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寡人的博客  
Good company and good discourse are the very sinews of virtue  
        http://blog.creaders.net/u/739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为什么加拿大人需要开始提防中国 2017-10-23 09:30:43

xi and trudeau.jpg

说明:本文是寡人对加拿大主流媒体Maclean's最近的一篇文章:Why Canadians need to start worrying about China 所作的翻译。原文作者是Terry Glavin。作为一名仍对故土有所眷恋的普通海外华人,读后我觉得有义务与大家分享。

在将有2287名精挑细选出的代表参加的本周举行的十九大的长期筹备过程中,官员们关闭了北京周围许多冒烟的工厂,以便有一个蔚蓝的天空。人民大会堂附近的饭店已接到通知,在会议期间禁止炊火。

北京的警察已连续数周连轴转了。也已从外地调入数千警力在北京协助执勤。当局取消了上周末原定的北京国安队与重庆当代力帆队的足球比赛。夜总会经常被缉毒警察突击搜查。电视网络被勒令停止播放青少年偶像节目及古装剧,代之以更爱国,更严肃的内容。

充分意识到权贵富豪们的炫富激起的巨大民愤--几乎所有的中国巨富们都是中共的中坚和大佬,当局这次特意装出一副节俭的样子,大会菜单已不再有大虾、海参供应。也取消了SPA(按摩、美容,健身等),连在下榻的宾馆免费理发的服务也取消了。

党代会每五年开一次,给中共高层的决定盖上橡皮图章:高层指由376名成员组成的中央委员会,而中央委员会又听命于由25名成员组成的政治局,而政治局是由7名常委组成的常委会控制的,而该常委会在中共总书记兼国家主席习近平面前只有颤抖,哆嗦的份。

自从五年前登上大位,64岁的习迅速地大幅度调整了中国这个警察国家的上层结构,确立了他作为自邓小平以来最有权势的中国领导人地位。利用他作为党魁及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的地位,他已主宰中国的一切重要事务。

习是中央军委联指总指挥,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主任,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小组组长,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外事领导小组组长。

通常有许多揣测和八卦,关于谁会被调进/调出,谁会下,谁会上,一些穿插表演值得回味咀嚼。习为监视,新闻审查和思想钳制而采取的许多激进手段,习的大国沙文主义及好战的对外政策会写入党章吗?习会恋栈再干十年吗?

所有这些都极其有趣,但基本跑题了。

你需要重点关注的事是,自邓小平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试验性改革以来,在欧洲及北美国家,根据专家意见而制定的与中国打交道的策略,被实践证明,全都事与愿违,走向专家们预期结果的反面。

以加拿大为例,那些不切实际的疯狂的期望曾推动激励了整整一代加拿大外交家,为一些加拿大政客赢得了声誉,并支撑了一个庞大的加拿大商业网络,这个网络至今仍致力于营造、维系一个与中共的统治精英们更加紧密的经济、政治及文化纽带。小土豆总理的自由党党员们尤其致力于维持这个与中国的纽带,不管有多少加拿大人被强扭着看维持这个关系可能带来的一些“净好处”(net benefit)。

前加拿大情报局局长理查德范登(Richard Fadden)说这有点令人费解。他说,与中国展开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无可非议,但加拿大政府的有些做法有点过于迁就中国,是不平衡的。对付来自克里姆林宫的欺负,加拿大是顽强抵抗,寸步不让。但应对中共,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范登认为我们对付俄国和中国的截然不同的做法需要平衡一下。我们无法忽略俄国,因为俄国是我们的邻居。我们无法忽略中国,因为中国的经济实力。范登认为我们需要一个广泛彻底的应对策略。当我们与中国打交道时,我们需要一些老练和复杂的技巧。我不认为现在我们进入中国时眼睛睁得很大,有些事是欠考虑的。我不清楚,鉴于英国脱离欧盟及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成员国的重新谈判这个大背景,如果我们接近中国并与中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我们的盟友会怎么想?是什么滋味?

