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特有理
  有感而发
网络日志正文
圣诞节谈民主 2020-12-25 14:11:43

圣诞节谈民主

特有理

2020-12-25


圣诞与民主是根本矛盾的。圣者为尊,民者为仆,二者天差地别。圣诞源于宗教,宗教源于精神的共鸣,并寄托了人类最美好的愿望。普天同庆(Joy to the World)就是圣诞的主题。从基督教的逻辑看,上帝遣耶稣下凡,就是在否定民主。因为人类从整体角度,就是一群戴罪的羔羊(俗话就是:乌合之众),需要在灵魂上进行牧饲。如果不从宗教的角度看,民主其实就是一个聚众作恶的社会模型。

当许多人认清共产主义的本质时,却完全意识不到,民主其实不过是共产主义在政治层面的一种不同形式的表达方式。民主,不过是要共政治权力的产。而在现实中,任何试图共产的企图,都会走向其初衷的反面。为什么会是这样?

共产的意愿来自于每个人的头脑;但对每一个人来说,共产是有方向性的。也就是每个人从本性上,都会希望共别人的产;而不希望别人共自己的产。不过,每个叫喊共产的人,都会隐瞒自己内心的这种事实,从而在整个社会中制造了一个精神的雾区,用以迷惑别人并合理化自己的占有欲。正是这种心理自洽的模式,使得整个人类普遍存在一个自欺欺人的语言和行为模式,就是个体的诉求越强烈,表现出的方式就越博爱、越左倾、越高举大众的旗帜。

语言逻辑往往十分粗造,这是那些文科思想者的通病。许多关键性问题,只有在科学逻辑的基础上分析才会清晰明了。那么把民主放入科学的框架中进行审视,我们会发现什么?

民主的本质是一种赋权的决策形式。而个体的赋权取决于两个最关键的因素:个人的利益诉求,以及个人的分析判断能力。这两个因素虽然看似简单,但与其关联的系统条件则是非常复杂的。在个人利益诉求方面,并不是有愿望就能产生正确的诉求。面对社会的复杂运行模式,没有任何人能100%地判断出什么样的诉求是真正对自己有利的。世界存在着许多未知之谜,很多时候,人的选择就像为了获得快感去吸毒一样最终使自己快速走向灭亡。而在判断力方面,除了个体的思维水平和知识结构,外部输入的信息也是至关重要。人会针对不同信息做出不同判断,不同个体之间的诉求矛盾,就会产生与个体利益相反的信息驱动。由于任何个体的利益都不会与社会其它个体的利益完全重合,这就导致了社会信息始终存在着与个体利益相冲突的分量。这种分量的集合,就必然产生一种对一部分人极为不利的信息能量场。而这,恰恰就是民主制度最根本的缺陷所在。不幸的是,由于资本经济体制的利益主导模式,使得社会信息始终被极少数具有金权的人所掌控。这就使民主模式在长远的运行中,决定政治权力的选票驱动力量最终被资本所同步。

进入更深的层次,从系统函数运行的角度看,社会任何发展方向的确立,都是由社会意志的共振所决定的。一种共振叫民意,这是一种短周期共振。通常所说历史创造,其实是指短期共振所造成的结果。文学化的陈述就是英雄人物通过引导社会共振而带领民众创造历史。但是还有一种深层次的共振,就是通过社会制度的机制,在社会模型的长周期运行中,最终形成一种具有决定性和不可逆性的共振态势,并全面主导社会的发展。选票民主,就是这种长周期的共振机制。

如果说资本制度最终导致人类的贪婪而形成共振;那么以此为参照,民主所导致的共振也就很容易理解:民主所最终导致的,是社会愚昧的共振。中国有曲高和寡之说,意谓高等级的思想很难在社会中找到共鸣。而恰恰是符合自然分布的人口智力曲线,决定了社会最容易在一个低下的水平上进行思想共振。哪怕在选票制度实行的当初,各种利益群体各有自己的诉求表达;但是当这种模式长期运行后,智力的因素就会逐渐把民众的思想判断能力拉低到客观有效的水平以下。在资本与选票的共同作用下,社会就会变得越来越贪婪和愚蠢。这就是社会发展的共振效应。

