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云乡客的博客  
方言控,电影控,文学控......  
        http://blog.creaders.net/u/765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谈谈面对武汉“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态度 2020-01-23 15:10:05

既然说是“新型”,那就表示与先前所见的病毒并不一样,因此一时找不到遏制这种病毒的有效疫苗及药物。我的医学常识有限,并不具备谈论病毒以及治疗的资格,只是想针对这段时间所听到、看到的一些现象谈谈自己的感想。

反推时间的起点,从1月1日武汉警方传唤、查处八名“违法人员”,指控他们“转发不实消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到“人民网”报导,今年1月7日晚上,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从病原检测结果初步评估专家组了解,实验室检出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获得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经核酸检测方法共检出新型冠状病毒阳性结果15例,从1例阳性病人样本中分离出该病毒,电子顯微镜下呈现典型冠状病毒形态。专家组认为,本次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的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可以推断这次疫情的发生至少在2019年底就有苗头了。不过,由于这是一种新型病毒,医务人员对他们并没有足够的认识,也未能及时做出反应,这都可以理解。

我为之困惑的是,当疫情逐渐为公众所知悉并展开讨论之际,网上有些言论实在叫人百思不得其解。譬如有人以美国流感死人的数字来比对这次“冠状病毒”目前引致的死亡数字,一副“有什么大不了”的轻佻态度,甚至视之为“境外敌对势力”的兴风播浪。难道说,美国也死人,我们只要比他们死的少了就无所谓了吗?或者说流感死的人更多,我们就无须正视疫情的传播了吗?这显然是一种谬论。

我觉得,确认疫情之前保持冷静是对的,检讨疫情的应对措施也很有必要,但是面对质疑一概定调为“敌对势力”,或者转移话题却不是明智之举。吃官饭的“宣传口”这样做可以理解,网上某些人这样子擂鼓摇旗,淡化危机,却不知居心何在。

从好的方面来看,这就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也是其可贵之处。不过我必须明确表示,我不认同上述部分人的论调。 



浏览(441) (5) 评论(4)
发表评论
两个老陈及其他 - 戏说台湾大选 2020-01-21 13:45:34

两个老陈,说的是台湾的两个政治人物陈明义和陈学圣。陈明义是国民党台湾新北市议员,陈学圣是国民党的立法委员,在2020年的台湾大选中,他们同是国民党推举的总统候选人韩国瑜的同盟军。

11 月中旬,陈学圣接受联合访问表示,当年韩国瑜落魄时,常常带着口罩、帽子来找他,「我们是好兄弟,我吃什么他吃什么!」除了韩国瑜外,陈学圣也与韩国瑜妻子有很深的交情,笑说两人是「两代、两家交情深厚」。

「他落难、我帮他,我落难、他帮我」陈学圣说道,过去总是兄弟登山各自努力,但现在国民党已经改变,韩国瑜也为党内带来新气象,「现在是兄弟登山、一起努力了!」(中时电子报}

12月8日:国民党总统参选人韩国瑜和桃园市立委参选人陈学圣的联合竞选总部,今晚在八德区金和路举行,现场涌入约3万人。空拍影片曝光,网惊喊:大爆满!(中时电子报}

陈学圣与韩国瑜.jpg

同为11月中,韩国瑜为陈明义站台致词,拜托民眾把选票集中,全力支持立法委选参选人陈明义,总统则要投给「全台湾最黑的男人韩国瑜」(中时电子报}

陈明义与韩国瑜.jpg

然而当韩国瑜在大选中落败之后,两人面对公众以及媒体的时候有截然不同的反应。

陈明义受邀出席电视台关于国民党败选的讨论会时,不愿附和对韩国瑜的责难,仍然力挺韩国瑜,坦言不会落井下石。

陈学圣则公开宣称自己竞选立委落败是受韩国瑜的拖累,并坦言当然要怪罪韩国瑜,变脸比翻书还快。

由两位老陈联想到被国名党“青壮派”要求主动请辞立委的吴斯怀。他是前陸軍副司令,被國民黨提名擔任本屆不分區立委,但因他四年前曾經出席由習近平主持的孫中山誕辰紀念會,從此飽遭「親共賣台」質疑。

