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Pascal的博客  
“朝廷不是让我隐蔽吗?”“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了?!”  
网络日志正文
千年明君习书记核武灭北美一个活口不留! 2020-08-13 19:01:10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s://twitter.com/ccpkillers/

status/1293986623818993664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文贵 2020年8月13日星期四: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s://cdn.discordapp.com/attachments/563273585494327317/743482721439055932/G-TV_17.mp4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这就是戕害全人类213个国家和地区 感染2100多万人

杀死760,379人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毒株骨干来源

—— 中国人民解放军东部战区南京军事医学研究所

掌控拥有的浙江舟山蝙蝠冠状病毒  ZXC21 & ZC45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SARS coronavirus (SARS-CoV), the causative agent of the large SARS outbreak in 2003, originated in bats. Many SARS-like coronaviruses (SL-CoVs) have been detected in bats, particularly those that reside in China, Europe, and Africa. To further understand the evolutionary relationship between SARS-CoV and its reservoirs, 334 bats were collected from Zhoushan city, Zhejiang province, China, between 2015 and 2017. PCR amplification of the conserved coronaviral protein RdRp detected coronaviruses in 26.65% of bats belonging to this region, and this number was influenced by seasonal changes. Full genomic analyses of the two new SL-CoVs from Zhoushan (ZXC21 and ZC45) showed that their genomes were 29,732 nucleotides (nt) and 29,802 nt in length, respectively, with 13 open reading frames (ORFs). These results revealed 81% shared nucleotide identity with human/civet SARS CoVs, which was more distant than that observed previously for bat SL-CoVs in China. Importantly, using pathogenic tests, we found that the virus can reproduce and cause disease in suckling rats, and further studies showed that the virus-like particles can be observed in the brains of suckling rats by electron microscopy. Thus, this study increased our understanding of the genetic diversity of the SL-CoVs carried by bats and also provided a new perspective to study the possibility of cross-species transmission of SL-CoVs using suckling rats as an animal model.

Go to:

Introduction

Coronaviruses (CoVs) are a family of RNA viruses belonging to the Coronaviridae family and the Coronavirinae subfamily and are the largest group of positive-sense single-stranded RNA viruses. From an academic perspective, CoV can be divided into four genera, namely AlphacoronavirusesBetacoronavirusesGammacoronaviruses, and Deltacoronaviruses. The  alphacoronaviruses and betacoronaviruses are usually found in mammals, while the gammacoronaviruses and deltacoronaviruses are mainly associated with birds1,2. SARS-CoV is the causative agent of the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 outbreak that occurred in 2002–2003. This SARS outbreak was the first human pandemic to break out since the beginning of the 21st century, and it resulted in nearly 8000 cases of infection and 800 deaths worldwide3,4. SARS-CoV belongs to the Betacoronavirus genus, and its genomic sequence exhibits low levels of similarity with the previously identified human CoVs-OC43 and 229E. Thus, we hypothesized that SARS-CoV underwent a long and independent evolutionary process. The SARS-CoV genome usually encodes four structural proteins: the spike protein (S), envelope protein (E), membrane protein (M), and nucleocapsid protein (N). Among them, the S protein is a trimeric, cell-surface glycoprotein that consists of two subunits (S1 and S2), whereas the S1 subunit is responsible for receptor binding. Variations in the S protein, to a large extent, are responsible for the tissue tropism and host ranges of different CoVs5,6.

 image.png


https://www.ncbi.nlm.nih.gov/

pmc/articles/PMC6135831/


image.png


 image.png


https://twitter.com/Global

Himalaya/status

/1293343480261959681



图片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特里托教授提到的巴里克教授与中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2015年,《自然-医学》杂志曾发表一篇题为《一种传播性类SARS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感染人类的可能性》的论文,石正丽和拉尔夫·巴里克是这篇论文的联名作者。

这篇论文由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资助,论文的工作主要是在拉尔夫·巴里克的实验室完成,他也是这篇论文的首席病毒学家和总体主导者。

论文发表后在美国引起巨大争议,美国医学专家在《自然》上撰文批评实验存在道德和安全风险后来美国叫停了这项实验计划。

拉尔夫·巴里克

拉尔夫·巴里克博士是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微生物学和免疫学系教授

Ralph S. Baric, PhD


在过去三十年,他一直都是冠状病毒研究的全球领导者,他警告冠状病毒可以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从动物跃入到人类种群。

巴里克教授的实验室使用冠状病毒作为模型来研究RNA病毒的转录、复制、持久性、发病机制和跨物种传播遗传学,带领人类认识到人畜共患病毒作为人类潜在新兴病原体的潜在丰富性来源的重要性。

【点评:巴里克的研究方向与中共病毒息息相关,而且巴里克对人畜共患、跨物种传播等等极其感兴趣,这些都是美国极为谨慎的,而中共却可以给予这些科学家十分便利的实验条件,这些条件都是以牺牲中国人权来实现的。】

开发疫苗和药物

2017年,他获得了NIAID超过600万美元的赠款,以加速开发一种有前途的新药来对抗致命的冠状病毒。

此前爆红的药物瑞德西韦就是由巴里克实验室与吉利德科学公司合作开发的。

Remdesivir, developed through a UNC-Chapel Hill partnership, proves effective against COVID-19 in NIAID human clinical trials


2017年的时候,巴里克所在的研究小组就已经在《科学转化医学》期刊上发表报告称,一种新的抗病毒候选药物(瑞德西韦GS-5734)可以抑制一系列的冠状病毒。

五年来,通过测试近20万种抗SARS、MERS和其他蝙蝠冠状病毒毒株的药物巴里克团队最终确定了效果最佳的瑞德西韦。

拉尔夫·巴里克同样在EIDD-2801的开发和测试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他带领的小组于4月6日在《科学转化医学》杂志上发表最新的研究结果,研究发现EIDD-2801可以预防感染小鼠的严重肺损伤。

A new antiviral drug heading into clinical trials offers hope for COVID-19 treatment — in part because it can be taken as a pill


巴里克表示:“这种新药不仅具有治疗COVID-19患者的巨大潜力,而且对治疗其他严重的冠状病毒感染也很有效。

这项研究同样是在NIH和NIAID的资金支持下进行的。

2019年,巴里克团队很有预见性地在《病毒学杂志》上发表一篇文章,文章介绍了一种核酸类似物可作为冠状病毒高耐药性的基因屏障,文章还提到了冠状病毒可从动物宿主进入人类种群。

【点评:疫苗和药物的开发往往伴随着巨大的利益,疫苗和药物的应用则需要依靠对应疾病的存在,本可以廉价使用的羟氯喹被无视,这又涉及了多少华尔街企业的利益呢?不仅如此,巴里克实际上早在2010年就已经发现锌和锌离子载体能有效抑制冠状病毒包括非典,却在中共病毒爆发后没有向大众普及这些信息,也没有继续这项研究。

开发病毒

2008年11月,拉尔夫·巴里克的实验室成功地重建了蝙蝠身上的类非典冠状病毒报告被发表在《国家科学院学报》上。

巴里克教授认为;“现在我们能够设计并合成各类非典病毒,这将成为防治未来可能的非典疫情重要的一步。”

2014年,美国暂停了多个病毒改造项目,停止了所有为“功能获得研究”提供的联邦资金,但拉尔夫·巴里克的冠状病毒基因改造项目却没有被叫停,而且依靠NIK的资金扶持完成了研究,这项研究就是与石正丽联名的那篇论文所进行的研究。

中共病毒与巴里克

5月19日,巴里克在《免疫学》杂志上发表文章,文章介绍了中共病毒的发病机理,文章中巴里克引用了石正丽发布的假序列RaTG13,这相当于为这个假序列背书。

这篇文章充斥着替中共甩锅动物宿主(包括穿山甲)的味道,同时强调安德森反对实验室合成的观点,同时提到“有关实验室意外泄漏的猜测可能还会持续”,这些都与中共避免被指控故意投毒不谋而合。

在提到人类未来的抗疫方向时,巴里克认为最重要的是寻找病毒的动物宿主,而且“在全球范围内”,都有产生新动物宿主的机会。

巴里克不仅帮助中共洗脱病毒制造的罪名,还甩锅到全世界。

值得一提的是,巴里克最重要的贡献是建立第一个以片段组装为基础的MHV反向遗传系统,这套系统在非典一役中“挽救了巴里克的研究生涯”。

https://gnews.org/zh-hans/293738/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作者:Diago

据2020年8月11日路德社——8/11/2020路德时评(路博艾冠胡谈嘉宾韩梅梅):重磅!白宫前新闻官Sean Spicer在美国有7500万户覆盖的NEWSMAX电视台采访英雄科学家闫丽梦博士意味着什么?(注:以下文字引自ling战友整理的视频纪要,在此特别向ling战友致敬):

00:59:45 – 路德: 1,今天还有一篇重要文章,The Anomalous Nature of the Fecal Swab Sample Used for RaTG13 Genome Assembly as Revealed by NGS Data Analysis 揭露Ratg13.这篇文章被Matt Ridley@mattwridley转推:很有意思。 RaTG13序列是否是从其他来源组装的,而不是从声称的蝙蝠粪拭子中提取的?细菌序列极低,不同蝙蝠物种序列极高。 WIV,请保持透明。2,Matt Ridley是生物学家和作家。《创新工作原理》的作者,他是生物学界的一位大V作家。3,根据NGS分析,RaTG13居然没有粪便中的各种霉菌基因序列。胡博士研究得很痛透彻。

01:01:13 – 胡博士: 他看了RaTG13测序结果,因为RaTG13是来自蝙蝠粪便,粪便中最多的就是细菌。断线。。

01:01:50 – 冠博士: 1,介绍测序基本原理:王延轶和石正丽都承认,从未分离出RaTG13,他们是检测到的。①检测原理:拿一个粪便样品,有细菌RNA,也有蝙蝠自身RNA,还有病毒RNA,测序时将这些RNA都拿到,变成DNA后,打碎,相当于拼图。样品里可能有蝙蝠自身的拼图1万套,病毒拼图3、4套,大量细菌拼图几万套。测序组装的过程,相当于把所有拼图打乱扔到黑箱中,再将他们还原为 原拼图。②如果RaTG13来自蝙蝠粪便,那就必须要有蝙蝠拼图和细菌拼图。2,这篇论文作者提到:①RaTG13样品命名问题,石正丽声称来自粪便样品,但样品显示来自肺泡 样品,说法不一致。②数据库问题。回到拼图举例,30%的拼图未知,70%拼图块来自真核生物(40%来自蝙蝠,另外30%来自松鼠、狐狸,这就很奇怪了)③细菌的组成非常低,只占0.65%。粪便样本中应该有大量细菌样本的,而另外两个蝙蝠病毒的肛门拭子样本中,细菌样本的比例达到了76%-90%。这是非常奇怪的。怎么没细菌?④病毒基因组的组装办法,也没有提到。

