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底波拉的博客  
基督徒,欢迎与我联系,交流 。我的呼召是传播末世信息。  
网络日志正文
唯愿了结此生-与忧郁症搏斗的故事(之二) 2021-02-26 13:32:40

                                                           唯愿了结此生

   

为了躲避人群,我已经搬到一个叫麦克阿瑟的小郡有些日子了。我竭力逃避人群。这条毒蛇不但把我折磨的了无生趣,在人前,我也失去尊严。因为我是那样的落泊,严重地不修边幅,满脸阴暗,让人害怕也讨厌。白天我出去走一走,连方向都弄不清,常常坐上去东边的地铁,可是下了站才发现方向完全反了。一个下午,不出站在地铁上来回坐车,像个游魂一样,漫无目的地转。回到住处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天花板。

 

我的邻居是个和我年龄相仿的美国女人。是个画家。她得的是一种很严重的过敏症。但是,我感到她也是个忧郁症患者。每天披头散发满脸愁云。实际上,她是个很美丽的女人,轮廓粗犷,线条清晰。双眼冷傲。贫病交加的日子把她折磨得为人不近情理。她使我感到,世上不止是我一个落漠和深受煎熬的人。我试图和她沟通。可是她的戒心很强。而且常常找我麻烦。她像是很不愿意从另一个人的目光中看到自己。每到黄昏,我看她也像个游魂似的,不开灯从走廊到起居室。一点声音也没有。这使我更感到黑暗。


我不想做饭也不想开灯。我的心里一片黑暗。不仅如此,从我的生理,心理到心灵深处都充满,淤塞着这种我称为毒气的抑郁。我想起以前看过关于纳粹的集中营的故事,我觉得我和那些被封闭在毒气室里的犹太人的呼吸是一样的窒息。真是生不如死。要知道,这种滋味不是只占居我人生中很短暂的时日。在我情绪的记忆中,这是最不陌生的了。如果真有地狱的话,我想不出还有什麽比这更痛苦,难忍的地狱。

 

那天夜里,我心口也痛起来,痛得在床上翻滚。那种痛苦犹若火烤。而抑郁的感觉则夹在其中,真是毒火攻心。我睡不着觉。躺在床上不舒服,坐着也不舒服。靠在墙上也不舒服。想死的念头充满了我的心和脑。大约三四点钟的时侯,我出了门,往不远处一个小公园走去。

 

公园里一片幽暗。路边一盏路灯象一只独眼龙在诱惑着我,我走了过去,那路灯旁边,有一株老松树,又瘦又高。我站在它面前,抬头打量着这株老树。难道它就是我的死树?我就将挂死在这儿?死,对我真是一种解脱啊!但是死前的举动却对我是个难题。我怎麽挂上去?挂上去之后,不久天就亮了,人们将赫然发现这儿有个吊死鬼!以后附近的人们可能就不愿意再到这个公园来了。我的家人,朋友得知我在美国上吊自杀,又会怎麽样呢?我这样了结自己,对我负责吗?对家人,对美国,对住在这附近的人们---他们把这儿当作一个劳作后的乐园-----负责吗?

 

尤其是有一个念头在我心头徘徊不已:你在没有经历神的时侯,尚且能够经历死亡而克服之,而你得了神却死在此地,岂不是个天大的笑话吗?想死的念头对我不是第一次,而是很多次了。

 

往事历历,记得有一年冬天,在上海时,我就有着个念头,那时我的生存环境很恶劣,政治的黑暗使我那时看不到前途。而且,我得到我母亲去世的噩耗.我从乡下一个军恳农场回到上海郊区。再也不想回到乡下服苦役。坐在一条小河边,想到只有了解此生才能解脱时,忧郁症这条毒蛇,就是在乡下缠上我的。那时,我才二十来岁。我在河边发楞,这时一个乡村小女孩,发辫上插了一朵小红花,手举一朵小红花,坐在我身边。她把那朵小花送给我。也奇了,她和那朵鲜艳的小红花宛如一点真光。一下子亮了我的心也暖了我的心。当时就驱散了我的自杀念头。

 