吳斯懷說,自己在2016年應邀到北京,參加非官方的「中山黃埔兩岸情」論壇,會中發言時曾經呼籲,大陸必須正視中華民國的存在。論壇結束後,被主辦單位邀去出席孫中山先生誕辰紀念會,到了現場才知道是習近平主持的官式活動。

按理说,“下架吴斯怀”是民进党的策略,说他有「親共賣台」的嫌疑所依据的不过是出席了由习近平主持的一次纪念会,肃立聆听了“义勇军进行曲”。民进党立委候选人中有人担心,以吴斯怀的军方背景,如果当选立委,很可能会进入“国防预算委员会”,届时会有泄露军情予对岸的可能。这样的揣测属于“自由心证”,本来可以不予理会。没想到却有民众及国民党人附和,也算是奇葩之至。

但是,台湾民众在对待另一位政治人物邱毅却表现出了他们的宽容。

大選过後,邱毅檢討兩岸關係歸納出八個重點:一怪台獨政黨修改教科書,馬英九未撥亂反正;二怪國民黨極可能放棄對「九二共識」的堅持;三怪統派政黨各自一把號;四怪政治人物媚俗,向台獨或獨台靠攏;五怪大陸將領講得強硬,沒有實際行動;六怪大陸涉台官員、機構、媒體怕事膽小;七怪「兩面人」橫行兩岸;八怪大陸涉台系統被特定媒體錯誤資訊誤判選情。

他还说「大陸的將領講得越強硬,但因沒有實際行動,久而久之,台灣人民聽多了,也麻木了,甚至譏諷為大喊『狼來了』的紙老虎,不但助長台獨氣焰,反而成為統派人士在台灣被迫害的理由。」

以上言论,与他在“凤凰卫视”节目中,细细剖析台湾军事力量并为“武力攻台”出谋建言一脉相承。

邱毅曾加入過中華社會民主黨,1994年退党,加入新党。在2000年總統大選時,出任宋楚瑜競選總部的發言人,後宋楚瑜組建親民黨,邱毅也隨之加入。2006年加入国民党。2019年11月13日,國民黨中常會通過2020大選不分區立委的建議名單,邱毅列入第8名安全名單中,11月15日,邱毅發表聲明退出國民黨不分區名單,11月21日,加入新党不分區名單。邱毅以政论名嘴、曾经的立法委员等身份游走于各政党之间,在大陆的微博帳號「邱毅台灣」还拥有326万粉丝,可见其政治能量的内存条频率及容量。

邱毅游走于各党派之间,奔走于海峡两岸,长袖善舞,游刃有余,有赖于当前的政治环境以及在台湾的言论空间。有人说,邱毅这种言行,若在对岸早就被封杀,我觉得这话有道理。譬如说王自健、张伯鑫的相声《歪唱太平歌词》,由于内容涉及批评发改委、涉及“政变”等内容,如今已经被“和谐”掉,“百度一下”还能找到相关条目,却再也找不到那段视频了。“油管”上自然是有的,不过要翻墙,智者大概不屑为。

听过一段相声,两位演员把日本战国时期的各种征战说成是村与村的械斗,引得台下听众哄堂大笑,满溢着大国子民的自豪感。在某些人眼里,台湾的所谓大选,大概类似于乡镇,最多是县里争当“话事人”的戏码。不过,从去年九月份开始观看这出“连续剧”,剧情倒也跌宕起伏,热闹非常。至于各路“名嘴”在各种媒体上或预测或支招,更是增加了不少娱乐性,叫我想起了“小飞侠”的主题曲里唱到的“好睇过超人上电视 好睇过电影卡通戏”。



