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寡人的博客  
Good company and good discourse are the very sinews of virtue  
        http://blog.creaders.net/u/739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真的假文件 or 假的真文件? 2018-01-14 10:14:55

也来说几句最近流传开的所谓中国对朝政策的绝密文件。从文件的形式及措辞看,这绝对是个有点荒唐可笑的假文件;但从其内容来看,完全符合中共的一贯心理及战略意图,绝对是个如假包换的真文件。各位看官,你到底是喜欢看中共满纸谎言的真文件,还是道出了中共不宜说出口,不宜公开的心里话的假文件?

 那披露这个消息的人为何要将它以绝密中央文件的形式发布?我想这与自媒体时代信息过度、过滥,为了争夺眼球的需要有关。一篇文章再好,如果标题不吓人,也是门庭冷落。相反,如果标题很性感,比如以“核爆揭秘,习近平,川普,王沪宁,房峰辉,初夜,一夜情”等等文字开头,哪怕是猴子写的,读者也会非常可观。这就是中文网络上大多数读者的审美情趣或阅读偏好。而很多作者,也只在乎文章的点击率,完全不在乎读者到底有没有读完全文,有没有被打动或有所收获、启发?能骗一会是一回,甭管下次。如这个办法失灵,下次再换个花样。将个人博客的访问总量看成了个人身份、地位的标志,都想早点写成millionaire(点击过百万的)。 

另一个出发点就是充分保护消息源。将原汁原味的中央文件改头换面,变换措辞(paraphrase)后,可以更好地保护线人(可能不止一个),是一种反侦察,反追踪手段。要知道中共的国安部门可不是吃素的,我们应体谅曝料人的用心良苦及面临的巨大风险。 

早在约一个月前,我曾在某篇博客下作出如下评论:“最近时常见诸报端的“中共被北韩流氓政权羞辱”的新闻,我看更像是中共施放的烟幕弹。中共不断上演苦肉计,与北韩唱双簧的目的就是要最大限度地忽悠、敲诈美国,同时拖延时间。否则习包子如何向川普解释?面对来自美国的压力,中国,俄国,北韩及伊朗这些流氓政权正在日渐抱团,形成一个新的邪恶轴心,对抗西方文明世界。 

尽管川普总统不是一个有城府的人,情绪也非常不稳定,但我们决不能因此就小瞧了他的白宫团队。我觉得他的那些高级助手,如国务卿,国防部长,白宫幕僚长,总统国家安全顾问等等,均非等闲之辈,而且大多是将军,绝不会像奥巴马那样一听到枪响就晕过去。基于这样一个判断,我估计中共会严重误判美国,导致朝核问题的和平解决窗口失之交臂,军事手段(战争)或特殊行动(斩首金正恩)成为不可避免。而这一切极有可能发生在今年(2018 )下半年,当通俄门问题水落石出后。川普会藉此提振自己的声望,这也是对正蠢蠢欲动、步步紧逼的中俄的一种震慑,同时也是以行动重申其对盟国的安全承诺。

相关博文:

川普遇金三:打还是不打?

关于朝鲜,美国国防部长与我所见略同




浏览(1209) (14) 评论(20)
发表评论
联邦自由党人的道德操守堪忧 2018-01-12 13:14:13

Image result for trudeau and aga khan

前天,看到CBC报道,前联邦利益冲突与操守专员Mary Dawson(她于今年一月8日刚刚离任,在这个岗位上已整整干了十一年)裁定,加拿大总理小土豆违反了利益冲突法中的四款(Justin Trudeau breached 4 sections of the Conflict of Interest Act)。Dawson上周三告诉国会下院伦理委员会,总理在接受去阿迦-汗(Aga Khan,伊斯兰教宗教领袖)的私人岛屿上免费度假时没考虑到潜在的道德陷阱,是非常不幸,令人遗憾的。小土豆是乘坐了阿加-汗的私人直升机到达阿迦-汗的私人岛屿的。

Dawson认为这事本来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如果小土豆在乘机去Bell Island过圣诞节前询问一下她的办公室的意见。尽管小土豆为此使出浑身解数,百般辩解,为自己开脱,但始终无法自圆其说。他辩称阿迦-汗和他是朋友,根据利益冲突法,接受朋友的馈赠是合法的。可是,除了阿迦-汗在2000年出席了老土豆的葬礼,在1983至2013年秋天这三十年里,他们没有过任何接触,这能算是朋友吗?退一步,如果他们算是朋友,那当小土豆出席关于给阿迦-汗的基金会提供政府拨款的讨论会议时就违反利益冲突法。所以Dawson在国会作证时说,无论如何,这里总有问题。Dawson还发现,小土豆没有回避,而是在2016年参加了与阿迦-汗的几次私人会议,讨论给后者的多元文化全球中心提供一千五百万加元的资助,这也违反了利益冲突法。在Dawson的报告于去年底发布后,小土豆已公开道歉:“"I'm sorry I didn't [check with the commissioner before booking the vacation], and in the future I will be clearing all my family vacations with the commissioner," he said.”

