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云乡客的博客  
方言控,电影控,文学控......  
        http://blog.creaders.net/u/765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有关《巨树牌腐乳》的逸事 2017-08-09 14:00:09

早上起床之后,照例到“茶馆”逛逛,读到茶客们谈“腐乳”。雪草网友以为《巨

树牌腐乳》是台湾产品,那不对。“巨树”是香港品牌,是“冠益食品有限公司”

的产品。清光绪 17 年(公元 1891 年),“冠益食品”由谭达生、谭杰生两兄弟

创立于上海,主要生产冠益辣椒酱和腐乳,1951 年谭氏家族移居香港。“巨树牌腐

乳”味道如何,见仁见智,这里只谈谈一些不完全相关的逸事。

话说千禧年初,朋友相邀往香港西贡“鸣苑酒家”试菜。去的都是熟人,其中有已

故香港著名唱片骑师陈任( Joe Chan )。酒家的老板谭先生,是“冠益食品”的后

人,兴之所致,开了这间酒家。谭老板热诚款待,席间讲了不少发生在他身上,坊

间难得听到的趣事,这里略述一二。

谭老板说自己年轻时也干过不少荒唐事,譬如父亲派他到澳门收账,他把账收完,

却进了赌场,结果可想而知。回到香港,那一顿好打终身难忘。

第二件事更有趣。话说“鸣苑”开张不久,有客人嫌蒸鱼不够新鲜,酒家经理出面

打圆场,答应重新蒸一条还不行,非要与老板对话。

见了谭老板, 他劈头一句就是:“你知唔知,我系边个?(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系 XX (社团大号)嘅阿刘。”

谭老板说:“失觉晒,我系鸣苑阿谭。”

那位客人以为谭老板装傻,一拍桌子厉声喝道:“系唔系玩嘢啊?”(耍我吗?)

这时,座中一位客人悠悠地发话:“阿刘,张单使唔使我同你埋啊?”(要我为你

结帐吗?)

阿刘一看发话的是本地受人敬重的乡绅,放下几张大钞,悻悻然地走了。谭老板自

然是要向那位仗义发声的乡绅道谢。乡绅告诉谭先生,那是本地一帮小混混的头,

估计想来敲竹杠,经此一役,大概不会再来了。

一顿晚饭吃了好几个小时,菜式以海鲜为主,不记得吃了多少道菜,最记得的倒是

“单尾”的“虾酱炒米粉”,一番肥甘厚味之后,这道素炒米粉,真算得是画龙点

睛,令人回味无穷! 



浏览(980) (2) 评论(2)
发表评论
临老学吹打 2017-08-06 14:17:05

昨天正在试录音,我家娘子隔着玻璃门向我比划,意思是要准备外出了。待我收拾妥当,换好衣服走到外面,她笑着问“真想当歌手啊?”

说真的,虽然嗓音不怎么样,我确实从小喜欢唱歌。回国之前,报社里的文艺活动轮不到我上台,只能跟着在台下哼哼,学会了不少歌,回到学校可就够我显摆的了。老师知道我不怯场,就时不时地让我表演表演,使我那小小的虚荣心得到很大的满足。

回国以后,无论在学校里还是下了乡,除了唱歌还学了乐理,歌咏类的活动也没少参加。到了香港,起先也参加过一个业余合唱团,后来由于经常要出差,经常缺席团里的练习就退出了。那时香港有好些个合唱团,导师大都是回国就学的华侨学生,毕业后在国内专业团体就业的歌唱演员,“文革”后因为各种原因移居香港。他们一般在家里教学生,有时也举办演唱会,不少人还会“挂靠”某个同乡会或者行业公会办起各种文艺团体,为香港社会民众提供了除台日歌曲之外的“中国民歌”,丰富了人们的文艺生活,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我在他们身上吸取了不少营养。我家娘子嗓子比我好,也爱唱歌,可惜和我一样,没有接受过专门的音乐训练,就是一对“革命歌曲大家唱”的群众学员。但是那不影响我们的热情,卡拉 OK 设备进入家庭之前,我们没少光顾各种歌房,唱得好不好另说,反正唱一唱,清气上升,浊气下降,自娱自乐,身心健康。

