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Pascal的博客  
“朝廷不是让我隐蔽吗?”“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了?!”  
网络日志正文
PLA军机抵近捷克访台专机80KM最严厉警告! 2020-09-02 14:43:34

image.png

image.png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junshi.xilu.com/20200902/1000010001144242_3.html



image.png


http://shizheng.xilu.com/

20200902/100001000114

4137_4.html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https://twitter.com/BoDiplo/status/1297266952059129857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视频链接:

https://twitter.com/yuhan_1978/status/1300883451483058178


image.png

image.png

https://blog.creaders.net/u/

8994/202009/383283.html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浏览(173) (0)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20-09-02 20:08:15

回复 | 0
作者:Pascal 留言时间:2020-09-02 15:40:22

https://twitter.com/VOG2020/status/1301223218305523712

image.png

image.png

1.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已经基本确定了CCP病毒就产生在武汉的“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 武汉的两家P3实验室中。

2.本次挖掘将依据现有的挖掘资料,揭示CCP和P4实验室的关系, 逐步揭开CCP领导P4实验室对美国发动生化战争的事实。

3.2018年1月发表这篇文章一定是有其深刻含义的,我的理解这是一份向美国的宣战书:“我们已经掌握了终极生化武器”!就像后来2019年6月18日外长王毅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叙利亚副总理兼外长所说的“不要逼迫我们打开潘多拉的盒子”,为什么这样理解,我们慢慢解读。

4. 这是一份丰功榜,就是通过记录的方式将P4实验室建设过程中几乎全部的细节都透露出来,令墙内的国民欢欣鼓舞,但是这个重大设施的意义在这篇文章里明确点出来了,就是和老百姓没有一毛钱的关系!那么这个意义是什么,是国家军事战略上的意义,所以

这是一次亮剑行为。

5.中国SARS疫情暴发之时,担任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公使衔参赞王绍琪与陈竺和袁志明共商中法合作事宜。当晚,王绍琪让袁志明留在大使馆的机要室,写了一份近万言的内部报告发回国内。这里出现的一个人物-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公使衔参赞王绍琪,真正的身份应该

是中共军方的情报人员,隶属于当时的总参情报这条线。并且能够进入大使馆的机要室给国内发报告,说明是执行了一项机密任务,获取了一些秘密信息。而陈竺当时是不能进入机要室的,所以可以肯定的是王绍琪和袁志明都有军方的情报身份。

袁志明同志

image.png

6. 这种安全是为了实验室的科研医学实验而准备的,P4实验室就是为了人类健康,科学实验,而掩盖军事用途的真相。换句话说是欺骗不懂科学的老百姓和无知政客的。但是正是这种表述给2020年的新冠病毒泄漏说打了脸。如果新型冠状病毒诞生在这里,不可能发生泄漏,再次证明了这一结论。

陈竺获美癌症协会成就奖美国外科学家首度获奖_手机新浪网

7.所以陈竺的这次出场我们可以理解为告诉真正的敌人美国,我们不仅拥有冠状病毒这种武器,而且还有埃博拉这种更高级别的武器,并且告诉所有要站队的人,我们不仅拥有埃博拉病毒,我们还有埃博拉病毒的解药。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证书是P4实验室研制生化武器的通行证。

8. 还要告诉美国人战略储备:现在保藏的毒株种类有1400多种,保藏量6万多株,除了埃博拉、新疆出血热、冠状病毒还有从法国引进的两株寨卡病毒!它们都安静地保存在P4实验室里,也就是武汉病毒所微生物菌毒种资源与应用中心,它是目前亚洲最大的活体病毒保藏中心。而这个中心的管理者就是胡志红,田波院士的学生

9. 结论:这篇文章就是一篇向美国宣战的文章。这并不是DT在这里危言耸听,我们相信美国相关的人一定读懂了,不然不会有后来的中美贸易协定,没有在香港问题上美国政府的隐忍。

