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寡人的博客  
Good company and good discourse are the very sinews of virtue  
        http://blog.creaders.net/u/739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教皇Benedict为何辞职:令人震惊的真相 2017-01-13 09:03:27

浏览(2294) (1) 评论(2)
发表评论
谎称被川普支持者袭击的女子在纽约被捕 2016-12-15 09:42:37


根据《今日美国报》报道,居住在纽约长岛的现年18岁的穆斯林女子Yasmin Seweid声称在纽约地铁被三名白人川普支持者骚扰并抢夺她的穆斯林头巾,经过纽约警方调查,发现整个事件纯属子虚乌有,该女子也已供认不讳,承认(口头及书面)她编造了整个故事。她现在已经被纽约警方逮捕, 等候法庭的传讯。警方为调查此案花费了相当多的资源,但没有找到任何证人或录像支持嫌犯的陈述。警方说Seweid最近因恋爱问题被父母反对与父母产生了争执。

看到这个报道,不由使我想起另一个Star liar--明尼苏达大学的女学生土凯西(Kathy Mirah Tu),这些年轻的女孩,成名的欲望都太强烈了点,完全不计后果。庆幸的是,土女胆子还是不能与前者相比,没敢报警,也就免了牢狱之灾。

另:昨天华盛顿邮报有篇文章,讲川普是如何选定他的国务卿最终人选的,信息量很大,对理解他的行为方式及个性,很有帮助,值得一看(见参考 3)。

参考:

1.Woman arrested for lying about assault by Trump supporters

http://www.msn.com/en-ca/news/world/woman-arrested-for-lying-about-assault-by-trump-supporters/ar-AAlAlfe?li=AAggNb9

2On social media, police say they did not respond to University student's alleged campus assault

http://www.mndaily.com/article/2016/11/umpd-not-involved-in-handcuffed-university-student

3Trump wasn’t happy with his State Department finalists. Then he heard a new name.

http://www.msn.com/en-us/news/politics/trump-wasn%E2%80%99t-happy-with-his-state-department-finalists-then-he-heard-a-new-name/ar-AAlwBR8?li=BBnbcA1




浏览(1113) (4) 评论(6)
发表评论
美国感恩节:奥巴马应感谢谁? 2016-11-24 10:32:34

本文是对润涛阎近作“在美华人与小中男的道路选择”的一点观感。老阎这篇总体上写得不错。华人当自强,华男尤其要有阳刚之气,不可像梁警官那样窝囊,应该向陈凤珠学学。除了老阎在文末建议的几点外,我看华人还应多多向娱乐业,高层管理等方面进军,这也是提高华人影响力、可见度的有效办法。下面谈点不同看法。

老阎认为“后来还把奥巴马送往白宫,都是鲍威尔开的头”。这个说法,我觉得不够准确。奥巴能进白宫,第一个应感谢的人是小布什。第一,小布什糟糕的执政业绩给了民主党很好的机会。第二,小布什任命的两位大员:鲍威尔(先担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直接指挥了对伊拉克的入侵,名声大震,继而又担任国务卿,也备受好评):Condoleezza Rice,先是做布什的国家安全顾问,然后接替鲍威尔担任国务卿,也是给人非常干练的印象。布什的这些任命都是史无前例的,由此使黑人的政治才能被公众感知,同时也打破了黑人从政的玻璃天花板,为奥巴马登顶铺平了道路。

“政治正确是乌龟”,老阎的这个比喻很生动,但不适用于所有族裔。政治正确对黑人来说是老虎皮,乌龟,使得所有其他族裔对此都得有所顾忌。但对于华裔,政治正确只是甲鱼壳,或长袍马褂,聊胜于无。其保护强度明显逊于乌龟壳,尽管也可遮风挡雨,但不是刀枪不入。当然,正如老阎说的,政治正确是黑人争取来的,他们如果有些优先,可以理解,但现在黑人及白左的做法太过分了。当然,我不是主张华人脱了“政治正确”这个马甲与其他族裔分庭抗礼,而是觉得仅仅依靠这个甲鱼壳还远远不够,同时对政治正确的内容需要进行甄别,该支持的支持,该反对的反对,而不是不假思索地无条件地为政治正确背书。总之,华人应发出自己独立的声音,而不是整天跟在别人屁股后面,人云亦云。

最后,祝所有的美国网友感恩节快乐!



