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云乡客的博客  
方言控,电影控,文学控......  
        http://blog.creaders.net/u/765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年庆有感 2017-04-22 13:37:26

年庆有感

记得两年前,高山十年庆的时候写过些小文为贺,一转眼又过了七百多天。

王勃的“天涯若比邻”,纯粹是一种精神的遥感,还是有点虚,自有电子通讯以来,可算是稍稍地落在了实处。诸如打个电话通通音问,发个电报送去祝福等等,增强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密度。电脑的广泛使用,减省了许多重复劳动,提高了工作效率,各种文娱软件的开发则丰富了人们的业余生活。至于互联网的诞生,更是大大地缩短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综合性门户网站里的各种“论坛”或“社区”最能体现“天涯若比邻”的状况。世界各地的网友,由于共同的兴趣,聚集在这些小园子里各适其适,交流心得,无远弗届,其乐融融。不过,要维持“论坛”或“社区”的热度并不容易,既讲求版主的组织能力和凝聚力,也需要园友的积极参与和创作热情。见过一些综合性网站的小园子,开张时红红火火,过一段时间就门庭冷落,好几天没有一个新帖,教人心酸。我来“万维”的时间不长,未能目睹《高山流水》论坛开张时的情景,这几年所体验到的是,每天都有网友发表新作品,或中华经典,或外国名作;或当代流行曲调,或古典传世妙韵;或歌谣,或戏曲,林林总总,不一而足。再加上园友的互动讨论,热热闹闹,实在令人鼓舞,诗一首为贺。

 

《高山流水》十二年


报喜金鸡鸣不住,

《高山流水》赋新篇。

海内知音齐相贺,

埙篪赓韵十二年。





浏览(189) (0) 评论(1)
发表评论
按摩棒与《歇斯底里》 2017-04-15 15:38:23

如果有人告诉你,成人用品商店里的“便携式电动按摩棒”曾经是医疗器械,专门用来治疗“歇斯底里”症状,你相信吗?我对这种说法起初保持审慎怀疑的态度,直到看了据说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在2011年发行的英国电影《歇斯底里》才知道前面的说法还真不是瞎忽悠。

故事开始于 1880 年的伦敦,任职于“西敏医院”的青年医生格兰维尔再一次因为背离当时的“主流”医疗方法被解雇了。格兰维尔曾经是医学院的高材生,他信奉现代医学,坚持要为患者清洁伤口,防止感染,反对当时流行的“放血”治疗法。他的这种坚持使他一年内被多家因循守旧的医院辞退。无可奈何之下,他只好回到好友埃德蒙的家住。埃德蒙的父亲是勋爵,非常富有,埃德蒙本人醉心于各种现代化的电子器械。他知道格兰维尔真心希望能够使用新代医学的核心技术,去帮助那些需要救助的人,便提议给格兰维尔一万英镑,让他可以做想做的事,格兰维尔拒绝了。经过一次又一次失败的求职面试,格兰维尔终于被达尔林普尔医生聘用,当了达尔林普尔医生的助手。达尔林普尔医生是治疗“歇斯底里”症的专科医生,病人很多。由于格兰维尔对“歇息底里”没有什么认识,达尔林普尔医生对他解释说,这是伦敦当时的流行病,大约有半数伦敦女性或轻或重地患有这种症状。当时伦敦医学界认为“歇斯底里”症状是由于过于活跃的子宫所造成,轻度的“歇斯底里”会引致性瘾或者性冷感,也会有忧郁与焦虑的症状,这些都能够治愈。至于病情严重的就要使用强力的治疗手段,譬如送到精神病院,甚至要动手术把子宫切除。

历史上对于“歇斯底里”的治疗方法有很多,其中包括热浴、冰浴、催眠、骑马、水冲等等手法。达尔林普尔医生用的是最直接的手法 - 阴道按摩术。据说这种按摩术发明于 16 世纪,到 19 世纪被应用到医学领域。年轻的格兰维尔医生很受到诊的病人欢迎,诊所的收益也明显上升,达尔林普尔医生对他非常满意,准备把女儿艾米莉许配给他,将来由他接手经营诊所。

