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Pascal的博客  
“朝廷不是让我隐蔽吗?”“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了?!”  
网络日志正文
为公审造毒元凶潜入斯里兰活捉马利克! 2020-07-17 01:33:49


Image


Inline image

Inline image

Inline image

Inline image

Inlin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png



How Powerful is Delta Force Special Ops - YouTube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image.png


   极长文章曝料 部分要点十段落:


1. 通过法中基金会所收买的巴斯德研究所才是真正的新冠病毒的

造者,并且制造的目的就是针对美国,通过生化基因武器最终与

美国决战来达到对整个时间的统治和奴役,这就是那个天大的秘密,

这就是潘多拉盒子,或者说2019年6月18日王毅于北京钓鱼台国宾

馆会见叙利亚副总理兼外长时所说的(不要逼我打开)潘多拉盒子,

不是中科院武汉P4实验室,而是香港大学巴斯德研究所

( Pasteur Foundation Asia 香港大学巴斯德研究中心 )!


2. 最终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合成和研制应该是在香港的巴斯德完成,

因为那里早已汇集了一群国际上的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的人,都是

怀着对美帝国主义的仇恨,这种偷天换日的惊人布局不仅达到了掩

盖研究生化武器真相的目的,而且也能够完成超限战战争方式的国

际投放病毒武器的目标。


3. 而核心的武器新冠病毒,可以确定的是随着P4实验室的建成,

2016年中共已经掌握并且拥有。


4. 这个法中基金会还是对美国实施蓝金黄计划的资金总部,最为

笑的是,这些钱大部分来源于美国,来源于在美国上市的中资

企业。也正是这些人,用着美国人的钱,跟着CCP一起,透过已经

沦为金钱奴隶的法国财富集团一起冲向美国,梦想着打败美国,

统治世界,奴役全人类。


5. 从CCP使用巨额的财富攻陷法国彻底控制法中基金会,以此为基

础依托巴斯德研究所建设P4实验室,秘密研制生化基因武器,到随

后使用蓝金黄向美国发起的一次次隐含的战斗,也就是暗战,似乎

示着中共的战胜美国统治世界的梦想的实现 只 有 一 步 之 遥 ,


6.  不知道没有经过朝鲜战争的美国人读到上面这段历史是什么样

感受,对于一个中国人,我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感觉就在读一篇

笑话,但是却笑不出来,因为同样的口吻和字眼出现在六十七年后,

中共国又遭受了美国的一次投毒,一次生物战,这种赤露露的污蔑

在历史上又重现了一次。


7.  所以,这次美国发起的细菌战,是中共集体组织的上下协调的

战争死亡责任的一种谎言推卸,并成功地转移了罪责和国内的

矛盾。这种栽赃陷害污蔑对手的流氓行径是令人不齿的。


8.  结论:只有这批人才是中共的核心科技力量,只有他们才会真

的怀着对美帝国主义的仇恨,谋划并实施针对美帝国主义的生化战

争,因为这些人无一例外地都是中国共产党员,坚定的共产主义战

士。并且牢牢地把控着生化武器的枪杆子——军事医学科学院。

9.  明白了这一点,后面的表述就知道它的具体含义了:学者组成

“特种部队”,奉命迁至北京,从事中国的“ABC”(原子器、

生物武器、化学武器)医学防护研究的重大任务。这只特种部队

从事的绝对不是仅仅的医学防护,而是要研制战略进攻美国的三大

武器“ABC”,至少有两种武器是由这个特种部队主持的,这就是

生物武器、化学武器(毒品)。核武器在钱学森的主持下可以明目

张胆地宣传,而BC只能隐藏在各种谎言之中,因为这是反人类的,

在国际公约中所不允许的。

10.  生化基因武器的研发一定是打着国家的名义正经的是为了民用

而进行的。理解了这一点的重要性,也就明白了为什么江绵恒不在

科院主导和领导这个庞大的团队,而是由陈竺来领导。一方面是

由于陈竺的医学研究背景更加适应这个领导工作,另一方面是因为

这个项目的保密性,是绝对不能暴露的,


     一旦暴露,CCP将成为全人类的罪人,

     会被彻底断送,最终接受国际法庭的审判,

     因为这种行为和活摘人体器官或者

     迫害宗教信仰人士是具有本质的区别的,

     是真正地 反 人 类 滔 天 大 罪 ,

     必将接受人类世界的一致抵抗和最终审判。





DT挖掘机爆料 P4实验室第2季 (11)

