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beiqian2016的博客
  暂略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我的名片
beiqian2016
 
注册日期: 2016-02-11
访问总量: 196,37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基督徒和牧师为何支持美国的左派
· 帝国铁蹄下的复活(文摘,谨供参
· 我们不会被沉默 We Will Not Be
· 2021年复活节前继续反思瘟疫和某
· 再读《路加福音》第三章7~20节
· 主日信息:如何为国家祷告(转贴
· “教会不讲政治”与“发挥社会功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读《圣经·旧约·创世纪》】
 · 再读《创世纪》第四十七章(惟独祭
【读《圣经·旧约·申命记》】
 · 再读《申命记》四章/三十章/三十一
【读《圣经·旧约·以斯帖记》】
 · 8)上帝“出手”(2012-09-27 文摘
 · 7)以斯帖和末底改与约瑟的对比(2
 · 6)以斯帖记的神学目的(2012-09-2
 · 5)末底改不归回圣地的后果(2012-
 · 4)为何末底改不拜哈曼?末底改和
 · 3)以斯帖和末底改是否为正面的圣
 · 2)犹太人有必要在平反后再行杀戮
 · 1)从旧约看报复--当受害者成为加
【读《圣经·旧约·约伯记》】
 · 真实,独特,智慧的《约伯记》(20
 · 关于“以利户的苦难观”(2012-07-
 · 人的智慧到了尽头,是上帝上场说话
 · 读《圣经·旧约·约伯记》(2012-0
【读《圣经·旧约·诗篇》】
 · 再读《诗篇第十九篇》:颂赞上主律
【读《圣经·旧约·以赛亚书》】
 · 再读《以赛亚书》第四十章(神对余
【读《圣经·旧约·何西阿书》】
 · 再读《圣经·旧约·何西阿书》第九
【读《圣经·新约·马太福音》】
 · 再读《马太福音》二十一章:凯撒的
【读《圣经·新约·路加福音》】
 · 再读《路加福音》第三章7~20节:
 · 以“我们在天上的父”开始每日的祈
 · 文摘:撒该和仆人的故事(卢俊义)
 · 再读马利亚赞美上主耶稣基督的颂歌
 · 接近神圣“悲剧”前的一幕:一个女
 · 接近神圣“悲剧”前的一幕:一个女
【读《圣经·新约·约翰福音》】
 · 以“我们在天上的父”开始每日的祈
 · 再读《约翰福音》第八章39~47节:
 · 再读《约翰福音》第八章31~38节:
 · 再读《约翰福音》第八章31~38节:
 · 关于“灭亡之子---犹大”的若干思
 · 关于“灭亡之子---犹大”的若干思
 · 关于《约翰福音》第十七章12节中“
 · 上主是那么爱“这个世界的‘主人’
 · 在他里面有生命,这生命是人的光;
【读《圣经·新约·使徒行传》】
 · 让全世界都知道-初代教会:以弗所-
 · 彼得在五旬节讲道(教会史上的第一
 · 以“我们在天上的父”开始每日的祈
【读《圣经·新约·帖撒罗尼迦前书】
 · 再读《圣经·新约·帖撒罗尼迦前书
 · 再读《圣经·新约·帖撒罗尼迦前书
 · 再读《圣经·新约·帖撒罗尼迦前书
【读《圣经·新约·帖撒罗尼迦后书】
 · 主日再读《帖撒罗尼迦后书》第一,
【读《圣经·新约·启示录》】
 · 让全世界都知道-初代教会:以弗所-
【赞美诗】
 · 美国乡村音乐:《家传圣经 Family
 · 赞美诗:【三一颂 Doxology】(宣
【读书/笔记/分享】
 · 帝国铁蹄下的复活(文摘,谨供参考
 · “耶稣受难苦路十四站”,读经默想
 · 看报与晨读:德州高中校长家访每一
 · 《悼林昭》(今天是4月29日,说真话
