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孤礁絮语  
一个孤寂的行者的自言自语  
        https://blog.creaders.net/u/966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老礁
 
注册日期: 2015-04-18
访问总量: 138,09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李伟东:我的中国自由派朋友对特
· 子皮:川粉解析 (转帖)
· 从贺建奎的‘基因改造婴儿’想起
· “中国大妈”又一章 有图有真相
· “中国大妈”是如何炼成的 ---
· 我‘遇到’的几个右派和他
· “二丁事件”和庄则栋政治浮沉 (
友好链接
· 和谈:和谈的博客
分类目录
【书山有路】
 · 从贺建奎的‘基因改造婴儿’想起刘
 · 我读小说《软埋》
 · 电影《枫》和科幻小说《三体》
 · 《建丰二年》和老舍
 · 革命和吃人--《白鹿原》中的白灵之
 · 黄万里和他的传记《黄河万里行》
 · 巫宁坤和他的自传《一滴泪》
【只鳞片爪】
 · “中国大妈”又一章 有图有真相
 · “中国大妈”是如何炼成的 --- 再
 · 免于恐惧的自由
 · 美国式生娃和美国式‘坐月子’
 · 关于这些天滥觞在微信圈里的‘莫言
 · 刚看过的三部韩国电影
 · 从老毛写给老蒋的《临江仙》说起
 · 转帖:“乒坛三杰”文革自杀之悲剧
 · 由意外看到的庄则栋的身世谈起
 · 查建英的《国家公敌》及其它 -- 我
【他山之石】
 · 李伟东:我的中国自由派朋友对特朗
 · 子皮:川粉解析 (转帖)
 · “二丁事件”和庄则栋政治浮沉 (摘
 · 袁克定:袁世凯大公子的残烛之年/
 · 朱学勤:记好医生高耀洁
 · 刘瑜:《走出帝制》,走不出的底子
 · 沙叶新新作《良心胡耀邦》挑战习近
 · 束星北,一个物理学家的“改造”
 · 巫宁坤:一代才女赵萝蕤教授
 · 文革中北京大兴县、湖南道县和广西
【往事杂忆】
 · 我‘遇到’的几个右派和他&#
 · 2006年布达佩斯 裴多菲寻踪
 · 小城人物 大姑外婆
 · 由‘海地泥巴做饼干’的新闻想起的
 · 小城小吃食
 · 小城人物:王先生
 · 俺娘
 · 渭水之滨 -- 小城堂吉诃德
 · 我们中学的文革(一)--张生云老师
 · 一瞥电视剧“平凡的世界”有感(二
存档目录
10/01/2020 - 10/31/2020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8/01/2016 - 08/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网络日志正文
渭水之滨 -- 小城堂吉诃德 2015-05-05 22:04:47

渭河是黄河第一大支流,北边有泾河,渭水清,泾水浊,至今有泾渭分明的成语。《西游记》中魏徵梦中监斩的龙王就是掌管泾河的。

 

民间的传说和演义都说,姜子牙满腹经纶、胸怀壮志,却一直到六十多岁还贫困潦倒,做事事事不成,后听说西伯姬昌礼贤下士,千里迢迢去投奔。去了后却是用直钩在渭水边钓鱼,直到钓到了姬昌,为姬昌运筹帷幄伐纣,灭掉了商朝,成就一番大业。我很小时就听大人讲古说,姬昌在渭水边见到姜子牙,待礼甚恭,封姜子牙为相,请他辅佐。姜子牙居之不疑,甚至让姬昌为他执鞭赶车。姬昌走了八百步,不肯向前,姜子牙说,天意如此,你为我驱车八百步,我保你周家江山八百年。姜子牙死前嘱周武王把他的棺材挂到大殿,何方兴兵作乱,将棺材头对着何方,兵乱自平,一直到周朝八百年后。留下民间的歇后语说,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而垂钓渭水之滨就成了有韬略,怀大志之士期盼辅佐明君,成就功业的代名词。我小时候在小城的一个朋友的名字叫渭滨,他恰好就是这类人物。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没有父亲,以后他也从来没提过他的父亲。能给儿子起这个名字的父亲一定也不一般吧。

 

