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欢迎光临幼河的博客空间!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搜索>>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blog.creaders.net/youhehuang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幼河
 
注册日期: 2010-01-13
访问总量: 5,138,36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用户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哑女的悲剧
· “光环”的背后
· “支部建在连上”
· 阶级斗争学说
· 分析人口统计
· 这能没矛盾吗?
· 最离奇劫机案
友好链接
· 阿唐:阿唐的博客
· Rondo:Rondo的博客
· 读你千遍:读你千遍的博客
· 姜尼:姜尼的博客
分类目录
【删除】
 · “真让我操心!”
 · 删除
【摘编文章】
 · “光环”的背后
 · 最离奇劫机案
 · 克里米亚和科索沃
 · 毒漆藤
 · 珍妮.古多尔
 · 有关雾霾
 · 夹缝中的乌克兰
 · 买房VS租房
 · 杨米拉和杨宝禄
 · 从丑化日本人说起
【转贴文章】
 · ZT:最离奇的空难
 · ZT: 秀兰.邓波儿去世
 · ZT:我的“杂种”家庭
 · ZT:“我们”愈加脆弱的婚姻
 · ZT:百姓冷眼看“特色中国”
 · ZT:北美崔哥语录
 · ZT:到底是谁变了,文学?读者?
 · ZT:歌曲《祈祷者》
 · ISON彗星
 · ZT:辣椒趣说
【散文】
 · 南锣鼓巷
 · 踏雪
 · 故居的变迁
 · 理发
 · 养蚕、种蓖麻
 · 鸟的“狡猾”
 · 追梦
 · 亲情
 · 绿夜
 · 这老哥儿俩
【纪实】
 · 哑女的悲剧
 · 他是这样返城的
 · 我的小学老师
 · 我的中学老师
 · 王老师
 · 当年“知青”的婚恋
 · 小铁子
 · 雁群不再
 · 海伦
 · 恼人的警报器
【小说】
 · 父亲·母亲(十八)
 · 父亲·母亲(十七)
 · 父亲·母亲(十六)
 · 父亲·母亲(十五)
 · 父亲·母亲(十四)
 · 父亲·母亲(十三)
 · 父亲·母亲(十二)
 · 父亲·母亲(十一)
 · 父亲·母亲(十)
 · 父亲·母亲(九)
【随感杂谈】
 · “支部建在连上”
 · 阶级斗争学说
 · 分析人口统计
 · 这能没矛盾吗?
 · 网警蛮横
 · 这十句话有错?
 · 《父亲·母亲》后记
 · 过敏症
 · 回族
 · 理想主义的悲情
【随手一拍】
 · 春天
 · 殊途同归
 · 难得的好天!
 · 樱桃西红柿
 · 春天里
 · 蒲公英
 · 山茱萸
 · 雾中的园林
 · 洋教头和他的中国徒弟
 · 春寒料峭
【旅游】
 · “打雁”“打鹅”
 · 大峡谷的曙光
 · 大峡谷的余晖
 · 旅游日记(六)
 · 旅游日记(五)
 · 旅游日记(四)
 · 旅游日记(三)
 · 旅游日记(二)
 · 旅游日记(一)
 · 少女
存档目录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我的网络日志
哑女的悲剧 2014-04-17 02:18:49

        哑女的悲剧

  
我刚来美国时曾在一家塑料制品工厂里打工。包装工中有位来自韩国的女人,是个哑巴。哑女的丈夫也在厂里工作,是位机械修理工。他高大、健壮,一张有棱角的脸,金发碧眼。他曾作为一名美军士兵驻军韩国,在教堂中认识了这位幼年被父母遗弃的,十七岁的哑巴修女。哑女有双细长的眼睛和弯弯的眉毛让这位美国年轻士兵销魂,在他离开韩国时便把哑女带到美国。他们结婚生子,相亲相爱十二年。两个欧亚混血的儿子非常漂亮。哑女常身着鲜艳民族服装和丈夫手拉手上下班,彼此交流时相互打着手势。有时看到哑女坐在摩托车后面紧紧抱着丈夫任其狂驰,充满浪漫情调。

    哑女最爱指使人。那时我刚到塑料厂干活,她常把我招去干这干那;完了,她在纸上写上“THANK YOU”。她的英文水平不低,常见她看英文报纸。同周围工人们交流时就写纸条,语法相当规范,意思表达的很清楚。她脾气不小,动不动就摔东西,颇有美国悍妇的威风。只要稍不满意,她就到工头那比比划划地抱怨,尖叫着写张纸条指责什么事情。工头们还真怕她几分。

    一年后,我忽然觉得哑女收敛了很多,而且再也看不到他们夫妇手拉手。知情人告诉说,哑女的丈夫爱上了另一位活泼的白人姑娘,正在和哑女闹离婚。美国人认为家庭要绝对地建立在爱的基础之上。如果夫妻不再相爱就该离婚。可这个爱的解释是什么?是简单的性爱还是思想感情一致的理念上的爱?这就很难说了。不管怎么说,反正这位美国的修理工不再爱自己的哑巴妻子了,相亲相爱的十二年是美满的,但已成为过去;他现在爱另一个女人,为了他也为了哑女,应该离婚。

评论(0) 引用 浏览(14)
发表评论
“光环”的背后 2014-04-16 02:41:17

        “光环”的背后

 

    万维网上看到年四旺的故事,说他现在在美国混日子。说起这位“毛主席的好战士”,五、六十岁都有印象,但现在的年轻人却不知所云。那我们还是把有关文章先看一遍吧。我们用不着了解得那么详细,摘编一下就可以了。

 

    年四旺19436月出生,于196512月从安徽省怀远县陈集梅庄入伍。1966年--也就是“文革”开始的第一年--最后一天,年四旺在归营途中,突然发现铁轨上有一块大石头(后来称的重量是46.5公斤)。而正在此时,一列客车呼啸着飞驰而来,离石头只有二三十米远了。此时此刻年四旺以一种自觉与自发的勇敢冲了上去。就在搬开石头的那一瞬间,年四旺被火车强大的气浪击倒并昏死了过去,头部负了重伤。

    等年四旺躺在医院里苏醒过来时,已经是1967年元

评论(1) 引用 浏览(31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信言不美 留言时间:2014-04-16 21:56:13
很好看。这是天意,是对一个风骚女人脚踏两头船的惩罚。
“支部建在连上” 2014-04-15 02:53:43

          “支部建在连上”

 

    毛泽东在1928年就说过“红军所以艰难奋战而不溃散,‘支部建在连上’是一个重要原因”。毛还是很实事求是的,他只是说这是一个“重要原因”。实际上,当时中共的红军要想在割据中生存乃至壮大还有许多其它重要因素。1934年中央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中失利,八万红军一路溃逃,到了遵义只剩下一小半;那时红军各个基层连队都被中共组织得很有战斗力也不行,国民党军在各个方面都占很大优势。当然,不管怎么说,毛的“支部建在连上”确实使中共的军队比国民党军更有战斗力。