 · 在新的一年再次开始学习研读(《加
 · 再读《马太福音》二十一章:凯撒的
 · 无法哭泣(文摘谨供参考)
 · 《向着有光的方向,往前走》(原作
 · 知青故事:《在中国长大的“美帝”
 · 以“我们在天上的父”开始每日的祈
【杂文/随笔/反思】
 · 2021年复活节前继续反思瘟疫和某些
 · “教会不讲政治”与“发挥社会功能
 · 《迈向上主耶稣基督的乐园》
 · 虚伪的参议院开大会之前的“虚伪祷
 · 从庄子拜见鲁哀公的故事说起,反思
 · 一定是左派,才会搞“文革”
 · 在共产党眼里,只有它自己是左派,
 · 再读《圣经》中含有“悔改”二字的
 · 教会真的不在讲政治吗?
 · 反思:“向被上帝带入北美的国人传
【信息/文摘/分享】
 · 基督徒和牧师为何支持美国的左派?
 · 我们不会被沉默 We Will Not Be Si
 · 主日信息:如何为国家祷告(转贴谨
 · 彼拉多判耶稣基督钉十字架的死刑(
 · 掺水的“福音”及其危害
 · 《迈向上主耶稣基督的乐园》
 · 胡适对纳粹集权的定义(文摘谨供参
 · 《天国人或社会人?─谈基督徒的公
 · 《感恩节文告》(美国弗吉尼亚州第
 · Trump vs Biden 昨日竞选辩论的5个
【无题】
 · 文摘:《改革宗立场声明》(2016年
 · 2018-12-25 无题
 · 重观电影【佐罗】(西班牙语,1975
 · Labour Day 遐思二则
 · “在世界上,他也可以做伟大的领袖
 · 文摘谨供参考:《文革前后》
 · 人造天国,全面爆发
 · 2017-06-05 无题
 · 删除
 · 转帖共识网就“政教分离”的辩论之
【知青岁月】
 · 《鹿心血》(知青回忆录,文摘)
 · 文摘:两个女知青的艰难回京之旅
 · 《54周年祭 - 曹滨海和他的母亲》
 · 《那一代北京文人的诗酒过从》(文
 · 知青回忆录:《曾骥》
 · 北京版的“孽债”:《一颗遗落在荒
 · 《最后一盏灯火》(转载,仅供参考
 · 《向着有光的方向,往前走》(原作
 · 知青故事:《在中国长大的“美帝”
 · 知青该不该忏悔(文摘谨供参考)
【Covid-19病毒瘟疫期间的教会信息】
 · 黑人牧师反思:我们关于“种族 Rac
 · 【保守教会在基督的爱和荣耀里】,
 · 【耶稣为教会合一祷告】(信友堂5
 · 《从“李文亮事件”事件看专制的本
 · 《危难中的平安》(2020-05-24主日
 · 《上帝允许新冠病毒瘟疫的发生吗?
 · 主日(5月10日母亲节)信息:《耶
 · 看报与晨读:德州高中校长家访每一
 · 《悼林昭》(今天是4月29日,说真话
 · 《讲实话与讲讨人喜欢的话》(文摘
【2016年美国大选杂文】
 · 就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在各博主相
 · 为2016年美国大选感谢上主耶稣基督
 · 删除
 · James MacDonald牧师对美国总统候
 · 旧帖回顾(与彩虹论坛网友john1965
 · 教会中的虚伪现象(三):关于“教
 · 删除
 · 删除
 · 希拉里-奥巴马带领美国走向堕落
 · 西三一大学法学院的法律诉讼事件示
【随笔】
 · 看看美国主要城市市长的党派
 · 《十架:基督信仰之核心 The Cross
 · 《这人是谁?是方方的祖父!》
存档目录
04/01/2021 - 04/30/2021
03/01/2021 - 03/31/2021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网络日志正文
《54周年祭 - 曹滨海和他的母亲》(作者:朱今天,新三界
重发于2020-05-16)
2020-05-16 13:34:25

