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云乡客的博客  
方言控,电影控,文学控......  
        http://blog.creaders.net/u/765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萧若元答《8 问香港》 2019-06-21 15:41:03

最近网上有一篇文章很吸引眼球,获得不少网站转发。文章题目是:港兒 你媽到底欠了你什麼?8問香港?!

香港著名编剧、网台主持人萧若元针对这篇文章制作了一段视频,对这位提问者所提到的八个问题一一作答,发布在 Youtube 上。大家都知道,Youtube 无法在中国大陆收看,不过文章作者据说身在海外,大概是能看到的。由于萧氏的视频以粤语录制,非粤语使用者未必听得懂,我把它以文字记录下来。为了阅读比对的方便,我把萧氏的回应插在原文的每一条质问之下。


港儿,你妈到底欠了你什么,8问香港?!


作为身在海外的爱国“粪青”,我此刻虽远在万里之外,也心糸祖国。 八问港儿?你亲妈到底欠你什么?!

一问港儿:你寄养人家多年,回归后你亲妈怕你不习惯,严格执行回归时定下的“一国两制”方针,让你享有标志高度自治的司法审判权、立法权、行政自理权。

萧若元:“回归”时定下的“一个两制”方针如今消失得八八九九,什么都干预,强调全面管治权,“中联办”搞成了三、四千人,干预无所不在,这个“老母”全无信用。

二问港儿:你从来不用向中央政府你亲妈交一分钱的税,自己赚的钱自己花,家里孩子多,你妈再穷再苦也没找你要一分半文,这一点让广东山东等财税大省相当羡慕。

萧若元:交税给中央的地方,中央的钱又用在地方上。我们并没有花中央一分钱。另外这里有一些数据:2017年中国引入外资的总数是 1,246 亿,经香港引入,出自香港人或者透过香港吸纳引入的占 989.2 亿,占了约八成。我们的贡献是不是比其他“儿子”大呢?第二项,国企在香港集资的数目,最多的一年 4,000 多亿,二十年不间断集资达 5、6 万亿。

三问港儿:为了保护你的地位和优势,你亲妈-中央政府一再压制别的城市,比如上海深水港、自贸区、金融中心、迪士尼等项目的启动,生怕对你不利。

萧若元:盐田港就在我们的隔邻,还要我们出钱帮你建。现在取代了香港,香港跌到了第五、六位。你的大部分货物都是经盐田港。金融中心是因为你们不依循普通法,别人不愿意去。迪士尼不是开了吗?

四问港儿:你的产品进入大陆,273种主要产品实行的都是零关税,这就意味着,大陆这个全世界最大市场对你基本上是敞开的,让周边国家和地区垂涎三尺。

萧若元:170 年来,大陆十万种产品来香港都是零关税,而香港这 270 多种产品在全世界基本上都是零关税。

五问港儿:你亲妈-中央政府一直大力鼓励大陆人到香港去旅游,而去香港旅游的最主要项目就是购物,家里人大把大把地钱消费在香港,给你带来的好处用屁股都想得明白。

萧若元:“亲妈”鼓励人们到香港旅游消费为时约十几年,而且还要签证。香港人回大陆消费历时七十多年。

六问港儿:当年不得已你在别人家、人家给你什么自由了?驻港英军用你的钱养着,港督及其他高官让你参与选举么?税收可一分不少收,你怎么不“占中”?

萧若元:英国从来没有收到香港一毛钱税,你错得太厉害了!香港的经济从来都是自给自足,与英国无关。

七问港儿:在民生上优先照顾。你亲妈每天将最优质最新鲜的肉、菜、蛋、奶源源不断地送到香港,保证水、电、气的供应,从不吝啬,从不含糊。

萧若元:“在民生上优先照顾”?请看我举的这个例子。东江水卖给香港,每立方米是 7.14 而且每年按合同足额收费。其实香港实际消耗量约 85% ,余下的 15% 即使倒入海中,仍然要给钱。相似的一个情形是马来西亚供水给新加坡,价格是多少呢?是每立方米 3 分钱马币,约为 港币 0.10 元。大陆向香港所收的费用大约相当于马来西亚收新加坡的 260 倍。比起大陆自己的用水是贵 4 、5 倍。同时,大陆卖给居民的水已经过净化,供应香港的水则要香港自行净化和过滤。气得供应很少,主要向外国买。电的供应又怎样呢?因为我们出钱建大亚湾核电厂,供应了大陆和香港的电,大半是这样。

八问港儿:你亲妈在国际上,给予作为地方政府的你高度尊重,允许你以实体身份参与国际事务,在各种国际场合上占有独立席位,可以与中央政府一同参与,给足了你面子。 港儿:你亲妈到底欠你什么?!