浏览(59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羊城随记 - 游有方 2020-01-15 14:21:00

这次回广州要办两件事,其一是解决我家娘子的耳患,另一件则是“去饮”。“去饮”这个词从字面上来看很普通,非粤语使用者如果不是对这种方言相当熟悉的话,未必能够知道这个词的准确含义。对于描述把液体饮料或流质食物咽下去这种动作,有人用“喝”,或曰“饮”。小口是“呷”,有时也被说成“闷”,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广州人的“饮茶”指的是上茶楼,“饮凉茶”说的是吃药茶。“饮滚水”是喝白开水,而“去饮”却特指“去饮喜酒”。我们这次返乡的其中一件事就是要赴宴,赴我家娘子的表妹娶儿媳妇的喜宴。

喜宴定在十一月底,加上“三朝回门”等活动要闹个三四天。因此我们月初就回到广州,回程则定在十二月二十日,以便有足够的时间把两件事都办好。结果看病连动手术用去了三周,走完喜宴的流程已到十二月月初,加上先前并不确定要花多少时间在治病这件事上,所以并没有作较长途旅游的计划。那一个多月里,只去过离广州不远的沙湾古镇、新娘子的家乡新会。至于广州市内的打卡新点“永庆坊”,自然也是要去的。

沙湾古镇始建于南宋,至今已经有 800 多年,形成并保留了不少具有岭南文化特征的祠堂、庙宇以及商业遗址、民居遗址等古建筑。沙湾离广州市不远,也就大约四十公里,非常适合一日游。我们乘地铁到了市桥,然后转乘公交车,正午之前就到了杀完。由于不是假期,也不是周末,游客稀稀落落。小街两边尽是售卖各种旅游纪念品以及伴手礼的店铺。还有那些开在民宅的民宅和小吃店。有关沙湾古镇旅游攻略的资料在网上多得很,但我们并没有按图索骥,只是信步游之,走到哪是哪。

07.jpg


01.jpg

02.jpg

这是文峰塔,又名文昌阁、文魁塔。塔分六角高三层,原先是此地大族何氏留耕堂的风水建筑,塔里面供奉了“文魁星”神像,充钱乡中读书人和儿童“开冬学”必来叩拜,如今塔边围栏上的红布条是莘莘学子们来向文魁星致意的印记。

08.jpg

三稔厅,据说是广东音乐的发源地,用作“广东音乐纪念馆”恰如其分。

10.jpg

镇南祠位于沙湾古镇内的安宁西街20号,原为何氏家族的祠堂(分支之一}。现在的祠堂,是沙湾古建装饰艺术馆。里面展示了各种广东传统的雕塑和工艺艺术品。

04.jpg

看看这些木雕,到处都有

05.jpg

06.jpg

先后出过两个进士的一条小巷 - 进士里巷

按照传统的婚礼习俗,表姨甥在婚宴后的第三天偕新娘子归宁。我家娘子的表妹夫妇,新郎的舅父舅妈,加上我们几个从新西兰乡下来的表姨妈、表姨父组成的亲友团,一行十多人齐赴新娘子的家乡新会。新娘子的父母热情好客,安排我们入住圭峰山麓的温泉酒店,又带我们品尝新会美食和到朋友的果园里摘番石榴。新会人引以为傲的“小鸟天堂”大家都去过就省略了,近年崛起的“陈皮村”却是不能错过。新会人加工、食用陈皮的历史据说有700多年,粤菜中也有不少名菜与陈皮结下不解之缘。譬如陈皮鸭、陈皮骨、陈皮牛肉等。至于各类陈皮小吃如陈皮梅、陈皮姜、陈皮柠檬、陈皮瓜子、陈皮花生等更是数不胜数。现在这里还有一个“陈皮交易所”,陈皮以其产地、产季、年期、品质来定价。交易的人士可以提现货,也可以存放在这里的专业库房待价而沽。