《54周年祭 - 曹滨海和他的母亲》(作者:朱今天;原载微信公号熊窝2;新三届重发于2020-05-16)

【作者朱今天,北京师大二附中老三届,内蒙古插队知青。教化学二十年,土建工程师二十年,服装设计二十年。现居北京。

原题:《曹滨海和他的母亲——北京师大二附中的文革往事》

【01】

曹滨海,我高中的同班同学,个子高高的,有着北方男人的帅气,爱打篮球,爱思考,平时笑眯眯的,为人平和,文革前我并不知道他父母都是高级干部,同学之间分不出多少高低,不刻意打听对方的家庭。

文革开始,血统论对联(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绝对如此)的出现使同学关系彻底破裂。在我们师大二附中,革命干部和军官子女成立了处于绝对统治地位的红卫兵组织,另有一些人为了表示自己忠于革命忠于毛主席,屈辱而无奈的加入了一个叫做“红战友”的外围组织,紧随红卫兵左右。至此,中学生的不同等级也明晰地划分出来了。

曹滨海不但是革命后代,而且是高干子弟,他非但拒绝加入红卫兵,反而贴出了一张《绝对如此,绝对反动》的大字报,公开向血统论对联宣战!向红卫兵叫板!1966年8月18日,刚刚被伟大统帅接见完的红卫兵正处于最狂热状态,据一位老师的回忆,那天一帮红卫兵与曹滨海辩论对联:“那哪是辩论呀,又吵吵又喊口号的,还放鞭炮!” 

如何进一步制服曹滨海?暗地里有了不为人知的操作。高三年级有个红卫兵头头李某,在1966年的红八月里经常去附近的铁道部党校活动,而曹滨海的母亲樊西曼,正是铁道部党校的一把手,党委副书记。

李某找到樊西曼的对立派,党校的何副校长,以保护受迫害的工农干部为名,竟然把何夫妇接到师大二附中偷偷住下来,可见当时红卫兵的能量有多大,而且红卫兵之间还没有太多的约束,别的红卫兵头头也不阻止,至少何的一个闺女是我们学校初中的红卫兵,每天跑前跑后,或许是给了个情面吧。

追索曹滨海母亲樊西曼的“黑帮黑线”材料,这正是红卫兵要灭掉曹滨海气焰的制胜武器。学校的红卫兵头头李某让我们班的红卫兵与铁道部党校的何副校长挂上了钩。 

8月23日,本班红卫兵头头(男)来到教室,见曹滨海和几个同学交谈,上前质疑曹滨海反对血统论对联的大字报,辩论你来我往几回合之后,男红卫兵拿出杀手锏,说“你妈是走资派”。 

曹滨海:“你说我可以,别说我妈。”

红卫兵:“说你妈怎么了?你妈是走资派,还要抄你们家呢。”

曹滨海:“你敢去吗?”

红卫兵:“怎么不敢?!”

曹滨海:“好!我在家等着你。”…… 

这个男红卫兵就走了,以上是当时在场的于芳民同学的回忆。 

第二天,也就是8月24号,男红卫兵带着几个人去了曹滨海家,曹滨海不在家,他的母亲樊西曼正好在家,男红卫兵就斗争了她几句,让她低头,认罪,拿报纸写个条幅“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贴在她家墙上。

曹滨海回家知道男红卫兵斗争了母亲,很是愤怒,在班里说:“有种的你们冲我来!”尤其是点了那个男红卫兵的名字,让他去。 

8月25号,红卫兵继续闯入私宅加害曹滨海。中午过后,班里的一个女红卫兵带了几个同班的“红战友”先去了曹滨海家,借口是“造反”“破四旧”,不然擅自去一个高干家抄家不合适,当时各单位的领导都被贴大字报,只要尚未定性,樊西曼还是党的高级干部。 

这次是曹滨海一个人在家,看来已有鱼死网破的决心。对几个无关紧要的同学,他只推搡了几下,没认真就让他们进了家。 

开始只是互相理论了几句,有人说:“某某(上次来家斗过曹母的男红卫兵)还要来呢!” 

