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沽渎的博客  
闲了,就来玩玩。  
        https://blog.creaders.net/u/4774/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没有“知中派”,只有“熊猫派” 2021-02-05 16:28:21

美国顶尖大学和顶级智库中有一批牛人,他们头上共顶一个光环:汉学家。

他们喜欢博弈既擅长拳击也从不吝太极,他们是一群非常有信念的人。面对任何的对手他们都坚信必胜无疑:既然拳击可以把你打趴,那太极也同样能玩晕你。这群人通常被吃瓜的人戏称为中国通或知中派。他们主宰和导航着美中关系发展的利益大船,美中这条颠簸前行的利益大船跑不跑偏迷不迷航全由他们说了算。他们热爱中国了解中国关心中国替中国人真是操碎了心。

有时候称他们为汉学家只是一种学问学术上的认可和美誉,这没啥说的。他们中的许多人也确实挺够料的不仅国语中文遛得跟“相声大山”似的,更多有饱读诗书之士从二十四史到楚辞汉赋再到唐诗宋词样样不逊,更有甚者不但吃中餐会用筷子起中文名字连媳妇娶得都是中国人。因此说这伙人非常了解中国文化绝对不算拍他们的臭屁。

但是,叫他们中国通和知中派就是另一回事了。所谓中国通就是中国全通全懂,所谓知中派就是中国全知道全明白,隐含的根本意涵是对中国没任何的死角。

世界上一般一种文化通常都会由两条线来作为载体,一条是正统文化,一条是俗文化,然后构成主次关系。而中国文化的异类之处在于它的两条线是平行的。要了解某国文化只去了解它的正统部分够了,而了解中国文化只了解正统部分是根本不够的,还必须要了解中国文化中的俗部分。全世界的汉学家都会因为对中国俗文化的忽略而无法了解真实中国的真实面目。

美国的汉学家也没能走出这个泥淖,这几乎是他们的一个通病。我在健身房认识的一位同胞其先生就是这类的中国通,提到中国正统文化和中国历史他比我知道的多得多,他的国语讲得也比我更字正腔圆些。与他聊春秋五霸战国七雄我甘拜下风,可问他点有关俗文化方面的野趣儿他就顿显一头雾水了。我曾经问过他这样一个词:磨洋工?他没用任何准备张嘴就来:知道!就是不认真工作干活的意思。接着他又用了一个成语消极怠工。我滴个天,他懂成语不说连消极怠工都知道。可我接着又问:怎么来解读这个磨洋工呢!他尴尬了。

我是这么给他解释的:美国人闹罢工,意在把不满情绪直接表达出来,然后谈判妥协解决问题后继续回去工作干活,事完了不满也就跟着稀释掉了。而中国人没有罢工却有磨洋工,意在把不满先忍着藏着然后以怠工滞工方式表达出来。罢工等于停工休工要被扣工钱的,这会普遍被中国人认为是犯傻之举而磨洋工只是怠工滞工没理由被扣工钱呀,所以磨洋工要比罢工划算也核得来。这位汉学家听完后不断点头并陷入了凝思却又答又问说:啊,磨洋工原来就是中国人选择的罢工方法?可为什么要这么麻烦啊?为什么不把自己的不满直接的表达出来?看着他一边摇头一边远去的背影我能确认的是:他一定没有真听懂也不想真听懂,对中国人的这种庸俗与低级的认知他嗤之以鼻还来不及呢。我更确认的是:我的那番解释反倒只能加深这位汉学家对中国俗文化的蔑视与不屑。汉学家们或许永远弄不明白那正统文化里所刻记的人性符号远没有俗文化来得入骨和本真呢。

