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钱的博客  
我不思,则我不在  
        https://blog.creaders.net/u/6860/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老钱
 
注册日期: 2012-10-17
访问总量: 651,68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老钱ZT刘丽明:一部烂尾大剧
· 老钱:关于DeepState/深层政府
· 老钱:5593页的沼泽/Swamp
· 老钱:山在呼,海在啸
· 老钱:不是短痛,就是长痛!
· 老钱:Ossoff竞选就是作弊!
· 老钱Z:什么是Deep State/腐败沼
友好链接
· 润涛阎:润涛阎的博客
· 桑妮:桑妮
· 俺是吾丁:俺是吾丁的博客
· Jack之家:Jack之家
分类目录
【园艺】
 · 老钱的菊花
【大自然】
【世界】
 · 老钱:南海问题(一)/从南京宝船
 · 老钱:再谈对新冠病毒的正确对策
 · 老钱:祝福阿桑奇幸福健康
 · 老钱:再谈佛系对策
 · 老钱:有感于日本中小学校餐
 · 老钱:我看方方日记(2)
 · 老钱:病毒的佛系对策图解
 · 老钱:钟南山是那家子英雄?
【大陆】
 · 老钱:钟南山火线入帮? 闹剧,丑剧
【为美国忧】
 · 老钱ZT刘丽明:一部烂尾大剧
 · 老钱:关于DeepState/深层政府
 · 老钱:5593页的沼泽/Swamp
 · 老钱:山在呼,海在啸
 · 老钱:不是短痛,就是长痛!
 · 老钱Z:什么是Deep State/腐败沼泽
 · 老钱:我们就是山,我们就是海
 · 老钱Z:川普能否抽干华盛顿沼泽
 · 老钱:关于中共病毒的二十万大谎言
 · 老钱ZT:川普!三十年磨一剑,谁与
【永恒的六四】
 · 老钱:林郑月娥让步了吗?
 · 什么叫“境外势力”?
 · 美丽的勇敢,勇敢的美丽 - 由6。4
 · “六.四”万岁!年轻人万岁!
【故里行】
 · 《我们这一辈》
 · “拆!拆!拆!”/故里行(七)
 · 看财经频道/故里行(六)
 · 大陆的两极/故里行(五)
 · 火车上/故里行(四)
 · 位虽卑,未敢忘国/故里行(三)
 · 狗屎GDP/故里行(二)
 · 南京一条小街/故里行(一)
【华人参政】
 · 老钱:Ossoff竞选就是作弊!
 · 老钱:答友人,这个疯狂的世界
 · 老钱:与杨博士商榷
 · 老钱:这就是民主党极左派所谓的“
 · 老钱:“全部选票”就是坚持“造假
 · 老钱:与杨贵葆先生商榷
 · 老钱Z:一个清华同学的问题
 · 老钱Z:川普能否抽干华盛顿沼泽
 · 老钱:《美国何时完蛋。。。》
 · 老钱: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 Trum
【华人故事】
 · 老钱:华人的困境和认知误区
 · 老钱:她为苍生说过话
 · 老钱:一个沥青厂,将矗立在我们身
 · 老钱:为傅雷收藏骨灰的江小燕的故
 · 老钱:纪念叶晓芸
 · 老钱:我才遇到的一个网络诈骗