如果故事顺着这样的路径发展,虽然甜蜜却不免显得平淡,于是在这里有了一个转折。根据电影里所显示,医生花在每个病人身上的时间约 30 到 45 分钟,每天长时间做这样“无趣而费心的工作”(这是剧中格兰维尔医生的说法)使得格兰维尔医生的手部发生痉挛,因此影响了治疗效果,受到病人的投诉。达尔林普尔医生认为格兰维尔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立刻就把他解雇。格兰维尔再一次回到埃德蒙的家暂住,却因祸得福,带来一个新的转机。当时,埃德蒙制成了一支电动鸡毛掸子。格兰维尔百无聊赖之际,拿着那个鸡毛掸子把玩,发现机器的律动和微微的热量能对自己受伤的手腕产生舒缓的作用,于是想到把它改装成按摩器,代替人手操作进行治疗。机器改装成功,为了检验它的功效,他们找来了达尔林普尔医生家中的女佣人茉莉来做实验。实验只是短短的五分钟,效果非常好,茉莉说自己产生了三次高潮。埃德蒙和格兰维尔向达尔林普尔医生推销他们的新产品,达尔林普尔医生半信半疑之下,接受了他们的提议,在自己的病人中试用,结果大获好评。达尔林普尔医生重提女儿与格兰维尔的婚约,并为他们举行盛大的订婚晚宴。

这回应该是“大团圆结局”了吧?还没有!因为达尔林普尔医生的大女儿,艾米利的姐姐夏洛特搅乱了晚宴。夏洛特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她建立了一个为低下阶层妇女、儿童提供服务的庇护所。他的父亲达尔林普尔医生对此极力反对,多次要求她把庇护所结束掉。夏洛特不听话,达尔林普尔医生就停止了对她的经济支持。夏洛特只好向父亲的朋友借高利贷,没想到父亲知道了,把这笔借贷接收了,成了女儿的债权人。该笔借贷在晚宴的第二天到期,夏洛特不能偿还贷款就要把抵押品交给债权人。达尔林普尔医生却叫人提前把庇护所强行关闭。夏洛特在晚宴上得知父亲的所作所为之后,与父亲理论,然后打了前来驱赶她离场的警察,被当场拘捕,晚宴也就黄了。

事发之后,达尔林普尔医生担心女儿要坐牢,准备为她以患了“歇斯底里”症作申辩,专家证人就是格兰维尔医生。法庭里,对于主控官嘲笑妇女应该享有受教育的看法是浪费的观点,夏洛特说了一段话,她说:

除非英国能完全认识到女人的价值和贡献,否则它就只能是个二流国家,尽管它有着雄厚的财富。

这番话再现了当时欧洲社会女权意识的觉醒。

接下来,专家证人莫蒂默的证言更为有趣。他说:从咨询过我的患者来看,以及周详的考虑后,在我的专业知识看来,歇斯底里就是胡扯。它只是...缺乏平等机会的女性的一个自然表现。她们被迫在家务活上耗尽一生,而她们自私的,假正经的丈夫们,不愿意或者不能够和她们适当的做爱,或者次数太少了...... 我觉得社会一定要破除陈规。 

格兰维尔医生的证词引起法庭内旁听者的热烈掌声,法官也认为主控官关于“歇斯底里”的指控不充分,但是夏洛特由于袭击一位当值警官,被判监禁 30 天。 

“便携式电动按摩棒”和其它治疗方法一样,在不同的医生手上针对“歇斯底里”症患者持续使用着,直到 1952 年,对于“歇斯底里”症的治疗被正式禁止。从此以后,按摩器只被作为健康用品出售。


参考资料:

Hysteria ended in 1952 when the diagnosis was eliminated from the official American psychiatric nomenclature. The word was deleted from the medical vocabulary when it ceased to be listed as a separate clinical entity in the first edition of 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Mental Disorders (dsm-i) (1952) and in The Standard Classified Nomenclature of Disease (scnd). But the termination of the entire disease form was rather a semantic suppression than the real elimination of the illness. It was not long before this "repression" produced a predictable Freudian "return." 