这些知中派忽略了对中国俗文化的透彻,也就等于忽略了对中国人性本真的透彻。

同样是扩张,你用的是坚船利炮而我用的是病毒(别管是不是故意的);同样的入侵,你的坚船利炮打赢了这好说世界普世了,一旦打输你就会因为战败而家毁人亡。而我的病毒来入侵你,你就拿我一点没辙?不管病毒输赢我都不会倾家荡产,更不会赔偿任何人一毛钱!缅甸不服就颠覆它,这既可以给拜登点脸色看看,也可以顺路给周边国家立立规矩;川普喊中国病毒,结果喊下台了;拜登一上台宣布不许美国人再喊中国病毒了,这是明智的。怎么了?你美国人被中国病毒肆虐欺负成这样连喊声中国病毒吐吐苦水的勇气和权利也没有了?我的物理化学确实难入世界一流但我的算术算盘却是打得呱呱叫呢!你能创新加创造,我就能剽窃加偷窃;你能在前面引路开道,我就能在后面收割韭菜。巴尔说“美中双赢”就是中国赢两次;佐利克说“中国要成为负责任的大国”就是对不断给美国制造麻烦来负责。这就叫你干你的我干我的;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这就是我习皇竭力要打造的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知中派列表:从费正清到傅高义;从布热津斯基到奥尔布赖特;从佐利克到苏利文。

真有什么知中派吗?分明只是一伙熊猫派!

究竟该怎样来理解熊猫派呢?

这是一群有着特殊性格魅力的知识精英和政治精英,他们爱美国也更忠于美国。叫他们熊猫派其实与熊猫没多大关系,只是因为他们的大国博弈理念是建立在一种更柔性更示弱的基础上,这看上去有点像一只憨态可掬的熊猫,可事实上与熊猫没什么关联。他们既有理想又有包容心,所以在具体的大国博弈执行层面上往往会扭捏于自己的理念中。他们精明地认为:世上的牛是杀不完的,不如把它们圈起来养起来这样会一直细水长流地保证你总有牛肉吃。即使你真不再喜欢吃牛肉了而想把牛做掉的话,也不能亲手把牛杀死这会让牛血弄脏了你干净的双手,关键这也不符合人类文明的发展方向。你完全可以选择更文明的方式,比如你多喂牛些草料就足可以把牛给撑死,撑死牛的方法才是文明的理性的淘汰牛的最佳方法。

基于上述的理念,熊猫派在个体心底里会自然产生出一股巨大的蔑视一切对手的力量,其中就包括对中共国的蔑视。所以当初决定与中共国开始拥抱接物时,实际上一场规模空前的养牛运动也就紧跟着风风火火的开始了。不会有错的:所有熊猫派的眼里都只会把中共当成一头肥牛!于是乎熊猫派为中共慷慨解囊并积极备草备料连中共病毒到处拉屎后也会愿意帮着擦屁股。问题是这场养牛运动本来就是有高风险的而且是不可想象的风险:一是肥牛越养越肥已经不再听话,二是不再听话的肥牛已经变成了一头疯牛。


一场养牛运动已蜕变为一场疯牛运动,做为养牛人的熊猫派应该是功不可没的。








浏览(1630) (9) 评论(14)
发表评论
拜登问习近平,我们俩该怎么玩? 2021-02-03 15:37:37

尼克松以后的美国总统都有一不成文的策略性任务,负责跟中国交朋友。

论这点,拜登比前任川普有优势。他与习近平早有私交,俩人十多年前就已经勾肩搭背了。不像川普刚上任那会儿还得叫着喊着跟人习近平隔空套近乎。但有时候越近乎越熟悉反倒越不好办事。拜登好像现在就掉入了这种尴尬中。他如果一上来,就也跟川普一样喊习近平“快来俺家吃饭”,那就露底了。整个世界可是瞪着眼珠都看着呢!所以对拜登来说还真不能太急,一急别说吃不上热豆腐啦,连碗热豆浆也可能喝不着。

拜登目前选择的是拖延战术求得是一个稳字,这比较合理是对的。把他习近平先晒哪儿,让他先可劲儿得瑟等他得瑟累了,咱老乔再慢慢好好地与他喝喝茶叙旧。可习近平那头就比较急了,关键他拖不起!今年是建党百年明年是能否称帝夹在这中间的还有台湾问题到底该咋办。拜登可以不急而习近平不急不行,拜登一急吃不着热豆腐习近平不急包子凉了。为了“急活儿”习近平不断出牌,拜登上任的当天习近平公布了对川普内阁的制裁名单,然后是对台湾密度最大的绕飞,批准香港国安法还有海警法。一月十五日的一次讲话中习近平强调要抓住历史机遇和挑战称时间对我们有利。一月二十七日的达沃斯论坛视讯中习近平又再次把川普和川普政府骂了个不亦乐乎。 


