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云乡客的博客  
方言控,电影控,文学控......  
        http://blog.creaders.net/u/765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神 通” 2017-03-26 02:50:51

这是一件亲身经历的事,而且发生的时间并不久远,就在几个月前。见证这起“神通”的有几个人,直接受影响的则是我自己。为了方便朋友们的理解,先把这件事的缘起和人物作简单介绍。

话说我和妻子去年九月中旬到日本、香港、广州等地走了一趟,历时两个多月。由于我们两人在广州都有亲友,兼且有住处,因此在广州逗留的时间比较多。我们所认识的一位朋友,小名“黑蛮”,是已故画家徐东白先生的嫡孙,比我小二十多岁。他十年前开始修习佛法,先学禅宗,然后修密,据说已经获取“上师”资格,能够引导并教育他人。我对宗教的认识很浅薄,对这位“世侄”也谈不上有很深的了解,毕竟当年与他的祖父、父亲交往的时候他还太小。得知他近年通过电子传媒的平台吸引了为数不少的追随者,持续几年带领着他的弟子们做了不少善事。在我的记忆中,这位小友最著名的事迹是,某一年他考试倒数第一,他的母亲拿着成绩表满目忧伤地问他“儿呀,你怎么就考了个最后一名呢?”他满不在乎地回答“总有一个人要考最后一名的呀。”他不爱读书,也不跟随祖父和父亲学绘画,念完中学之后跟风涉足过好几个行业,虽然没

赚到大钱,日子倒是过得蛮滋润。我很想知道他舍弃非常务实的状况转而探究玄学的心路历程,于是与他有了几次对话。在几次对话的间隙,我还特意听了他做电台节目的时候对听众的答问。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与我们对话的时候,他的话语充满哲理,很有逻辑,电台答问的时候却是极其通俗。他坦言这是一种策略,做电台节目的时候要考虑到听众的理解能力以及节目组的尺度,所以有些话只能私下交流的时候才会说。我对这位小友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也不时与其他朋友提起他来。


有一天,一位姓张的朋友请我们吃饭。他是内弟的中学同学,念书的时候就经常到我岳父家串门,至今维持密切的联系。张先生近年也潜心向佛,经常与我的内弟结伴到各处神山圣地寻师问道。当他听到身边有这样一位奇人,马上托我约这位“师傅”见上一面。张先生说这些年见过不少高僧高人,也见过一些浪得虚名的神棍。为免浪费彼此的时间,先把见面地点约在一间比较高档的茶楼单间,如果不能深谈,“饮茶食包”之后便各散西东,倘若话题能有向纵深发展的趋势,那就请到他的“茶室”品茗。我觉得这位张先生这样的安排虽说深于世故,倒也不无道理。为了避免先入为主的心绪影响谈话的质量,我并没有把张先生的背景透露给小友,希望尽量达到求真的效果。那天约的是正午,包间里总共六个人,除了主人张先生,还有张先生的姐姐、姐夫,主要客人自然是“师傅”,我们夫妇俩是陪客。那顿午茶喝了一个多小时,张先生邀约大家到他的“茶室”品尝最近购入的好茶。


张先生的“茶室”其实就在那家茶楼附近的一座大厦,是张先生的物业之一。原来是一套三居室的住家,却一直没有住人。客厅里放着一张花梨木根雕茶台和几张花梨扶手椅。张先生坐在主位,负责泡茶,“师傅”坐在他的右边,我和妻子坐在他的对面,他的姐姐、姐夫坐在他的左边。我们喝着茶,嗑着瓜子随意闲聊。话题很广泛,交流也很顺畅,说着说着,忽然说到了“痛风”。“黑蛮”听说我被痛风困扰多年,现在还吃着药,他就说要教我一个方法,每天做一次,无需服药,三个月后就可以完全解脱。我忙问是怎样的方法?他说,只要每天一次,驱动脑部的血液流向双脚,直到双脚感觉到沉重就可以了。我说不懂得怎样可以驱动脑部的血液,他说会念一段咒语帮我启动,以后照葫芦画瓢就是了。虽然半信半疑,料想不会有碍,觉得试试无妨。不过经常听说什么“走火入魔”的风险,为小心起见,就问了应该维持怎样的坐姿,是要张开双眼

