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施化的博客  
我思故我在,我写故我思。  
        https://blog.creaders.net/u/4339/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看看民主的美国大选如何被糟践 2020-11-27 20:25:00


施化

 

与一些自以为总是站在正确一方的朋友不同,我只站在怀疑的一方。比如他们认为,“美国的三权分立、联邦制、多党竞争、言论自由、军队中立、民主选举这些基本制度历经考验已经非常成熟,所以别说选举腐败,就是日常官员贪污受贿的腐败就极少发生。正因为如此,美国才是民主的灯塔,是值得学习的榜样。”(万维博客余东海语)当然,从教科书文宣讲演的层面看,这些话名正言顺,不容置疑。但如果透过现实的外表看进去,你看到的却是不同的图像。

以这次美国大选为例。美国的言论自由很成熟吗?非也。一向以自由言论标榜的纽时,华邮和CNN,利用每一次机会来扼杀支持川普连任的各界人士的言论。他们一手遮天造成的盲区,欺骗了将近一半的美国选民。113日投票日之后,越来越多的民调显示,那些投票给拜登的选民后悔了。他们说,如果早一点知道拜登家族的丑闻,知道他实际上的政纲,就不会投他的票。之所以不投川普宁投拜登,也因为不了解川普实际上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总统。经过媒体的丑化,在部分选民眼中,川普是个不靠谱的大嘴巴,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谎言连篇的骗子。正因为人们信了这些才厌恶他。而媒体经常挂在口上,指川普不胜任总统的主要证据:疫情控制完全失败。可是媒体没有说明,美国疫情的控制权实际上主要掌握在每一个州,联邦政府只做支持保障。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纽约州,被严密地控制在民主党的掌管之下,到底谁之过?相信我,一旦川普下台,拜登上任,媒体会当即宣布,疫情已经从根本上好转,有赖于拜登正确领导。可惜真相告诉人们,在全球率先推出有效疫苗的,是川普而不是拜登。后者只知道强迫戴口罩和关门而已。

美国的选举制度很成熟吗?非也。这里我简单引几句宾州参议员马斯特里安努,前天在葛底斯堡大选舞弊听证会上的结论性发言。他说,50年前,我们把人送上月球,可今天我们却不能在费城和宾州举行安全可靠的大选。这一切完全是被高科技设计好的。我们掌握令世界羡慕的隐形飞机,可我们的选举还比不上阿富汗。当年曾用军队监督防止阿富汗选举舞弊,今天这样的舞弊竟然发生在自己家里。在四小时的听证会上,人证物证俱全,没有一件因存有虚假而遭反驳。几十万计的大选选票,在投票机中竟被人像玩弄赌博机一样随意篡改。我估计没有一家主流媒体敢把这些证词原封不动地报告给每一位有法定知情权的美国选民,因为媒体对这些真实证据恐惧到发抖。这只不过是美国第一个州的第一次公听会,就这样排山倒海地令人震惊,其它的几个,十几个,几十个州呢?我相信这完全可以证实当选总统拜登的证词:我们拥有史上最完整的选举舞弊系统。以至于这位新出炉的总统在第一次与8000万选民视频见面的时候,只得了1000点击。

最终,我还是相信在美国的现有制度下,经过激烈的博弈甚至交锋以后,在最高层面实现大团圆结局。不过这个结局人们不可能操起手就等到,只当亿万美国人用最大的良知和勇气,据理力争,最后才有机会出现。总之,决定结果的一定是人,不是制度。假设一下,即便有三权分立,当一锤定音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在投票的最后一瞬间内心动摇了怎么办?历史将被他们的人心改写,而不是制度。