缅甸突然再次发生军事政变。这对屁股尚未捂热的拜登来说有点儿头大。拜登求得是一步一步来刚上台一系列国内国际的大小事儿正等着呢。比较理想的状态是不要再添新乱让拜登能尽量少些烦恼和麻烦,缅甸军人却偏不给面子选在这个节点上动手了,这显得有些不一般。

有两种可能性:

一种是纯属时间点上的一个巧合。去年十一月八日缅甸大选中,昂山素季领导的民主联盟以百分之八十三的绝对优势压倒了军方,而军方只获得了百分之十三的选票。目前议会马上就要开议了,一开议就等于军方接受了这个选举结果。从二零一二年以来军方一直在势微,早就一直想找个合适机会把昂山素季做掉了。从返回缅甸以来,昂山素季始终处于各种危险与艰难中,为了安抚军方压力她只能退回身后让一个影子来带她执政。这个脆弱的民主国家在艰难中前行,美国是可以倚重的力量可今日美国已远非昔日美国鞭长莫及。邻居紧挨中共国这条大灰狼,野味十足的一带一路更是想着能从缅甸窜你的肠破你的肚。

没有办法的办法就是拖鞋(妥协)。

连美国那么强大都在跟中共国玩拖鞋,你能让一个弱小的缅甸咋办才是好?何况与中共国的拖鞋还能换回更多的袜子(利益)呢。一个小国在美中两个大国之间跳舞常常最出彩儿的当属新加坡和北韩这一正一反的两个活宝。新加坡已在斡旋拜登与习近平今年五月在新加坡的见面机会,北韩也会继续不断给拜登戴眼罩。两难中昂山素季被迫给习近平飞了个媚眼:目前中共国已经是缅甸最大的投资国。客观地说昂山素季的妥协已经换回了一定利益上的回报。国际社会对昂山素季妥协于中共国的做法已有微词,开始怀疑昂山素季对民主的理念到底还能坚持多久?处于另一头的习近平也同样一直对昂山素季满意,能换上一个独裁的军人政府更符合习近平的战略野心。

二种是阴谋论的存在。如果缅甸军方没有大国在背后指使而纯属内斗那在国际制裁的强力打击下相信不会持久,但是如果军方的背后真有中共国的魅影就比较复杂了。目前世界主流媒体多数基本是老一套路子除了谴责就是呼吁国际制裁,另外也有报道政变起因的而对幕后黑手却鲜有报道。倒是台湾媒体这次又捷足先登了,台湾有媒体认为这次的军事政变就是中共国指使军方干的。报道说中共国外长王毅刚刚在不久前到访过缅甸,驻扎在云南的共军第七十五集团军的第三十七轻型合成旅已提前到达指定位置,这说明共军已提前接到消息。

军方的背后到底有没有中共国的影子?

我们就来分析一下。先假定军方的背后没有中共国的魅影会是一种怎样的情形?首先中共国的大外宣就会用比谁都大的嗓门对缅甸军方进行谴责以占领国际道德的制高点,中共国不会允许缅甸军方在这个时候出来打横炮坏它大事儿。但这一幕没能出现,中共国的谴责声音风淡云轻。这是一种反常象没发生一样。其次谁都知道中共国在缅甸的势力范围以投资和各种利益搞诱惑是一方面,也包括中共的警察可以进入缅甸执法抓人尤其在中缅边境一带更是常态。中共警察进入香港抓人被一惊一咋其实早就可以进入缅甸老挝柬埔寨泰国了那个糯康团伙就是在老挝抓到的。再有虽然昂山素季越来越乖但比起军方还是没有比军方勾兑起来方便。