By

 喜馬拉雅戰鷹團 Himalaya Hawk Squad2020-07-15 23:51




【DT 挖掘机团队出品】

DT挖掘机说明:

好了,源自武汉的终极生化武器CCP病毒之谜该解开了,因为中共的潘多拉盒子已经打开,而关闭潘多拉盒子的唯一希望是知道这个盒子之谜产生的前因后果,拨开被掩盖的真相,彻底铲除潘多拉盒子的掌控者,挖掉病毒产生的真正根源。如果不这样,肆虐的疫情不会终止,还会有更多的病毒出来,这是一场真正的与魔鬼的较量。下面就让DT来以想象的方式演绎这个漫长的生化武器研发制造的故事,故事里的人全部使用真名,如果诬陷了他们,请首先他们致歉,因为CCP病毒背负了污名,如果没有诬陷,他们必将承担历史罪恶的责任,接受时间和历史的审判!因为,一起已经开始!

以下为详细内容:

挖掘和追溯这场中共与美国之间的战略决战的起源是个异常复杂地挖掘过程,DT挖掘机在庞杂的资料挖掘过程中一直在寻找其中的线索,幸运的是,终于理清并找到了。之所以将这篇终结篇定义为一种猜想是因为展示的挖掘资料当然不是文贵先生所烧毁的绝密文件那种证据,而是公开的可以查询的资料,但是这些资料的真实性是毋庸置疑的,需要的是一种解读和整理,挖掘出其中的关系、内涵,从而揭示出掩藏的真相,揭示这个被各种谎言层层掩盖的庞大布局。

在开始讲述故事之前,DT还是做做基本功课,这是整个终极挖掘的基础,也希望把这种经验分享给大家,出现更多的挖掘真相的挖掘机。

A 时间跨度 如果仅仅从一个时间点上看一件事情是挖掘不到内容的,比如前面文章中提到的各个时间点出现的事件:赵永芳之死、王延轶任职、郭德银回忆文章、2016年猪瘟事件,都是这样,必须按照发生事件的时间点去先后追溯,完成一种大跨度的挖掘。对饶子和的挖掘,就涉及到对他的导师赵良材院士的挖掘,时间上溯到上个世纪初,而对两人的挖掘时间点的追踪,则持续到现在今天这个时间点。只有这种大的世界跨度的挖掘才会发现不同时间点事物发展的内涵真相。同样,在追溯这场生化战争的起源上,我们的时间跨度就上溯到120年前的庚子年,甚至更早。

B 动机原因 “万事万物皆有因皆有果”,皆有果的这个果是果业也就是报应,而不是结果。中共是不信这句话的真正涵义的,他们只相信做事的原因,只关心事情的结果对自己的利益。所以,所有的事情都有原因就是动机,这个原因动机推动着做事去获得这个结果。在挖掘这个组织什么时候杀人时已经说明了这一点,所以追查到这个因也就找到了结果,或者说挖掘到一个结果基本会知道产生这个结果的原因是什么。理解这一点非常重要,按照这个原则,再重新审视所挖掘到的文章、资料、事件就会不一样了,他们的产生原因会出奇的一致——这就是CCP的底线。这个底线是什么,就是中共国宣传的四项基本原则中的首要原则“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也就是党领导一切以及党通过指挥枪完成对一切的绝对领导权力,形成一种高度集权,一切都是党的,研究所、病毒资源、科技人才都是党产。只要触及到这个底线,威胁到这个核心,威胁到他们的统治地位,他们就会露出真容,亮剑杀人。朝鲜战争、中越之战、89六四、王健、赵永芳之死、新冠病毒疫情无不如此。

根据挖掘资源的动机原因在一个大的时间段上追溯,关键点会连接起来,布局的过程自然会显示出来。在上一章里我们已经逐步揭开了整个巨大布局的初始面目,这就是真正的领导者是以江绵恒为代表的中共黑暗势力的集体行动——沉船计划的关键部分。那么,开始吧。

第一部分:中国生命科学(生物医学)的起源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纪年方法采用的是一种天干、地支的方法,六十年为一个甲子,也就是一个轮回,2020年按照这种纪年方法就是庚子年,奇妙的是,如果要追溯P4实验室的起源,我们必须回溯到120年前的又一个庚子年,也就是从那个时间开始,美国人开始拯救并亲自养育了这条“农夫与蛇”故事中的毒蛇。