    战争年代,中共的军队特别强调“党指挥枪”,政治委员是党在军队中的具体表现。团以上都有政委;以下,营有教导员,连队有指导员。这些政工职位都比平级的其他职位权力大。也许我们会有疑问,除了中共绝对地控制军队的意图外,中共军队的政治思想工作到底有多大效果?照我看,如果没效果,中共就不会特别强调政治思想工作。对基层战士的宣传鼓动一直是中共鼓舞部队士气的一个法宝。

    一支军队,如果从连队到最高单位,每级都有与军事长平级的政治工作者,这得多出多少官儿?这点谁都清楚,但是中共就是要用政委制来控制军队和提高士兵的战斗力;因为这有效。

评论(7) 引用 浏览(46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老钱 留言时间:2014-04-15 13:54:58
幼河,好文!
这种机制和结构,就如人体血管里的Clog,胆固醇。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4-04-15 21:06:28
除非你真正当过兵,而且知道战场是什么回事,否则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什么概念。
支部建在连上最主要的做作用是提供一个榜样的概念,战场上党员是必须先身士卒的,党员死亡率高于非党员是共军普遍现象。
到了你这里,就成了当官和控制的概念,我想你从来就没有经历过当需要榜样带头时需要什么人的场合。
哪怕是救灾也好,也是类似战场的环境。军队一个重要的素质是士气,无论什么武器没有士气也是没有战斗力的,那么榜样的作用就是需要的。
做作为中国军队来讲,有”老连队“的概念,即基层的作战部队,是不同于其他的建制概念。而建在连上,指的就是在老连队,因为机关是不存在连的概念。
而你认为基层的党员有多少当官的机会,和控制的能力?军队这种地方,有荣誉的概念,而荣誉不是白来的,你是要牺牲什么(比如安全)才可能得到一种荣誉。那么这就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所谓党员,在军队里其实不过就是个荣誉称号。
每每看见这里人们谈论自己根本就没有一点sense的东西,啧啧。。。
作者:gskhgd 留言时间:2014-04-15 23:56:13
所以机关干部带头贪赃枉法,和连队里面基层干部带头冲锋打仗一个道理,就是榜样。而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4-04-16 01:15:47
呵,呵,這个西岸政委又來信口開河。給土共電影洗殘了。
------------------------------
战场上党员是必须先身士卒的,党员死亡率高于非党员是共军普遍现象。
作者:幼河 留言时间:2014-04-16 04:38:59
gmuoruo,不管你对中共如何评价,我确信这个党在革命时期是有感召力的。那时中共党员在军队中是起骨干作用的。如西岸所说,当时军队基层党员带头冲锋陷阵是有报偿的,那就是升迁。
然而到了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时,党员的奋斗虽然还是升迁,但不必面对死亡的风险。这种条件下,中共党员该蜕变成什么样?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4-04-16 12:03:38
共產黨騙人搧動仇恨的功夫一流,但上戰場時的真實情形就只有靠電影編了。否則也不會只有王小二,小兵張嘎當抗日英雄了。不要以為中共是奪權之后才騙人的,否則也不會殺王實昧。也不會把屁民,文人的孩子遣送農村,自己的孩子送去軍隊。
那个西岸政委除了靠土共電影,還有什麼證据?技術含量就是照抄土共文宣。
---------------------------
战场上党员是必须先身士卒的,党员死亡率高于非党员是共军普遍现象
作者:拿细耳人 留言时间:2014-04-16 14:39:20
不少的博文分析共产党在大陆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时, 网上不少第五纵队的跳出来说, 那只是政治理念, 观点不同而已。各个国家无论哪个政党上台都一样有, 似乎这一招把共产党的罪孽减轻了一半。 共产主义岂止是个不同的政治理念或观点吗? <<共产党宣言>>开宗明义说:"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 它不否认自己是个灵。 那么,不是圣灵就是邪灵。 当人们明白了支撑共产党后面的共产主义是一个邪灵的时候, 所以对它的实质和表征就不奇怪了。
阶级斗争学说 2014-04-14 02:41:32

          阶级斗争学说

 

    毛泽东领导的看起来弱小的农民军为什么最终战胜了貌似强大国民党政权?这是老生常谈了。持不同观点的人们由于出发点不同,“鸡对鸭谈”地无休止的争论,莫衷一是。前几天我看到这样一个帖子,说上个世纪中国的抗日战争中,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绝少和日伪军作战,他们专门进攻敌后的国民党军。八路军对日伪作战也是少之又少,不遗余力、不择手段地扩大自己的军力和地盘。

    看了这个帖子后我基本同意这种说法。的确,抗战八年中日本侵略军伤亡的一百多万中,绝大多数是在国民党军进行抵抗的正面战场上。中共的八路军(第十八集团军)和新四军着力扩充实力和“发展敌后抗日根据地”,抗战胜利后竟然从八年前的区区几万,发展成野战军和地方部队90几万,民兵无数;根据地人口达到九千多万。敌后的国民党军在抗战的初期曾有百万之众,到了后来大批投降成为伪军,要不就被消灭,最终竟然寥寥无几。这样巨大的反差是否不可思议?

    中共者,从诞生之日起就打算夺取全国政权的。蒋介石及其国民党人看得很清楚,所以他们才在1927年发动政变,要把中共斩尽杀绝。此后中共开始建立军队,以武装割据对抗国民党军。虽然到了1936年红军被国民党军围剿逃到了西北,可那时日本对中国大陆的侵

评论(4) 引用 浏览(361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4-04-14 14:32:22
阶级斗争其实可以停留在戴高帽游街的层次, 共产党土改地主也分一份自己的土地和粮食,当然不甘心而反抗的后果就难说了。 并且, 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摆脱了生存危机, 阶级斗争的力度也会趋向温和。
但是, 不讲阶级斗争的时候往往出现民族斗争, 宗教斗争, 和地域斗争, 其结果往往是无差别屠杀。
作者:beiqian 留言时间:2014-04-14 15:39:29
这句话问得好:没有一点一滴的建设性政治体制的改革,玉石俱焚的暴力革命能避免吗?
现在的李克强,同当时的胡平,似乎还有张炜,同被誉为“北大三杰”;我在观望
作者: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4-04-14 15:45:34
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可能是人类历史上唯一一个为某种暴力背书的学说。康德说过人是目的。这就说明他对暴力持反对态度。而后来的马克思实则是走了历史倒退的路。用一种自我描绘的崇高目标为暴力手段背书最后导致意想不到的悲惨结局。历史的教训不能忘记。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14-04-14 16:06:33
階級斗爭是竭澤而魚,中共從一開始就干的,几年下來殺得地主富農們血流成河,但也搞得所有根据地民窮地貧,各地紅軍都只成了流寇,最后靠給政府収編才僥幸活下來。
階級斗爭是个最陰毒的手段,專干這个的劉少奇死無葬身之地是罪有應得,但不是毛共得手的最重要的原因。
分析人口统计 2014-04-13 02:54:26

             分析人口统计

 

    这是一张2006年中国大陆人口抽样调查统计表。抽样人口大约占当时中国大陆人口的千分之一(0.097%)。我是学统计的,千分之一的取样,即便计算非常精确,误差也还是相当大的;估计有大约3%的误差率。尽管如此,我还是很有兴趣。先看图表。

 

抽样率0.097%

按年龄和性别分人口数 (2006)

                       

评论(0) 引用 浏览(441)
发表评论
这能没矛盾吗? 2014-04-12 02:33:53

              这能没矛盾吗?