各种错综复杂的因素显示中共习近平插手的嫌疑挺大。

习近平的动机是啥?一方面可以更好地掌控缅甸一方面又可以把拜登早点儿逼出来,当前的形势下把拜登早点儿逼出来更重要习近平想一枪两鸟。拜登胜选后,习近平的欣喜是暂时的主要还是希望能尽早与拜登通上话最好能见上面才可捞取更大利益。拜登已经几乎与世界各国领导人通过电话包括普京却唯独没与习近平通上话。拜登第一个出访国家英国也已经提早公布出来。拜登在有意躲避习近平玩起了冷暴力要故意晒晒习近平这只大虾。这说明拜登也清楚双方见面的重要性见上面就等于又送给习近平一盒大蛋糕。可是拜登总这么躲下去有用吗?没啥用!只是想先给习近平降降温洗个冷水澡同时也不想太便宜习近平也让共和党有了口实。

习近平知道拜登不管咋躲也早晚要见面为啥还要这么着急?拜登真会给习近平带去大蛋糕?这是绝对不会的!实际上拜登不会给习近平任何东西。不过这不要紧,习近平会玩出口转内销这套老把戏只要两人见过面习就可以发动大内宣包装制造出国产各种大蛋糕,保准够十四亿人吃到饱。

各位看客啥也不用等:只等拜习啥时通上话,或者拜登啥时去北京吃烤鸭?



浏览(1590) (5) 评论(4)
发表评论
俺,在万维里也有两个爹 2021-01-31 22:31:35

俺忽然发现,俺这几十年算彻底的白活啦!😄

俺一直都以为俺只有一个爹。可那个叫杰克的就日本正经的告诉俺说,他也是俺的爹。于是俺竟幡然如醍醐灌顶呀:却原来那个叫嘎拉哈的,不也是俺的爹吗!

嘿嘿,俺一个爹真不算少,可一下子就仨爹却也真是不算多呀!😄

可遗憾的是,俺的亲爹毕竟已不在了,但俺的这俩干爹杰克和嘎拉哈却依然健康地活在万维呢!

于是俺只能大吼一声:你这俩干爹喂,俺给你们老二位敬酒喽!


浏览(794) (3) 评论(1)
发表评论
拜登的睡袋里,究竟都装了啥迷幻药? 2021-01-27 16:49:06

一般江湖郎中买药都用葫芦装,而我们新总统拜登用他的睡袋。

总统的另一面也是凡人。凡人就是普通人,普通人的脾气秉性喜怒哀乐个人嗜好也自然都会在一位总统的身上体现出来。你比如川普就很喜欢打高尔夫球,所以老川就把他打高尔夫时常用的那套行头也带进了白宫;而拜登就不一样了,这老先生的独特喜好是困觉平时经常犯迷糊才被人送上绰号瞌睡乔,所以拜登带进白宫的自然是他困觉常备的睡袋而不再是高尔夫球袋了。好么这正是人以物亲物以人贵跟着总统啥都可以风光,高尔夫球袋和困觉的睡袋也都成了白宫的稀客常客了。

从一月二十号开始,白宫玫瑰园的钥匙已交到拜登手上,白宫的新主人就已经是这位经常犯迷糊喜欢困觉的瞌睡乔了,这将意味着未来四年里美国的整个国家也会同时交到他的手上。说到这儿,我们这些黑拜反对者没有把票投给他的人心里会有一种格外不放心:您老先生能行吗?

说到我们的不放心,实际是一种身为反对者的正常心理反应。反过来看如果我们对他放心的话也就不会不去投他票了。另一层意思是我们的不放心或反对票是出于对他的政党立场以及他的个人能力处事行事风格还有人品操守等的整体评估然后再去与他的对手做一个比较和判断。所以我们的这种不放心是一个相对概念是经过一番比较才得出的。有人很喜欢这次用输赢来挖苦我们的立场,嚷嚷你要认赌服输。其实说到每个人的立场这是政治问题,政治问题没有对错而只有成功与失败,输赢是从对错观引申来的,所以在政治上没有人会心悦诚服地认输。所谓政治人物能公开地认输是一种美德这不过是政治人物用一种体面来换取虚伪而已,这种体面根本不值几个钱目的是要欺骗所有人也包括欺骗体面者自己。俺算一学过几天专业的主儿,因此俺能够以平常心来理解和对待这些喜欢胡诌的人。