庚子赔款

现在有一种流行的说法,就是协和医院和清华大学都是美国用庚子赔款帮助中国建设的,这种说法是不准确的。

我们先看看庚子赔款的资料:(依据维基百科)

庚子赔款,又称庚子事变赔款、庚子拳乱赔款,简称庚款,是中国清朝政府在1901年9月7日与庚子事变相关其他十一国签订的《辛丑条约》中所规定的赔款,因系针对1900年(庚子年)义和团发起的庚子事变,引致八国联军出兵中国,因此被称为庚子赔款。

西方各国要求中国赔款的理由包括:

  • 支付出兵战费及利息;

  • 赔偿各国侨民、传教人员、商人及企业损失;

  • 赔偿各国教会损失;

  • 赔偿中国教民损失。

赔款数额

庚子赔款总额为关平银四亿五千万两,约合当时的3.33亿美元或7161万英镑或6.3亿日元或9.7亿卢布。赔款年息为四厘(4%),分三十九年还清,本息共计九亿八千二百二十三万八千一百五十两(9亿8223万8150两)。

   1901年 3.33 亿美元 = 2020年 101 亿美元

  1901年 1美元 = 1901年 1.351351 两 关平银

  1940年 726,856,420 美元 = 2020年 13,384,386,036 美元

https://www.in2013dollars.com/us/inflation/1940?amount=726856420

这笔赔款被称为“大赔款”。

还有17个省的中国地方官绅分别与各国领事、教士、教民协商议定了纹银2227万2708两的地方赔款,其中538万6000两归入大赔款。地方赔款的实际支付额为纹银1688万6708两,被称为“小赔款”

在庚子赔款4.5亿两纹银的分配比例中,俄国所获最多,达2.84亿卢布(包括中东铁路损失7000万卢布、直接战费2亿卢布及利息1400万卢布,赔款衍生利息未计算在内),占庚子赔款总数的28.97%;其次为德意志帝国,占总数的20.02%;其他各国的分配比例为法国15.75%,英国11.25%,日本7.73%,美国7.32%,意大利5.91%,比利时1.89%,奥匈帝国0.89%,荷兰0.17%,西班牙、葡萄牙、瑞典和挪威四国各占0.025%。根据事后结算,赔款的总额是列强所损失的十倍到二十倍之间。

各国赔款分配比例,除考虑到出兵数量、战费支出多寡以及财产损失外,德国因其外交官克林德遇害故要求巨额赔偿。法国为中国天主教会保护国,因此其所得赔款(主要为“小赔款”)中,有一部分用于修缮被毁教堂,以及支付给中国遇害天主教教民遗属,作为抚恤金。

根据辛丑条约,以中国的关税、常关税、盐税作为赔款抵押。还本付息定在上海,由汇丰银行、德华银行、道胜银行、东方汇理银行、正金银行 经收。次年美国花旗银行在上海设分行,参加组成庚子赔款银行委员会。清政府的关税收入仅能偿还以前的旧借外债,庚子赔款年额2121万余两摊派给各省、关,引起田赋、丁漕、粮捐、契税、当税、盐斤加价、关税、厘金、统税和各种捐税的不断增加,当时称之为“洋捐”。

这种地方摊牌“洋捐”,直接造成了1900年代全国的“抗洋捐”斗争300余起。

1905年由于国际市场上黄金上涨,白银下跌,列强认为中国以白银支付赔款的方式将给他们造成巨大损失,要求改用黄金支付。这就是晚清财政史上的所谓“镑亏”问题。1905年大清政府就向列强额外支付了当年的“亏镑”120万英镑,折合白银800万两。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国对德、奥宣战后,停止支付这两国的庚子赔款。同时沙俄宣布暂停“赔款”缓付5年。1924年5月,苏联宣布放弃庚子赔款。1924年底,美国政府宣布第二次退还庚子赔款,把余下的所有对美赔款全数退还。1925年法、日、英、比、意、荷等国都声明退回赔款余额,并订立协议,充作办理对华教育文化事业,或充作外国银行营业费用和发行内债基金之用。这种退回庚款的实际使用,除苏联外都由中外合组的管理委员会主持。实际上中国政府仍必须支付对美、英、日、法、比、意、荷、挪威等国的赔款,支付给这些国家把持的管理委员会以用于上述事项。直至1938年赔款支付终止,实际共支付赔款六亿五千二百三十七万(6亿5237万)余两,折合银元则约为十亿元。