01:07:06 – 胡博士: 1,他们是怎么搜集样品的?找到一个蝙蝠洞,用2米见方的塑料布,铺在蝙蝠洞的底下,前一天下午六点钟铺好,第二天早上收粪便,每个样品选1g粪便(相当多),提取了DNA\RNA后,溶解在1ml左右的溶液中,每140微升,就能拿到60微升的RNA,而每次只需要5微升RNA就可以做反转录,做出一批样品。大概能做80多次,他们有这么多样品,竟然说RaTG13没有样品了,那前面80多个样品拿去干嘛了?2,现在网上一种说法吹毛求疵,他们是否有别的方法剔除掉了细菌样本。多篇他们发布的论文都证明,他们没有剔除细菌 样本。3,而且,实验室提取样本的方法基本是固定的,不会针对一个特定样品单独搞了一套研究方法。4,像刚才冠博士提到的,粪便样本和蝙蝠肛门拭子样本的对比,哪一种粪便含量高?肛门拭子是在肛门附近(人是插进肛门大概2-3厘米)取样。在粪便里搅一搅,怎么会不如肛门拭子里的细菌多?但他们的结果却完全相反。

01:10:27 – 路德: 1,深入浅出,这一段绝对击溃了石正丽他们的言论。用塑料铺在下面,能接到很多粪便,绝不可能接完粪便之后,永远都找不到样品了。2,就算全吃特供有机食品,胃肠道里也百分百有细菌。为何这个没有细菌?胡博士和冠博士已经彻底揭露,RaTG13绝对是假的。 再转一次 】

01:15:19 – 冠博士: 1,RaTG13是三无样品:①论文中没有说样本在何处何时采集。②没有说试验怎么做的,没有提到试验方法,后面编造的都不算数的。③病毒不符合逻辑。之前康博士介绍过的,RaTG13的同义突变和非同义突变的比例,与自然进化的相比不成比例。2,科学研究最重要的是论文,论文里说的是什么就是什么。论文发布后,如果发现错漏可以向编辑写信去修补,但半年过去了,石正丽并没有进行修补。

01:18:28 – 胡博士: 1,RaTG13除了是“三无产品”,就像移民可以被分析其家族史,但RaTG13在进化树中是孤零零一个。2,石正丽采样是16000个样本,一只蝙蝠才两个样本,平均一个蝙蝠洞有大概120个到150个蝙蝠,算下来石正丽应该已经采集了50-60个蝙蝠洞,采了那么多蝙蝠那么多屎,为何这个蝙蝠连爷爷奶奶、兄弟姐妹都没有?也许因为这种逻辑错误,所以石正丽基本也要放弃这个说法了。3,网上有人说,要看到石正丽直接造假的证据。但只要看论文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常识错误逻辑错误,就足够了,谁给钱去做验证试验,证明她的试验是假的?NIH不可能付钱让你去做实验证伪。4,【IgG:免疫球蛋白 G,人血清和细胞外液中含量最高的一类免疫球蛋白。IgM:免疫球蛋白M,是由B细胞分泌的一种基本抗体。】2020年6月5日,《nature:medicine》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武汉血清学研究,看有多少抗体。B细胞是先产生IgM,IgM蛋白的结合力比较低,在T细胞的帮助下越来越成熟,然后变成IgG。所以:出现IgM是近期感染的,IgG是长期感染的。结果,《nature:medicine》这篇文章说,先出现了IgG,过了几天才出现IgM,这种本科生都不会犯的错误怎么这么高级的刊物会犯?所以就不会再相信他们后面的结论。RaTG13已经有很多地方违反常识了,如果还要更多证据,就是在抬杠。

01:22:02 – 路德: 1,RaTG13像孙悟空,孤零零没有兄弟姐妹,像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路德社的博士军团!咱们日拱一卒!每天压稻草,总能把中共压死。一旦RaTG13被彻底证伪,舟山蝙蝠病毒就水落石出,中共军方独家分离、独家拥有!这就能说明为何病毒来自中共军方!“119”最后一个即将验证。2,中共打死也不会认,但像萨达姆到死都不承认。没出来时不承认,一旦出来就是既成事实。就像“南海岛屿军事化”,之前习与奥巴马指天发誓不会军事化,现在也既成事实。3,“119”揭露最重要的意义。闫博士119就已经通过路德社站出来了!就像911发生的前一天,有人说明天有恐袭,如果有人提前一天说马上珍珠港袭击,你还找他要证据?这都是经过验证的。不同的是,中共比911和日本更隐蔽。】

根据路德社本期概要,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石正丽声称发现的RaTG13不是分离出来的病毒,而是检测到的,检测方法就是:

1)取得蝙蝠粪便样品,这里边会含有细菌RNA、蝙蝠自身RNA、病毒RNA,测序时把这些RNA全部拿到,然后转录成DNA后,打碎,相当于变成打散的拼图;

2)把打散的DNA扔到黑箱中,再将他们还原为拼图。

对应于RaTG13如果来自蝙蝠粪便的说法及RaTG13基因构成,其荒谬之处为——

1、石正丽声称来自粪便样品,但样品显示为肺泡样品;

2、数据库问题:30%的拼图未知,70%的拼图来自真核生物,具体组成就是40%蝙蝠拼图+30%松鼠、狐狸拼图;

3、既然取自蝙蝠粪便,但是拼图中的细菌比例仅占0.65%,而另外两个蝙蝠病毒的肛门拭子样本中细菌比例达到76——90%,这个RaTG13莫非是吃中南坑特供的蝙蝠拉出来的粪便中取出来的?而且就是吃特供肠胃里也必须有细菌群落。

4、关于RaTG13没有样品了按取样方式分析绝对不可能,通常的取样方式是:找到一个蝙蝠洞,用2米见方的塑料布,铺在蝙蝠洞的底下,前一天下午六点钟铺好,第二天早上收粪便,每个样品选1g粪便(相当多),提取了DNA\RNA后,溶解在1ml左右的溶液中,每140微升,就能拿到60微升的RNA,而每次只需要5微升RNA就可以做反转录,做出一批样品。大概能做80多次,如果说RaTG13没有样品了,那前面80多个样品拿去干嘛去了?

5、RaTG13的其他不明之处:样本采集时间、地点不明确;没有提到获得RaTG13的试验方法;病毒不符合逻辑——RaTG13的同义突变和非同义突变的比例,与自然进化的相比不成比例;

6、RaTG13在进化树中的奇特:在进化树中是孤零零的一个;连爷爷奶奶都没有——,石正丽采样是16000个样本,为何这个蝙蝠连爷爷奶奶、兄弟姐妹都没有?

7、另一个违反常识之处:2020年6月5日,《nature:medicine》上发表了一篇文章,《nature:medicine》,这篇文章说,先出现了IgG,过了几天才出现IgM,而实际情况是B细胞先产生IgM,IgM蛋白的结合力比较低,在T细胞的帮助下越来越成熟,然后变成IgG。所以出现IgM是近期感染的,IgG是长期感染的,这种违反常识的论据之下不会有正确的结论.

https://gnews.org/zh-

hans/293690/


image.png


据生活新闻网(LifeSiteNews)8月10日报道,意大利国际知名生物和纳米技术专家朱塞佩·特里托(Giuseppe Tritto)教授称,CCP病毒绝对不是来源于自然从蝙蝠身上跨物种传播到人类。特里托教授在全球科学界地位显著,学术背景深厚,同时他还担任世界生物医学科学与技术学院(WABT)的主席一职,而 WABT 的任务目标之一就是分析生物技术(如基因工程)对人类的影响。

CCP病毒是实验室出来的怪兽奇美拉

特里托教授在他最近新出版名为《中国冠状病毒:改变世界的怪兽奇美拉》一书中明确说明CCP病毒不是来自自然,而是由中共军方控制的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通过基因工程技术制造出来的。这个病毒完全是实验室里产生的“奇美拉” (奇美拉是古代希腊神话中的怪兽,本义是希腊语“母山羊”的意思,它拥有狮子的头颅,山羊的身躯,和一条蟒蛇组成的尾巴),是通过异常繁琐复杂的基因技术改造而成。

特里托教授对武汉P4实验室这个病毒来源地也做了详细的描述。他说,该实验室得到了法、美两国的资金和技术支持,从而得以进行许多高风险的生物工程实验。尽管法美两国病毒学家对当下疫情的全球肆虐并不用担责,但他们都急于撇清早期扯上的与实验室的关系,因为没人愿意承认自己曾参与其中,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们当中许多人坚持说病毒来源于自然而非实验室。

特里托教授特别指出,像他这些一开始就主张病毒来自实验室的学者都被当作阴谋论者,他们的言论和文章都被业界忽视。美国的病毒学家往往会把他们的文章当作 “假新闻 “来审查。而事实是,这些美国病毒学家们完全知道真相,但是为了免受牵连,他们更愿意掩盖事实和真相以求保护中共国和他们自身利益。

中共政府从来都否认病毒来自实验室。特里托教授说,中共当局拒绝向世界卫生组织或其他国家提供CCP病毒的完整基因组,因为一但提供病毒基质(来源),就意味着承认病毒是实验室制造。事实上,中共国提供的不完整的病毒基因组缺少一些艾滋病病毒的氨基酸,这本身就是一个证明中共极力掩盖病毒来源真相的确凿证据。

武汉病毒实验室从研究疫苗转入制造病毒

虽然科学界就CCP病毒来源依旧争论纷纷,但特里托教授这本272页的书所列举的名字、日期、地点和事实让反驳他的人有口难辨。这本书更向读者细述了石正丽和她的武汉实验室如何从疫苗研究转向病毒开发的过程始末。

故事还要从于2003年 的非典(SARS) 疫情说起。石正丽是当时武汉病毒所的负责人,主持非典疫苗研发工作。我们知道,在疫苗开发中,人们通过反向遗传学制造致病性降低了的病毒毒株,这些病毒毒株进入人体后会促使人体免疫系统产生反应进而生成抗体。然而,反向遗传学也可以用来制造致病性增强的病毒毒株。 特里托教授认为,石正丽和她的实验室一开始是为了研制预防非典的疫苗,但后来在中共解放军生物武器专家的鼓励下,逐渐演变成了利用反向遗传学制造致命性生物武器,正因为如此,武汉实验室近年来成为领先的病毒学研究中心,吸引了中共政府的大量资金和支持。

刚开始时,石正丽先是向帮助中共建立P4实验室的法国政府以及法国的巴斯德研究所寻求帮助。巴斯德研究所教会她如何通过称为”反向遗传学系统2″的基因插入法将HIV片段插入到在马蹄蝠身上发现的冠状病毒中,从而创造出更具传染性和杀伤力的病毒变种。值得一提的是,美国也参与了这种“增强功能”研究,而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是此类研究的鼓吹者。他掌管的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曾将大笔资助划到北卡罗来纳大学拉尔夫·巴里奇 (Ralph S. Baric) 教授实验室进行“增强功能”研究。但当此类高风险性实验在美国被禁止后,他们将研究转移到了中共国。