我一向对那些口口声声称制度万能的精英嗤之以鼻。他们言下之意的制度,就是哄骗大家把权力交给他们,而只有靠他们运作的无所不能的制度,才决定你们的命运。具体什么人不说了,反正什么样的人都有。这里我完全不否定制度的作用,就像不否定科学的作用,不否定理论的作用一样。不是由于科学或理论没有用,而只因为在实际上真正起作用的,是在科学背后,理论背后,制度背后的人。决定命运的是人,不是制度。

人们经常用核能的不同作用打比方。最近的一个证明是冠状病毒。同样的生物基因科学,可以使天然的病毒长上非天然的翅膀,造成一场全球无法抗御的大瘟疫。不过也就是这个RNA技术,却可以合成人工疫苗,或许最终拯救人类。再比如社会主义理论,被好人利用,可以演化出人人从中获益的北欧社会制度。而它的漏洞,也可以使查韦斯言正名顺地建立一个委内瑞拉式的独裁寡头政治。

邓小平曾看到制度的作用。他说过这样的话,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走向反面。美国大选的事实则证明了更深层的道理:制度好也无法制止坏人暗中使坏。因为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可以做得天衣无缝,包括制度。钻制度的空子,利用制度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对于存心使坏的人来说,再容易不过。他们只要硬把舞弊当成正常制度来强加于人,政变的目的就达到了。

制度不是万能的,当然没有制度也万万不能。要让一个制度有效地造福人群,这几个条件必须具备。一,千万不要迷信任何制度,随时保持高度警觉。张开警惕的眼睛,怀疑任何可能破坏制度的蛛丝马迹。二,放弃一劳永逸的幻想,以为只要把制度修订好,它就能自行运作。制度不是决定性的,决定的是人。三,不断修正和改进制度,杜绝所有可能的制度漏洞。最后也是最要紧的,定期考核与更换执行制度的人,保证不让坏人大量混入制度。这一条很难,因为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一时间不容易识别。怎么办呢?还是有办法,这就是保证言论的自由畅通,提高众人的识别能力,把隐藏的坏人一个个从黑暗中挖出来。记得有一个美国的大学女校长讲得好:大学教育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大学生在毕业后,获得基本的识别虚假的能力。我再赞同不过。

2020-11-27


浏览(6885) (132) 评论(7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0-12-01 12:19:13

媒体的隐瞒,选举的舞弊和欺诈,绝对是一个正常社会的底线......

============

在客观现实世界,任何“底线”都是动态的.没有静态底线(那属于理想世界环境条件下才可能存在的).除非客观世界是一个静态世界或绝对理想的世界.

当一个国家将自己视为一个存在于 “静态底线”的国家, 这个国家离末日不远了.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0-12-01 12:08:31

在一个不理想的世界环境条件下, 这个特定时空内的“合理组合”,对于同时代的世界各国,不一定具备普遍性意义。什么意思?

就是在当今世界环境条件下,把美国的“组合”用于中国,不但达不到相同结果,更可能结果恰得其反.

如今世界,满世界是例子。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0-12-01 12:01:30

况且,重点不是他们是否实行社会主义制度(一个都没有),而是采用了多少社会主义元素(各不相同)。

===========================

诶,靠谱了.

如今的人类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是由一种孤立的纯种元素组成。

如今的中国是纯种社会主义吗?如今的美国是纯种资本主义吗?

这再次印证了黑格尔名言:存在即合理.

而人类智慧所思考,所发掘的问题恰恰是:如何将这些单独的,[合理]的存在元素,依据不同时空中的群体所面临的具体条件,自身的具体能力,按照相关的特定比例,科学地组合起来,使之在这个特定时空内,也合理.

在一个不理想的世界环境条件下, 这个特定时空内的“合理组合”,对于同时代的世界各国,不一定具备普遍性意义。


回复 | 0
作者:太山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0-12-01 10:46:59

媒体的隐瞒,选举的舞弊和欺诈,绝对是一个正常社会的底线

==============

不对. 那是脱离客观现实的理想思维. 在客观现实, “存在即合理” 。 “媒体的隐瞒,选举的舞弊和欺诈”也许正是一个社会赖以维持的重要因素之一。不过不是唯一因素。还有支撑这个社会的经济因素,军事力量,军事手段的能力因素,等等。

这个时空中的群体的智慧,正是思考如何将这些因素综合起来,按照一种最佳比例搭配起来,达到一种相对于这些所有因素的最佳位置.

