徒,把美国国会暴乱攻击了,朱利安尼和他的团伙,虽然被未来的严重后果吓呆了,但还是依旧到处不停地撒播那些弥天大谎”。

朱利安尼祭出《美国宪法第一条修正案》言论自由的法理,为自己的行为说事,是荒谬而可笑的:美国宪法并没有赋予任何人,可以任意造谣诽谤,或煽动暴乱的权利!

朱利安尼在接受《多明尼安投票系统 诉 朱利安尼案》诉状上,表现得虎头蛇尾,言行不一。他首先在公众面前,显得毫不在乎,微笑着说,“欢迎来告我!正好给我机会,来调查他们的政治背景和经济状况!”

但在私下,却拒绝多明尼安投票系统律师,使用电子邮件方式给他诉状,开始在他住家公寓和办公室之间,躲躲藏藏,不敢露脸。

2021年2月7日早上,发生了一场尴尬的送票僵局。埋伏在角落的送票员,冒着漫天大雪,发现了朱利安尼踪迹,在他正要开门上车之际,冲刺而上,将诉状夹塞在他车子门缝里,朱利安尼不敢接触那些文件,他的司机把文件推出车门,朱利安尼脸色灰白,落荒而逃。

朱利安尼被诉状吓得神魂不定,命令办公室人员,不得允许任何陌生人进入。有一次朱利安尼在车上,看见送票员疾步而来,惊吓得连忙命令司机闯红灯,急忙而逃。

熬到了2021年2月10日,朱利安尼终于明白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不可能躲得过诉状,于是吩咐助理,替自己接下了那份沉重如山的诉状。

美国的主流文明社会,不允许使用谣言加暴力,来推翻奋斗二百五十年才得来的法治宪政!


大部分谣言的最原始捏造者


鲍威尔同时被多明尼安投票系统和美国智能化公司,提起诽谤索赔诉讼。

在一百二十四页的起诉书上说,鲍威尔用“明显是虚假的指控”诽谤说,“在盗窃2020年大选成果的丑剧中,多明尼安投票系统扮演了主导的重要角色。”

鲍威尔又指控多明尼安投票系统在委内瑞拉,与共产党有着金钱关系,可以任意改变投票结果。   

鲍威尔在恶意散播编造的谣言时,导致多明尼安投票系统管理层职员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数位高管,为了安全的理由,而自动失踪,多明尼安投票系统,花在保护员工方面的费用,已经超过了五十六万元。

多明尼安投票系统的律师克莱尔说,他们之所以将鲍威尔列为首批被告,是因为在一定的程度上,她就是大部分谣言的最原始捏造者。   

鲍威尔指控多明尼安投票系统,贿赂乔治亚州官员,不经投标就得到了投票机采购合约。她的所谓内幕爆料说,她握有多明尼安投票系统首席执行官普洛斯(John Poulos)的录影带:普洛斯在录影带中说,可以轻易地更改数百万张选票结果,一点都没有问题。

但是至今为止,鲍威尔并没有在任何的场合,播放过该项铁锤实证录影带。  

2021年1月3日,鲍威尔在没有出示任何证据情况下,突然发推说,乔治亚州在投票时,有数以千计的川普票被篡改成“拜登票”。

起诉书指出,2020年12月,鲍威尔在包括华盛顿特区川普酒店在内的各场“停止盗窃”聚会中,公开诽谤多明尼安投票系统,目的是增加知名度、拉拢新客户、和推销她在2014年出版的新书。

多明尼安投票系统在诉状中的索赔,为补偿性和惩罚性两种赔偿。


突然冒出来的挪威海怪阴谋论


起诉书特别强调,至于鲍威尔最拿手的所谓挪威海怪(Kraken)诉讼,则在另案单独处理。

鲍威尔为了显示她的荒唐,一口气在五个州递交了超过五十份诉状,要求联邦法院裁决川普胜选,法理就是挪威海怪阴谋论。

挪威海怪是一只挪威神话中,有点像八爪鱼式的庞大怪物,庞大到可以把整条轮船卷到海底,而挪威神话中的怪物,却飞跃时空,变成了驱逐川普出白宫的祸源。挪威海怪天上有灵,真不知作何感想!自此鲍威尔与挪威海怪成为一体。

邪门的挪威海怪论,并没有彰显出鲍威尔期待的政治效果,也没有见到有卖川普总统账的法官。她递交的五十余份诉状,全被联邦法官们,丢出了法院大门之外。

密西根区联邦法院派克法官(Linda Parker)的评语,极具代表性: “人民的意愿已经说明了一切!”


