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瑞典茉莉的博客  
流亡的地平线向内心和远处延伸  
我的网络日志
王艾:我与胡平的相遇经过 2017-06-21 15:09:18



                 岁月与激情

                 ――我与胡平的相遇经过 


                                   王艾


 

一天,偶然网上浏览,发现有人写到我与胡平的相遇经过,信笔所至、洋洋洒洒,却显然并不知情;不禁深感人心隔膜梗阻,决定略叙事情始尾,以明视听。



uri_mh1498082143890.jpg


                     

                                  

我第一次见到胡平是在一九八零年初。当时,我是北师大中文系一年级学生,他是北大哲学系研究生。他与王军涛等人正在北大举行轰轰烈烈的竞选活动,我们北师大学生积极前往参观,我因此听了几场他的演讲,印象深刻、倍受鼓舞。但他在台上,我在台下,彼此并不认识。后来我得知他当选,非常高兴。那时候,国家正逢遇春天,万物复苏、气象一新;我自己也正年轻气盛,对前途充满憧憬,因而很快便将他忘记了。

 

 

第二次再见到胡平已是在纽约。正值“八九民运”爆发,纽约华人、留学生群情激昂、热烈响应。我刚到纽约,立刻踊跃投身参加;天天前往联合国前广场。那里横幅高挂、旗帜飘舞,艾未未等人的绝食活动已经使之成为海外的天安门广场。除了自己经常捐款,我也曾冒着滂沱大雨,与高玲玲(艾未未的姐姐)等人抱着纸箱,一边参加游行,一边负责募款,并于游行结束后蹲在唐人街孔子大厦旁的商店房檐下当众点钱,将捐款悉数交给活动组织负责人。


一天晚上,一场大游行结束,我们男男女女一行人顶着漆黑夜色,在民运人士郭城的率领下,将游行使用过的旗帜标语扛进设在木边区的《中国之春》编辑部。一位中年男子正面色严肃地坐在桌前台灯下写东西,看见我们大队人马喧哗闯入,并不惊讶,也不询问,继续埋头写作。郭城一边指挥我们将东西放下,一边高声向那个中年男子招呼了一声,我才知道他就是胡平。但我们一行人匆匆而进,又匆匆而出,我并没有与胡平说话。

 

 

六四”屠杀发生后,人人切齿衔恨、以泪洗面。吾尔开希抵









浏览(630) (6) 评论(2)
发表评论
王艾:谢谢你,流亡 2017-06-21 03:41:25



           謝謝你,流亡

                               ◎王 艾


● 編者按:本文作者是《北京之春》主編胡平的妻子,不久前獲准回中國探親。本文描述這次回國的觀感,反映中國十多年來的變化對她的同時代人的深刻影響。

● 作者和她的女兒,今年8月在北大未名湖畔留影。(王艾)

 

五月初,我得到政府許可,終於在十三年後又一次踏上了祖國的土地。我被允許停留三星期,不能會見親友外任何敏感人物。

  天氣酷熱,旅行還沒有怎麼開始,我已被曬得黝黑、疲乏;但為了讓美國出生的女兒瞭解中國,仍不辭辛勞,天天帶她穿梭在故宮、長城、頤和園當中。後來,看她在小學歷史課堂上必須知道的部份已基本掌握,我便帶她參觀了北大。在一位朋友的幫助下,我們進到了如今門戶深鎖的北大黨委禮堂。二十七年前,我先生(編按:旅居紐約的民呃碚摷液剑┰谶@兒舉行過一次競選活動。他那些慷慨激昂、深刻有力的話語,從這裡吹遍全國,照亮了一顆顆年輕的心。那時候,我是北師大一年級學生,曾頂著漫天大雪,汗流夾背地擠進會場走道上,聽他演講。後來在海外,我聽過很多次他的演說,但都覺得不像二十七年前那樣印象深刻。這會兒,輕輕推開兩扇深色緊緊關閉的門,往黑洞洞的裏面小心窺探時,才發現這座記憶中人聲鼎沸的禮堂竟是那樣陳舊、黝黑、狹小。

  「怎麼那個禮堂顯得那麼小啊?」回美國後,我這樣問過先生。

  「是啊,是不大呀。」他一邊寫作,一邊漫不經意地回答說。

  在紐約時,我已經了解,國內這些年變化很大,城市、商店,人們的思想、感情都不再似當年。街道變得十分漂亮,一座座高樓,一道道玫瑰盛開的街心花園;餐廳、飯店修建得很雅致;飯菜更是難以想像的地道、精美。