萧若元:这并非“回归”之后才是这样,170 年来香港都是一个独立关税区,而这个地位由于“回归”之后受到削弱。

萧氏的视频还讲了他所理解的“母子”关系。

萧氏的答问中有两点讲得不够准确,盐田港和大亚湾核电厂,并非由香港出资兴建,只能说是参股。但是,香港用电也是要付费的。

萧若元视频链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7v7mEzpmWc&t=516s





浏览(864) (2) 评论(26)
发表评论
笼里鸡作反 - “建制派”议员骂特首 2019-06-19 16:25:43

香港的《逃犯条例》以特区政府宣布暂缓修订作了一个阶段性的小结。然而余波未了,坊间竟然传出有“建制派”议员在闭门会议上用粗话大骂特首林郑月娥。以下两文中粤语词后用括号注解,以便不谙粤语的朋友阅读。

香港【維港會】麥美娟向林鄭爆粗「X街」(混蛋) 建制派怨氣大爆發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上周六宣布暫緩《逃犯條例》修訂暫緩前,在禮賓府會見一眾建制派人士,據傳,工聯會議員麥美娟在會議上粗口大罵「X街」(混蛋),火藥味甚濃。

《東周刊》向多名知情人士了解建制派怨氣大爆發的原因,他們覺得十分委屈,皆因林鄭煞停修例前僅知會少數行會成員,大部分建制派仍蒙在鼓裏。據悉,麥美娟在會議中大聲説:「你太天真啦!依家[而今]就算暫緩(修例)人哋都唔會收貨[别人都不会罢休]!」

林鄭解説係工作做得唔夠好,麥美娟扯火,話「唔好賴(不要推托)解説工作,一開始特區政府就低估政治形勢,我啲兄弟落去解説日日被人X(我的兄弟到基层去天天被人)!仆街(混蛋),你試下落區日日畀人X呀(你试试到街区每天被人X呀)!」林鄭一臉錯愕,但繼續努力辯解。

麥美娟谷爆(憋屈)繼續狂數(疯狂数落),話一味叫建制派唔好動搖,所以即使有逾百萬人遊行反修例,工聯會依然去美國領事館拉橫額鬧美國佬,麥繼續說「依家話撤就撤,咁當初有過百萬人上街,嗰時又憑咩咁堅定?」(而今说撤就撤,那当初有过百万人上街,那时又凭什么那样坚定?)麥美娟鬧足5分鐘收唔到制(足足骂了5分钟刹不了车),林鄭忍到呢一刻終於淚灑人前,麥美娟隨即說「依家喊有咩用?你識喊!我都識喊!」(现在哭有什么用?你会哭!我都会哭!)自己亦喊(哭)了出來。

漁農界議員何俊賢加入護花,力數林鄭令建制派今後難以面對街坊,選舉將陷苦戰。同場建制派你眼望我眼,沒有人敢勸停。

會後有建制派議員對麥美娟呢番烈女舉動叫好,直言講出部分議員心底話。有建制派話,今次撐修例弄得身心俱疲,擔心多年地區深耕細作一鋪清袋,問特首係咪無當佢哋係盟友,「過往好多政策都係一推就推,都唔同我哋商量,今次轉軚又係咁」(過往好多政策都是一推就推,都不与我们商量,这次转向又是这样。)

《東周刊》問過麥美娟,佢無承認又無否認爆粗,只話「唔好問我,會議内容唔講得」(她没承认也没否认,只说(不要问我,会议内容不能说。)

疑似張華峰聲帶流出 親證麥美娟向林鄭「爆粗」- 流动新闻

政府修訂《逃犯條例》除了引起社會巨大爭議外,建制派內部亦掀起小風波,特首林鄭月娥上周六(15日)宣布暫緩修例前,中午在禮賓府與建制派議員會面,期間建制派紛紛表達不滿,有傳媒報道工聯會麥美娟用粗口怒斥林鄭,她事後對傳言沒有正面回應,不過在周三(19日)有一段聲帶流出,疑似金融服務界立法會議員張華峰在監警會會議上,與監警會主席梁定邦的對話流出,親證麥美娟「爆粗」怒斥林鄭傳言。

