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云乡客的博客  
方言控,电影控,文学控......  
        http://blog.creaders.net/u/765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进博会》与《广交会》 2018-11-17 12:20:59

2018 年 11 月 5 日至 11 月 10 日在上海举行的第一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刚结束了。综合各方资料显示,这个博览会主要提供货物贸易展和服务贸易展。前者包括智能及高端装备、消费电子及家电、服装服饰及日用消费品、汽车、食品及农产品、医疗器械及医药保健等6个领域;后者则设置新兴技术、服务外包、创意设计、文化教育、旅游服务等内容。

这一届的进博会包括展会(国家贸易投资综合展、企业商业展)和虹桥国际经贸论坛两个部分组成。其中国家展共有82个国家、3个国际组织参展,设立71个展台,展览面积约3万平方米;企业展共有130多个国家的3000多家企业签约参展,分7个展区、展览面积27万平方米。 

我这个退休年轻老年人(按世界卫生组织新的年龄分段算)无缘参与这个高大上的博览会,但是它引起了我对年轻时曾经多次参加的“广交会”的回忆。现今的年轻人对于“广交会”大概没有什么认识,但在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广交会”可算是一年两度的商贸盛事。

“广交会”的官方名称是《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从 1957 年的第一届开始就一直在广州市举办。“广交会”每年分春、秋两次举行,春季“广交会”会期是 4 月 15 - 5 月 15 ;秋季“广交会”会期是 10 月 15 - 11 月 15 。九十年代后好像缩短到20 天。 我从 1974 年春季开始参加“广交会”,那是第 35 届,连续参加了十六年,直至转行到其他行业。

七十年代的“广交会”,会址在海珠广场。会期当天,广场附近彩旗飘扬,交通管制,广州市民在警戒线外围观来自港澳、海外的外商。那时国内民众的着装基本上还是蓝、白、黑的主调,看着那些来自境外的奇装异色,免不了评头品足,啧啧称奇。开幕当天,相关的政府官员发表例行讲话,晚上设宴款待都是例行公事。那时,参加“广交会”的以港、澳、东南亚华商为主体,兼有部分欧洲、南美的外商。当其时也,大会只有一个接待办公室,负责为到会的客商办理到会登记,发放入场证 - 粉红色的绢条(广州市民戏称为“鱼尾签”)以及安排住宿。后来,接待办公室因应访华客商的增加,也扩展到了三个,欧美亚非拉客商由“一办”接待,东亚、东南亚等客商由“二办”接待,来自港澳的客商由“三办”接待。

随着赴华参加“广交会”的外商人数的上升,原有的场馆不敷应用,于是在旧“体育馆”,如今的“广州体育大厦”旁边兴建了一组建筑物作为“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的固定会场及展馆。新的场馆面积很大,设有多个不同的展区和洽谈区,譬如粮油食品馆、五金交电馆、五矿化工馆、机械馆等等。刚开始的时候,外商们个个手里拿着场馆平面图寻寻觅觅,在各个不同的洽谈区之间穿梭。每个展区的布局大致相同,除了一间一间业务洽谈室之外,宽阔的过道上还放得有小方桌和椅子,可供客商在等候洽谈时休憩。在“统购统销”的年代,洽谈室里桌上都放着“中华牌”香烟,供客商和外贸业务员免费享用。但是,抽烟的客商往往会把从境外自带的香烟与业务员分享。“四人帮”倒台以前,外贸业务员与客商之间都比较拘谨,洽谈业务的时候,不管外商是几个人,总要有两个以上的外贸业务员才符合规定。

会期虽然有一个月,实际洽谈业务的时间并不多。以我当时经营的粮油食品和土特产品范围来说,头两三天都是双方初步接触,交流一下市场信息,递交订货单。说到“订货单”这一节,业外人可能不清楚,原来客商提交“订货单”的时候,官方的商品价格并未确定,客商所提交的不过是他们的需求。各个专业公司把客商的订货单收集齐备,几天后就会订出各类商品的价格,从那个时间点起,业务洽谈才正式开始。因此,大多数港澳客商在递交了订货单之后都会返回港澳,待“开盘”之后再回来。参加“广交会”的头几年,我是少数几乎每届“广州会”都从会期的头一天开始呆到所有合同签完才返回香港的人。我的策略是这样的,利用等待“开盘”那几天的空档,尽量接触行业内各个出口单位的业务员,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虽然那时业务员都很谨慎,由于我了解国情,不会给他们惹祸,语言交流也没有障碍,所以他们也乐于和我交流。