一个制度的设计和评估,绝不能只看局部结构和初始状态。吃人的野兽刚生下来也都是萌萌的,但这不能保证它们长大了不会吃人。许多人对制度的判读来自于别人的灌输,就像《女人是老虎》的故事一样。如果女人真就叫老虎,我也愿意多养几只。可是,艺术化的老虎形象与现实中的老虎有着天壤之别。被美化的资本和选票制度,其最终的归宿都十分恐怖。时间到了2020年,一切问题都开始清晰起来。诋毁选票民主的言论,多少也能让一些人接受了。

选票民主制度的初期有其推动社会发展的积极作用;但是在发展成熟之后,这种制度则导致了社会不可避免的思维弱智化,以及社会权力的系统性腐败。因为掌权的人毕竟是社会的少数,而人的天性决定了掌权者必然会利用权力为自己牟利,只要有一点点的机会。特别是对于那些润物细无声的长线腐败,掌权者会前赴后继地去创造机会建立腐败的体制架构。特别是当政权与金权可以合法勾兑的资本经济模式下,利益的驱动会使既得利益者处心积虑地对社会大众的判断力进行弱化和误导。因为这是在合法框架中唯一可以拓展利益空间的方法。就像补车胎的,一定希望越多的车轮被扎;为了获得额外的收入,有些人就会故意去扎附近的车胎一样。我在中国就遇到过很多次。那时骑自行车外出,只要放在大街的停车场里回来发现车胎被扎了,肯定能在附近发现有补车胎的。资本的发展靠的是煽动贪婪,权力的维持靠的是制造相信体制(其实就是权贵)的傻瓜。

此时此刻,如果有谁还在说相信民主,希望中国尽快实现民主。我觉得他们真该再好好想想了!


浏览(1770) (271) 评论(5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ocelot 留言时间:2020-12-31 07:53:03

此文反民主反的不错。

回复 | 0
作者:特有理 回复 听风9876 留言时间:2020-12-30 08:41:22

感谢点评和赞同!

回复 | 1
作者:听风9876 回复 特有理 留言时间:2020-12-29 14:25:41

特有理说的有理。

回复 | 1
作者:特有理 留言时间:2020-12-29 13:56:54

补充一个归纳:泛社会的选票政治,其长远系统表现就是欺诈之徒合伙掌控社会权力。有机会对此详述一篇。

回复 | 2
作者:frank_ly 回复 特有理 留言时间:2020-12-27 20:05:18

我很早前所在的私人公司就是有两个seed investors,他们作为公司最小的股东,与一个中等股东联合起来迫使CEO退休和炒掉CTO去别的公司,重新雇佣了CEO和CTO。

回到原来的话题,我类比的本质是所有权,国家属于人民,不属于专制者,类似于公司属于公司的所有者,类比只在这个层面。其它层面的说三到四都属于胡扯,不在类比和讨论范畴。

回复 | 6
作者:特有理 回复 frank_ly 留言时间:2020-12-27 19:42:48

关键问题就是“小股东联合起来决定任免”是一个条件非常苛刻的现实状况。极少有股份公司会允许小股东进入董事会,以及具有公司决策的表决权。马云在阿里巴巴的股份不到10%,他算大股东还是小股东?你拿一个照本宣科,在现实中非常极端不实用的股权例子来与法理上平权的选票来类比,还又扯上选举人团了。就是选举人团的选举也不能给每张选票设置权重吧?股票有权重,选票没权重;小股东、小股民在现实中很难获得表决权,而只要是合格选民都有平等的投票权,你如果否认不了这里的本质差别,犟来犟去真不觉得丢人?

你要狡辩就继续,咱就不奉陪了。

你也可以就此宣称大获全胜,嘿嘿。

回复 | 3
作者:frank_ly 回复 特有理 留言时间:2020-12-27 19:15:35

有任何一个例子能证明“小股东联合起来照能决定领导层的任免。”,就证明你第一句话为伪,根本用不着去证明你第二句话。这样明白了吗?