就如我先前所写的博客,自己算得上是一只“火麒麟” - 周身引(瘾),样样都想学。由于历史的原因和个人的际遇,我只能算是一个“工农兵辍学生”,但是丝毫不妨碍我追求自己感兴趣的事物。有人也许会有疑问,莫非阁下当过“工农兵大学生”却没读完吗?完全不是!我下乡去的是国营农场,算“农业工人”,干的是农活,还是“三级边防区”的基干民兵,所以这“工农兵”叫做占全了。假如我一直在农场干到退休,那才算“毕业”,可是我呆了八年就走了,所以无论是学工、学农、学兵都没学完,只能是一个“辍学生”。

在香港的工作和文艺一点不沾边,不过有机会欣赏许多国内外专业团体的演出。印象比较深刻的是那次观赏邓韵参与演出的歌剧《游吟诗人》 Il trovatore。特别关注邓韵并不因为她是广东人,其实是涉及到欣赏歌唱时,一般人会犯的常识性错误 - 飚高音,以为能唱高音的才是好歌手。对中国歌唱界略有了解的朋友大概都知道,邓韵出道的时候唱的是女高音,其实是选错了声部。邓韵的先天条件很好,既有厚实的中音,也能达到女高音的音高,起初就是朝着女高音的路子走,经过郭淑珍老师的指导才回归本原,得以在歌唱事业上有大发展。

说了那么多题外话,还是回到本题谈谈我是怎样“临老学吹打”的吧。念中学的时候,学生有一种手抄歌本的风气,喜欢唱歌的学生会把自己找到的歌曲抄在小本子上,互相传阅学唱。我那时赶时髦,也弄了一本,除了抄录歌曲,也把自己的一些私货塞进去。为了避免被同学取笑,特意把词曲作者改成什么斯基或者什么耶夫,意图鱼目混珠,希望同学中有个把伯乐。可惜从来没有人对我的那些死鱼眼睛感兴趣,渐渐便觉得无趣,悄悄地偃旗息鼓撤退了。

移民新西兰之后,时间多了,通过互联网认识了一些新朋友,其中不乏音乐爱好者,还有一些水平相当高。由于曾经就某位网友的作品发表过一些意见,被视为同道中人,引荐到一个歌曲创作群里。我也使用“微信”,但不太热衷参加群组,鉴于网友盛意拳拳,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入了群,结果脑洞大开,深陷其中。那个群的群主是一个软件工程师,也是一个资深的音乐发烧友,十几年来从未间断参与音乐活动,部分作品被国内影视机构采用。由于群主的人脉,建群之初就有不少海内外的专业或业余作者加入到群里来,像我这样的“菜鸟”恐怕为数不多。我说自己是“菜鸟”一点不是自谦,看群里的朋友们讨论不同类型歌曲的结构和各种专业的话题,深感自己的不足,无论填词谱曲,就像广东人说的“一味得个勇字”。不过我不气馁,边做边提高吧。就拿电脑打谱来说,我一向写谱都是用纸笔,群友介绍我用一款电脑简谱软件,打印出来的曲谱整齐美观,非常好用。不好的地方是如果不买那份软件,必须每天到那个网站登录,到处点赞、发评论赚取站内流通的“金币”,然后用那种“金币”支付各种费用,很繁琐。想说那就买吧,支付方式却只限于支付宝等形式,不接受海外信用卡,令人气结。最后还是群主出手相助,介绍我使用一款国外开源打谱软件 - MuseScore 。这款五线谱软件简单明了,还有一项非常好的功能就是打谱的时候能同时发声,方便检视乐句效果,一用就上了瘾。

