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若敏思文的博客  
若水上仁堪养性, 敏思椽笔自陶情  
网络日志正文
若敏:《南极之恋17:勒梅尔水道的水墨画卷》 2021-03-02 08:16:45

《南极之恋(17):勒梅尔水道的水墨画卷 》

若敏

从南极返回美国,关于南极的一切回忆,堆积成雪,藏在心里,在我写游记的时候,雪慢慢地融化,加上清酒来煮,一口一口的小酌,记忆随着酒香,弥漫到心中的每一个角落,最让人难以忘怀的不是企鹅,而是勒梅尔水道的水墨画卷。

-------若敏

勒梅尔水道【Lemaira Channel】,也有人称为利马水道,是南极最美的一段风景。位于南极大陆和布斯岛 (Booth Island) 之间的狭长海域。水道长11公里,宽度约1600米,最狭窄处仅约800米。受两岸冰山、浮冰和冰川碎冰的堆积挤压,可通行的航道更狭窄。航道两边群峰对峙,峰顶超过300米,海冰随处可见,是南极半岛中风光最美的水道之一。

勒梅尔水道,也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誉为【Click Channel】,因为,在这里耳边听到的都是相机的快门声,咔哒咔哒响个不停。也被喻为Kodak Alley中文翻译成【柯达水道】,柯达公司,以胶片出名,这样翻译,也算是贴切。离开南极65°11的【Pleneau Island】普莱诺岛,船长以高超的技术,向勒梅尔水道驶去。

在进入勒梅尔水道之前,船上在六楼的大沙龙,召开了每天6:30雷打不动的探险队分享会。这个分享会通常由探险队长探险队负责人克里斯·斯特里格里(Chris Srigley)完成。每天的分享会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总结今天活动的情况,一部分是明天活动的提示和注意事项。大家每次都会踊跃参加,去晚了,往往都要在后面站着。分享会提供免费的酒水和饮料,在进门处就可以拿到。探险队员每次都站在大沙龙的门口两边,与客人们打招呼。

来自加拿大的探险队长克里斯非常有亲和力,他指挥着每天的探险活动,应对所有的突发状况。自从2003年加入G Adventure 的南北极探险队后,他又在Silver Sea 做了8年的探险队员,从2013年SeaBourn Quest 开展南北极探险之后,他就一直与SeaBourn Quest一起成长,直到2018年成为探险队长。每年,克里斯在船上工作,多达9个月,冬天去南极,夏天去北极,一个航程都不落下。他年轻时,喜欢自然和历史,精通南北极的地理和历史,他也愿意将自己不平凡的经历分享给年轻的队员们,将知识和热情传达给他们。

克里斯说:“您第一眼瞥见的冰山,将是您所见过最美的蓝色。南极,是不坐航天飞机就可以到达的另一个星球。”

今天的分享会,热闹非凡,照片里,有鲸鱼、有冰山、有海豹、有企鹅,还有船长带领大家,穿过了狭小的出口的录像。

接着大家开始了除夕之夜的庆祝活动。由酒店总监阿瑞斯(Ares)主持精美晚宴,包括美味的葡萄酒和美食。下面的图片是晚宴菜单。

(感谢Jane提供的图片)

前菜我点了龙虾配鱼子酱。

主菜选择了香煎鳕鱼。

甜点是为2020年特制的一款巧克力点心。

晚餐后,回到房间,走到凉台,突然发现冰上躺着一条豹海豹,光亮的深灰色皮,有着黑色的斑点,肚子大大的,可能刚刚吃饱,在冰上酣睡。赶快拍照。豹形海豹(学名:Hydrurga leptonyx)体长3~4米,重300~500公斤,雌性比雄性体格大。体色由银色过渡到深褐色,并带有斑点。身体呈蜿蜒状,头部巨大,如同两栖类一样没有前额,但具有大而深的颚。