特里托教授发现,在中共国有条 “民间支持军队”潜规则,即中共军方会控制任何有军事用途意义的研究。 石正丽的“增强功能”研究无疑引起了中共军事和医学生物部门的兴趣,而这些部门就是专门研究防御和进攻性生物武器的机构。之后,许多政治军事领域的医生和生物学家也加入了石的团队,如抗艾滋病和抗病毒性肝炎疫苗学者、遗传重组技术专家郭德银。石正丽和郭德银两个团队合作的结果就是实现了通过基因插入法改造编辑病毒基因组,成功制造出了CCP病毒。疫情爆发后,两位研究人员要求世界卫生组织将这个病毒注册为一种新的人类冠状病毒,而不是已有的非典病毒的衍生物。

疫苗的开发前景不乐观

对于疫苗的开发,特里托教授并不抱太大希望。他说,考虑到CCP病毒的多次变异,很难找到阻断病毒的单一疫苗。目前全球已鉴定出11种不同的病毒毒株,在欧洲和北美发现的比武汉的更具传染性。特里托教授认为, 多价疫苗最多只能对4-5株病毒有效,大概覆盖世界70-75%的人口。

特里托教授最后更是明确揭露,中共拒绝向世界提供CCP病毒的原始基因密码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西方开发出完全有效的疫苗。换句话说,“中共继续撒谎,人类继续死亡”。

: 纸包不住火,福奇以及所谓的专家在撒谎的同时,真相也从世界各个地方展现出来。越来越多的有良知的科学家会在我们英雄科学家闫博士的带领下站出来,向全世界揭露CCP病毒真相,将全人类从中共的魔爪下拯救出来。

原文链接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image.png


WORLD ACADEMY OF BIOMEDICAL SCIENCES PRESIDENT AND RENOWNED BIOTECH EXPERT GIUSEPPE TRITTO HAS ALLEGED THAT COVID-19 WAS MAN-MADE, HAILING FROM A CHINESE MILITARY-LED EXPERIMENT, AND THAT IT’S “EXTREMELY UNLIKELY” THAT A SUCCESSFUL VACCINE WILL BE INVENTED.

The explosive charges come from Tritto’s new book, China COVID 19: The Chimera That Changed The World. 

Published in Italian, the nearly 300-page book contends that China conducted bioengineering experiments with financial and personnel assistance from France and the U.S. While the collaboration sought to develop vaccines against diseases such as SARS, it morphed into more dangerous research under the auspices of the Chinese military.

Specifically, Tritto alleges that the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s P4 lab used “reverse genetics” – a process whereby scientists alter disease pathogens – to build lethal bioweapons.

While charges that COVID-19 was a man-made bioweapon have been dismissed by the mainstream media, Tritto’s credentials have the potential to lend serious credibility to his findings.

As Executive President of the World Academy of Biomedical Sciences and Technologies, he oversees an institution which regularly collaborates with United Nations (UN) agencies such as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sation (UNESCO.)

The UN is the body that oversees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tasked with overseeing the world’s COVID-19 response and frequently accused of subservience to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ritto adds that the program director, Dr. Shi Zhengli, was encouraged by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experts to reappropriate the lab to focus on the construction of bioweapons. Concerning U.S. involvement, professors who had received major grants from Dr. Anthony Fauci’s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 were named in the book as working on the venture.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ontinues to refuse to release details about the virus. Details necessary for creating an effective vaccine.

“Providing the matrix virus would have meant admitting that COVID-19 was created in the laboratory. In fact, the incomplete genome made available by China lacks some inserts of AIDS amino acids, which itself is a smoking gun,” Tritto explains.

Admissions of guilt would open the floodgates for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o be held legally and financially accountable for spawning and spreading the disease.

The coronavirus has now mutated, affecting the efficacy of any vaccine:

“Given the many mutations of COVID-19, it is extremely unlikely that a single vaccine that blocks the virus will be found. At the moment 11 different strains have been identified: the A2a genetic line which developed in Europe and the B1 genetic line which took root in North America are more contagious than the 0 strain originating in Wuhan. I therefore believe that, at the most, a multivalent vaccine can be found effective on 4-5 strains and thus able to cover 70-75% of the world’s population.”

Proving yet again: China lied, people died.

https://thenationalpulse.com/

news/un-expert-says-covid-

19-bioweapon/




UN-Linked Biotech Expert Claims COVID-19 is Man-Made Bioweapon From Chin...

World Academy of Biomedical Sciences president and renowned biotech expert Giuseppe Tritto has alleged that COVI...

image.png


image.png   

        始自 0:5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LTjg03CPEs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s://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c0Mzc3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There are a lot of official news and poor-quality academic articles 

from end of last Dec show that no evidence about wild animals in 

Huanan seafood market as intermediate host for 2019 nCoV

 (which can be explained in a detail way later). Hence, one 

hypothesis of lab-made 2019 nCoV is recombined with SARS RBD 

of S protein (to human ACE2 gene), based on ZS bat-CoV (esp. 

MG772933.1), going through in vitro and in vivo adaptation and 

amplification in a limited range in the lab, generated an ideal strain 

(2019 nCoV) with effective RBD, while the other comparable 

conserved sequence did not change much, or even without any 

change (E protein). Since stock virus kept in culture media at 

-80 ℃, slowly thaw it on ice could help the virus released in the 

environment better.


Please download PDF to read more details:


https://s3-ap-northeast-

1.amazonaws.com/news.guo.

offload.media/wp-content/uploads/2020/01/

25133703/Brief-summary-of-

evidence-of-lab-finish.pdf


image.pn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UBlJXUb3yI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s://s3-ap-northeast-

1.amazonaws.com/news.guo.

offload.media/wp-

content/uploads/2020/01/

25133703/Brief-summary-of

-evidence-of-lab-finish.pdf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s://twitter.com/GlobalHi

malaya/status/1292273971

564384256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s://twitter.com/Global

Himalaya/status/12922818

42150674432


https://twitter.com/niuniu_Liu2

/status/1292708320042610689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

Image


image.png

Image

image.png

image.png

https://twitter.com/VOG2020/

status/1292131334484365313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s://twitter.com/Himalaya

Global/status/129258136247

4467328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s://www.youtube.com/

watchtime_continue=7&v=

fQHVxO3W6Rk&feature=

emb_logo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s://www.youtube.com/

watch?v=0pHZM8l3x7E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TCM Lianhuaqingwen found effective in anti-coronavirus vitro test ...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Image

Image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郭先生在2020年8月13日的盖特视频中提到——

【尊敬的战友们好,今天是8月13号,你们健身了吗?战友们,

你们传播CCP病毒、香港危机真相了吗?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大家我相信有些人已经知道了,这8月13号

真是,昨天的8月13号——大陆的8月13啊,大家我相信已经知道

了,北京、上海发生了什么事儿,听说小规模的政治暴乱未遂,

吓得习王一身冷汗,这王歧山在家里边本来应该是等待什么消息

是吧?事儿很大,但我相信接下来所谓的韩国近邻走一圈、要对外

的访问随时啊、随时都有可能要出大事,从来没有过象现在中南坑

成为中国、世界最不安全的地方,最不安全的地方,一晚上睡觉

都得换地方,这也确实挺好玩的,这就是共产党它必须面临的,

它制造了全人类上上百年来的恐惧,现在它面临着最大的恐惧,

这是一个;

另外一个,现在在欧洲,没想到啊,听说美国推广的否定中共政权

的合法性一致得到同意,那么现在大家都在想,那你美国共产党

不合法谁合法呀?是吧?有人说推台湾合法,后来大家都认为绝不

可能,中国人民也接受不了,我倒希望中国人民接受台湾的合法性,

然后呢最后是说新中国联邦、中国华人海外机构扶持对象,大家

不了解、真不了解,有些人说可以了解了解,最后大家达成一致:

想尽办法得让中国人成立一个被中国人、被世界人民所接受的一个

政治、未来的、合法性、有合法传承,也就是一人一票的选举政权,

先否定共产党在全世界的合法性,然后给中国人民一个选择,那

新中国联邦肯定是其一呀!是吧?但是我们新中国联邦不参与政治

,我们可以作为推动者,所以说昨天晚上多人跟我联系,说MILES

你愿不愿意参加接下来我们要,,,,哎呀,这不能说,我说我不参加,

能不能派人参加?不参加。新中国联邦不要钱、不要权,只要推翻

共产党!不掺乎政治,就这么简单!战友们,你想想这个历史的

进程,在过去百年的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最黑暗的时代羞辱当中,

你每天都能收到这样的消息,全人类在讨论共产党定义它没有

合法性,我们是其中的最关键的一极,你们能想到吗,爆料革命

的战友们?

另外一个,其他国家最近纷纷表态:美国大选之后要改组联合国,

改组联合国只有俩选择:重组一个联合国,还有一个把现在联合国

彻底改变,这个改变当中第一个,大家记住我今天就是全人类我

郭文贵说的一句话、第一个说的、爆料革命说的:把现在的中华

人民共和国的政府合法代表中国人民、14亿人民在国际上的地位

KICK OFF、踢出去——本人提的建议,现在已经提上日程:在

合法性上把共产党给灭了,共产党就彻底哏屁了;

另外一个,经济领域肯定脱钩,这次欧洲之行蓬佩奥国务卿乃至

过去这两三天来,我今天可以说,昨天都不能说,研究的就是怎么

和中共脱钩,如何减少硬性脱钩,如何一致性脱钩,战友们,百年

来有人敢谈这个话题吗?没人敢谈,现在正在进行时!

另!共产党,从没人敢说推翻共产党、消灭共产党,现在全世界说

共产党必须为这个病毒承担一切责任,要把它送上审判法庭,推翻

共产党、审判共产党、消灭共产党是我们爆料革命最早的、唯一

人类敢提的,现在已经提上全人类的议事日程了,你说行不行!

战友们。

另外全世界要做好准备迎接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到来的一切准备,

要把中国人和共产党分开,而且要形成政治统一语言、统一行动,

兄弟姐妹们,谁能把中国人和共产党分开?谁能让全世界让中国

人成为最欢迎的对象?唯我爆料革命!行不行,战友们?

另!战友们,香港:全世界正在进行时,对香港人进行安全保护,

必须把香港未执行完的合同按过去让共产党、甚至没有共产党的

新中国继续延续下去,让香港永远成为东西方的桥梁,此事正在

进行时!谁敢想、谁敢做?!

另!查封共产党高官在欧洲、在美国所有海外资产,包括私生子女、

限制共产党旅行、查封一切共产党控制的海外所有资产,此事正在

进行时!

不佛了、不说了,战友们,等着好消息吧!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浏览(561) (4) 评论(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0-08-15 09:47:54

哈哈,文贵真逗!