两个月前,加拿大众议院保守党领袖Candice Bergen本来是要与其他六名议员一起访问中国--参加加中立法机构协会的一个实地调查的旅行。Bergen打算在与中方同事会面时也顺带提出人权问题,但她被中国拒签,未能成行。余下的那些自由党议员仍然欣然前往,而且在与中方人员会面时没有就拒签一事表示一丝一毫的不满。

对中国不切实际的盲目乐观成了自由党的一个招牌。而这种莫名其妙的热情的神秘来源在于这个神话:老土豆总理通过在1973年宣布与中国建交,在向中国打开通向西方的大门上起了关键作用。但这显然是个破灭了的黄粱美梦。中国并未像我们的政客反复向我们念叨、描绘的那样转变。让我们从观察习近平开始吧。

作为一名中共元老后代—太子党成员,人们原来指望习会是不差钱的赵家人中温和的国家资本主义者的一个典型。恰恰相反,习已开始着手复活一个军国主义加帝国主义的中国王朝。他已取消了所有的小心翼翼、步履蹒跚的政治改革,以及自天安门大屠杀后已停滞不前的法制建设。

尽管在2012年习获取最高权力时他的家族已敛财近十亿美元,习利用民众对中共腐败的不满,发起了反腐运动,来进行政治清洗,威胁政敌。习从执掌最高权力以来,已经开除了35名中央委员及候补委员。自2012年以来,有超过一百万党的干部受到通报批评或被关进了大牢。本年度至今,习的侦办人员已给一万名党员党纪处分或开除党籍。只是上个月,一直被认为是习的可能接班人的位高权重的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被中纪委的人带走。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国承载了西方人太多的梦幻:通过推行以全球贸易为手段的雷厉风行的外交政策教条,实现富裕,日益扩大的民主及世界和平这一梦想。那是克林顿任美国总统,举止温和的江泽民主政中国的时期。那时,由于中国放弃了毛的极左做法,几亿人摆脱了贫困。江表现为一名明确的亲美派。这使得克林顿相信,同北京建立贸易关系将使中国了解我们的观念、想法,从而最终会引导中国走向民主。尽管很难说服国会,但最终扩大了的美中贸易关系成了克林顿的主要的外交政策遗产。小布什总统持与克林顿总统相同的观点:资本主义最终将会使中国变成一个富裕、民主的友邦。

加拿大版本的对华政策基本是美国的一厢情愿的虚幻想法的翻版--中国越是了解我们,更多的“加拿大价值观”就会魔术般地被这个独裁国家耳濡目染,自觉接受。事与愿违,中国正在大踏步走向我们期望的反面。

中国正在迅速滑落为反乌托邦(dystopian)的监控社会,和一个科幻电影中描绘的一模一样(寡人注:这里提及的电影可能是指2014的美国科幻电影Divergent)。还记得当年流行的乐观预言吗:互联网将使警察国家无法控制民众读什么,说什么,从而使得新闻审查成为不可能,独裁者们将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那个预言也落空了。

至于克林顿的中国政治遗产,无论宏观经济证据如何,后见之明还远没有使美国选民信服:中国上升为全球贸易的领导者给美国带来了任何净好处。

在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后,人们期望在15年内,中国会充分改革它的贸易做法,以便让WTO给予它完全的“市场经济国家地位”。这从来都没有发生。但至2016年,中国变得尾大不掉,因为太大而无法被踢出WTO,而且WTO无法惩罚中国,因为该组织的设计决定了它无法承受中国制造的混乱。

这个月早期,一个由许多商家组成的联盟告诉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形势越来越让人失望。对国营企业的各种补贴,对知识产权的盗窃,工业间谍,网络安全法规,以及荒唐可笑地向中国公司倾斜的投资法规给中国公司带来的不正当竞争优势,使得外国公司根本无法与之竞争。

奥巴马当局曾希望将美国的外交、贸易重心转到亚洲,但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协议(TPP)(美国的贸易谈判者想用它来平衡中国),在奥巴马当政的最后时刻流产了。而新总统川普--全球化的最可怕的敌人,正打算另起炉灶,将美国拖离那些经历了时间考验的惯常做法。