凝视某处或是闭目静思?他说一切随意,自己感到最舒服的方式就好。于是我把腰背挺直,双掌放在大腿上,闭上眼睛。


我把眼睛闭上几秒钟之后,房间里响起一个绵长的单音,我的头皮忽然发麻,是那种用橡皮筋把手腕紧紧勒住,然后把橡皮筋松开,血液急促流向手掌的感觉。然后是另外一个单音,接下来是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绵长的单音。这不是我熟悉的语言,但我听过“梵呗”,觉得这几个单音可能是梵音。当第二个单音响起不久,我的双臂和大腿产生了膨胀的感觉。五个单音过后,是一长串类似梵音的吟诵,大腿的胀感消失了,轮到小腿和脚掌感到了鼓胀,虽然脚掌平放在地面,却有一种双脚被某种力量往下拽的感觉。当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的时候,只听见“黑蛮”说咒语已经念完,可以睁开眼睛了。我刚想说出自己的感受,“黑蛮”却先开了口,他说:“叔叔,刚开始你的血到了膝盖就停住了,没能往下走,在我加强催动之后才继续向下对吗?”我说完全正确,他叫我以后就这样每天默想当时的感觉,就能达到同样的效果。我问道:“不用念咒

了吗?”他说不用了,他已经把咒语“种”在我身上。虽然有些疑惑,决定还是“姑妄听之”。接下来,更令人吃惊的事发生了。“黑蛮”转向张先生说:“张先生,你的血和叔叔不一样,只到腹部就没有往下走。”张先生满脸佩服地说:“是的,我听了咒语,就感到血从头顶往下走,可是到了腹部就反复打转,没办法走向腿部,这是怎么回事?”“黑蛮”说:“你的情形和叔叔不一样,下次我再为你做。”


在场的其他人都被镇住了,我的妻子对“黑蛮”马上改口叫师傅。“黑蛮”很真诚地说:“婶婶不可这样叫,还是叫我黑蛮吧。”

常听说密宗有修习神通的法门,我没有问“黑蛮”是也不是,但心底不免把这次奇遇归类为“神通”。

后记:我想,读了上面的文字,会有朋友想知道,究竟三个月后有什么结果呢?且听在下一一道来。

经过“黑蛮”施咒之后,我面临一个严峻的考验:究竟要不要停止服用痛风药?

由于我的痛风史颇长,而且尿酸指数一向相当高,因此要长期服用 ALLOPURINO,同时每三个月定期验血,严格监控。如果我要验证“黑蛮”的虚实,就必须停药三个月,分分钟可能引来痛风的发作,虽然这样做有一定风险,我还是决定试一试。于是从那天起,我就停止服药,改为每天“练功”。虽然每天的感觉不太一样,毕竟最后都能达到双腿如铅坠的效果,而且停药之后痛风一直没有发作。回到新西兰之后的 1 月份,又到了验血的日子,我按期到诊所抽血检验,隔了几天,验血结果出来了,尿酸指数正常。到了那一刻,我才算是真正的放下心来。







浏览(34) (0) 评论(3)
发表评论
捕捉晨光第一线 2017-03-18 14:25:10


莫道君行早

canon 009.JPG

canon 010.JPG

canon 013.JPG

canon 014.JPG

canon 015.JPG

sup 

canon 022.JPG

canon 028.JPG

canon 032.JPG

canon 034.JPG

canon 035.JPG

canon 036.JPG

canon 039.JPG

canon 040.JPG

canon 044.JPG

canon 045.JPG

canon 049.JPG

canon 002.JPG

对比 (用了闪光灯)

canon 001.JPG




浏览(226) (3) 评论(8)
发表评论
《希特勒回来了》 2017-03-13 13:57:16

无论是当代人穿越到古代或未来,又或者是古代人或未来人穿越到当代,都会由于时空交错而生出诸多不协调,这种种的不协调本身就很有戏剧性。穿越者如何调适自己以便融入新环境或者逃离,可以衍生出多种变数,有很强的可塑性,因此关于“穿越”的题材在文艺创作上从不枯寂。但是,“穿越”的故事也容易流于程式化,譬如当代人穿越到古代,使用“超前”的知识谋取利益之类的描述,这种现象在网络小说中较为常见。德国电影《希特勒回来了》属于“古代名人”穿越到现代,由于希特勒的特殊身份,所产生的效应自然更为特殊和耐人寻味。