俄国退款

中国作为一战战胜国帝俄决定将“赔款”缓付5年。1924年5月底取代帝俄的苏俄政府声明,庚子赔款是帝国主义列强强加给中国人民的不义赔款,俄国决定放弃俄国剩余全部庚子赔款,提倡将放弃的赔款作为中国教育款项。

  • 1904年,天津教案中烧毁的望海楼天主堂,使用庚子赔款按原貌修建。

  • 法国仿效美国将赔款的一部分用于资助中国年轻学生到本国留学。

  • 法国于1919年将此笔部分款项,先行用来成立了高等汉学院。

  • 1926年起,部分庚子赔款用来资助里昂中法大学(Institut franco-chinois de Lyon),培养中国留法学生。

英国退款

行政院管理中英庚款董事会

  • 英国政府从庚子款中拿出五十万两白银,在山西建立西学专斋,也就是后来的山西大学堂(今山西大学)。这项拨款在李提摩太手里管理十年,十年之后(1910年)又交给了山西省当局。

  • 而1926年5月,英国国会通过退还中国庚子赔款议案(退款用于向英国选派留学生等教育项目),即派斯科塞尔来华制定该款使用细则。当时,胡适是中英庚款顾问委员会中方顾问。

  • 1931年成立中英庚款董事会。1934年中英庚款董事会对南开大学捐资2万元,作为购置算学系设备。

  • 1947年12月,中华民国行宪后,此直接隶属于行政院的机关予以更名,改名为“中英文教基金董事会”。同年废除。

日本退款

日本仿效美国将赔款的一部分用于资助中国年轻学生到本国留学。此外又设立“东方文化事业会”,邀请中国学林耆宿续修《四库全书》,收书并著成提要若干。

美国退款

  • 曾任美国国务院远东问题顾问的柔克义在得知大批中国青年赴日留学的消息后,1904年底向美国国务院提交了《减免部分拳乱赔款,资助清国留学美国》的建议书,此举得到了美国部分上层人士的支持。

  • 1905年,在中国驻美国公使梁诚与美方商讨庚款使用黄金还是白银支付方式时,获悉美国国务卿海约翰有“美国所收庚子赔款原属过多”之语,于是梁诚放弃了使用黄金还是白银的争论,转而向美国政府提出“退还庚子赔款虚数的要求”,一方面上书清廷请以此款设学育才。经过3年多交涉,中间虽因发生粤汉铁路废约之关系而生阻,但梁氏努力不懈,1908年6月23日美国国会终于通过退还庚子赔款案,将处置赔款全权付与总统西奥多·罗斯福。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7月11日,美国核减赔款文告由美国驻华公使柔克义送达中国政府,其中说:美国决定以部分庚子赔款还赠中国,但贵国政府得遣学生来美留学。 中国外务大臣庆亲王奕劻答复上述公文说:

  • 体会新近贵国总统希望鼓励我国学生赴美入学校及求高深学问之诚意,并有鉴于以往贵国教育对于我国之成效,大清帝国政府谨诚恳表示此后当按年派送学生到贵国承受教育。

同日,外务部致美国公使馆函称:

从赔款退还之年起,前四年我国将次第派送一百学生;迨四年终局,我国将有四百学生在美,从第五年起,直至赔款完毕之年,每年至少派送五十名学生。

并派唐绍仪为特使赴美表示谢意。

  • 辛丑条约中国应付美国赔款2444万778元8角1分,经老罗斯福总统决定将当时尚未付足之款项1078万5286元1角2分,从1909年1月1日开始实行“退款”。“退赔款”也不是由美国退回,而是在原来每年应交的“赔款”中扣除。也就是说这笔款项每年仍必须由中国政府从各项捐税摊派中征收,交给美国花旗银行后,不受中国政府支配,而是另立“助学基金”由美国政府监督使用。为纪念罗斯福总统对清华立校的贡献,清华的西体育馆被命名为“罗斯福纪念体育馆”(Roosevelt Memorial Gymnasium),并在面墙上铸其雕像(1950年代被中国共产党方面作为“帝国主义侵略”象征被铲除)。