- Lacan's reinvention of hysteria.-




浏览(574) (2) 评论(2)
发表评论
睡 莲 2017-04-09 14:58:19

在我们其中一套出租房住了两年多的租客搬走了,物业管理公司说重新寻找租客之前要做一

些维修,约我们到场商讨。需要维修的项目并不多,很快就敲定了,我们信步走到院中院的

水池子看一眼。这套房子是两年多前买的,当时就很喜欢那个水池,因为前任房主花了不少

心思在上头,有假山,有雕像,最主要的是还养了一些睡莲和鱼。那天水池里的莲花开得很

好,我用手机随手拍了几张,回家看了觉得不过瘾,想着带上照相机再去拍一组,没想到接

下来下了几场暴雨没去成。

01.jpg

02.jpg

03.jpg

04.jpg

05.jpg

06.jpg

07.jpg

08.jpg

09.jpg

10.jpg

放晴的那天早上,我到那里一看,先前的热闹劲没有了,只剩下不多的几朵小花形影相吊,

而且由于去得早,花苞都还含羞答答,半开不开的,莲叶上却是满满的水珠。我只好到附近

的咖啡店吃早餐,等到日上三竿再回去,终于拍下几张开得还不错的莲花。


不过,回到家里,看到先前被我们捞回家养在水缸里的那一朵,开得更灿烂,自然是要为它

留个记录。


11.jpg


这个“青蛙王子”则是两年多以前,房子还没出租的时候,睡莲没怎么开的时候拍下来的。


12.jpg








浏览(335) (2) 评论(2)
发表评论
“神 通” 2017-03-26 02:50:51

这是一件亲身经历的事,而且发生的时间并不久远,就在几个月前。见证这起“神通”的有几个人,直接受影响的则是我自己。为了方便朋友们的理解,先把这件事的缘起和人物作简单介绍。

话说我和妻子去年九月中旬到日本、香港、广州等地走了一趟,历时两个多月。由于我们两人在广州都有亲友,兼且有住处,因此在广州逗留的时间比较多。我们所认识的一位朋友,小名“黑蛮”,是已故画家徐东白先生的嫡孙,比我小二十多岁。他十年前开始修习佛法,先学禅宗,然后修密,据说已经获取“上师”资格,能够引导并教育他人。我对宗教的认识很浅薄,对这位“世侄”也谈不上有很深的了解,毕竟当年与他的祖父、父亲交往的时候他还太小。得知他近年通过电子传媒的平台吸引了为数不少的追随者,持续几年带领着他的弟子们做了不少善事。在我的记忆中,这位小友最著名的事迹是,某一年他考试倒数第一,他的母亲拿着成绩表满目忧伤地问他“儿呀,你怎么就考了个最后一名呢?”他满不在乎地回答“总有一个人要考最后一名的呀。”他不爱读书,也不跟随祖父和父亲学绘画,念完中学之后跟风涉足过好几个行业,虽然没

赚到大钱,日子倒是过得蛮滋润。我很想知道他舍弃非常务实的状况转而探究玄学的心路历程,于是与他有了几次对话。在几次对话的间隙,我还特意听了他做电台节目的时候对听众的答问。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与我们对话的时候,他的话语充满哲理,很有逻辑,电台答问的时候却是极其通俗。他坦言这是一种策略,做电台节目的时候要考虑到听众的理解能力以及节目组的尺度,所以有些话只能私下交流的时候才会说。我对这位小友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也不时与其他朋友提起他来。


有一天,一位姓张的朋友请我们吃饭。他是内弟的中学同学,念书的时候就经常到我岳父家串门,至今维持密切的联系。张先生近年也潜心向佛,经常与我的内弟结伴到各处神山圣地寻师问道。当他听到身边有这样一位奇人,马上托我约这位“师傅”见上一面。张先生说这些年见过不少高僧高人,也见过一些浪得虚名的神棍。为免浪费彼此的时间,先把见面地点约在一间比较高档的茶楼单间,如果不能深谈,“饮茶食包”之后便各散西东,倘若话题能有向纵深发展的趋势,那就请到他的“茶室”品茗。我觉得这位张先生这样的安排虽说深于世故,倒也不无道理。为了避免先入为主的心绪影响谈话的质量,我并没有把张先生的背景透露给小友,希望尽量达到求真的效果。那天约的是正午,包间里总共六个人,除了主人张先生,还有张先生的姐姐、姐夫,主要客人自然是“师傅”,我们夫妇俩是陪客。那顿午茶喝了一个多小时,张先生邀约大家到他的“茶室”品尝最近购入的好茶。