还有一次,是在八三年的夏天,我在最痛苦难熬的一个黄昏,当时我的屋子和我本人一样没有色彩,零乱,而我就象一个坐牢的囚徒。我拿出准备好的六瓶安眠药,在手上转来转去地下决心。当我正打开其中一瓶的时侯,突然,我的房门被打开,冲进来一个不速之客。是谁呢?真让我惊讶!她原来是我多年不见的老邻居的小女儿---淑英。她穿着一条雪白的连衣群,象一个天使飘然飞到我的废墟里来。淑英是个中英印混血,长得非常迷人的一个女孩。那年她二十来岁,风华正茂,飘逸阿娜。我惊讶极了,难道是神差天使来啦?多年不见,她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而且一坐下,她就开口对我说:小妹,你千万不要把自己当成是天下最不幸的人好象她知道我正在寻短见似的。天下比你不幸的人很多很多的。然后她把她不为人知的身世说给我听,我们从小一块长大,可我从来不知道,她不是我的老邻居吴产法生的。她刚出生她的父母就把她抛弃了,母亲离开中国,父亲因政治原因惨死。她的母亲是个英国和印度混血的女人。一生下来,她外婆就把她送给送给吴产发夫妇。她坐在我面前全身亮丽,散发一种光泽。我真以为是天使来就我了。和上次一样我自杀的念头被第二个漂亮的女孩驱散了。


那夜,我从小公园回去后,熬到天亮,我给原来教会的宋姊妹和冯老弟兄打电话求救:我告诉他们我失眠好几天了。请他们为我祈祷。当晚我睡着了,特别感到仿佛厚厚的大被子盖在我身上,宛如一个温暖的怀抱在把我拥入其中。

浏览(3521) (4) 评论(1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吴倩 回复 良石 留言时间:2021-02-28 11:37:25

谢谢你啊! 我现在完全好啦,我写出这些经历是希望帮助仍旧在受折磨的那些患者。

这个链接我会好好看。

回复 | 0
作者:吴倩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1-02-28 11:35:02

你好。医生从来没有建议我点击疗法。因为在医生的眼里我不是很严重。我是可是正常生活和可以料理自己。

回复 | 0
作者:良石 留言时间:2021-02-27 22:39:26

非常同情你,吴倩博主。以下是一个链接,希望对你有用: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BDsS1ocr_Q

祝你健康 !

回复 | 0
作者:一冰 回复 吴倩 留言时间:2021-02-27 03:04:36

我曾看过一个德国医疗纪录片,讲的是他们发明一种机器,代替传统电击疗法,像是激活疲弱的脑波,镜头记录了整个治疗过程,病人没有啥不适,做后患者感觉好很多。

这是我目前看到的最有效的方法,而且没有药物的依赖。

回复 | 0
作者:吴倩 回复 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1-02-26 17:52:58

不光是药物,还有其它各种方法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吴倩 留言时间:2021-02-26 17:44:33

【 一定要治疗。】

指药物治疗?

祝博主健康快乐!

回复 | 0
作者:吴倩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1-02-26 16:38:34

是的!旁边的人的关怀非常重要。但忧郁症的确是一种病症,光靠排遣是不行的。一定要治疗。

回复 | 0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吴倩 留言时间:2021-02-26 15:50:59

老初三,1950年生,年过古稀了。

回复 | 0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1-02-26 15:33:13

我认识的两个人得了抑郁症,一个是因为长期工作压力,要求完美近乎强迫症,一个是因为离婚,他(她)两都属于性格开朗·性情温和之人,想不到抑郁症会找到他们。因为他们,我看了大量治疗抑郁症的书籍和讲座,方知道人的一生可能都会遇到挫折和消沉的时候,如果是一连串打击,当痛苦大于力量时,就容易跌进抑郁的深渊。身旁如果有明白·有爱心·又能干的亲友陪伴·倾听·开导会好很多。我一直想,是否有那种专业的疗养院,来看护照料抑郁症患者?如果方法正确,还是可以治愈的,只是一般人可能很难获得那种条件,只能靠自己逐渐走出来。

回复 | 0
作者:吴倩 回复 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1-02-26 15:03:25

你好!我是老三届老初三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1-02-26 14:43:04

谢分享!

文中提到军垦农场,博主是五届生?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