浏览(1884) (11) 评论(72)
发表评论
政治正确:请慢点走! 2016-10-22 09:55:14

“Politically correct”起源于上个世纪初,与在共产党员及美国社会主义者之间围绕斯大林主义的教条式运用有关。忠于党的路线,即为政治正确。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新左翼开始采用这个用法。对于政治正确的这个非常“不纯的血统”,政治正确的狂热鼓吹者讳莫如深。至80-90年代,特别是里根总统当政期间,政治正确受到广泛批评,其中的代表作品The Closing of the American Mind (by Allan Bloom)成了那个时期的畅销书。随着时代的推移,政治正确这个大筐里装的东西越来越多,其中也不乏一些积极的成分,如反对种族歧视,性别歧视等等。这也是我不完全反对政治正确的原因。但左翼分子在这个筐里塞了太多的私货,使得现在越来越多的清醒的人们不愿再被他们绑架。现在的政治正确几乎是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已演变成一种文化马克思主义,它的典型特征就是没有容忍度。对此我们有必要保持适度的警惕。轰轰烈烈的共产主义运动已成过眼云烟,但对此没有切肤之痛的西方左翼却皮痒地很,他们就像一场流行病爆发过后残留的病毒,伺机卷土重来。社会主义的幽灵正在欧洲,北美上空徘徊,并且正在蚕食西方民主政体,侵蚀我们来之不易的言论自由空间。而对美国政治的日渐左倾,教育及学术界的天然左倾,苏联东欧的崩溃(没了对手),及汹涌而来的劣质移民大潮都起了很大的作用。大江大河及海洋常常有非常强大的自我净化功能,但中国的扬子江,黄河不照样也被污染了,现在连海洋也被污染了,因为这种自我净化功能也有它的limit。所以我看美国的政治家们及普通公民,可千万不要学中共,对其制度有太高的不切实际的自信。如果今天从墨西哥或中国空运一亿人到美国,那十年二十年后的美国将不再是今天的美国,而是充满了拉美味,中国味,成为一个非常腐败的国家。美国这个大熔炉中如果塞满了废铜烂铁,总有一天,她也会熄火。下面我想从几个事件来看看政治正确是否有点过头了。

1. 电视名人Ellen DeGeneres在巴西奥运会期间在Twitter上发了一条消息:This is how I'm running errands from now on." The image showed her riding on Bolt’s backhttp://www.telegraph.co.uk/news/2016/08/17/ellen-degeneres-criticised-over-racist-usain-bolt-tweet/),这本意是搞笑,哪知道马上引来很多强烈的批评,指责她是种族主义者,可是博特却不以为然,还向他的几百万粉丝转发了这个tweet。你说这些批评者是不是唯恐天下不乱,是一帮histerical over-reactors?他们的行为说明他们是个事事过度敏感的 PC mob。

2. Princeton students stand up to political correctness

去年在普林斯顿大学,200名黑人正义同盟的成员向校方提出了很多无理要求:The Black Justice League’s demands include a dorm for those who want to celebrate black affinity; mandatory diversity training; and a requirement that students take a course on so-called marginalized peoples. They also want the renaming of the Woodrow Wilson School of Public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 and the removal of a mural of President Woodrow Wilson. Wilson, who graduated from Princeton in 1879 and who served as the university’s president from 1902 until 1910, formally segregated the federal workforce.

可是他们的这些要求受到了更多的普林斯顿学生的阻击:1,300 members of the university community signed a petition to ensure that Princeton “maintains its commitment to free speech and open dialogue and condemns political correctness to the extent that it infringes upon those fundamental academic values.”

在牛津大学Oriel College,PC mob也试图搬掉坐落在校园内的Rhodes塑像,指责他曾经支持南非的种族隔离,最终以失败告终。应该承认,不少黑人年轻人都有成为下一个马丁路德金的野心。但一旦遇到比他们在政治地位上更弱势的族裔,例如华人,立即原形毕露,暴露出非常丑陋的一面。林书豪的遭遇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3. 政治正确已经走得太远了,以下是加拿大CTV近期作的一个调查,'No offence': Has political correctness gone too far?

correctness.jpg

Canadians are known as the most polite citizens in the world and a new poll digs into the motivations and reasons for our political correctness. According to a survey by the Angus Reid Institute, the majority of Canadians say we’ve gone too far when it comes to our need to say “no offence.”

The public opinion poll found that 80 per cent of Canadians say that “it seems like you can’t say anything without someone feeling offended.”