如今这个比例在美国似乎失调了.失调严重就会产生“痛经”,最严重可能“绝育”。



回复 | 0
作者:太山 回复 镰斧帮 留言时间:2020-12-01 10:03:04

“一个人年轻的时候如果不相信社会主义,那说明他没有良心;但如果到了中年还相信,那他就是个白痴”

--------------

这话有啥语病,理病吗? 如今世界,谁不是,哪国不是, “王婆卖瓜”? 发现新大陆.

回复 | 1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0-12-01 09:55:29

....不过你还是需要进一步证明,北欧的几个国家和德国在所有国策上都是一致的。....

=======================

不是证明“北欧的几个国家和德国在所有国策上都是一致的”,而应该证明,世界有多少国家与北欧产生和维持的具体条件,地缘政治角色,世界格局中的角色等等因素相同。

阁下思维的路子不对.不科学.

科学思维认为, 客观世界存在两种事物:

1) 不具备普遍性意义的特殊性事物.即,特殊条件,特殊代价,特殊时空内的特殊性产物.因为其特殊性因素,决定了她与同时代不同的地缘政治,对世界格局的不同的影响程度.对大国间残酷竞争,利益威胁等的影响程度.

现代人类吃饱喝足,拿老鼠都当宠物,就这道理.然而,如果满屋子,以至满条街都是老鼠,试试看,还能视之为宠物吗?

“民主印度”能成为南韩,日本,台湾吗?冷战后世界新增了那怕一个“小龙”吗?

2) 有普遍性意义的普遍性事物.

即,产生和存在的具体条件,对于同时代的世界各国具备普遍性意义.


回复 | 0
作者:镰斧帮 回复 太山 留言时间:2020-12-01 09:20:28

“一个人年轻的时候如果不相信社会主义,那说明他没有良心;但如果到了中年还相信,那他就是个白痴”

回复 | 1
作者:太山 回复 镢头 留言时间:2020-12-01 09:17:43

胡扯,美国人就靠从纽时,华邮和CNN那儿得来的信息吗?难道你也想说美国也有“媒体是党的喉舌”之类的控制?也有防火墙?

============

请别“难道”,学会直接讲理。

回复 | 0
作者: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20-12-01 06:25:12

美国是分权制度的国家。选举法和州宪法是地方法律,所谓作弊之类问题,终审权在州最高法院。联邦高法无权干预 。老唐团队提出的诉讼案,绝大多数没有机会去联邦高法上诉。现在只有一个宾州一万票计票程序的鸡毛蒜皮案子在联邦高法候审。一月份听审日程都排不上。 老唐自己都说了,官司打到联邦高法很难。

要上诉到联邦高法,必须找出和联邦法律有关的问题, 比如程序不公平之类。法理上的技术难度很大。2000年高法对佛州选举的判决,也不是直接针对结果,而以公平为要求,要佛州要么停止重点票,要么全部重点。佛州无法及时完成全面重点票,所以最后只能维持结果·。那次胜负只在一个佛州。这次拜登赢面太大。


如果联邦高法真能找出多个州的程序瑕疵,推翻多个州的选举结果认证,那就等于告诉全世界,美国只有几个大法官懂法,各州的议会政府法院官员都是白痴,都在瞎胡闹,这个机会无限趋近于零

回复 | 2
作者:镢头 留言时间:2020-12-01 04:33:09

胡扯,美国人就靠从纽时,华邮和CNN那儿得来的信息吗?难道你也想说美国也有“媒体是党的喉舌”之类的控制?也有防火墙?

