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语花拾的博客  
wenxueaihaozhe  
我的网络日志
我和我的闺蜜们 五(2) 下乡学农 2020-09-20 06:20:36

第五篇 第二章  下乡学农

 

高二新学期伊始,学校组织去学农,地点是嘉定县黄渡乡。

黄渡人讲话有黄渡口音,我们驻扎的那个党校的校长在第一天的欢迎大会上,开口就说“唔尼轰度乡。。。”(我们黄渡乡)每次只要一听到这位校长讲话,大家都忍不住想笑。在接下来的十来天里,同学们每天都是唔尼唔尼的,真的是很快就入乡随俗了。口音真是很奇妙的东西,上海周边的各个郊区都会有不同的口音,我当时就在想,这是不是跟户籍制度有关,户口绑定了每个人的身份,也绑定了口音。

实际上,学农只是做做样子的,记忆中,我们总共就割了一次稻子,除了一次杂草,其他时间,不是在听农民群众----主要是村党支部书记做报告,就是在听我们学校的带队老师做总结。村支书的报告很不一样,他带着农民的朴实无华,热情的歌颂着改革开放给乡里带来的繁荣。他的这种热情,体现在他的嗓音上,他声音洪亮响彻整个礼堂,加上喇叭扩音器的功效,简直是整耳欲聋。而且,他讲话唾沫横飞口水四溅,令坐在第一排听报告的同学纷纷撅倒,结束后只能飞速的冲到厕所洗脸。第二次大家学乖了,没人敢做第一排,只好由年纪组长代劳,坚守第一排阵地,真是难为他了。


除此之外,要说有点意思的,也是就那隔三差五的联欢会了。


说联欢会有意思,是因为能看八卦。上台的基本上都是我们年级的红人们,比如我们的校花西西,还有那些和她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的年级名人,比如章杰。见到他俩人在台上打情骂俏的样子,同学们纷纷表示说节目很精彩。记得西西那天唱了一首《泥娃娃》,大家眼见着坐在第一排的章杰看得眼睛发亮,犹如火焰在燃烧。自那晚联欢会后,《泥娃娃》便流行了起来,女生们时不时的都会哼两句,当然也有男生,那就是章杰。除了这两人的吸睛表演,接下去的就是受各位老师宠幸的小团体,也都会有机会一一亮相。比如,我的同桌尹清,她是化学老师的红人。尹清长得清秀,漂亮虽然说不上,但是却有一种傲人的气质,我们化学老师就特喜欢这种气质,再加上化学老师是年级组长,因此,尹清便有机会和她的几个小姐妹一起上台表现一番,也算是让大家领略了一下她的卓尔不群。不过,她毕竟属于小众口味,抵不过西西那张扬的霸气,联欢会过后,大家只热衷于传唱西西的《泥娃娃》,对尹清的表演却没有后话,着实有些遗憾。

当然,联欢会上偶尔也会有一两只黑马闯进来,倒也让人耳目一新。比如,我们班的王一诚,这位老师眼中的差生动情的唱了一首赵传的《我终于失去了你》,让人唏嘘不已,大家都知道这明摆着是唱给严静听的,因此都被他的这种真挚的情感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受联欢会男女主人公的影响,我们那好事的班长刘芳事后就开始给同学配对子寻开心。有一天吃完晚饭,大家在党校前面的稻田边吹牛闲聊天看星星。突然,我们班的魏伟向我走过来,悄悄的问我是不是找他有事?我立刻明白了这一定是班长捣的鬼,因为昨天晚上我们坐在宿舍的地铺上吹牛的时候,她就说魏看上去和我满登对啊,又说魏怎么怎么帅,我跟她说魏看上去不仅不怎么聪明还有点木纳啊,她却不以为然。后来我猜测是刘芳自己看上了他,却又不好意思说,于是拿别人来开玩笑,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罢了。


记得学农的最后一天吃大餐,有烧鸡吃,一人半只,如果不爱吃烧鸡,还可以选猪排,我觉得鸡的味道太淡,于是就说班主任说我最近对鸡肉过敏,要吃猪排。于是我得到一大份排条,令邻铺的刘芳很羡慕,看在邻居的份上我就和她一起分着吃。而那个烧鸡,虽然鸡肉看着有点白花花引不起食欲,不过味道闻着好香,令我有点不甘心,为了做到礼尚往来,刘芳就去厨房找年级组长开了个小灶,又弄了些烧鸡过来和我分享,也算是利用了一下她的职务之便吧。

 

 

 

 







浏览(52) (1) 评论(0)
发表评论
风中凋零的上海国际社区 2020-09-15 06:27:42

去年圣诞节前回了一次老家上海(实在太幸运了,赶在疫情到来之前),发现家附近的那个著名的国际社区,不再像以前那样热闹繁华了,反而显得有点落寞,让我不禁有一丝伤感。

“这两年外国人大概走了有一半儿!”一位 熟识的意大利餐馆的老板娘摇着头告诉我。她的餐馆,我以前经常光顾,因为她家的意大利面做的非常的正宗,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米其林级的。因此,虽然这是本地人开的意大利餐厅,却吸引了无数的老外,这真的是很难得。

可是,现在她餐馆的生意却大不如从前,可以说仅仅是维持着,因为从前的外国人食客们都因为公司撤离中国而纷纷离开了这里,回国了。

曾几何时在这个社区里,一到傍晚华灯初上的时候,人们会相约在星巴克,在家乐福,在各个酒吧级餐厅,在外面的草坪上吃着聊着,谈笑风生。无论是金发或黑发,蓝眼睛或黑眼睛,相互之间看上去非常的融洽,这就是国际化的魅力。这种景象,多少还真有点让人有点联想到从前的旧上海,那时作为远东第一金融中心时的风采。只不过,旧上海的繁华随着日本人的到来戛然而止,而如今,这国际社区的光环,难道也将随着贸易拉锯战的展开,渐渐的消散了么?