 

    前苏联和前南斯拉夫崩溃之后,前苏联的16个加盟共和国各自成为独立国家;组成前南斯拉夫的6个共和国也相继独立。组成南斯拉夫的国家独立后,波斯南亚发生了残酷的内战;克罗地亚共和国也发生了内战。由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的干涉,波斯尼亚的内战最终结束。现在我们又看到了前苏联独立的加盟共和国乌克兰内部也发生了分离的倾向,现在克里米亚半岛通过公决已加入了俄国。另一个独立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格鲁吉亚在2008年同样发生了内部纷争,境内谋求独立的地区通过战争手段脱离了格鲁吉亚,使格鲁吉亚成为一个支离破碎的国家。

    这里,或许人们会有个疑问,为什么这两个国家崩溃后,内部独立的国家内部会如此的不稳定?那,我们就先来看看这两个国家是如何建立起来的。下面是前苏联和前那斯拉夫的资料:

 

    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后,根据俄共(布)提出的民族自决权原则,先后成立了俄罗斯联邦、乌克兰、白俄罗斯、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等苏维埃共和国。19221230

评论(1) 引用 浏览(62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4-04-12 03:36:14
博主最后一句,俺看不懂您的意思。其实斯拉夫民族的内斗,早已构成了一张千层饼。共产国际的全部内容,不过千层饼的三四层而已。千层饼最后要统一于一层,那就是民主。欧盟能够让塞尔维亚趋之若鹜,这不是一般的了不起。

俺在您这里留言,根本就不是为了迎合博主。只求您一样,别删俺的贴。俺给您磕头了。
最离奇劫机案 2014-04-11 02:27:04

          最离奇劫机案

 

  劫机勒索20万美元,高空跳伞后失踪

 

  上世纪70年代初,美国发生了一起离奇的劫机事件:一名男子孤身一人劫持了一架美国西北航空公司的波音客机,在成功勒索20万美元后,该男子携带两副降落伞从正在高空飞行的客机中跃出,消失在茫茫夜色中。此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对这个化名为“D·B·库珀”的劫机犯展开了不懈的追捕。最近,一家私营侦探所经过详细而缜密的调查,目前已经锁定了一名嫌疑人,他极可能就是“D·B·库珀”。

 

  神秘人重提劫机旧案

 

  “舍洛克调查公司”是一家位于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市的私营侦探所,今年319日,在该侦探所工作的谢里·哈特收到了一封署名为“莱尔·克里斯蒂安森”的电子邮件。克里斯蒂安森在邮件中写道,他希望“舍洛克调查公司”向他提供好莱坞著名女导演诺拉·埃夫龙的联系方式,并称,这位曾执导《西雅图不眠夜》的名导演,

评论(0) 引用 浏览(2383)
发表评论
他是这样返城的 2014-04-10 02:50:19

              他是这样返城的

 

    我们这些当年的“知青”后来绝大多数都返城了。在我去的那个“北大荒”的农场,没返城的极少数“知青”中,大多并非不愿意返城,而是缺乏返城的必要条件。当时返城最重要的一个条件是,返城的城市有你去“上山下乡”时离开的那个家;这个家在你申请返城时仍然存在。这也就是说,当年你去农村时是要到派出所注销城市户口的,那时你家的户口本上就少了一个人,其户口因“上山下乡”被注销;在你返城时,到派出所上户口,派出所的人先找到你原来的家的户口,再在存档中查到当年你注销户口的档案,然后才能正式上户口。

    假如有的“知青”,他“上山下乡”后他的家庭不存在了(原因多种多样,比如父母调动工作后全家迁出此城市,父母和兄弟姐妹因种种原因家庭成员的户口全部注销;死亡也是原因之一,等等),这个家庭所有成员的户口都已被注销,那这种情况下想返城的“知青”就无法返城。派出所会说“我没法给你落户口”。

    和我在一个连队的哥们儿就碰上这种情况。他父亲原是傅作义将军手下的一个军官,后来傅作义接受解放军改编,他父亲便成为解放军的一名军官,并随部队前往朝鲜作战。然而抗美援朝后,部队清查,说他父亲在国民党部队里是特务,要彻底审查。最后他父亲耐不住种种的不白之冤自杀身亡。“文革”后,他在工厂里当干部的母亲被批斗,被扣上“特务的老婆”的帽子,并被百般折磨,也含冤自杀。到了“上山下乡”时,他唯一的哥哥去农村“插队”落户,他则去了农场。

   

评论(5) 引用 浏览(266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中国喜剧 留言时间:2014-04-10 13:24:33
户口制度把中国的农民彻底变成了农奴和牲口,为了摆脱农村户口真是呕心沥血。 那些被扔出来的贪官,95%都是穷人家的苦孩子。 他们在那么恶劣的条件下生存,各种东西被扭曲,一旦有机会,就会疯狂地报复社会,满足私欲,毫无顾忌。 
我还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的一个音乐老师是知青。 上高中几乎全部老师全是老大学生,被下放到煤矿挖煤。 上大学的时候的英语老师,她给我们讲她当知青的时候的故事: 16岁,在海南守胶林,和另一个女孩一起,抱着AK47, 雷电交加的时候,两小女孩吓得抱在一起大哭。
作者:beiqian 留言时间:2014-04-10 14:32:35
“中国式的喜剧”啊,也许可以编进戏本里。
最近有个电视剧《反城年代》,梁晓声自称是封笔之作,我理解也许是他结束“应景”的表白
作者:姜尼 留言时间:2014-04-10 16:43:21
这个好!人在困境的时候就是要努力做各种尝试,很多时候我们自认为肯定会帮忙的人不一定施援手,就像那个舅舅;而有些我们并不看好的人,却才是我们命中的贵人,就像那个哥们。
作者:黎莉 留言时间:2014-04-10 19:20:07
你是从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返城的吧?我当年曾在哈尔滨兵团总医院工作过多年,你回忆的知青病退情节很熟悉,也很亲切,很多都是发生在身边的事。一代人一段难忘的经历。
作者:幼河 留言时间:2014-04-11 02:20:58
黎莉:您好!