认识渭滨是上了初中那一年,那时生活困难饿死人的困苦已逐渐远去,正常生活开始恢复,小城也有了体育活动,我迷上了打乒乓球。除了学校,小城南街有了一家俱乐部,有一张乒乓球台,些许图书。在俱乐部打球认识了渭滨,他家就在俱乐部隔壁。渭滨大概大我三四岁,他球打得很好,是我们这些新人心目中的明星。

 

时间长了,对渭滨一步步有了愈来愈深的了解。他是‘农民’。一直到中国的今天,‘吃商品粮’的和‘农村户口’的之间还是有天大的鸿沟。今天经济多元化了稍有改善,过去‘农村户口’想跳出农门,改变自己和家族世世代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宿命难以上青天。农民要想吃商品粮,途径有三:考上大学(起码是中专)、当兵提干,或工厂招工。我当时就知道,渭滨失学了。他在上初中时赶上‘三年自然灾害’经济收缩调整,被‘动员’退学了。那时我正上小学,我们班的班长也被退学了。我不知道当时哪些人退哪些人不退的原则是什么。现在想想,被退的人不外乎出身不好、家庭经济条件差,或什么也不是,就是班主任老师不喜欢吧。

 

也就是说,渭滨面前没有升学的路,也从没听他说过去当兵。他的年龄还相当,或许是家里出身有问题吧。那时我们小城也没有工厂,不会有机会招工。这样,渭滨就是要一辈子当农民了,他家有守寡的继母和同父异母的小妹妹,他要下地干活挣工分养活这个家。我上学下学都碰上过渭滨戴个破草帽,扛着锄头下地或从地里回来。之前县里举行过乒乓球比赛,排出了名次,但渭滨没有参加,因为他是农民没资格。在俱乐部我见他和全县排名第二的打起来互有输赢。

 

在当年不到万人的小城,除了县直机关,只有很少一些单位的人吃商品粮,有银行、国营商店、剧团,和一个小缝纫社,其余的都还是农民,属城关镇人民公社。城关公社的农民要比乡下的农民还苦,因他们地少,贫瘠,没有经济作物。渭滨就是这样的农民。

 

慢慢的,除了打球,渭滨开始给我谈他读过的书,和他的理想。他涉猎诸子百家,但最关注的是经世致用的学问,崇尚管仲乐毅,向往如苏秦张仪去六国合纵连横,期待有刘玄德三顾请他出山,运筹帷幄,致君舜尧。我那时还是刚上初一的小屁孩,刚看完三国水浒西游记,在偷着找大红袍小五义一类的书看。对渭滨的志向,不管是嘲笑还是仰慕,我都还远远的够不着。我不知道渭滨是在什么地方找到这些书看,和何时有了这种志向的。他家我去过,影徒四壁,没见过一本书。他的继母是个目不识丁的农妇。俱乐部的书不多,且都是现代书,县城倒是有家小图书馆,我初二时在那儿借过李劼人的《死水微澜》。渭滨对现代的事也不陌生,他给我讲高岗一把匕首自杀,我那时是第一次听到高岗的名字,我问他端详,他给我讲高岗与刘少奇、周恩来的争权,那时是6465年。

 

渭滨有两个小时候一起长大的朋友,拿北京话叫‘发小’。一个念完了高中,一个因家贫高中没能毕业,渭滨初中退学。那两个我都在俱乐部见过,他们去借书看。高中生在当时算不得了的学历,那个高中毕业的做了大队的文书,算是有了着落,渭滨守着他的梦,那个高中没毕业的苦无出路,决定到新疆去闯。新疆建设兵团缺人,对盲流过去的内地人睁眼闭眼,只要肯吃苦干活,又甘居正式职工之下就留下。临走时三个人话别,要走的就发了对体制、对基层干部胡作非为的牢骚。做文书的只算沾半个体制的边,却翻脸呵斥,并放言一封文书就能断了这个要去新疆者的生路。渭滨拍案而起,疾言痛斥,与这个文书发小割席断义。可渭滨一家还要一直在这个文书所在的管制下讨生活的呀。

 

65年我上完初二全家搬离了小城,我和渭滨一直保持通信,他也是我唯一写信的人,现在全忘了当时我们在信上写过些什么。后来又见时他告诉我,他时常凑不出给我寄信的八分邮票钱。

