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云乡客的博客  
方言控,电影控,文学控......  
        http://blog.creaders.net/u/765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爆 肚 (不是吃的那种) 2017-12-09 14:58:23

浏览(12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后生可畏 2017-12-06 13:49:03

小女两周前到韩国首尔参加一个国际会议,为期一周。回程时转到东京,在驻日使馆呆了几天,完成部里安排的一项工作,上周五飞回奥克兰休息两天,周日晚上又要返回惠灵顿。女儿给我妹妹的两个孩子,也就是她的表弟表妹,带了一些礼物,我陪着她到姑姑家看望奶奶和姑姑一家。

女儿小时候随我们一起在香港的日子,有一段时间住得离姑姑家很近,她喜欢到姑姑家和表妹表弟一起玩,与表妹的感情尤其好。女儿小学毕业之后就转到新西兰念中学,与他们分开了,不过女儿每年的暑假都会回香港,那时他们又有机会见面,一起活动。据我妹妹说,她的女儿小时候很崇拜这个小表姐,觉得她很厉害,说她想的点子能把屋子翻个过! 

表弟最小,比我女儿小了好几岁,小时候老爱跟在两个姐姐后头,姐姐们却常常戏弄他。两个姐姐在屋子里跑来跑去,弟弟努力迈动两条小腿也跟不上她们俩,好不容易等她们停下来,追到跟前,她们转头又跑向另一个方向。但弟弟从来不恼,转个身又追了过去。

说来也巧,我们两家现在住得也很近,步行也就几分钟的事。每次小女回来度假,不是她过姑姑家,就是表妹来我们家,两个女孩子一起唱歌、作曲、练习太鼓,有说不完的话题。知道我们要来,妹妹一家都没出去。三个年轻人凑一块,开心交谈,我们在一旁不时插句话。我的外甥女大学念的是建筑设计,毕业以后在建筑师事务所工作了几年,刚刚获得建筑设计师执照,我恭喜她可以自立门户了。当年撵不上两个姐姐的小男孩,如今长成一米八几的帅哥,是个电气工程师,在此地一家著名品牌公司研发部门工作。这个孩子念中学的时候经常参加各类科技比赛,获得过一些奖项。他还很有商业头脑,念大学的时候就和同学合作,尝试把自己的创意转化成商品。

说着说着,外甥女忽然拿起几样塑料制品给我们看,说是弟弟用 3D 打印机做成的。我起先以为外甥买了一台 3D 打印机,觉得不算什么事。没想到的是,原来他是自己造了一台 3D 打印机,这些成品都是他的实验品。回头四顾才发现不见了那小帅哥,外甥女说应该是又躲到他的工作室里去了。我们一行人到楼下车库改装的工作室去参观那台 home made 3D 打印机,外甥果然在那里,观察着机器的工作进展。我们几个“老外”(外行)围着那台小小的机器,兴致盎然,用句网络语来说,又涨姿势了!

看着三张朝气蓬勃的年轻面孔和那台打印机,我为现代科技的日新月异而兴奋,也为这几个孩子能够学以致用而感恩。 

15.jpg


11.jpg

13.jpg

左边那个小照相机,每隔五分钟就会自动拍一张照片,发到指定的手机,报告打印的进度

01.jpg

06.jpg

04.jpg

03.jpg

09.jpg

12.jpg




浏览(1138) (3) 评论(2)
发表评论
农人的苦与乐 2017-12-05 12:56:35

院子的西北角种了几株甘蔗,不是为了解馋,是对过往生活的一种追忆。

大约三年前,老母赠我两截甘蔗,建议我种到院子里。院子的西北角原先没有种花果,但有一大丛野生的马蹄莲,每年都长得蓬蓬勃勃。我将马蹄莲除掉,裁出几段“蔗种”来,每段约 20 厘米长,有两个节,种到那个角落上。我们当年大田种甘蔗是要把“蔗种”先用防腐药液浸泡,然后再种下地。我把“浸种”这个环节省略掉,直接挖了几道沟,把蔗种放到沟里,复盖上泥土再浇水,然后基本上就没怎么管。三年下来,分蘖再分蘖,现在也长了十来根。今天早上给花树浇水的时候,看看那十几根甘蔗有很多干枯的叶子,想起来应该把那些干枯的叶子去掉,保持蔗丛的通风,于是戴上园艺手套操作。才扒拉了几下,那种久违的,蔗毛钻体的感觉又回来了。甘蔗叶子上有密密麻麻的细毛,一经抖动就会四处飞扬。千万别小看了这些肉眼难辨的细毛,它们好像武侠小说里的一种暗器“牛毛细针”,钻进人体的毛孔,会使人感到麻痒难耐,我们当年在甘蔗田里没少吃这种甘蔗暗器的苦头。不过话又要说回来,那种麻痒的感觉并不是不可克服,过得几天,适应后也就不当回事了。