回复 | 0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20-08-14 12:25:40

image.png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Meaning Baidu logo and symbol | history and evolution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著名军事病毒医学专家徐德忠是全国著名流行病学专家,曾任卫生部非典疫情分析专家组组长。

徐德忠领导的课题组撰写的著作和论文,国际上首次阐明了非典病毒的起源,并以多种学术证据判明:自然界根本不存在其直接祖先和贮存宿主,其也早已于流行后不久在自然界和人群中消失,直到今天以人为改造后明显不同形态,选择春运特殊时机和全国交通重地武汉突然爆发。某些病毒学家发现的云南蝙蝠身上的病毒,同非典病毒只有96%的相似度,不会导致人生病,倘若没有国际上公认存在的对动物基因的人为改造技术,上万年也无法演化为非典病毒。最重要原因是:以“非寻常进化”方式,很可能是“非自然”地引人人群的,故不能遵循正常的流行规律。将动物病毒改造成人类病毒的方法(如基因改造技术)成熟与否,现在已经是国际公认和毫无疑义的。

徐德忠领导课题组的研究成果还发现,非典病毒流行中还有明显、快速的反常逆向进化,即明显丧失在人体传播中出现的适应性基因进化特征,迅速返回到传播最初的原始基因样本状态,这说明后来不断发病人群身上的病毒,很可能来自多次投放原始状态的病毒,这不符合传染病流行规律,但符合生物战争中反复攻击确保效果的特征。

非典和武汉疫情的早期,都存在多地点的无联系的多人发病,而且早期病人症状较轻,后来突然出现爆发性恶性扩散。这也不符合传染病流行规律,却符合生物作战的特点,一开始投放病毒剂量太大容易引起高度警惕阻止传播,需要反复调整投放剂量,让病毒隐蔽扩散一阶段后再突然加大攻击投放剂量,因此,新投放病毒才会呈现出迅速、明显返回到病毒原始状态的特征,完全违反了传染病的病毒进化规律。

这意味着中国应该高度警惕有人可能在特定时机、地点,采取反复多次的隐蔽方式进行多次生物战争攻击,应该把防范这种风险纳入国家安全系统、卫生防疫系统、医疗系统、各级政府公共安全系统。

军事病毒学家具备研究病毒特殊特点的意识、知识和科研环境,一般病毒学家缺乏意识、能力考察复杂的人为因素,担心被指责阴谋论评不了职称,只能用研究比较简单的野生动物,单纯依据一般病毒学家的结论,容易误导决策、舆论,必须高度重视军事医学专家,才能抵御人为反复投放病毒的生物战争攻击,否则难以避免带来巨大社会经济代价的疫情灾难反复发生。

Image result for 冠状病毒是人工病毒 生物攻击不是梦Image result for 冠状病毒是人工病毒 生物攻击不是梦Image result for 冠状病毒是人工病毒 生物攻击不是梦

Image result for 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Image result for 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

ImageImage

ImageImage

ImageImage

ImageImag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Fk2f1xONqg&feature=emb_logo

image.png

陈虎点兵在线收听-mp3全集-蜻蜓FM听头条

专家:300多艘战舰无助于美国霸权反而会加速衰落_中华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QbKQOHGqF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s://blog.creaders.net/u/4437/202001/364684.html

Image result for 寒梅视角  原是解放军中尉

Image result for 寒梅视角  原是解放军中尉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h_IJ1vQzn8&feature=emb_log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h_IJ1vQzn8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Zf7V-xUuWE

image.pn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G-GxnWncmw&feature=emb_log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qh3bjJsx94&feature=emb_log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1&v=RNIrY04XPWM&feature=emb_log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jI7mjAb2GU&feature=emb_logo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百度一下,你就知道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v

image.png

  用了十五年时间寻找蝙蝠,又花费了数年研究蝙蝠基因、发表学术

论文,完成对SARS(非典)宿主蝙蝠的溯源,石正丽有“蝙蝠女侠”之称。

  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下,因为一则简短的声明,石正丽火了。

  2月2日,石正丽表示“用生命担保”新冠肺炎病毒(SARS-CoV)与

武汉病毒所没有关系,并要求那些相信人造病毒泄露的人“闭上臭嘴”。

6.jpg

  2月16日,又因为新冠肺炎“零号病人”黄燕玲传闻,石正丽出来担保称武汉病毒所没人感染,零号传染源与武汉病毒所无关。

  石正丽屡屡成为当前有关新冠肺炎的舆论风口浪尖的人物,是有原因的。社会对她持续的关注在于,她掌握了大量的蝙蝠体内的病毒及其基因组信息,且参与过人造病毒重组实验。见:石正丽,科学狂人与科学伦理

7.jpg

8.jpg

  美国科学家和自然的报道

  关于人造病毒的试验,2015年国际著名期刊《Nature Medicine(自然医学)》的一篇论文《一个类似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了人类出现的可能性》,记载了这一切。这项发现美国《科学家》对此作了报道,使用SARS冠状病毒骨架和来自中华菊头蝠的SHC014冠状病毒表面蛋白进行工程化改造,在实验室创造了一种杂交冠状病毒,这一冠状病毒可以感染人的呼吸道细胞,并能引起小鼠疾病。后来,又有美国医学专家在美国《自然》上撰文,批评这种实验存在一定的道德和安全风险。

 9.jpg

10.jpg

  这是论文摘要的翻译:

  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CoV)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CoV的出现突出了跨物种传播事件导致人类暴发的威胁。在这里,我们研究了目前在中国马蹄蝠种群中传播的SARS样CoVs的疾病潜力。利用SARS-CoV反向遗传系统,我们产生了一种嵌合病毒,该病毒在小鼠适应SARS-CoV的主干中表达了蝙蝠冠状病毒SHC014的峰值。结果表明,由2b组的野生型基础中的突变而来SHC014编码的病毒,可以高效利用SARS受体人血管紧张素转换酶II (ACE2)的多个同源体。其能够在人呼吸道分离的原代细胞中高效地复制,并在体外能够达到与SARS-CoV流行株等值的病毒滴度。此外,体内实验证明嵌合病毒在小鼠肺部的复制具有明显的发病机制。对现有基于SARS的免疫治疗和预防模式的评估显示效果不佳;单克隆抗体和疫苗方法,未能利用这种新的S蛋白中和,并不能保护细胞免于冠状病毒的感染。基于这些发现,我们合成了一种具有感染性的全长SHC014重组病毒,并在体内外展示了病毒的强大复制能力。我们的工作表明,目前在蝙蝠种群中传播的病毒有重新出现SARS-CoV的潜在风险。

11.jpg

  SARS病毒的模型,紫色为S蛋白

  关于这个实验的大意:利用病毒基因重组技术将蝙蝠体内的RsSHC014-CoV和HIV病毒重组成人造病毒SHC014,得到的人造病毒可以和人体细胞上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结合,能很有效地感染人类的呼吸道细胞,毒性巨大。试验重组的人造病毒SHC014明显地损害了实验小鼠的肺部,参与实验的所有疫苗对人造病毒失去中和作用。这个实验最关键的部分是:科研团队把一个本来对人没有侵染性的蝙蝠体内病毒RsSHC014-CoV,通过插入对人体细胞ACE2受体有亲和力的基因片段而让人造病毒SHC014变成了对人类传染性的病毒。那是因为细胞上对SARS-CoV有亲和力的ACE2受体被利用了,相当于用基因重组技术成功构建了一个新的对人体细胞有侵染性毒性的冠状病毒。

12.jpg

  很多人会说,这是一个团队的集体成果,石正丽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关于论文作者的贡献,石正丽是位于作者的第9位,贡献是:Z.-L.S. provided SHC014 spike sequences and plasmids。翻译为:石正丽提供了SHC014S蛋白基因序列和质粒。

  无论是论文摘要还是论文全文,都有关于人造病毒SHC014的介绍,体现了这个病毒的重要性。由于多年来石正丽研究团队持续不断地寻找蝙蝠,让该团队掌握有大量的病毒基因数据,包括了马蹄蝠体内的冠状病毒基因数据,这就相当于构建人造病毒的基础原材料。

13.jpg

  关于这个实验,论文的遗传系谱图显示:试验是用蝙蝠中的冠状病毒RsSHC014和HIV病毒来重组的人造病毒SHC014。论文中提到,假分型实验与使用HIV为基础的假病毒的实验相似,制备方法如前所述,并在表达ACE2原基的Hela细胞(武汉病毒所)上进行检测。

  论文主要作者有八个,其中大部分是国外作者,这些作者的分工大致是:VDM设计、协调、实验执行、分析完成、稿件撰写。布莱设计了传染性克隆体并回收了嵌合病毒。SA完成中和试验。LEG帮助进行小鼠实验,TS和JAP完成小鼠实验和斑块检测。XG进行了伪分型实验。KD生成了结构数据和预测。ED生成系统发育分析。RLG完成RNA分析。SHR提供了人呼吸道上皮原代培养物。AL和WM提供了关键的单克隆抗体试剂。ZLS提供了SHC014的S蛋白基因序列和质粒。RSB设计实验并撰写手稿。

  论文最后写到,研究得到了美国国立科学研究院的资助,过敏和传染病与美国国家老龄化研究所卫生研究院(NIH)、还有生态健康联盟(ZLS)、北卡罗来纳大学等支持。

  那么问题来了:

  1、石正丽从基础性的材料——马蹄蝠中,分离出了冠状病毒RsSHC014,与HIV病毒来重组,最终试验完成了人造病毒SHC014。石正丽做了哪些工作?

  2、这个实验中,有大量的国外作者,其中有些老外负责设计实验,有些负责克隆实验,有些负责小鼠实验等,而这些实验多是在国外作的,也就是说,美国人做的侵染性实验和毒理实验,这些需要原料。这两个步骤如何走到一起的?

  3、中外合作性实验,不同的步骤组合,需要在线下完成,只有两种可能结果:要么老外们集体来中国做后续实验,要么石正丽提供原材料出境一起作实验。如果SHC014人造病毒到国外的话,它们是如何到的美国?海关登记如何的?

  4、石正丽参与此论文工作,是否经过所在单位的审查批准,包括科技伦理审查意见是什么?向外方提供基因材料是否需单位同意?在外方质疑该研究危险性之后,石所在单位和上级主管部门作何反应?

  最后,我们尊重科学家的工作,但论文摆在眼前,人造病毒写在其中,石正丽贡献栏里写着提供“SHC014蛋白基因序列和质粒”,石扮演着重要角色。石正丽作为团队一员,对SHC014人造病毒应该非常清楚。这里,我只想问问石正丽,2015年那次合成的人造病毒去哪了?