曹滨海说:“他要来我就敢砍他!”说着从厨房拿出一把菜刀,撂在了桌上,一个“红战友”见状赶紧偷偷把菜刀插到一堆书里。 

那个“某某”男红卫兵果真带着几个初中红卫兵进了曹家。两人对峙了几句,有人说:“刚才曹滨海还说要砍你呢!”男红卫兵说:“把刀给他,让他砍个试试!” 

这时,站在一旁的女红卫兵拔出“红战友”偷偷插在书里的菜刀递给曹滨海说“你砍呀!” 

周围一片喊声“你砍呀!”“你敢砍吗?”都认为他不敢真砍。曹滨海抡起菜刀,一刀砍在男红卫兵前额,男红卫兵往前倒,后脑勺露出来,曹滨海又是一刀,大家都懵了。 

事后男红卫兵缝了几针并无大碍,近年他参加同学座谈会讲述真相、还原历史,对自己当年的幼稚狂热表达了深深的反省和悔恨。 

曹滨海事件继续发酵,有个住在同院的当年的孩子这样回忆: 曹滨海用刀砍红卫兵是因为他们班的红卫兵屡次去他家抄家,他气不过,对抄家的红卫兵说“你们再来我砍了你们!”当时一个红卫兵拿来刀递到他面前说。你砍啊砍啊!被激怒的曹滨海举刀砍向一个红卫兵的头部,酿下大祸。他立刻被红卫兵们用带铁头的皮带疯狂抽打,大院里的孩子都聚在他们家楼下,听到皮带抽打的声音但看不见曹本人,也没有听到他的喊叫声。当这些红卫兵打的筋疲力尽后把他押送走,那一刻我这辈子都忘不掉!身着已被血染红白衬衣的曹滨海出现在我们面前,一只眼睛被打得肿成拳头大的一个包,他昂头大笑高喊“我无罪!”……

到了晚上红卫兵把他们家的所有东西都从二楼的窗户扔到楼下,堆成两大堆放火烧了一夜,他们在那两堆火旁排队边走边唱“拿起笔,做刀枪 ........” 唱了一夜!那一幕我就在现场,我十岁,但完全记得住那个白天和夜间的残忍。( 另:曹滨海的小妹妹当时只有12岁,也在现场。) 

8月25日这天,师大二附中校园引发出了更惨烈的悲剧。曹滨海以为一人做事一人当,他肯定没想到自己会给母亲招来杀身之祸! 

有人回忆说学校红卫兵头头李某在整个事件中表现出极大的狂热,是他派人把曹滨海母亲樊西曼从铁道部党校抓到二附中当天打死。二附中姜培良书记、靳正宇老师也在当天被打死。那天有多少老师被斗被打被抄家,有多少同学被打被骂被罚跪被轰出宿舍,始终没查清楚。 

对曹滨海母亲樊西曼的虐杀是在一个室外的水泥乒乓球台上进行的,很多出身“不好”的学生还有教职工老师被强令到现场观看。 

据一些在场学生的回忆: 

樊西曼已经跪在水泥乒乓球台上,红卫兵先是推搡,后是拳头,揪她的头发,打她的脸。一个高二年级的女红卫兵王某按捺不住她那高涨的革命激情,一脚将樊西曼踢下了乒乓球台,淹没在人群中。我已经看不见樊西曼的身影,只能看到有人抡着沾水的皮带不停地狠命抽打,后来又有人挥舞着一根一人多高的木棍,胳膊样粗细,像舂米一样的垂直往下夯。

一下一下,一个人累了,马上有人争先恐后的接班。每夯一下,围观的同学们就齐声大喊:“好!” 就像喊劳动号子一样。但是自始至终我没有听到樊西曼说过一句话,或是呻吟一声。没见她有丝毫的反抗,像是一块泥,又像是一块布,任人摆布。

后来不知是谁说:“她在装死!反革命还在负隅顽抗!”又有人说:“给他她泼水、撒盐!”于是人群中让出了一条通往食堂的路,我看到了樊西曼,也许已经是尸体。她平趴在地上,那件深蓝色的上衣已经被打烂,露出了白色的、肿胀的皮肤,和上面条条鲜红的血痕。腿肿胀得像要把裤管撑破。