入群不久,一位国内专业词作者生吉俐发表了一首歌词《梧桐雨》,我自告奋勇为那首词谱曲。群里的规矩是群内发布的作品,群组成员都可以参与制作,为了节省资源,原则上一首歌词只由一个人或一组人谱曲,歌词和曲谱都可以在群里讨论修改。曲子谱好了,词作者又找人编了伴奏和音效,还找了个年轻歌者试唱。听了试唱样本,我不太满意,就想着不如自己来唱,想归想却一直没有行动。前不久,孩子她大姨说在“全民K歌”发布了作品,让我去听听,还问我有没有下载那个当前很流行的唱歌软件?对于时兴流行的玩意我一向比较慢热,就请她介绍一二,然后也下载了。通过那个软件录了几首歌,效果也还不错。但是那个软件有个缺点,就是歌库里流行的、热门的歌曲比较多,其他的品类相对少一些,版本范围也比较窄,更不可能使用外来音频档案。为了迈向“自歌手”的康庄大道,我先是在网上查找录歌合成软件。谁知花多眼乱,也不知道哪个好,还得要请教群主。群主又介绍了一个录歌的开源软件 - Audacity 。这几天正在学习使用,每天都在家里吼上几嗓子,惹来我家娘子的揶揄,于是有了开头的那一幕。不过我有准备,她再笑我,我就对她唱一首 You're never too old to sing a country song 。


下面贴一首用 “全民 K 歌"软件录制的《大地恩情》,欢迎拍砖。


《大地恩情》

河水弯又弯 冷然说忧患

别我乡里时 眼泪一串湿衣衫

人于天地中 似蝼蚁千万

独我苦笑离群 当日抑愤郁心间

若有轻舟强渡 有朝必定再返

水涨水退 难免起落数番

大地倚在河畔 水声轻说变幻

梦里依稀满地青翠 但我鬓上已斑斑





浏览(521) (4) 评论(2)
发表评论
由“火麒麟”说开去 2017-07-29 14:29:18

“麒麟”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神兽,相信很多人都知道。据说它们身上雖有可攻擊敵人的武器,但不傷人畜,不踐踏昆蟲花草,所以也被稱為仁獸。至于“火麒麟”是什么,估计知道的人就相对比较少了。也许有些饕客会说是某家餐馆的名字,这样的理解也没错,但不完整。要说到对“火麒麟”认识之深,恐怕要数到广东人了,他们对“火麒麟”多重含义的理解与其他地区的人士大不相同。

由于麒麟被认为是灵兽、祥兽,广东民间多有舞麒麟以驅邪引福、祝願太平的活動。由于传说中的麒麟口能喷火,有些地区的民众就进一步把舞麒麟变成了“舞火麒麟”。据传舞火麒麟已经有 300 多年的历史,早期盛行于广东南海,传到广东英德大湾镇之后就成为当地每年元宵佳节的“保留节目”,至今还在上演,有希望被视为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火麒麟』分頭尾兩部份,兩部份都是用竹枝製作,头尾之间由一丈長的白布連著,白布之上噴满紅點。“舞火麒麟”的人上身赤裸,下身也只穿一条短裤,沿村街挨家挨户一路舞过去。每家每户都备得有鞭炮,当“麒麟”舞到自家门口的时候,就把鞭炮点燃,扔向舞者的脚边。一时间火光闪闪,爆炸声连绵,寓意把邪灵驱散,接引福神。舞“火麒麟”的人长时间承受烟熏火燎,难免口干舌燥,于是要在口中咬一叶生菜来滋润喉咙。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舞火麒麟”这项活动衍生出一句歇后语:火麒麟 - 周身引(瘾)。

这句歇后语成生的依据是,传说中的麒麟除了口能喷火,全身还都是易燃物,即便是轻微的挨擦也会瞬间着火,也就是说浑身都是火药引子。这句歇后语起初是中性,不含褒贬,指的是有很多爱好。后来逐步转向专指有诸多不良嗜号的人,请看例句:

呢条友正一“火麒麟”- 周身引,嫖赌饮荡吹样样齐! 

(这家伙真是一只“火麒麟”,嫖赌饮荡吹一样不缺!)