據《商台新聞》流出的一段聲帶內容,疑是監警會會議前的錄音對話,疑似金融服務界立法會議員張華峰向監警會主席梁定邦證實,該人正是工聯會的麥美娟。 張華峰稱:「你知唔知呀,X你老X個女仔呀,X呀林鄭呀……那個麥美娟呀,工聯會…在那個特首住的屋裡說的。」梁定邦則回應說:「有無搞錯呀?身為立法會議員,咁失身份?問候人老X,而且是女人。」(張華峰稱:「你知道吗,X你妈那女孩呀,X林鄭呀……那個麥美娟呀,工聯會…在那個特首住的屋裡說的。」梁定邦則回應說:「有没有搞錯呀?身為立法會議員,如此失身份?問候人老母,而且是女人。」)

而張華峰在聲帶內容未能確切說出會議地點是禮賓府,「甚麼迎賓館呀,那個貴賓館呀,特首住的屋裡說的…」。

以上两段文字,第一段出自《星岛日报》,该报的董事长是何柱国,大紫荆勋章获得者,星岛新闻集团、香港烟草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1998年获委任为全国政协委员。他也是北京大学校董。

第二段出自香港“流动新闻”。

麦美娟 Alice Mak Mei-kuen,BBS,JP,香港建制派政治人物,香港工联会副理事长,现任新界西立法会议员和葵青区区议员(青衣伟盈选区)。

接下来简单剖析一下事件的因果关系。对于香港特区政府“修例”的举措和民间的反应,早就有不少人士持不同立场,从不同角度加以分析,本文仅就“爆粗”事件解读一番。之所以会发生以上事件,很明显就是特首与“建制派”之间的沟通不足。

不过平心而论,特首林郑也有她的不得已。她原先认为获得“中央”全力支持,因此信心满满,计划今年7月底完成修例,没想到反对声浪过高,惊动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韩正在深圳与特首见面之后,特首一改初衷,决定暂缓修例。麦议员质疑特首面对百万上街表达反对意愿的市民,错判形势。其实这句话完全适用于“全力支持”修例的“建制派”议员。当媒体报导香港百万市民上街的时候,这些“建制派”议员与海外中文网站上一些醉心于“道统”的人士一样,一方面质疑“百万”的数字,一方面认为即使有“百万”,与七百多万人口相比只不过是少数而自我安慰,估计对于民意毫无敬畏警省。

特首“急刹车”之前,没有足够时间与“建制派”交底,把这些“忠贞志士”弄得猪八戒照镜子 - 里外不是人。于是才有麦议员的气急败坏,口不择言。看来有必要由“大外宣”为这些“建制派”办个针对性的学习班,教教他们如何从“敬祝林副统帅身体健康!永远健康!”过渡到《把批林批孔的斗争进行到底》而面不改容。 

所引文章链接如下:

http://std.stheadline.com/instant/articles/detail/1025818-%E9%A6%99%E6%B8%AF-%E3%80%90%E7%B6%AD%E6%B8%AF%E6%9C%83%E3%80%91%E9%BA%A5%E7%BE%8E%E5%A8%9F%E5%90%91%E6%9E%97%E9%84%AD%E7%88%86%E7%B2%97%E3%80%8CX%E8%A1%97%E3%80%8D+%E5%BB%BA%E5%88%B6%E6%B4%BE%E6%80%A8%E6%B0%A3%E5%A4%A7%E7%88%86%E7%99%BC

https://www.msn.com/zh-hk/news/localnews/%E7%96%91%E4%BC%BC%E5%BC%B5%E8%8F%AF%E5%B3%B0%E8%81%B2%E5%B8%B6%E6%B5%81%E5%87%BA-%E8%A6%AA%E8%AD%89%E9%BA%A5%E7%BE%8E%E5%A8%9F%E5%90%91%E6%9E%97%E9%84%AD%E3%80%8C%E7%88%86%E7%B2%97%E3%80%8D/ar-AAD6Hm9#page=2



浏览(2681) (1) 评论(4)
发表评论
朝鲜半岛当年为什么会爆发战争? 2019-06-06 18:38:30

今年“六一国际儿童节”期间,非常吸睛的金家王朝现任掌门人金正恩频繁亮相,加上5月3日朝鲜中央通讯社发表的《不要再做动摇朝中关系基础的鲁莽言行》署名评论,点名批评中国官方媒体刊登多篇有关朝核问题的文章"事理不分",构成了"对朝鲜自主合法权利和尊严的侵害"。这些相关的事件使我想起少年时期的往事。

当我还戴着“红领巾”的年代,每年的“六一国际儿童节”有一个传统活动 - 到“广州起义烈士陵园”祭奠革命先烈。“少先队员”们在烈士的墓碑前握拳宣誓,要继承革命先烈的遗志,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