前面反复提到外贸业务员与客商之间的交往拘谨、谨慎,年青人可能不太理解,其实那是与当时的社会整体气氛有密切关连,说一个我亲身经历的例子吧。话说某一次“广交会”期间,我与朋友在西濠二马路的“北京饭店”吃饭,离我们不远处有两个老外,拿着没有外文的菜单茫无头绪,服务员不会英文,也是手足无措。老外邻桌有几个香港人,主动帮忙介绍菜肴点了菜。进餐期间,两桌的客人互有交谈,气氛融洽。老外很快吃完,结账离开,老港人多,还在杯来杯往,方兴未艾。这时,两位不明身份的大汉走到那桌香港人的身边,很严肃地问他们对两个老外说了些什么?几个老港莫名其妙,其中一位年纪比较大的解释说只是评论了菜式,没说其它。那两位无名氏说了一句“不要乱讲话!”然后转身走了。虽然上面的例子并不常见,但也不是孤立的单一事件。然而随着国门越开越大,人们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了,发生上述事件的机会率也就小了。

“广交会”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外贸业务员,也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客商,场馆内不时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件。八十年代初的某一届“广交会”,有一天我正在洽谈室里与几个业务员胡侃,忽然听得外面一阵骚动,只见对面几间洽谈室有人挤在门边向大堂的过道张望。我们屋里的人也纷纷离座,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原来过道上走着一位挂着“来宾”条的女郎。那位女子金发碧眼,烫了一头大波浪卷发,身高有一米七几,穿上高跟鞋个头接近一米八。她的着装在海外相当普通,上身是一件紧身 T 恤衫,搭配一条及膝贴身筒裤,走起路来步子不大但是跌宕有致,因此吸引了人们的注意。没过多久,那些交易员纷纷被组长们叫回室内,场馆才恢复了平静。

一般人的印象中,日本的商社职员的着装都很规范甚至呆板,男的一律西服革履,女的则是职业套装。但是也有例外,经常参加“广交会”的某个日本商社的老板就是一个特例。到馆里洽谈业务的时候,他从来都不穿西服,总是便服加运动鞋或旅游鞋,只是他身后的两个职员仍然是西服笔挺,皮鞋擦得光可鉴人。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这位老兄穿了一条柠檬黄的长裤,上身是一件花衬衫,腰间挂着一个 Walkman ,头上卡着一付耳机,在场馆见昂首阔步。身后跟着的两个小伙子,个头都差不多,与他保持着一定距离,三个人走起路来就像一个移动的三角形,可算是相当吸睛的一景。

移动电话面世之前,“广交会”上最繁忙的一个地方是设在馆内的邮电服务中心。每天都有不少外商和外贸工作人员在那里排队打电话,发电传电报 Telex。第一代的移动电话“大水壶”上市之后,我也弄了一个,省去了到邮电服务中心轮候的麻烦。相熟的交易员遇到紧急情况,也会向我借用那个大水壶应急,倒也结了不少善缘。现如今,大城市里有些才上小学的小屁孩也会带着一个小巧的手机在身边。即便是边远小山村,要到邮电服务所打电话的地方怕也不多了。

想当年,“广交会”虽然说的是“进出口商品交易会”,感觉上主要还是卖、卖、卖。当今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摆明车马就是要买、买、买!不管是买买买还是卖卖卖,都必须有底气,卖卖卖的底气来自地大物博,有的是好东西;买买买的底气是“不差钱”,有需求,有市场。自八十年代起,外贸传统的经营方式有过多次变革,首先是各专业的“小交会”遍地开花,四时不断。随之而来还有不少地方自主经营的“走出去”,“请进来”。“广交会”虽然还在办,但在规模上与气势上都已经大不如前。“进博会”是一个新生事物,且让我们寄予厚望,看它走出一条金光大道。



浏览(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自驾游(续)- 看海豚 2018-11-04 13:25:36