回复 | 0
作者:施化 回复 5000 留言时间:2020-11-30 17:20:05

你很成功地把德国划进我所说的北欧,哪怕我在构思的时候,脑子里连德国的影子都没有。不过你还是需要进一步证明,北欧的几个国家和德国在所有国策上都是一致的。我发现哪怕北欧自己的国家都不相同。况且,重点不是他们是否实行社会主义制度(一个都没有),而是采用了多少社会主义元素(各不相同)。

回复 | 2
作者:5000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0-11-30 14:57:25

从地理学上, 德国不属于北欧, 但相邻。 而从福利社会主义的起源上看, 北欧的领头羊、瑞典的人种文化(北日耳曼人)、宗教信仰(新教路德宗)、工业化等等都直接来自于德国的影响。

回复 | 2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0-11-30 01:19:42

我就纳闷儿, 您有那闲工夫跨十万八千里去关心北朝鲜, 咋不干脆先检个近点的, 抬腿伸手就够得着的, 您们家自己的贫民窟内的吸毒,贩毒, 枪击,无家可归的人的问题先解决了?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0-11-30 01:13:18

冷战已经结束几十年了, 人类世界出现过哪怕一个, [非] 欧美的, 恰恰位于中国东南沿海的, 新的 “普世” “小龙” 吗?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0-11-30 01:00:04

人类智慧所关注的是如何有效地发掘出 [榜样],而非北京话所谓的 [托儿] 。

[榜样] 的存在条件,对于同时代的世界各国,各民族, 具备普遍性意义,即, 只要足够努力, 都可以复制.

[托儿] 是特殊人物,特殊势力为达特殊目的而使用特殊手段,在极其特殊的条件,特殊代价下, 扶持起来的,数量极其有限的, 没有普遍性意义的, 特殊道具。谁学谁倒霉,俗话说,被永久性阉割。

回复 | 0
作者:太山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0-11-30 00:46:55

人的因素可以把社会主义从朝鲜的样子变为瑞典的样子。

===========================

1)怎么变,都是欧洲! 为什么? 照此逻辑,能用相同方法,或相同制度, 把英国,独联体,俄罗斯,印度,菲律宾 。。。。也变成瑞典吗?

朝鲜咋滴,爆发了多少债务危机? 次贷危机? 实施了多少对全球“割韭菜”似的量化宽松? 发动过多少对外战争?.....

这才是人类智慧更关心的问题.

2)人类智慧远远更加关注的问题,不是,特殊时空,特殊状况,特殊条件下的,没有普遍性意义的极个别特殊性事物,而是特定时代,对于人类世界,具备普遍性意义的,可以复制,并达到相似效果的事物。

3)“人的因素可以把社会主义从朝鲜的样子变为瑞典的样子”?

要这么说,人的因素能把“民主制度”的样子从印度,菲律宾,伊拉克,独联体,东欧,中南美洲。。。。。的样子变成美国的样子吗?

回复 | 0
作者:太山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0-11-30 00:26:32

这次美国大选出现的问题,与其说是制度的毛病,不如说是人的毛病。人可以用欺诈,强迫,逼着制度出偏差。

===============================

1) 如果制度已经可以被制度内,有毛病的人“强逼着”出现“偏差”,那还拿制度来干吗? 这样的制度不是没有毛病,而是毛病已经非常严重了.严重得已经开始丧失其应有的功能,即,已经不是制度纠正偏差,而是“偏差纠邪”制度了.

2)您是依据什么得出结论,选举存在“欺诈”非西式民主制度,在客观现实世界本身就可能存在的普遍性问题,而仅仅是在本次选举体现得更加凌厉尽侄,导致的社会矛盾更加尖锐, 呢? 尼克松水门事件,本质上算同工异曲吗?

这样说吧,原本一直以来只有发展中民主国家,弱小民主国家才出现的类似问题,如今居然出现在世界民主超级强国,世界民主领袖之国,的美国社会了,说明什么?