至此,小土豆成为加拿大历史上第一个被联邦道德操守专员审查的在任总理。再联想到小土豆前年在国会推搡女议员(小土豆一直标榜他是个女权主义者,是不是有点讽刺?),以及近几年备受诟病的“给钱就与你会面”的筹款活动(cash-for-access fundraisers),与许多中国过来的土豪厮混的那些事情,感觉这个小土豆与川普其实也是半斤八两,五十步与一百步。但他们之间也有一个显著不同,川普对穆斯林是非常讨厌的,而小土豆对他们则是青睐有加,去年七月刚刚奖励了一个恐怖分子,前关塔那摩囚犯Omar Khadr(一个杀害美军士兵的凶手)一千零五十万大洋, 去年底又马不停蹄会见了从阿富汗营救出的人质Joshua Boyle一家(Joshua Boyle在与现任美国妻子Caitlan Coleman结婚前,曾与Omar Khadr的热衷圣战的姐姐Zaynab Khadr有过短暂婚姻),可在小土豆与他全家会面后不久,Joshua Boyle就被控十五项罪名,使得民众普遍质疑会面的合适性。小土豆是否为了穆斯林选民的选票豁出去了?

 

 

最近的另一则新闻来自环球邮报,自由党新科华人议员谭耕充当了一个现在正被控洗钱及证券欺诈,涉案金额高达数亿加元的Xiao Hua Gong(龚晓华)的中间人。根据维基百科,谭耕于1963年12月出生于北京,在湖南省长沙市长大,取得过中国大陆高级工程师职称。在1998年进入多伦多大学留学,先后攻读化学工程硕士学位以及应用化学博士学位。留学时曾担任多伦多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主席及加拿大湖南同乡会会长。毕业后,他在加拿大自然科学与工程研究委员会做博士后研究,随后再至位于加拿大安大略省粉笔河的核实验室工作。从政前在安省电力公司核电部门任职。龚晓华在中国建立了一个传销网络,向中国人出售子虚乌有的公司股票,其涉案成员已在大陆被捕,龚本人已在多伦多被捕。谭耕为了替龚晓华说项,在访问中国时替龚晓华带了一封信给加拿大驻华公使Cindy Termorshuizen,Termorshuizen随后将信件交给了皇家骑警驻中国的联络官,该联络官最后将信件交给了多伦多RCMP的调查人员。谭耕这样做具有典型的中国特色,用上级压下级,并且利用中加关系及自己作为的议员的特权来给办案人员施加不恰当的压力。加拿大前驻华大使David Mulroney对谭耕的这些做法感到非常震惊。此外,谭耕还代表龚晓华(一个非常慷慨的联邦自由党捐款人,在过去的短短几年内,已向自由党共计捐出七千加元)单独与中国有关当局会面。谭辩称他只是简单地为他的选民带封信,可事实上,龚晓华根本就不住在谭耕所在选区,谭耕是在撒谎,误导民众。代表龚晓华所在选区的国会议员是Rob Oliphant。在2016年五月,龚晓华和小土豆共同出席了一个由华人富豪组织的筹款活动。据最新消息,龚晓华现已畏罪潜逃。

谭耕自2015年当选议员后,频繁访问中国,会晤急于想赢得海外舆论支持的中共专制政权的官员。去年四月,谭耕接受了在多伦多经营移民投资及教育的商人Kai Wu吴凯的免费湖南旅游。当年谭耕宣布角逐自由党在当河谷北选区的提名时,获安省议员、移民及国际贸易厅长陈国治的支持。陈国治同谭耕一样,也是中共的座上宾,并且是安省自由党的筹款高手。谭耕需要稍微爱惜一点自己的羽毛,别把中国腐臭不堪的一套搬到加拿大,污染我们的政治环境。以陈国治为恩师,为榜样,追名逐利,与中共走得太近,最终一定会有反弹,得不偿失。谭耕选区的选民,也请你们擦亮眼睛,而不是唯中共马首是瞻。

参考:

http://www.cbc.ca/news/politics/ethics-commissioner-trudeau-aga-khan-1.4480718

https://www.theglobeandmail.com/news/politics/liberal-mp-geng-tan-acted-as-intermediary-for-businessman-now-accused-of-fraud/article37511074/

http://www.cbc.ca/news/thenational/why-did-justin-trudeau-meet-with-joshua-boyle-1.4472424

http://nationalpost.com/opinion/christie-blatchford-charges-or-no-it-was-odd-for-trudeau-to-meet-with-boyle-family







浏览(2282) (36) 评论(38)
发表评论
The Edge Of Space - BBC Documentary 2017 2018-01-03 15:58:53


祝各位朋友新年快乐!