自驾游和“自由行”的性质相近,最大的特点就是自主性,少却了参加旅行团的那种拘束。

星期六晚上喝了不少红酒,加上室外淅淅沥沥的春雨,睡得特别香。第二天,一如既往地不到七点我就醒了。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再下,蔚蓝的天空上点缀着朵朵白云。我带着照相机出去散步,空气清新而湿润,吸进肺中凉沁沁,很是提神。由于是星期天而且时间尚早,街上没有什么行人、车辆,只有 Pomare 湾的潮水前赴后继地拍打着沙滩,发出有规律的响声。东边的太阳已经升得相当高,不知何处飘来一团黑云,掩蔽了朝阳的光辉,西边的天空上却还挂着迟迟不肯下班的月亮,在蓝荧荧的背景衬托之下,像是在与东边的太阳对峙。从海滩往酒店方向望过去,后面山坡高处上有一幢建筑物,枣红色的屋顶和框架,向海的一面镶嵌着大面积的玻璃,非常吸引眼球。我离开沙滩,越过车道,朝山上漫步走去。那条上山的路相当长,有些路段还有点陡。人行道上偶尔会遇到晨运或遛狗的人从山上下来。走了有二十多分钟,似乎到了顶,道路拐向另外一个方向。为免越走越远,我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说来也怪,回程时所看到的景象竟然和上山的时候有所不同,譬如人行道旁的一颗枇杷树,上山的时候就没有注意到。那颗枇杷树长在山坡的边缘,离地面四、五公尺,枝头上挂了不少果子。看到地面上有几颗零星的落果,我捡起一颗,剥了皮尝尝味道。树上熟的果子清甜滋润,我想不如摘上一些拿回去与同伴分享。此地约定俗成的规则是,所种果树的枝蔓若越过篱笆,到了隔壁的“领空”,邻居就可以随便摘取享用。因此,采摘无主果树的果实并不干犯法例。虽然那棵枇杷树所处的地势不高,由于是没有凹坎的斜坡,加上我脖子上挂了一具带长镜头的照相机,地上还满是腐叶和枯枝,爬到能够采摘果子的位置还是费了一点时间。经过一番努力,终于摘了有十几个,揣在外套的口袋里,心满意足地回酒店。吃了乔安娜妙手巧制的英式早餐,把大自然所赐的野果作为“饭后果”,别有风味。

001.jpg

002.jpg

003.jpg

004.jpg

005.jpg

006.jpg

007.jpg

008.jpg

009.jpg


按照肯特规划的行程,这天我们要出海畅游这个岛湾 Bay of Islands。那是一个大约三小时的旅游项目,内容包括了解这个岛湾上一些具有历史意义的海岛和人物、事件;穿越 Piercy 海岛的山洞;到通常会有海豚出没的海域看海豚。我们订的是下午一点半起航的那一趟游船。订票的时候,售票处的职员告诉我们,当天的风浪有点大,穿越山洞的项目可能会取消,如果我们不想扫兴,可以改天再游。一来我们并不在意是否能够穿越山洞,二来我们当天下午就要离开,于是义无反顾地购了票。离开船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先到附近的一个景点 Haruru Fall 参观。Haruru 这个词在毛利语里是“大噪音”的意思,走得近了果然听到哗哗的水声,还真是有点吵。这个瀑布不大,宽度大约只有十五公尺,落差也不过是五公尺左右,据说雨季的时候宽度相对会增加。虽然是一个小瀑布,却是早年欧洲人在这里安居的一个著名景点。如今附近除了九个毛利族人的自然村之外,还有不少的度假设施。人们可以在瀑布周边的山道漫步,可以在这里划橡皮艇,或者在瀑布下方形成的水潭里游泳。停车场在一处林间空地,有许多放养的鸡只,其中公鸡特别多。在奥克兰,法例规定家里不能饲养公鸡,看来这里并没有限制。


010a.jpg

010b.jpg


010.jpg

到了景点自然是要拍上几张照片证明曾经“到此一游”,然后就返回渡轮码头登上游览船。开船之前,船长向大家介绍当天的游览安排,再次强调了由于风浪的原因,乘船钻山洞的节目肯定不能实行,至于能不能看到海豚,也要看当天海豚的活动情况。如果有人对这样的不确定性不满意,可以回到岸边的售票处退款,结果还真有几个人选择放弃行程,离船上岸。扰攘一番之后,游船终于驶离码头,向岛湾驶去。当天天气总的来说不错,虽然偶然会飘上一阵雨,大部分时间都是天清气朗。风感觉并不强烈,暗涌倒是蛮厉害,引致船体不时颠簸。游船到了海豚经常出现的海域,船长使用望远镜四处张望,寻找海豚的踪迹,似乎没有什么动静。过了十多分钟,船长宣布暂时放弃搜寻海豚,先去游览岛湾。船长对各个岛屿的介绍详尽生动,但是内容太多,我想人们能全部吸收的恐怕很有限。过了一段时间,船长接到友船船长发来的信息,说是发现了鱼踪,于是马上掉头朝友船靠拢。在海面上看到时隐时现的海豚,大家都很兴奋,纷纷拿起手机、照相机拍个不停,船长灵活地操控着游船,尽量使那群海豚在我们的船和友船之间活动,让大家尽情抢拍。当海豚逐渐远去,我们才继续游览岛湾。三个多小时的行程不知不觉就完成了,可说是兴尽而归,不枉此行。