在习的统治下,中国正快速填补美国撤出后留下的国际真空。西方对习主要的期望是:中国将会被带入所谓的华盛顿共识(寡人注:Washington Consensus,https://en.wikipedia.org/wiki/Washington_Consensus),北京当局会按这些规矩行事。但还是事与愿违。中共当局正以实力和撒钱开道,着手建立一个新的,专制的世界秩序。这早在川普上任之前就开始了。 中国在2010至2014期间,在世界140个国家的各种基础设施项目上共投入了三千五百亿美元。在中共用钱可以买的东西中有:联合国的选票。

北京提名的人现在占据了世界银行、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及国际电讯联盟的不少高级职位。迄今为止,中国对国际民航组织的主要“贡献”就是拒绝台湾参与该组织的任何活动,连台湾记者也被拒之门外。据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称,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中国正忙着挖联合国人权系统的墙角,千方百计削弱它。国际刑警组织,现在的头是孟宏伟,中国公安部副部长。该组织现在被用于追捕习近平的反腐目标。

这个星期早期,川普终于宣布美国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奥巴马对该机构不满并将对该机构的年度拨款削减了八千万美元后,中国掏钱填补了这个缺额,使得该机构可以为其所用。现在既然美国已完全退出,教科文组织的最高职位将会落入中国青睐的埃及候选人Moushira Khatta之手。

说起加中自由贸易协定的前景,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教训现在看来对我们不是那么令人鼓舞。新西兰人和中国签订贸易协定已有九年了。上个月,几个新闻调查揭露,新西兰国家党议员杨健--一个新西兰总理Bill English在中国问题上的重要顾问,曾经是中共党员,在中国受到过军事及情报训练,并在某解放军外国语大学任教,教间谍如果说英语。杨已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

澳大利亚两年前与中国签署了贸易协定。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澳大利亚举国震惊:数以百万美元计的有中国背景的政治捐款在澳洲政坛发挥了非同寻常的影响力。北京已渗透在澳洲的各种中国学生会,威胁在澳洲的中国持不同政见者,干预学术自主,并且控制了澳洲的大多数中文媒体。

“在澳洲及新西兰发生的这些事,我们没有理由相信中共不会在其它西方国家如法炮制,加拿大也不例外。中国的各种情报组织在加拿大相当活跃。”范登说。“我拒绝相信:他们不会试图在法国,英国,德国干同样的勾当。这是他们施加其影响力的方式。我没有看到有任何迹象表明,加拿大对在澳洲,新西兰发生的那些事有免疫力,绝对没有!”。



浏览(4362) (42) 评论(54)
发表评论
刘晓波被中共迫害致死给我们的启示 2017-07-15 09:26:46

对刘晓波先生的去世表示深切哀悼,也希望他的家人节哀。刘晓波先生为中国的民主自由奋斗了一辈子,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启示之一—刘晓波的这个悲惨结局给海内外众多改良主义者狠狠地泼了一盆冷水。昭示了一个改良派一直不愿正视的残酷事实:中共一不相信眼泪,二不可理喻。试图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这个只对正常人适用的方式说服中共放弃一党专制无异于与虎谋皮。刘晓波的温和,非暴力堪与甘地媲美,但对中共却毫无效果。为什么?因为甘地面对的压迫者——英国殖民者要比刘晓波面对的压迫者—中共,这个俄国在中国的代理人,要文明、有人性得多。这就是刘晓波的悲剧。让我感到异常悲哀的是,海内外的大多数支持中国实现民主的人士都是改良派,属于食草动物。有些是出于其基督教信仰,有的是受到英语世界主流价值观的强烈影响,东施效颦,想效法甘地,曼德拉,马丁路德金。在面对既善于欺骗,又野蛮暴戾的中共政权时显得如此迂腐不堪,软弱无力。中共历来是只相信实力,顽固拒绝普世价值的,但改良派却始终对中共抱有幻想,不愿面对现实。中国实现民主,我觉得可能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法国大革命的方式,比较血腥,但毕竟最终成功了。另一种是孙中山领导的推翻满清的辛亥革命,尽管也有伤亡,但比起法国大革命,代价要小得多。但现在改良派似乎将辛亥革命给彻底遗忘了,估计大概是觉得孙中山不如甘地,曼德拉,马丁路德金等来得高大上,伟光正。在追求民主自由的路径上太迷信教科书,有一些完美主义情结,这些想法真是害人不浅,客观上延长了中共的寿命。