我“出身”不好,去的是嫩江县山河农场。那时此农场属于九三农场管理分局。我哥们儿和我一直寻找着这个九三农场管理分局医院当大夫的上海“知青”。我们中国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不会忘的。
ZT:最离奇的空难 2014-04-09 03:07:37

最离奇的空难:机组人员居然不翼而飞

 

    有些当时无法理解的空难悬案在若干年后,随着航空科技水平的不断发展和提高而真相水落石出了,可是仍有些空难悬案至今无法破解,其中最离奇最不可思议的要数发生于1944918日的狄斯阿波空难了。

    1944918日,美国亚历山大群岛上的艾勒蒙多夫空军基地的一架C47训练机执行一项飞往阿拉斯加的安德鲁空军基地的飞行任务,途中将飞越塔肯拿山,进入北极圈,航程近1000英里。C47机上的柯勒机长是艾勒蒙多夫空军基地首屈一指的飞行专家,这种短程航行对他来说是最普通不过的任务,何况那天是晴空万里和风拂煦的好天气。C47训练机载着全机19人在暮色中起飞,不用两小时便可到达北极圈内的安德鲁空军基地。  

    飞机顺利地升上了天

评论(0) 引用 浏览(5931)
发表评论
网警蛮横 2014-04-08 20:04:03

            网警蛮横

 

    我们过去在“北大荒”一个农场的一些“知青”们多年前办了个“荒友”网站。这个网站的服务器设在上海。自从网站办起来后,过去曾同在农场的各地“知青”都纷纷来网站叙旧联谊,并举办各种活动。办网站的是一些上海的老“知青”。他们相当谨慎,坚决贯彻“只谈风月,莫谈国事”。大家都是上岁数的人了,活一天少一天,相互怀旧是太正常的了;所以不能因为政治上的原因被封网。然而就是这样小心翼翼,网警还是把我们的网站封了一次,原因匪夷所思,是网警在网站的帖子中发现有人辱骂他人。那一次封网达几个月。后来重新登记允许重开网站,事先被网警告知“要文明做人,否则再次封网”。哼,还真道貌岸然。

    前几天,网警又找茬儿来了。根据公安局网警的要求(共有十项要求,否则将停网。关闭后要恢复将会很难),我们这个网站必须在本周内选派近10名网络安全员去参加培训。

    这苦了在上海的“荒友”们。因为只有上海的本地人才能参加所谓的“培训”。“培训”地点都已经安排好了,叫“网站安全培训中心”,地点:上海XXX进修学院。

  施教课程:《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信息网络安全技术》、《互联网信息内容安全管理》

  施教范围:全市

评论(4) 引用 浏览(49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何岸泉 留言时间:2014-04-08 20:25:16
坚决支持共产党整你们,直到把你们逼死,或者逼反为止。
作者:俺家的瓜最甜 留言时间:2014-04-08 21:38:31
权利在手,就真理在手了。
防民之口难于防川。其实是心虚的表现。
当然人家掌握政权和经济权,可以利用老百姓的钱雇佣这些网警来对付老百姓。拴牛的缰绳都是牛皮做的。
作者:康乐园小夜曲 留言时间:2014-04-08 22:22:48
谢谢幼河兄的中国特色介绍。

国内今天只相信钱权,处理什么事情离开了钱权这两个字剩下的就只能是碰运气,也不能怪你的“荒友”,他们在国内不能得罪有权的人,虽然网警不算个官但他们有权管着你上网站,如果得罪了他们,就算网站还在你的“荒友”也是会被禁止进入这个网站的,所以国内人得罪了有权力在上面压你的人肯定是得不偿失。

要搞定他们不难,不想参加培训的话以钱开路就行,只要网站里没有任何伟光正不喜欢看到的东西,没有开不下去的网站,当然以钱开路还要讲究艺术,你可不能简单地跑到网站安全培训中心给他们派钱。
作者:和谈 留言时间:2014-04-08 23:34:03
党朝为所欲为,国人道路以目,此乃天理难容!
这十句话有错? 2014-04-08 02:29:34

          这十句话有错?

 

    哪十句话?请看下面:

 

  1、你不能改变别人,只能改变自己。

  2、社会就是这样,你又不能改变社会,只能适应。

  3、不要抱怨,抱怨又解决不了问题。

  4、少抱怨,多感恩。

  5、比起谁谁谁,你已经很幸福了。

    6、凡事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7、快乐也是一天,不

评论(1) 引用 浏览(421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华山 留言时间:2014-04-09 20:55:01
---你不能改变别人,只能改变自己.

这句话给那些媒体再适合不过了。媒体都有奴性,不管是三姓家奴,还是一姓家奴,媒体是靠洗脑当职业,凭洗脑领薪水的。为此,它们必须全然抛弃自己的思想,为生存先改变自己。
《父亲·母亲》后记 2014-04-07 02:53:15

          《父亲·母亲》后记

 

    首先感谢读者!完全出乎我的意料,竟然不少人是热切地读着这个故事。几年前刚写完这个故事的时候,我没想贴到万维网上,而是email给我在加拿大的朋友看。我认为他能理解我。他很快回音,说看后感到震撼,并问能否转载在当地的华文报纸上。我当然是同意的,只是怕没什么人看。后来他告诉我反响也令他意外,有的读者因为落了一节没看还很着急。为什么人们要看这个故事?

    我体会,故事发展到后来就显得沉闷,不如开头那样能吸引人;不过为了尽量客观地表达我对父辈们的看法,故事中有了很多往事的回忆和进一步的心理剖析。写这个故事的初衷是要描绘像我父母这一代左翼中国知识分子的理想主义悲情。我在前些日子在“万维网”的帖子“理想主义的悲情”中有这样的意思:

    “中国左倾知识分子把中共领导的农民起义看得太崇高了。自己也因理念所致不由自主地成为共产主义的狂热信徒”。然而,他们“可以如此地投身自己所认定的革命,周围五花八门的人如何看待他呢?老实说,中共队伍中的投机分子不是一般的多;一旦中共从革命党转为执政党,中共内部形形色色的投机分子们便‘大展宏图’。这种人,人格的概念淡漠,对上阿谀逢迎,对同事两面三刀,从来都严严实实地戴着假面具,为了官运亨通不择手段地把他人当成垫脚石”。如此一来,这些思想左倾的理想主义者们怎能不在现实中碰壁呢?“‘反右’

评论(9) 引用 浏览(237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休里 留言时间:2014-04-07 09:40:23
每每登万维,不时见《父·母》。误为家琐事,未曾放心头。今阅此后记,吾将从头读。
  关于一党专制,及其与帝制有无区别等问题,料各位也讨论过许多,辩来辩去无结果。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即是:一个不允许其他党派与其竞争的政党,它的合法性值得质疑。换言之,它是非法的。道理极简单,自己管束自己和还是别人监督自己能一样吗?
  为什么共产思维会在经济贫穷和文化落后的国家里得以生根,共产是否意味着共穷?答案是肯定的,随着国家的经济和文化的发展,一党专制不可能继续。人虽不能预测未来,但自然界中生死,兴衰这样的自然规律是不会由人的意志而改变的。
作者:eeo 留言时间:2014-04-07 13:19:18
谢谢后记。你要表达的意思,我懂得。
作者:yuan2 留言时间:2014-04-07 16:06:16
顶作者。读了全部。实际上,这也是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一个缩影。他们有理想,他们有献身精神。不过他们为之奋斗终身的这个马恩格斯毛主义,有煽情的宣传,严密的组织,和残酷的内部斗争和屠杀,从其本质上讲是反人类的,是逆历史潮流的。