以上留言仅仅属于阁下的“欺诈,强迫”真实存在的情况下.

回复 | 0
作者:施化 回复 5000 留言时间:2020-11-29 19:26:19

德国是北欧吗?好像不是吧?

回复 | 4
作者:施化 回复 5000 留言时间:2020-11-29 18:56:10

【不要被洗脑、被骗了,北欧社会制度哪里可以与美国相提并论?】

对不起,我的观点还是没有表达清楚。这篇短文并不想比较社会制度的优劣,相反,我把人的因素摆在制度之上。同样的制度,在不同人的手中,作用可以完全不同。这次美国大选出现的问题,与其说是制度的毛病,不如说是人的毛病。人可以用欺诈,强迫,逼着制度出偏差。

至于说到北欧,也是这个意思,人的因素可以把社会主义从朝鲜的样子变为瑞典的样子。你自己说愿意去朝鲜还是瑞典。

回复 | 5
作者:5000 留言时间:2020-11-29 18:30:53

人人从中获益的北欧社会制度?

不要被洗脑、被骗了,北欧社会制度哪里可以与美国相提并论?

我在瑞典荷兰德国英国美国都生活过多年!你在北欧工作生活过吗?

回复 | 0
作者:太山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0-11-29 14:46:19

我理解你说的基石,就是一个社会赖以生存的基本判断,或基本价值。你不能什么怪事都认可,必须有几样东西不可以放过。其中最重要的一样就是欺诈和隐瞒。

======================

不是“一个社会赖以生存的基本判断”,而是支撑一种特定价值标准,特定意识形态,特定政治制度, 的经济基础.

丛林世界,从一个人到一个国家,都有各自的[基本]生存之道.用不着 [外人]操心。而且这种生存之道不一定具备普遍性意义。除非丛林法则已经消失。

那些满大洋,满世界流浪的战争难民,那些整天聚集在别国隔离墙外面哭天呛地的东南美洲“移民”才是满足不了“赖以生存的基本判断”


回复 | 0
作者:太山 回复 youzi 留言时间:2020-11-29 14:18:42

美国的言论自由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了。还有就是私有财产被严重侵犯。比如说,政府可以随便发布命令制约房子如何使用,鼓励房客不交房租。这顺便引发另一个问题:鼓励毁约。另外,政治正确在各个领域,大有占据宪法的趋势。没有言论自由,没了私有财产的神圣,没有了对宪法的尊重,美国会把世界带到哪里去呢?

=====================

1)很简单,支撑美国价值标准的经济基础,开始力不从心了.

至于“鼓励房客不交房租”与一直以来,小房主与租户,后者一直受到法庭保护,性质如出一辙.美其名曰“房主不能随便赶走房客”,同情弱势!实则政府转嫁责任.而且,川普的房客不交租金试试。

这就是政治!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个定律。但这个定律不是无条件的.如果没有特定条件与之对应,那么,腐败面前也人人平等,战争面前人人平等,强盗面前人人平等,贪官面前人人平等。理由是,同样国家,同样制度,以至同样世界,同样时空,为什么张三可以通过偷盗致富,王二不行呢? 这就是回避客观条件的荒谬逻辑.

设想,不同律师就有着再准确不过的不同标价的情况下,何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所以,只能追求一种特定时空内的相对平等.但显然对于不同国家,这种相对平等是没有普遍性意义或标准的.因为不同国家的经济基础,军事力量,种族归属等因素都可能存在差别和国家的承受能力差别。

2)“没有了对宪法的尊重”? 因为支撑特定宪法的经济基础不够力了,支持这个特定宪法人也就开始动摇了! 多简单.

“政治正确”归根结底,就是强者正确.因为其不涉及任何客观条件,所以没有客观标准。而用以裁判客观世界必须首先赋予其一个标准,这个标准由强者定订!