大田种甘蔗有几个阶段最难忘。第一个阶段是蔗苗长到约 50 公分高的时候要除草。由于甘蔗垄培土之后凹凸不平,若站着使用锄头除草经常会误伤蔗苗,因此必须蹲着在两道土垄中间,用镰刀来进行这项工作。蹲下来之后,两边下垂的甘蔗叶刚好在两腋之间的外延磨擦,若穿的是汗衫,不几天就会被磨穿;若穿的是背心或光着膀子(指男知青),一天下来,腋窝的外延就会被拉出一道道血痕。血痕由细密小血珠组成,在汗液的作用下,很容易就凝固,头一天比较难受,两三天后也就安之若素。

另一个阶段就是扒除干叶的工序。我们的甘蔗田面积都比较大,由众多长条形的地块组成,一般宽两米多,长度则动辄二十几米,每块地上种五行甘蔗。当甘蔗长得比人还高的时候,早期生长的甘蔗叶子会陆续枯干,堵塞着各行甘蔗之间的空间。为保持通风的效果,这时就要把那些枯干的叶子扒掉,这道工序叫做“剥蔗荚”。进行这道工序的时候往往是大热天,我们顶着火辣辣的太阳,在密不透风的蔗行中间穿行,很容易中暑。“剥蔗荚”时每人负责一块地,由东到西,又由西到东来回操作,把枯干的蔗荚扒拉下来。扒拉蔗荚的动静很大,如果旁边的地块没了响动,就要呼喊探问,以免有人晕倒在蔗林之中,不能及时施救。

最开心的阶段当然是收获甘蔗的时候。收甘蔗一般在年底,那时天气不冷不热,小休的时候还可以钻到蔗林里吃甘蔗。我们种的是“糖蔗”,纤维长而硬,糖分高但不好嚼,在老农的教导下,我们学会了在蔗林中找“果蔗”来吃。“果蔗”纤维短而且比较软,便于咀嚼。用削甘蔗的刀尖在两个蔗节正中间轻轻一剁,如果裂纹一直延伸到两端的蔗节,说明这根甘蔗已经“饱熟”,啖之可也!我们吃甘蔗是用刀把皮削掉,然后一口一口把蔗肉咬下来,老农们的吃法更为豪迈。他们把蔗节剁掉,然后竖着切四刀,像是用刀写一个井字,四边不要,只吃那一小根蔗心!“果蔗”是混在大田里的“杂种”,却是我们寻找的珍味。

农人的苦与乐,一年一年地交替,当远离了那种生活,就成了一种记忆。

小鸟来凑热闹

另一边的黄玫瑰

月季花也开得很灿烂




浏览(698) (3) 评论(6)
发表评论
托杉唔识转膊 2017-12-03 16:36:28

浏览(162) (0) 评论(2)
发表评论
花树之间好修行 2017-11-29 12:29:29

上周六,我家娘子老早就与她的“红粉军团”约好作一日游,我只得自行安排节目。上午处理完日常的琐碎事务之后,吃罢午餐小寐了一会。醒来看看天色比早上较为明亮,但是阳光并不猛烈,非常适合外出。于是带上照相机,驱车直奔位于东区的“北岛佛光山”。

第一次参观“北岛佛光山”,我最感兴趣的不是那些仿唐建筑,也不是那些精心种植的松、竹、樱、柳。我最喜欢那一组散置于“大雄宝殿”之前,丹墀庭园之中的石雕小沙弥,当时就用手机拍了下来。可惜当天光线不好,成像效果不佳。总想着哪天要再拍一次,没想到一拖就是好长好长的时日。

车子驶近寺院的山门,看到周边能够停车的位置都已经停满车辆。见得寺院里有车驶出来,不再迟疑,直接开进院里找停车位。还好这时陆续有人离开,很快就停好了车子。停车场与大门之间很多游人,我想大概这天有佛事,所以到来参拜的信徒比较多。但是入耳的乐声却不是佛乐而是世俗的流行音乐,而且包括了中外乐曲,有点不知其所以然。穿过入门大殿的侧门,看到庭院里盛开的樱花,我才恍然大悟,原来除了来敬佛的信徒,不少人是来赏樱!

 56 株樱花开得灿烂,男女老少的游人们倘佯在樱树之间,闲适自在,组成一幅幅令人心情愉悦的画面,看着眼前一个个“未开悟的佛”,脑海中很自然地浮现出“人间佛教”这四个字来。我在院子里把那组石雕小沙弥一个个找出来,拍了照,也抢拍了几张有趣的游人动态和美丽的樱花。

回家之后,整理照片的过程中,忽然想到,人若如那些石雕小沙弥一样,置身于花树之间修行,是不是易得开悟呢? 

01.jpg

09.jpg

这一组雕像引来了一个可爱的小姑娘

11.jpg

12.jpg

17.jpg

自在



浏览(699)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49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9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