我们在陈皮村里一家规模不小的店铺里试吃了不少陈皮小吃,又喝了不同年份的陈皮茶,然后买了不少“手信”,可说满载而归。离开陈皮村之前的最后一个项目是吃“陈皮雪糕”。普通的牛奶雪糕中有淡淡的陈皮香味,却教我想起当年在“接龙游戏室”活动中杜撰的“臭豆腐冰淇淋”,说与众人听却引来一阵“九唔搭八”的批评。

081.jpg

这是“陈皮村”的地标建筑

079.jpg

“陈皮雪糕”的广告

“永庆坊”位于广州市老区西关,是一处极具广州都市人文底蕴的地域。“永庆坊”内有八和会馆、銮舆堂、金声电影院、泰华楼、宝庆大押、李小龙祖居等景点。2018年 10 月底,“今上”到这里视察之后,也就成为了旅游社的新卖点。

我感兴趣的几处地方:

19.jpg

旧日的邮箱

18.jpg

杂货店里的粤语俚语牌

17.jpg

16.jpg

活字印刷时代的铅字架

15.jpg

穿上“古装”的游客

14.jpg

13.jpg

11.jpg

12.jpg

永庆坊附近的西关大宅门





浏览(484) (4) 评论(11)
发表评论
羊城随记 - 食有鱼 2020-01-11 14:11:23

熟语“食在广州”得以流传一时自然有所依据,时至今日其现实意义则有所减退。试问大河上下,长江南北,如今哪里没有“美食城”,哪里会让广州独美呢?即使倒回去从文人雅士的诗文里,我们也能找到不少历史上的“美食之都”。譬如“扬州鲜笋趁鲥鱼,烂煮春风三月初。”这样的场景,就带有连贯的历史感。至于“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这样奢华的“曲江春游”更是令人叹为观止。话虽如此,曾经“万国客商通互市,二洋文化着交流”的五羊城毕竟有着它的底蕴,这次返穗,着实品尝了不少美食,今天着重讲讲吃鱼。

最近几年,源自顺德的“无骨鱼”餐单在广州发扬光大,市面上多了以此为招徕的餐馆。记得 2013 年曾在朋友的引领下,到过顺德勒流镇一家被戏称为“奥巴马的弟弟”开的餐馆吃无骨鱼套餐,我们当天六个人,用了两条鱼。首先是天麻炖鱼头(如果客人要求,也可以做成剁椒鱼头或者豉汁鱼头,但要在定餐时申明),然后是“姜葱炆鱼腩”,还有一大碗“拆鱼羹”由鱼的碎肉混合丝瓜丝,红萝卜丝,云耳,马蹄熬煮而成,味道鲜美。鱼皮凉拌,鱼骨上留得有些肉,剁成小块用油炸了再焖焗。最精彩的就是“无骨鱼片”,每块鱼肉切割成差不多大小的长方形,厚约五六毫米,所有鱼骨用人手一一拔除,保证老人小孩都不会发生骨鲠喉咙的事故。吃法是由食客自行把鱼肉涮熟,老板还亲自指导汆烫的手法和时间,务求达到最佳效果。

这次旅程,由我们的老表带领路,到过位于顺德大良的“九号功夫鱼私房菜”吃鱼。这家店如果没有熟人带路实在不好找,因为它就是一座民宅,也没有醒目的招牌,只在一面粉墙上写着“九号”两个字。所谓“功夫鱼”其实也就是“无骨鱼”的套路,由于工序繁多费功夫,这样的叫法倒也合适。他们家的凉拌鱼皮很有水平,鱼皮爽脆入味,搭配酸姜条、黄瓜条吃起来教人停不了箸。他们的鱼片同样去了骨,先由服务员代为烫熟分装在小碗内,随着一小碗飘着细细青葱丝的盐水分送给每位客人。烫得刚熟的鱼片略微蘸点盐水与葱丝送入口中,把鱼片的鲜味提升不少。其实“九号功夫鱼私房菜”这个也是食客们口口相传,并不是他们的店名。有见及此,我建议老板在粉墙上“九号”两个字后面加上“公馆”两字,老板嫣然一笑,不置可否。

