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汉卿的博客  
不要把一切都当真  
        http://blog.creaders.net/u/5779/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汉卿
来自: 美国
注册日期: 2011-12-29
访问总量: 523,44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完美的风暴 (Perfect Storm)
· 耐人寻味
· 共和党抛弃川普的时机已经成熟
· 川普要溜!?
· 非法移民 – 丁尚彪
· 什么时候开始,把十一当清明过的
· 首先是人,不一定有“才”。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茶余饭后】
 · 怎么猜出新笔名后面的旧博主?
 · 别以为人工智能时代是很遥远的将来
 · 枪:半自动是怎么变成全自动的?
 · 晒晒我们春节的菜肴
 · 网上的 WOMANIZER
 · 为什么有人总想惹别人嫉妒呢?
 · 帕瓦罗蒂的白手帕
 · 当爹的头一天
 · 侃谈头发的功能
 · 中国生肖属相印象
【随感杂谈 (1)】
 · 完美的风暴 (Perfect Storm)
 · 耐人寻味
 · 非法移民 – 丁尚彪
 · 什么时候开始,把十一当清明过的?
 · 世上所有的妈妈都有点神经质...
 · 又该说挣钱和花钱的时候了…
 · 网络信息时代的空中楼阁和地下陷阱
 · 当你讽刺,评判,挖苦中国人的时候
 · 人类需求五层次 - 广义篇
 · 光脚不怕穿鞋的
【往事回忆 (1)】
 · 第一座是铜像
 · 我干过的一件“蠢”事!
 · 沦为“难民”的经历(6)---- 完
 · 沦为“难民”的经历(5)
 · 沦为“难民”的经历(4)
 · 沦为“难民”的经历(3)
 · 沦为“难民”的经历(2)
 · 沦为“难民”的经历(1)
 · 和朋友的一场生离死别
 · 假如我没出国 ...
【侃大山 (1)】
 · 邓小平未曾预料的事 ...
 · 刘鹤听川普当面说,“我不喜欢毛...
 · 让屁股欺骗了脑袋的错觉
 · 单凭一个原因,咱就反对“去中国化
 · 在扭腰,是谁背着光脚的瓜瓜
 · 第四军种应该叫什么,结果出炉
 · 机智的彭大姐
 · 9/3 阅兵,习最危险的几十分钟。
 · 快讯:阿妞不牛海归到中宣部任职
 · 德沃夏克 串门过新年
【我编的故事】
 · 花儿为什么这样鲜
 · 嘿...! [月亮],你给我站住!
【随感杂谈 (2)】
 · 高学位的人怎么可能理解中美贸易战
 · 美国白人的衰败与中国的关系
 · 中国人干的事,不一定全错!
 · 微信 – 这玩艺儿
 · 文贵闻臭
 · “一条狗比一百万个黑 # 更重要”
 · 程序员之死
 · 情人节 --- 初恋情人的节日
 · 大海捞针 vs 干草垛里找针
 · 特殊的女人-- 美女
【侃大山 (2)】
 · 当第一夫人面对羞涩的猛禽
 · 林肯和肯尼迪的轮回?
 · 透过二维水看打工仔的23万退休金
 · 说话听声锣鼓听音,教授吐血记。
 · “教父”评价 Donald Trump
 · 见鬼了?鬼节里没见到鬼!
 · 如果中国和美国接壤,谁来筑墙?
【他人的退休生活】
 · 退休生活 : 引子、回旋和随想
【人物素描】
 · 我那几位瘸了腿的朋友
【专题】
 · 共和党抛弃川普的时机已经成熟
 · 审视正在死灰复燃中的社会主义 (2
 · 审视正在死灰复燃中的社会主义 (1
【杂文】
 · 川普要溜!?
 · 周末篇:你们都还记得他吗?
 · 杂文:能让人失忆的奶
 · 傻子的等级 ( Rated R, 慎入 )
【歌曲】
 · 走进死亡的最高境界
 · 诉衷情 -- 《伪装者》 片尾曲
 · 无所谓,原谅世上所有的不对!
【评论】
 · 首先是人,不一定有“才”。
 · 不光彩的职业
 · 这些美国航班飞 737 Max 8,能躲就
 · 一次失败的尝试
 · 万维博客里 1/6 的人是诚实的
 · 有必要成立万维 <博主和读者协会
 · 用平等心处理夫妻纠纷
 · 视频插入功能有问题!
 · 如果川普败选,有人要革命!
 · 种族主义之火,远没有熄灭。
【民间文学】
 · 沁 园 春 ● 习爷
 · 中国人口又出问题了
 · “共产”= 不“贡献”?
 · 孔子的名片
【视频】
 · 为何对美国来说中国是致命的?
 · 新工作第一天培训,可能过不了关
 · 这一精彩的视频一定得看!
【远方传来的消息】
 · 林彪专机坠毁前最后几分钟的录音
 · “差点儿”得普利策奖的新闻照
 · 2011, 中国人交了多少税?
存档目录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09/01/2018 - 09/30/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网络日志正文
我干过的一件“蠢”事! 2016-01-30 09:58:55