挪威海怪的后遗症噩梦


鲍威尔的挪威海怪论司法诉讼,不光彩地全面结束了,但是挪威海怪论,为她带来的后遗症噩梦,才刚刚开始。

一千五百名底特律律师,致函全国律师协会,以违反《联邦民事诉讼规则第11条》与滥诉为法理,要求制裁包括鲍威尔在内的挪威海怪论律师群。

《联邦民事诉讼规则第11条》规定,律师在递交诉状前,必须要做预案调查,律师有责任要对法律和事实,进行初步调查。现在,朱利安尼、鲍威尔和林伍德,全面临被吊销律师执照的噩梦。

底特律政府司法部,发公函给派克法官,要求制裁违反《联邦民事诉讼规则第11条》的鲍威尔。一旦制裁成功,鲍威尔将被永远禁止在密西根区联邦法院办案,或者每案必须预交十万美元保证金,才可立案,这意味着鲍威尔律师生涯的彻底终结。

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吉勒斯(Stephen Gillers),是当代的司法伦理学专家,他公开抨击鲍威尔说:“那些恶名昭彰的挪威海怪论律师群,非常有可能被制裁,因为这些律师,对司法和法治,造成了明显的严重伤害。”

2020年11月20日,新泽西州联邦众议员帕斯克雷尔(Bill Pascrell),致函五个州的律师协会纪律委员会,要求制裁朱利安尼和挪威海怪论律师群,川普班底挪威海怪论律师群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


当年最年轻的幸运联邦检察官


今年已经六十六岁的鲍威尔,曾是当年最年轻的联邦检察官之一。1978年从北卡大学法学院取得法学博士后,出任德克萨斯州西部地区助理联邦检察官。初上任,就参与了一件惊天大案的起诉业务,使她一战成名,这就是大毒枭查格拉(Jamiel Chagra),谋杀美国德克萨斯州西区地方联邦法院伍德法官(John Wood)案。

查格拉是黎巴嫩后裔,素以大规模走私闻名于世,他的毒品经常是以吨为计算单位,不是轮船就是飞机。终于在一次行动中失手,被拘捕归案,恰好落在伍德法官手里。这位素有“极限约翰”外号的联邦法官,一生痛恨毒贩子,凡是落在他手里的毒贩,无一例外地被判处以惩处极限。

查格拉试图用一千万美元现金,来贿赂伍德。他找了老朋友哈雷尔森(Charles Harrelson) ,去办理这件勾当。哈雷尔森打听了一下,得知伍德威严而清廉,全家只住在中等价位的联排屋里,不敢行贿,但提议可以将之谋杀,那么案件就会转给其他法官审理了。

查格拉愿意支付二十五万元现金,作为谋杀伍德的代价,一件美国司法史上,二十世纪以来第一件对任三款联邦法官的凶残犯罪,就此发生。

1979年5月29日早上,哈雷尔森埋伏在伍德家边上,用一支超强功率步枪,朝着正要开车门上班的伍德胸口上面,开了致命的一枪。

当天,卡特总统在白宫,在震怒中,除了哀悼在位八年的伍德外,同时下令司法部长、中央情报局局长、联邦调查局局长与及全国的联邦治安机构,全力破案,缉拿凶手归案。

卡特谴责伍德之遇害,是“对我们整个司法体系的攻击”,并责令联邦调查局副局长英格拉姆(James Ingram),率领五十名资深探员,进驻德州彻查。

在美国近代史上,共有三位联邦法官被谋杀,第一位是1979年的伍德,第二位是1988年的达龙科(Richard Daronco) ,第三位是1989年的温斯(Robert Vance)。

在投进了一千一百万美元的侦察费,约谈数千名证人和数万页的档案后,真相大白于天下,哈雷尔森被判两个终身监禁,他运送二十五万元杀人款的妻子乔安,被判二十五年监禁,查格拉有顶尖律师,加上当污点证人有功,仅被判入狱十五年,罚款十二万元。