As companies bring in outside investors, their shares are diluted. Founders often end up owning less than 50 percent of the company’s shares, leaving them vulnerable to being fired. Similarly, CEOs that have contracts might find themselves fired once that contract is concluded due to new ownership


至于类比的话题,说的是有还是没有这个权力,有没有附加条件不重要。间接选举制度(如选举人团制度),即使一人一票也不是多数决定谁当选。但这些都不影响选举的权力。

回复 | 3
作者:talkswitch1 回复 特有理 留言时间:2020-12-27 17:26:46

如果美国不对其资本独大的社会制度加以修正,它的民主制度会和中产阶级一起沉掉。 20-30年就能看到结果。


回复 | 0
作者:特有理 回复 frank_ly 留言时间:2020-12-27 16:39:41

一帮不懂装懂的家伙!

首先,如果你的结论有一部分不为真,那这个结论就是错误的。别搅什么“2不成立,1能成立”。这已经是典型的狡辩。

关于小股东,一般的默认都是指没有表决权的,或者无法撼动公司决策的。但凡有可能联合撼动决策的就不叫小股东。更何况,如果不能进入董事会,多少小股东联合也没用。

就你这种漏洞百出的这个不行那个也许行的狡辩,早已超出了与选票政治类比的话题。政治选举,一人一票,只要是合格选民没有任何附加条件。这跟各种附带各种条件的股民是一个性质吗?根本性质都不同,你拉在一起类比合适吗?

回复 | 2
作者:frank_ly 回复 特有理 留言时间:2020-12-27 15:39:41

你自己看看你这两句话的逻辑漏洞:1。“小股东、...,是根本无权过问领导层的任免的”, 2。“你说说,小股东如何联合起来罢免Google的CEO?”即使2不成立,能证明你1是对的吗?不能。


即使小股东不能罢免Google这个公司的CEO,不代表不能罢免别的公司的CEO,尤其是没有公开发行股票的私人公司,最常会有小股东联合起来罢免CEO,如果他们联合起来的所有权超过50%的话。

回复 | 7
作者:特有理 回复 frank_ly 留言时间:2020-12-27 13:55:36

建模的本质就是数学模型的对应。你说说,小股东如何联合起来罢免Google的CEO?越说你越信口开河了。

回复 | 3
作者:frank_ly 回复 特有理 留言时间:2020-12-27 13:25:15

你建模的话一出口,就知道你的水平太低,建模不一定是数学模型,公司不一定要有股民。你说的那些都是人人皆知的常识,而且几乎你每一句话都说得都有错或不准确,比如:“小股东、...,是根本无权过问领导层的任免的”。小股东联合起来照能决定领导层的任免。

回复 | 4
作者:特有理 回复 frank_ly 留言时间:2020-12-27 12:12:30

发表个学术论文至少在我这儿吓唬不住人,咱也发表过还得过奖呢。你关于建模本质的评论我就不诲人不倦了,你明显底子太薄。

你的股权类比,说明你根本不懂什么是股份制。公司的领导层根本不是根据股民有没有股权,而是根据占股的比例和入股条件。小股东、无投票权的股东,是根本无权过问领导层的任免的。而这恰恰是与选票政治的理念相冲突的。你硬把二者拉到一起做类比,实质上是把最关键的权力逻辑给混淆了。

回复 | 1
作者:frank_ly 回复 特有理 留言时间:2020-12-27 11:00:38

半瓶子咣当说你自己吧。

1。我在工作中建立的模型包括数学模型和非数学模型,用中英文都发表过,你的“建模的本质是对某种特性的数学模型对应”这话就是错的,而且语言逻辑不通。

2。公司与国家相比,类比的不是“股权和政权”,类比的是“所有权”,即,公司或国家的所有者来决定谁来当领导,这就是我所说的民主国家的基本法理。至于选举领导人的具体方式,那不是这个类比要解决的问题。

回复 | 4
作者:特有理 回复 frank_ly 留言时间:2020-12-27 09:05:08

越是半瓶子咣当的人越爱引经据典。这世界上做比喻、作比拟、做模拟的多了,不是自己声称如何就真是正确的。共产党还自比说是你亲爱的母亲呢,你承认吗?接受吗?