  2020年2月16日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 result for 石正丽年轻时

Image result for 石正丽年轻时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石正丽:新冠病毒绝非人造 建议去蝙蝠栖息地溯源

Image

文 | 诸葛兵

只做优质军事内容,让你获得军事知识,充实军迷每一天,一万期的长征路。

一篇硬核辟谣。

最近这几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借着抗击疫情这个大热点大肆造谣传谣。其中最硬核的一则谣言是“此次疫情是美国人的基因武器”。

主要论点是:此次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美国人研制的基因武器,并且人为投放在武汉的。

多篇阴谋论文章发布后,迅速引起大量关注和转发,一时刷爆社交网络。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相信,此次疫情是美国一手发起的基因战争。

谣言止于智者,真相究竟是什么?

不自矜的对所有读者说一句:关于美国发动基因战的一切谣言及辟谣,皆可以此文为准。

1.“证据”:此次冠状病毒并非自然形成,而是人工编译的

这条“证据”,出自印度理工学院的一篇论文。

这些天,国内所有鼓吹阴谋论的文章,最主要的灵感都来源于此。

1月29日,印度理工学院德里分校研究团队在bioRxiv网站上发布了一篇论文(题目很学术拗口,就不引用翻译了),这篇论文的核心观点是:冠状病毒基因中有四个基因片段与HIV病毒基因片段高度重合,这使得病毒具有了HIV的感染性而毒性仍然是冠状病毒所决定。

武汉疫情究竟是不是美国的基因战?证据全在这里

▲ 该论文的首发平台为bioRxiv,和正规学术期刊不同,bioRxiv是一个开放式的“资料库”,在上面发布论文,是不需要经过同行评审的。

然后,这篇论文提出了大胆的猜想:这种病毒的出现更像是人类干预的效果而非自然形成。

这篇耸人听闻的论文一公布,迅速引起所有人的关注,国内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更是如获甘霖般,将其作为阴谋论的直接依据生产出大量谣言。

但实际上这篇文章在主流学界的口诛笔伐之下,其论点根本站不住脚。

首先是实验结果错误,该文章说在新型冠状病毒上和HIV中找到了四个相同基因片段。可事实却是,根据跑出的比对结果显示,只有前两个基因片段能比对上HIV病毒,后两个片段只能说是相似。

其次是实验结论有误,其他团队也比对了这四组基因片段,结果发现了自然界内含有这四组片段的病毒种类及其之多,还包括细菌、原生动物、真菌甚至果蝇等等。

武汉疫情究竟是不是美国的基因战?证据全在这里

▲ 在美国生物技术信息中心的基因测序数据库中,被认为是人为插入蛋白质的第一条基因就有如此之多的完全重合片段,HIV只是其中的一种病毒而已。

为何印度理工的团队单单只联系到HIV,难道是因为HIV名气大就碰瓷吗?那为何要说冠状病毒会从中获得HIV的感染性?这根本就是毫无根据的臆断。

最后是完全不靠谱的“脑洞大开”。原文称“病毒不太可能短时间内偶然获得这种奇特的插入片段”。

美国生物信息学博士、任职某大型制药公司首席科学家ARI ALLYN-FEUER 直接发文表示:实际上,所谓的相同基因片段,只是一段非常短的重合,而且发生在病毒的高可变区内,这样的重合片段是非常常见的。

武汉疫情究竟是不是美国的基因战?证据全在这里

▲ ARI ALLYN-FEUER发文驳斥《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片段根本不是从HIV中人工编辑的》

哈佛大学生物学家、基因研究学者刘如谦直接发推特表示:这种不负责任又缺乏根据的猜想,是不负责任的。

武汉疫情究竟是不是美国的基因战?证据全在这里

▲ 刘教授推特:“这个世界已经足够恐怖,我们不需要错误的分析来激起阴谋论。”

用某位从事生物学研究朋友的话讲,被认为是人为插入的gp120糖蛋白,是负责HIV表面与人体细胞结合的一种蛋白,这种蛋白结合能力很差,效率超低,而且感染能力非常有限。

“明明有那么多更好的工具,却用这么弱鸡的gp120做生物武器,简直是对生物武器公司智商的侮辱啊!”

随着驳倒这篇论文的大量专业声音涌现,论文的研究团队自知站不住脚,只能灰溜溜的表示,已将文章撤回并进行修改。

但国内怀有受害妄想症的公知和民科们还不消停,他们用自己的想象力很快完成了二次创作,形成一种流传更为广泛的阴谋论说法——美国确实正在发动第二次基因战争,此次冠状病毒正是此前非典SARS病毒的人工升级。

这种说法更是站不住脚。

最直接的看,根据《SCIENCE CHINA Life Sciences》(中国科学:生命科学)杂志1月21日最新发表的论文数据:新型冠状病毒蛋白质与人体受体ACE2蛋白结合的自由能是–50.6 kcal mol-1,而SARS病毒这一数字是–78.6 kcal mol-1。

武汉疫情究竟是不是美国的基因战?证据全在这里▲ 截图源自论文原文

也就是说,此次病毒感染人体的能力是弱于SARS病毒的,这一实验结果也完全符合钟南山和曾光在病毒爆发初期的预测。

过了17年后,美国人竟然编辑出一种比非典(SARS)感染能力更弱的病毒发动基因战,这可能吗?

阴谋论的鼓吹者坚持认为美国是有犯罪“前科”的,此次疫情正是亡我之心不死的美帝卷土重来。

所以要辟谣还得再往前挖,挖回到17年前,非典真的是美国所为吗?

2.“前科”:非典就是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

2003年10月,在非典肆虐之后,童增先生完成了一本书《最后一道防线——中国人基因流失忧思录》,这是关于中国人卷入基因战这一阴谋论的开山之作,整整过去了十七年,童先生的剩饭还在被乐此不疲的嚼着。

武汉疫情究竟是不是美国的基因战?证据全在这里

这本书发出了这样的一个警示:非典可能是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

童先生有两大主要论据,一是上世纪末,美国各种研究机构和生物公司在华采取基因样本,中国人的基因库快速流逝;二是非典的感染者和死亡者绝大多数是华人,是一种只对华人起作用的“定向病毒”。

然后童先生得出结论:美国人在对华发动基因战。

首先说明,作者童增先生是北大法律系硕士,此前并未进行生物学相关专业的系统学习和工作,而他撰写此书的理论依据,据童先生的拥趸说,“童先生请教了许多遗传学专家、查阅了大量的基因资料”。

一个高考满分作文学生跑到中科院门口,高喊他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他和他的支持者都充满信心的表示:毕竟我已经自学完高等数学上下册了。

武汉疫情究竟是不是美国的基因战?证据全在这里

▲ 自称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的某位高中学历民科

生物学,基因技术的门槛竟然如此之低了吗?!!!

其次,让我们把时钟拨回到17年前。在童先生出书的2003年,在SARS爆发的2002年,人类基因学发展到什么程度呢?

2001年5月,世界上首个抗癌靶向药物,治疗慢粒白血病的格列卫问世。

这款《我不是药神》中让无数白血病患者倾家荡产的抗癌药,是怎么来的?

武汉疫情究竟是不是美国的基因战?证据全在这里

1960年,诺威尔和亨格福特发现慢粒白血病是由于22号染色体变异引起的。

1970年,珍妮特找出了22号染色体变异的原因,是和9号染色体发生部分交换。

1990年,乔治戴利发现是酪氨基酸异常活化产生突变蛋白。

然后布莱恩联合其它四位医学家经过7年研发和3年临床实验,最终找到抑制剂。

全世界的顶级医学家和生物学家花了四十年和50亿美元,终于研制出格列卫。

这是人类第一次在基因水平上完成医疗操作,基因靶向治疗更被视为人类攻克癌症的希望之光......

武汉疫情究竟是不是美国的基因战?证据全在这里

▲ 格列卫登上《时代》周刊封面,开创了人类癌症治疗的全新时代。

以格列卫为代表的靶向药,代表了人类基因技术在本世纪初的最高水平。

所以说美国人在2003年之时,根本就不可能有能力完成华人基因库的录入筛选比对,甚至是人工编译出只感染华人的SARS病毒。

最后,让我们用数据说话。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数据显示,截止到2003年7月(世卫最后一次公布SARS感染数据),全球感染者8069例,死亡774例,死亡率9.6%。

中国大陆(不含港澳台)感染者5327例,死亡348例,死亡率6.5%。

武汉疫情究竟是不是美国的基因战?证据全在这里

可见中国大陆死亡率比全球平均值低了将近50%。

而童先生自己书中的提到的数据,仔细分析一下也完全站不住脚。

“SARS华人感染者占总感染病例的96%,华人死亡率也达96%。”

也就是说在几千个样本下,华人的死亡率和感染率几乎是一致的,并不存在华人致死率高。

再结合世卫组织公布数据计算,中国(大陆及港澳台)感染人数占全球92%,其它国家感染人数占8%,也就是说在境外的感染人数中,华人和其他人种的感染率是一样的。

武汉疫情究竟是不是美国的基因战?证据全在这里

所谓的华人高感染高死亡率,根本原因就是因为非典最早在中国发病并蔓延,童先生却认为这是美国投放的基因武器,按照这个逻辑,是不是也可以说埃博拉是针对非洲的基因武器、MERS(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是针对沙特的基因武器。

那2009年美国爆发甲型H1N1流感又是什么?美国对自己投放的基因武器吗?还是美国的病毒实验室的阴谋呢?

3.动机:美国为阻止中国崛起,不惜使用基因武器

不可否认的是,美国发动基因战的动机完全是存在的。

和中国的贸易战打了两年多两败俱伤,中国在全球内快速崛起动摇着其霸主地位,再加上国内严重的债务危机,美国现在实际上已经到了一个相当危险的境地。这些因素在阴谋论的文章中论述的非常详细,在这里无须赘述。

所以阴谋论的笃信者们认为:

美国已经步入衰落,中国是正在崛起的强大敌人,常规手段遏制中国均已无效,所以美国需要用违背人伦的非常规手段发动这场战争。

这个自圆其说,论据充足的逻辑闭环就成了。

是这个逻辑吗?能这么考虑问题吗?我没钱,银行有钱,我已经用了别的方法都没赚到钱,所以我要去抢银行。

那我为什么还没去抢银行呢?因为抢银行一旦失败的后果实在是太严重了,是我承受不起的代价。

美国也是一样,通过基因战收割中国,一旦出了岔子,付出的代价是美国根本无法承受的。

首先,在美国的军方内有诸多亚裔担任要职,例如曾经担任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的亚裔四星上将小哈里·哈里斯,要知道这是美国军方的最高军衔了,军方研制针对黄种人的病毒,全美的亚裔议员和军方领导眼见其“灭我族类”,能坐视不理吗?能一点消息都没爆出吗?

武汉疫情究竟是不是美国的基因战?证据全在这里

▲ 海军四星上将小哈里·哈里斯的母亲是日本人,他身上一半的血液都是黄种人

一旦爆出,向来鼓吹种族平等的美国,将掀起多少惊涛骇浪。

好,那就算他们排除了万难,做好将国内亚裔全部牺牲的准备,美国又有能力做出“只感染纯种亚裔的病毒”吗?