此案为鲍威尔,奠定了到处得瑟的有利条件。


异途同归的猎巫说与深国论


鲍威尔与川普同穿一条裤子是源远流长的。2017年,在通俄门事件时,她就是挑战特别独立检察官穆勒,最积极的所谓在野势力。

2018年10月16日,鲍威尔发推说,她提议担任国家安全部长二十四天,就被川普炒了鱿鱼的菲林将军,应该撤回认罪协议,因为整件事件,就是一场毁灭川普的政治阴谋。

鲍威尔的深国(deep state)论,与川普的猎巫说异途同归,不谋而合,两人开始交往和联系。

深国论亦称影子政府,源自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土耳其:军方、毒贩和杀手串通,对库尔德叛乱分子,发动了肮脏的无底线打击,任意残杀对手,但却无需担负法律责任。

在美国将深国论发挥得淋漓尽致的,首推班农。班农推动深国论的结果,就是在游艇上,被美国司法部戴手上手铐,拘捕归案,控以涉嫌洗钱贪污公款等重罪,如果不是川普对他签发总统大赦,严重后果。

鲍威尔亦是深国论的高手。2019年6月,在鲍威尔的鼓动下,菲林解除了两位辩护律师,委任鲍威尔就以深国论为法理,进行翻盘诉讼。

鲍威尔还真敢干,首先以最高机密性形式,给司法部长巴尔写了一封信,指出菲林案件,就是深国论阴谋的受害者,并要求巴尔立即指派一位局外人,进行公平而彻底的真相调查。

六个月后,由于巴尔摸不清与匿名者Q,同样声名狼藉的深国论底子,为了乌纱帽,委任联邦调查局出身、美国密苏里州东区地方法院总检察官詹森(Jeffrey Jensen),重新进行案件评估。

2019年5月,美国司法部向苏利文法官(Emmett Sullivan),递交一份菲林案件的撤案动议。

苏利文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三款联邦法官。这位毕业自霍华德法学院的非洲裔美国人法官,深受两党总统器重。

1984年,共和党雷根,提名他出任华盛顿特区最高法院法官,1992年,共和党老布什,提名他为华盛顿特区上诉法院法官,1994年,民主党克林顿,提名他为华盛顿特区美国地区法院法官。

苏利文审理过多件敏感的诉讼,希拉里在任内,用不加密私人电邮处理公务案,就是由他审理的。

《美国 诉 菲林案》是一件极具争议性的半政治性案件,没有任何法官愿意去躺这浑水。在随机抽签分配下,分配给了孔特雷拉斯法官(Rudolph Contreras)。

2017年12月1日,菲林自动认罪,孔特雷拉斯接受了。有新闻爆料说,调查菲林案件的联邦调查局探员斯祖克(Peter Strzok),是孔特雷拉斯的私交好友。

2017年12月7日,孔特雷拉斯为了避嫌,立即自我回避。又在随机抽签分配下,把《美国 诉 菲林案》,分配给了苏利文。

斯祖克是联邦调查局反间谍部副主管,是该部的二把手人物,却因为一条短信而被革职。

斯祖克的同事,也是穆勒团队成员之一的佩兹(Lisa Page),发了一条短信问他:“川普应不应该成为总统?”斯祖克回说:”不,他不可以。我们会制止他的。”

这条短信曝光后,立即演变成一场政治风暴,为川普提供了攻打穆勒的强大弹药,自此川普要炒穆勒鱿鱼的说法,此起彼伏,从未中断。

由于苏利文不满意美国司法部的撤案法理,因而没有立即做出裁决,只是搁置在边上,静观其变。鲍威尔等得不耐烦,向华盛顿联邦上诉法院递交动议,要求下达裁决令,直接向苏利文施压。

鲍威尔的隔山打牛司法伎俩,得到了华盛顿联邦上诉法院,两票同意一票反对的认同,但在全院表决时,却被压倒性的八票反对两票同意票数推翻,案件又回到了苏利文的手上。

在华盛顿联邦上诉法院全体庭上,鲍威尔一口咬定苏利文只是“部长级法官”,应该接受美国司法部的撤案指示,否则就是违反美国司法部的内部伦理运作程序。

小布殊总统提名、被《新共和党杂志》美誉为“华盛顿最有权势但最低调法官”的格里菲斯法官(Thomas Griffith),当庭讽刺鲍威尔说:“苏利文法官不是部长级的,你是知道他不是部长级的,所以,这意味着苏利文法官,必须对此进行一些思考,对吧?”

案件折返回苏利文法官那里后,还是古井不扬波,没有动静。

2020年12月9日,就在鲍威尔处理菲林案件,已经走进死胡同之际,川普突然发推说,已经给予费林将军,全面的总统大赦。

《纽约时报》报道说,鲍威尔意图越过必须的上诉程序,使苏利文无法研究司法部突然撤案,与司法部长巴尔,为什么突然介入此案的动机是什么!