Still, about four in five Canadians say that there are some things you “just shouldn’t express in front or people you don’t know.”

When it comes to motivations for keeping quiet, response held true to the Canadian stereotype: 87 per cent said they self-censor because they “want to be polite” while only 13 per cent said they bit their tongue because they don’t want to be judged.

Millenials, or people aged 18 to 34, were most likely to say that people are too easily offended compared to other age groups, and while both genders are equally likely to self-censor, men are more likely to say too many people are easily offended by other people’s language.

When the answers were examined through a political lens, only 21 per cent of Conservatives said people should choose their words more carefully, compared with 40 per cent of Liberals and 38 per cent of New Democrats.

The online poll was conducted among 1,510 Canadian adults who are members of the Angus Reid Forum.

下面是加州大学的一位在校女生对政治正确的感受,我感觉说得非常诚恳。

 I believe passionately that Political Correctness is an essential tool in liberating oppressed minorities, and that we should be careful how we use language.However, there is a point at which political correctness makes people afraid to speak, which is the opposite of its intent. Political Correctness started as an essential movement to remove the fear of speech minorities and to ensure that everybody felt comfortable and safe in their environments. However, with this onslaught of constant offense and deep emotional injury from the slightest accidental political incorrectness, especially on college campuses, the PC movement has begun to achieve the exact opposite of its goal— to make people feel unsafe and afraid to speak up. Intolerance occurs on both sides of the political spectrum. We all need to learn to be more sensitive and thoughtful with our speech.

可见现在在校园内,狂热的政治正确诉求有时已经到了动辄得咎,人人自危的状态。

最后解释一下为什么知识分子大多拥护社会主义,哈耶克的这个解释至今仍然适用。

Friedrich Hayek: Why Intellectuals Drift Towards Socialism

再提供另外一个更为详细的解释。Why Do Intellectuals Oppose Capitalism? 非常值得一听。

https://www.libertarianism.org/media/free-thoughts/why-do-intellectuals-oppose-capitalism



浏览(6391) (30) 评论(386)
发表评论
“冯胜平是否共特”高伐林一锤定音?? 2016-06-14 08:30:09

最近,我的一篇转贴:“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让有位叫“高伐林”的网友义愤填膺,对我大张挞伐,阿妞很牛也在旁边呐喊助威,几位五毛大腕更是觉得机不可失,也加入了大合唱,目的无非是要坐实高伐林对我的“诛心”指控。让我总算领教了冯胜平所说的“文革人”的厉害。当然如果冯胜平所说的“文革人”要是再“周延和严谨”一些,比如说,加上“括号,高伐林,阿妞不牛,及冯胜平除外”,就更妙不可言了,高伐林你说是不是? 老高对待中共一向是很温和很温柔的(这时常让我汗颜:觉得自己对中共是不是太没有礼貌了),但一旦需要为朋友两肋插刀,高伐林可是毫不含糊,宝刀不老,如猛虎下山,余勇可贾!想来想去,我搞不明白我为何要“抹黑” 冯胜平。我与他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亲戚朋友里也没有认识他的,我也不是民运成员。我只是对冯胜平的胡说八道深恶痛绝,你可记得当你第二次推介冯胜平时我对你说的话:推销冯胜平是个tough sell,当时你就大为不悦。可你至今还是痴情不改,阿妞也不信这个邪。由此使我对冯胜平这个人产生了很大的好奇心,我Google了一下“冯胜平”,便发现了位列第二的这篇转贴,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因为我一直想搞明白冯的信口雌黄背后的原因。回到正题,对你对我的不实指控,我感到很遗憾,很愤怒。

遗憾之一,你说“吃惊之一,是在讨论中,竟撇开对观点的剖析抨击,而去追究自己所不认同的发言者的身分和动机”,我觉得高伐林你得更换你的老花眼镜了。我的看法现在还都挂着那里,而且也完全支持老贫农的观点,这表明老贫农的看法也是我的看法的一部分。但你对我的观点却视而不见,这是什么行为?明目张胆的诽谤!我只不过在深入揭露冯胜平的荒谬无耻后还想进一步了解他的动机到底是什么,没想到这就犯了你的禁忌,难道冯胜平的动机像他的私处一样,他人摸不得?奥兰多大屠杀后,警方正在努力确定嫌犯的动机,你觉得不妥吗?借用公道说黑白网友的话“人间事,动机很重要,是任何事情的出发点。查问动机也不等于“诛心”,只有做贼心虚的人才会crying out bloody loud 。”真是一箭穿心,直指你们这些人的要害!更为可笑的是你和阿妞不牛不约而同地引用“西岸”的话做你们的舆论资源,救命稻草,这让我不禁对你们产生了一丝怜悯:原来你们比我这个孤家寡人还要不堪。不知我这么解释有没有碾碎你自问自答,自说自话的两点:“吃惊之一、二”?