浏览(771) (12) 评论(0)
发表评论
多行不义必自毙—BFTS被处罚 2017-12-15 09:22:38

昨天从万维博客服务获悉:BFTS的账户已被“冻结处理”,真是人心大快!细细想来,BFTS对我的跟踪骚扰已有两年。主要手法是造谣中伤耍无赖,故意挑衅你,激怒你。当发现这些手法都不能奏效时,他就开始谩骂,并且挑唆他人攻击我。有位最近刚回到万维的网友,屁股还未坐热,BFTS就迫不及待地挑拨他对我进行报复。并且在其博客下对我进行谩骂,意在给那位带个头,同时吸引我去与他对骂。如果形势发展好的话,我还会在那里被“群殴”一通,这就是他的如意算盘(请参考http://blog.creaders.net/u/4437/201710/305644.html)。更令人发指的是, BFTS除了自己赤膊上阵,还在他人博客下煽动一个被万维封了好多次的老流氓youguli(曾用名叉鱼哥,汤安。。。) 对我进行不指名道姓的辱骂(请参考http://blog.creaders.net/u/12059/201710/304606.html)。BFTS的评论几乎从来不是就事论事谈自己的观点的,而是以人身攻击,无理取闹为目的,而且主要是针对反共人士。我的观点让他特别难受,所以自然就成了他重点打击的目标。对此,BFTS并不隐瞒。BFTS对中共的超限战运用得得心应手,如果你被他黏上了,那是非常难以脱身的。有受不了他,爆粗口被封的。也有耐心好的与他巧妙周旋的。他似乎有用不完的时间,尽管他的发言常常以“最近很忙”开头。他对维护中共体制也是不遗余力,尽管他的评论常常始于“对中国的事我一般不关心”。你说这样的人还有一点诚信可言吗?

大约两个月前,我在一位网友的博文下给BFTS下了最后通牒:不要再纠缠我,否则后果自负。可他似乎对此上了瘾,而且觉得网管也奈何不了他。非但对我的警告及克制视若无睹,还变本加厉,只要一看到我在第三方博客发表评论就来找茬,并且到处嘲笑我,说我是“玻璃心”,“万维唯一的特保儿”。写到这里, 我得承认,BFTS是万维最最牛逼的大虾,人见人怕,大家一看到你就远远躲开了,只有我反应比较迟钝,不自量力,苦苦撑到最后还是缴枪认输。玻璃心其实也没什么不好,尽管易碎,但至少是透明的,比起满嘴谎言、藏污纳垢的黑心,凶残无比的狼心以及假仁假义、男盗女娼的人面兽心还是要强不少。易碎,说明干脆,比起死缠烂打,无理辩三分的牛皮糖还是好多了。至少,迄今为止BFTS想将我困在自己的博客,不到外面乱说乱动的图谋没有得逞,BFTS出狱后还须继续努力。你实施人身攻击的博文只写了三五篇,太少了,要加把劲。

耳闻有几位曾评价BFTS是个好人,如果你是对他了解不够而这么说,那可以理解。如果是出于你的宗教信仰,以为用善可以感化恶,我劝你think again。你的努力至今收效甚微,而且你感受到他层层加码的渐进式的恶意了吗?如果你这么说只是为了笼络他,为你所用,对付你的论敌,那我觉得你太天真了。因为,如果你不是一个铁血五毛,你是不可能驾驭他的。尝到苦头后学个乖,也是聪明人。一个60 左右的人,还有多大的可塑性?还指望他能幡然醒悟,重新做人?做梦去吧!




浏览(1363) (67) 评论(53)
发表评论
袁红冰谈哈德逊事件和郭文贵保卫战 怒斥博讯 2017-11-25 10:20:40

寡人按:本不知道袁红冰是何许人也,感谢一些五毛的强烈“推荐”,是我有幸了解袁教授的深刻见解。在此贴出袁红冰先生近期的一个访谈,与各位分享。我感觉袁红冰是一位很有正义感,有血性,又不乏理性智慧的学者,与海内外大家已司空见惯的一望无际的奴才们形成强烈对比。

顺便提一下我对郭文贵现象的一点简短看法:现在反郭文贵特别歇斯底里的基本是些流氓无赖,五毛自干五,极个别的是些傻逼糊涂蛋—-却喜欢故作深沉状、清高状。这其中最最令人恶心的是鸡哥—求包养不成,现在对郭反戈一击。令人不解的是,万维却将这种语不惊人死不休,就会哗众取宠的丑类当宝贝,其品味实在是不敢恭维。郭文贵在众人的赞美、吹捧下也有点忘乎所以,有时满嘴跑火车,逞口舌之快,给中共打手以可乘之机,实为不智。这说明郭文贵个人修养还亟待提高。支持郭文贵的人也不要将他捧杀。如果郭文贵挟民意只为自己谋私利,与中共媾和,出卖支持他的人,最后一定会死得很惨。郭文贵如果愿意与中共私了,那也是他的权利,他人不可说三道四。但他不可、也无法两头通吃。

根据维基百科,2017年,袁红冰在采访中多次指出,海外华人民主运动(民运)从六四以来28年一无所成,其根本原因就是民运中改良派占主导地位,他们把中国大陆的民主希望寄托在中共高层自上而下的民主改革。郭文贵的爆料使人们看到了中共邪恶的本质,摧毁了中共在大陆统治的道德基础。袁红冰号召所有有良知的华人都站出来一起推翻中共的独裁暴政。对袁红冰先生的这个看法我深以为然。




相关博文:特有理:民主粉底+道德腮红+绅士头油=政治小丑




浏览(834) (5) 评论(21)
发表评论
总共有4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