美国二百多年的立国史,本身就与移民和人种融合密不可分,白人、黑人、拉美、亚裔、还有各色混血,美国就是一个人种的大染缸。

全美两千多万亚裔开枝散叶,有多少美国人身上都有了亚裔的血统,都携带了黄种人的部分基因,如果病毒是为亚裔特有的基因片段“量身定做”的,那是不是所有带有亚裔血统的人,都会成为潜在的被感染者?

更重要的是,此次的新型冠状病毒,是单链RNA病毒,在增殖过程中的突变和重组非常活跃,他们很容易发生序列的改变,导致特性不可控。这是RNA病毒不可能作为基因武器的根本原因,因为它实在是太不稳定了。

武汉疫情究竟是不是美国的基因战?证据全在这里

▲ 新型冠状病毒蛋白质结构

这类病毒最早是感染蝙蝠的,经过突变后宿主又变成了果子狸和人。

蝙蝠、果子狸和人的基因差距有多大?黄种人、白人、黑人的差距又有多大?

假如美国人选择将其作为基因武器,那经过几代变异之后,病毒会不会从亚裔蔓延到其他人种中,没有人能预料,也没有人能控制,但这样的后果一旦发生,整个美国都会沦陷。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甚至还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美国人会蠢到这种程度吗?

4.“作案”:借武汉军运会之机向武汉投毒

为什么病毒会在武汉爆发,阴谋论的煽动者们的判断是:美国借军运会之机,选择在武汉投毒。

为了论证这一观点,他们列举出了一条条有力的证据。其中一篇文章《(深度)为什么武汉这场瘟疫,必须靠解放军》是这样说的:

1. 军力如此强大的美国,在军运会上一枚金牌都没有,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2. 病毒首次感染人类出现在华南海鲜城,正是美军下榻酒店附近

3. 病毒首例感染出现在11月,正好是军运会刚结束的时候

通过这条条线索,美国人的罪行已经呼之欲出了,他们借着军运会之机,向武汉派出了369名生化兵,在华南海鲜市场进行了定向投放,造成了此次疫情。

武汉疫情究竟是不是美国的基因战?证据全在这里

▲ 那篇深度爆文的结论

美国人为何此次军运会表现不佳,真的是“事出反常必有妖”吗?

实际上,美国人军运会上的拉胯表现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第六届军运会上,美国队拿到两枚金牌,第五届军运会上,美国队没有获得金牌。

武汉疫情究竟是不是美国的基因战?证据全在这里

▲ 第六届军运会奖牌榜,压根美国队就没上榜

由此可见,美国大兵在军运会上的一贯表现就是不行,可以理解为美国根本不重视,也可以理解为美国大兵中就是缺乏体育好手,但这和他们带着“散播病毒”的任务来华,这根本就是两码事。

再有,从操作层面上来说,在世界级体育比赛的检疫标准之下,美国人能带着致命病毒通过安检?

在武汉市的市中心,几百个大兵完成投毒而没有留下任何证据与痕迹,我们的警力、军方,还有武汉的上百万摄像头都是摆设吗?

如果美国人有这个本事的话,完全可以去珠三角、去长三角、去京津冀,去中国更重要的地方造成更大的杀伤,何必要在武汉下手?

image.png

image.png

ImageImage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监狱管理局局长范军--政法人事频道

范军局长为新警讲述新疆监狱发展历程

新疆监狱管理局机关举行离退休老同志新年茶话会_最新动态_新疆维吾尔 ...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新闻出处:西陆网综合 作者:木兰花令 2017-01-05 14:11:16

【西陆网综合】遗传工程武器(genetic engineering weapon)又简称基因武器,是即为透过分子遗传学以及合成生物学的技术,以重组DNA的方式将基因混合以及结合的方式制造的生物武器。

基因混合的方式例如苏联于1970年代在俄属中亚咸海附近的“复兴岛”(Vozrozhdeniye)成功地将“鼠疫”与“天花”结合在一起,亦即如果患者感染这种“Plague-pox”就会先出现鼠疫的症状。

例如全身淋巴腺发炎、红肿、压痛且可能流脓,也会有发烧现象。在感染后3—8天会出现倦怠感、寒颤、发烧等现象。

但是鼠疫发病后期就会出现天花的症状,例如脓泡。脓泡出现后,会因为皮下出血而导致皮肤变黑,患者多数会因此死于内脏出血、感染其他并发症、或是多重器官衰竭。

这种生物武器的可怕在于鼠疫与天花均为潜伏期长的重大流行疾病,亦即带原者发病前已经造成大规模的传染与散布,其后发病时,病患的唾液与分泌物又会再一次造成大规模的传播。

目前此疫病并无疫苗可资对抗,亦无药物可以治疗;更令人毛骨悚然者,即为自1990年代苏联垮台后,军方各单位均因经费大幅衰减而出现人员逃役,武器遗失等重大管理缺陷与疏失,此病毒株与技术资料亦然。

而近日,据英国媒体日前报道,以色列科学家正在全力破译犹太人与阿拉伯人之间的基因差异,以研制只攻击阿拉伯人的“基因炸弹”。

英国生物学家断言,基因武器近年即将问世。20克超级基因武器就足以使60亿地球人死亡。目前,多个国家正在研制基因武器。

基因武器可称为第三代生物战剂,可分为三类:致病或抗药的微生物、攻击人类的“动物兵”,以及种族基因武器。与核武器、化学武器相比,基因武器的威力更大,并有以下特点:

一是成本低,杀伤力强,持续时间长。据测算,如果建造一个核武器库需耗资50亿美元,而要建造一个基因武器库,仅需要5000万美元,两者对人的杀伤力旗鼓相当,有时基因武器的杀伤效果甚至还大于核武器。

比如,将超级出血热菌的基因武器投入敌方水系,能使整个流域的居民全部丧生。有消息称,某国拼接出一种剧毒的“热毒素”基因毒剂,仅用万分之一毫克,就能毒死100只猫。倘用其20克,就足以使全球60亿人死于一旦。

二是使用方法简便,施放手段多样。基因武器是经过特殊处理,重组之后的细菌、病毒和致病基因组成的多种微生物,可以做成气体、液体、颗粒等,用人工、普通火炮、飞机、舰船、气球或导弹等多种工具进行投放。

三是保密性强,难防难治。只有制造者才知道致病基因的遗传密码,别人很难在短时间内破密或控制它。

此外,由于基因武器的杀伤作用过程是在秘密中进行的,就如同空气中的尘埃钻入人体内一样,在毫无感觉的情况下给人以致命打击。所以,基因武器一般不易被发现从而有效地进行防护,一旦感受到它的伤害,则为时已晚。

四是伤人不坏物,作战费效比低。比起原子武器,“经济性”也更好,基因武器所具备的其他武器不可比拟的特性,会对未来战争产生深刻的影响。首先,战争概念将发生变化。

敌对双方不再仅依靠使用大规模“硬杀伤”武器,进行流血拼杀来摧毁一支军队或一座城市,而是有可能在战争前就致使对方丧失战斗力,不费一枪一炮就征服对方。

其次,将出现新型的军队组织结构形式。前线与后方的人员比例将形成“前轻后重”,战斗部队将大为减少,拥有基因武器的小部队,需要更多的后勤保障和救护部队。

再次,心理战作用会更加突出。基因武器具有比原子武器和化学武器更强大的威慑力,甚至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最后,战争的进展将变得更加难以掌控。

由于基因具有分别物种的功能,尽管灵长目人科黑猩猩属(Pan)与人属(Homo)在基因上有极大相同之处(黑猩猩的染色体除了第22对和额外的一对,其他的都与人相近)。

但是经过DNA定序之后,基因武器即可以定序后的基因码,排除各物种之间的基因差异,然后针对特定族群进行攻击导致发病,或者降低一定的免疫力以致于容易死于轻微的生物感染。

另外终极基因武器还可改变策略,利用遗传学中的种系发生学及遗传系谱学改变被攻击对象的基因,以致于被攻击的对象出现绝育或产生严重缺陷的后代子嗣。

英国生物学家甚至断言,基因武器的问世不会晚于2020年。为此,他们向全球发出强烈呼吁,各国政府有必要采取紧急措施,以制止基因武器的研制与扩散。人类千万不能打开基因武器这只“潘多拉匣子”,基因武器一旦问世,人类将面临巨大的灾难。

对此,作为物学家的霍金也曾发出严重警告,假如人类真的发明制造出基因武器,那无疑是给通向人类灭亡的路上又添加了一块儿砖。核武器已经够恐怖的了,人类应该停止为研究杀死自己的武器而投入更大的精力的行为。

http://www.xilu.com/jsdt/20170105/1000010000975557.html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作者郭继伟是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教授、主任医师兼博士研究生导师,军衔陆军大校。郭继伟的职业是医生,但他显然对军事理论也颇有兴趣。2008年,郭继伟在《世界军事》11月号发表了一篇科幻式的文章,题为

“‘制生权’时代:这里的战场静悄悄”。他在文章开头写道:“尖端生物技术和传统武器的结合,是未来战争的一大发展趋势。生物科技运用于军事斗争,将在诸多方面催生创新性的突破,乃至彻底颠覆现行战争观念。”

两年后,郭继伟出版了《制生权战争——新时代的军事战略重构》这本书,并且提出了“制生权战争”这个概念。制生权战争的提出受到“超限战”概念的启发。超限战的概念是乔良等人在1999年出版的同名著作中提出的。1955年出生于军人家庭的乔良是中国大陆的军事理论家,国防大学教授,国家安全政策研究委员会副秘书长,解放军空军少将。

乔良为郭继伟的制生权战争一书作序,十分推崇这本书的思路和对未来战争的预测。这是一群中国大陆军界的后起之秀对人类战争态势的讨论,这些少壮鹰派将支配中国军队和军事战略。

乔良在序言中欣赏郭继卫提出的论断:“老战争死了”。也就是说,人类战争至今为止的原有方式已经过时了,而未来战争将以全新的技术和战略出现。这种新旧交替将静悄悄地废除原有的先进与落后之分,在战争爆发的时候,一夜之间改变强弱态势,原有的强者变得被动,原有的弱者后来居上而不可战胜。而这一切,并不一定要在“老战争“天崩地裂的炮火中进行,而是包括生物科技、资讯、网络、舆论等诸多方面的博弈对决,是一场“静悄悄的战争”。

image.png

这一新战争概念的破土,就是“超限战”,而“制生权战争”

是对超限战思想的深入细化。

所谓“制生权”,即“生物科技领域控制权”。“制生权战争”