我干过的一件“蠢”事


 

猴年来了,让我想起了老孙和它的金轱辘棒;它的金轱辘棒,又让我想起了我干过的一件蠢事。

猴.jpg


退后四十几年,在中国,大家都穷的几乎没有什么东西会被浪费掉。可就是我,和我的两个好朋友,偏偏发现了一样儿,在学校里被浪费掉的教学用品 ---- 粉笔。学校各个教室,黑板的粉笔槽里,都有大量用过后,留下来的短短的粉笔头。粉笔头太短,不好用,一般都被扔掉了。我们想到了废旧再用的主意: 把粉笔头收集起来,粉碎,造成新的粉笔。

我们三个人,可不是乌合之众,我们都是好人,好孩子;其中一位,后来长大,成了中国大陆赫赫有名,被人爱戴的著名电影摄影师。

我们当时的想法,和那时的政治、社会、生活的氛围,有些格格不入。首先我们的知识十分贫乏,学校的老师也根本没有心事教我们。十几岁的孩子,怎么可能,在做一件大人做的事之前,会去想一想其可行性呢。

没有作业做,更没有考试。我们又有的是精力和能量,二话不说,便开始“赤手空拳”地干了起来。

很快我们就收集了大量的粉笔头,用碾子碾碎成粉。觉得量不够多,又骑着平板车到门头沟一个厂子(忘了是什么厂)拉回了一车石膏的下角料,同样碾碎成粉。我们做了粉笔模子。把粉末和水拌成泥用模子制成了一根根粉笔。凉干后再用烧窑烧硬,出炉后就成了我们制做的再生粉笔。

我当时为我们的产品设计了“商标”,在一张方块纸上画了一个孙猴抡起金轱辘棒,而那根金轱辘棒,就是我们制做的再生粉笔。

我们制做的再生粉笔很硬,不好用。明显的是,制做时,在粉末里少加了使粉笔柔软的添加剂,没人指导,也没人告诉过我。学校的老师们虽然都很支持,用过一段时间后也都不再用了。

我觉得我当时很蠢,干了件“蠢”事。但是,无疑的是,这件事使我后来变得聪明多了。


浏览(3308) (4) 评论(4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6-02-06 09:04:14
艺萌,刚看到你的留言。谢谢你的夸奖。但愿我还留有那股精神在肚里。
回复 | 0
作者:艺萌 留言时间:2016-02-05 10:34:40
汉卿,你哪里蠢,明明是个非常聪明,爱动脑筋的好孩子。在一个好的土壤里, 你有可能变成爱迪生式的发明家。人家是经过上百次的试验才获取的成功。而你们只是一次。如果继续钻研下去一定会成功的。缺乏老师和父母的指导及学校的鼓励而已。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6-02-02 15:08:04
佛人不抽烟,Do they?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6-02-02 12:11:14
回报? 余吾,一次一支万宝路烟,记账。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6-02-02 12:08:58
哈!热闹,你不怕蠢,我蠢你好笑。
真的:中国文化自由复兴,启蒙,担子,星火心发!
旁无则代,致:你再干“蠢”事,蠢有发心自在!
n'est-ce pas?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6-02-02 08:37:29
谢老高的“抬”“举”。

你提醒了我,应该在万维开个“抬举”店。专给人捧场,点击、写多次评论。有不少人在乎这个,都较着劲儿呢。
生意一定不错。就是想不出要什么作为回报。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6-02-02 07:45:27
一周回复你老幺。来,我来干件“蠢”事。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6-02-02 07:45:12
一周回复你老幺。来,我来干件“蠢”事。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6-02-02 07:44:36
一周回复你老幺。来,我来干件“蠢”事。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6-01-31 21:23:18
阿立,你居然能和老诸葛,老曹一起看球?一定很有意思。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留言时间:2016-01-31 21:10:26
爪兄啊:

事后分析,就算不是‘诸葛亮’,也是Monday Morning Quarterback。

但那个一分木有踢进,阿立和阿立嫂是同样的反应:完了,天要灭曹。俺们算事前‘诸葛亮’不?:-)))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6-01-31 18:39:45
爪老弟,

那老兄赢的次数多了就免不了武断,快到“伟正光”的地步了。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留言时间:2016-01-31 18:21:02
G o s t ko w s ki 九年来从未miss 过一次PATs. 他保持着全联盟523次全中的纪录. 他missed PATs, PATs missed Super Bowl, 命乎?但如果Bilicheat 两次fourth down 选择踢field goal 而不是went for it, both time failed, 比赛就不知鹿死谁手了. 所以我觉的bilicheat 应承当更多责任,他totally miss judged 当时场上的局势,尤其是第一次fourth down,绝对应当先拿三分在手. 所以这场比赛的输赢不能怪kicker,at all.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6-01-31 18:07:04
阿立,

什么时候橄榄球在中国观众多起来后,你是第一个分析和评论员。本想考虑爪老弟,但他有严重的 Conflict of Interest。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留言时间:2016-01-31 17:49:36
其实也怪不得小汤哥。

最前面那个1分球木有踢进,就让人觉得,命啊。后面难道输在这一分?墨菲定理,最不会发生的,就是狠可能要发生的。。。果然,到最后踏去荡,差两分!

这球不看都知道结果的赶脚。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6-01-31 16:07:26
爪老弟,

对失败的态度,你绝对是榜样。不知老弟这几个月会看什么比赛?
回复 | 0
作者:爪四哥 留言时间:2016-01-31 14:45:32
哈哈,类似的事俺小时候也与小伙伴们干了不少,但没有汉卿那么伟光正,做的目的基本都跟吃有关,哈,不提也罢.
对patriot 未进superbowl 深表同情. tommy boy 虽败犹荣,最后的两个Fourth down efforts 绝对堪比Rogers 对arizona cardinal 的那两个惊世㤥俗的fourth down conversion. 但 tommy boy 还有至少五年时间,mannning 则是最后一次啦,机会就让给Manning吧... 但Manning 这次照样凶多吉少,除非丹佛defense 能把super cam 第一个quarter 就 knock out of the game. Go Bronco!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6-01-31 13:04:04
凡平老弟,

谢谢你的夸奖。
不在中国国内,孩子的学习负担应说是适中的。西方的教育鼓励独立思考,这点最重要,其余的就看他自己了。有你在边上引导,不会错的。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6-01-31 12:57:17
闲人,我也喜欢说直话。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6-01-31 10:35:11
妙文,好文!

溪谷闲人博来万维晚了,难免有时会看走眼,呵呵。俺一直知道,汉卿大哥可是深藏不漏的高手啊,俗话说8岁看老,果然不虚。

俺现在主张孩子要放羊,那个年代虽然不可思议,但是和今天的孩子的沉重的书包做不完的功课和课外附加的各种各样技能,俺还真觉得俺的童年能做“蠢”事好幸福。

谢汉卿兄好文分享,祝好!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6-01-31 10:24:31
我可不敢损博主,汉卿是我崇敬的博主之一,哪敢损哪,不过不习惯客气。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6-01-31 08:59:08
阿妞,

同样的粉笔末,视觉神经应当是向大脑输送同样的信号;然而却出现不同的灵感。什么地方出错了呢?是心吗?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6-01-31 08:45:48
E妹,

遵命,评论去掉了。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6-01-31 03:31:50
汉卿大哥,请见 QQH。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6-01-31 00:24:18
哈哈,汉卿是好孩子!
俺讲个坏孩子鼓捣粉笔头的故事吧。
那年头我们的偶像英雄叫黄帅,一个五年级女孩小学生斗老师,被毛主席(人们后来说是江青,可是我们不知道)请上天安门城楼。俺班上一个孩子王,不读书,只吵闹打架,老师很怕他,因为他父亲是革委会主任。可是老师也不能完全不管,总要批评他几下。
于是,这孩子就要搞老师了。他把粉笔头收集起来,碾成粉末,放在一个盒子里,然后把这个盒子放在教室门上面。上课老师推开门进来,头上就落下一头的粉笔灰。
同学都知道谁干的,可是没有一个同学举报,包括俺。并且,没有一个同学看见老师如此狼狈而不笑,尽管很多同学不喜欢这个孩子,还有很多同学喜欢你这位老师,包括俺。
这位老师后来患癌症凄惨去世。
这个孩子王后来参军,在部队还很有出息,当到了副团长,后来转业,居然当了教育局副局长。
这就是我们中国式《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6-01-30 22:25:44
紫鸟,