011.jpg

012.jpg

013.jpg

014.jpg

015.JPG








浏览(583)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探春令 黄玫瑰 2018-10-31 16:30:08

探春令 黄玫瑰


嫣红姹紫呈妙趣。又逢春风绿。

鸟语嘈切,初阳和煦。

芳旨淡,枝头续。


原来刺玫黄娇嫩,宛如蓝田玉。

望轻风细雨,丝丝缕缕,伴尔消时序。







浏览(14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自驾游派喜阿 Paihia 2018-10-30 13:55:29

我有一个毛病,开车的时候特别容易犯困,所以从来不喜欢长途驾驶。即此之故,我很难得享受自驾游的乐趣。这次能有自驾游的体验,完全拜朋友之所赐,直如粤语所说的“攀车边”。这次活动由两位朋友肯特及乔安娜组织,他们夫妇八十年代就从香港移民到了新西兰,一向热衷于自驾游,积累了不少这方面的经验。

我们按照原定计划,星期六早上八点前从奥克兰出发,一路向北而去。车子走了约一个小时,到达一个叫做 Warkworth 的小镇,肯特说我们可以下车走走,领略一下小镇风情,事实证明这次停车的决定真是无比英明!车子离开高速公路拐进镇子,沿途看到几个路口都封了,有穿着马甲的工作人员在指挥车辆绕行,貌似镇上有什么活动。寻找停车场的时候,看到几条纵横交错的小街上搭了不少彩色帐篷,已经有不少游人在街上晃悠。我们把车子停好,立刻就加入到人群之中。由于各自感兴趣的事物不同,我们决定分头行动,保持电联。我被舞台上一群打扮成毛利原住民的小朋友吸引住,站下来欣赏他们演唱了几首毛利族歌曲,然后继续四处参观。到处是售卖各式工艺品、农产品的摊点,不同地方的特色食品摊自然也是有的,在两条小街的夹角处,有十多个年纪不小的洋人在演示太极拳,我驻足看了一会,继续游荡。走着走着,忽然传来一阵苏格兰风笛乐声,扭头一看,原来有一队人奏着风笛正朝我站立的方向走过来,领头的是一位白头发女士,看起来年龄也不小了。风笛队有十多个人,老、中、青、少年都有。他们走到一处比较宽阔的地段就停了下来,围成一圈,继续演奏一首一首乐曲,观众们都报以热烈的掌声。

001.jpg029.jpg030.jpg小骑手

027.jpg028.jpg卡通警长

005.jpg006.jpg太极 (穿着太极图案运动衣的老太太,后来碰到了我,还问我会不会耍太极?)

007.jpg008.jpg免费彩绘

009.jpg010.jpg011.jpg老中青少风笛队

012.jpg013.jpg014.jpg015.jpg018.jpg019.jpg美食摊点

002.jpg003.jpg004.jpg


Warkworth 是距离奥克兰不到 70 公里,常住人口少于 5,000 (2017年的统计数字)得一个镇子。原来这一天正是他们每年一度的 Huge Day Out/Kowhai Festival,我们正好赶上了。Kowhai 是新西兰本地一个相当普遍的树种,遍生育溪边喝树立的边缘,也有人把它们种在院子里。 整个活动从早上九点开始到下午五点才结束,我们由于要赶路,在镇上逗留了一个多小时,买了一些工艺品,拍了一堆照片之后就离开了,继续朝北行进。接近中午时分,肯特在一个居民区的小商圈停下来,那里有店铺,有停车场,有草地,还有供游人使用的桌椅。午间的阳光正盛,我们选了一张树荫下的桌子做餐桌,吃起了我们的午餐。肯特夫妇确实有经验,冷藏箱里带的有水果、牛奶,还带了边携式的煤气炉烧水泡咖啡。我家娘子做的腊肠卷、豆沙包、盐鸡不用加热也很可口,佐以热腾腾的现泡咖啡,说是野餐却带有浓浓的家庭风味。