  • 1909年7月10日,为落实美国提出的庚款兴学计划,外务部、学部《会奏收还美国赔款谴派学生赴美留学办法折》,详细规定了派遣留美生的办法,包括:拟在京师设立游美学务处,由外务部、学部派员管理,综司考选学生、遣送出洋、调查稽核一切事宜。并附设肄业馆一所,选取学生入馆试验,择其学行优美,资性纯笃者,随时送往美国肄业,以十分之八习农工商矿等科;以十分之二习法政理财师范诸学。所有在美收支学费、稽查功课、约束生徒、照料起居事务极为繁重,拟专派监督办理。

  • 1909年成立肄业馆。1911年4月,肄业馆改称清华学堂。辛亥革命后改为“清华学校”。设立该校目的是做为留学生的留美预备学校。学生经过8年的留美预备训练,在完成基础学业的同时,熟习美国的语言文字、生活方式、风俗习惯、社会政治等。毕业生直接进入美国大学三年级留学。这是中国第一所专为留学美国的中国青年所建立的预备学校,也是位于北京的清华大学及位于台湾新竹的国立清华大学之前身。清华学校每年招考学生的名额.按照各省分担的庚子赔款的比例分配。

  • 1924年,美国政府又宣布第二次退还庚子赔款。由于当时中国处在战乱时期,没有稳定的中央政权,美国政府委托由美中两国人士组成的“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管理退款,这次数额是25000美金。

  • 1928年,南京国民政府将清华学校易名为清华大学,隶属教育部,不再是专门的留美预备学校,但仍在1929年遣派37名毕业生、考选10名专科生赴美留学。至此,清末民初的留美高潮回落,此后3年没有再遣派留美生。自此庚子赔款的大部功用转而资助清华大学设校之所需。

  • 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用退还的赔款兴办文教事业,继续培养留学生并资助清华大学,还在1931年建立了当时远东最先进的图书馆之一“国立北平图书新馆”。这是今天的中国国家图书馆古籍分馆的前身。

  • 清华将美国退款的使用剩余部分存放至美国银行设立“清华基金”。1949年,梅贻琦校长前往美国掌控此基金,后前往台湾新竹市复建国立清华大学,至今此基金利息仍每年由银行拨付给国立清华大学。

比利时庚子赔款 


以下的两份资料是从来没有出示的,均来源于香港巴斯德研究所的官方网站。同时我们也加上科学家的解读。

香港巴斯德

17 May 2017

1995年,Malik Peiris和Dr KH Chan (Chan Kwok Hung), Dr Seto Wing Hong and Dr (now Professor) KY Yuen,在香港大学的教学医院圣玛丽医院一起工作。 当时主要是在做临床检测,在免疫系统缺陷的病人中检测呼吸道病毒(如小孩,老人)。 两年后,禽流感袭击香港,他们实验室做出贡献。 之后,Dr Rob Webster鼓励他们建立了禽流感的研究项目。

这应该是在1997年左右,Guan Yi, Leo Poon,加上他 他们三个人一起再做禽流感研究。

那时团队有60人。 2003年非典袭击后,他们这个两个团队 临床检测和流感团队一起 做非典研究:Chan Kwok Hung, Guan Yi, Leo Poon, John Nicholls, KY Yuen, WH Seto and many others。 非典后,他和Guan Yi, Leo 回归到了流感和其他新发病毒的研究,这个时候和流行病学,统计学专家建立合作团队。 Gabriel Leung, Ben Cowling, Joe Wu, Eric Lau。

还有病理学家 儿科专家和免疫学家

这个时候,他本人也参与到了香港巴斯德项目中,和Roberto Bruzzone一起建立了研究病毒感染的细胞生物学的项目。 更多的年轻科学家加入了,如Michael Chan, Hui ling Yen, Renee Chan, Chris Mok, Suki Lee, Sophie Valkenburg, Sumana Sanyal, and many others

这里也说和法国的机构合作。 下面讲到在MERS中和多个国家包括巴黎的巴斯德都有合作。

这里他想表达,每次病毒爆发,人们研究病毒,但是每次病毒来了人们才去研究疫苗 根本来不及了。 所以他们想走在病毒的前面 因此他们和WHO合作,想要评估动物病毒对人类的威胁以及可能的传播隐患。 研究动物病毒是否可以感染人。 用体外细胞实验。

这里我认为是为生化武器研究打掩护。 因为生化武器研究就需要从动物中找病毒做模板 然后改造。 但是从动物中找病毒是个非常危险的行为,所以他们美其名曰,走在病毒的前面,要”评估”动物病毒的隐患。