既然总统大赦了,无话可说,苏利文结案了事。川普大赦菲林,并没有依照白宫惯例,预先照会司法部长,并聆听专家意见。

唯一的解释就是川普和巴尔已经翻脸,理由是巴尔没有和朱利亚尼一样,配合着川普的造谣指挥棒,在没有事实基础上,发表一些凭空捏造的政治谎言。

巴尔是第二度出任司法部长,驾轻就熟,但川普并不允许他保住职业道德的底线。2020年12月1日,在白宫和川普的庞大政治压力下,巴尔做出了艰难的选择。他告诉美联社记者说:

“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特工,一直在努力和跟踪,收到的具体投诉和信息,但是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可能在选举中产生不同结果的大规模欺诈行为。”

巴尔对喜欢奴才厌恶人才的川普,大唱反调的结果,是不需要再算命,只好打包回家过圣诞节了。


虚张声势的所谓打假英雄


多明尼安投票系统控告的,不仅是鲍威尔本尊,还有她的律师楼,和她用来募捐钱财的保卫共和基金会(Defending the Republic)。

在大选期间,鲍威尔一直是以打假英雄的高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的,但从她惹祸后,不敢接诉状的事件来看,不太像一位气概磅礴的大律师,倒有点像被吓坏了的可怜小绵羊。

鲍威尔在得知挨告前,要求多明尼安投票系统律师,给她点时间,来做回应的准备。明尼安投票系统等了几个星期,也不见回应,于是入状法院提起控告。

鲍威尔下定决心,就是不接诉状,说不接就不接,到处躲躲藏藏,避不露面。多明尼安投票系统律师,只好聘请私家侦探,给她送诉状,2021年2月10日,终于在她家门前车道上,堵住了可怜的小绵羊。

美国智能化公司于2021年2月4日,在纽约最高法院起诉鲍威尔时,她还老神在在,在回《福布斯杂志》邮件询问时说:“那只是激进左派,所激发的另一种政治手段,它是没有任何事实或法律依据的。”

原告既然如此草包,“激进左派”既然如此不堪一击,为什么在挨告后,人都被堵住了,还不敢下车接状呢?不是老叫嚣着,要将一大帮子选举骗子,一个一个的逐一送进监狱吗?

警察被召来了,只有请私家侦探,离开鲍威尔的私人土地。在警察见证下,私家侦探把诉状留在她车边的路上,才扬长而去。

大概是牛年的关系吧,次日,恢复了情绪的鲍威尔,透过律师克莱恩德勒(Howard Kleinhendler)发言说,她并没有接到任何诉状,不下车的原因,是基于人身安全的考虑,到处旅游是她工作的本性。

语云: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纽约和首都的两件天文数字索赔官司,是不会自动消失的,鲍威尔是必须要出庭应诉的。世纪诉讼的帷幕,已经拉开,精彩绝伦的司法大戏,即将登场。


真正使人惧怕的阴谋论大师


在川普的律师阵营里,真正使人惧怕的,是今年六十八岁的林伍德。他可以说是美国近代最著名的阴谋论大师。他出生在北卡罗來納州首府罗里。三岁开始在乔治亚州梅肯市生活。从小家境清贫,而且家暴事件,经常发生。林伍德十六岁那年,在参加一场舞会后回家,发现母亲已经活生生地,被父亲用暴力打死。

这场惨剧,使林伍德坚定地要成为一位解决社会问题的律师。老林伍德用酒精、认罪和配合刑事调查,乔治亚州司法部把一级谋杀降级为误杀,坐牢两年多就出来了。

林伍德住在朋友家里,1970年中学毕业。1974年以优等生学历自默瑟大学(Mercer University)毕业。三年后以优等生学历在同校法学院毕业。1977年开始成为乔治亚州执业律师,办理人身伤害和医疗事故案件。

1996年7月27日,喬治亞州亞特蘭大的奧林匹克百年公園,发生爆炸死亡事件,保安朱威尔(Richard Jewell),被联邦调查局怀疑是主谋后,立即被新闻媒体广泛报道,严重伤害了朱威尔生活和名誉。

实际上是基督教恐怖组织天军,设计的恐怖袭击。经过了另外三场爆炸事件,联邦调查局终于拘捕了恐怖分子鲁道夫(Eric Randolph),法庭判处自动认罪的鲁道夫,终身监禁,不得假释。