且不说你举的例子是否本身是正确的,但建模的本质是对某种特性的数学模型对应,哪怕只是针对局部的对应。就像某个函数的某个区域可以用性质对应的简单函数予以模拟一样。比如地球表面在足够小的区域可以视作平面一样。

那么你给解释一下:股权和政权你是如何在本质上建立模型的,哪怕就是局部或部分?如果你连语言文字的接近和事物实际的本质都搞不清楚,却装腔作势地大谈模拟和模型。这不就是典型的

愚乐大众吗?

回复 | 2
作者:frank_ly 回复 特有理 留言时间:2020-12-27 03:01:51

“特有理”,你真不愧是自以为是。


如前已述,模型建立首先就做比拟,在可比拟的元素上模拟得出正确结论,你在不可比拟的元素上说三道四就是胡扯,无论是在自然科学还是经济社会学科:

1899 首次提出的Windkessel model概念,将血管系统简化为双元件模型。将大动脉比拟为一个弹性腔;将小动脉比拟为弹性腔的外周阻力。


1973年,美国著名心理学家麦克利兰,提出了一个著名的素质冰山模型,把人的内在属性比拟为一座冰山。

回复 | 6
作者:特有理 回复 frank_ly 留言时间:2020-12-26 20:36:13

你连语言逻辑都一塌糊涂还有脸谈什么文科理科?一样的东西哪叫类比吗?谁教你的“模型只是针对某一特性的比拟”?模型那叫模拟好不好?有那个真正学理工科的,建立模型是用来比拟的?

就你这点儿水平,现眼也要慎重才好。要不你也只能傻笑了。

回复 | 3
作者:frank_ly 回复 特有理 留言时间:2020-12-26 19:49:23

你文科出身吧。模型只是针对某一特性的比拟,从来不是同样的东西,能让你把话题胡扯到别的事情上了,哈哈。

回复 | 6
作者:白草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0-12-26 16:22:05

"关键问题在于,促使非法移民合理纳税,以便通过纳税,转变身份。"

这是个虚妄的良好愿望。美国民主制度造成了永久性非法移民群体以取代奴隶。如果旧的非法移民通过大赦获得身份,他们必然可以享受福利,而不必再做强负荷体力劳动以换取低于市场价的人工费。而可悲的是肯定有更多的新的非法移民进入美国追求比家乡更好更安全的生活。没有投票权在人的日常生活中太微不足道了。而同情心是解决不了千万人口的生机问题的。两党精英根本没有动力和能力解决这个问题。因为这正是他们想要的。

回复 | 0
作者:特有理 回复 achedanv2 留言时间:2020-12-26 15:04:31

瞎解读,这不是向神捅刀子,这是向民主捅刀子。二者差别大了。

宗教是人类的一种精神活动,民主是只是部分精神活动所导致的行动。

回复 | 5
作者:特有理 回复 frank_ly 留言时间:2020-12-26 13:31:58

首先,说明你的类别并不恰当,失之毫厘必将导致谬之千里。

另外,谁都可以说国家是公众共同拥有;但每个人拥有的资源和影响力是天差地别的。你还可以说地球是人类共有的,但对于解决人类面临的各种挑战来说有何实际意义?说一句共同拥有,选票政治就是神圣的?美国的现状,不就是选票政治的弊端大暴露吗?

回复 | 4
作者:achedanv2 留言时间:2020-12-26 13:15:10

楼主在圣诞节对主神捅刀子,不地道啊!