遗憾之二,高伐林说:“左派抓汉奸,右派抓特务,是当今中国政治一大特点。幸运的是,这些热衷肃反者手里没有军队和政治保卫局!”。我得说,幸运的是,高伐林只是明镜的一个什么什么主编,而不是人民日报总编辑,要不寡人就要从此被彻底shut up了,呜呼哀哉。根据你的这篇转贴,发现“左派抓汉奸,右派抓特务”这句话是从冯胜平那里抄得来的,但我想告诫你千万不要人云亦云,尤其不可冯云高云。因为这句话又是信口开河。请问高伐林,你能举出多少例子来证明这“是当今中国政治一大特点。”。自我四年前开始浏览万维网,还从未看到任何“右派抓特务”的报道,冯胜平被怀疑,这是头一回。而且只是怀疑,没有人说要抓他。我想只有FBI或CIA才能抓他。冯胜平喜欢编一些类似的顺口溜,看起来朗朗上口,其实非常肤浅,经不起推敲。只会进一步加深大家对他“浮夸、好大喜功,哗众取宠”的印象。而且,我想问你:你的左派的标准是什么?根据我的观察,喜欢用“左派如何如何,右派如何如何”这个句型说事的,绝大多数都是羞羞答答的拥共派—closet communists。更科学的划分应该是支持普世价值的,与反对普世价值的。只有在支持普世价值的人群里,才可进一步分左、右派。反对普世价值的,都是专制派,纳粹,或法西斯,没有一个是左派。所以通过杜撰““左派抓汉奸,右派抓特务”将本来严肃的讨论污名化的做法是一种地地道道的捣糨糊,旨在金蝉脱壳,为自己洗刷。

遗憾之三,高伐林说:“冯胜平本人在2009年11月写了一封长信,回答翻出当年说他是特务证据的人,也给过少数几位朋友看;后来于2014年年底,修改了之后公开发表。”

但我的这篇转贴发表于2015年1月12日, 这说明在冯胜平公开发表他的一封长信后,对他的怀疑并没有烟消云散,“幼稚”一说又从何谈起?

退一步说,你声称“这个问题已经由当事者之一做出了澄清,发表于《内幕》杂志41期”题为“ 回忆1990年学自联抓特务事件”,韩连潮,《内幕》第41

內容簡介

本刊長篇報導:北京削藩醞釀大動亂
 
黨國成功將互聯網轉為己用
中俄同盟其實沒有那麼鐵
北京出手限制法官出走潮
上海試點新政:嚴禁拼爹
國企改革越大越好是死局

國安部新部長剛到任便遭秘密舉報
反間諜機構上演無間道
周永康勢力仍大
習近平用人中計

王岐山福山會談發信號:
政改不可能 反貪沒下文

http://www.mingjingnews.com/MIB/book/book.aspx?TID=1&ID=A00000434

从该内容提要上没有看到“回忆1990年学自联抓特务事件”,对此高伐林该如何自圆其说呢?再说,“冯胜平不是特务”难道是什么秘密,需要付费才能看到?(《内幕》是需要付费才能订阅的)。而且,徐文立文中根本就没提及韩连潮这个人,韩连潮又哪里有足够的权威洗白冯胜平呢,充其量也只是一家之言,当然你高伐林可能会说徐文立说的也是一家之言。我看,这个我们还是应该交给读者去判断。鉴于你与冯胜平的关系,至少,你是没有资格说别人幼稚的,说了他人也只会是一笑置之。

下面是我的两点提醒。

提醒一:高伐林说“顺便做一个广告:冯胜平《上书习近平》由明鏡出版社出版”。现在这个年代,谁都能出书,能出书不再是学术成果的象征。祝冯胜平好运,不要一觉醒来,发现他的大作的主要读者原来是一堆“老干妈”、酱菜瓶,酱油瓶。冯胜平给习近平写万言书的目的无非就是两个:自我炒作,同时万言书也给他的大量五毛言论提供了一块遮羞布。冯胜平这种瞒天过海,暗度陈仓的做法其实非常小儿科,属于耍小聪明。