电影把希特勒“复活”的日子设定在 2014 年 10 月,与他的“前世”相距约 70 年。带着战争废墟的记忆,面对高楼耸立,欢声笑语的游客,希特勒的错愕可想而知。面对穿着破旧纳粹军服,貌似希特勒的这个人,人们并没有丝毫的维和感,他们纷纷给他拍照,甚至与他合照。其中一位说英语的游客的举动较为令人费解,他招呼同伴为自己与希特勒拍合照之后,却抛下这样一句话:“nice to meet you .To hell with HItler!”(这是一部德语电影,这句话却是用英文说的。)只有一位推着婴儿车的妈妈,看到希特勒靠近她的时候,使用“防狼喷雾”对付他。

街头卖报摊的老板以为希特勒是在拍记录片或“模仿秀”,让眼部受伤的他都留在自己的报摊内。通过阅读,希特勒掌握了大量的信息,从起初看到土耳其语的报刊以为“奥斯曼帝国改变战争进程了吗?”到确认:

人们以为我死了,许多狂热者最终也没能成功;

我们输了,俄罗斯和北方瓜分了土地;

联邦德国现在被一个蠢女人领导着,和巴伐利亚基督教的酒鬼一起工作,想组建可怜的社会主义。

德国唯一的希望是古怪的绿党。因为绿党的口号“为改变而工作”,因为战后的工业化,污染了土地和空气,祸害了人民,绿党现在要保护德国的土地。

当一位自由身的制片人兼导演邀请他做记录片的主角,承诺会带他到处访问民众的时候,他欣然应允并积极参与。当他在旅途中看到现代的电视机,马上想到那会是一个做宣传的绝妙工具,他反感当今电视台的烹饪、减肥、谐剧等节目,他认为电视节目只有表达政治主题才是人民的需要。

他访问一位来自东德的女士,她说:“......工资大幅下跌,民主制度下的竞选是被操纵的,没有带来任何改变。 ”

希特勒问:“每个人都害怕发表言论?”

她说:“我们什么都不能说,否则会被当成排外者。外国小孩往窗外扔东西,当我制止他们的时候,他们的父母就来威胁我。”

因此希特勒认定“我不在的几十年里,民主在人们的脑海中并没有留下多少痕迹。”

在酒吧里,有人支持劳改营,有人直言“所有那些可疑的大胡子们,他们必须被驱逐出境,随便去哪,他们应该消失......就算有些在德国出生,他们也该滚。”

希特勒:“滚回他们来的地方?”,

“爱去哪去哪,就是别呆在这里”

希特勒:“您主要指的是哪些人?”

“那些伊斯兰极端分子。”

他访问一位养犬的女人,她说:“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来到这里,我觉得不是很好。不过我们这些小人物也改变不了什么。”

希特勒:“但是如果许多小人物,许多平凡的男男女女团结起来,选出一个强大的伟人,那当然就能有所改变。”

希特勒为了论证自己关于“种族融合也不可行”的论点,用犬只杂交造成纯种牧羊犬灭绝来举例说明德国民族已经不纯了。 

在街头,一位被访者说“那些在德国的非洲人的平均智商只有40 到50 ,以前德国的平均智商在80 以上,现在大概最多只有 60 。”

希特勒附和说:“来德国的外国人越多,平均智商越低。”

一位自诩为“右翼主义者”说:“伊波拉病毒由外国人带进德国,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们德国人不能开口表达意见,因为我们始终有历史负担......我不是极端主义者,但是我永远支持右翼。

希特勒也并不是无往不利,当他以“政客们中饱私囊”为题,要求年轻人支持他,但是被拒绝。他的主张也被一位留胡子的中年人所批评,希特勒说要记下他的地址,说大搜捕的时候第一个就抓他,中年人说不怕。

希特勒得出一个结论:人们之中涌动着一股无声的愤怒,一种对现状的不满,这让我想到1930年。

他还沾沾自喜地对导演说:只要抛出一些关键词,他们就会上钩了。

当他被电视台相中,首次在电视上登台亮相,他抨击德国孩子琼、老人穷、没有工作,德国就停在深渊面前。但是电视上的厨艺秀使人们看不到深渊,他要与这种电视作斗争。他的言论得到许多正面的回馈,甚至有媒体说“恰恰是元首,揭开国之疮疤。”同时,马上就有各种对谈节目邀请他做嘉宾。