有人从食堂端来一盆冷水泼在她身上,泥水一片,她一动不动;又有人接着往伤口上撒盐,她仍旧一动不动。夏日的阳光之下,众目睽睽呀!这一幕幕像刀子一样刻在我心上。

红卫兵轮流上前抽打。红卫兵们责令樊西曼下跪。樊坚决不跪。于是打得更厉害,打人的乒乓球台子东边就是食堂。红卫兵从食堂端来一盆盐,边打边向伤口上涂盐。用木棍、垒球棒,还有抄家抄来的紫檀木棍,打了一个多小时,将近两个小时,就没有停止过。樊西曼没有喊过一声求饶。直到最后由两名强壮的红卫兵用木棍。一直打个不停。……

同学回忆的打人者都是有名有姓有班级的红卫兵,师大二附中至今没有一个打人者站出来承认道歉,也没人纠正或是反对。 

那天我去北师大看大字报回来,在学校大门口,看见一辆平板车往外拉,樊西曼已经死了,趴在车上,白衬衫都打碎了。曹滨海留下一条命,是因为他砍伤人被扭送公安局了。

学校红卫兵领导钟某在大喇叭里宣布:“我们要开十万人大会,把毛主席请来,在会上把曹滨海打死!”当晚,北京很多学校的红卫兵队伍赶到二附中游行声援,操场上“人山人海全是人”,声讨阶级敌人对红卫兵的“反革命阶级报复”。大街上很多地方也有红卫兵大声宣讲:狗崽子翻天了!杀人啦!血债血偿!

十万人大会的入场券是蓝灰色的,已经发出了大部分,票的反面印着这么几条要求:1. 我们强烈要求伟大领袖毛主席出席大会;2. 只允许红五类子女参加大会;3. ……

8月25日这天,北京崇文区榄杆市也发生了一起反抗红卫兵事件:市民李文波对被抄家监禁殴打不满,用菜刀砍伤红卫兵,跳楼自杀未遂,被红卫兵乱棍打死。这两起反抗红卫兵事件被舆论渲染成阶级敌人的血腥反扑,在北京掀起了更加严重的打死人狂潮。(王友琴:《文革死难者》——李文波)

周恩来制止了这个万人大会,我想如果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在现场眼看着曹滨海被打死会很尴尬。8月26日深夜周恩来在接见首都红卫兵代表会议上的讲话说:“………党中央非常关心你们,林彪同志关心你们,毛主席关心你们,你们到一起碰头很不容易,我们心里很不安。昨天,我们有的红卫兵被坏蛋刺伤了,我们心里很难过,想怎样帮助你们,所以想在劳动人民文化宫建立联络站……”当然他表示也还记得曹滨海的母亲樊西曼,1949年后任命的铁道部唯一的女副局长。

【02】 

1966年末,红八月里打人杀人的红卫兵受到批判,公安局专案组的王同志到我们学校调查曹案。由他安排,我们几个同学去了陶然亭附近半步桥第一看守所,这里习惯被称为第一监狱。

我提出曹滨海的刑事案件应该属于正当防卫,不应该继续关押。狱方说:“我们不把他关起来,他还能活下来吗?早被打死了!”

狱方还说,“康生是这个专案组的组长”;“曹滨海在里面有时会表现出精神不正常,抢过别人的馒头,但不是经常的”;“我们没告诉他母亲已经死了”。

见到曹滨海比原来胖了,很短的平头,头发颜色有些发灰。狱方事先对我们探视和被探视双方都关照好了,所以谁也没说什么,只是简单问候了他,他谨慎的笑笑,看不出他神经有什么不正常。可是我心里很悲哀:他的母亲因他惨死,他心里真的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吗?