有一部电影《南极大冒险,Eight Below 》,描写动物与人之间互救互助,不舍不弃的感人故事,冰天雪地的南极迎来了科考队员,他们要前来搜寻一块陨石,科考站还有八条雪橇狗。南极风景优美,前来的教授惊叹不已,然而危险却也随着美景到来。几天之后,一场暴风雪让他们尝到了苦头,教授掉进了薄冰下的冰海里,危在旦夕,幸得雪橇狗奋身相救,才脱险,这似乎只是一个小小的序曲,更严峻的考验还在后头。狂暴的风雪在肆虐着南极大地,科考队员进退两难,在恶劣的天气和环境下挣扎求生。而此时,他们只能放弃那八条忠实的雪橇狗。当三人安全返回美国的时候,怎么也放不下那些还陷于危难的雪橇狗。为了挽救它们,三人历经艰辛,回到了那片南极大地,出乎意料之外的情景,让他们喜极而泣。

影片里有一些镜头放在了豹海豹的身上。如果对南极感兴趣的人,一定不要错过这部电影。我不剧透,你可以看到最美的南极,看到真实的豹海豹有多凶猛。

豹海豹,虽然体形硕大且在陆地上行动缓慢,但在水中,豹海豹敏捷和迅速。与其他海豹不同的是,豹形海豹以前鳍状肢游泳,以颚触摸东西。巨大的犬牙使其可以捕食。

它们在南极处于食物链的顶端,胆大且好奇心强,虎鲸是它唯一的天敌,它是海豹中最凶猛的一种,主要吃磷虾(占50% ),但也吃企鹅、甚至其他的小海豹,各种鸟类,是不折不扣的厉害角色。我们在皮划艇训练的时候,探险队员就开玩笑,千万不要掉到水里,也许有豹海豹等着你。

船长在广播里告诉大家,要进入勒梅尔水道了。我赶快穿戴整齐,拿着相机,走到凉台上,时间大约是晚上9点钟。

我们到达的时候运气很好,没有下雪,天气也不错,不用等待就可以直接通过。四周都是大块的浮冰,海冰就在我们的船边裂开,时不时地发出嘶哑的摩擦声。

一路上都是大块的冰山,形状各异。到了南极,我才真正体会到冰山一角的真正含义。“冰山一角”来自谚语的 【 the tip of the iceberg 】,而英语的这个习语又源于北欧人的航海经验,即冰山水面上看得到的部分远远小于水下的部分,因此要格外小心,以免船体在水下撞击冰山而倾覆。

水中冰山露出来的体积只占总体积的七分之一到十分之一,冰山形状的不同,决定了水上和水下部分的高度比例。有些金字塔型的冰山,其水下部分伸出的巨大底盘,就像暗礁一样给船舶带来危险。

冰山、浮冰都是邮轮美丽的杀手。泰坦尼克号和2007年11月22日,MS Explorer(探索者号)在南极遇险,都是冰山撞击所造成的严重后果。由此可见,南极探险危机四伏,掌舵人格外重要。

海面上飘浮着一块巨大的冰山,就横卧在水道正中,邮轮似乎已无路可去!船长凭借着他多年的丰富经验,以极慢的速度用船的左舷擦着冰山硬是挤出了一条路。不得不感叹船长和船员们高超的驾驶技能。

邮轮航行在平静的水面上,天上的云越来越密,气温骤降,海水泛着黛青的颜色,水中雪山的倒影,带来一丝神秘的气息。船开得非常慢,一条条涟漪随着邮轮泛起。光线柔和,SeaBourn  Quest号在狭缝中缓缓驶过,黑白相间起伏的山峦,幽兰色的冰块、慵懒睡觉的海豹,和三三两两跳水嬉戏的企鹅,浓墨重彩地在画卷里呈现。美得让人窒息,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

勒梅尔水道是南极洲当之无愧的颜值担当之一。南极的冰山经过亿年的沉积,在不同的光线下绽放出奇异的幽蓝。南极是地球上色彩最少的地方,上苍在这里收起了他的彩笔,让所有的色彩都隐蕴在白色之中,纯洁的白色,带着高贵的灰色,典雅的黑色、神秘的蓝色铺陈开来,淡淡的色系,让身心变得恬淡温馨,沉静而安详。

连绵雪山倒映在镜子一样的海面上,水天一色,黑白灰蓝的冷色调,如天来之笔,尽情地在南极的山水间泼墨挥毫,雄浑苍凉之中,有一种简洁和高贵的美,让我恍然在梦境里,天堂的美景,也不过如此吧。