(Biotechnology Supremacy)是和“资讯战”(Information

Supremacy)平行而提出的,“在未来军事行动与武力威慑中,在一定

时间内对一生命微观空间为结构基础的军事生物科技运用的优势控制

权”,包括各种生物科技攻防手段的有效使用,对军事人员生命力的

监视、维护与增强,对己方人员生存品质的保障和战场生态的保护。

这些说法听起来有点抽象和玄奥,说得简单一点就是要全方位的利用

生化武器,为此,必须在生物化学和生化工程技术方面占据优势,

开发和掌握先进技术,在战争中打击和制裁敌方,保护自己。

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这样的未来战争还只是在科幻小说和电影里,

可是中国大陆的最高层和军方少壮派已经思考、讨论了十几年,他们

在做准备。郭继卫为本文开始时的某航母作战群军医道克特设想了两国

爆发战争的经历。由于敌方猝不及防,“实验室高传染性病毒外泄,

一场现代瘟疫在大片地区蔓延,所到之处工农业生产及生活秩序受到

巨大破坏”,双方国土都未能幸免这场瘟疫。

image.png

( 汤森路透 )

十年前该书出版时,这一描述可谓纯属科学幻想。然而,当下放眼全球,从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即现在已经闻名于世的武汉P4实验室所在地发生的“武汉肺炎”(新冠病毒)在短短几个月内蔓延到全球几乎所有国家,欧美所有国家都不得不宣布封城封国,每天都有几千人死亡,经济停摆,学校关闭……上面的这种预测描写,听起来是不是不再是科学幻想了?而且,病毒来袭之时,欧美各国惊觉自家仓库里居然没有足够的个人防护用品,美国总统川普不得不启动1950年为韩战而制定的《国防生产法》,动用战时权力,紧急扩大口罩、呼吸机的生产,才能保障全国医护人员的供应。美国人民也只是在紧急情况下,才知道本国的医药产能几乎已经全部转移到了中国。也就是说,在过去若干年里,中国在静悄悄地谋求“制生权”,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成功。

郭继伟最后的结论是,如果你没有为此而做好准备,那么,一旦你被卷入未来战争,你就只能投降。

image.png

image.png

于是,没有做好准备的一方不得不放弃抵抗,其最高军事

指挥官说:“尽管我们建设了无可匹敌的热兵器力量,但是

由于在制生权关键领域的缺陷,所以给我们的选项只有一个:

结束战争!”

如果你仍然觉得这仍然只是一种预测,那么,请读今天的新闻:

2020年4月13日,美国核动力航空母舰罗斯福号感染新冠病毒

的官兵中,出现了第一例死亡。该舰之前已发现超过500名官兵

感染武汉肺炎病毒,舰长因写信求助而被免职,之后他本人也

检测出感染了病毒。该舰将有多少人确诊感染或发病死亡,

暂时还不可知。

image.png

http://blog.creaders.net/u/8994/202005/374823.html

回复 | 0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20-08-14 00:34:41

Microbiology director leaves post at Winnipeg lab | CBC News

Fort Detrick Asks Judge to Dismiss Contamination Lawsuit ...

ImageImageImage

ImageImageImage

Image

Image

https://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Y4NjUz

ImageImageImage

image.png

image.png

https://blog.creaders.net/u/8994/202003/369400.html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 result for 美国女军官Maatja Benassi!

image.png

image.png

证据链链接:

https://blog.creaders.net/u/12779/202003/369294.html#

https://blog.creaders.net/u/12779/202003/369757.html

https://blog.creaders.net/u/12779/202003/369003.html

Image

当地时间3月24日,经央视记者确认,被誉为“病毒猎手”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感染与免疫中心主任、传染病学专家利普金教授(Walter Ian Lipkin)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据了解,利普金教授目前仅有发烧、咳嗽及低烧等轻症现象。

他对媒体表示,自己的感染说明任何人都可能暴露在新冠病毒之下并被感染。目前纽约市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达到15597例。

今年一月,利普金教授于今年一月底就新冠疫情控制专程访华,与国内专家进行交流。在2月底结束14天隔离后曾接受本台专访。(央视记者 徐德智)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1月3日,黄屏总领事在总领馆会见国际知名传染病学家、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利普金(Water Ian Lipkin) 一行,并转交了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

黄屏热烈祝贺利普金教授获得纪念章,表示在2003年中国遭遇SARS期间,利普金教授冒着危险亲自前往中国,与中国科学家和医务人员共同抗击SARS,为中国迅速控制疫情作出了突出贡献。利普金教授还在其它传染病防控方面与中方合作,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用自己的专长帮助中国人民战胜疾病,中国人民不会忘记您的贡献。这枚纪念章既是向您表达真诚谢意,也是对您身体力行,积极推进中美科技交流、促进两国友好的充分肯定。

黄屏说,科学无国界。尤其是在全球化时代,积极应对、预防各类传染病等威胁是各国科学家共同的使命。近年来,中国的医学技术有了很大进步,我们勇于承担国际责任,派出医疗队帮助非洲开展埃博拉疫情防控,并提供了多种形式的人道主义援助。

黄屏总领事向利普金转交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

黄屏说,我到任已有一年有余,遍访领区十州,与美科技界进行了广泛接触,我深感两国科技交流的基础扎实,前景广阔。现在,中美之间每年都有大批专家学者互访交流。可以说,两国科技优势互补,这种紧密联系的纽带是割不断的。前不久,两国就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将在一月份正式签署协议,这为继续推进两国科技交流与合作提供了新的契机。

黄屏夫妇和双方代表合影

利普金对获得纪念章感到非常荣幸。他深情回顾了在2003年SARS疫情期间,和中国专家共同研究应对方案、控制疫情传播的情景。表示作为科学家,将继续为推动两国科技合作作出努力。

利普金现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感染与免疫研究中心教授,兼任中国疾病与预防控制中心病原发现联合实验室主任等职务。他协助中方建立了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广州生物医药研究所等研究机构,与中国疾控中心共同组建了病原发现联合实验室。2015年利普金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

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Linda Fried、总领事夫人张爱萍女士、周国林参赞等参加会见。

image.png

image.png

Image

image.png

Image

image.png

Image

Image

image.png

Image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

image.png

image.png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s://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cwOTA2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The head of a 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 center has denied a report that its medical health team issued a memo to the White House warning of a spreading outbreak in Wuhan, China based on information it gleaned back to November.

The denial followed a report Wednesday that officials around the U.S. government received a warning about the growing contagion – culminating its inclusion in the President's Daily Brief in early January.

'As a matter of practice the National Center for Medical Intelligence does not comment publicly on specific intelligence matters,' Col. R. Shane Day, the center's director said in a rare public statement on an intelligence matter.

https://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cwOTA2

image.png

image.png

 原标题:病毒是美军带到武汉的?先看看俄罗斯爆出的猛料

  俄罗斯杜马议员纳塔利娅·波克洛恩斯卡娅、俄罗斯自民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公开发表评论认为,新冠病毒是来自美国的破坏行动。

  “美国零号病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有多少人被感染?医院的名字是什么?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

  3月13日,中国现任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兼发言人赵立坚通过推特发出的这段话,尤其是那几个诘问,在美国媒体和社交网站上犹如刺破巨大气球的一根针,迅速引起了美国舆论场中爆炸式的反应。

  有人认为,赵立坚的那句“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是没有根据的猜测;有人认为,美国现在确实有必要找出零号病人,以及美国境内出现新冠病毒的源头,因为现在美国疫情信息太混乱了,很多民众的惶恐就是因为有很多未知没有解开。

  当然,更多人认为,病毒起源的问题还是应该交给科学家来探求和考证。

  但是,关于病毒的背后,俄罗斯媒体和专家对美国生物武器研发爆出的猛料,我们也可以了解一下。

  1

  其实,事情的引发还是从美国众议院的一场质询开始。

  当地时间11日,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在众议院接受监督委员会质询时承认,一些似乎死于流感的美国人,在死后的诊断中被检测出新型冠状病毒呈阳性。”

  这是美国CDC主任首次做出这种承认,之前在日本媒体做出“美国大规模流感中可能包含新冠病毒感染者”的报道时,美国CDC并未承认。

  赵立坚在推特上传了一段现场视频,就是关于这段质询的。

  视频显示,众议员鲁达(Harley Rouda)在听证会上问雷德菲尔德说,“所以我们可能有一些人看似死于流感,而实际上可能是冠状病毒?”雷德菲尔德回答说:“在今天,美国有些病例确实是这样确诊的。”

  在这次听证会上,民主党人批评行政当局在新冠病毒检测方面不得力。鲁达众议员是在这一背景下质询雷德菲尔德的。

  这段视频为赵立坚提供了证据,于是发问:“美国疾控中心主任被抓了个现行。零号病人是什么时候在美国出现的?有多少人被感染?医院的名字是什么?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美国要透明!要公开数据!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

  有人认为,“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这句其实更大程度是一种反应式的情绪释放,重点是在后面,要求美国“透明,公开数据”。

  在此之前,一些中国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质疑是美军在去年10月到武汉参加世界军运会时把新型冠状病毒传到武汉。从中国国内的公开报道看,媒体曾就“美国运动员染病”一事采访过当时收治这些美国运动员的武汉金银潭医院。

  2月23日20点,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在电话里明确回复南方周末记者:“武汉军运会期间,我们接收的五名外籍运动员,患的都是疟疾。”疟疾是一种蚊虫叮咬或患者输入带有疟原虫血液引起的传染性疾病,主要症状为发热畏寒,食欲不振,与新冠肺炎无关。

  所以,从多个角度看,这更像是赵立坚以自己个人的发声平台,发表的一些看法。是对近来美国一些官员无端指责中国的一种反击。

  比如,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11日宣称,中国在新冠疫情爆发初期并没有采取最佳做法,而是掩盖了疫情,这导致国际社会花了两个月时间才作出反应。

  12日,同为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的耿爽在新闻发布会上批评美国官员,“诋毁中国政府和人民的抗疫努力”,称这种做法“既不道德、也不负责任”。

  耿爽说,这种言论对美国本国的疫情防控工作丝毫没有帮助。中国为减缓疫情蔓延所做的努力为世界各国赢得了应对疫情的时间。

  有专家告诉刀哥,在与美国政府目前这波官员进行“口水战”时,对方像蓬佩奥这种已经公开承认说谎是令美国强大的一种能力之一,所以经常毫无根据地向我们泼脏水、死缠烂打,把水搅浑。而我们的外交人员回应,都是要有理有据,所以从场面上看,我们处于被动接招的状态。

  这位专家说,赵立坚这次用猜测性话语反击美国,其实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也搅和一下美国的舆论场。但是这种招式,可能我们国内很多人,我们的对手都不太习惯。

  在美国媒体和社交网站上,也有不少声音认为,美国批评中国的抗疫是为了“甩锅”。美国政府在1月底宣布将限制来自中国的乘客入境。但批评人士说,总统特朗普在公众场合淡化了这种病毒的严重性,联邦政府在检测方面行动迟缓。