凉拌鱼皮

凉拌鱼皮.jpg

无骨鱼片

无骨鱼.jpg



我家娘子是番禺人,自小喜欢吃鱼,虽不至于无鱼不欢,但有机会,必不错过。平常晚上没有邀约的话,我们就会买一条鱼或者一大块鱼腩,与丝瓜或豆角(这两样食材在奥克兰都卖得很贵)合煮,这样一来菜有了,汤也有了。有一天下午事情比较多,回家的时候估计菜市场已经没什么好货,路过一家以鱼为主题的餐馆时候,决定入内一试。点了“順德魚羹”、茄子燜魚腸、鯽魚粉,主食则是红糖糕。魚羹以魚蓉、枝竹、木耳絲、蛋絲、絲瓜絲、檸檬葉絲、茴香絲和粉絲混煮,鮮香兼備。茄子燜魚腸装在陶钵里,酱香浓郁,“鯽魚粉”则是把一尾鯽魚燙熟了,取其肉和木瓜絲一起包在粉皮內,以淡醬油調味,鮮味十足,与茄子焖鱼肠的咸香组合可谓相得益彰。

顺德鱼羹

顺德鱼羹.jpg

茄子焖鱼肠

茄子焗鱼肠.jpg

鲫鱼粉

鲫鱼粉.jpg

新西兰是个岛国,四面环海,海产倒是丰富,但是论起吃鱼的花样,绝对无法与国人比拼。譬如我们在当地就难得吃到“鱼肠”,更不要说“鱼饺”了。有一天我们到沙湾古镇游玩,在一家家庭餐馆里就吃到了久违的鱼饺,带来意外的惊喜。鱼饺是用鱼浆擀皮,包上肉馅再下锅煮。那天我们到得早,还没到餐点,小店老板一个人兼任大厨和服务员,接了单就进到后厨现做,做完再亲自端出来,忙得不亦乐乎。

鱼饺

鱼饺.jpg

还有一天在一家走高档路线的粤菜馆子吃饭,其中一道“啫啫鱼面”也是很有特色。所谓“鱼面”是鱼的两颊,配以姜葱蒜,用砂锅焖焗,品尝的不是鱼肉但别有风味。记得香港美食家唯灵讲过,传统的“煎酿三宝”其中一样就是在鱼面颊上酿鱼滑再煎熟,不过早就被较为简单的“酿茄子、酿青椒、酿豆腐”取而代之。在这家店里也试了一道“钵仔焗鱼肠”,这道菜以传统配料鸡蛋、柠檬皮、姜丝、油条加上鱼肠焖焗,上桌前撒上切得细碎的葱花。这道菜他们是珠江三角洲的家常菜,并不难做,不过由于是高档餐厅,售价比一般酒楼大概贵上一倍,那就是人们常说的“吃装修、吃服务”了。装修肯定是花费不少,服务却嫌不够细致。“焗鱼肠”上桌的时候,绿白色的葱花是堆在钵子的中间,按道理应该由客人自行决定舀多少葱花搭配主食材。没想到服务员一下子就用钢勺把葱花一抹,把整个钵面完全覆盖,同桌的一位朋友不太喜欢吃葱,舀的时候反而要把葱花先扒拉开,却是始料未及。

啫啫鱼面

啫啫鱼面.jpg

钵仔焗鱼肠

钵仔焗鱼肠.jpg









浏览(682) (34) 评论(5)
发表评论
羊城随记 - 快餐篇 2020-01-07 17:10:56

我家娘子在广州住了几天医院,我每天到医院陪她。娘子吃的是医院内供应的“点餐”,我却是把“中山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附近的那些个快餐店挨个品尝。吃着吃着,竟然吃出了日本男演员松重丰所演“孤独的美食家”那种感觉,在朋友圈自诩为“一个人的广州快餐之旅”。