提醒二:你和阿妞不牛用冯胜平作小白鼠试水,探测公众反应,结果你们也看到了。有几个支持,又有多少反对。当然你们可以继续将头埋在沙堆里自娱自乐:臆想沉默的大多数都是和你们站在一起的。而且我提醒你们,不要看错了大势,中国是不可能长期逆世界潮流而动的。对冯胜平今后可能的任何胡说八道,我会一如既往,继续予以毫不留情的痛击,希望你及阿妞不牛能有心理准备。It’s nothing personal。希望你们不要往心里去。你们几个也许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但我等肉眼凡胎的凡夫俗子实在看不懂。你们也尽管将你们文革百宝箱中的武器全都使出来,我会觉得非常受用。阿妞捧冯胜平臭脚的推介文极富黑色幽默,让我每读一遍,都忍俊不禁。事实证明:万维人没有被阿妞吓到,驳斥他也不需要一个耶鲁的政治学教授,一个老贫农足矣。万维真是藏龙卧虎,连洗碗工,老贫农也都个个身怀绝技,阿妞是不是有些失落啊?现在我有点怀疑阿妞是江湖上传说的高级黑,她将冯胜平上了天,结果掉下来摔个半死。阿妞你真是岂有此理,我代表冯胜平向你表示最强烈的抗议!

我对高伐林的好奇心驱使我搜索到了一篇有关他的文章,来自他供职的明镜,所以这应该不算他的黑材料吧。作者是“風聲雨聲讀書聲”,他在万维写的文章我看过两篇,感觉思辨力还是比较强的。这篇博文对我们进一步了解高伐林可能不无裨益,我将它附在后面供各位参考。

談談我對高伐林先生的印象

http://www.mingjingnews.com/MIB/blog/blog_contents.aspx?ID=0000002500000017

時間:2013-11-16 23:28

高伐林先生是明鏡網上歷史專欄的主編。雖然我與他素不相識,出于對明鏡的偏愛,我一直對他還是滿尊重的。其實我了解他不過就在是網上讀過他寫的幾篇有關中共黨國歷史的文章。他收集的那些中共歷史真相,對知道一點中共歷史的人,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新聞,其實就是一些新的發現,讀過之后也就是不疼不癢。可謂讀之雖無多味,棄之有點可惜吧。撇開內容不談, 可能因為自小也在中共黨國長大的我,對那股黨國的氣味太過敏了,我感到高先生那股中共體制內的氣味還是滿濃的。

他在黨國時的專業是文學,大學寫的成名作是《給我的老首長》(那是不是受到當時一個什么黨國軍隊的詩人影響啊?)、《給我的師傅》《給您和我們大家》… … 等等,并榮獲1979—1980年全國中青年詩人優秀新詩作品獎。

在大學時就任黨國官職學生會副主席的高伐林先生,大學之后,一路高升,又在黨國的團中央宣傳部任職,正式進入黨國中央集團,官大官小,所作所為 … … 再之后,又干了些什么,沒人再提了。反正,這一路高升的高先生是一個宣誓入黨的中共黨員沒出我的預料之外,也明明白白地被證實了。

雖然我在中國時連紅小兵也不是。但是不能不說,自小在那里長大,對那里的,如高伐林先生這樣的人物,以及比他還大不少,或小不少的人物,都有過不少親身的接觸,了解,甚至過敏性的反感。當然不能一言論定這類人全都是黨奴黨性,上恭下倨的大壞蛋,可是這類人,特別是新提拔高升上去的那群小奴兒們,其實比一些黨國高干,叔叔阿姨們更可惡,更可怕。這類人高升的過程同老共干們爬上去的過程大不一樣。要這類人把當年一心一意效仿的黨國官場的社會習氣蛻化干凈,也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先不要奢談什么詩所表現出的人的氣質了,就他那對詩歌的兩分法,就是黨國所謂的文學理論的再版。到現在還是那套,難道出國這許多年,就一點新的知識都沒加進去?就連這點文學的,詩的知識都還是黨國的知識? 更別談對人的知識,對人的氣質和精神境界的理解和解釋了。

下面是黨國名人錄上的高伐林大傳。高先生聰明過人,腳踏兩只船。請聽我一言,那不是什么好理性,也不是什么好情感啊。

相关博文:
转贴: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浏览(2723) (35) 评论(78)
发表评论
总共有3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