启示之二—中国人如不觉醒,刘晓波的死就有点不值。我觉得异见人士的最佳选择还是流亡国外,而不是在中共的监狱做殉道者。刘晓波的离去对中共只有短期影响。可悲的是西方人也特别健忘,风声一过,中共依然故我,所以长期影响几乎没有。想一想,中共在大跃进中能饿死三千万人,文革中能迫害死几千万,六四时能屠杀成百上千的学生、市民,眼睛都不眨一下,它会在乎一个刘晓波吗?如今的中共已通过不断杀戮历练成一个没有道德感,没有人性的千古妖孽。任何认为中共害怕刘晓波以及他的死亡带来的冲击的言论都是对中共的严重美化,对其道德水准的严重高估,也是对善良天真的海内外自由派的严重误导。那中国人为何不觉醒?我想原因主要来自三方面。一是中共党文化的强制洗脑、新闻审查及对来自外部世界信息的封锁;二是儒家文化的长期熏陶;三是中国人摆脱贫困也就二十年左右的时间,绝大部分人的需求层次还停留在生理、安全这些基本需求上,像刘晓波这样追求自我实现的人还是凤毛麟角。那谁应对中国人的不觉醒负责?中国人自己还是中共?显然是中共,中国人现在表现令人失望是因为他们吃了太多中共的蒙汗药(Date rape drug),已神志不清,看起来他们似乎很enjoy being fucked by 中共,但凡稍稍懂点法的人都知道,这是强奸。中共就是Bill Cosby这一类的迷奸犯。但中共比Bill Cosby更十恶不赦的是,如果这个受害人碰巧是刘晓波这一类的,百毒不侵,那中共就会露出它的流氓嘴脸,对其拳打脚踢,直至从肉体上消灭。所以说,对中国人的不觉醒,我们有义务指出,甚至不厌其烦地反复指出,但他们毕竟也是受害者,如果我们一味指责他们--如同指责强奸受害人,那就走得太远了,不自觉地落入了中共的圈套,成了中共的帮凶。当然,如果你是个伪右,那你尽管继续这么做,我不介意。

maslow-pyramid.jpg



启示之三—自由世界呼唤真正的有雄才大略的领袖人物,如罗斯福及里根总统。不幸的是,自苏东巨变后的几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奥巴马,川普几乎个个都是草包。对以中俄为首的中、俄、伊朗、北韩这个邪恶轴心过度迁就绥靖,以致形成今日养虎遗患,尾大不掉的尴尬局面。如果自由世界听任这些邪恶势力进一步坐大,必将自食其果,在今后五十年内与中国或俄罗斯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日益增大。唯一可以避免这场战争的战略就是发动一场针对它们的新冷战。朝核问题应在一两年内彻底解决。与中国的贸易联系应逐年降温,代之以加强同印度,孟加拉,印尼,墨西哥、巴西这些新兴民主国家的经济往来。没了中国制造,难道奥巴马,川普就没有内裤袜子可穿了吗?西方政治家,千万别再用“制裁伤害的是中国人民”这类鬼话作你们见利忘义的冠冕堂皇的借口了。西方执行的对俄罗斯的制裁(因俄罗斯入侵克里米亚而起)至今任仍让普丁觉得痛。在传播普世价值,突破中共新闻封锁上应增加投入,这是一本万利,有利于世界人民福祉的大事,理应提到与应对全球气候变暖同等的高度。我是相信全球气候变暖这个理论的,但我觉得地球人死于邪恶轴心的可能性比因气候变暖而热死的可能性更大。应对这个已成气候的邪恶轴心,西方应有协同的大战略,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被动应付。在向西方政客披露真相,晓以利害上,海外华人尤其是民运人士有大量游说工作要做,有很多发挥的空间。个人感觉,民运人士现在可能太在乎民主基金,个人名气,诺贝尔和平奖这类东东,而逐渐淡忘了他们的初衷。