拜登的对手是川普,拜登接手也是老川手上传下来的按钮和大印把子。这样想来我们用老川当面镜子(也就一参照系的意思)来照照他拜登是能说得过去的。

川普做为一个体的人算是成功者;而做为一总统无疑也是成功的,他没能连任也只说明他只是成功了一个四年而如果连任就可能会更成功(再成功四年);但做为一政治人物咱老川却是不够成功或者说是个留有遗憾的人。没能连任就是一个最大的遗憾,俺是老川的一贯支持者和一根儿粉条却和极端川粉是有所不同的,俺认为他老川怨天怨地都不如怨他自己,俺的意思是既应该看到川普的优势(优点)部分也应该看到川普的劣势(缺点)部分。成也川普败也川普,一个成功的川普最后还是败给了失败的自己。现在川普已经下台离开了白宫,但他用四年时间堆砌起的政绩却可能会成为一座山峰而亘古在拜登面前。

川普离开后会留下一个“川普现象”继续发酵。川普现象如同一只待解剖的麻雀:第一点今天我们看到的川普并非是正版的传统右派,当然昔日的川普也并非正宗左派;第二点所以川普才会不断游走在左右两派之间而变成了一盏走马灯;第三点由于他不是职业政客所以并没有清晰的党派意识,所以还是这个川普如果四年前不是转靠了共和党而依然以民主党出战的话,那别说最后成为总统恐怕在民主党内的初选中就会提早被桑德斯和哈里斯们给踩死了;第四点左右两派在川普一人身上是同体的一体两面,川普四年中取得的政绩部分是他价值观右斜的结果而最后的失败也正是他在言行操守上放纵粗暴走向左歪所致(这点很重要,但被很多人忽略了)。

当我们拿拜登与川普做对比时会发现,拜登这位老先生的优势并不多却不足又不少。拜登的主要问题有三:一、在个人行事风格上明显弱势而且有与奥巴马搭档的八年糙底子,他的基本外交路径连伊朗北韩都门清儿就是绥靖!绥靖!继续绥靖;二、与中共国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馄饨关系,卡特七九建交时他是去中共国出席仪式最年轻国会议员,有这几十年的交情再加上他与习大大之间勾肩搭背不二般的朋友加同志关系让川普再敢叫习近平朋友非羞死不可;三、年龄确实偏大了,老点不是事儿人家赌王何色儿八十还能当爹抱娃儿呢,但拜登总是困觉瞌睡虫又有老年痴呆前兆这些个情况就应该是事儿了。

川普很会玩,“北京拜登”就是川普在这次大选中特意为拜登私人定制的一款大礼帽,可惜的是老态的拜登秀发稀松的缘故,让拥有美国国家一级裁缝称号的川普总统亲手精心为他缝制的这款大礼帽并没有完全应时应景地发挥出它应有的用途与功效来。好像塞子(尺码)是不是有点大?也不尽然至少在拜登先生心里是清楚的:如果北京真可以有机会投上一票,那习近平脏手上握着的那张脏票是绝不会投给他川普的!这可不是拜登自信也不是自作多情,而是他在理解和分享民主党的既定竞选策略呢:既要利用一切美国国内的力量也要充分调动利用一切国际的力量包括利用来自中共国的中国病毒提供的力量。说白了吧,其实民主党和共和党以往都有在大选中利用北京来打选战的光荣黑历史。只是以前别人在这上面占到过便宜而这次轮到他川普受委屈了。说起来这种损棋的根源在那位叫基辛格的眼镜博士身上,是他由绥靖主义所倒出的均势理论给共和党先打的底色然后又跑过来给民主党们带上了嚼子。

(1384)啥意思?原来从拜登第一天上台起就有网友给拜老立了下台的倒数计时牌啦!从这个生动的例子中我们可以清晰感觉到对拜登不放心的七千五百万人将会怎样熬过这漫漫的长夜呀!