1990年代,苏共的垮台已经宣布了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全面彻底失败。中国目前推行的是一个不那么残酷的改头换面的主义。我们必须承认中国政府在过去30年所实行的改革开放还是有非常大的成绩的,当然这个政策实际上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同时在发展的过程中也带来很多的问题。中国的领导人不是那么昏聩的。因此中国在不远的将来还是有很大的希望和平转型,真正的成为人民的国家。
作者:岭雾 留言时间:2014-04-07 18:09:05
幼河,

每一章都是在期待的心情下,我读完了你的《父亲·母亲》。 特别感慨你用超然的心态,真实而细腻的笔锋,深刻地道出了我们的理性和感情,在复杂的人性面前往往是多么的脆弱。我也认为妖魔化(无论是什么是谁)实际上是一种情绪宣泄,历史进程中的所有人物和社会形态的发生和变更,都有它的理由和基础。我回想那段年月,虽然出生晚了点,只当过“红小兵”,但当时的情感思维估计与千万万投身大革命洪流的哥哥姐姐如出一辙。可能那时老怨自己生不逢时呢!

正是有我们父辈的封建文化中酝酿出来的理想主义的广阔土壤,才会有中国共产那样的党,才有毛泽东那样的领袖。我们不能希望那样/时的中国出现华盛顿,因为我们不曾有五月花号公约,我们不是清教徒,我们已经做了几千年的皇帝子民,已经习惯了。我父母那时常说:他们是国家的人(意即不会管我们),我们也是国家的人(意即国家自会管我们)。说到底,心中还是觉得我们都是有依靠的,是党的子民。

至于你说的理想主义的悲情,也许这只是一代人对另一代人的眼光和理解。为自己的理想坚持,他们可能不仅不悲,而是为理想奋斗终身,死而无憾。不过,我父亲1997年去世前,据说对我母亲说:这辈子奋斗一生为什么,最后想想还不都是为了孩子。他是看到那时的腐败与自己一生的理想主义想去甚远,对共产党开始怀疑失望。其实,否定自己的一生是件不仅艰难,而且残忍的事情。如果我们需要这样的自我否定,最好是从小学习和养成反省的习惯,让“否定”在我们追求和寻觅的路上一点点地发生。不要带着那么多那么大的遗憾走。

谢谢你用心写出的故事。真的很动心,很真诚,很感人。我觉得你是走出来了。祝福你。
作者:云山雾水 留言时间:2014-04-07 20:35:48
您好!我一直跟踪看完您的全文。您的父亲母亲为什么不能与您好好沟通而把他们的故事都告诉您?我的感觉是我们后人出了问题。恕我直言,您可能对待亲情比较功利,我也有过。毛时代我们都是过来人,我也有过信仰的转变和人生际遇大起大落,但唯一不变的是我对父母的依恋。我的父母用左的一套管教孩子,不允许我们有对党的怀疑和对毛的任何抵触,他们遭到非人的迫害一直就是隐忍,甚至对迫害他们的造反派都没有一句埋冤,我弄不懂他们也不想去弄懂,我就是在他们老年之后经常与他们交谈,一点一点回忆往事,用调侃的语气提他们的信仰和行为方式,他们一生承受了太多的生命之重,作为儿女的我们所能安慰他们的就是听他们讲故事。有的时候我克制不了自己的激昂情绪大声与他们争辩,妈妈拍着桌子说:怎么样我都是你的母亲,不许这样同我说话!记得有一次父亲怪我不求上进早早恋爱,我回嘴说如果不是受你的连累我早就怎样怎样了的话,父亲扇了我一记耳光后他自己心脏病发作了,唉。。。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4-04-08 07:11:11
特别有同感。 谢谢你的这个系列,非常有代表性。
作者:enya2 留言时间:2014-04-08 12:16:16
非常同意所谓的"理想主义的悲情"只是一代人对另一代人理想的看法。那一代人为自己的理想坚持,奋斗,在他们自己看来死而无憾. 下一代人最"残忍"的行为就是一定要上一代人"明白"他们"错了", 到老了觉得一生白费了.
作者:windy000 留言时间:2014-04-08 20:45:50
悲剧在于“我们后人出了问题”。读完全文,给我的最大的感受就是作者直到今天,直到他父、母都已离开了人世,作者都没有走出来,更可怕的是作者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在很大程度上,是他自己本身的意识、思维出了问题,作者把所有的责任只是简单的归罪于父辈们“理想主义的悲情”,按照这个思路走下去,作者永远也不可能“理出些头绪”,永远也无法解释其母亲的,父亲和母亲的,作者和母亲之间情感关系的人间悲剧!
这里只是简单探讨一下作者母亲,通观全文,我们知道母亲一直是具备正常母性之情的,字里行间,处处显露出母爱,显露出母亲对儿子的爱恋,太多了,不必也不忍一一举例,只是作者直接无视,直接拒绝,甚至直接藐视,扼杀,原因很简单,就是那两个字,因为她是一个定性了的”叛徒“,所有经历过那场疯狂的文化大革命的过来人,都能体会到,那就是宣判了一个人的死刑,宣判了丈夫、子女的死刑,这就是文中母亲所有悲剧的根源,也是作者本人至今也不愿碰触的死角,也是作者作为儿子至今没有原谅母亲的原因,其实作者很清楚这点,但是。。。此时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但愿母子之间的至亲至爱,一辈子的血缘关系,在政治、社会的角色之外,还能永存心间,毕竟我们看到从头至尾,伟大的母性、母爱对作者的爱是无时不刻存在的,这是无法否认的。
作者:唯一 留言时间:2014-04-08 21:20:02
读完了。我觉得你写得特别诚实。好看
父亲·母亲(十八) 2014-04-06 02:44:19

            父亲·母亲


       (十八)

  

  墓碑上父亲的名字刻好后,他的骨灰便拿去和母亲归葬。父亲生命的最后几年总担心自己会走在母亲前边,那时母亲这个样子该怎么办?没想到母亲走在他前面,而他仅仅两个多月后便又和母亲在一起了。如果有在天之灵,他们俩该如何想?并不真正相爱,却又生活了一辈子。如今再相守将是永恒。他们年轻时不是各自都有意中人吗?如果他们和各自的意中人就是情人关系,彼此相爱,我们这样把他们放在一起,这……可他们各自的意中人现在在哪儿?在父母结婚后,他们各自的情人是否还坚守着爱情?

  嘿嘿,你看我瞎操什么心呀。人会有在天之灵吗?有的话,全世界已死去的人的灵魂都挤在哪儿呀?不同时代的灵魂碰见彼此说什么呢?还有,这些灵魂都是什么样的思想状况呀?母亲去世前精神状态近似于狂癫,父亲如何对付?如果一个婴儿夭折,他的灵魂与谁成为玩伴?