启示之四--刘晓波说:“我没有敌人”。我觉得从逻辑上讲,这是一个假命题,我觉得没必要为尊者讳。刘晓波的敌人,我只要找到一个,便足以证明其伪。中共显然是刘的敌人,而且在中共眼里,刘晓波也绝对是敌人。当然,我理解刘的本意,他不想与中共为敌,他想释放他对中共最大的善意。同时,我觉得面对中共这样的超级恐怖强权,刘晓波的策略及实践都走入了死胡同。刘的失败就在于他严重低估了中共的邪恶,严重高估了中共的人文素养。毋庸讳言,以暴制暴应尽量避免,但它有时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寻求正义的不二法门。当你被群狼环伺,你能说一句“我没有敌人”就摆脱危局吗?面对穷凶极恶的纳粹德国,罗斯福总统会说“我没有敌人”吗?中国人之间的冲突,很有能最终是以中国人习惯的方式解决,这就是中共的宿命,也是全体爱好民主自由和平的海内外华夏人的共同历史责任和使命。我主张改良,我也拥抱革命,这对我来说就好比是橘子与苹果,我没有偏好。但由于中共的极端自私,残忍,顽固不化,最终以革命方式解决的可能性更大。除了中共,我没有敌人。万维上的改良派志士仁人,也都是我的朋友,希望大家多拍马,少拍砖。





浏览(2604) (59) 评论(111)
发表评论
关于朝鲜,美国国防部长与我所见略同 2017-06-02 20:19:00

今天看到了美国国防部长马提斯将军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防务论坛年会的讲话,其中有一句和我在一个多月前的一篇博客中的一个观点完全一致。

MattisUltimately, we believe China will come to recognize North Korea as a strategic liability, not an asset.

寡人现在的朝鲜不是中国的资产,而是负债

参考链接:川普遇金三:打还是不打?

Mattis presses China on North Korea, South China Sea

浏览(752) (4) 评论(2)
发表评论
川普令人失望让人抓狂 2017-05-18 09:39:04

川普当选我是稍稍激动了一会儿,因为我对政治问题一向是持偏于保守立场的,觉得保守政党的政策通常比较务实,保守派政客也相对诚实可靠一些。而且觉得奥巴马的八年将美国变得太左了,需要让共和党上台对美国的政治走向做出一定的调整,所以只要是共和党候选人赢得大选我都会感到欣慰,并非对川普情有独钟,尽管他有一定的个人魅力。而且他的竞选纲领对我也很有吸引力,但现在看来他在竞选中的表现,对美国问题的把脉尽管基本准确,就像一名江湖郎中,需要他开处方时,他却无法对症下药。未能将他的竞选口号细化为可执行的,在国会通得过的政策、法案。担任总统近四个月来的总体表现至多只能算是level C的。唯一让人满意的是内阁人选及大法官人选还大体选得不错(level B),但政策制定及白宫的管理都是一塌糊涂(level D),政策的设计显得非常粗糙,匆忙,考虑不周,白宫的管理更是一片混乱,内斗、内耗惊人,让那些白宫幕僚无所适从,白宫团队士气低落。这一切乱象的根子都在川普总统本人,而不是他手下的人无能,更不是媒体抹黑,“阶级敌人”(民主党人)搞破坏。感觉川普入住白宫后,一直未能实现角色的变换,还一直停留在campaign mode,继续陶醉在赢得大选的洋洋自得中,不能自拔,不愿翻页。 支持他的选民翘首以盼的川普的presidential mode始终不见踪影,千呼万唤不出来。近四个月过去了,川普还根本没有进入状态,这无论如何都是说不过去的。这与他在去年底筹备新政府人选时的紧锣密鼓形成鲜明对比。这至少说明一点,川普这人是粗线条的,在将一些笼统,宏观的竞选纲领细化为可操作,能执行的具体政策上缺乏章法,但他却自我标榜是个细节导向的人,真是大言不惭。

