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沐的博客  
全部原創 轉載請注明作者  
网络日志正文
海 那 边 (长篇小说) 八、小留学生杀小情人了(中) 2022-05-13 12:01:22

海   那   边

(长篇小说)

万沐

(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八、小留学生杀小情人了(中)


陶副总离开后,直接去了张亮父母的住处。早在来赵丽丽父母旅馆前,他已经让当地的松江同乡会会长袁惠民做了安排,只不过他反复叮咛袁惠民不要声张,他本人也没有向领馆报备,对陪同的领事小李说,自己要顺便去商场买点东西,让小李先回去。

陶副总到了张亮父母的酒店楼下,袁惠民早就在门口等着。他们匆匆上了三楼,敲开张亮父母房门,袁惠民对双方做了介绍。陶副总没有称张亮父亲“张老板”、“张董事长”,而是称“张常委”,即市政协常委的意思。双方客套了几句,交换了名片,陶副总特意在名片背面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陶副总对张亮父亲说,总领馆一定会积极协助你们。张亮父亲则说,请陶副总回国一定来我市指导工作,一切事宜都由我安排。袁惠民一听就知道,两个人的交易达成了,然后就陪着陶副总匆匆离开了,一边走一边夸赞陶副总亲民,陶副总则说:“哪里哪里,为社区同胞服务,这是我的工作”。

一到楼下,袁惠民看到陶副总仿佛小跑一般走向停车场,一眨眼,他的汽车就冲上了马路。


这两天,约克市的华人一直热议着赵丽丽的凶杀案,而张亮父亲市政协常委的身份很快也被传成了市委常委。在全民仇官仇富的社会氛围中,各方面的炮火一致指向张家,所以张亮父母亲的住宿地及活动信息一直是保密的。除了同乡会的几个人,外人并不知道他们来加拿大后的活动情况。而赵丽丽的父母亲则得到了社区很多方面的问候和关心。同时,有华人给社区的的三级政府议员打电话,希望他们出来表态,呼吁严厉惩处凶手,更有华人华侨组织签名活动,呼吁加拿大政府对凶手加大惩处力度,不要轻易假释。

尽管加拿大是个法治国家,司法独立,但社区的呼声却让张亮父母感到恐惧。几天前儿子穿着囚服出庭聆讯的照片已经让他们心碎,而社区报纸却紧追案件,牢牢地锁定这个焦点,更使张亮父母惶恐,唯恐有仇官仇富的华侨们冲进旅馆撕碎了他们,更担心儿子的死刑被做实。思量了许久,张亮爸爸便按照名片背面的号码拨通了陶副总的手机。

从电话里可以听出,陶副总正在一个公共活动上,声音很嘈杂,但听到他似乎走到室外接听了电话。一问,果然他是在一个华人的晚宴上。张亮爸爸讲了自己对媒体不断煽忽舆论的担心,陶副总听了后说:“不用担心,我过一会到你那边来一下!”

晚上十点过后,陶副总来到张亮父母住处,老张要给他泡茶,他摆了摆手,表示不需要。听了张亮父母神经质似的担心,表示:“这事你放心!”说罢,就做出要转身离开的样子。

这时,老张提了一盒台湾的凤梨酥过来说:“陶总这么辛苦,送点小点心你加班时充个饥。”陶副总嘴上说:“不用不用,为侨胞们服务,这是我的工作便先客气了一下,但心里很清楚,这么有钱的老板怎么可能送司空见惯、只值十几块钱的点心?等拿到手里后又说:“好,我就把它放到办公室,晚上加班的时候大家就当零食吧 ”老张表情迟疑了一下,随即语气非常恳切地说:“陶总最辛苦,还是你先尝尝吧

好!好!我一定先尝尝,谢谢张常委对我们侨务工作者的关心”。说完,两个人都笑了一下。于是,陶副总转身出门,老张刚要送他到门外,陶副总做了个“止步”的手势,老张于是知趣地转身关上了房门。


却说陶副总刚到楼道,马上就戴上了外套的遮风帽,将凤梨酥夹到腋下,急匆匆下楼,走出大厅,一溜烟钻进了自己的汽车。但他并没有马上往回领馆的802高速公路上开,而是七拐八拐开进了一个小巷子里,他想马上知道,这个杀猪佬到底送的是什么?这个小巷在韩国人社区,紧靠一座大教堂,这一带治安不错,估计也不会有熟人。不过由于职业外交官的警惕,担心黑夜万一有人打劫他的宝马座驾,便将车子停在一个灯光明亮处。