  好吧,就按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让在天之灵像在人间一样凑在一起吧。那父亲和他的朋友们,对今天不断变化的中国社会该如何谈论他们的理想呢?

  看来“在天之灵”是我们活着的人的某种精神寄托。我和妹妹把父母归葬在这依山傍水的墓地,并选了上等的墓,是为了我们自己。花了两万多元买了这小小的墓穴,面积大些。小些的墓穴,如果是俩口子归葬一起,骨灰盒放进去是“脸对脸”,也就是竖着面对面放进去。像我们给父母买

评论(7) 引用 浏览(192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eeo 留言时间:2014-04-06 08:00:33
幼河,一集没落地全部看完了。
写的很好,故事很平实,你在毫无保留地向世人打开自己灵魂中最隐秘的东西。
在那个年代,很多家庭都有着同样的痛苦和无奈。
但,请你原谅你的父母,他们也是那个时代的产物和受害着。他们是爱你们的!
而且,人们本来就是偶然来到这个世上,无可奈何地活着。你说不是这样吗?
作者:引力 留言时间:2014-04-06 09:39:34
作者感情真挚,但欠缺提炼和超越。爱需要在真挚的基础上提炼、超越才能产生。文中你父亲不带你去干校是有些不近人情,但这受制于他的性格,他当心他的难堪会对你造成更大的压抑,反之把你推给命运、说不定能从命运中碰到运气。你父母只能以你父母的理念来关爱你,以你父亲为例,他给你送社论什么的,其实对你对他都是最好的保护。向你父母的身份,如果他和她不受限制地在你和你妹面前表示不满,你和你妹无论受不受影响,你的心灵困境恐怕会更大。如果那样,在那样土匪流氓当道的社会,你必然会比较你的父母与社会,你如果偏向社会、你会痛恨你父母,你如果偏向你父母、你会痛恨社会,无论哪一种情况,生活恐怕会更糟。至于你父亲不先给自家分房,是他的为官之道。以他的出身,他要在那种假惺惺的官场中生存,他不这样做,他的处境恐怕会变糟。你父母感情平淡,可能是恰到好处,这样有利于尽量不让对方分担内心的痛苦,以他和她的经历而言,这巨大的痛苦汇合到一起恐怕会早已把他和她冲垮。作者过分陷于到虽然真挚、但过分自我的感情,理解作者当时对父母的期待,但在事后的回忆中作者没有做深刻的自我反思与时代反思、仍然局限在自己当时的期待中,仍然从这期待落空的角度来看父母,当然与父母的感情就偏于淡漠。建议对这篇小说的时代人文背景作进一步深入开拓提炼,写出父母的情爱及对子女的爱在扭曲的时代中的扭曲,以至造成子女心灵的扭曲,作者在深入反思自我扭曲的灵魂的过程中终于认识到灵魂的扭曲,在灵魂归正的过程中认识到父母彼此的爱情及与子女之爱仍然存在的、宝贵的、深刻的。作者写得辛苦、读者读得惊叹,留下只言片语、如有不周、还望海涵。
作者:易 留言时间:2014-04-06 10:36:36
非常喜欢幼河的系列。真实的很。

记得有些知识界家长那时候给孩子写信时的落款是XXX同志。他们真的是在按照报纸上宣传的那样改造自己和自己的世界观,试图与身边的人建立起革命同志的关系。可惜在社会上,别人不买账,他们还永远是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表现好的时候给他们一点表扬让他们感激涕零,等运动以来,还是要把他们给拿出来修理一下的。他们希望子女们会与他们不同,从小走在革命的道路上,脱离他们旧的,过去的一切,成为所谓无私的共产主义社会新人。公而忘私,建立起无产阶级革命感情,象雷锋同志那样,对同志要像。。。。。
他们在思想的混乱中,在自我批判中,甚至压抑了人间最可贵的亲情。

思想被空洞的说教扭曲了,亲情被主义的教条抹杀了,这种对人性的践踏是各个政治运动直至文革给中国社会留下的硬伤。
作者:妮妮QQ 留言时间:2014-04-06 14:42:52
谢谢你幼河,让我看完了“父亲,母亲”的全部。很感动也很敬佩你敢于在大众面前剖析自己。
作者:幼河 留言时间:2014-04-06 14:55:26
当年我老爸给我写信,信封上写着“黄又禾同志收”。他给所有人写信都是“XXX同志收”。我后来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写?他回答是,信是由邮递员发送的,这等于信交给他,然后由他转交给收信人。对于邮递员来讲,他的收件人都应该是他的同志。
不管他如何解释吧,在他眼里,大家都是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人,都是同志。
作者:幼河 留言时间:2014-04-07 13:23:18
eeo:你好!
其实我早就原谅了我的父母。他们之所以那样做是为了自己的理想。尽管我不认同他们的理想,但我理解他们。但是,他们为了理想却无形中疏远了同子女的亲情。在我长大成人后发现,自己没有了常人所具备的对父母的亲情,心中是非常遗憾和难过的。我在故事中说,亲情是一种很自私的东西,不理性的东西,失去了就永远无法再次得到。
作者:windy000 留言时间:2014-04-08 21:04:13
悲剧在于“我们后人出了问题”。读完全文,给我的最大的感受就是作者直到今天,直到他父、母都已离开了人世,作者都没有走出来,更可怕的是作者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在很大程度上,是他自己本身的意识、思维出了问题,作者把所有的责任只是简单的归罪于父辈们“理想主义的悲情”,按照这个思路走下去,作者永远也不可能“理出些头绪”,永远也无法解释其母亲的,父亲和母亲的,作者和母亲之间情感关系的人间悲剧!
这里只是简单探讨一下作者母亲,通观全文,我们知道母亲一直是具备正常母性之情的,字里行间,处处显露出母爱,显露出母亲对儿子的爱恋,太多了,不必也不忍一一举例,只是作者直接无视,直接拒绝,甚至直接藐视,扼杀,原因很简单,就是那两个字,因为她是一个定性了的”叛徒“,所有经历过那场疯狂的文化大革命的过来人,都能体会到,那就是宣判了一个人的死刑,宣判了丈夫、子女的死刑,这就是文中母亲所有悲剧的根源,也是作者本人至今也不愿碰触的死角,也是作者作为儿子至今没有原谅母亲的原因,其实作者很清楚这点,但是。。。此时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但愿母子之间的至亲至爱,一辈子的血缘关系,在政治、社会的角色之外,还能永存心间,毕竟我们看到从头至尾,伟大的母性、母爱对作者的爱是无时不刻存在的,这是无法否认的。
真希望你能走出你的狭窄思维,能够真正原谅,不能说原谅,应该是理解、体谅你母亲,母亲同子女的亲情疏远并非你母亲的”理想“所造成,你不是完全无辜的局外人,拥抱天上的母亲吧,她对你始终是奉献了最大的母爱的。
父亲·母亲(十七) 2014-04-05 02:40:45

