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牧人的博客
  想到哪儿说哪儿
网络日志正文
朝至拿波里、夕死可矣-那不勒斯之最 2020-05-18 13:55:04

朝至拿波里,夕可矣。 

1787年,歌德Goethe从罗马来到那不勒斯海湾。这里的一切,海岸、河流、人气、氛围及海湾远方夕阳下的维苏威,都远远超乎诗人的想象,以至于脱口而出:“看一眼那不勒斯、死而无憾 Vedi Napoli e poi muori!!”。 

今天这句话却似乎有相反的含义。

去年同事从意大利旅行回来,告诉我他对那不勒斯最大的感受就是脏。

确实,很多人印象里的那不勒斯盛产两个东西:垃圾和小偷。出于这种担心,我们决定意大利南部坎帕尼亚Campania行程时,那不勒斯只预订了三晚酒店。

不想三天的那不勒斯之旅给我们留下了极好的印象。不错,那不勒斯确实“脏乱”,街道广场垃圾遍地。不过这似乎更是风俗文化问题:在著名的但丁广场,我们亲眼目睹了一个漂亮时髦儿的女孩将吃剩的苹果核坦然地仍在广场上,也看到大量的摩托车逆行以及和行人抢道;这是那不勒斯人的常态。

纽约时报罗马分社社长 瑞秋·多纳迪奥Rachel Donadio这样形容那不勒斯:

「混乱的车流、刺耳的笛声和本地土著口音浓重的叫嚷,你穿行于挂满湿衣服的深巷,路旁的橱窗里挂着诱人的黑色蕾丝吊袜带;圣母庙宛如宫阙,宫墙里嵌着塑料花,变幻着幽蓝的霓虹,教堂饰以精美的头骨;女人们穿着紧身衣裙与细高跟行走街头,外地小贩争相叫卖山寨包,不戴头盔的少男少女们开着电动车在湿滑的单行道上逆行,空气中飘过咖啡的香雾,混杂炸面食与新鲜蛤蜊的气息,加上耳边徐徐吹来的海风,你瞬间就会明白,那不勒斯的红尘纷扰受着两种原力的驱使——生本能与死本能。 ...... 我得说,这污秽、险恶而隐含江湖气息的那不勒斯堪称天下最浪漫的城市之一。」

那不勒斯的三日让我们有相同的感受:祂远不止脏乱两个字这么简单。

下面就侃侃我看到的一些那不勒斯之最。


最干净的 - 桑塔露琪亚海滨

黄昏远海天边,薄雾茫茫如烟,

微星疏疏几点,忽隐又忽现,

……

桑塔露琪亚,桑塔露琪亚!

On the sea glitters the silver star

Gentle the waves, favorable the winds.

……

Santa Lucia! Santa Lucia!

来那不勒斯之前,这首脍炙人口的民谣【注1】一直在脑海里吟唱。离开那不勒斯之前的那个下午,我们去了心仪已久的桑塔露琪亚海滨。

从住所走到新堡和那不勒斯王宫时,感觉已经干净了许多;再从王宫一路向南,两三分钟就到了那不勒斯海湾Gulf of Naples

新堡Castel Nuovo和新堡广场上的群狗雕塑

的里雅斯特与特伦托广场,左边是举世闻名的圣卡洛剧院Teatro di San Carlo、右边是皇宫

那不勒斯王宫位于里雅斯特与特伦托广场Piazza Trieste e Trento平民表决广场Piazza del Plebiscito之间。王宫在平民表决广场东侧,王宫正面有八位意大利前国王雕像。

意大利帅锅在王宫广场显摆他的九个家庭成员,拍于2013

广场西侧的圣芳济圣殿San Francesco di Paola把罗马万神殿和梵蒂冈圣彼得广场组合到一起:中间是“万神殿”,两侧为巴洛克式柱廊围绕。

平民表决广场全景:皇宫、海湾、萨勒诺Salerno宫和圣芳济圣殿

那不勒斯海湾西边是维苏威火山,西南是苏莲托半岛,正南是卡普里Capri岛,位置得天独厚,难怪希腊人在意大利的第一个落脚点是在这里。

那不勒斯海湾远眺:左边是苏莲托半岛顶端,中间是卡普里Capri

锥形的维苏威火山,安静祥和,在夕阳的斜射下却不怒自威

从这里向西一直到蛋堡都属于桑塔露琪亚,街道整齐开阔不说,洁净程度不亚于尼斯海滨的盎格鲁大道Prom des Anglais。习惯了那不勒斯的街道卫生,这么干净的地方搞得牧嫂和我竟有些不适应。

桑塔露琪亚海滨大道

意大利次任国王翁贝托一世Umberto I的雕像位于海滨大道中段,他在1900年被暗杀、大概因此雕塑底座“鲜血淋漓”;翁贝托一世死后葬于罗马万神殿。

巨人喷泉Fontana del Gigante,设计师是巴洛克大师吉安·洛伦佐·贝尼尼他爹彼得罗·贝尼尼。

桑塔露琪亚的终点是艾琪亚山Monte Echia和蛋堡Castel dell'Ovo。公元前八世纪埃维亚Euboea岛的希腊人在艾琪亚山上修建了一个贸易点,这里是大希腊的起点、也是那不勒斯的发源地。