张先生的“茶室”其实就在那家茶楼附近的一座大厦,是张先生的物业之一。原来是一套三居室的住家,却一直没有住人。客厅里放着一张花梨木根雕茶台和几张花梨扶手椅。张先生坐在主位,负责泡茶,“师傅”坐在他的右边,我和妻子坐在他的对面,他的姐姐、姐夫坐在他的左边。我们喝着茶,嗑着瓜子随意闲聊。话题很广泛,交流也很顺畅,说着说着,忽然说到了“痛风”。“黑蛮”听说我被痛风困扰多年,现在还吃着药,他就说要教我一个方法,每天做一次,无需服药,三个月后就可以完全解脱。我忙问是怎样的方法?他说,只要每天一次,驱动脑部的血液流向双脚,直到双脚感觉到沉重就可以了。我说不懂得怎样可以驱动脑部的血液,他说会念一段咒语帮我启动,以后照葫芦画瓢就是了。虽然半信半疑,料想不会有碍,觉得试试无妨。不过经常听说什么“走火入魔”的风险,为小心起见,就问了应该维持怎样的坐姿,是要张开双眼

凝视某处或是闭目静思?他说一切随意,自己感到最舒服的方式就好。于是我把腰背挺直,双掌放在大腿上,闭上眼睛。


我把眼睛闭上几秒钟之后,房间里响起一个绵长的单音,我的头皮忽然发麻,是那种用橡皮筋把手腕紧紧勒住,然后把橡皮筋松开,血液急促流向手掌的感觉。然后是另外一个单音,接下来是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绵长的单音。这不是我熟悉的语言,但我听过“梵呗”,觉得这几个单音可能是梵音。当第二个单音响起不久,我的双臂和大腿产生了膨胀的感觉。五个单音过后,是一长串类似梵音的吟诵,大腿的胀感消失了,轮到小腿和脚掌感到了鼓胀,虽然脚掌平放在地面,却有一种双脚被某种力量往下拽的感觉。当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的时候,只听见“黑蛮”说咒语已经念完,可以睁开眼睛了。我刚想说出自己的感受,“黑蛮”却先开了口,他说:“叔叔,刚开始你的血到了膝盖就停住了,没能往下走,在我加强催动之后才继续向下对吗?”我说完全正确,他叫我以后就这样每天默想当时的感觉,就能达到同样的效果。我问道:“不用念咒

了吗?”他说不用了,他已经把咒语“种”在我身上。虽然有些疑惑,决定还是“姑妄听之”。接下来,更令人吃惊的事发生了。“黑蛮”转向张先生说:“张先生,你的血和叔叔不一样,只到腹部就没有往下走。”张先生满脸佩服地说:“是的,我听了咒语,就感到血从头顶往下走,可是到了腹部就反复打转,没办法走向腿部,这是怎么回事?”“黑蛮”说:“你的情形和叔叔不一样,下次我再为你做。”


在场的其他人都被镇住了,我的妻子对“黑蛮”马上改口叫师傅。“黑蛮”很真诚地说:“婶婶不可这样叫,还是叫我黑蛮吧。”

常听说密宗有修习神通的法门,我没有问“黑蛮”是也不是,但心底不免把这次奇遇归类为“神通”。

后记:我想,读了上面的文字,会有朋友想知道,究竟三个月后有什么结果呢?且听在下一一道来。

经过“黑蛮”施咒之后,我面临一个严峻的考验:究竟要不要停止服用痛风药?

由于我的痛风史颇长,而且尿酸指数一向相当高,因此要长期服用 ALLOPURINO,同时每三个月定期验血,严格监控。如果我要验证“黑蛮”的虚实,就必须停药三个月,分分钟可能引来痛风的发作,虽然这样做有一定风险,我还是决定试一试。于是从那天起,我就停止服药,改为每天“练功”。虽然每天的感觉不太一样,毕竟最后都能达到双腿如铅坠的效果,而且停药之后痛风一直没有发作。回到新西兰之后的 1 月份,又到了验血的日子,我按期到诊所抽血检验,隔了几天,验血结果出来了,尿酸指数正常。到了那一刻,我才算是真正的放下心来。







浏览(45) (0) 评论(6)
发表评论
捕捉晨光第一线 2017-03-18 14:25:10


莫道君行早

canon 009.JPG

canon 010.JPG

canon 013.JPG

canon 014.JPG

canon 015.JPG

sup 

canon 022.JPG

canon 028.JPG

canon 032.JPG

canon 034.JPG

canon 035.JPG

canon 036.JPG

canon 039.JPG

canon 040.JPG

canon 044.JPG

canon 045.JPG

canon 049.JPG

canon 002.JPG

对比 (用了闪光灯)

canon 001.JPG




浏览(232) (3) 评论(8)
发表评论
总共有45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9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