停下车,陶副总看了看窗外,又注视了一下后视镜,见到四周空无一人,就急不可耐地撕开了凤梨酥的袋子。一看,里面还真装的是凤梨酥,并没有他想象的整匝的加币或者美元,便感觉到很是失望,又突然变得有些愤怒,觉得这杀猪佬是在戏弄自己。但稍微冷静了一下,又觉得不可能。便提醒自己,官场无小事。于是,就又看了一眼车窗外面,舒了一口气,静下心来,将凤梨酥一块一块往外拿,等拿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摸到一个小布袋,拿出来一看,是一个锦绣的荷包,于是眼前一亮!再打开荷包一看,是包装得十分精巧的两枚情侣戒指,宝石在方向盘下的暗处放着明亮的七彩光------陶副总的心跳一下紧了起来,连忙又看了一下窗外,只见一部老旧的车子从旁边驶过。他强压住心跳,继续往外陶,但后面都是一块一块的凤梨酥,没有再另外发现什么。于是,他拿起方向盘前的餐巾纸擦了擦手,将戒指放进锦囊,装进了贴身的西装左上方内兜里,然后又将凤梨酥一个一个装回袋子里,再在外面套上一个放在后座上的手提纸袋,这样进总领馆大门的时候,别人会认为这是晚上华人商会送的酒或者其他小礼物。这类礼物在约克市很正常,华人社区举办活动,与会的议员、领馆人员、侨领、新闻记者在每次晚宴后,都往往会得到这样一份礼物,按照领馆的规定,这并不会被认为是腐败。这类小礼物既不需要报备,也不需要上交,自己享受就可以了。出席社区活动的领馆官员基本每天都会带些酒呀、领带呀、衬衫之类的东西回去,有些单位为了搞好和领馆的关系,往往还会给领馆的人送双份的礼物。

晚上十一点左右,陶副总大摇大摆地提着凤梨酥,和门房的黑人警卫打了个招呼,就进了领馆大门。回到家,陶太太还在看长城平台的《甄嬛传》,陶副总去儿子房间看,儿子睡得正香,便向太太挤眉弄眼,招手让她进卧室里来。陶太太看电视正看到要紧处,便摆手说:“去,去,整天就是这些讨厌事!”这时陶副总边走过来,将戒指盒在她面前晃了一下,陶太太一下愣住了,说:“噢,今天这么讨好我?”

不,是有人讨好我们”。陶副总神秘地对妻子一笑。

谁讨好我们?”妻子不解地问。

一个杀猪的”。陶副总故意漫不经心地说。

杀猪的,你到底卖什么关子,杀猪的讨好你干什么?难道人家要你这个副总领事发屠宰证不成?”妻子显然有些不耐烦了。

于是,陶副总便将事情给他讲了一下。

不等他说完,陶太太立即打开戒指盒,一看,张大了嘴巴,差点叫了出来。陶副总见状,问:“是不是好货?”他知道太太是懂行的,陶太太是上海一个高干的女儿,外语系毕业后,即进入外交部工作,现在是总领馆的政治领事。

陶太太将两个戒指反复看了几遍,说:“这两个戒指还可以,大概可以值人民币八、九万吧,不过我们不好戴。正好我表弟下个月结婚,送礼比较合适,你说呢?”

可以!可以”!陶副总尽管有些心疼,但却有些无可奈何。因为自己的副总领事位子,都靠着人家的爹才拿到的,对太太的讲话,他一向可是百依百顺的。这时觉得有些意兴阑珊,便一个人进卧室去了。陶太太则高高兴兴将两只戒指收入柜中,关掉了电视,匆匆洗漱完毕,又在内衣上喷了些香水,一阵风似的走到床上,拿掉了陶副总手里的小说《废都》,轻轻地拉灭了床头灯-------


第二天下午,约克市各大中文媒体的记者编辑接到了媒体协会主席的电邮,希望记者、编辑从我们中华民族崛起的大计、海外华人形象的大局出发,不要继续炒作张亮、赵丽丽案件,应更多报道华人创业、华人对加拿大社会做出贡献的正面消息。同时,几个一直为赵丽丽鸣不平的社团侨领也接到了更高一级的著名侨领的电话,得到了同样的告诫。于是,张亮赵丽丽凶杀案这件事情,几天后在华人媒体也就淡了下来。

可是,过了几天,大华报却发出了一篇社论“加拿大新闻自由不容干涉”。文章质疑媒体协会替总领馆出头,打压华文媒体言论自由是对加拿大社会的政治干预,华人社区和加拿大政府应当对此保有警惕。

大华报一向观点右翼,老板名叫杨猛,经常要发表一些和华人社区主流立场不相符合的一些观点,一些侨领经常骂它的老板是“汉奸”、“卖国贼”。

大华报的社论引起了强烈反响,人们将注意力一下集中到了领馆的角色上来了。本来大华报往往要批评社区的一些现象,但主要集中在对一些侨领、保险经纪的监督批评上面,并且还为此打过官司,也为自己的报纸赢得了不少声誉。不过,这次批评领馆反响却不同了,一方面大家觉得总领馆代表中国政府,权大势大,惹不起。另一方面,又觉得领馆代表祖国,而祖国即是正确的化身。所以,文章一出,大华报似乎马上就站到了社区的对立面。媒体协会一看民气可用,于是,便组织他直接掌控的几个小周报和小网站发表了一系列文章,对大华报进行围剿,有的媒体记者则是利用自己在新浪网的微博进行反击。一时,杨猛在社区成了过街的老鼠。

有一天,老范在餐馆看到了一篇枫叶报的文章,题目叫做《杨猛意欲何为》,作者是叶焜。文章写道:“杨猛一头扎进了加拿大反华势力的怀抱里,平时看华人总是这里不对,那里也错,恨不得将自己的皮肤换成白色。更为危险的是,竟然对祖国驻约克市总领馆进行攻击,说什么影响了加拿大的新闻自由。请问,加拿大给了你什么自由?你敢对加拿大的不同族裔、各类性别认定说三道四吗?你敢在加拿大的电影院大喊一声‘起火了’吗?杨猛,你简直就是背叛祖国的汉奸,认贼作父的民族败类”!