川普自正式宣誓就职后一直新闻不断,活脱脱一个drama queen。如果是在经商或竞选期间,这么做还可以理解为一种策略。但在就任总统后,还是偏好呆在聚光灯下,就显得有点不敬业了,我现在真的怀疑他到底在多大程度上严肃对待他的这份新工作,有没有服务国家的commitment。也许,他是将总统职位看作是满足他的虚荣心的一种方式,同时一日千里地扩展他的商业帝国,如果是这样,那他也太可怜可悲了,那些支持变革的选民又要再次失望了。如果有一周,纽时、华邮没有报道他(负面的也行),我想他一定会觉得被冷落了。看看参议院多数党领袖Mitch McConnell 最近对川普的温和告诫吧:“We could do with a little less drama from the White House on a lot of things so we can focus on our agenda, which is deregulation, tax reform and repealing and replacing Obamacare”。可眼下川普总统对总统职位带来的虚荣及实际权力的过渡索求似乎永无止境,有点类似一个新婚燕尔的小伙子对sex的渴求—-insatiable。

川普这人爱折腾,也能折腾,到了白宫后更是不改初衷,一如既往瞎折腾,如同一头暴怒的公牛冲进了一家瓷器店,将白宫折腾得天翻地覆,人人自危,对他的团队,美国情报界,乃至美国的国际信誉都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他要求所有人向他效忠,而不是要求他们坚持原则,忠于职守。这显示他具有独裁者的一些特质,因为一旦他们满足了他的这个要求,那川普就可以为所欲为,干一些违法的事,并且有可能逃脱惩罚。在这样一位boss手下做事,不知有几位能保持人格的独立?我想,至少副总统潘斯是有可能的,因为川普没法炒他的鱿鱼。川普如果要撵他,得有参院三分之二的多数通过才行。川普一天不折腾就觉得生活很无趣,被公众遗忘了。那他的瞎折腾还有完没完?答案是肯定的。如果在他执政的头两年,就有两名以上的内阁成员递交辞呈,那他就得收敛一些。如果国会因种种原因对他启动弹劾程序,或对他的一系列政策动议不予支持,那他也得学会夹紧尾巴,而不是继续我行我素,横行无忌,做白宫张铁生。另外,民意支持率的显著下降,也会对他的信马由缰的行为产生一些压力。

川普作为总统,有两个严重缺陷:脾气火爆(volatile),注意力不能集中较长时间(short attention span),这些都会影响到他的决策过程,能否在关键时刻做出明智、审慎的决定,令人担忧。他在会见俄国外长时无意间泄漏了来自盟友的机密信息,就是一个例子。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为川普准备的保密方面的资料,川普总是嫌太长,坚持要求将它压缩到一页,因为他已看不了长的文件,这样一来,在会见外宾时他不说漏嘴才怪了。而且因为麦克马斯特平时给他讲了太多的安全保密方面的事项,川普变得非常讨厌他。川普的前雇员,川普酒店(大西洋城)的首席运行官Jack O’Donnel也提到了同样的问题。何况,总统有解密任何机密文件的权力,无论泄露什么机密都不违法,放着这个权力不用,他还叫川普吗?至于什么the national interest, who cares?川普要是一天不滥用他的权力,他会缺乏存在感。