023.jpg022.jpg

饱餐一顿,稍事休息之后,继续沿着一号国道往北走,下午两点多就到了我们此次行程的目的地 - 派喜阿 Paihia。我们订的是住家式的酒店,两室一厅的格局,有厨房厨具,可以按自己的喜好来烹制食物。酒店前面没有建筑物,只有一条双向车道,走下一道小坡就是 Pomare Bay 的沙滩。我们放好行李,看看时间尚早,于是前往当年英国人与毛利原住民签订条约的 Waitanggi Treaty Grounds 参观。到了地头一看,展览馆已经关了门。不过我们也不太介意,毕竟对这段历史多少有些了解,馆内的一些展品可看可不看,于是在馆外拍上几张照片以纪此行之后就打道回府了。

031.jpg

回到酒店,天还没黑,先享受一番“欢乐时光”,喝点红酒,吃些点心。然后由乔安娜主理晚餐。晚餐有蔬菜沙拉、烤羊架、煎牛扒,还有我在家里做好了带来的咖喱鸡,几人边吃边喝,惬意轻松。 

Happy Hour

024.jpg晚餐

025.jpg








浏览(1144) (4) 评论(0)
发表评论
由“佛系”作文说开去 2018-10-25 12:49:46

最近,南京市拉萨路小学五年级学生尤逸轩所写的《藏在角落里的我》被称为“佛系”作文。

“佛系”是网络流行词,源自日本男性新类别“佛系男子”,其后再衍变出众多“佛系群体”。“佛系男子”的特征是永远把自己的兴趣爱好放在首位,喜欢按自己的方式和节奏去做事。“佛系男子”不愿与女性交往,觉得浪费时间和费神。与“佛系男子”比较起来,其他“佛系群体”各有亮点。譬如“百度百科”上介绍了几个“佛系群体”的特点,言简意赅,可供参考。

百度百科对于“佛系”含义作了这样的引申:是一种怎么都行、不大走心、看淡一切的活法和生活方式。也许为了避免被认为过于消极,又加上了注语:真正的佛系不是丧,是三分调侃,七分从容的自我消解。不是消极逃避,而是将合理欲望转化为积极能量!在前行的路上持这种态度,摆脱各种矛盾焦虑,成为快乐的人。

根据以上的注解,把尤逸轩小朋友的作文称之为“佛系作文”也还是可以的。我觉得云云学子之中,和尤逸轩小朋友一样,怀着“ 不需要考哈佛北大,只要快乐就好”梦想的大概也还有一些,但是,他们不敢说出来。为什么?因为这样“卑微”的愿望与家长和老师的期望值相距太远。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老师担心孩子学习成绩不好,拖了学校的后腿,影响了自己的考核,这都是众所周知的社会现象。成年人这种种焦虑,披上“为你好”的彩条转嫁到孩子们的身上。对于那些本身就好强,乐意当尖子的孩子来说,或许能够轻易接受这样的指导安排。至于其他孩子,虽然无奈,但基本上无力反抗,只能乖乖从众。像尤逸轩小朋友这样,到了三年级就看得出“这个社会是会削减人类的。简单来说,就是中考和高考。人家还没绽放出才华呢,就被选为没用的人”这种现状,确实是经过思考的论断。

尤逸轩小朋友的这种“佛系心态”的形成,与她的父亲和教她语文的孙老师有密切关系。尤逸轩小朋友在文中写到,由于对考试的方式使她“觉得孤独无助,从开放的郁金香成了合拢的郁金香”时,她的父亲对她说“不必杞人忧天,想通了就好了。”这句话帮助小朋友走出心理困境,找到了自己的方向。个人认为这种引导型的教育方式值得提倡。虽然如今“应试教育”看似主流,为了孩子们能够愉快地接受教育,享受学习的乐趣,成年人也该多站在孩子们的角度来思考一下了。

尤逸轩小朋友的文章的结尾本来是这样的:

也许我并不需要考哈佛北大,只要快乐就好。并不是每个人都不能在角落里,因为每个人都可以展示自己的才华。我就是那个藏在角落里的人。

孙老师把“因为每个人都可以展示自己的才华”改成了:因为角落里的花朵一样芬芳。

孙老师的这个修改,不仅仅是文字的修饰,这段话让我们同时听到孙老师的心声和感受到他的热诚。

衷心希望多一些尤爸爸,多一些孙老师。也希望能有更多小朋友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够保持快乐的心态对待学习,对待人生。



浏览(944) (4)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550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1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