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云乡客的博客  
方言控,电影控,文学控......  
        http://blog.creaders.net/u/765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人血馒头”的产供销 2020-02-08 14:26:44

自然科学界每年都有各种各样的研究成果,这些成果一般会刊发在专业性很强的期刊上供专业人士参考补充。一项研究发明能被广泛使用或者一种理论经常被后来的同行引用深化,就说明了这项研究发明或者理论的重要性。文学作品属于人文学科,是语言文字的艺术,是社会文化的一种重要表现形式,一个文学作品是否被关注以及被关注的程度也说明了这个作品乃至作者的影响力。鲁迅先生的作品《药》里头,围绕着“人血馒头”给读者展示了一幅中国社会某一个时期的众生相。最近,“人血馒头”这个词又被广泛使用,一方面反映了鲁迅先生作品的“保鲜度”,围绕着“人血馒头”这个话题也为研究当下社会面貌提供了第一手的材料。

自身感染了“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眼科医生李文亮由于医治无效,于2月6日晚间去世,这事引发了网上各种各样的议论。有人甚至把李文亮医生称之为“烈士”,这一点我是不同意的。根据《汉语词典》的解释,烈士一指“有节气有壮志的人”;今指为正义事业而牺牲的人。李文亮医生在微信群发布受感染讯息而遭派出所传唤并受到“训诫”,因此被誉为“吹哨人”是可以的,毕竟他吹响过“哨子”。但是他遭“训诫”之后,并没有坚持己见,向上级说出自己的忧虑,继续尽自己所能向亲朋好友传达危险的信号,他沉默了,直到他去世,留下了嗷嗷待哺的稚子和有身孕的娇妻。我在这里没有丝毫指责李医生的意思,而且特别能够理解他的无力感,更对他的遭遇感到惋惜,然而他实在不是一个“烈士”。在论坛里有网友问到李医生能不能算是“烈士”的时候,我说不能,并且设计了这样一个场景:

假设他是某一群“天鹅”里的一只,但他不是“哨兵”天鹅,只是夜里因为“尿急”醒过来了,发现周围好像有点异动,于是“越俎代庖”叫了几声,被族长打了一巴掌,说他捣乱大家的睡眠,他也就继续装睡。结果这群天鹅被天敌袭击,这只天鹅也死了,所以他只不过是被害者之一,不是什么“烈士”。

面对“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议论从一开始就有泾渭分明的两种态度。有些人想要弄明白政府究竟有没有怠政或隐瞒,当外交部发言人2月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关于从1月3日起就向美国通报疫情的说明被报道之后,这类质疑到达了一个新高潮。持相反态度的人也是有的。譬如疫情开始的时候,有些人以美国流感死人的数字来比对“冠状病毒”当时引致的死亡数字,一副“有什么大不了”的轻佻态度。当各地疫情次第增发的时候又一再发放盲目乐观的论调,同时谴责别人“制造恐慌”。这样的论调使我想起当年“非典”时期,当时的卫生部党组书记张文康被外界指摘瞒报疫情,他在2003年4月16日接受媒体专访时这样解释,“中国的国情不太赞成每天在报纸报告疫情,对不起我还说一句,我们不赞成铺天盖地的来报告,弄到风声鹤唳,弄到老百姓生活都不安宁。”他们不会真的认为,如今到处封城、百姓生活不安宁的状况是因为报纸每天在报告疫情所致吧?李文亮医生去世之后,面对网上有些人悼念李文亮医生的言论,这些“乐观主义者”直指那是在吃“人血馒头”,别有用心,意图借机闹事,有颠覆政府管治的可疑,更有人扬言待疫情过后再一一清算,好一副“代行天子令”的架势。

我记得当年老师分析《药》这篇小说的时候,把华老栓、华大妈、花白胡子等深信“人血馒头”可医治痨病的人群归类为愚昧无知的底层百姓。至于夏四奶奶的儿子夏瑜,为了实现“大清的天下是我们大家的”这一个宏伟理想,献出了他年轻的生命,自然是一个先知先觉的革命党。

念书的时候年纪小,很长时间都依循老师的解说来理解《药》的内涵。后来年纪稍长,阅历多了,再读《药》的时候就有了更多的认识,才更体会到鲁迅先生为什么能被称之为文豪。他在短短的一篇小说里,给读者清晰地展现出“人血馒头”的产销链。“朝廷”是总厨,开出菜单和食谱,红眼阿义们负责找“食材”,康大叔们承担制作及销售的后续工作......诚如小说的标题,全文其实是一服药,一服为大清国芸芸众生而开的药,“人血馒头”充其量不过是药引。

我不认为如今还有人相信吃“人血馒头”可以治痨病,更不相信吃“人血馒头”能够改朝换代。但是我深信当今社会上仍然有“人血馒头”的存在,也仍然有康大叔和红眼睛阿义的位子,也会有形形色色的“驼背五少爷”、“花白胡子的人”、夏三爷之类人物。



浏览(1165) (9) 评论(10)
发表评论
致“吹哨人” 2020-02-06 16:37:24

致“吹哨人”


请取下你的哨子,

你可以歇息了。

我不敢用“安息”这两个字,

因为你还有稚子

和前景未卜、

怀孕的娇妻。

但是,

你确实该歇息了,

唤醒不了

装睡的人。




浏览(421) (11) 评论(4)
发表评论
“已读不回”及“留中不发” 2020-02-03 16:20:45

昨天(2月3日)晚上,大约200多名滞留武汉的台商于当地时间23点40分左右乘“东方航空”的包机返抵台北桃园机场。至此,台湾传媒口中关于大陆方面对台湾派专机往武汉接人的请求“已读不回”状况宣告结束。