哈佛,去过了。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6-01-30 22:24:10
雪草好,

我那时十二岁,离开家,离开父母,连通信的可能都没有,更谈不上保护了。我后来又几次回家。

你喜欢第一,二。谢谢!而我更喜欢你读后那梦境的感觉。因为我也常常作梦。
回复 | 0
作者:紫荆棘鸟 留言时间:2016-01-30 21:56:48
好孩子,呵呵,建议申请哈佛……
回复 | 0
作者: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6-01-30 20:33:02
汉卿好,读了你的沦为难民的故事,有很多疑问,后来你回家了吗?你说从此你失去了父母的保护,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我觉得1,2写得很好,我很喜欢读,后面的有点像梦境的感觉。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6-01-30 15:59:05
常发生这类事,其他人也有类似情况,我鼠标是遥控的,手指触点应无关系,
反正留一个,有多就砍!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6-01-30 15:22:56
阿立说得没错。时间和地点重要,但是一规定起来,就出麻烦了。但我还没有想通,为什么非去跳楼?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6-01-30 15:21:12
老高,

你的出现和你的评语,常引起我的兴趣。话总是一串串的出来,还都是所讨论的事当时发生的常用语。另外,你的鼠标灵敏度过高,一哆嗦,起码发同样的两次。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6-01-30 15:20:14
摩诃,

现在更是好时候,大量的信息,手指敲几下就出来了。以后退休了,有的是时间,又不为生活温饱所迫,想干点儿什么都可以,多好。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6-01-30 15:19:18
雪草,

我当时的蠢,在于没有知识和不讲效益。像你指出来的那样,创意的部分是应当肯定的。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6-01-30 15:18:28
闲人小看我了。

从这个博客园里,你的文章以及你和读者的交流中来看;我认为,你也是一个可能办成事的人。有没有心思,就另说了。
回复 | 0
作者:杭州阿立 留言时间:2016-01-30 13:35:58
说明时间和地点都狠重要。。。

不要联想到规定时间、规定地点哦。:-)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6-01-30 12:48:25
蠢? 不这样认为。那些年你我小朋友。

脖子上的灵魂红领巾,祖国红旗的一角飘,”胸怀祖国,放眼世界”
叹!悄悄与同桌的她商量,一道写信给黑非洲嘛!

中国小朋友支援亚非拉:小小粉笔革命棒,金轱辘打帝修反!
今天你大富大贵大委员!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6-01-30 12:48:21
蠢? 不这样认为。那些年你我小朋友。

脖子上的灵魂红领巾,祖国红旗的一角飘,”胸怀祖国,放眼世界”
叹!悄悄与同桌的她商量,一道写信给黑非洲嘛!

中国小朋友支援亚非拉:小小粉笔革命棒,金轱辘打帝修反!
今天你大富大贵大委员!
回复 | 0
作者:摩诃笨蛋 留言时间:2016-01-30 12:23:18
汉卿肯动脑,可惜没赶上好时候。
回复 | 0
作者: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6-01-30 12:22:58
这哪是什么蠢事?是很有创意的事情,可以成为环保事业,可惜没有人指导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6-01-30 11:59:26
干什么?接着卖处理粉笔?
回复 | 0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16-01-30 11:21:54
真不知闲人是夸还是在损我。

到目前来看,没有潦倒,也算成功、满足。自己一直想做的,退休后还有计划去好好干一下呢。
回复 | 0
作者:溪谷闲人 留言时间:2016-01-30 10:29:45
汉卿了不起,怎奈生不逢时、生不逢地、生不逢和。天时、地利、人和一招儿不沾。只弄得半生潦倒、到头来蹉跎一生,令人嗟叹不已,好不伤感。

下面一段美国小子的发家史,有些地方与汉卿类似:一个小无赖,不过发明了个牛仔裤上的金属铆钉,最后成为美国巨富,世界闻名。

1、1853年三月,一只小船通过加利福尼亚金门大桥,24岁的莱维斯冲上甲板,
热切的观赏着三番市,也就是旧金山。淘金热开始於1848年,至今依然热度不
减。成千上万的人涌向旧金山,来寻找他们的财富,莱维斯是其中一员。