 · 我们是史无前例的77级!
 · 迎接我们的“白雪公主”回家
 · 探望张连德(2)
 · 探望张连德
【在北美开车】
 · 关于交通规则的差异
 · 再说我的车库门
 · 说说我的车库门
 · 一次车祸(续)
 · 一次车祸
【培养男子汉】
 · 培养男子汉(四)天生我才必有用
 · 培养男子汉(三)好学向上
 · 培养男子汉(二)重视体育
 · 培养男子汉(一)人格人品
【读书随笔】
 · 老钱: 怎么离开这个世界?
 · 读《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
【电影评论】
 · 老钱:我看《都挺好》
 · 我看《芳华》
 · “为‘影响’服务”-《我不是潘金
 · 《武媚娘传奇》的观感
 · 《山楂树之恋》
 · 《铁娘子》获得了奥斯卡奖
【晚霞的凄凉】
 · 晚霞的凄凉2,这是一个国家的,也
 · 晚霞的凄凉1,关于Alzheimer/老年失
【谁的错】
 · 美国的问题(二)/ 关于平等的一些
 · 华裔不相信眼泪!
 · 谁的错?2--浅谈税收与富人
 · 谁的错?2--也说说华尔街与金融危
 · 谁的错?---浅谈全球化
【科学技术】
 · 云计算的不久将来
 · 一次云计算的讲座
 · “立体打印机”,让我们睁大眼睛,
 · 让我们睁大眼睛,高举双手。。。(
 · “好奇心”是推动历史的动力
【旅游观光】
 · 老钱:莫斯科的地铁
 · 老钱:列宾的画展-莫斯科行5
 · 老钱:莫斯科的航空航天博物馆
 · 老钱:莫斯科芭蕾舞大剧院
 · 老钱:莫斯科的一个艺术博物馆
 · 老钱:华灯初上莫斯科
 · 日本印象(二)
 · 日本印象(一)
 · 在欧洲de走马观花及思索
 · 在韩国坐马观花
【健康保健】
 · 老钱:我们回到家了/自我隔离中
【动物世界】
 · 濒临灭绝的鲨鱼
 · 青蛙的故事(二)
 · 青蛙的故事(一)
【环境保护】
 · 老钱:沥青厂的再思考
 · 大洋旋涡中心的垃圾场
【孩子教育】
 · 浅议“虎妈”
【大选2012】
 · 美国大选(7),选谁? ,关于欧巴
 · 美国大选,选谁?as the same as (
 · 美国大选(5)选谁? 不能再选一只“
 · 美国大选(4)选谁? 不搞“阶级斗争
 · 美国大选(3)选谁?第一次总统竞选
 · 美国大选(2)选谁?关于平等的思考
 · 美国大选6选谁?有感于第二次总统
 · 美国大选1选谁?不要搞“社会主义
【布衣闲谈】
 · 老钱:悼念朱小蔓博士
 · 老钱:让微信“美国本土化”
 · 老钱:关于“样本池”的普测方法
 · 老钱:我赞成公投公决封还是不封
 · 老钱:华人朋友到底要什么?
 · 老钱:还有7位呢? 还有陈秋实,方
 · 老钱:JC城市发展之我见
 · 老钱:林郑月娥让步了吗?
 · 老钱:香港人,有情有义,有胆有识
 · 老钱:命运攸关的幽门螺旋杆菌
存档目录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网络日志正文
晚霞的凄凉1,关于Alzheimer/老年失智症 2012-10-28 08:44:53
晚霞的凄凉(一)
关于Alzheimer/老年失智症
老钱
02/18/2012
 