陵园的东面有一座八角湖心亭,湖心亭的东面还有两座亭子,分别是《中苏人民血谊亭》和《中朝人民血谊亭》。记忆中,带队的老师在“烈士陵园”里讲解广州起义的历史比较简略,倒是在那两座“血谊亭”里宣讲中苏人民和中朝人民用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更为详尽。我们那个年代,书店里,学校图书馆里有大量的苏联文学作品,也不用老师过多地讲解。我们更为感兴趣的是听老师讲朝鲜的金达莱,讲朝鲜阿玛妮关心、保护志愿军的故事以及罗盛教烈士跳进冰窟窿里救朝鲜小孩的英雄事迹。通过老师的讲述,我们知道了是美帝国主义野心狼为首,纠合了联合国军悍然派兵侵略朝鲜,越过三八线,把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和朝鲜人民军联手抗敌,把美帝国主义侵略者和南朝鲜傀儡政权赶回了三八线以南!这和我们在教科书中所读到的一模一样。每次听到这里,不少同学暗下决心,长大了一定要学习英勇的志愿军,打败美国野心狼!

后来到了香港,从不同的途径读到一些关于“抗美援朝”的解说,与我先前所知道的有出入,我基本上认为是敌方混肴视听的宣传手法,始终保持审慎怀疑的态度。直到最近,被“人民网-人民日报”誉为“凭借人民日报海外版的品牌和人才优势,“侠客岛”充分利用社交平台便捷、轻体量的特点,做优质内容生产商,用小切口产生大影响。”的一则“岛论”却彻底颠覆了我几十年的认知。在针对前述朝中社文章的回应 - 《朝中社,你批评中国的言论很无理,请三思而后行》中,“岛主”这样写道:如果不是金日成要统一半岛,半岛怎么会爆发战争?中国卷入其中,付出了几十万人的生命,引发了中美长达20年的对抗,甚至使两岸问题搁置至今,中国承担了朝鲜当年“任性”与妄动的大部分成本。

原来那场战争竟然是由于金日成要统一半岛引起的!只是中国为什么会“卷入”其中呢?看来要花点时间重新读读那段历史。别的不说。“侠客岛”这个“小切口”切切实实造成了我对“抗美援朝”历史认知的大撕裂!



浏览(3514) (29) 评论(22)
发表评论
“夜王”的谋算 2019-06-04 14:53:21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的故事线颇为单薄,要靠大量的杀戮、屠城特技来拖时间,不过第二集倒是有一处亮点。在异鬼的统帅以及缔造者率众鬼攻打冬临城之前,城里的各路将领开会商讨对策。当谈到“夜王”为什么一定要找到“三眼乌鸦”布兰登·史塔克并消灭他的时候,布兰登说“夜王”的目的就是要造就无尽的长夜,要想抹去这个世界,而布兰登是这个世界的记忆。学者型的山姆威尔·塔利若有所思地说出他的想法:那不就是死亡吗?忘记和被忘记。如果我们忘记了去过何地,做过何事,我们就不再是人了,只是动物而已。

无论历史上或者当今社会,总有一些人,尤其是统治者企图以墨写的谎言掩盖血的事实,甚至想要抹去人们的记忆。譬如满清入关,推翻了朱明王朝,享国祚 276 年,期间也曾辉煌。于是有人热情讴歌“康乾盛世”,闭口不提接二连三的“文字狱”,一味给统治阶级粉饰太平。但是老百姓对于“嘉定三屠”、“扬州十日”等史实的记忆却从来不曾被删除。

在文字狱盛行的清朝时期,所有有关扬州屠城的记载随着清军入主汉地之后被刻意掩盖,导致清末以前大部分人对此屠杀事件一无所知。直到辛亥革命前夕才将《扬州十日记》从海外带回中国。-(扬州网)

尽管近代的历史研究者对于“扬州大屠杀”究竟是十天还是五天有异议,但大屠杀的事实则是无可回避。据报道,每年的5月20(阴历四月二十五日),扬州都要举办纪念史可法系列活动,来铭记那场大屠杀对扬州人带来的伤害。

三十年前发生于“天安门”的历史事件真相至今仍然云遮雾罩,与执政当局所持态度有极大关系。仅从对事件的性质前后摇摆的说法到不许讨论、议论的做法都表明了那种“忘记与被忘记”的企图。但是,无尽的长夜是不可能的,太阳终归要升起,迷雾终将会消散。