 

67年7月,离开两年后我又回到过小城。那时家父被打成黑帮从家里拉走,去向生死不明。我家所在单位是一派据点,风传另一派要来强攻。家母怕我们出事,要我带着两个弟弟和两个妹妹逃难。天下之大,肯收留我们的只有我们家原来的保姆。我一岁时老太太到我家,把我们兄弟姊妹五个带大。我们管老太太叫娘,和她的亲情和她对我们的威严都超过亲妈。66年破四旧老太太被红卫兵赶回了位于小城的老家。2000年后老太太去世,我在海外,我的弟弟妹妹给老太太办了丧事,他们四个披麻戴孝跪在当街送灵,雇的响器班子绕城三匝,吹吹打打送灵柩上路。这是题外的话。

 

67年这次的渭滨神采飞扬。他到县农机公司了,虽然是临时工。农机公司的头儿是一个转业军人,在地方没有根基,面对文革的乱局完全无法应对。不知是别人向他举荐了渭滨,还是他自己结识的,他给了渭滨工作,渭滨成了为他操控一切的人。渭滨跟我说,他到了单位,马上拉起一个造反战斗队,死保这个经理。他的这个战斗队与县里其它几个大单位的群众组织结盟,渭滨辩才无碍,在全县所谓三十六个左派组织的辩论会上舌战群雄,将他们这一派打造成了小城一支很有影响的力量。可惜这个时间甚短,不久他们这一派挂靠的上边组织在全省落败,覆巢之下,渭滨又回到了他的原点。这是渭滨这一生中唯一一次‘辅佐明主,施展匡时济世抱负’的实践,当时他心里想的该是例如逐鹿中原、六合诸侯、出祁山三国争霸的事迹吧,但事实上他的战场只有小城那么大,他所辅保的只不过是一个科级小干部,并且一下就失败了。

 

68年春天的一天,渭滨将电话打到了我家的大院,他说他到了我所在的城市,我去见了他。他已被农机公司开了,但显得信心满满。他说他认识了一个高干子弟,家世背景人家密不相告,说还有两个更高的高干的女儿追求他,他无法定夺且谁也不敢得罪,躲了出来。这一听就是骗人的鬼话,经过文革,我那时已不是吴下阿蒙了,但却不知道如何对渭滨点破。渭滨招待这人在他家住下。这次是带渭滨的母亲到市里看病,说这个高干子弟找了关系,子宫肌瘤手术做得很成功。渭滨那时大概彻底被他对他的理想的追求的梦蒙蔽住了。

 

以后我插队,当民工修铁路,一直到73年才又见到渭滨,我路过小城,渭滨坐在十字街东下坡的一家小钟表修理店门口。我问他这些年过得怎么样,他说他刚出来,我问从哪儿出来,他说‘大院’,‘大院’就是监狱。我惊秫,问他为何,他说别人举报他窝藏逃犯。我一听就知是那个‘高干子弟’了。渭滨说,事发前他正要到银行去做临时工,因银行要用他参加乒乓球比赛。在狱中被吊起来拷打,打断了他的肩胛骨,右臂再也抬不起来了。

 

以后见到一个不相干的人,当做社会新闻说起了渭滨入狱的原因,说得很不堪。说渭滨在家里挖了一个地窖,窝藏了一个逃窜犯,供他吃,供他喝,这人还是个大种猪。

 

临别,我告诉渭滨,我要远行,我会永远念着他。渭滨说,你安心地走你自己的吧,话语和神情都饱含着希冀和寄托,可我也能感到一丝他相比自己悲惨命运的失落。

 

九十年代国内掀起新的经济大潮,按渭滨的学识和能力,及为人的侠义,他会抛弃自己的梦,投身经济大潮中,操练下陶朱的学问,谋取富贵吗?要是能再见渭滨,我不知道我期望见到的是富甲一方的企业家,还是依然落拓的失意者。我真的不知道。
浏览(720) (0)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shengchenglaoma 留言时间:2015-05-06 15:38:43
写的真好, 平淡中就活生生刻画出了一位小城中满腹经伦, 怀才不遇者的令人辛酸的经历, 读来使人唏嘘不一.
回复 | 0
共有1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