10.2015年1月31日,武汉P4实验室举行竣工揭牌仪式上,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院士的讲话:“武汉P4实验室的正式运行,标志着我国病原微生物与免疫学研究进入国际先进行列,显示我国国家安全又一“护卫舰”的“远航”,堪比我国“两弹一星”于我国之战略部署”,“国家安全护卫舰,堪比两弹一星”,揭示了P4实验室的真正作用和力量。

11. A 这一定是一个军方绝密的项目,也就是沉船计划的一部分,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所以一定是做好保密工作,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并且不能说,要研制生化武器,第二必须包装隐藏好。

田波院士逝世从解决温饱到抵抗疾病其研究领域令人生畏-热备资讯

追忆著名病毒学家田波院士:研究成果济苍生科学精神照后人

专访】病毒研究连登Nature、Science,饶子和院士团队有何秘诀? - 知乎

Bo Lu II (文龍) on Twitter: "郭德银, 此人将成为改变中国历史进程 ...

武汉病毒所胡志红研究员荣获“2018年度全国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中国 ...

image.png

12. 第一层次,就是选人的团队。这个团队里都有谁?有三个院士:陈竺、田波、饶子和;郭德银、舒红兵、高福这些人是第二层,而石正丽和胡志红这些人是第三层。

13. 无论如何,DT还是要在这里向田波这样的老科学家表示敬意,在郭德银的追忆文章中,我们得知这位老科学家淡薄名利,竭心尽力,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党国的病毒事业,或许他在离世前的那一刻已经知道他追求一生的国家荣誉只是一个谎言,他已生无可

恋,因为所研制和试图控制的冠状病毒已经被魔鬼释放出来,或许他的死只是编织的另外一个谎言,斯人已逝,真相只有他的学生郭德银知道。

DT挖掘机说明: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已经基本确定了CCP病毒就产生在武汉的“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也就是武汉的两家P3实验室中,梳理出“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背后真正掌控者是一个组织,也就是CCP。他们在2016年也就是那场著名的猪瘟之前已经研制出了病毒武器,并且在这场生化武器试验之后完成一场战略转移,开始将病毒武器和新武器的研发移交到武汉的另一个实验室,也就是“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简称武汉P4实验室。本次挖掘将依据现有的挖掘资料,深刻的挖掘揭示CCP和P4实验室的关系,逐步揭开CCP领导P4实验室对美国发动生化战争的事实。

以下为详细内容:

https://blog.creaders.net/u/8994/202007/377799.html

image.png

陈虎点兵在线收听-mp3全集-蜻蜓FM听头条陈虎点兵在线收听-mp3全集-蜻蜓FM听头条

专家:300多艘战舰无助于美国霸权反而会加速衰落_中华网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新闻出处:西陆网综合 作者:木兰花令 2017-01-05 14:11:16

【西陆网综合】遗传工程武器(genetic engineering weapon)又简称基因武器,是即为透过分子遗传学以及合成生物学的技术,以重组DNA的方式将基因混合以及结合的方式制造的生物武器。

基因混合的方式例如苏联于1970年代在俄属中亚咸海附近的“复兴岛”(Vozrozhdeniye)成功地将“鼠疫”与“天花”结合在一起,亦即如果患者感染这种“Plague-pox”就会先出现鼠疫的症状。

例如全身淋巴腺发炎、红肿、压痛且可能流脓,也会有发烧现象。在感染后3—8天会出现倦怠感、寒颤、发烧等现象。

但是鼠疫发病后期就会出现天花的症状,例如脓泡。脓泡出现后,会因为皮下出血而导致皮肤变黑,患者多数会因此死于内脏出血、感染其他并发症、或是多重器官衰竭。

这种生物武器的可怕在于鼠疫与天花均为潜伏期长的重大流行疾病,亦即带原者发病前已经造成大规模的传染与散布,其后发病时,病患的唾液与分泌物又会再一次造成大规模的传播。