老范不知道叶焜是何许人,但从其语气看,他完全就是文革的余孽。心想,文革之火怎么还在加拿大四处燎原呢?突然想起了龚自珍“儒生何处可逃秦”的诗句,一种悲凉感不觉在心中升起。

却说,杨猛在看到这些华文媒体对自己的围攻后,也展开了反击,连发几篇重磅社论回应。其中一篇社论叫做《太监式爱国可以休矣!》,言辞犀利,情绪激烈,直指叶焜的政治人格。文章从叶焜学生时期巴结辅导员,到在国内某市级机关当公务员委领导拉皮条,再到做苏羚的走狗,被苏羚抛弃后,又搭上了贪官办的枫叶报为其驱驰。直斥其本人无半点人格,更遑论囯格,却高举爱国大旗,以爱国之名,行爱党、巴结权贵、巴结妓女之实。

虽然杨猛一再申明他只是坚持加拿大价值,只是批评那些打压新闻自由的行为,但社区新闻界并不买账,认为他是在和中国政府叫板,甚至还说他是在和中华民族叫板。就这样,许多中文周报、网站硬是将杨猛钉上了“汉奸”、“卖国贼”的耻辱柱。

由于寿司店的老板一直在超市拿各种免费的报纸给客人看,所以老范也就得以持续看到大华报与各个爱国人士的各种争论,休息时,店里的员工也要谈到社区的是非曲直,各个名人的逸闻趣事,尽管杨猛已经成了许多大陆华人眼中的汉奸和卖国贼,但老范却对他生起了的一片敬慕之心。

有一天晚上打烊后,伙计们在一起吃饭时,小姑娘阿月突然说:“明明那个杨猛是个汉奸卖国贼,大华报是个反动报纸,把这个报纸天天放在店里面,会不会影响我们的生意呢?”显得一副很担心的样子,阿月是去年才偷渡过来的,目前正在以XX功的名义申请难民。

老范一听就乐了,明明自己在编造谎言谋取身份,却要说一个正常的媒体批评监督就是“汉奸”、“卖国”,这就是流行在华人社区的荒唐逻辑。虽然荒唐,但在华人社区却是颠扑不破的真理。现在多少个所谓爱国侨领,就是当初在法庭上把共产党骂成希特勒法西斯,然后才拿到难民身份的人。

老范于是问阿月:“你说杨猛是卖国贼,他把什么卖了?”

他说中国不好”!阿月脱口而出,眼里喷着一股怒火。

他说了中国哪里不好”?老范接着问。

他骂总领馆”。阿月显得很生气。

那我们这些申请难民的人,说自己在中国受尽迫害,是不是汉奸卖国贼呢?”老范怕只说阿月申请难民,有揭人短的嫌疑,于是将自己也一并捎带上,用了“我们”一词。

这个?这个?”阿月脸红了,她知道申请难民在法庭上该说些什么,是绝对瞒不过老范的。但又不愿就此认输,一下涨红了脸,却又无法反驳,小张在旁边看着笑了起来,他是来寿司店打工的学生。等了一会阿月才说:“我是说我们乡里当官的坏得很,又是打人,又要让漂亮的女人陪他们睡觉,还不让我们多生孩子,我又没说党中央不好,是不是?说完,将眼睛在桌子上扫了一遍,结果好几个女孩子一下低下了头,几个男的也显得神情很尴尬。

老范知道,别看他们经常把“爱国”挂在嘴上,其实,申请难民时,个个都要将中国说成人间地狱,有的人甚至一边申请难民,污名化中国,一边还去出席各种爱国游行示威,吃皮渣领游行费,许多人都有不折不扣的“反共义士”和大义凛然“爱党华侨”的双重身份!


浏览(2797) (8)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万沐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2-05-13 15:11:48

各色人等在您笔下活灵活现,可以集成《海外华人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

谢谢鼓励,我就是想展现一下海外的实际情况。以前的海外文学就是讲创业的艰难,和乡关之思,太单调,太表面化了!

回复 | 1
作者:万沐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2-05-13 15:09:25

听了很多人,包括侨领给我透露的内幕

回复 | 1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2-05-13 13:12:35

各色人等在您笔下活灵活现,可以集成《海外华人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回复 | 3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2-05-13 13:10:40

您还真了解这些国内商人国外领馆的来往。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