水道有几处十分狭窄,岸边的雪山似乎触手而及。我以为邮轮很难通过。谁想到,前进、左转、右转,柳暗花明又一村,邮轮又转出来了。

一道淡淡的云雾,飘在雪山的腰间,这道点睛之笔,勾勒出南极水墨飘渺的画卷。相机是无法拍出那份神韵,语言也无法描述水道的仙境之美。

两岸的雪山、变幻的天空、奇异的冰山,奏响了一连串的音符,让南极交响曲在勒梅尔水道的上空响起。

我们的船在碎冰中小心翼翼的前进,两岸的雪山,海面的浮冰,是亿万年的沉默,白色天宇一片静谧,只有碎冰轻轻敲击的声音,伴着风声,雪声,大自然在世界尽头的呼吸声,如天籁一般回响 。

大约晚上11点钟的时候,灰色的云层里,出现了一条淡粉色的光带,给勒梅尔水道增添了几分色彩。那景象今生今世都不会忘记,一缕光线透过云层照在洁白的雪山上,柔和的光线轻轻抚摸着寂静的雪原,邮轮泛起的波纹划过水面,如手指划过黑白相间的琴键,弹奏出优美的南极小夜曲。勒梅尔水道柔美静谧,充满了诗情画意,我再次打开凉台门,享受这美妙的景色,船在水中走,人在画中行!

勒梅尔水道,两岸雪峰耸立,水道上的浮冰,自由自在地漂浮在水道中,晶莹剔透,形态各异。低垂的云层、梦幻般的山峦和静水中的奇妙倒影,让我沉浸在一幅幅水墨丹青的画卷中,震撼和不由自主地沉沦,尽管寒风刺骨,我也舍不得离开。幸亏有凉台,我全副武装,穿上羽绒服,戴上围巾和手套,冲出去拍上几张照片,实在太冷了,又赶快回房间暖和一下,再透过玻璃门,向外张望。看到惊艳的画面,又穿戴整齐,冲出凉台,周而复始,不停地进进出出,我已经记不得我进出了多少次。特别感恩这间有凉台的套房。

11:40分,那条淡淡的粉色光带慢慢地褪去,天空又变成深灰色。除夕之夜,自然有喜欢热闹的人们。十楼的酒吧里,传出悠扬的钢琴声和歌声。当午夜12点的时候,一片欢呼声响起。这时,邮轮终于开出了勒梅尔水道。

要通过勒梅尔水道,凭借运气。据探险队员说,11月份和3月份的船,因为浮冰塞满水道,常常无法通过。我们这次航程真是幸运。

在勒梅尔水道,迎接2020年的到来,特别有意义。船上的卫星网络很给力,尽管有时差,还是不忘记用手机,给亲友们发着贺卡和短信记下这个美好的时刻。

2020年1月1日,我们会在南极最美的天堂湾登陆,还有跳冰水的活动。期待着在南极开始的新的一天,新的一年。晚上11:46分,我拍下最后一张照片,心满意足地进入梦乡。

最后,让探险队员的日记作为文章的结尾:

In the early morning hours the sight of towering icebergs and rugged snowy peaks came into view. For our third day on the great white continent we were next to Pleneau Island in a place coined the iceberg graveyard. Today was a day of zodiac tours and kayaking trips to explore the natural beauty that makes this place so special. All around the area large icebergs get pushed by current and wind into these shallow waters. It's here that they ground themselves and slowly melt away into beautiful works of arts. Cruising through the icebergs here is like walking through a natural sculpture garden with every shape, size, and color of iceberg imaginable present in the bay.

As an added bonus to the kayak and zodiac trips many large marine mammals were seen. In the morning a calf and cow pair of humpbacks were swimming around the area weaving between the bergs with amazing skill and grace. Many guests were lucky enough to get an up-close and personal experience with the whales when they came right up to the boats to check us out. Also seen during the trips were Crabeater seals hauled out on icebergs taking a snooze. To add to it all, on the island of Pleneau was a large colony of Gentoo penguins and many were seen swimming around in the crystal clear waters of the iceberg graveyard.

As the day came to an end we left our most southerly position of 65 degrees south and started heading north. On our way we cruised through the beautiful Lemaire Channel also known as Kodak Alley to see steep glacier covered mountains towering above the ship. Its hard to imagine a better day in this amazing place.

Written by Ross Ellingwood, Photos by Aidan Klimenko

(摄影Jack、若敏,感谢摄影师神仙和Jane提供部分照片)

 

 


浏览(141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