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孤礁絮语  
一个孤寂的行者的自言自语  
        https://blog.creaders.net/u/966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老礁
 
注册日期: 2015-04-18
访问总量: 138,27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李伟东:我的中国自由派朋友对特
· 子皮:川粉解析 (转帖)
· 从贺建奎的‘基因改造婴儿’想起
· “中国大妈”又一章 有图有真相
· “中国大妈”是如何炼成的 ---
· 我‘遇到’的几个右派和他
· “二丁事件”和庄则栋政治浮沉 (
友好链接
· 和谈:和谈的博客
分类目录
【书山有路】
 · 从贺建奎的‘基因改造婴儿’想起刘
 · 我读小说《软埋》
 · 电影《枫》和科幻小说《三体》
 · 《建丰二年》和老舍
 · 革命和吃人--《白鹿原》中的白灵之
 · 黄万里和他的传记《黄河万里行》
 · 巫宁坤和他的自传《一滴泪》
【只鳞片爪】
 · “中国大妈”又一章 有图有真相
 · “中国大妈”是如何炼成的 --- 再
 · 免于恐惧的自由
 · 美国式生娃和美国式‘坐月子’
 · 关于这些天滥觞在微信圈里的‘莫言
 · 刚看过的三部韩国电影
 · 从老毛写给老蒋的《临江仙》说起
 · 转帖:“乒坛三杰”文革自杀之悲剧
 · 由意外看到的庄则栋的身世谈起
 · 查建英的《国家公敌》及其它 -- 我
【他山之石】
 · 李伟东:我的中国自由派朋友对特朗
 · 子皮:川粉解析 (转帖)
 · “二丁事件”和庄则栋政治浮沉 (摘
 · 袁克定:袁世凯大公子的残烛之年/
 · 朱学勤:记好医生高耀洁
 · 刘瑜:《走出帝制》,走不出的底子
 · 沙叶新新作《良心胡耀邦》挑战习近
 · 束星北,一个物理学家的“改造”
 · 巫宁坤:一代才女赵萝蕤教授
 · 文革中北京大兴县、湖南道县和广西
【往事杂忆】
 · 我‘遇到’的几个右派和他&#
 · 2006年布达佩斯 裴多菲寻踪
 · 小城人物 大姑外婆
 · 由‘海地泥巴做饼干’的新闻想起的
 · 小城小吃食
 · 小城人物:王先生
 · 俺娘
 · 渭水之滨 -- 小城堂吉诃德
 · 我们中学的文革(一)--张生云老师
 · 一瞥电视剧“平凡的世界”有感(二
存档目录
10/01/2020 - 10/31/2020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8/01/2016 - 08/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网络日志正文
免于恐惧的自由 2018-09-03 09:21:57

从我有记忆的时候起,心里的恐惧就像是如影随形的,恐惧的来源是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


我记忆中最先的一次运动是‘反五风’,那是1960年。58年的‘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失败后导致了‘生活困难’,中央提出反对‘共产风、浮夸风、命令风、干部特殊化风和瞎指挥风’,被反者是基层干部,要他们替‘三面红旗’担罪以安抚饥饿的全国民众。我目睹父亲被从家中带走,不知给关到了什么地方,妈妈带着刚出生的小妹被赶到了乡下,我上小学,还要照顾上幼儿园的大妹和弟弟。将近一年事情才过去。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在62年被提出,已就预示着要有大的政治风暴来临。63年颁布‘前十条’,开始‘小四清’,之后是‘后十条’、‘23条’,是为'大四清‘,每次运动父亲都从家中被带走,被关押,我还曾目睹过父亲被批斗。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做噩梦了。


到了66年,先是‘破四旧’,我家有一条棉被,被面的图案是一群仕女,一天晾在院子里,当听到大远传来的破四旧队伍的声音,母亲惊恐万状,让我赶快把棉被收到屋子里,怕被破四旧的人收走。还没等到抄家的人,母亲就把我从小省下零花钱买的书给我烧掉了。后来抄家的到我们家,先翻箱倒柜,后挖地三尺地搜,我们家既没有金银珠宝,也没有地契变天账,最后从箱底搜出了我小时候戴过的一个银锁,上边有一个十二角星。一个抄家的人说,这是国民党党徽,收走了这个银锁。这让我们全家都陷入了洪水灭顶的恐惧,破四旧时我们天天都看到对被抄家者游斗、打伤、甚至打死的血淋淋,我们担心这个‘国民党徽’会将我们全家带向毁灭。好在后来没有事情发生,或许那个抄家者将银锁藏起来归自己了吧。


80年代初开始思想解放了,我已在大学工作,每周的政治学习大家可以畅所欲言。但每每事后我研究生的导师都严厉训诫我,说我说的话太出格,说要在以前,我说的任何一句话都能给我带来厄运。我的导师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念书人,后来做到了科学院院士。他49年以后都是如履薄冰地躲着政治的。到了89年,学生绝食,我系有教师发起向政府请愿,我拿着让我导师签名,他说,他同意我们的行动,但他不愿留下白纸黑字的证据。事后他和我说,69年有人揭发他说过江青是蓝苹,他被军工宣队整,他已经准备好了足够的安眠药,再逼急了他就自杀。他是被严酷的政治现实吓怕了。我理解了他。