我的一个最亲近的伯母,九十多岁了。在十年前,就被诊断为健忘症/Dementia开始了。也叫做Alzheimer。或者说,Alzheimer就是Dementia的一种。在大陆,Alzheimer通俗说是老年痴呆症。我很不喜欢这种病名叫法。这体现着对人的不尊重。我宁愿用另一种拗口的音译,阿滋海默症。或者说老年失智症。或者,就简缩为ALZ 
 
这种病主要的,首先的特征就是健忘。说到健忘,可能什么人都能扯上一点。有点忘性,容易忘事的人,不用担心。能称为病态的,应该是,表现为极其频繁地重复。几年前,我见到她的时候,她问,“你才从亚特兰大来,你的儿子上x年级了吗?”。我回答了。不转眼,不到两分钟,她又问一遍:“你才从亚特兰大来?你的儿子上几年级了?”。接下来,就看着她,一问,再问,三问,四问,五问,一直重复到,大家转了话题。 
 
前些时候,她的状态进入了中期,体力越来越衰竭了。体重下降,食欲减低。从原来每天能走一哩,逐渐减少到只能走100多米了。 
 
最近,她又被诊断为健忘症的晚期了。进食越来越少,体重下降严重,身体的各种机能多在衰退。开始卧床不起,昏睡的时间越来越多。子女也已进入老年了,自己的健康也是问题多多,手术不断,无能为力照顾老妈妈了。他们不得不开始寻找社会上的资源。终于找到一个护理院,并排队等到了机会。 
 
这是一个专门照顾ALZ病人的专业老人院。有近百个床位,1百多人的工作人员。二十几个护士,五六十的护士助理,24小时,三班倒的监护。 
 
这是一个T字形的平房建筑,平房下面是地下室。地下室是储藏室和厨房。三支就分别叫东翼,南翼和西翼,没有北翼。中间部分就是总护士台和管理部门。西翼是ALZ的晚期老人。每一翼都是中间是走廊,两边是卧室。一边是两床,一边是三张床。每人都是一张全自动的病床,能升,降,弯曲。每两间房间共用一个厕所。除了中央的大聚会厅/餐厅外,每一翼都有一个小聚会厅/餐厅。 
 
每一间卧室门口一个布告板,张贴着室友的照片和简介。很多人也把自己年轻时代照片贴在那里。看得出,一些人年轻时,真是美人。有些人的漂亮现在仍然依稀可见,一个叫卡门/Carmine 出生自Puerto Rico的老太太,年轻时是绝对的美人。她经常扎着“狼外婆”似的红头巾, 慈眉善目,不言不语,悄无声息地走来走去。看到我在用Laptop,就把手伸过来,用一个手指触弄着我的键盘。大部分人则完全无法辨认了。。。都是耷拉着头,目光呆迟,瞌睡,嘴咧开着,不能行动,或行动非常迟缓。或双手撑着(四腿两轮的)行走架,或终日坐在轮椅里,在走廊里缓缓地移动。或像金鱼缸里的鱼,悠悠哉哉地。或像蜗牛,极慢悠悠地,似乎静止在那里,实际上又在极缓慢地移动着。。。 
 
伯母的室友,叫D。在我自我介绍过后,她问道:“你伯母多少岁了?” 
我答道:“97岁了。“哇,看不出!”只停了两三秒钟,她又问:“你伯母多少岁了?”。。。几秒之后,又问了。。。 
 
极其频繁地重复同一件事,这是ALZ首要特征。 
 
 
这里的工作人员,分工有护理,伙食,社会工作人员,娱乐活动,清洁,行政管理。护理人员有护士/NR和护士助理/CAN两个层次,再上面是护士长,付护士长。 
 
他们有一个娱乐活动部门,有一组人专门管娱乐活动的组织安排。因为这些老人并不是都病得卧床不起,也不是治疗几天就要出院的。而且恰恰是,住进来了,就不走了。基本上是,就要在这里走完余生了。所以,工作人员都称老人们为“入住者”/resident,而不是病人。所以要有这样一个团队来管理策划他们的整天的生活内容。 
 
每天三顿饭后,都有活动,看电视,听音乐BINGO,打“台球”,踢“足球”。。。“台球”就是用四张饭桌拼成一个大桌子,每边坐上34人,包括坐在轮椅上的。一个大充气球置于桌上,互相击来击去。踢“足球”就是围坐一圈,一个大充气球置于当中,四周的人将之踢来踢去。这些都是“高智力”人士。 
 