在洗清了嫌疑后,林伍德代表朱威尔,起诉了几乎任何使用“恐怖分子”或“凶手”称呼过朱威尔的报纸、杂志和电台,所有的被告,情愿庭外和解,也不愿意招惹林伍德。

朱威尔诽谤案,使林伍德名利双收,威名远播,也使他办案视野,投向诽谤诉讼的领域。川普在2020年大选败北,但不承认失败,正在绞尽脑汁,试图继续掌权。

2020年12月15日,林伍德在这个骨节眼上,突然发特攻击乔治亚州长肯普(Brian Kemp),和州务卿拉奋珀格(Brad Raffensperger),指责他们被中共金钱收买:  

”川普总统是一个真正的好人。 他真的不喜欢开除人。 我敢打赌,他不喜欢把人特别是‘共和党人’送进监狱。他尽量给肯普和拉奋珀格机会,去纠正错误,如果拒绝了,那么,他们将很快入狱。“

对视撒谎为常态,又热爱马屁成瘾的川普来说,可谓久旱逢甘露,立即转帖!川普的肯定,打开了谣棍的潘多拉盒子。

川普失败的原因有许多,但相信这些狗头军师是国家栋梁的谬误,却是自己万劫不复的主要原因。在毫无证据支持下,林伍德突然宣称,川普已经得到了乔治亚州百分之七十的选票而获胜,并于2020年11月13日,入状乔治亚北区联邦法院,控告乔治亚州选举违宪,递交要求法庭下令,暂停确认拜登胜选的动议。

以林伍德自己为原告的诉讼,不用一个星期,就踢到了铁板。审理案件的是比巴斯法官(Stephen Bibas),一位川普亲自提名的三款法官。

七十后、希腊裔的比巴斯在纽约出生,十五岁就中学毕业,自小就在他父亲经营的餐馆工作,深知生活艰难。十九岁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获英格兰牛津大学法学院毕业文凭。

比巴斯口若悬河聪明过人,曾得全球辩论大赛冠军。2006年至2017年,他是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教授,精通犯罪学、量刑学和陪审团学,曾任纽约南区法院助理司法部长。

1994年,出任美国联邦第五巡回法院希金博特姆法官(Patrick Higginbotham)法律助理,1997年,出任最高法院肯尼迪大法官法律助理。

2017年6月19日,川普提名耶鲁法学院法学博士比巴斯,出任美国联邦第五巡回法院巡回法官。

任何意图用裙带关系或知遇之恩观点,来观察美国司法体系,必会得出错误的结论。林伍德递状控告乔治亚州后六天,美国地区联邦法官格林伯格(Steven Grimberg),连庭都不开,就将之撤案。

格林伯格的法理很简单:“如果就此停止了认证,这会导致混淆和潜在的剥夺权利,我发现这没有事实或法律依据。”

格林伯格的裁决是第一,林伍德没有法律立场当原告,第二,他没有提出使法庭信服的证据,第三,在时间上太迟,第四,他并没有受到伤害,第五,没有说服力让法庭批准手点乔治亚州一百五十九个郡的票。

不知道是天命,还是巧合,把林伍德试图用滥诉手段,把川普留在白宫掌权的诉状,毫不客气地丢出法院大门,今年才四十六岁的格林伯格法官,也是川普在2019年4月2日,提名他出任美国乔治亚北区联邦法院法官的,并得到参议院七十八票同意十八票反对的通过。

滥诉是要付出代价的,林伍德就是例子。 2021年1月12日,特拉华州最高法院卡斯尼兹法官(Craig Karsnitz)下令,由于林伍德在乔治亚州的滥诉行为,违反了特拉华州的律师纪律条例,由即日开始,林伍德永远不准在特拉华州任何法院,执行律师业务。

这个裁决,使林伍德代理的川普外交顾问佩兹(Carter Page),在特拉华州的诽谤诉讼泡了汤。

既不是过河拆桥,也不是忘恩负义,而是美国法官的个人修养、守法习惯和司法独立精神所在。

2020年11月27日,川普提名的比巴斯法官,在裁决《川普总统公司 诉 宾夕法尼亚州务卿案》中开头就说:“自由,公正的选举,是我们民主制度的命脉。不公正的舞弊指控,是严肃的。“

比巴斯法官又写道:“指控需要具体的事实为依据,然后加以证明,但是我们在这里,都没有看见。凭此就称选举为不公正,显然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是由选举人,而不是律师来选举总统,是由选举人,而不是简报来决定选举。“

