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云乡客的博客  
方言控,电影控,文学控......  
        http://blog.creaders.net/u/765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就“爱国爱党”一文答太山君、9484君 2019-05-13 20:08:47

在言论自由的网络空间,人们可以直抒己见,敲键盘的时候不用考虑文字间是否有敏感词,是否会触动当权者敏感而脆弱的神经,这是那些生活在类似“楚门的世界”之中的人们所不能享有的体验。前几天,本人写了一篇博文,题目是:《关于“爱国爱党高度统一”的思考》。那篇博文之下的跟帖就是一个现实的例子。

个人的所思所想所感,缀合成文,读者可以不认同我的观点,也欢迎批评指正。若能有的放矢固然可收集思广益,去芜存菁的效用,即便是自设标靶,然后展示养由基神功的举措,也足供围观者一哂。

太山君不同意文中的观点,认为我没有“科学思维常识”,于是很热心地赐教。他认为:

丛林世界存在的,“一一对应” 的事物。

怎么解释? 就是中国老百姓知道如果不接受“一党一派”,“一家一姓”,就只能接受“一球一察”,一个地球,一个“世界警察”!

恕我愚钝,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不接受“一党一派”,“一家一姓”,就只能接受“一球一察”,一个地球,一个“世界警察”!这世间不接受“一党一派”的国家以及这些国家的老百姓多了去了,也不见得他们就不反对“一球一察”。至于太山君关于“中国老百姓知道”的论断有什么根据我就不问了。

太山君对于国内八个民主党派的论述也很独特!由于“俞先生”说了一句“原有的八个民主党派似乎已经消失。”太山君就这样回应:

如果不消失,就只有俩可能:

1) 沦为包括印度在内的跛/脚鸭国家.不是被难民,就是被隔离,再就是国际舞台上寂寞南耐,自生自灭,没国家在意.

当然,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被别国轰炸机移平.

2) 他们不消失, 中国就消失!

以上两点太值得商榷了。首先,中国的“民主党派”并没有消失,请参看“百度百科”的相关词条,在“参考资料”一栏有相关资料。如此看来,“民主党派”的存在,并不足以使得中国沦为 “跛/脚鸭国家”,而中国更没有消失。

至于从“爱国”扯到“煽动推翻这个国家的政权的行为,或对政权构成威胁,都必将受到镇压!”等等高论,另一位博主“南来客”的应答有见地,有深度,有逻辑,这里就不再复述了。

另外一位 9484 君对于我的那篇文章的观点也有不同意见。他的第一个诘问是“问问这位博主: 爱美国华人如你,爱美国的同时,是不是也爱美国的政治制度?”

我在这里郑重地回答:我不仅爱美国华人,我还爱世界上各种族的人,但我并不热爱美国的制度,这是我作为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自由人之权利。

正如拥有约 15000 党员的美国共产党,于 2001 年 第二十七次代表大会对 1987 年首次编定的党章进行了修改,对于社会制度的结论是“只有完全废除资本主义制度,建立成熟的社会主义制度,才有可能消灭人与人之间相互剥削的局面,从而彻底消灭种族主义和贫穷。”

根据上面的引述,我们能够清楚地看到,美国共产党员们并不爱美国现有的制度,但是我们能够说他们不爱国、不爱美国人民吗?

 9484 君的其它妙论,“南来客”网友及 fuyuhai1 网友有相应的回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看《关于“爱国爱党高度统一”的思考》文后的回复。


延伸阅读: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Q3OTA0




浏览(1504) (5)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爱国爱党高度统一”的思考 2019-05-10 17:29:56

关于“爱国爱党高度统一”的思考


现任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 4 月 30 日“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发表了讲话。这次的讲话被称之为“重要讲话”,全国大小政府机关、厂矿企业纷纷传达、学习、讨论。在讲话中,习近平说“五四运动,孕育了以爱国、进步、民主、科学为主要内容的伟大五四精神,其核心是爱国主义精神。”他引用孙中山先生的话说,做人最大的事情,“就是要知道怎么样爱国”。

要谈“爱国”,不可避免的就是先要定义什么是“国家”。恩格斯在他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论断“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以及“国家是剥削被压迫阶级的工具”。当然,恩格斯说的是“资本主义国家”。那么,“无产阶级”的国家会是怎样的呢? 在他的《反杜林论(欧根·杜林先生在科学中实行的变革)》一文中,他这样写道“无产阶级将取得国家政权,并且首先把生产资料变为国家财产。但是,这样一来它就消灭了作为无产阶级的自身,消灭了一切阶级差别和阶级对立,也消灭了作为国家的国家。”

关于国家的定义,另有一种说法是:在一定的历史阶段中由固定的土地和人民组成、有一个进行管理的组织的共同实体。

近现代学者也有这样的看法:国家由土地、人民、主权三要素组成。

现代汉语词典对于国家的定义如下:

①阶级统治的工具,是统治阶级对被统治阶级实行专政的暴力组织,主要由军队、警察、法庭、监狱等组成。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和表现,它随着阶级的产生而产生,也将随着阶级的消灭而自行消亡。