目前此疫病并无疫苗可资对抗,亦无药物可以治疗;更令人毛骨悚然者,即为自1990年代苏联垮台后,军方各单位均因经费大幅衰减而出现人员逃役,武器遗失等重大管理缺陷与疏失,此病毒株与技术资料亦然。

而近日,据英国媒体日前报道,以色列科学家正在全力破译犹太人与阿拉伯人之间的基因差异,以研制只攻击阿拉伯人的“基因炸弹”。

英国生物学家断言,基因武器近年即将问世。20克超级基因武器就足以使60亿地球人死亡。目前,多个国家正在研制基因武器。

基因武器可称为第三代生物战剂,可分为三类:致病或抗药的微生物、攻击人类的“动物兵”,以及种族基因武器。与核武器、化学武器相比,基因武器的威力更大,并有以下特点:

一是成本低,杀伤力强,持续时间长。据测算,如果建造一个核武器库需耗资50亿美元,而要建造一个基因武器库,仅需要5000万美元,两者对人的杀伤力旗鼓相当,有时基因武器的杀伤效果甚至还大于核武器。

比如,将超级出血热菌的基因武器投入敌方水系,能使整个流域的居民全部丧生。有消息称,某国拼接出一种剧毒的“热毒素”基因毒剂,仅用万分之一毫克,就能毒死100只猫。倘用其20克,就足以使全球60亿人死于一旦。

二是使用方法简便,施放手段多样。基因武器是经过特殊处理,重组之后的细菌、病毒和致病基因组成的多种微生物,可以做成气体、液体、颗粒等,用人工、普通火炮、飞机、舰船、气球或导弹等多种工具进行投放。

三是保密性强,难防难治。只有制造者才知道致病基因的遗传密码,别人很难在短时间内破密或控制它。

此外,由于基因武器的杀伤作用过程是在秘密中进行的,就如同空气中的尘埃钻入人体内一样,在毫无感觉的情况下给人以致命打击。所以,基因武器一般不易被发现从而有效地进行防护,一旦感受到它的伤害,则为时已晚。

四是伤人不坏物,作战费效比低。比起原子武器,“经济性”也更好,基因武器所具备的其他武器不可比拟的特性,会对未来战争产生深刻的影响。首先,战争概念将发生变化。

敌对双方不再仅依靠使用大规模“硬杀伤”武器,进行流血拼杀来摧毁一支军队或一座城市,而是有可能在战争前就致使对方丧失战斗力,不费一枪一炮就征服对方。

其次,将出现新型的军队组织结构形式。前线与后方的人员比例将形成“前轻后重”,战斗部队将大为减少,拥有基因武器的小部队,需要更多的后勤保障和救护部队。

再次,心理战作用会更加突出。基因武器具有比原子武器和化学武器更强大的威慑力,甚至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最后,战争的进展将变得更加难以掌控。

由于基因具有分别物种的功能,尽管灵长目人科黑猩猩属(Pan)与人属(Homo)在基因上有极大相同之处(黑猩猩的染色体除了第22对和额外的一对,其他的都与人相近)。

但是经过DNA定序之后,基因武器即可以定序后的基因码,排除各物种之间的基因差异,然后针对特定族群进行攻击导致发病,或者降低一定的免疫力以致于容易死于轻微的生物感染。

另外终极基因武器还可改变策略,利用遗传学中的种系发生学及遗传系谱学改变被攻击对象的基因,以致于被攻击的对象出现绝育或产生严重缺陷的后代子嗣。

英国生物学家甚至断言,基因武器的问世不会晚于2020年。为此,他们向全球发出强烈呼吁,各国政府有必要采取紧急措施,以制止基因武器的研制与扩散。人类千万不能打开基因武器这只“潘多拉匣子”,基因武器一旦问世,人类将面临巨大的灾难。