因为是老人,所以,她们经常会组织唱老歌,听老歌,老音乐,老电影的聚会。有时也会请职业的演艺人士来演出。都是一个人或两个人的乐队。一边演唱,一边分发冰激凌等,一边拉起个把尚能动弹的“佼佼者” 挪挪舞步。绝大部分的多是,曲腰偻背,行动缓慢,反应迟钝,无动于衷了。少数的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显然,所有工作人员都经过很好的训练,都是很有耐心,宽容。看起来都是很有爱心,绝大多数的工作人员都是对待病人非常非常的耐心。工作人员都是年轻人,病人都是年长者。所以,她们叫病人,经常就是“妈妈”,“Papa”,也会叫“Honey!”,“baby”。因为这些老人都已经是无法“理喻”的了,只能像孩子一样地哄着。 
 
护 士长的办公室里常常是坐满了病人。有的就是安安静静,一言不发地坐着。有的就不停地讲。有一个小个子老太太,五官端正,面目并不狰狞,穿着也整齐。人也干 干净净的。可是一开口,讲起话来,就是充满仇恨,鼻子眉毛都拧到一起去了。立刻变得面目狰狞的。她高声地,指点着,咒骂着,深仇大恨,我不知道这仇人是 谁,反正把她得罪大了。谁也不知道她在咒骂谁。护士长也是始终笑嘻嘻的做倾听状,一边干着自己的事。 
 
过了一会,她也看我熟悉了,就拉着我的手,要往走廊尽头走。一定要我帮忙她去找一个人。我也听不懂,到底她要搞什么。我就敷衍她,摆脱她的手。她就立刻生气了,大叫,早知道你们都是坏家伙,Get out/走开!护士们告诉我,她曾是一个修女。我很诧异地问,一辈子修行修性的人,心态,性情怎么会是这么暴躁,充满仇恨? 
 
她们说,ALZ是会改变人的行为和性情的。这是ALZ的另一个特征。 
 
 
“入住者”,每人脚脖子上都有个传感器,如果他们离开大门,就会报警。每个人都配备着一个带传感器的垫子。在他们睡上床时,这个垫子置于床单之下,报警电路打开。只要他们离开床,立刻就会发送信号,护士就立刻知道了,过来观察,帮助。 对于一些行走困难,直立乏力的病人,在他们的座椅或轮椅上总是有这么一只垫子,只要他们一起身,警报就发声了。 
 
他们都穿着Diaper/尿不湿,所以,有时,有些地方,就会有一些气味。她/他们的早晚清洁,换衣服,换尿不湿,洗澡,梳头,理发,都由护工们,按部就班地照料着。 
 
多数人是很安静的,他们已经没有精力了。有些人则永远在发出声响。他们的声音就充斥在空气里。有一个男人,不停地发出“Why! Why! Why! 。。。”的呼叫,满腔悲愤,慷慨激烈,像屈原式的,执着做着仰天长拷。这个“屈原”有时就在护士长办公室里呆上半天,啸上半天。 
 
我不时地听到另一个不停的,大声地叫喊“HelpHelpHelp!。。。”。也就是重复一个词。可以重复很长时间,一二十分钟。听得人发烦,发毛。但是,又不得不忍受适应。不经意间,她又换了词了,“Nurse ,“Nurse ,“Nurse”。。。如此循环重复着。这是一位老太太,94岁 了。床边放着她的结婚照,长长的婚纱,高挑的身材,美丽的容貌,显然曾是一个富贵佳人。现在,仍然是五官匀称,满头银发,端庄,高贵。但是,人已经萎缩得 很矮了。她现在大部分时间是坐在床上。白天,自动床设置形成一个高背躺椅。显然她有点脾气怪唳,不为什么事,永不满足。护士助理们也只有任她叫去。过一 会,她就开骂了,反复地大叫着“Son of beachSon of beachSon of beach!。。。” 
 
一 个不是很年老的妇女,估计在七十岁之内,总是歪着上身,也歪着脑袋,像比萨斜塔似的。她很平和,不发声响,在走廊里,很迅速地走来走去。她的女儿下了班, 常来赔她。她的床边挂着她女儿大坦肩的明星照。她的室友是一个华人老太太。女儿是一个软件工程经理,非常忙,住得也远,就很少能来看她。 
 