  人也非常親切。一陣歡天喜地的尖叫聲使時光霎時回轉,驅散了心中的疑慮和生疏;只是開始交談,才感到相隔萬水千山。


和朋友、大哥的見面


  一天,剛回賓館,一位老朋友來看我。她現在相當成功,除了教書,更身兼一個官職,眉宇間不覺流露出一種滿足和自信。我邀她共餐。在一家佈置豪華的餐廳裡,我們聊著年輕時的故事。當然,話題最後落到了如今不同的處境。她豪爽地笑著說:年齡大了,心情也變了,甚麼都不想了;現在,只想把身體弄好,一家人日子過好,活得快樂就行了;從前的那些追求、理想已經完全不理會了。末了她善意地奉勸我:「不要想太多的事兒






浏览(296) (1) 评论(4)
发表评论
乍暖还寒时节的婚外恋——读遇罗锦《一个大童话》 2017-06-16 04:14:59



       乍暖还寒时节的婚外恋
   
            ——读遇罗锦《一个大童话》


                                     茉莉

 

  

小时候跟着教书的父母在各个乡镇学校漂泊,我耳闻目睹一些因夫妻分居、在文化孤岛上耐不住寂寞而出轨的男女教师,因隐私败露而陷入灭顶之灾中。他们被批判揪斗、被戴上高帽吊上破鞋游街,有的丢了饭碗,有的坐牢,有的自杀,……。很遗憾,至今没有文革史专家对这一普遍现象做出研究。

 

遇罗锦此生不幸中的万幸,是她在经历了两次苦不堪言的婚外恋之后,终于在异乡幸存下来,并坚持言说她的故事。去年,她在香港晨钟书局出版了新书《一个大童话:我在中国的四十年(1946-1986)》。除了讲述哥哥遇罗克及自己的生平遭遇之外,她也原原本本地坦诚写出生命中的两段婚外恋。

 

1003301735541002.jpg


第一段婚外恋是遇罗锦在北大荒时和一位男知青发生的,因其纯情和诗意,曾获得很多人的谅解与同情。第二段婚外恋发生在她和一位比她年长25岁的老干部之间,这段闹得天翻地覆的不伦之恋,由于《人民日报》和新华社等党的喉舌的介入,演出了一出情人变仇敌的格斗大戏。私人的不幸和灾难,化为读者口中的一顿刺激有味的麻辣火锅。


     ◎ “绿洲情结”导致阴差阳错

 

在离开中国二十多年后,遇罗锦给我来信,总结她和老干部何净(化名)的那段忘年恋情。她的意思可以归纳为一句话:信仰柏拉图的年轻女人爱上想要包二奶的老干部。这种阴差阳错的事情是怎样发生的?两个差距甚大的人为何能触发爱意?对他们的情感心理机制做出解释,有助于我们认识那个特殊的时代及其人性。

 

那段恋情发生在八十年代初,正是乍暖还寒时节,人们从文革的冰冷荒漠中走出来,开始感觉到感情的饥渴。干渴的人往往会想象自己看见了棕榈树,树荫下有一汪清澈的水。这可称为“绿洲情结”。当经历过劳教、下放农村,嫁人、离婚又嫁人的城市无业游民遇罗锦,为了给被害的哥哥平反,来到北京一家大报的报社,一位仪表堂堂、神采奕奕的老干部向她伸出温暖的大手,她眼前恍惚出现了一片闪光的绿洲。
 
极度的需要产生了幻觉,遇罗锦再次落入情网,毫不令人奇怪。从小就学习美术、热爱文学,遇罗锦是被柏拉图害惨了的那一类傻大姐,虽然经历了无数磨难,仍然对爱情怀着








浏览(903)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唯色:怎能打开我的西藏?(瑞典茉莉) 2017-06-15 02:09:21



            唯色:怎能打开我的西藏?


                                   (瑞典)茉莉


如果不是1998年元旦那一天,偶然而又命定地重读几本关于西藏的书籍,在那芬芳、梦幻和啜泣之中,惊觉到某种使命,今天的唯色,也许仍然是一个摆不脱风花雪月儿女情长的的女诗人,浪漫、轻盈而耽于幻想。就在那奇迹般的一天,这位年轻的藏汉混血儿突然发现了自己的责任和理想:“我终于明确了今后写作的方向,那就是做一个见证人,看见,发现,揭示,并且传播那秘密,---那惊人的、感人的却非个人的秘密?”