对此,作为物学家的霍金也曾发出严重警告,假如人类真的发明制造出基因武器,那无疑是给通向人类灭亡的路上又添加了一块儿砖。核武器已经够恐怖的了,人类应该停止为研究杀死自己的武器而投入更大的精力的行为。

http://www.xilu.com/jsdt/20170105/1000010000975557.html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Meaning Baidu logo and symbol | history and evolution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著名军事病毒医学专家徐德忠是全国著名流行病学专家,曾任卫生部非典疫情分析专家组组长。

徐德忠领导的课题组撰写的著作和论文,国际上首次阐明了非典病毒的起源,并以多种学术证据判明:自然界根本不存在其直接祖先和贮存宿主,其也早已于流行后不久在自然界和人群中消失,直到今天以人为改造后明显不同形态,选择春运特殊时机和全国交通重地武汉突然爆发。某些病毒学家发现的云南蝙蝠身上的病毒,同非典病毒只有96%的相似度,不会导致人生病,倘若没有国际上公认存在的对动物基因的人为改造技术,上万年也无法演化为非典病毒。最重要原因是:以“非寻常进化”方式,很可能是“非自然”地引人人群的,故不能遵循正常的流行规律。将动物病毒改造成人类病毒的方法(如基因改造技术)成熟与否,现在已经是国际公认和毫无疑义的。

徐德忠领导课题组的研究成果还发现,非典病毒流行中还有明显、快速的反常逆向进化,即明显丧失在人体传播中出现的适应性基因进化特征,迅速返回到传播最初的原始基因样本状态,这说明后来不断发病人群身上的病毒,很可能来自多次投放原始状态的病毒,这不符合传染病流行规律,但符合生物战争中反复攻击确保效果的特征。

非典和武汉疫情的早期,都存在多地点的无联系的多人发病,而且早期病人症状较轻,后来突然出现爆发性恶性扩散。这也不符合传染病流行规律,却符合生物作战的特点,一开始投放病毒剂量太大容易引起高度警惕阻止传播,需要反复调整投放剂量,让病毒隐蔽扩散一阶段后再突然加大攻击投放剂量,因此,新投放病毒才会呈现出迅速、明显返回到病毒原始状态的特征,完全违反了传染病的病毒进化规律。

这意味着中国应该高度警惕有人可能在特定时机、地点,采取反复多次的隐蔽方式进行多次生物战争攻击,应该把防范这种风险纳入国家安全系统、卫生防疫系统、医疗系统、各级政府公共安全系统。

军事病毒学家具备研究病毒特殊特点的意识、知识和科研环境,一般病毒学家缺乏意识、能力考察复杂的人为因素,担心被指责阴谋论评不了职称,只能用研究比较简单的野生动物,单纯依据一般病毒学家的结论,容易误导决策、舆论,必须高度重视军事医学专家,才能抵御人为反复投放病毒的生物战争攻击,否则难以避免带来巨大社会经济代价的疫情灾难反复发生。

Image result for 冠状病毒是人工病毒 生物攻击不是梦Image result for 冠状病毒是人工病毒 生物攻击不是梦Image result for 冠状病毒是人工病毒 生物攻击不是梦

Image result for 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Image result for 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

ImageImage

ImageImage

ImageImage

Image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作者郭继伟是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教授、主任医师兼博士研究生导师,军衔陆军大校。郭继伟的职业是医生,但他显然对军事理论也颇有兴趣。2008年,郭继伟在《世界军事》11月号发表了一篇科幻式的文章,题为

“‘制生权’时代:这里的战场静悄悄”。他在文章开头写道:“尖端生物技术和传统武器的结合,是未来战争的一大发展趋势。生物科技运用于军事斗争,将在诸多方面催生创新性的突破,乃至彻底颠覆现行战争观念。”

两年后,郭继伟出版了《制生权战争——新时代的军事战略重构》这本书,并且提出了“制生权战争”这个概念。制生权战争的提出受到“超限战”概念的启发。超限战的概念是乔良等人在1999年出版的同名著作中提出的。1955年出生于军人家庭的乔良是中国大陆的军事理论家,国防大学教授,国家安全政策研究委员会副秘书长,解放军空军少将。