川普共提名了五十三位巡回法院法官,与及迫不及待地在最高法院,匆忙地塞进了一位大法官,但是依然没有出现他预期的“自己人”效果,这就是美国司法独立精神的常态。

林伍德语不惊人死不休。副总统庞斯不肯跟着谣言瞎起哄,尤其是不肯依照川普的要求,在2021年1月6日,国会联席会议上,非法地拒绝数州的选举结果,导致两人的关系彻底破裂。

林伍德发特说:“最好把行刑队准备好,因为副总统庞斯,可能因叛国罪,而被射击队处死。”

这使川普的律师团队立即与他保持距离起来。2021年1月1日,川普竞选律师埃利斯(Jenna Ellis),发特评论林伍德,要枪毙副总统庞斯说法:“立此存证。我并不支持林伍德律师的言论。我只支持法治和美国宪法。”

林伍德看后,立即回了一句老气横秋的评论:“在你出生前七年,我已经在干那两件事了。”


白宫默许下的铺天盖地谣言


共和党为了推翻拜登选举胜利的事实,无所不用其极。

德州共和党众议员戈默特(Louie Gohmert),连同数名亚利桑那州共和党议员,入状德州东区联邦法院,要求下令副总统庞斯在1月6日的国会认证选举结果时,必须拒绝几个摇摆州的选举结果。

案件被凯诺德法官 (Jeremy Kernodle),以“毫无法律依据”的法理,丢出法院大门之外,这也就是林伍德,要枪毙副总统庞斯的最早缘由。

这是一件使美国人民迷惑不解的案件。既不是共和党慌了手脚后的不知所措,也不是狗头军师的异想天开,而是为什么将案件丢出法院大门的凯诺德法官,又是川普在2018年1月23日,亲自提名的三款法官?

今年四十四岁的凯诺德法官,有两大特点,一是罕见的无党派人士,二是美国律师协会全票认可了他的法官资格。

林伍德要将副总统枪毙,但依然没有吐尽他满肚子的毒水,于是又说,在拘捕叛国罪徒时,别忘了把最高法院院长罗伯茨,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尔一起捎上。

如此嚣张跋扈的四处放毒,是一位政治家或法学家的行为吗?有这种宪政律师吗?随口诽谤最高法院院长是恋童癖,没有强硬后台备书,敢如此的肆无忌惮吗?

法庭是伸张正义,打击邪恶的最佳场合。如此严重指控,为什么不去司法部,提起刑事检控呢?

《美国宪法第一条修正案》的言论自由权利,并不允许任何人,作为散播谣言的保护伞。

2020年大选前后,整个美国,到处是铺天盖地的谣言,真假难辨的谎言。从德国军事基地的服务器,到中共四亿美元收买了投票系统,到乔治亚州长和州务卿拿了中共的黑钱,到会全国戒严后搜捕民主党,再到公开鼓吹军事政变等等,就是未见川普政府出面澄清!上行下效,这不是些不负责任的默许是什么?

看来在两大投票机器公司的天价诽谤索赔官司,会为美国人民解开难以置信的谜团。

期待在法庭上的律师交叉盘问下,在法官会下令被告交出指控证据中,所有的选举勾当,和阴谋诡计真相,全会在美国人民眼皮底下,拨开迷雾,见到真相!


高胜寒 2021年2月24日


浏览(1697) (9)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西北角 留言时间:2021-02-25 21:56:52

好文章。

回复 | 0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21-02-25 14:43:58

川普那方正愁着无法把多猫腻等几个计票公司告上法庭,这两家公司却不知死活,自己把自己送上了法院。

难道美国军方自2007年就开始收集的它们计票的猫腻,就白收集了?

所谓,No zuo no die,诚如所言!


回复 | 1
作者:must 留言时间:2021-02-24 20:40:25

本文资料丰富,可读性强。但作者却充当法官,已经宣判福克斯等输了官司,不怕到时自己打自己脸吗?

回复 | 6
作者:白草 留言时间:2021-02-24 18:58:26

言论自由就是撒谎的自由啊。撒谎是一个很方便的手段。除非是个人的亲身经历,撒谎很难被证实。选举这种大规模的统计结论,是没有任何人能"亲身经历“所有选举点票过程的。所有舞弊造假说就是没有人能否认的。法院判决也是人的决定。是人就会犯错。不让人撒谎,等于没有言论自由。

回复 | 3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