这种“非个人的秘密”,即一个高原民族千年文明的秘密。为了这个秘密,唯色告别了她过去“浅陋的艺术化的生活”,吟唱着“怎能打开我的西藏”,义无反顾地走上了行吟诗人漫长的旅程。在空明澄净的雪域诗国里,她撰写自己富于生命美学和宗教审美体验的诗文。


唯色有福了。她以自己清纯向善的悟性,奔向一片博大的精神天空,一块充满佛性慈悲的心灵家园。然而,唯色的灾难也由此而来,她的那些纯洁优美的诗文,不小心招惹了一个大汉族主义政权,在她的《西藏笔记》被全面查禁之后,她被当局要求做“检讨”和“过关”。当她拒绝违背一个佛教徒的良心去谴责达赖喇嘛时,原来即将升任《西藏文学》杂志副主编的她,便遭受到一系列严厉惩罚:剥夺工作职位,丧失收入,没收住房,中止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不批准办理出国护照。这一切,从佛教的观点看,是权势者在给自己增加恶业,它将给唯色的修行带来善果。


IMG_2329.JPG



@ 温柔的声音阐释一个文明


在当代诗歌一片苍白,一味浮躁、琐碎、平庸和闲情之际,穿紫衣的歌手唯色点起褐色的梵香,面对佛像,“深深沉醉在一个幻象构成的美妙世界里”。这位两个文明的女儿---一个半汉半藏的解放军军官父亲和一个藏族农奴主女儿的爱情结晶,这位藏名意为“永恒的光辉”(茨仁维色)的才女,仿佛手攥隐隐发光的一把钥匙,急切地要打开一个奇异文明的大门。


文明涉及一个民族全面的生活方式,是一个最广泛的文化实体,它包括乡村、宗教、种族群体都在文化异质性的不同层次上具有独特的文化。作为一种东方文明,西藏文明的基石和核心是佛教的信仰体系。


想要为这个罕见的文明做见证人,唯色紧紧抓住历史和今天之间的纽带。她风尘仆仆地朝圣,漫游,记录和采访。在具有神秘力量的八蚌寺,她秉烛阅读噶玛巴的传记。在德格印经院,她轻轻抚













浏览(448) (3) 评论(0)
发表评论
茉莉书评:《诗从雪域来》读后 2017-06-14 03:11:23


    《诗从雪域来》读后

      

                             茉莉

   

携带着古旧的木碗和念珠--藏传佛教的导航图,被迫离乡背井的西藏流亡者,自雪域迁徙到佛陀的故乡印度,已将近半个世纪了。一首古老的西藏寓言诗,早就预示了这个民族的命运: 


“当铁鸟在空中飞翔、铁马在大地奔驰时,西藏人将如蝼蚁般星散世界各地,佛法也将传播到红人的领域。”

 

在佛法流传世界的同时,无法改变宿命的西藏流亡诗人,也将沉重的乡愁和悲剧精神,结晶为一朵朵诗歌奇葩。1998年我在印度达兰萨拉访问时,曾问过藏族诗人霍藏久美:“流亡是你们民族的一个特殊时期,这段时期的诗歌,其内容主要是什么?”他的回答非常简短:“哀歌。”


四十余年来,我们中国人只知道“翻身农奴把歌唱”一类的藏族文学艺术,却从未聆听过真正的雪域诗歌和流亡者的哀哭。近年来,身为汉族流亡者的傅正明,成了采撷西藏流亡诗歌奇葩、并追溯其根系的有心人。曾专攻过“文艺美学”的他,被藏族流亡诗之美——一种揉杂着痛感的悲剧性美感震撼了。


一埋头下去就是七、八年,傅正明广泛接触以藏语、中文和英语写作的藏族诗人,并前去印度流亡藏人社区采风,搜集和翻译大量诗作并进行评论,终于在这个基础上完成了《诗从雪域来--- 西藏流亡诗人的诗情 》(台湾允晨文化出版社,2006年)一书。


20080229060217 (1).jpg

   

◎ 达赖喇嘛作序特别动情


傅正明此书作序的达赖喇嘛说:“我特别动情地读到一位同样流亡的中国兄弟在某种感召下,编撰和即将出版的诗集《雪域歌声——西藏自由诗选》,以及撰写的富有诗意的著作《诗从雪域来——西藏流亡诗人的诗情》。我觉得,这种同情、尊重和倾慕,是极为令人鼓舞的源泉。”


至今为止,中文世界里尚未有一本书,像《诗从雪域来》这样系统地、多角度地介绍和评述当代西藏流亡诗歌,透视藏人真实的思想和情感,把读者带入一种独特的审美境界。在当代汉藏文化冲突和交融、西藏诗歌与世界文学合流的广阔背景上,此书生动地描述和剖析了大量优秀诗作。读者从中可以看到西藏人流亡的艰难,分享他们流亡中的自在,体会他们的痛苦和欢乐。


达赖喇嘛谈到这位中国兄弟获得了“某种感召”,对傅正明来说,这种感召即美之召唤。在当代汉语诗歌变得轻浮萎靡之际,藏族流亡诗歌却流光溢彩、美不胜收。这是什么原因呢?雪莱认为:“我们最甜美的歌,是那些倾诉最忧伤的思绪的。”











浏览(77)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0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