乔良为郭继伟的制生权战争一书作序,十分推崇这本书的思路和对未来战争的预测。这是一群中国大陆军界的后起之秀对人类战争态势的讨论,这些少壮鹰派将支配中国军队和军事战略。

乔良在序言中欣赏郭继卫提出的论断:“老战争死了”。也就是说,人类战争至今为止的原有方式已经过时了,而未来战争将以全新的技术和战略出现。这种新旧交替将静悄悄地废除原有的先进与落后之分,在战争爆发的时候,一夜之间改变强弱态势,原有的强者变得被动,原有的弱者后来居上而不可战胜。而这一切,并不一定要在“老战争“天崩地裂的炮火中进行,而是包括生物科技、资讯、网络、舆论等诸多方面的博弈对决,是一场“静悄悄的战争”。

image.png

这一新战争概念的破土,就是“超限战”,而“制生权战争”是对超限战思想的深入细化。

所谓“制生权”,即“生物科技领域控制权”。“制生权战争”

(Biotechnology Supremacy)是和“资讯战”(Information

Supremacy)平行而提出的,“在未来军事行动与武力威慑中,在一定

时间内对一生命微观空间为结构基础的军事生物科技运用的优势控制

权”,包括各种生物科技攻防手段的有效使用,对军事人员生命力的

监视、维护与增强,对己方人员生存品质的保障和战场生态的保护。

这些说法听起来有点抽象和玄奥,说得简单一点就是要全方位的利用

生化武器,为此,必须在生物化学和生化工程技术方面占据优势,

开发和掌握先进技术,在战争中打击和制裁敌方,保护自己。

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这样的未来战争还只是在科幻小说和电影里,

可是中国大陆的最高层和军方少壮派已经思考、讨论了十几年,他们

在做准备。郭继卫为本文开始时的某航母作战群军医道克特设想了两国

爆发战争的经历。由于敌方猝不及防,“实验室高传染性病毒外泄,

一场现代瘟疫在大片地区蔓延,所到之处工农业生产及生活秩序受到

巨大破坏”,双方国土都未能幸免这场瘟疫。

image.png

( 汤森路透 )

十年前该书出版时,这一描述可谓纯属科学幻想。然而,当下放眼全球,从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即现在已经闻名于世的武汉P4实验室所在地发生的“武汉肺炎”(新冠病毒)在短短几个月内蔓延到全球几乎所有国家,欧美所有国家都不得不宣布封城封国,每天都有几千人死亡,经济停摆,学校关闭……上面的这种预测描写,听起来是不是不再是科学幻想了?而且,病毒来袭之时,欧美各国惊觉自家仓库里居然没有足够的个人防护用品,美国总统川普不得不启动1950年为韩战而制定的《国防生产法》,动用战时权力,紧急扩大口罩、呼吸机的生产,才能保障全国医护人员的供应。美国人民也只是在紧急情况下,才知道本国的医药产能几乎已经全部转移到了中国。也就是说,在过去若干年里,中国在静悄悄地谋求“制生权”,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成功。

郭继伟最后的结论是,如果你没有为此而做好准备,那么,一旦你被卷入未来战争,你就只能投降。

image.png

image.png

于是,没有做好准备的一方不得不放弃抵抗,其最高军事指挥官说:“尽管我们建设了无可匹敌的热兵器力量,但是由于在制生权关键领域的缺陷,所以给我们的选项只有一个:

结束战争!”

如果你仍然觉得这仍然只是一种预测,那么,请读今天的新闻:

2020年4月13日,美国核动力航空母舰罗斯福号感染新冠病毒的官兵中,出现了第一例死亡。该舰之前已发现超过500名官兵感染武汉肺炎病毒,舰长因写信求助而被免职,之后他本人也检测出感染了病毒。该舰将有多少人确诊感染或发病死亡,暂时还不可知。

image.png

http://blog.creaders.net/u/8994/202005/374377.html

image.png

http://blog.creaders.net/u/8994/202005/374823.html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