再来看看川普为何解雇FBI局长柯米。现在大家都在说这是因为柯米在调查川普盟友的“通俄门”事件,这让川普非常不爽。这个我想应该占50%的权重,那还有另外的50%在哪呢?那可追溯到一月份川普与柯米的一对一的晚餐,双方都不承认是自己发起的,但我觉得柯米的说法更加合情合理,是川普邀请他去的。两人交谈时川普要求柯米向他表忠心,遭到柯米的婉拒。你想,一旦柯米答应了川普的要求-宣誓效忠川普,那他还能公正地调查俄罗斯对美国选举的卷入,及川普的同盟与俄罗斯可能的共谋吗?川普显然是只老狐狸,但柯米又怎么不会领悟川普的弦外之音呢?所以这是个川普设下的鸿门宴。川普在席间一无所获,怎么会善罢甘休,这便有了后来在电话中要求柯米放弗林一马。这又未能如愿,所以这占25%。最最根源的是当川普指责奥巴马窃听川普大厦时,柯米给予了反驳,这肯定让川普非常尴尬。这也占25%。川普在行使他的权力时是非常兴奋的,而且也是非常好斗的,柯米被炒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川普对其幕僚,基本上是都不信任的,除了他的女儿,女婿。

总之,对川普“股票”,我本来是重仓持有,但通过这几个月近距离,高强度的观察,看清真相后,现在我的建议是坚决抛售。我这人现在是不太容易被政客的个人魅力所吸引,所以尽管川普charming依旧,但我不为所动。我现在完全同意霍金对川普的判断:川普是个煽动家(demagogue)。但现在需要他deliver时,他却一筹莫展。就好比一个学生,想方设法,勉强进了哈佛(竞选成功),但进去后,几乎每次考试成绩(presidency)都很差,却热衷于各种社交活动。川普就是这样一个“学生”。我比较看好副总统潘斯,觉得他更像一个冷静,成熟的政治家。希望他有机会能上位,给共和党尽快止损,并赢得下届大选。



浏览(4615) (32) 评论(130)
发表评论
奥巴马一场演讲拿40万,你怎么想? 2017-05-05 11:45:56

obama.jpg

去年,当时的在任总统奥巴马否决了国会的一项法案—该法案对离任总统的外快做出了限制,根据现行做法,每位离任总统离任后都可享受20万/年的养老金,20万/费用,另外还有可观的办公经费。如果离任总统的年额外创收总额超过40万,那超出40万的部分将被从他们的养老金及费用津贴中扣除。如果这个法案没有被否决,比如某位前总统的年额外创收是80万,那他从政府的养老金+费用津贴那块一分钱也拿不到。去年引入该提案与党派政治无干,因为当时在世的前总统来自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各有两位。而且该提案的发起人也有来自民主党的(Rep. Elijah Cummings, D-Md)。当时提案在众参两院都顺利通过,而且当时白宫也没有事先威胁要否决提案。等到奥巴马必须签署或否决的最后一天(去年七月的一个星期五晚上),他最终否决了这个法案,让议员们都大吃一惊。看看他当时的辩解:该法案一旦通过,将会带来一些我们不想看到的后果,并且给前总统们增加许多负担麻烦,因为他们将不得不立即削减雇员,并寻找新的办公空间。两院共和党领袖们当时没有要求再次投票,推翻总统的否决,这将需要两院都有三分之二的多数支持。

在2015年,联邦政府付给几位前总统的一揽子福利(养老金+费用+办公经费)最低的是卡特 43万,最高的是小布什110万。老布什总统对该法案是表示支持的,当然,他也承认该法案一旦通过,对其他前总统的影响更大。

那奥巴马否决这个提案的真实动机是什么,现在是一目了然了。奥巴马在这件事上暴露出的自私、虚伪就不用我们再多说了。谁也不能断了他的财路,那怕你是立法者。他之所以拖到最后一天才否决,也只不过是为了使他的光辉形象能够有更多几天的保鲜期而已。连奥巴马的民主党同仁Elizabeth Warren 及 Bernie Sanders 也对他接受这个40万的华尔街演讲合约表示了不快和担忧。Warren 说,她很担心金钱对政治的总体影响。Sanders说正当人们对华尔街的势力和重大金钱利益感到非常灰心和无能为力时,奥巴马接受了这个合约。这是非常不幸的。给他这个40万大支票的华尔街公司叫Cantor Fitzgerald,演讲主题是关于health care。

好消息是,这个提案的几位发起人已决定在两院重新引入它,寄希望川普总统将会最终签署它。川普对这个提案至今尚未表态。





浏览(696) (8) 评论(16)
发表评论
总共有4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