②指一个国家的整个区域。

以上大概把“国家”的定义捋了一下,接下来就可以根据上面的定义讲讲“爱国”了。如果同意恩格斯关于资本主义国家的定义,作为“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不可能爱这样的国家。根据现代汉语词典的定义,作为“被统治阶级”的那部分人也不应该会爱上对他们“实行专政的暴力组织”。孙中山先生所领导的“同盟会”以“驱除鞑虏,还我中华”为宗旨的作为在满清政府眼中是“乱党”,在企盼“共和”的人们眼中则是一股“爱国”的力量。这样看来,“爱国”也有爱土地及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民和爱政府之分。

除了上面所举涉及异族政权的例子,历史上也有不少被统治阶级视之为“叛国贼”,必欲除之而后快的人士,世人对他们的评价却与统治者完全不一样。试举几个例子如下:

上个世纪日本侵华战争期间,由日本著名反战作家鹿地亘、日共领导人野坂参三等在 1939 - 1940 年间成立了“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宗旨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为中日两国人民解放事业奋斗到底”。这个反战同盟的成员在日本军国主义当政者的眼中是“叛国贼”,在信奉“国际主义”的人士看来则是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

1943年2月22日,年仅21岁的慕尼黑大学学生苏菲·索尔和她的哥哥,年仅24岁的汉斯·索尔,由于参加反纳粹的行动,被慕尼黑的纳粹法官以“叛国罪”判处死刑。然而今日德国许许多多的学校,街道和广场以他们兄妹命名以纪念他们的英勇行为。

1970年5月4日,美国俄亥俄州肯特城肯特州立大学,部分学生反对美军进入柬埔寨,举行抗议活动期间,被国民警卫队向学生发射出67发子弹,造成4名学生死亡,9名学生受伤,其中一人终身残废。与所有反越战的美国公民一样,这些学生所反对的都是当局的错误政策,然而都被统治阶级下辖的暴力组织当作敌人而消灭了。

以上所举的几个例子说明了“爱国”不是一句空话,它有着实实在在的内涵,而这些内涵未必与统治阶层的谋划心心相印,有时甚至是大相径庭。

习近平的讲话中意图把“爱国”的定义进一步明确下来,他说“当代中国,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高度统一。”

如此一来,“国家”涵盖的范围除了土地、人民、主权、政府(管理的共同实体)之外,还要加上制度和执政党。表面上看来,这样的大包围似乎算无遗策,实际上还是有漏洞。譬如前面提到那些事例,当政府的作为与民众的期望相背离的时候,民众可能阳奉阴违甚至公然对抗,因此要求国民无条件地“爱政府”是不可能的。至于“爱制度”也一样,远的不说,老百姓对“割资本主义尾巴”与“三自一包”的爱恶也是各不相同。把“爱国”与“爱党”高度统一更是理据不足。据中共组织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中国共产党党员总数为8944.7万人,然而2018年末中国大陆的人口总数是13亿9千多万人。为什么“爱国”不是爱这片土地和这片土地上的人民而是那不到十分之一的执政党呢?

也许有人会把“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一点作为“爱党”的理论依据,不过这个理据也并不充分。因为这个句式同样可以这样呈现:“没有爱新觉罗氏就没有中华大清国”;“没有耶稣的幼弟洪秀全就没有太平天国”;“没有苏联共产党(布)就没有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事实证明,“没有...就没有...”与爱不爱并没有必然的关系。

社会上也有一些拥护执政党的人对持不同政见者这样喊话“如有不服,拿头来换!”俨然一副代言人的样子。这话听起来很有气势,实际上只不过把执政党往下拉回胡传魁式“有枪便是草头王”的档次。

常言道“老百姓心中有杆秤”,倘若执政党所思所行都是为了老百姓谋福祉,自然万众归心。如若所思所谋是为了一家一姓或一党一派,即便是漂亮口号年年喊、月月喊、天天喊,左不过是站在“天心石”中自我感受天下万民对于朝廷的无限归心与一致响应罢了。




浏览(2113) (29) 评论(63)
发表评论
寻常三月便开沟 2019-05-03 23:17:04

这两天茶馆里的专业或半专业人士讨论中美市政的明沟、暗沟,热闹非常。翻翻故纸堆,找来两首竹枝词凑趣。这两首词描述的都是旧时帝京景物,足供遗老遗少怀缅一番。


深沟难得水流通,马足长年踏软红。得意与人游二闸,春风荡漾小舟中。


污泥流到下窪头,积秽初通气上浮。逐臭不须掩鼻过,寻常三月便开沟。

    ​    ​    ​    ​    ​

“燕台口号一百首” - 佚名





浏览(13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天下乌鸦 2019-04-25 17:27:11

天下乌鸦

微信上看到一个帖子让我想起念书时读过的一个故事。说的是某个资本主义国家(具体是哪国已经忘记了)有一位失业工人三餐不继,想要到监狱里混饭辙,于是不断触犯该国法律。没想到警察很有耐性,逮住了他之后总是警戒一番就把他重新扔回大街上。有一天,他看到一群游行的人经过身边,其中有人掉了一面小红旗。他本着路不拾遗的良性基因捡起来,挥舞着小旗子追着那些人,想要把它交还,却教警察以类似“寻衅滋事”的罪名抓了起来关进牢里。