2、六年以前,莱维斯为逃避不公正的法律制裁,从德国巴伐利亚来到美国纽约
投奔他的哥哥乔纳斯和路易斯。两个哥哥教他学习英语、并告诉他,像他们这样
的人在美国,小商贩算是个令人尊敬的职业。现在,他面临着新的挑战:他的
行李箱里,装满了待售的商品、货物。这些商品、货物是离开纽约,开始他漫长
的旅行之前,他的兄长在纽约精心选购的:淘金的矿工们日常生活、工作必需品,
如针线、剪刀、顶针……还有不少成卷的做帐篷和马车棚子的帆布。

3、拉维斯细心观察着这个陌生的城市,注意到很多小船接近他们的货船,接近
之后小船上的人热衷于打探东部的新闻、消息,还有些人爬到船上选择他们从
纽约带来的商品,不久他所有的货物被抢购一空,只剩下几卷帆布。

4、上岸之后,他看到的是一个忙乱的城市,所谓商店不过是支起的帐篷或棚子。
在铁匠铺、桌球生产厂、洗衣店、酒厂中间夹杂着数以百计的酒吧、以及有废旧
的小船串起而成的旅店。

5、莱维斯用卖掉货物换来的金沙,买了一辆手推车,把剩余的帆布放在手推车上,
推着车沿街而行,最后把车停在一个矿工们经过的叫做芒特格马瑞的街边,等待
矿工们经过。

有个矿工停下来,看着他的帆布。
“这是做帐篷用的,”莱维斯解释道。
“你这儿没有裤子吗?”接着矿工淘金者告诉他:“工作时,裤子太容易磨损,再
结实的裤子也经常破,不耐穿。”

6、灵机一动,年轻的新手莱维斯找到了一个裁缝,用帆布做成了第一条牛仔裤。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莱维斯”牛仔裤迅即变得供不应求。当这些褐色的帆布
用完之后,莱维斯找到另一种结实从法国奈米出产的纤维编织物代替,依然畅销。
不料名称很快被简化成“蒂姆”,莱维斯所采用的靛蓝色青布延用至今。

7、莱维斯的两个哥哥乔纳斯和路易斯成为他的合伙人,还有一位大卫.斯戴芬,
嫁给了莱维斯的姐姐,是他的姐夫。他们决定成立一个莱维斯公司!真是
有意思。推举戴维斯为这个家庭公司的总裁。过了几年,公司越来越大。

8、到1872年,有个远在拉诺.奈瓦达的裁缝名叫戴维斯寄来一封信。信中说,
他可以用铜铆钉加固裤子口袋接缝和口袋角儿,裤子口袋的这一部分最容易磨损,
因为矿工们要在口袋里装各种小工具以及挖出的矿砂、石头等。但是戴维斯很
担心他的这个想法外泄。如果莱维斯公司与他共享专利,共同发展,让他变成
公司合伙人,这项“铆钉服装”可以共同完成。

9、莱维斯马上看到了其中的巨大商机:仅仅使用几分钱的金属,就可以取代
每打九到十美元的原来的金属扣子,铆钉裤子可以卖到三十六美元一条!而且
没什么风险。

10、美国专利局,及时授予莱维斯服装以专利证明。这个专利的申请到批准,
用了十个月的时间,包括反复修改、认证、调查,专利局认为,这项铆钉裤袋
技术获得专利当之无愧。

11、戴维斯把全家搬到旧金山,莱维斯让他专门负责产品生产。之后雇佣六十个
女工,分别完成产品生产的各个不同部分,形成一条牛仔裤生产线,批量生产。
她们所使用的和铜铆钉颜色相配的橘黄色线,一直延用至今。另外传下来的还有
牛仔裤的商标标牌,用皮子精制而成,图案是两个男人骑在两匹马上,吹着口哨,
商标成为戴维斯牛仔裤重要的组成部分。

12、随着事业上的巨大成功,莱维斯致力于不少社会组织活动,在旧金山商界
饱受欢迎。莱维斯终生未娶,他说:“我是商人,天生需要不断工作,更多的
工作,事业是我生活和生命的全部。”

13、虽然莱维斯没有孩子,但他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建了很多学院。1902年
去世时,把钱捐给了基督教慈善机构。他的公司留给了姐姐芬尼的孩子。

14、莱维斯找到了自己的黄金,但不是在矿井里,而是在人们每天生活的日常
需要中。今天,总统、影星、千千万万的人们穿着莱维斯和他的同行们创造的
各种应时、应景的牛仔裤、服装,这些裤子、服装都是为适应市场的需要而设计、
创造的。
回复 | 0
共有43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