但滑稽的是,事实并不是这样!美国还是美国,它的强盛还会依然继续的!不对呀,你前面不是把拜登都快说成了败家子了吗?由败家子来当总统美国还强盛个屁呀?这在政治学中其实是指一个问题的不同层面。美国本身就是一个大问题如同它是一颗大号的大洋葱一样,如果川普可以代表其中的一层皮,那么拜登也可以代表其中的另一层皮。美国的强大会被很多层皮包裹着,我们这里不过只是在议论川普与拜登这两层皮之间相互作用的关系以及比较谁的绝对值更优化。

我们前面说得关于拜登的所有坏话,其实都是基于我们对川普的信任才会导致对拜登的不信任。这里面没有对错问题更不没有什么真理。一般人在政治的站队上基本都是先由屁股来决定脑袋然后再去用脚来投票,再厉害的政治大师像基辛格和阿妞这种也照样是用脚投票照样跳不出这个窠臼(俺把阿妞与基辛格放一起是故意要把阿妞的地位降低到基辛格这一级来,这是因为俺本文中引用了阿妞的右斜和左歪,如果阿妞要想告俺侵权就该先去告基辛格好啦)。那些个川黑们的思维方式只是正好和我们的思维方式相反而已,所以他们才会在成为川黑的同时也就自然成了拜登的支持者。理解到这里时对我们这些川普的支持者来说能正确地了解和理解拜登的特性特点特质和立场的本质就变得尤其重要了。

有这么几点:

第一、只有川普反共而拜登不反共或亲共,或者反过来说只有拜登反共而川普不反共或亲共,这些实际都是伪命题都是在打嘴炮!在美国你只要嚷嚷比谁都反共就是伪命题,因为反共是美国国策国家立场也是左右的共识,两派只分歧在如何反共上而不是反与不反上。俺在上文中质疑拜登与习大大的特殊外交交往关系是指拜登的行为做法可能不妥会产生对国家不利的负面结果而不是指他的本质更不是说他拜登真就是个北京的大卧底。另外川普骂拜登是北京拜登基本上也是这个意思。但是有个别的左棍却骂川普是独裁者和无赖也骂川普和习近平称兄道弟是媚共等就是另一回事儿的别有用心了,在俺的眼里只要是被俺认定为左棍者就都是不可理喻者。俺通常对左派会保持一份必要的尊重和理解但对左棍就只能用棒槌伺候了。

第二、从个人能力和手段上看拜登与川普确存有一定落差其价值观及政治立场更是南辕北辙,但这不必然等于只有川普才可能让美国再次伟大。要正确的理解美国的伟大:它恰恰不是因为某个先贤或某位总统的伟大才变得伟大,我们今天把开国者中的精英奉为先贤是出于一种敬仰而产生的美誉态度,事实是他们其实是从一帮子失败者中大浪淘沙出的反悟者。林肯因解放黑奴而伟大可你知道林肯解放黑奴的本意与今天拜登刚登基就解放非法难民的本意是一致的都是出于手中选票的考虑你读懂了吗?那个用七百二十万美元买下阿拉斯加的壮举在当时可是被人给骂翻了。如果非要说美国伟大的话,那就只有它的人民伟大和制度伟大。别以为把《美国通史》读上八遍就算真正了解美国历史了,读任何历史如果不能读出人性来就基本算白读了。

最后,川普走了,拜登来了,DC里只是换了一个总统,并没出现物是人非!


浏览(4539) (322) 评论(33)
发表评论
《香港国安法》的醉翁之意? 2020-06-28 09:46:14

“萝卜快了不洗泥,恶法快了变儿戏”,习近平猴急赶工要力保七月一日前让《香港国安法》上路是希望这部儿戏恶法能对即将来临的七.一大游行产生某种阻吓作用。苹果日报说此前在香港街头已发现成规模的驻港军车,看来文的武的算都备齐了。当然这么折腾也可能会适得其反弄得不好反而会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

以情感渊源论香港岛是在英国人手里由渔村变成今天这番模样的--耀眼的东方明珠,共产党老早就惦记上这块明珠了。机会来了英国人对新界的租期刚好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到期。而个头不算大的邓大人口气却很大,一张嘴就是:本岛、九龙、新界得一起谈。可事实上,香港本岛和九龙半岛均没有租期两岛都是满清战败的法定赔地,也只有新界算租地才会有租期问题。