故事.jpg




浏览(2149) (4) 评论(0)
发表评论
“养儿防老”终成梦 2019-04-17 18:16:55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无论是民间口耳相传的俗语、熟语,或者是文人雅士呕心沥血的大作里的成语、片语,都凝聚着前人的思想和感悟。虽然这些浩如烟海的文化遗产有时会自相矛盾,譬如“事无不可对人言”与“逢人只说三分话”,如何理解及使用就要拿捏得很好。不过总的来说毕竟瑕不掩瑜,这些俗语或者成语用得好了,确实能起画龙点睛之功效。然而由于时代的变迁,世情如转烛,有些话现在看起来就不那么准确,譬如“养儿防老,积谷防饥”这一句成语。这句成语大概最早见于宋朝陈元靓《事林广记》卷九,创意却可能要追溯到唐朝元禛的《忆远曲》里“嫁夫恨不早,养儿将备老”。这句成语可说深植于人们心中,一千多年来常被人们所引用,也以各种变体出现在各种文艺作品中。但是时至今日,这句成语所包含的理论基础似乎不再那么坚实。

先让我们来探讨“积谷防饥”这四个字。这四个字提醒人们要有危机感,要未雨绸缪,丰年里要把谷子囤积起来,以备荒年的时候不致挨饿。现代人的储蓄等同于农业社会里的“积谷”,目的除了抗灾还兼有“更上层楼”的冀望。可惜现代社会的“通胀”往往削弱了“积谷”的效能。于是人们尝试开源,寻找投资的机会,希望通过“理财”达到增值的目的,巩固“积谷”的成果。在有些地方,买房增值是新常态,于是不少工薪阶层勒紧裤头攒首期,节衣缩食还房贷,房子账面上增了值,心里也就踏实了。然而这房子不是硬通货,难以随时变现,于是有些聪明人把目光投向“理财产品”。选择理财产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稳健增长的难得有暴利,回报高的往往伴随着高风险,远的有“雷曼兄弟”,最近的大概要数到东莞的“团贷网”了。有鉴于此,今时今日的积谷防饥比起过往要求更高,谷子存放在哪里,怎样存放都更为讲究。至于“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的熟语更要时刻铭记于心。

当今社会现实中,我非常怀疑究竟还有多少人抱持“养儿防老”这种观念。“养儿防老”滋生自农耕时代有它的社会基础,那时人们在土中刨食,养儿育女,体能很重要。年纪大了,须得有儿子代劳才能起码保持固有的生活状况。由于“嫁出的女儿,泼出的水”也是那时的共识,撇开那些占少数的“败家子”、“忤逆子”不说,儿子在养老方面的作用确实很重要。基于旧时的农耕以人力为主,由此又有了“多子多福”的观念。其实这一切都围绕着土地、农耕这两大因素而萌发,当农耕时代向工业化、商业化转型,这一切观念自然而然地就发生了变化。举个简单的例子:儿子当了工人进了城,然后结婚生子,乡中父母无人侍奉,为尽孝心想把父母接到城里一起住,如此一来,原先住的两居室要换成三居室,小两口微博的工资应付不来,那叫做心有余而力不足。再举一个由于“只生一个娃”带来的具普遍性的例子:山东男孩和山西女孩同在深圳工作,两情相悦结了婚,两家的老人分别住在山东和山西,像前面那个例子一样,把四位老人都接到深圳来是不现实的。逢年过节勤加问候,手头宽裕的时候回家看看已经很不错。话虽如此,平常可能都还好,万一老人有点伤病,鞭长莫及,那可就大费踌躇。不过话又要说回来,现如今异地婚恋虽然算不上小概率事件,毕竟只占一定比例。那么让我们再来分析一个和和美美的例子吧。一对中年夫妻,有工作,有房子,有孩子,两家老人都健在,都有退休金,各自也有公房或者私房住着。节假日可以带孩子上爷爷家,也可以去姥姥家,或者和爷爷、奶奶,姥爷、姥姥一起过,说得上是一幅和谐美好的景象。可是细细分析下来,构成这幅画图的基本要素是老人的退休金和居住条件,换言之也就是现有的社会保障。综上所述,“养儿防老”的观念基本上已经不存在现实的意义,取而代之的是适当的社会保障制度。年轻人为社会和个人创造财富的同时承担合理的税负,政府为老年人以及未成年人提供健全的社会保障,如此一来,大家都能安居乐业。虽然未必人人能够时时刻刻享受儿孙绕膝的乐趣,起码不用担心“久病床前无孝子”的困窘。至于某些老人退休工资比在职人士还高,仓廪充盈,大有条件把后辈子孙“扶上马,送一程”,那就更加不须做那“养儿防老”的梦了。




浏览(3924) (1) 评论(2)
发表评论
总共有57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15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