一位主持人说他煽动人的情绪,他的回应是:“与煽动人的情绪无关,是为了德国人民的幸福安康。一个元首,失去了人民就毫无价值。”

针对一位黑人主持人的问话他回答说自己为的是“让德国重回正轨,并且保障德国人民的生活。”,当主持人问像自己这样的人是不是该滚蛋,他说可以去修路。

面对另一位主持人对他的质疑,他说命运决定了他是希特勒,还说主持人是命运这台大机器里的一个小螺丝,而自己则是这台大机器里的大舵轮。

“模仿秀”播出之后,在德国的 Youtube 上引起了热议,下面是部分评论:

虽然二战不是什么好事,但现在这位成了一名喜剧演员。

面对这样的幽默,德国准备好了吗?

我完全不知道是该严肃看待这问题呢,还是该笑呢?

不能低估这件事,以前那个人也说了很多漂亮话,不知什么时候付诸实现,我完全不知道,这是好是坏。

我是否愿意让孩子出生在这个世界呢?总之我觉得他很棒,我肯定会继续粉他。你们也去看看吧。

他是要成为联邦总理还是网络红人呢?他两样都成。

我恨所有人、所有物,都给我滚!我唯一不恨的,就是希特勒。

虽然希特勒热衷于和各路政治人物对话,宣讲自己的理念,却在某政治领袖谈到国家政策的时候睡着了。在这里,电影对“元首”幽了一默。

希特勒迅速走红之际,电视台高层中有人出于争权的目的,播出了希特勒某次访问中,被小狗咬了手指,剧怒之下拔枪杀了小狗的一段视频。这段视频中止了希特勒上升的势头,电视台主导“模仿秀”的高层也黯然下台。 

但是没过多久,随着希特勒写的一本书出版后,他又一次华丽出场,还有人买下版权,为他开拍电影。这时,把他带到公众面前的自由身制片兼导演萨瓦斯基意识到这是希特勒的真身,想要从肉体上消灭他的时候,反而被当作精神病人关进了医院。电影顺利开拍。戏中戏里,当希特勒被萨瓦斯基用枪逼着站到天台边缘的时候,两人之间有这样一段对话:

萨:“你真是个怪物。”

希:“真的吗?那么你同样会被推举我的人们所定罪。”

萨:“他们都是怪物?他们只是普通老百姓。”

希:“他们把国家委托给一个非凡的人。你在干什么?阻碍选举?” 

萨:“不,但我会结束你。”

希:“你从不问为什么人们跟随我,那些底层的人们,他们喜欢我,他们有同样的价值。这就是你为什么不会开枪。”

不过萨瓦斯基没有被他唬住,他朝希特勒开枪了,希特勒应声倒下,从萨瓦斯基眼前消失。怪异的是,希特勒马上又出现在萨瓦斯基的背后,并且很得意地说:“你不能除掉我,我是你们所有人中的一部分。还有,不是所有事情都是负面的。”戏中戏在这里结束了。

由于这部电影糅合了新闻纪录片和虚构情节故事片两种形式,在衔接和叙事的过程中有时会显得生硬。但是由德国民众说出来的心里话相对于由编剧撰写的台词来得更为有分量。我们从电影里看到听到,希特勒口口声声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德国,为了德国民众。这些话语很动听,很容易引起欢呼拥戴,于是人们会认同“不是所有事情都是负面的”,尤其当负面影响不涉及自身的时候,人们更加不会费心关注,这就是为什么希特勒当年能够崛起的原因之一。同时,人们很容易忽略了在希特勒华丽的言词背后,骨子里那种别人“是命运这台大机器里的一个小螺丝,而我则是这台大机器里的大舵轮。”的傲慢。当这个人掌握了绝对权力之后,再也没有能够制约他的力量,悲剧就产生了!那么,当希特勒的纳粹主义已经被人们唾弃了那么多年之后,为什么人们对于希特勒的“复活”毫无警惕呢?我想,除了现今严肃话题娱乐化的原因之外,电影中的希特勒所说的“ 我是你们所有人中的一部分”这句话未必完全是废话,也就是说,我们是不是该扪心自问,自己的心中是不是有个“小希特勒”?