回复 | 0
作者:施化 回复 盘桓 留言时间:2020-11-29 13:56:14
「【就是川普糟践的,选举还没开始呢,他就宣布,他要是输了选票,那必定是民主党舞弊了。这是典型的破坏民主法治的犯罪行为。】

一阵见血!」

你這陣勢真的挺見血。從未見過任何一個法官,會給一個人的言論,而且是虛擬語氣的言論(要是)定罪。可是盤桓會定你的罪。小心點。
回复 | 1
作者:施化 回复 youzi 留言时间:2020-11-29 13:49:09
你的感覺是對的。不僅在美國,幾年前開始,所有的中國人都在談論美國的衰落,中國的崛起。其實這是一個極大的局,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水有多深。不過在川普執政的後半段,美國衰落的論調漸漸趨平,為中美對抗代替。如果拜登政變成功,美國衰落又將重現。
回复 | 2
作者:盘桓 回复 fuyuhai1 留言时间:2020-11-29 13:04:02

【就是川普糟践的,选举还没开始呢,他就宣布,他要是输了选票,那必定是民主党舞弊了。这是典型的破坏民主法治的犯罪行为。】

一阵见血!

回复 | 0
作者:youzi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0-11-29 12:58:48

对的。作为一个立场比较中立的旁观者, 我很吃惊于大媒体的近期表现。有一种一觉回到北京机场的感觉。美国的言论自由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了。还有就是私有财产被严重侵犯。比如说,政府可以随便发布命令制约房子如何使用,鼓励房客不交房租。这顺便引发另一个问题:鼓励毁约。另外,政治正确在各个领域,大有占据宪法的趋势。没有言论自由,没了私有财产的神圣,没有了对宪法的尊重,美国会把世界带到哪里去呢?

回复 | 1
作者:施化 留言时间:2020-11-29 11:34:55

媒体的隐瞒,选举的舞弊和欺诈,绝对是一个正常社会的底线。当然,如果我们还认为美国是一个正常社会的话。我建议那些矢口否认没有舞弊欺诈的人,立刻上法院去控告川普团队的诬告罪。否则,我怎么知道你是真的认为没有?或者还是想继续欺骗?

回复 | 1
作者:施化 回复 youzi 留言时间:2020-11-29 11:30:12

同意。我理解你说的基石,就是一个社会赖以生存的基本判断,或基本价值。你不能什么怪事都认可,必须有几样东西不可以放过。其中最重要的一样就是欺诈和隐瞒。

回复 | 1
作者:太山 回复 youzi 留言时间:2020-11-29 11:23:47

其实谁当选,那个党上台这件事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健康社会的基石是否还在。一个社会如果失去公平正义,失去人们的言论自由,失去私人财产,任何一小部分人都可以裹携某种美丽的主义把整个社会推向深渊。

=====================

说对部分。

对于美国而言,“那个党上台这件事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维持全球军事霸主地位,以及由此维持的经济,金融,货币垄断这个“基石”。

简言之,特定经济基础能够满足,你好,我好,他也好,大家好,皆大欢喜,轮流坐庄。“三权分离”就是在国家内部无须权力,只要保持世界杯霸权即可。

某欧洲巨富名言:只要我能控制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我不在乎谁制定法律.

那么,如果一个国家具备全球超级军事力量,并维持和控制着国际货币60%以上的货币发行,呢?

美国的社会制度就是建立在这“基石”之上的.

千万别养成习惯动不动学会唱高调。在当今世界,高调将越来越难呼悠人了, 更何况想呼悠整个人类世界.

回复 | 0
作者:youzi 回复 施化 留言时间:2020-11-29 09:57:41

不必。把大学当作一个普通的人群去思考就行了。理想主义加上和大众社会的脱节,加上制度对教授们的过度保护,很容易使这些人把因读书多得到的思考能力红利还给偏见。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