蛋堡的原型是公元前一世纪罗马贵族卢库勒斯Lucullus在那不勒斯湾建造的别墅 Castellum Lucullanum,以后虽几经改建、终究是那不勒斯最古老的建筑。这里也是476年最后一位西罗马皇帝罗慕路斯·奥古斯都被罗马军队统帅奥多亚克流放的地点。

从蛋堡出来天色已晚,我们从托莱多路步行回家。

总体来说,那不勒斯确实脏,但是干净的地方也不少,所有墙圈起来的地方-修道院、教堂、博物馆-都很干净,也没有人乱丢垃圾。

院墙内外,脏、净两重天

圣马丁修道院Certosa di San Martino

国立卡波迪蒙特Capodimonte博物馆院内

最漂亮的 - 圣嘉勒圣殿的釉陶回廊

去圣嘉勒纯属偶然。

离开那不勒斯的前一天傍晚去了新耶稣广场Piazza del Gesù Nuovo,看了新耶稣教堂后去了圣嘉勒圣殿Santa Chiara,从圣殿出来后才发现后面的花园已经关闭了,郁闷地走回酒店,发现单程只需要三分钟。 

飞机是第二天下午一点,牧嫂决定赌一下运气,于是我们吃完早饭直奔圣嘉勒的后花园;幸运的是,圣嘉勒刚刚开门而且只有几个人排队买票,从幽暗的门洞走进去、待到亮光出来牧嫂和我不约而同地惊呼了一声。 

我们像是到了创世记中的伊甸园! 

大小相当于足球场的院落是四方形,四周为镇屋环绕、那种典型的两层欧洲townhome,建筑看起来平淡无奇、如果不是因为四周的回廊。 

这是我见过的最大最艳丽的回廊,内侧的墙上全是鲜艳的mezzo-fresco壁画、从地面到屋顶,记述圣方济各的一生,四百米长、气势磅礴;锥状回廊屋顶用stucco雕出麦穗和不规则图案、层层叠叠望不到边际;支撑回廊的是火山石廊柱,整个院落透过尖拱呈现在我们面前。 

迫不及待的走进院子中央,我们被彩釉陶majolica包裹起来。一根根的八角形立柱上绘着鲜花和水果,虽然只有64根、感觉上却像是四面八方无穷无尽;彩柱之间是彩凳,彩凳靠背上是田园、乡村、神话、假面舞会,不过画的最多的是17世纪那不勒斯的寻常生活:建筑、狩猎、捕鱼、出游甚至罪犯被行刑。 

花园被彩柱分隔成的四个部分,两个有喷泉和常绿灌木、像意大利花园一样,另外两个更田园,桃花心木点缀着蔬菜与鲜花。 

镇屋现在成了方济各博物馆,这里介绍说我们看到的回廊叫贫穷修女会Poor Clares 回廊,是圣嘉勒圣殿四个回廊中的一个(当然是最大、最有名的一个),18世纪才加上锡釉陶彩绘,而教堂早在14世纪就存在了;不过教堂不算最老的,考古学家在教堂外缘发现了一世纪的古罗马温泉浴场。 

圣嘉勒圣殿 

圣嘉勒圣殿外缘的古罗马温泉浴场 

新耶稣Gesù Nuovo教堂建于15世纪,是那不勒斯巴洛克绘画及雕塑最集中的地方。不过那不勒斯人来这里祭拜最多的是莫斯卡蒂医生;他不仅是虔诚的基督徒,一生救人无数,而且免费为贫苦者医治;1987年,教皇保罗二世封莫斯卡蒂为圣徒 San Giuseppe Moscati

新耶稣广场

新耶稣教堂奇特的外墙

最网红的- 托莱多Toledo地铁站

去那不勒斯之前才知道,托莱多地铁站Toledo Metro原来是网红、很多人专门来此打卡。参观完海鲜市场去卡波迪蒙特Capodimonte博物馆的路上,在这个地铁站停了一下、一睹芳容。 

从车厢一出来就宛如进入了一个浩瀚的星空,深蓝的天幕布满了闪亮的繁星;粗大的立柱恰如阿特拉斯支撑着宇宙。 


接近滚梯时看到一个圆穹、深不见底;急不可待地踏上滚梯,仿佛正被吸入黑洞(除了“洞”并不黑);霍地,星闪烁起来、光影变幻,绿的、黄的、蓝的,洞的尽头是耀眼的白、像是到了太阳的中心;虽然只有两三秒钟,却让人有大汗淋漓的感觉。 