我的印象是狱方没把他当“坏人”,后来他也是无罪释放的,没有判决书。我和同班同学张哲江为曹滨海写过辩护材料,冷允法曾经是与曹滨海对立的红卫兵,批判红卫兵的红色恐怖后,她真诚反思,也积极参与了这个辩护。

1968年9月,我们几个同学去内蒙古插队,曹滨海的大妹妹到北京站送我们并且合影留念。后来,就失去了联系。

曹滨海什么时候出来的?二附中的人不知道,听说是他爸爸接出来的。他爸从军队转业地方的时候是少将军衔,文革也受到了迫害折磨。曹滨海父母早年离异,他和妹妹们一直随母亲生活。

听说出狱后曹滨海被安排到青岛机车车辆厂工作,远离北京。后来从青岛调回北京也是他爸爸的要求。再后来,听说曹滨海出了事故,被火车头撞死了。

但是曹滨海究竟是哪年死的呢?为什么死呢?他出狱后的生活和精神状态是怎样的呢?我们一点都不知道。几十年过去了,作为同班同学的我们还活着。我想给曹滨海的墓前送上一束鲜花,告诉他,我们没有忘记!

班里的很多同学努力协助寻找联系曹滨海妹妹的线索。我专门去过南口机车车辆厂,想了解曹滨海回到北京的状况和发生事故的过程,厂里查无此人也无此事故。曹滨海生前应该没有恋爱或结婚的经历,也许他是集体户口?我又去南口派出所查该辖区亡故人名册,也没有关于曹滨海的任何记载。

文科班的季烨同学对8.25事件做了大量调查工作,从她的渠道听说曹滨海的小妹妹患抑郁症,曹滨海的家人不想与师大二附中有任何联系,伤得太深。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位铁道部的朋友提供了曹滨海大妹妹的电话。我没有给她直接拨电话,而是发了条短信:“真不想打扰你,不想提起那个年代的残忍,但希望能知道你哥哥的墓地,去送上一束鲜花,我是他的同班同学”。她没回复。

思来想去,我把电话号码转给王友琴老师:“您就为了社会正义,替我承担这个‘打扰’的罪名吧,毕竟您为了追寻历史真相已经打了无数电话,问了无数不相识的人——无论他们愿意或不愿意。”  

所幸王友琴打通了电话,转告给我详情:曹滨海1985年8月去世,享年38岁。他从青岛机车车辆厂调到北京昌平机车车辆厂。1985年8月,在他母亲忌日的前几天,他精神恍惚,过铁道时被机车头撞死了。曹滨海没有墓地,骨灰和他妈妈一起在八宝山。 

2016年5月我去了八宝山公墓,找到樊西曼、曹滨海的骨灰盒,曹滨海早已改名樊东。我带着一束鲜花,在樊西曼、樊东的骨灰盒前默默鞠了一躬,心里是代表着二附中的很多同学。……


【另】

《北京师大二附中“曹滨海事件还原与反思”座谈会》(2016年2月25日,季烨整理)

http://mjlsh.usc.cuhk.edu.hk/Book.aspx?cid=4&tid=3537



浏览(288) (2)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beiqian2016 留言时间:2020-05-16 13:49:51

【 为了在全国发动“文化大革命”,1966年5月4日至26日,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会议于5月16日通过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简称“五一六通知”)对“二月提纲”进行了全面批判,并指出:“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各种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会要夺取政权,由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例如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他们现正睡在我们的身旁,各级党委必须充分注意这一点。”这些判断,是把阶级斗争错误地扩大到党的最高领导层甚至人为地制造阶级斗争的重要根据。会议以反党集团的罪名对彭真、陆定一、罗瑞卿、杨尚昆进行批判,决定停止他们的领导职务。林彪在会上的讲话中大肆散布党中央内部有人要搞政变的谎言,竭力鼓吹个人崇拜。会议决定撤销以彭真为首的文化革命小组,成立陈伯达任组长,康生为顾问,江青、张春桥等任副组长的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简称中央文革小组),使之实际上成为不受中央政治局约束的、领导“文化大革命”的指挥机构。此后,“文化大革命”异常迅猛地发动起来。- - - 摘自《百科百度》】

十年浩劫就此异常迅猛地展开了,撒旦魔鬼的作为! ......

回复 | 1
共有1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