我最常作的噩梦是被像狼一样的猛兽的扑咬,当野兽的爪子搭上我的肩头,张口血盆大口向我撕咬,我会大声惨叫,从噩梦中醒来。有时是坠入无底的深渊、黑暗、阴冷,我无法阻止地往下落,我会手脚抽搐地醒来。到了美国后,一开始这样的噩梦慢慢减少了。后来我知道了,‘免于恐惧的自由’也是人的基本权利之一。虽然美国总统罗斯福1941年在人的四项基本权利中提出的人类有’免于恐惧的自由‘特指不受战火的侵袭,但也一定有更广义的对免于恐惧的延伸。随着时间和空间的对政治黑暗的远离,我的噩梦慢慢消失了,我忘掉了我还要对政治整肃的恐惧,我自然的也相信,所有和我一样生活在北美的人都不会再有恐惧。


一直到了最近,事情由微信引起。应该说,网络是上个世纪人类最重要的发明之一,移动通讯又让网络如虎添翼。腾讯的微信很适合华人的社交习惯,一时风靡。我加入了一个依托于一个美国全国性的华人社团,有500人的微信群 ,看到群里有人转发一个类似‘大外宣’、鼓吹中国经济转型的长贴,我转发了香港作家林忌的对经济学家何清涟的新书《中国,溃而不崩》写的书评而表达了不同意见,立即招致了群主的痛责。除了他不同意林忌的话,更多的是对这个微信群容忍如林忌这样的人和说的话会对群的存活的担忧,甚至担心影响到这个群背后的‘组织’。我回应了群主,并立即退出这个群。期间还有其他群友劝我,说此群不小,关了可惜,体制不是吃干饭的。


这让我发现,那个远在1万公里外的实体的存在,在生活在北美的自由空气中的一些中国人的心中引起的恐惧,还是真切地存在着的。他们怕被封号,怕被封群,怕自己的组织失去青睐,甚至怕国内的家人受影响,怕回国时被喝茶,甚至被嫖娼,所以微信上就要自觉和“新闻联播”看齐,或只说风花雪月酒色财气了。


这当然可悲,我真诚地希望,有一天每一个中国人心中的恐惧都能连根拔掉,每一个人都能畅所欲言。这需要内心的坚强,更需要恐惧源的消除,我相信有这一天。








浏览(3981) (84) 评论(3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9-10 15:56:57

【你这样偷偷摸摸反党反华,除了给自己带来永久的难受和恐惧,没有任何积极作用,连回国找老婆都胆战心惊,不是在搞终身自虐吗?呵呵!】

牧人想问蜜蜂兄一句话:你不反党是因为害怕“给自己带来永久的难受和恐惧”吗?

人是有良心的动物,希望蜜蜂兄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18-09-10 06:04:58

你这样偷偷摸摸反党反华,除了给自己带来永久的难受和恐惧,没有任何积极作用,连回国找老婆都胆战心惊,不是在搞终身自虐吗?呵呵!

回复 | 0
作者:花蜜蜂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18-09-10 05:59:24

既然你明白如此,你反党反华不是在自找麻烦吗?况且,一个外国人反党反华,除了证明确实有帝国主义亡华之心不死,还有多大作用呢?嘿嘿!

回复 | 0
作者:认证 留言时间:2018-09-09 14:48:57

好文!,但不明白为什么立即退出这个群.你不是说,"有一天每一个中国人心中的恐惧都能连根拔掉.每一个人都能畅所欲言.这需要内心的坚强,更需要恐惧源的消除".

回复 | 2
作者:右撇子 回复 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9-09 09:13:31

您是爱国同志,当然不用怕。我是反党反华分子,不得不时常回故乡探亲访友。如果我的身份被中共掌握了,说不定哪天回国时就被当“间谍”了,或者被“嫖娼”了。我党的能耐大的很,只有您想不到的,没有我党做不到的!您是知道的!

回复 | 2
作者:花蜜蜂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18-09-08 10:27:48

你的身份在网络世界是隐藏不了的,反过来说,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事,恐惧什么呢?

回复 | 1
作者:花蜜蜂 留言时间:2018-09-08 10:24:27

微信群是有挑动群众斗群众的局势在里面,因为人多嘴杂,一件事情各人有各人的看法要表现,是很正常的。中共网络通讯管理涉及了微信群,算是无孔不入制造政治恐惧。

你身在海外,不怕麻烦无所顾忌,但是,许多人在国内,仍然面临政治恐惧,既然是过来人,应该能够理解。

嘿嘿!

回复 | 1
作者:右撇子 留言时间:2018-09-07 23:51:01

说得非常实在!我虽然身在海外,仍然可以感受到中共的威胁。中共的爪牙们一直想探听万维反共人士的身份。中国人,就是在各种各样的恐惧中长大的!

回复 | 2
作者:城里的老农 回复 老礁 留言时间:2018-09-06 13:06:43

呵呵。。。我言中了吧。

慢慢来,理顺了, 你就没有受迫害恐惧了。

回复 | 1
作者:老礁 回复 城里的老农 留言时间:2018-09-06 12:20:24

你这个城里的老农,是吃农村的大粪长大的吧,嘴这么臭。

回复 | 2
共有36条评论  当前为第1/4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