上海人很西化,其原因可能受其历史文化的影响。上世纪三十年代,作为远东第一大金融中心的上海,其在亚洲的地位堪比当时的纽约。那时居住在上海的外国人的人口比例,远比现在要多得多,据说达到近百分二十,是真正的国际大都市。上海人是“崇洋媚外”的,西方的高品质的生活令他们着迷,同时,西方的先进思想和理念,也影响着他们的行为和习惯。我来到英国后,有一次碰到一位英国老士,当他得知我是从上海来的候,立刻笑着,我知道,那是中国的欧洲城市。

与寥落中的国际社区相比,不远处的一个高科技园区内,却是一片繁荣景象。宽敞的主干道两边,高科技公司的楼鳞次栉比,与之相配套的购物中心在夜间人头攒动,灯火辉煌。据说,这是因为政府大力号召发展本国高科技行业,因此,大笔大笔的钱投到了这里。徜徉在这些漂亮的楼宇之间,我确实没见到几个外国人,难道中华民族真的能不依靠全球化,完全靠自身的力量完成世纪崛起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不禁又想到,等过些日子我再次回国的时候,那个如今正在凋零中的国际社区,不知又将会是一副什么光景?

 

 

 

 



浏览(1421) (19) 评论(4)
发表评论
口音与阶层 2020-09-12 14:35:39

口音与阶层

 

对英国人来说,口音可能暴露你所属的阶层。

说着一口标准英式英语的休格兰特,他的牛津腔给他的成功的演艺生涯锦上添花,这位师奶杀手只要一张嘴,其迷人的英国绅士风度立刻令美国女人倾倒,虽然她们自己从来不关心自己的口音。

美国劳动人们很朴实,吃瓜群众们虽然喜欢调侃政客,但好像从来没有笑话过川普的口音,也没研究过他的口音是否跟其苏格兰的乡音还有一丝关联。当然也没有美国人关心过比尔盖茨或者小扎的口音,是否有受到其家乡话希伯来语的影响。因为,对美国人而言,重要的是掌握话语权,而不是口音。

和美国人一样,口音对中国人也没什么意义。中国人民在革命成功建立新中国后,原来的各个阶级都被等了贵贱均了贫富,统一被改造成了伟大的工人阶级革命群众,也就没有了高低贵贱之分。那些原本地主富农,资产阶级臭老九们,要么被革了命,要么夹着尾巴逃跑到了腐化糜烂的西方世界,留下来的都是劳苦大众的孩子。这些苦孩子在经历了爆发式的经济增长以后,很多人成了今天中国的新兴贵族,这些新贵们,带着与其苦孩子出生相应的各地农村口音,出入各种高雅的场所,没觉得有什么不自在的。

但英国社会却不一样,英国已经好久没有阶级革命了,而他们终究连女王也没舍得赶下台,到如今仍然还在天天歌唱“天佑女王“。这只能说明英国人很念旧,他们总为自己的过去灿烂辉煌的历史而感到骄傲,因此总想把它保存下来,这可能就是英国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多的博物馆的原因。

因此,一个外国人如果想要挤入英国上层社会,尤其是想在文化艺术行业或者政界立足,那恐怕还是要对自己的口音下点功夫的。如果自己已经回天乏力,那么对于下一代就要一定要从娃娃抓起。比如,把子女送入私立学校或者公学,让他们跟那些从爷爷奶奶辈儿开始就说一口牛津英语的同学们呆在一起,久而久之就必定会受影响,从而也能练就一副纯正的牛津腔。有一次听一个BBC访谈,受访者一位韩国裔的小提琴演奏家,而采访者则是英国本地记者。听着听着,就听出问题来了。这位韩国裔的小提琴家讲着一口纯正的牛津英语,抑扬顿挫百转千回婉转动人,而那个主持人虽然也口齿清晰思路流畅,但是,咬文吐字的方式却显得平淡无奇欠优雅,结果,反倒让人觉得那位受访者该做主持人。显然,这位演奏家必定是从小就读于高大上的私立学校,而那位主持人,充其量可能也就是文法学校grammar school了吧! 

当然,口音不是在英国的所有领域都管用。比如霍金,他别说口音了,连声音也发不出来,但也没耽误人家成为称为本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

如此说来,或许有一天,口音也会成为一种语言古董而被收进博物馆去,只留给语言学家慢慢领略其魅力了吧!

 

 

 



浏览(505) (4) 评论(6)
发表评论
总共有40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4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