从港湾回家的路上经过托莱多地铁站,看到了地面上的“黑洞”,原来这个“人造星际”却是天然的。 

托莱多地铁站独一无二的设计赢得了无数人的青睐,不仅被英国《每日电讯》评为“欧洲最美的地铁站”,更被 CNN 评为“世界最美的地铁站”。 

其实托莱多只是那不勒斯“艺术车站 Art Stations”的一部分,其它地铁站也很艺术范儿。 

Garibaldi地铁站: 镜面、钢柱与蜗形轮

博物馆地铁站 Museo:历史与艺术

大学地铁站Università:颜色的迷惑

但丁地铁站 Dante:Universe without bombs 没有炸弹的世界

不足的是地铁的“那不勒斯效率”:利用率低、班次少、间隔长、拥挤不堪;考虑到票价只有一欧,还是有不少人选择地铁。


【注】以那不勒斯为中心的坎帕尼亚Campania是意大利的民谣之乡,“Santa Lucia桑塔露琪亚”、“Santa Lucia Luntana 遥远的桑塔露琪亚”、“我的太阳”、“重归苏莲托”等脍炙人口的民谣都来自那不勒斯海湾Gulf of Naples

相关

瑞秋·多纳迪奥 《情迷那不勒斯


浏览(6568) (19) 评论(1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老冬儿 留言时间:2020-05-24 13:57:40

这次我在坎帕尼亚玩儿了六天天:三天在阿马尔菲和苏莲托、三天在那不勒斯;最后决定要是在那不勒斯再多玩儿一天更好。

那不勒斯是比较乱(而且脏),但是那不勒斯却有一种魔力:历史、美食、文化(特别是文化)。

如果喜欢购物的那不勒斯就更好了:这里的东西既好价格更是低得不可思议。

至于乱,除了小偷多,我没看到任何别的治安问题;对于小偷,只要不给他们下手的机会就没有问题,出去玩儿不要带额外的东西特别是不要双肩包,有电话、信用卡就够了。

回复 | 1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20-05-23 21:41:28

那不勒斯我是一直想去的,也是担心那里会不会比较乱。谢谢牧人的精彩介绍。你挑选的地方都非常有特色,既有古典的又有现代的,令人眼花缭乱。那个回廊真是很崇丽啊。

回复 | 1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20-05-19 17:40:49

方彬博说的不错,我对这些文化典故特别痴迷,花了大量时间学习一座雕塑、建筑乃至一款甜食的来龙去脉,虽然大多数东西都不会写出来,但是自己学到了很多东西。

多谢谬赞。

回复 | 2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0-05-19 17:32:46

找到知音了,握手握手。

我已经五游意大利了,除了撒丁岛和巴里、东西南北中都去过,还没去够。

柠檬最好的是在苏莲托,样貌丑陋但是其香味能传出好远。

我也特别喜欢Lake Como,专门写过一篇《百变妖姬科莫湖》。

回复 | 2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20-05-19 09:05:03

牧人的游记几乎每集必看,写的那么详实,认真,对景物的考证与文化的逻辑思考,只有理工科训练出的学生,才能写得出来。不是那些学文科的学生,靠着华丽的辞藻能够及第的。落笔字字散发出的浓郁的个人感受,真是一种生命的享受。也给我带来美好的享受。

回复 | 3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0-05-19 08:13:37

我一直向往徐志摩笔下的翡冷翠,就是弗洛伦萨吧,曾在电影《看得见风景的房间》和《托斯卡纳的艳阳下》见过。不过这次疫情也是从托斯卡纳的一个中国城蔓延开的。

D·H·劳伦斯不是说过,得了现代文明病的欧洲人都应该去意大利治疗一下。现在他们可以去得更远,非洲和东南亚。

我只去过Capri岛,乘船去的,没看到多少柠檬树;我最喜欢的是COMO湖,真是人间仙境。

总惦记着去意大利生活1—3年,慢慢感受,喜欢意大利语,连教皇说起来都像撒娇。

回复 | 2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0-05-19 06:16:15

从1861加入意大利之后,那不勒斯渐渐黯淡,不过文化底蕴还在。

一冰博那个朋友的事很有意思,看来那不勒斯、苏莲托、卡普里有些魔力。

回复 | 2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南来客 留言时间:2020-05-19 06:11:02

是牧人孤陋寡闻、记忆有误。

改正了,谢谢南兄指正。

回复 | 1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0-05-19 02:10:31

非常精彩的一篇游记!桑塔露琪亚·重归苏莲托·卡普里岛,这三首小时候听过的歌,这三个地方竟然至今真实存在!

拿波利,多年前我的一个朋友去那里度假,抑郁症不治而愈了。

回复 | 2
作者:南来客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20-05-19 00:37:29

借用很得当,只是原话似是"朝闻道夕死可矣"。

没准另有版本?

指教不敢,与牧人兄共勉。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南来客 留言时间:2020-05-18 17:11:53

歌德在给友人的信里引用了意大利语Vedi Napoli e poi muori! 翻译成英语是see Naples and die,汉语直接对应的意思是“看一眼那不勒斯,死而无憾”。

我这里借用了夫子的「朝闻道 夕可死矣」来表达歌德的原意,或许不当,请南兄指教。

回复 | 2
作者:南来客 留言时间:2020-05-18 16:05:40

朝至拿波里,夕死可矣?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20-05-18 14:11:31

写出来一段时间了,一直犹豫要不要发。

现在意大利的情况正在变好,开始慢慢恢复正常,我想是时候了。

回复 | 4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