                父亲·母亲


         (十七)

  

  父亲的家族中的人们却和母亲这边不同。是不是因为真是因为父亲的家族是“破落官僚地主”阶层呀?反正相比之下,我还是觉得舅舅、姨母们能亲近。不过话说回来了,父亲家族这边的关系也复杂。

  爸爸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有四个。其中一个姐姐在1948年随丈夫去了台湾,之后多少年都杳无音信。另一个姐姐精神不太正常,住在老家。大哥去世较早,二哥被父亲告发是国民党特务被判20年徒刑,死于狱中。但父亲和堂弟、堂妹们来往很多。这是父亲的叔叔的儿女。我的这些堂叔、堂姑们别看没读过多少书,一个个后来都成了文化名人。更重要的是,他们可比父亲机灵得多,什么政治运动都能顺利过关。他们活得可真痛快。

  有位堂叔曾在国民党军队里混个文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谁知道他怎么一下子成为部队文艺工作者。他是专门写电影剧本的,不过没见他写出什么像样的剧本。如果有那么一、两个剧本有幸被拍成影片,那也是极其乏味的故事,和宣传口号没什么两样。他在“文革”后也承认这一点。但他有解释的理由:“那个年代什么都无产阶级政治挂帅,你让我怎么写?”他这么一说,我还真不能指责他。

  如果他真是不愿意写“政治宣传”倒也罢了,实际上他粗制滥造的剧本一大堆,主要人物都是一个味道――“高、大、全”。这就让咱不以为然了。

评论(2) 引用 浏览(238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绿岛阳光 留言时间:2014-04-05 05:06:05
幼河君这个系列写得真好!读着让人感动!人生是短暂的,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一瞬间,有着那多的追求,理想,和振奋,又有那么多的失望和无奈!向您的父亲致敬!奋斗过了,对得起自己的心,结果如何倒是不那么重要了。
作者:水晶 留言时间:2014-04-05 20:01:15
你这个系列也看过大部分,你的父亲和我的老父亲一样,一辈子信仰和追求。
而我的母亲也不爱做家务,当了10年的中学语文老师。但现在还健在,可能乐观和爱读书,没有受大苦,是长寿的原因。
父亲·母亲(十六) 2014-04-04 02:50:10

             父亲·母亲


       (十六)

  

  妈妈晚年的精神状态通常都是在常人难以理解的焦虑中,同时往往表现出不可理喻的冷漠和自私。其实这不是原来的她。她的这种病态也就是生命最后十几年的事情。退休之后的前二十年里精神上还是很正常的,特别在父亲“右派平反”后,母亲的心境是退休之后相对好的阶段,那几年她断断续续给我讲述了我的姥爷和姥姥,以及我的舅舅、姨母们的一些生活片断。我感觉她年轻时候的生活虽然苦,可浸透着亲情。

  姥姥家里书香门第,家住城里。父亲是个秀才,人开明,也让女儿们上几年学。所以姥姥的文化水平能达到看报的程度。由于姥姥从小倔强不肯裹脚,最后虽强行裹了,但还是“太大”,于是变成十足的“丑丫头”。到二十岁已是“老姑娘”的时候下嫁乡下的一家地主的独子。那就是我姥爷。这家地主家有将近一百亩地,在当地来说也算个殷实之家。姥爷的父母怕独子出门闯荡,于是让他抽鸦片,抽上瘾就会安心守着家业。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开明和讲卫生是能干的姥姥最难得的。她先后生了七个孩子,没一个夭折。最大的原因就是讲究卫生,比如从不许家人喝生水。妈妈是老三,上面有一姐一哥,下面有三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姥姥让孩子都上学,不论男孩女孩。妈妈讲述这些的时候有种怀念的神情。她说从镇子上放学后,她和弟弟妹妹要走好几里路,快到家时肚子都饿了,于是就跑起来,边跑边喊“妈妈-妈妈-”。姥姥有

评论(1) 引用 浏览(182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信言不美 留言时间:2014-04-05 01:26:41
小舅作衬托'好看
父亲·母亲(十五) 2014-04-03 04:41:34

            父亲·母亲


       (十五)

  

  “上山下乡”的九年多,妈妈始终牵挂我,毕竟是做母亲的。1970年夏我在农场得了肝炎,长时间的肠炎、痢疾搞得我非常消瘦。放马又传染上一身的黄水疮。我请假回家时并没有告诉家里人。到家打电话告诉母亲,她这才匆匆忙忙从郊区的学校赶回来。见了我她仔细端详,“我还以为你长得很高大了呢,怎么一点没长?这么瘦小!”她一眼就看出我在生病,“你得病了吧?”

  我那时去农场还不到一年,就算长个子能长多少?说实话,“北大荒”的那个农场是大骨节病地区,当地的孩子都非常矮小。我们去农场时大部分才16岁,喝当地的水,身体发育必受影响。

  面对妈妈的关切我没什么反应。忽然冒出一句“有吃的吗”。别看我得了急性肝炎,可食欲极佳。很快把家里所剩的饭菜一扫而光。农场伙食实在太差了。

  在我刚到家的时候,母亲总不自觉地要抚摸我,都被我回避了。经过“文革”这几年的动荡,在感情上已经对妈妈产生了很大的隔阂。她觉察出来了,恐怕心里难过,内疚。但她没表现出来。其实妈妈的性格一贯坚强。

  我从农场带回来的破旧棉衣、棉裤都立即被她送到街道

评论(0) 引用 浏览(2043)
发表评论
父亲·母亲(十四) 2014-04-02 02:41:07

             父亲·母亲


        (十四)

  

  我觉得自己当“知青”起就再也不可能成为父亲那样的理想主义者了。“上山下乡”对我来说完全是被动地接受。和“反动的家庭划清界限”也是越来越多的不得不然和装模作样。这是时代的烙印。说父亲他们天真,就是说他们从没有“适应”当今这个时代。

  1969年我16岁,我们这些成天在学校里胡闹的孩子们分批“上山下乡”了。在1968年是这场全国范围内的城市“知识青年”,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牧)再教育的运动”的高潮。可以说“知青”中不乏理想主义的热血青年,可对大多数人,包括我在内,可没那么高的热情,尤其一年前去农村的“知青”回来向我们诉说了那里的贫困和愚昧。

  在我去“北大荒”的一个农场“上山下乡”之前,父亲也要下“五七干校”劳动。当时我想了又想,鼓足勇气对父亲说,希望他能带我去“干校”。当时我知道学校里有些同学就是随家长去了“干校”,从而逃避更加艰苦的“上山下乡”。那时父亲的“特嫌”问题解决已经半年,对去“干校”劳动有点欣然前往的劲头。但他对我要求跟他一起去“五七干校”的想法有些惊讶,一愣,看了我几眼说:“让我再想想。”就上班去了。