浏览(2768) (5) 评论(0)
发表评论
“李嘉诚们”还是要跑 2019-05-31 20:14:01

谢晋导演的电影《芙蓉镇》成功塑造了一系列小人物的形象,除了胡玉音和秦书田这两个主要人物,留给我最深印象的是“土改根子”王秋赦。影片结束之前,王秋赦敲着那面伴随他多年的破锣沿街高喊着“运动了!”在“胡记米豆腐”摊子白吃米豆腐之余说出他的心声:“是该运动了!”秦书田对围观的顾客说道:“世道不变,要是不防着点,他说的兴许是道理。”

王秋赦一路喊着“运动了!”走远了。渐远渐淡的锣声和喊声给观众留下的也许是可笑的感觉,也许是不以为然,也可能是心有余悸。纵观影片面世之后的三十多年,类似“土改”、“文革”的大规模运动虽然不再发生,“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取缔法轮功”、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等全国性的运动一直在影响着老百姓的生活。至于某些人怀有王秋赦式的思维,渴望通过“运动”来达到个人的目的或者享受敲锣时的快感,时不时敲响铜锣给老百姓提个醒的现象也还是有的。只不过,现如今人类世界已经跨入了互联网时代,即便是生存于“局域网”的人们也都不容易被忽悠罢了。

2015 年,国务院国资委商业科技质量中心研究员罗天昊的《别让李嘉诚跑了》一文,可以看作为试探性的锣声,但是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反而是文中关于“众所周知,在中国,地产行业与权力走的很近,没有权力资源,是无法做地产生意的。”这一论述向老百姓掀开了官商勾结那重重黑幕的一角。

最近,“著名财经作家”李德林又敲锣了,他通过自媒体专栏“德林社”发布了《李嘉诚真的跑了》一文。他在文章中写道:

李嘉诚已经4年没有在中国拿地,相反一直在抛售大陆和香港的物业,6年之间抛售套现超过1700亿。跑路的李嘉诚在中国有着非常规的赚钱秘密。

长实集团在全国将近30个项目中,也就完成10个左右,最夸张的莫过于北京的一个项目,1993年拿地,到2018年才全部开发完,整整25年,当年两千块的房价,现在涨到4万。

除了开发过程拖延有术,李嘉诚更喜欢炒地皮,2008年在重庆南岸花20亿拿了一块地,2018年以200亿的价格开始兜售,10年之间趴着什么都不干,就坐地赚取10倍的差价。

李嘉诚为首的一批商人,享受了中国改革开放的红利,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过程之中,开始疯狂套现走人。商人逐利无可厚非,但莫让那些用尽潜规则逐利的商人掏空了商业的信用,蛀蚀了中国经济的根基。

这位“著名财经作家”在文章中披露上述资料,看起来是为了回应四年前《别让李嘉诚跑了!》的呼吁,但是对于李嘉诚们为什么不能跑却语焉不详。且让我们来看看作者文章中所罗列的李嘉诚“三宗罪”:

1.已经4年没有在中国拿地,相反一直在抛售大陆和香港的物业,6年之间抛售套现超过1700亿。

2.长实集团在全国将近30个项目中,也就完成10个左右,

3.除了开发过程拖延有术,李嘉诚更喜欢炒地皮......10年之间趴着什么都不干,就坐地赚取10倍的差价。

既然作者也知道“商人逐利无可厚非”,如果在中国拿地已经无利可图而抛售物业能够获取利润,这样的商业决定有什么可指责的呢?

第二项关于“长实集团在全国将近30个项目中,也就完成10个左右”的指责也未能落在实处。即便不经营地产业务的我也知道,政府批售的土地都有指向性的用途和开发年限,未完成的项目是否已经超过政府规定的年限?如果不是的话,拿来说事不觉得太没常识了吗?

至于第三项指责的不合理之处与第二项一样就不再说了。

作者在文中隐隐约约地写到“跑路的李嘉诚在中国有着非常规的赚钱秘密。”又说“开发过程拖延有术”。读者不禁要问,什么是“非常规的赚钱秘密”,这个秘密当局是否知道,是否认可?“开发过程拖延有术”的“术”又是如何实行?假若这些都说不清楚或者由于牵扯过大不敢直言,更不敢揭露那些制定“潜规则”的相关部门和人士,夸夸其谈“逐利的商人掏空了商业的信用,蛀蚀了中国经济的根基。”只不过是一些套话空话,无助于改善房地产业的生态环境。而那些立论不够严谨,论据更不充分的口号式言词除了宣泄情绪的效能之外,恐怕未必能够动摇“李嘉诚们”的决心。



浏览(3751) (9)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57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1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