如果你要评估动物病毒,首先就是要找动物病毒,还是做实验,这不就和生物武器开发目的对上了。

而且还是和WHO合作,有冠冕堂皇的理由。

香港巴斯德建立历史

1999年,香港大学建立巴斯德研究所,JAMES KUNG当主任,估计是出钱。

当时的学术主任是Antoine Danchin 和 Pr Kwok-Yung Yuen(袁国勇)

SARS後,香港巴斯德研究所在Ralf Altmeyer的領導下,研究病毒和宿主作用,特別重點研究呼吸系統病毒和其他潛在造成疫情的病毒。2006年,Roberto Bruzzone and Malik Peiris是主任。

以上是James KUNG Ziang Mien的个人简历,也是发表在香港巴斯德的网站上。

James KUNG Ziang Mien的中文名称就是孔令成的父亲,孔祥勉。

裴伟士教授

临床及公共衞生病毒学家,重点研究人与动物之间由新发病毒引起的传染病,包括流感、冠状病毒(SARS、MERS)等等。他目前的研究涵盖了人类和动物(家禽、猪、野鸟)流感病毒的发病机制、先天免疫反应、传播模式、生态学和流行病学。裴教授的研究揭示了2009年流行性 H1N1 病毒以及禽流感病毒 H5N1、H9N2 和 H7N9 的出现和发病机制。其合作研究亦提供了在家禽和人类中控制这些病毒的循证方法。他在2003年发现引起 SARS 的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及其诊断和发病机制的过程中成为关键角色。

裴教授负责协调“流行病疫潮及流行病疫潮期间的流感控制”项目,该项目持续8年,涉及多个学科和机构;最近他亦协调“流感传播及病理”主题研究,均获香港的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资助。同时他也是美国国立衞生研究院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流感监测与研究中心(CEIRS)研究员。他在全球拥有广泛的合作研究网络。

裴教授合作领导在香港大学的世衞H5参考实验室,并在多个世界衞生组织和联合国粮农组织常设委员会和特别谘询委员会中服务。裴教授于2006年当选为伦敦皇家学会院士;2017年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国外会员,同年获法国政府颁授荣誉军团骑士团勋章;2007年在马来西亚 Akademi Sains 获得马哈蒂尔科学奖;2008年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获颁授银紫荆星章。此外,他亦担任学术期刊《刺针感染性疾病》(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及 PLoS Medicine 编辑委员会委员。


至此,讨论P4实验室已经不再重要的了,因为我们可以依据网络挖掘的材料推断出这个法中基金会的真实面目,当然DT挖掘机没有直接确凿的证据,只是一种逻辑上的推论。

这就是:法中基金会是实施沉船计划的真正的核心,是一个国际纵队,是3F美国的核心力量,也是蓝金黄美国的核心战队。

通过法中基金会所收买的巴斯德研究所才是真正的新冠病毒的制造者,并且制造的目的就是针对美国,通过生化基因武器最终与美国决战来达到对整个时间的统治和奴役,这就是那个天大的秘密,这就是潘多拉盒子,或者说潘多拉盒子不是P4实验室,而是巴斯德!

完成这个布局的核心就是钱。

一方面盗国贼通过香港的管道,通过与香港四大家族为代表的香港权贵的暗地勾兑和分赃源源不断地把国家的财富转移到美国、欧洲等西方国家进行藏匿和洗白,另一方面通过法中基金会汇集大量的资金将法国巴斯德收买,再利用国家和政府的协议名义在国内进行P4实验室的运作,利用法国的技术建成军方所使用的P4实验室用于生化武器的研究和开发。

以国家的名义动用几乎所有国家的生物医学的科研力量进行基础的研究工作以及构筑谎言防线工作防备最终的敌人美国。而最终的病毒的合成和研制应该是在香港的巴斯德完成,因为那里早已汇集了一群国际上的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的人,都是怀着对美帝国主义的仇恨,这种偷天换日的惊人布局不仅达到了掩盖研究生化武器真相的目的,而且也能够完成超限战战争方式的国际投放病毒武器的目标。

当中共国的新冠病毒已经被控制之后,已经关闭了国门的国家应该反思一下,这些病毒究竟来自哪里?为什么疫情还在蔓延?

略     全文链接:

https://gnews.org/zh-hans/265583/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

image.png

https://twitter.com/htommy998/status/1283935222266949632


浏览(151) (4)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