  关于这场全球大流行的疫情究竟从何而起,至今仍迷雾重重。

  国际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1月24日发表的一篇由收治新冠肺炎重症病患的武汉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等人撰写的论文,将首名病患的发病时间前推至12月1日。该论文由近30名中国医疗机构的研究者所撰写,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工作在救治新冠病患的一线。

  而香港《南华早报》在13日刊登文章透露,根据武汉市相关部门在去年底发出的内部文件,把首次发现疑似新冠患者的时间,向前推到11月17日。

  2

  针对赵立坚在推特上的发文,13日耿爽回应称,“我们也注意到最近一段时间,有一些关于新冠病毒源头的讨论,美国政府个别高官和国会议员借此发表种种不实和不负责任的言论,抹黑攻击中国,我们对此坚决反对。”

  耿爽说,“事实上,国际社会包括美国国内对病毒的源头问题都有不同的看法。中国这几天一直在说的,中方始终认为这是一个科学的问题,需要听取科学和专业的意见”。

  的确,在关于病毒源头的问题上,还是要看科学证据。

  但是,关于病毒与美国的生化武器,一些传言早已有之。不久前,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司令萨拉米就表示,新冠病毒是美国研制的生化武器的一种。

  持这种看法的人,并非个例。

  据俄媒体报道,前联合国生物武器委员会成员、前苏联生物武器专家、俄罗斯微生物专家伊戈尔·尼库林认为,新冠病毒完全可能来自中国之外。

  俄罗斯杜马议员纳塔利娅·波克洛恩斯卡娅、俄罗斯自民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也都公开发表评论认为,新冠病毒是来自美国的破坏行动。

  俄罗斯质疑新冠病毒出自美国的黑手,有其依据。俄方认为,美国从未停止过对生物武器的研究。特别是2001年小布什就任美国总统后,宣布退出1972年签署的联合国《禁止生化武器公约》,从此摆脱束缚,开始更加肆无忌惮地发展生化武器。

  3

  近年来,俄罗斯媒体对美国在其周边国家建立军事生物实验室的活动情况进行了大量的披露:在苏联解体后,美国打着帮助独联体国家防止生物威胁的旗号,在俄罗斯周边地区建立生物实验室网络,对俄罗斯形成了半弧形包围的态势。

  这些实验室网络分布在格鲁吉亚、乌克兰、摩尔多瓦、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对此深感威胁和担忧。

  苏联解体后,由美国国防部降低威胁局(DTRA)和美国参议员塞缪尔·纳恩(Samuel Nunn)和理查德·卢格(Richard Lugar)共同参与制定了一项旨在销毁俄罗斯和独联体国家核武器、化学武器及其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运输、储存、退役和维护计划,即 “减少生物威胁—合作参与生物计划” (Cooperative Biological Engagement Program – CWEP), 也称“纳恩-卢格(Nunn-Lugar)计划”。

理查德·卢格理查德·卢格

  根据上述计划,美国五角大楼以防止生物威胁为幌子猎取前苏联生物武器专家、技术并在前苏联遗留在独联体各国的生物设施基础上,进行升级改造建立高级别防护的生物实验室,同时还获取了前苏联在生物武器领域的许多研究成果。

  美国五角大楼为此预算拨款21亿美元。从此,美国在秘密生物武器研究方面方兴未艾。

  俄专家认为,美国在独联体国家的生物实验室是围绕俄罗斯进行生物战的一个组成部分。

  格鲁吉亚:2011年,由美国五角大楼降低威胁机构出资1.5亿美元,在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建立的具有三级防护功能的中央生物参考实验室启用。时任美国参议院国际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卢格、原美国国防部长助理安德鲁·韦伯出席了揭幕仪式。该实验室从此以美国参议员理查德·卢格的名字命名为“卢格”实验室。

  根据美格协议,该实验室由美国防部直接控制,格鲁吉亚政府无权对其监督。在该中心工作的美军生物学研究者和其他非军事研究人员都在格鲁吉亚享有外交豁免权,并可使用外交渠道运输生物材料。

  在美军方的文献中,它被列为“美在国外运行的研究单位”。参加格鲁吉亚“卢格”实验室工作的除美军方的生物学研制单位外还吸收 “西图公司”、“巴特尔”、“迈塔”等私人大公司参与。这三家私人承包商还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其它各类政府机构提供生物研究服务。

  “巴特尔”公司还与美国国土安全局签订两份合同。一份是2006-2016年的3.444亿美元联邦合同,另一份是2015-2026年的1730万美元合同。根据这两份合同,“巴特尔”公司还掌控着坐落在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 Maryland)的最高秘密等级的生物实验室,“全美生物防御分析和反制措施研究中心”(NBACC)。

  美国的秘密生物实验室优先研究课题,是可用于生物武器的潜在病毒株,包括可传播土拉热杆菌(兔热病)、炭疽、布鲁氏菌病、登革热、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非洲猪瘟、西卡病毒、SARS病毒以及蝙蝠和传播传染病的多种吸血昆虫、蚊蝇,评估气溶胶毒素的危险影响;评估类鼻疽病毒对灵长类动物气溶胶的毒性效力,和其作为恐怖生物武器的潜力。

梅契尼科夫梅契尼科夫

  乌克兰:美国在乌克兰策划第一次颜色革命成功后,美军方对在乌克兰开展生物研究发生了特别兴趣,与乌方签署了一揽子重新装备乌境内生物设施的协议。美国五角大楼威胁降低机构出资1.7亿美元,于2010年6月15日在敖德萨市的梅契尼科夫抗鼠疫研究所的基础上,建成了第一个生物实验室,随后又于2013年在基辅、文尼察、捷尔诺波尔、乌日哥罗德、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辛菲罗波尔、赫尔松、利沃夫、哈里科夫等地建立了15个生物实验室。

  阿塞拜疆:五角大楼在阿塞拜疆投资约1.7亿美元,升级了阿塞拜疆生物实验室的网络,于2013年在巴库建造了中央生物参考实验室,并在阿塞拜疆不同地区建立和升级、改造了大约10个生物监测站。

  乌兹别克斯坦:美国军方在乌兹别克斯坦投入1.3亿美元,于2007年至2016年先后在塔什干、安集延、费尔干纳、乌尔根奇、布哈拉、苏尔汉达里亚、卡拉卡尔帕克斯坦以及撒马尔罕地区建成了生物实验室网络。

  亚美尼亚:由美国国防部威胁降低机构提供资金,于2016年在亚美尼亚的埃里温、久姆里、伊杰万三地建立了生物实验室。美国五角大楼仅对埃里温一个参考生物实验室的建设大约投入金额为1800万美元。

  亚美尼亚是前苏联微生物科学的主要研发基地之一。美国不仅对亚美尼亚在微生物科学的研究成果和人力资源感兴趣,更对亚美尼亚微生物培养存贮库中的约14000株具有特别重要意义的菌株(鼠疫,兔热病,炭疽,脑炎,口蹄疫,非洲猪瘟等)抱有极大兴趣。

  哈萨克斯坦:美国五角大楼减少威胁机构共投资1.7亿美元,在哈萨克斯坦人口最密集的城市阿拉木图原鼠疫研究所的基础上,建立的中央参考生物实验室于2016年9月落成启用。美国还在该实验室建设了一个中亚疾病预警系统。

  原阿拉木图鼠疫研究所储存有大量的鼠疫,霍乱,兔热病,炭疽和布鲁氏菌病等病毒菌株。俄罗斯特别对美国在自己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内亚美尼亚、哈萨克斯坦建立生物实验室挖墙脚的做法十分恼火。

  4

  美国“大药房”把美国利益集团紧密捆绑在一起。

  俄罗斯专家披露,美国的秘密生物战计划还与生物制药紧密结合,吸收许多美国的大公司参与,形成了所谓的美国“大药房”联盟。这一“大药房”把美国国会议员、军事集团、制药和军工企业的利益密切融合。

  俄罗斯军事专家指出:生物武器可以有选择性地迅速消灭敌人的人力,胜利者只是在被征服的国家的领土上“清除垃圾”。美国还用人体进行生物进行实验,对当地居民进行秘密生物攻击。

  在建有美国生物实验室的独联体国家,各种传染病疫情频发,格鲁吉亚、乌克兰等国政府每年不得不花费巨资从美国进口药物和疫苗。

  2018年,格鲁吉亚国家前安全部长伊戈里·格奥尔加泽对媒体揭露美国在格鲁吉亚的“卢格”生物实验室用人体进行秘密试验,导致许多实验对象死亡。格奥尔加泽还向媒体展示了相关文件并要求特朗普政府对此进行调查。这引起了轰动。

  2018年9月13日,俄罗斯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要求美国官方对其在格鲁吉亚秘密生物实验室的活动做出解释。

  俄罗斯专家指出:众所周知五角大楼是战争机器,而不是造福世界人民的医院。质疑美国在独联体国家的实验室网络具有双重目的。生物武器本身是目前世界上最危险的武器。它不用开一枪就可造成比原子弹更大的危害。发生在世界任何角落的泄露都会威胁到整个世界。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早在2016年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发言时就指出:“美国长期不遵守40多年前签署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并千方百计阻止关于建立执行《公约》的核查机制。我们知道,美国人有一系列生物研究项目,包括在我们的邻国,这些研究并不是为了和平的目的”。

  2018年,拉夫罗夫还在阿拉木图举行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外长会议上说“我国安全部门和专家对这些生物实验室的出现感到特别紧张,不排除这是用来对付我们的”。

  感谢周凡先生为本文撰写了重要内容

  来源:补壹刀/胡一刀

image.png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png

回复 | 0作者:Pascal留言时间:2020-08-10 00:25:05

谁是郭德银!?谁制造了新冠病毒!?CCP刊文把病毒制造者的矛头指向 ...谁是郭德银!?谁制造了新冠病毒!?CCP刊文把病毒制造者的矛头指向 ...

http://www.xilu.com/sstj/20200326/1000010001125754.html

https://newcastle.chinesetoday.cn/content-102011548082071

http://www.nbyoho.com/news/1673520323281031693.html

http://www.nbyoho.com/news/1673447868022637665.html

回复 | 0作者:Pascal留言时间:2020-08-09 15:11:56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www.xilu.com/20200805/1000010001139996_8.html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www.xilu.com/20200805/1000010001140053_14.html

Accuse the other side of that which you are guilty. - Imgflip

image.png

image.pngimage.pngimage.png

False Quotes Attributed to National Socialists - Imgur

Nazi Propaganda Goebbels Uniform High Resolution Stock Photography ...

香港恶警百分百是大陆特警老公安尹队说- 万维读者网博客

文档】戈培尔宣传政策对我国新闻宣传工作的启示: hanren

r/hanren - 【文档】戈培尔宣传政策对我国新闻宣传工作的启示

r/hanren - 【文档】戈培尔宣传政策对我国新闻宣传工作的启示

r/hanren - 【文档】戈培尔宣传政策对我国新闻宣传工作的启示

image.png

image.png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