英国人与中共谈香港回归是在撒切尔任内,当时撒切尔准备了两套方案:第一套是只同意回归主权而治权依然留在香港由英国人继续管理香港;如果第一套遇阻就执行第二套,可以同意主权治权双归但不要派驻军,这样可以保持香港的国际自由港地位不变与瑞士一样有同等的国际竞争力。但遗憾的是带着解决问题诚意而来的英国铁娘子遇上了一只正在摸着石头过河的中国倔猫。前几轮谈判中铁娘子撒切尔没有丝毫让步,邓大人听完赵紫阳的汇报后急了一急流氓性上来了。于是邓大人很流氓地也回敬了撒切尔两套方案:第一套是在主权的问题上没有任何谈判余地,主权治权一并都得无条件收回;第二套是如果第一套方案不能得到英方有效认可将直接出兵香港。一句话,如果谈不拢中共方面将直接出兵将香港主权治权一并收回。

后来有人问撒切尔:您觉得中共出兵收回的可能性多高?撒切尔的回答是:100%!

这么流氓的倔猫面前,再铁的铁娘子也没辙了。香港回归的事就这么谈妥了。

从谈判结束签署中英联合声明的一九八五年到一九九七回归前有一个十二年期的过渡期,这个过渡期迎来了香港人的新一轮移民大潮。当时能走的基本都想走除非走不了走不动走不起的,明摆着那时香港有钱人多是前朝国民党从内地撤过来的而且以老上海人居多,这些人很了解共产党长着什么样的花花肠子。移民大潮的首选地是英国加拿大澳洲。这也是个挺有意思的现象,香港人不像台湾人和大陆人都把美国做为移民首选地而是把英国本土以及加拿大澳洲做为移民的首选地。

对没走成留下来的香港人来说,回归后的头十年的确度过了一段挺舒坦的日子。那时候的港人脸上差不多都会有一种斜视内地人一眼的感觉:一方面他们感受到了香港与内地的不同;另一方面蜂拥而至的内地人对港人确实投来了太多的羡慕目光。尽管这只是一段短暂的假象也还是让一些已经移走的港人又开始后悔了,大约二零零零年左右香港又出现了一个回流潮。

也许是故土难离也许是香港太有魅力了。可不少港人回流后才发现:其实香港已经快被共产党利用完了要开始准备卸磨杀驴了。也许用一头会拉磨的驴来比喻香港这块宝地似乎有些不忍,可在中共眼里香港的历史使命真与一头会拉磨的驴差不多:先利用香港的资金优势与经济实力把整个珠三角地区的经济带动起来,然后等到广州深圳以及整个珠三角地区的羽翼丰满长结实以后,再回头来反噬和瓜分掉你香港的优势,金融中心用上海逐渐取代你,股市上多一个深圳股夹击的也是你最后目标就是直到把你个香港从东方明珠折腾成东方鸡肋为止。

好好一东方明珠落共产党手上后,其结局就相等于一头拉完磨待杀的驴!

邓大的五十年不变,习大二十三年就变了;这只是唬弄了英国人,还是唬弄了全世界?

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一部《香港国安法》让香港的好日子提前谢幕了。

这部看似突袭而成的《香港国安法》实际上早就在中南海里大大们的预谋之中了,所谓的形势逼人强也只是一个倒打一耙的借口和门面活儿而已。不要怪大大们狠呦,都是你们贱民不识抬举非要搞什么普选直选才惹下的祸根嘛。人有人的道理,匪有匪的逻辑,这就是大大们的逻辑。

话说回来,以上这些也还毕竟都属表面文章。而一部充满杀招的《香港国安法》的背后或许还暗含着习近平更凶更狠的杀机。香港本来就是一个试验场,也曾经是所谓一国两制的试验场,有了《香港国安法》估计下步就该变成动武流血的试验场了。而所谓醉翁之意是:很有可能会通过对香港的动武(使用武力)来积累对自由开放社会下动武(使用武力)镇压的经验。具体说就是准备一旦对台湾动武后,也恐面临自由开放社会反抗运动的挑战。今天在香港可能发生的,只是为了明天也可能会在台湾同样发生;今天在香港可能上演的也只是预演,而明天在台湾可能上演的才是正剧。

习大醉翁之意很可能:借用香港为台湾练手;借用香港为台湾积累动武杀人的经验。

浏览(749)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6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