另一个也不是很年迈的妇女,估计在六十岁左右,满脸的青紫块,站在一个,像儿童学步车一样的,用2PVC水 管,横平竖直地,构造成的一个大“学步车”里。因为她老摔跤,把自己摔得鼻青眼肿,满脸血痕。所以,给她设计了这样一个“学步车”,让她站在里面可以不自 由地“自由”走动。她的身体前冲,双手前伸着,抓住前面的横杠,眼眶和嘴角的血斑,悄无声息地,左冲右突,跌跌撞撞地冲过来。在白昼的光明被夜间的灯火替 代以后,冷不防,一看就像。。。一般可怕。 
 
一个穿戴整齐,强壮高大的黑人向我走过来,非常有礼貌地伸过手来,和我握手,向我问好。我看他,不停地要帮助这个,照顾那个,非常热心,我以为他是工作人员。护士告诉我,他是病人。我吃惊了,他顶多也就五十来岁。护士告诉我,得Alz的人,什么年龄多有。坐在靠墙的一个中年白人妇女,穿戴整齐,文文雅雅,也就四五十岁。 
 
看到这么还壮年的Alz患者,真是很吃惊,很为他们悲哀。 
 
这是ALZ的第三个特征,与遗传有关,相关的病史也会导致发病,特别是头脑部的创伤。 
 
除了上面提到的两位男士,还有几个老年男人,有三个曾是海军陆战队的。有一个叫J的,81岁了。非常喜欢说话。他告诉我,他在Navy/海军陆战队。而且父亲,儿子都是海军陆战队。从17岁干起,直到退休,再自己开公司。他曾是特种部队SEAL的指挥官,领导一舰艇,五,六十人。怎么怎么在朝鲜沿海,抓“舌头”。。。说多了,显然的各种漏洞,我也无法判断其可靠性了。 
 
隔壁的黑女人爱唱,终日可以听到她欢快的歌声。有个老人嗓子很好,只要一夸他,他立刻引吭低吟,中气不足了。一个瘦骨伶仃的黑人老太太会唱Rap/说快板书。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出口成“章”。双腿“划动”着轮椅,双肩带动上身摇摆着,连着轮椅,整个“系统”,随着她的Rap节奏,在走廊里晃荡,游动着。。。一个白人老太太坐在房门口,不停地背诵着“话剧”台词。抑扬顿挫,慷慨激扬。我也是一句不懂。有两个老太太,爱意十足地,须夷不离手地抱着各自的玩具婴儿,爱抚,亲吻不已。。。 
 
上 面说过病人都有自己的厕所。访问者的厕所和工作人员的厕所都是另外的,分开的。有一次,我进了来访者的厕所,刚坐下,灯就熄了。我以为,停电了;但是,不 像,外面听来一切正常。我出去后问是谁关灯的。护士们指着一个老人说,就是他,他喜欢关灯。这是一个白人老头。永远穿着很整洁很好的白睡衣。个不高,相对 就是个大脑袋。满头银发,整个是一个白老头。很有风度,也很慈祥,很平和。很像一个卡通人物,像那个天天播放的换地毯的电视广告里的老头。他正在检视一辆 护士分药用的推车/活动柜。台面上一只牛奶纸盒的口打开着,他正在那里寻找盖子。找到后,立刻 把它旋上。原来他是一个退休的经理,习惯成自然,就喜欢管事。看到厕所灯的开关开着,不管有没有人,他都要过去关掉。他一天要出来巡视好几趟。他出现的时 候,总是上身前倾,大臂向后反剪着,小臂及双手后垂着,就像一只企鹅一样在走动,而且是快速移动着。看到厕所的灯开关是上翘着的,就立即一把抹掉。待到发 生第二次时,我立刻开门出去,又是他。他立刻向我行军礼,说:“Sorry, I don’tknow you are there”。我回应:“You are a good manYou are a great American. 
 