说起来,粤语中由“周身”组成的谐趣俗语还有一些,譬如:

周身刀 - 冇张利。 (浑身刀,都不快)嘲笑那些貌似什么都懂,其实没一样拿得出手的人。

周身唔掂 (浑身不妥)这个词可以用来描述身体状况,也可以用来比喻麻烦缠身。

由“周身唔掂”还派生出另一个词“周薪唔掂”,起源于香港。据说有些香港人到海外工作,对于由“月薪制”变成“周薪制”一下子难以适应,感觉到诸多不便,于是有此一说。(粤语中,“身”与“薪”同音同韵。)

至于以“周绅士”暗喻“周身屎”,也只有粤语最传神, 因为“绅士”这个词的“士”字念变音,恰恰与“屎”字的发音完全相同。

最后要说到的是,《火麒麟》还是地道香港成人刊物四大元祖之一,当年与《龍虎豹》、《藏春閣》、《男子漢》齐名。




浏览(156) (2) 评论(0)
发表评论
《茶情十卷》 2017-07-22 16:33:56

去年,经网友引荐参加了一个歌曲创作群,群里有海内外专业的词、曲作者,也有不少业余爱好者。那个群有很好的讨论环境,大家经常针对某一首歌词或曲谱进行讨论再定稿,力求尽量做得更好。大约年中的时候,广州的一位词作者“四颗石”君在群里贴了他的格律词《茶情十卷》,我读了觉得很有启发,于是不顾自己手里是否有金刚钻,一拍胸脯揽下了给这十首词谱曲的瓷器活。历时几个月,才谱了七首就到了预定的外游时间表,一走就是两个多月。回到奥克兰之后,陆续有亲朋好友到访,接着又是耶诞、新年、春节接踵而至,一直没有继续下去。那一天忽然想起这档子事,却已经到了五月份,赶紧接着努力。好不容易上月底凑齐了,又花了三周时间校核,总算是完成了。

说起“谱曲”还有个小故事。话说我们去年的外游,把“大本营”设在广州,其间去了两次香港。在香港与一位音乐人谈起自己那段时间谱了几首曲子,原以为那位朋友会说“是吗?什么时候发给我看看。”没想到他没不在乎地说:“谱曲就像生孩子,只要身体没毛病,是个女人都能生,难的是怎样把这孩子养大成才。”我还没问怎样才算是养大成材,他就作了补充,说关键是后期的编曲,只有编曲做得好,才算是一首完善的作品。当时我们已经喝了好几瓶啤酒,还喝了差不多一瓶威士忌,我的脑子有点慢,觉得他的说法似乎什么地方不对,但一时又不知怎样反驳,也就不了了之。不管怎么说,既然完成了,不管是骡是马,总得拉出来遛遛。

浏览(94) (1) 评论(6)
发表评论
他走完了自己的路 2017-07-13 15:04:53

刘晓波去世了,他的生命周期刚过了一个甲子就完结了。由于他头上的光环,他的死比较引人注目。由于他的某些言论,也使得对他的评价毁誉参差。对他来说,这些都无所谓了。


我从小就生活在一群有理想并付诸实行的长辈之中,我深知这些长辈为了实现他们的理想所要付出的代价。也许是为了传承他们手中的红灯或许其它的什么理由,我被送到了制造红灯的大工场。在那里,我发现那盏红灯不是我所希求的,我不认为前辈们错了,我只觉得他们的初衷被扭曲了。于是,我离开了红灯制造场,回到一个既有红灯,也有绿灯,还有黄灯以及各种彩灯

的所在,找到了我的自在。


对于我的父辈们钟情于红灯,我保持理解的态度,我敬仰他们前赴后继,以身犯险的精神。刘晓波也是一个有理想的人,虽然我并不完全赞同他的思想,但是我同样保持理解的态度,对于他身体力行,至死不渝的精神,我同样致以崇高的敬意!


我同样关心,那些头上没有光环,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深陷各种困境的人们。






浏览(163) (3) 评论(2)
发表评论
总共有47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95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