注:关于电影中的对话,根据中英文字幕摘录,不知是否完全与原文吻合。


浏览(2130) (5) 评论(8)
发表评论
“害死猫”的共犯 2017-03-04 18:32:58

一只猫被人从笼子里放出来,看到地面上有食物,猫趋前取食,没想到食物下面是厚厚的黏胶,把猫的四肢牢牢粘住。那个把猫放出来的人打开强光灯直接照射那只猫,同时把这个画面以直播的形式在互联网上发放,网站的名字是 KillWithMe.com 视频发布者的设计是点击的人越多,猫就死得越快。这个直播视频引起了防止网络犯罪小组的注意,但是他们无法关闭该网站,一来该网站的服务器不在美国本土,二来网站设计者巧妙地设定了镜像,只要关闭了一个服务器,镜像就会自行启动。结果那只猫最终就被高热烘烤,死在摄像镜头之前。令人震撼吧?然而这只是“前菜”,接下来死在摄像镜头前的将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在那只猫被虐待致死之后,媒体呼吁民众不要访问那个网站,但是实际情况却是使得该网站受到更多的关注。接下来的受害者是一位直升机驾驶员,他致死的原因是被持续注射血液抗凝剂,引致大出血而死亡。第三个受害者是新闻报道员,他双脚被凝固的水泥锁定在地面,被高温射灯烤炙,随着点击观看的数字不断上升,射灯的温度不断升高,那位新闻报道员被烤得皮焦肉绽脱水而死。负责侦破这个案子的防止网络犯罪小组的主要成员Jennifer Marsh 和 Griffin Dowd 经过细密的分析,从貌似毫无关联的三个被害对象的相关资料中梳理出三者内在的联系,并且对犯罪嫌疑人有了初步的认定。接下来,联邦探员 Griffin Dowd 成了第四个受害者,他遭到绑架后被放置在一个水箱里,水一直淹到他的脖子,水箱被连接到一组能释放硫酸的装置,硫酸的释出随着点击量增强,水箱里的水所含硫酸量不断浓化,Griffin Dowd 和其他三个受害者一样死在直播镜头前。联邦探员 Jennifer Marsh 最终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是 Owen Reilly,一个由于父亲自杀受到刺激,被送到精神病院治疗后康复出院的电脑神童。他那样做是为了报复在他的父亲自杀的过程中进行直播的参与者,他要以此证明公众对他人的受苦怀有不可遏制的兴趣。不过在联邦调查局采取行动之前,Owen Reilly 先下手绑架了 Jennifer Marsh,幸好 Jennifer Marsh 凭着冷静的头脑和自己的身体素质,变不利因素为有利因素,在同僚步步紧逼,使得被分散了注意力的 Owen Reilly 的时候反击,终于把 Owen Reilly 枪杀在他自己精心设置的直播镜头之前。这就是电影《网络杀机》Untraceable 的故事梗概。 

很多人都知道有一句英国谚语“好奇害死猫”,在这部电影里,害死那只猫以及其他受害者的,除了设局的 Owen Reilly 之外,还有众多访问 KillWithMe.com 的网民,他们都是共犯。 说起来,KillWithMe.com 的设计者对人心的剖析还是相当准确。



浏览(48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红烧肉(东南亚风) 2017-03-01 19:47:52


我喜欢吃红烧肉,以下一款东南亚风味的红烧肉得自家母真传。红烧肉选用五花肉烹制 较为大众所熟悉,家母更为喜欢用蹄膀去骨,切成不规则肉块来做,口感更为软糯。


步骤一

平底锅上撒上一层糖,厚薄随意,根据各人对甜味的喜好而定,慢火烤;

步骤二

待糖充分融化;

步骤三

加入鱼露,分量随意,根据各人对咸味的要求而自我调节,切记不要加水;

步骤四

放入切好的肉块,肉皮朝下,加上一头整蒜,慢火熬煮;

步骤五

过一段时间就把肉块翻动,使各个切面都能沾上酱汁;

这就是成品


小碗里是饱吸肉汁的大蒜和可供拌饭的肉汁。






浏览(1530) (3) 评论(6)
发表评论
总共有451条信息 当前为第 1/9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