 
伙食还可以,当然不是为中国胃准备的。但是,我吃了,还可以。起码比我在Fulton小学体验的食物要好多了。食谱是一周一循环。饮料是8oz牛奶,4oz果汁,一杯茶或者咖啡,菜煮得比较烂。营养是足够的。 
 
用餐时,起码有一半以上的“入住者”都是要喂的。不靠喂,他们是不会吃什么的。一个病人拿着她的盘子,就像新疆人吃抓饭一样,用手指不停地食物里戳来捏去,Play withfood,把食物搅得乱七八糟,就是不吃。很多都是坐在饭桌前,低垂着头,无动于衷地枯坐着。所以,每天,全部工作人员,到护士长,社会工作者,娱乐工作者。。。一到开饭时,能出动,都来餐厅,形成“喂饭”大军。一个护士助理喂了一个再喂一个。我问她能喂几个,5个? 差不多。有的喂也不吃,“坚贞不屈”,死不开口。这也是ALZ到后期的特征,拒绝进食。因为他们的各种功能都已严重衰退了,特别是肾脏功能的衰退,没有消化能力,也没有味觉,也没有胃口了。也就不知道饿。满眼,满桌的剩余食物,甚至几乎原封不动的餐盘,多半的食物都是浪费的。 
 
话说,“天地大舞台,舞台小天地”。这里也是一个,人间小天地,小舞台。百样人生,一应俱全。而且是,没有掩饰 ,没有面具。 
 
看到了这些,我很被震撼。得ALZ的 老人晚期的状态,我也见到很多了。但是,见到这么多,“富集”在一起,还是被震撼的,让我满心的忧伤,思虑。。。有说“夕阳红”,我看到了的是“夕阳的凄 凉”和“夕阳的无奈”。这已经不是个别问题,局部问题了,已经是美国社会的一个严重问题了。也将是世界性的问题。这将是我要续篇里要讨论的问题。这也是, 为什么我要写出来。希望全社会的关注和重视,问题严重在,这不是老年人的ALZ,而将是社会的ALZ了。 
 
7/6/12,) 
 

 

浏览(1676) (1) 评论(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老钱 留言时间:2014-05-02 08:47:00
谢谢无言的到访,这篇拙文已是一年半前的了。
回复 | 0
作者:吴言 留言时间:2014-04-27 07:59:39
学习了,
我曾写过一篇有关死亡的文章。我个人完全赞同安乐死。
回复 | 0
作者:轻舟已过万重山 留言时间:2012-10-28 19:44:07
你写的很好,很冲击;但是千真万确的现实,每个人都有可能会面临的严峻事实。
过去,战争,疾病,物质匮乏,人活得累,艰难,死得也早,还不等脑子坏掉,已经因为别的原因而死了。
而现在物质丰富,医药发达,一般都能活很久,器官的生命力;强大于脑子的生命力,脑子报废了,肢体还能工作,结果就形成这种大量痴呆症的出现。其实处境尴尬的病人,并不知道,不认识自己的状态,如果能够明白,多数理性的人是会选择安乐死。体面的离开;而不是这样狼狈的活着。
护理人员的职业道德可嘉,但是他们都还年轻,就成天在悲惨与死亡的边缘;长期从事这样的工作,对他们个人的精神和人生道路,会带来什么影响?未必是件好事。
回复 | 0
作者:老钱 留言时间:2012-10-28 19:21:30
谢谢草庐隐士阅读。赞赏隐士的豁达。
回复 | 0
作者:草庐隐士 留言时间:2012-10-28 09:28:47
谢谢博主的详细介绍,了解很多以前不知道的,此是一想;
人如草木,焉能不枯?即来之则安之,此是二想。
回复 | 0
共有5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