不过,俺赞同楼主对民主与宗教实质关系的基本认识,也就是包括基督教在内的所有宗教本质上跟民主是对立的,这毫无置疑。对立统一的方法论告诉我们,今天的宗教与民主已经结合了,那就是建立在基督教旗帜下的民主才是真民主,这被一些人称为民主教,非常贴切。

欧洲以外的人们没有上千年的宗教暴政形成的对宗教的条件反射,所以他们非常容易以劝人为善的观念看待欧洲白人的宗教。现实是基督教徒和天主教徒们正用宗教热情推广其民主思想,很诡异。

回复 | 1
作者:frank_ly 回复 特有理 留言时间:2020-12-26 12:32:45

我说的那只是在投票的权力上的类比,完全不代表说公司=等同于国家,公司与国家有很多不同,例如区别之一是:公司是私人拥有的,国家是公众共同拥有。

回复 | 9
作者:特有理 回复 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20-12-26 11:52:03

美国中产的下沉是资本作用的必然结果。社会获利的杠杆总是会随着人口和经济总量的变化向资本掌控者手中延伸。

回复 | 7
作者:特有理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0-12-26 11:48:10

如果民主不了资本,民主就必然成为儿戏。政党的背后都是利益,党争就是利益之争。争到最后,政党都会与决定利益的资本融合。美国的两党背后,也已经成为建制派的专制。

回复 | 6
作者:特有理 回复 frank_ly 留言时间:2020-12-26 11:40:46

你的法理说貌似很顺理成章,但却暴露了一个最本质的问题:股权比例!

什么都可以不受政治首领控制,但一切都要受股份的控制。Google、Facebook、Twitter不都是这样吗?不都已经开始做言论审查和管控吗?你说的法理自由在哪里?

回复 | 7
作者:talkswitch1 回复 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20-12-26 11:12:00

如果美国中产下沉的趋势持续下去, 那么美国迟早也变成一个金字塔社会。那时候,占绝大多数的底层人民必然会用选票推出自己的代表人物,去瓜分上中产的利益。 可是上层和中产会坐以待毙,心甘情愿的被选票打共产吗? 所以那种情况下,美国的民主制度同样是不可持续的。

回复 | 0
作者:talkswitch1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0-12-26 11:01:58

美好的愿望不等于美好的结果。你可以看看伊朗革命和中东茉莉花革命的结果。痛恨独裁者的自由派人士最后面对的是更加黑暗和保守的势力的统治。在一个人均资源和财富仍然高度缺乏的国家,金字塔底层人民的生存竞争是极为残酷的。民主被导向民粹乃至无序恶序十分容易,甚至不可避免。不说别的,假若中国搞民主普选,只要有人出头替农村人向城里人平权,城市小资中产就吃不消。城市小资中产固然被共党剥夺了政治权力,但同时也是城乡二元结构的既得利益阶层。在类似的博弈中,泰国的中产占在军政府一边。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20-12-26 09:58:28

【美国的非法移民/无证移民问题,不是同情心造成的。而是两党精英对奴隶制延续的需要。】

有些道理。

非法移民大都从事的是体力劳动,而且是强负荷的体力劳动。这种强负荷体力劳动,一般为美国人不屑。

而且由于价格与劳动强度几乎脱离关系,所以,非法移民非但不会与美国人争工作机会,而且还会给美国人节省开支。

关键问题在于,促使非法移民合理纳税,以便通过纳税,转变身份。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0-12-26 09:39:39

在中国要想成立个独立的党派有多么的艰难,批评中国人的无能吗?中国人就不配得到民主政治吗?

确实,垃圾奴才思维,结果就是任由统治者宰割。声称自己是什么阶级,什么主义者,别说什么行动,连主张都说不出来,那就是在打嘴炮而已。 马云马化腾之流不算资产阶级,其实他们的财富和地位,随时分分钟可以被党收回,也不敢维护自身利益。 一文不值的立场。红色资本家也只是无产阶级资本家,归根结底算大一点的蚂蚁。依然要被党轻易地碾死,国人互害,检举揭发,也害别人。看别人倒霉幸灾乐祸的大有人在。

合理方案,就是早日移民!


回复 | 4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