这次回广州,发现很多连锁餐饮店,有一家卖牛杂的店铺,好像是到处都有。真叫人生出“忽如一夜春风来,阿婆牛杂遍地开”的感慨。我没有尝试去了解这家“阿婆牛杂”忽然间四处布点的背景,但是直觉与原先载誉广州芳村那位卖牛杂的“阿婆”多多少少有些关系。那位原名陈桂姐的阿婆,打从 30 年前开始就在芳村推着小推车卖牛杂。“牛杂”只是一个统称,其实她那锅里还有鱼蛋、萝卜等其它食材。阿婆的牛杂除了汤汁浓稠,火候十足、口感绵厚兼有嚼劲诸般特点之外,关键还在于讲究食材的新鲜和干净。阿婆的口头禅是“做食品最紧要对得住自己嘅良心,自己食得入口至可以俾人食。”随着陈婆婆年纪越来越大,据说自 2018 年开始,阿婆的小推车就不常见了,有时几个星期开一次档,甚至两三个月才出现一回。至于连锁店“阿婆牛杂”有没有得到阿婆的授权抑或单纯是“借艇割禾”则不得而知了。

基于对该连锁店的来历心怀疑虑,虽然住家附近就有一家“阿婆牛杂”,每天出门都能看到他们家的招牌,很长时间都提不起兴趣光顾。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有一天终于外带了一碗牛杂回家一试。俗话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这家连锁店的牛杂毫不出色,肉块又很小。不要说拿来和陈婆婆的牛杂比,就算是比起西华路“牛佬”的出品都有所不如,看来即便不是山寨版,也不过是邯郸学步之流。

回过头来说说我那“一个人的广州快餐之旅”。在广州期间与亲友相聚共餐的机会很多。那样的饭局基本上都定在楼堂饭馆,高谈阔论,觥筹交错,自然是其乐融融。至于一个人吃快餐,虽然少了互动的情绪,却也是一种接地气的体验。“中山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位于“中山二路”中段,中山二路全长约一公里,在这路段上的餐馆食肆大概不少于三十家。这个数目指的不过是大街两边的店铺,并不包括横街小路上的那些店家。这里头有酒楼和较大型的饭馆,更多的则是售卖粥粉面饭的快餐店。那几天里,我试过几家不同店铺的米饭套餐,基本上都是一饭一菜一汤的套路,也有一饭一肉菜、一素菜外加一汤的搭配。价格在三十到四十元之间,味道也都大同小异。其中有一顿印象比较深刻,说的是一家主打“上海馄饨”的店铺。进门之前本想换换口味吃碗馄饨,结果看到他们的菜牌上有卤肉饭,于是改了主意。他们家的卤肉饭套餐包括一钵饭、几块卤肉配炒土豆丝、一小碟蒜蓉小白菜,外加一盅干菇枸杞排骨炖汤。他们家提供的也是蒸饭,但与我先前在其它快餐店所吃过的蒸饭有一点很大的差别。其他那些店的蒸饭都是盛在不锈钢钵里,这家馄饨店用的却是枣红色的陶钵,多了几分雅致。由于猪肉价高,卤肉的块头不大,量也不多,但炒土豆丝做得很好,微酸微辣,很好下饭。整体的色香味以快餐的水平来说够得到中上,难得的是价格还特别克己,只卖 25 元,性价比极高!