  见父亲说“再想想”就知道自己的希望破灭了。果然,下午他下班回来便开导我,当然很多都是“套话”,主要意思是,革命现在需要“上山下乡”,你不该回避

评论(3) 引用 浏览(168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4-04-02 08:30:24
你的每一篇都令人有无限的感慨。 谢谢你的真情实感。你的父母非常有代表性。
作者: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4-04-02 14:41:02
同意艺萌说的,无限感慨,无限感慨......
作者:信言不美 留言时间:2014-04-02 20:18:23
千千万万文革过来者的回忆之闸被开启。这是无比珍贵的历史啊。
父亲·母亲(十三) 2014-04-01 02:28:48

             父亲·母亲


       (十三)

  

  在大夫说“就这两天了”后,我和妹妹都在早晚去陪着父亲。他的喘息已经很微弱了,但还平稳,身上的浮肿继续蔓延。我觉得他还有意识,但完全无法表达。那天下午医院再次来电话,告诉父亲快不行了,我和妹妹赶到医院。这次父亲没挺住,我们还没赶到就停止了呼吸。不过面容安详。他认命了。我有松口气的感觉,心情有些压抑,但平静。想着老爷子终于没有熬到阳光灿烂的五月。我想妹妹大概也是如此吧。

  第二天上午在医院专门悼念的房间布置各灵堂,等着来和父亲告别的人们。头天晚上给父亲的还活着的亲朋好友打电话,能通知到的有二十几个,能来的有一半。加上父亲原来工作单位的有关领导来告别,告别仪式上不到二十个人。冷清了些。想起二十年前,爸爸在家里搞朋友聚会,高朋满座,欢声笑语,好几十老头儿、老太太。现在他们大部分都在父亲前边先“进山”了。

  能来和父亲告别的老友都比父亲小不了几岁,一个个老态龙钟,颤巍巍地站在那里。怎么没有老太太?女的应该比男的寿命长啊。话是这么说,可父亲的老友多是大学同学,那会儿上大学女生很少。再说二十年前父亲在家搞老友聚会,都是老头子偕夫人一起来。现在老头子们走了,剩下夫人们和父亲也不熟啊。

  父亲尚存的老友们都一脸庄严,向父亲鞠躬,最后的告别。我原来担心他们来告别会悲伤,看来他们都能

评论(3) 引用 浏览(3039)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fog七七 留言时间:2014-04-01 04:26:11
我比你小很多,但是你的故事,我始終覺得似曾相識,他們的腳步聲越來越遠了。

其實我們這一代人也無形中受到很多他們的影響,我估計如果我們出生在他們的那個年代,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背景不同了,但是民族性本身不會有太大的變化。

哪怕我們在西方國家生活很多年,但是跟在海外出生的孩子們比起來,很多時候,他們同樣認為我們不可理喻。或許這就是中華民族存在數千年的原因吧!
作者:eeo 留言时间:2014-04-01 20:49:12
你父亲在本文中最后的一句话,值得深思。
很有兴趣,期待下一集。
作者:幼河 留言时间:2014-04-02 05:43:27
确实。当时他说这话时,我语塞。不过我现在想,也是我文中提到的话,每个时代都有各自的主题。那么,中国未来的主题是什么呢?
父亲·母亲(十二) 2014-03-31 02:33:39

               父亲·母亲


        (十二)

  

  父亲与死神搏斗了整整两个星期,遭受更多的人身苦痛他也要抗争下去。好几次大夫多说不行了,紧急通知我们去医院,可老爷子的血压又渐渐升了上去,又与死神再次擦肩而过。但我知道父亲大限已到,离开尘世只是时间问题。我每次去父亲都有我能理解的表示,尽管他说不了话,看起来生命的迹象就是在不断地喘息。他的手脚在入院不久就开始浮肿,后来浮肿就不断地往躯干上蔓延,看起来可怕。在最后两个星期,肝功能和肾功能的各项指标不断地下降。血液循环越来越差,供氧不足,最终导致全身脏器衰竭。

  大夫明白我和妹妹也就是在等待事情的终结――父亲的寿终正寝,所以说话也没什么顾忌。他说父亲的身体特别好,一般老人到了这个地步恐怕也就挺两、三天就不行了,没想到我们的父亲一个多星期后还顽强地活着。

  我实际上对大夫有着某种抱怨,既然你大夫知道老人根本不可能起死回生,如此抢救意义何在?明摆着,父亲此刻只是在遭受临终的苦痛。我实在忍不住,找到大夫,暗示他尽早结束父亲的痛苦。大夫心领神会地看了看我。“好吧,升血压的药就停了吧。不过希望你能在这个单子上签字。”那是“不积极治疗的”的监护人责任书。现在医院里,病人家属和大夫打“医疗事故”的官司屡屡发生,大夫对这种事情非常谨慎。明知道有些病人抢救意义不大,也要做给病人家属看。

评论(2) 引用 浏览(2039)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4-03-31 13:44:58
一边回忆,一边思考,写得很好
作者:唯一 留言时间:2014-04-01 17:37:48
再赞一个!我能理解老人们的心情
父亲·母亲(十一) 2014-03-30 03:16:45

                   父亲·母亲


          (十一)

  

  不断喊叫的父亲屈服了。不能不屈服,这么折腾,92岁的老人根本经不起。心衰更加严重,氧气、点滴都上了。不过还能吃饭,当然吃得比原来少得多。老爷子不再狂躁,不知是不是药物关系,反正人比较平静。我悄悄地问护工,夜里老爸怎么样?他讲,还是睡得不安,有时会喊叫,但不知道喊什么。

  周末的早晨,我和妹妹约好一起去看他。父亲不知为什么情绪不错,躺在床上给我们敬礼。其实他是个不乏幽默感的人。见父亲不再大呼小叫着要回家,我心里稍安。但陪着爸爸又不知该说点什么。妹妹也一样。不说话也好,父亲喘得厉害,说话太消耗体力。我们就这么静悄悄地坐着。

  “(你们)妈妈走了多久了?”爸爸闭着眼问。

  “快两个月了。”妹妹说。“碑刻好后,妈妈已经归葬。”

  “碑上有墓志铭吗?”

  “没有。”我把话接过去。怕父亲再问下去,妹妹说得不婉转,老人家有想法。

评论(5) 引用 浏览(240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eeo 留言时间:2014-03-30 16:52:03
能每次多写一些吗?看得不过瘾啊!
很想知道后面的故事。
作者:eeo 留言时间:2014-03-30 16:52:09
能每次多写一些吗?看得不过瘾啊!
很想知道后面的故事。
作者:eeo 留言时间:2014-03-30 16:52:10
能每次多写一些吗?看得不过瘾啊!
很想知道后面的故事。
作者:fog七七 留言时间:2014-03-30 21:06:07
父輩對理想的追求,是他們那一代人的精神支柱,也是為中華民族贏得獨立和尊嚴力量源泉。當然他們為了這個理想也付出了沈重的代價,包括親情甚至是生命的代價。作為後人,能夠理解,就算是孝順了。
作者:云山雾水 留言时间:2014-03-30 23:19:46
最讨厌大义灭亲的做法了,其实你的父亲就不算好人。
总共有985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页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