自从“2019冠状病毒”衍变至“人传人”以来,跟随一些外国派出专机“撤侨”的行动,台湾当局多次与大陆官方提出要派专机往武汉接回滞留武汉、有意愿返回台湾的台商或游客。据台湾方面的报导,大陆官方对此要求一概没有回复,因此被台湾媒体及民众称之为“已读不回”。为什么大陆方会面采取这样的态度,我“大胆假设”如下:从“一个中国”的高度来思考,台湾不过是我大中华的一个行省,如今病毒肆虐,国人正该“共度时艰”。若许你台湾派专机来接人,改天东北也要派专机,新疆也说派专机,我们是准还是不准呢?当然,东北人和新疆人大概是不会提出这种要求的。不过,批准一个行省主动“撤人”毕竟不是一个有建设性的举措。

那为什么昨天那两百多个台湾同胞又被放行了呢?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据说“大部分返乡的台湾人是到武汉出差、旅游或探亲,少部分台商因事业在中国,又或因大陆妻子没有入台证等因素决定留在武汉。(VOA 200名台商周一乘包机从武汉飞抵台北)。”而且他们乘坐的不是台湾的“专机”而是“东方航空”的包机,既体现了中央政府的人道主义精神,也充分彰显了“主动权在我”的高度原则。以下一则未经证实的“推文”也许可供参考。

九个小时前,账号为D.D.@aklddcat的推友发推如下:武汉的朋友和他刚考大学的儿子没能上去今晚纽航的撤侨飞机。他当初入籍之后就完全放弃了中国护照,回国乖乖办签证,光明磊落没干双护照进出占两边便宜的混事。

知道可以撤侨后他们马上填表递了意向,结果被中国政府卡了,说他曾经拿过中国护照,现在要等中方审批才可以走。就这样把他卡得上不去飞机。

由“已读不回”联想到宫廷剧中有时会见到的“留中不发”,不得不感叹官场学问的宏博及实用。举两个例子:

张之洞曾就李鸿章的“海防捐”一事上奏太后,太后欣赏完其折子文采后说了句:还是留中不发吧。(百度百科:留中不发)

再远一点,说的是明朝的于谦,清人吴骞所撰《拜经楼诗话》卷三有这样一段:昔天台齐次风侍郎未第时读书万松书院尝梦于公来谒与之抗礼谓曰昔英庙易储某实有疏谏留中不发君他日幸物色之。

可见,“留中不发”以时间换空间,主动权在我的核心内容古今一致,至于在公文上批“阅”字或“已阅”都不过是其变体。



浏览(609) (6) 评论(1)
发表评论
深情呼唤“唐知县” 2020-02-02 16:23:53

博主“我叫小龙鱼”转发了“上海工商联”的一篇文章,谈到了近期武汉市长及武汉红十字会两项备受质疑的举措。鱼博的【核心提示】指出,2015年1月12日习近平在中央党校县委书记研修班学员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引用了“为官避事平生耻”这句名言。

我仔细读了鱼博的【核心提示】,也读了来源:远见Vision的“上海工商联今天这文章水平真高 一箭双“雕”射武汉”一文,生出一些感慨,遂成打油诗一首:


无  题


依例陈情无批复,

江汉黎民苦何如?

深情呼唤“唐知县”,

不知何处卖红薯!





浏览(55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谈谈面对武汉“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态度 2020-01-23 15:10:05

既然说是“新型”,那就表示与先前所见的病毒并不一样,因此一时找不到遏制这种病毒的有效疫苗及药物。我的医学常识有限,并不具备谈论病毒以及治疗的资格,只是想针对这段时间所听到、看到的一些现象谈谈自己的感想。

反推时间的起点,从1月1日武汉警方传唤、查处八名“违法人员”,指控他们“转发不实消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到“人民网”报导,今年1月7日晚上,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从病原检测结果初步评估专家组了解,实验室检出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获得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经核酸检测方法共检出新型冠状病毒阳性结果15例,从1例阳性病人样本中分离出该病毒,电子顯微镜下呈现典型冠状病毒形态。专家组认为,本次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的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可以推断这次疫情的发生至少在2019年底就有苗头了。不过,由于这是一种新型病毒,医务人员对他们并没有足够的认识,也未能及时做出反应,这都可以理解。

我为之困惑的是,当疫情逐渐为公众所知悉并展开讨论之际,网上有些言论实在叫人百思不得其解。譬如有人以美国流感死人的数字来比对这次“冠状病毒”目前引致的死亡数字,一副“有什么大不了”的轻佻态度,甚至视之为“境外敌对势力”的兴风播浪。难道说,美国也死人,我们只要比他们死的少了就无所谓了吗?或者说流感死的人更多,我们就无须正视疫情的传播了吗?这显然是一种谬论。

我觉得,确认疫情之前保持冷静是对的,检讨疫情的应对措施也很有必要,但是面对质疑一概定调为“敌对势力”,或者转移话题却不是明智之举。吃官饭的“宣传口”这样做可以理解,网上某些人这样子擂鼓摇旗,淡化危机,却不知居心何在。

从好的方面来看,这就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也是其可贵之处。不过我必须明确表示,我不认同上述部分人的论调。 



浏览(461) (5) 评论(4)
发表评论
总共有59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1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