这趟旅程所吃过的最佳快餐小店,是在我们屋苑附近新开的牛肉店。十一月上旬某一天,我发现屋苑北门外有一家新开张的小店,店门外立着好几个大花牌,店名是“胶己人鲜黄牛肉”,不少人在排队轮候,煞是热闹。显而易见这是一家潮汕人的店铺,因为“胶己人”就是潮汕话的“自己人”。最近几年,主打潮州牛肉丸、潮州鱼蛋的小店在广州并没少开,真正能做得好的却是少之又少。看到这家店的热乎劲,潜意识认为那些顾客大概都是冲着“新张大酬宾”而来,且看能否打破“新屎坑三日香”的宿命。没想到两个多星期过去了,有几次饭点经过这家店,总是有不少人在排队,这就引起我的好奇心了。那家店并非面朝大街,周边还有大大小小几家食肆,能有这样的客流,想来必有其优胜之处,若不是价格吸引人就是出品有水平,于是动了一试究竟的心思。由于我家娘子不吃牛肉,我琢磨着只有哪一天“放单飞”了才能得偿所愿。

就在这家“胶己人”开业三周之后,有一天我家娘子有个同学聚会,这种场合,我这个外人当然是自动避席。那天上午有几件事要处理,忙完后竟然已经接近两点,想着小店不会午休,于是直奔那家牛肉店而去。毕竟过了饭点,店内并没有顾客。只见一个大姐在拖地,白色地砖拖得光可鉴人。一个小伙子在门前玻璃橱里的案板上切牛肉,称过之后分装在盒子里。还有一位中年男子闲坐在门前,看我走近了,向我点头致意。我用潮州话问了一句“还有吃的吗?”那中年汉子满脸堆笑应了一声:“胶己人,当然必须有。”话毕立刻站起来,往店内走去,嘴里边说刚熄了火,要稍等片刻,我说没关系。店面不大,后面一块是厨房,贴墙两排长条桌面,每边能坐八到十个人。中间并排放着十张长方形桌子,也能坐十几二十人,真要坐满了也挺挤。中年人把我让进店里然后开始烹煮我点的“牛丸牛杂粿条”。“粿条”是米制品,有点像“河粉”但口感较为有弹性,客家人称之为“粄条”。

几分钟后,店主兼大厨给我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粿条,叫我慢慢吃,提提意见,又请我吃完之后一起品茶。我看那碗中清亮的汤色就颇有好感,舀一汤匙入口,汤汁没有大多数店铺浓重的调味料,吃得出汤底以牛骨为主熬制而成。粿条是地道潮汕质地,有米香有弹性。牛杂稍嫌块头不够大,不过那是广州各家小店的通病,勉强可以接受。牛丸的个头就够大,牛肉的含量也足,筋道有嚼头,能够呈现出汕头福合埕产品的特点。每张桌上都放得有辣椒酱和沙茶酱,分别尝了一点,明显是外面采买的大路货,中规中矩,没有惊喜。吃罢走到店外,店主已经在门前摆开一张小方桌,桌上放着泡功夫茶的茶具。店主把两个小茶杯斟满,抬手让了一下,说是第三泡。我轻啜一口,满口浓郁香醇,接着一饮而尽。滚烫的茶汤顺喉而下,嘴里是馥郁的回甘,何止是喉吻润,简直是通仙灵!我直呼好茶,店主自得地说是“凤凰单丛”。看到店堂里贴得有两幅牛体分割图,上面还标示着涮烫的最佳时间,我问店主是否针对火锅的客人而设?店主说白天主要售卖粉面,晚上才接待吃火锅的顾客。店主指着仍在埋头切肉的小伙子对我说那是他的侄子,切下来一盒盒装好的都是顾客预定外卖带回家享用的。店主还说我今天吃的牛丸牛杂味道不够纯,建议下回尝尝他们的牛肉汆汤,说那才能吃出牛的真味!人家盛意拳拳,我自然是满口应承。可惜的是直到我离开广州都没有机会再访“胶己人”,只好寄望下次回去他们还在营业,还能保持同样的水平。不过,他们的定价并不便宜,一碗粿条最低也要 25 元,还是小碗,女孩子吃可能足以果腹,对男士来说怕要来碗大的,那就要 35 到 40 元了。这样的价格究竟能不能保持有足够的客源真还不好说。

饮食店要做到“又平又靓”真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001.jpg

003.jpg

002.jpg




浏览(1278) (6) 评论(2)
发表评论
总共有58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1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